街行人還很多,遠處霓虹燈點綴着城市,地府大門所在的位置剛好是市心,以前冷陌帶我來過的,服裝店。

站在服裝店外,我和宋子清彼此看看,宋子清率先走了進去。

我和魑魅緊隨其後。

從外觀來看,這是間普通的服裝店,還有三兩個飯後逛街的女人在看裙子,收銀臺後有個穿着花哨的男人正在和另外一個胖女人說着店裏營業狀況,翹着蘭花指。

“是他。”宋子清對我說。

“他是守門人?”我瞪大眼睛。

“別看他表面弱不禁風的,實際很強,掌管地獄大門,真正打起來,我也需要全部實力才能贏他。”

對於宋子清的話,魑魅在旁邊冷笑:“自己沒本事說別人厲害。”

“你要厲害,你去。”宋子清反脣相譏。

明明魑魅現在連我都打不過,這再次戳到了魑魅痛處,魑魅臉色一陣青一陣紫的,我也抓緊機會打擊了一次他:“沒實力不要說大話,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

“死女人!”魑魅擡手要揍我。

賴上vip情人 “啊!宋子清大人!”對面娘炮的男人看到我們了,朝我們這邊大叫一聲,然後踱着貓步走過來,看看我,看看魑魅,最後看宋子清,一臉妖媚的:“宋子清大人可是我店裏的貴客呀,您是來買衣服的嗎?”

“呼雷,我要去地府。”宋子清直接開門見山的說。

叫呼雷的男人面色不變:“當然可以。”

我愣了下,那麼容易?

話鋒一轉,呼雷又說:“宋子清大人本來能自由進出地府冥界,這可是冥王默認的事,我這裏的大門當然能爲宋子清大人敞開。”

他強調這大門只能宋子清一個人進去,言下之意,是除了他以外,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進去。

“如果我們強行要進去呢。”魑魅前半步,堵住呼雷的退路。

“咦?這是……”呼雷看向宋子清:“宋子清大人,這兩人……”

wωw ✿ttКan ✿¢O

宋子清眯眼:“呼雷,你向來是通情達理的人,我從來不曾帶過任何人去地府冥界,你也知道我的性格人品,如今我有必須帶這兩人下冥界的理由,你能行個方便嗎?”

我也望向呼雷。

呼雷有那麼一會兒沉默,而後說:“我明白了,宋子清大人請稍等,我處理一下店內的事。”

宋子清微微闔首,呼雷越過我們去招呼店裏的客人,說他的店要關門了,讓她們離開。

很快,店內只剩下了我們一行人,還有呼雷。

呼雷關服裝店,從裏面鎖死了店門。 頭頂的燈光晃了晃,呼雷鎖好門之後,折身,一步一步緩慢走向我們。

空氣,漸漸彌散出殺機。

宋子清和魑魅前半步擋在我跟前。

鳳凰男狹路相逢 “宋子清大人,我知道您的爲人,但職責所在,您別爲難我。”呼雷說。

宋子清朝我微微偏頭:“他恪盡職守,要說動他較困難,看樣子,只能開打了。”

難道還沒進入地府冥界要耗費體力開打了嗎?

“宋子清大人,您身後那兩人分明也不是普通人,他們身都透着很重的陰邪之氣,您難不成受到了他們的威脅嗎?”

宋子清和呼雷的關係似乎不錯,到現在,宋子清也不想出手,只是說:“呼雷老哥,你認爲誰能威脅的了我?如今當真是有着急事必須要帶他們去冥界,我並不想和您開打,希望您再考慮考慮。”

“我乃地府守門人,守在這裏已經千年之久了,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和鬼魂,千年間也有人聽說我這裏能進地府,也求過我,也如你現在這般,說有急事,必須要去地府,如果每個人這樣一求我我放行,恐怕這守門人的位置,也不是我了。”呼雷一番話,依舊沒有相讓的打算。

再勸說也沒用了,宋子清道:“既然呼雷大哥如此決定,看樣子我們只能以規矩來講規矩了。”

“好。”呼雷回答着,脫了身外套。

世界架構師之王 “什麼規矩?”我從後面揪了揪宋子清衣袖。

宋子清將耳機摘了裝回褲兜,捲了卷t恤袖口:“規矩是,誰贏了,誰說的算。”

“還有這種規矩?”那不是直接開打了嗎?

