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現在只是一個綠眸黑僵而已,根本就是一個弱雞!

陳志凡重新走回了法源寺,寺廟非常的破敗,主殿側殿幾乎全都坍塌,所有的精舍,經舍,落滿了灰塵和蛛網,一本經書也沒有,看起來就像是搬走了。

實在太不合理了。

那麼多的屍體,顯然不是短時間的積累,和尚都死的差不多了,誰還能這麼仔細的將法源寺裏所有的東西全都搬走?

除了不尋常和不合理。陳志凡沒有更大的收穫,他離開了法源寺。

陳志凡離開了之後,有幾個還算是很完整的圓形石柱,突然的層層剝脫。

幾個隱約的模糊五官浮現了出來,撲簌簌的灰土落下。

如是陳志凡還在的話,他肯定能發現,有一個五官上的睫毛還在輕輕的顫動。在陳志凡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一個石階半隱半露。

腐朽的氣息從石階下方的空間裏散發出來,黑暗將石階的下半部吞沒了……

陳志凡回到別墅,家裏一片其樂陶陶。

最叫人矚目的是阿紫和阿寶站在陳望的身邊,一個給他倒茶,另一個字給他打扇,陳志凡無語萬分:“爹,你以爲這是在你的領地上啊?領主大老爺?”

陳望道:“我享受我兒媳婦們的伺候,這是天經地義的,和大領主什麼關係?笨小子!”

聽見自己被稱爲兒媳婦,阿紫和阿寶紅着臉偷偷的看了一眼陳志凡,水玲瓏在一邊說道:“哎呦喂,昏迷三天醒來就不見的大人物回來了?”

黑蓮在一邊拍了她一把:“凡哥肯定是有事,你就不要這麼陰陽怪氣的了,你不是有話跟凡哥說嗎?去吧?!”說完推了水玲瓏一把。

被黑蓮推到陳志凡面前的水玲瓏納悶的道:“我沒事找他啊!”

陳志凡伸手攬着水玲瓏的肩膀,對黑蓮的意思心領神會:“蓮蓮也來,我有事也找你!”他帶着兩個女孩兒朝着樓上的房間走去。

陳望道:“你們幾個,要好好的相處。將來你們生了孩子,有獎勵!”

還沒上樓的陳志凡頓時滿頭黑線:“爹,你該睡覺了哎!”真是的,這種事情也要管,還真是封建大領主老爺。

“睡什麼?晚飯還沒吃!”陳望對着兒子揮手:“你該幹什麼就是幹什麼,不要浪費時間,我要抱孫子!”

陳志凡更加尷尬了,黑蓮和水玲瓏拉着他的手臂上了樓。三個人進了房間……

朱茵看見陳志凡這麼有趣的一幕,小聲的對軒轅龍飛說道:“陳大哥真有趣!”

“你老老實實的坐着!”軒轅龍飛的手輕輕的放在朱茵的肚子上,半晌之後才說道:“我感覺,這裏有了我的血脈!”

沒想到朱茵這樣特殊的體質居然還能懷上殭屍的孩子,軒轅龍飛驚喜交加。

朱茵注意到軒轅龍飛開心的表情,不由得問道:“你怎麼了?”她認識軒轅龍飛以來。還從來沒有見過他這麼高興!

軒轅龍飛道:“傻女人,”他將朱茵抱在懷裏:“你有孩子了,我的孩子!”

“什麼?”朱茵捂着嘴,滿臉的不可置信……

陳志凡並不知道房間別處發生的事情,此時他和兩個女孩兒親密過之後已經離開了房間,他從窗戶直接跳了出去。

那個小孩兒又在樓外,不過這次,他卻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帶着一個人。

這顯然是太不正常了。

陳志凡發現小孩兒之後,立刻就追了過去:“喂,你們想幹什麼?”

小孩領着大人站在陳志凡的面前:“我們想問你借點錢!”小孩指指那個男人:“他也想開一家養殖場。我們有錢,但是我們的錢不夠給他借。” 帝玄胤瀲灧的紫眸含滿柔情,驀地,他緊緊地凝望著女子的眼睛,迷魅的聲音小心翼翼,充滿期待:「依依,嫁給我,好不好?」

轟——

夜冰依聞言,有些反應不過來,怔怔的看著他,他,這是在向她求婚嗎?

望著男子的一雙瀲灧妖魅的紫眸,夜冰依險些陷了進去。

但夜冰依是誰,她很快就回過神來,心狠狠的跳動著,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美死你!老子什麼時候說過要嫁人了?!」

「……」

帝玄胤微微一怔,隨即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曖昧的說道:「依依,我們連最親密的事兒都做了,難道你還不嫁我么?」

聞言,夜冰依似乎想起來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臉色變了變。

帝玄胤注視著她的神情,見到她的臉色微變,心中也是一陣緊縮,突然想起了什麼,臉色也跟著發白。

夜冰依突然冷笑一聲,呵呵!他還敢提那件事情啊……她發誓,那件事情,是她這兩輩子加起來,干過最愚蠢的事情!

可偏偏,她還看上了這個大騙子!真是諷刺。

帝玄胤:「……」

看智障的眼神看了男人一眼,夜冰依雙手環胸,涼颼颼道:「呵呵!男人,誰告訴你,睡一覺老子就是你的人了?」

「……」

「給,拿好,不必找了。」

「……」

夜冰依哼了一聲,轉過身就跑。

帝玄胤站在原地,怔怔的捏著手中的一塊碎銀,好半天,才終於明白,她是什麼意思。

霎時,帝玄胤只覺得眼前一黑,身體狠狠地晃了晃,瞬間有一種想要吐血三升的衝動。

臉色黑得比鍋底還要黑。

咬牙切齒,「膽大包天的小女人。」她這是將他當成青樓里的小倌了么?

緊握了握拳頭,紫眸湧起森寒光芒,忍住衝上前,將那個膽大包天的小女人捉起來打一頓小屁屁的衝動。

深呼了口氣,他要保持微笑。

夜間。

夜家人都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帝玄胤早已經恢復了之前的溫文爾雅,面色溫柔。

嘴角噙著如春風一般的淡淡笑意,彷彿之前發生的不愉快,一切都是夜冰依的錯覺一樣。

夜冰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她本以為會將這男人氣炸毛,卻沒想到,他居然還是這麼淡定。

呵呵,看來還真是小看了他。

似乎是有所察覺,帝玄胤也朝著她看過來,眼中依舊是含著淡淡的寵溺。

夜家人看在眼裡,滿意的點了點頭。

夜冰依卻絲毫不給面子,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便收回眼神給乖乖兒子夾菜!

帝玄胤妖魅的紫眸落在她往兒子碗里夾菜的筷子之上,嘴角的笑意逐漸收攏,大手緊握了握,心底有些酸酸的感覺……

突