交談間,宋子清和呼雷已經站到了店間,面對面,魑魅拉着我後退到牆角,懶洋洋抱着胳膊看戲,但我不能看戲啊!宋子清是進入冥界的主力,不能在這裏消耗了他的體力,我忽然想到腰間的劍,如果我用斬屍劍的話……

“宋子清,等等!”在他們開打的前一秒,我大聲叫道。

老婆你敢逃 在場三個人都看向我。

魑魅來拉我,我躲開他,跑過去,站在宋子清和呼雷間。

“死丫頭你幹什麼?”宋子清擔心我,拽我:“回去!”

我看看宋子清,深呼吸,然後轉向對面呼雷:“您叫呼雷對嗎?您和宋子清的打賭,能否我來替他。”

話一出,包括呼雷在內,三人全愣住了。

“不行!”宋子清和魑魅異口同聲吼出來,宋子清更是罵我:“你腦子壞了是不是?你腦殘是不是?你,跟地府守門人打?”

連呼雷都笑起來:“小女孩,雖說你身陰氣沉重,但你是不可能打的過我的。”

我當然不會死腦筋跟他打到底了,沒顧宋子清,對呼雷說:“您那麼厲害,我修行那麼淺當然打不過您,不如我們更改一下打架的規則如何。”

“死丫頭別給我胡鬧!”宋子清用力扯了我一把。

“宋子清,只能這樣。”我望向他,神情堅定:“你是救冷陌最大的希望,不能在這裏消耗體力,況且,雖然我很弱,但已經不是過去那個我了,你相信我。”

宋子清沉默下來。

我輕輕對他點點頭,然後轉身,重新面對呼雷:“呼雷叔叔,你覺得呢?這打贏你才能下地府的規矩遵守那麼久了,不覺得枯燥乏味嗎?我們換個模式,一樣的打架,還能嚐嚐新,何樂而不爲呢?”

呼雷笑道:“小女孩伶牙俐齒,可惜我不吃你這套,先說說你所謂的新是什麼。”

“三招。”我手指出三:“三招之內你防禦我攻擊,如果我能碰到你身體任何一個地方,你算輸了,要開門讓我們去地府,怎樣?”

“小女孩,這於我而言,似乎不公平。”

“已經很公平了好不,呼雷大叔,或許我該叫你爺爺,您在人間都修煉幾千年了,我才活了19歲,要是您都防不住我三招,那還怎麼和宋子清那大陰陽師打喲,對吧?”我咧開個大笑容,無真誠的說:“還是說呼雷爺爺真的會怕我陰你三招,你接不住我一個小女孩子的三招?”

呼雷大概覺得我說的也有道理,大概也被我激將到了,略微考慮之後,說:“好,我姑且看看你會用怎樣的招數來攻擊我。”

“你不可能三招之內碰到他的。”宋子清說:“你太胡鬧了,趕緊退下,我算和呼雷打了也有力氣去冥界。”

“你相信我吧宋子清!”我抓住宋子清胳膊,背對着呼雷使勁衝宋子清眨眼睛,宋子清歪了歪腦袋,哎呀笨死了,我把他推回魑魅那邊:“你等着我吧。”

魑魅從鼻孔哼一聲,對宋子清說:“你何必攔着她,不知道天高地厚,還以爲自己成長了多少,以爲自己變得任何人都打不過了,你讓她吃吃苦頭,她才知道自己到底幾斤幾兩。”

“我和她之間,需要你廢話?”宋子清靠旁邊牆。

“你是不是喜歡她?”魑魅忽然說。

我跑出去的腳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回頭過去,宋子清臉紅到了脖子根,扯着嗓子的與魑魅吵,神情前所未有的慌亂。

宋子清有點怪怪的。

不想了,回到店央:“呼雷爺爺,你準備好了嗎?”

“小女孩,可以開始了。”呼雷道。

我深呼吸了兩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摸了摸褲兜裏的符紙,而後摘下腰間小劍,念道:“大!”

小劍變成適合我尺寸的大劍,我揮了揮,劍身隱隱泛光。

“哦?斬屍劍?”呼雷說道。

“宋家斬屍劍?這不是幾百年前消失了嗎?怎麼會在你這裏?你怎麼能使用斬屍劍?這不是我祖爺爺的祖爺爺才能使用的嗎?”宋子清也說。

他不知道,我更不知道,莫名其妙在我手了好不好?

眼神一凝,我看向呼雷:“呼雷爺爺,我來了,請小心。”

呼雷淡笑。

握劍的手一緊,我衝向了呼雷。

衝到呼雷身邊,不見他有所動作,我擡劍朝他斬下:“攻!” 總裁的前妻 半弧形劍波攻向呼雷,呼雷手指微曲,很輕鬆彈開劍波,我距離呼雷很近,再次大叫:“長!”

手劍長成巨大形狀,朝着呼雷砸下去,同一時間,我喚了血色空氣波:“破!”

這一波紅色空氣波因爲我體力全滿,來的異常強烈,呼雷終於念動了咒語,在他身前出現一個盾牌,擋住紅色空氣波,整個服裝店算是全毀了,不過空氣波沒有擴撒出去,這個店裏應該有個很強大的保護結界。

我退回來,大口喘着氣。

呼雷拍拍袖子的灰塵,看向我,語氣讚賞道:“小女孩,你身的至邪氣息到底是哪兒來的?竟能到如此強烈的地步了,怪不得你要與我打這個賭,是我小看你了。”

宋子清和魑魅都沒說話,只是看我的眼神深了不少。

這第一招只是彼此對彼此的試探罷了,我也沒想的那麼好,在第一招能碰到呼雷。

我沒想去碰呼雷。

“看樣子要接你第二招,我得拿出實力來了。”呼雷說着,忽然撕開他的襯衣。

我愣了愣。

魑魅對呼雷吼:“你特麼是該死的變態吧!竟然對她脫衣服!死女人還看!還不轉身閉眼睛!”

“你不也經常赤胸膛嗎?”我見怪不怪瞪他一眼,又不是脫褲子,至於那麼激動嗎?

魑魅噎住,臉紫的不行,宋子清冷笑嘲諷了他兩句,纔對我說:“丫頭,小心,呼雷是要變身了。”

變身?

我看過去。

呼雷的身體果然在變,胸膛不斷的變得強壯,臉也在變,最後變成了一隻黑豹的模樣,四肢着地,手指和腳趾長出尖銳指甲,屁股後面也長了根尾巴出來。

“豹子?”我看向宋子清,向他詢問。

“對,呼雷的本體是豹子,黑豹,速度很快,我們都稱他爲閃電豹,你連他身體都會無法捕捉,不可能會碰到他的。”宋子清說。

碰不碰得到,不去努力,怎麼會知道呢?

斬屍劍變回我用的尺寸,我再次做了個要衝向呼雷的姿勢,呼雷身體動了起來,那速度果然快,我連殘影都看不到,他已經出現在了對面牆角,宋子清說的對,要再碰到呼雷,難加難。

不過在我站到這裏的時候,早已經打好了主意。

我將斬屍劍一會兒變長一會兒變大一會兒變粗的去戳呼雷,說白了,斬屍劍只是個障眼法,我趁呼雷應對斬屍劍的時候,偷偷摘下了酒葫蘆,斬屍劍變大擊向呼雷的同時,我也將酒葫蘆用力扔了出去。

葫蘆砸在地,砰的一聲巨響,小小服裝店瞬間被填充滿了。

呼雷速度再快,可空間被充滿,他的速度也沒什麼用, 無處可躲閃了,他出現在牆角,我站在葫蘆屁股的地方,轉動葫蘆,將葫蘆口面對向他,大念:“遁!”

在葫蘆變小的同一時間,我用力推了葫蘆,葫蘆朝前飛去,將呼雷吞進了葫蘆口。

這所有一切只發生在兩秒鐘的時間內。

其實我現在已經算贏了,已經算是碰到呼雷了,但誰知道他會不會毀約呢?爲了保險起見,我也擔心葫蘆扛不住呼雷,呼雷要把我的寶貝葫蘆砸了可得不償失了,我再次快速的念:“開!”

變小到看不見的葫蘆重新變回來,我看到呼雷的身影從葫蘆口衝了出來, 而當他衝出來的時候,我手束縛符已經朝他招呼了過去。

所有的鋪墊都是爲了這一擊,呼雷措手不及沒料到我那麼陰,被束縛符打了個正着,宋子清的束縛符,要沒二十分鐘的時間,神仙都逃不出來。

“小女孩你來陰的!”呼雷倒在地瘋狂掙扎。

“兵不厭詐。”我回了句,撿起葫蘆轉身找宋子清和魑魅。

宋子清和魑魅目瞪口呆在原地。

“別發呆啊,宋子清,快開地府的門!”我叫他們。

他們這纔回過神來,宋子清快步到呼雷身旁,從呼雷褲兜裏拿出把鑰匙。

“你當真要帶他們去攪亂冥界嗎?”呼雷望着宋子清。

宋子清看看他,而後,走向我:“對。”

呼雷在後面不甘心的大吼:“你們去冥界會後悔的!”

不去冥界,我纔會後悔。

“小矮子,我真是對你刮目相看了。”魑魅說。

我沒回答他,只是偷偷吁了口氣。

也是呼雷大意輕敵了,否則我不會那麼容易得逞的。

宋子清帶着我們進到最裏面那間試衣室,找到個開關,扭動牆邊開關,牆打開了,他帶着我們進去,裏面是個暗室,宋子清拿出鑰匙,對着暗室某處牆壁,將鑰匙緩緩插入了牆裏面。

牆出現一個黑色漩渦。

宋子清看向我:“想好了嗎,現在退縮反悔還來得及,一旦進去,不是那麼好離開的了。”

我看着黑色漩渦,沉默兩秒,用行動回答了宋子清的問題。

我擡起腳,先踏進了黑色漩渦裏面。

不懼怕,不退後,義無反顧,勇往直前。

冷陌,我來了!

身體在穿行過程有種被撕扯的痛感,但痛感持續時間不長,從漩渦穿行出來,我們已經出現在了地府。

前面是我之前來過的鬼門關,依舊排了很長的隊伍在等待通過。

宋子清和魑魅很快也從漩渦穿了出來,一左一右在我兩旁。

有鬼差看到我們了,指着我們朝我們這邊過來。

魑魅將外套脫下,扔地,一副大幹一場的樣子。

“你要打架也不至於脫衣服吧?跟個變態似的裸胸膛。”我特別嫌棄的瞥他。

“老子樂意!”魑魅特別傲嬌的回答。

宋子清也準備要念法術了,我連忙止住他們:“不用打,我們直接衝過去。”

這兩個男人都是極聰明的男人,很快明白我的意思了,收起架勢。

我再次拿出葫蘆,扔到地,葫蘆變大,我爬葫蘆老位置,宋子清和魑魅落到葫蘆身。

“去找閻王。”我說道。

葫蘆屁股冒起一股青煙,刷的一下朝兩鬼差間衝了過去,兩鬼差在後面大叫,葫蘆直衝鬼門關。

黑白無常彈跳起來,擋在了我們身前。 黑白無常雙胞胎姐妹擋在我們跟前,我正要問該怎麼辦,宋子清在後面淡然道:“直接衝過去。”

我回頭,宋子清已經站在葫蘆身,單手捏決,我微笑,扭回身,葫蘆繼續往前衝。

黑白無常並非小兵小卒,跳我們的葫蘆雙手武器朝我插來,我並不躲閃,因爲我知道,她們傷不了我。

白光大亮,一招之內,黑白無常掉下葫蘆,葫蘆通過了鬼門關。

宋子清的強大,也並非是黑白無常能對付的。

黃泉路,奈何橋,望鄉臺,牛頭被宋子清打進水裏,馬面被魑魅從橋扔下去,孟婆急着叫我們,葫蘆把她的桌子板凳湯藥全掀翻了,從她面前闖過,鬼差都擋不住我們,更何況橋的小小差役,我們橫衝直撞把整個地府都攪亂了,葫蘆屁股後面跟了一羣鬼差,黑白無常,牛頭馬面什麼的,全吸來了。

“我們應該偷偷潛入的,現在好了,閻王會不會揍死我們?”我按了按太陽穴。

“不怕,如果一關一關躲躲藏藏的通過,還不知道得過到什麼時候。”宋子清和魑魅淡定自若坐在葫蘆身,宋子清從揹包裏拿了個古代那種竹簡出來,打開,鋪在葫蘆,面對身後追我們的人。

“你在做什麼?”我問。

“閻王殿馬到,要找閻王說話,這些嘍囉太礙事。”宋子清一邊說着,一邊咬破手指,將指尖血抹到竹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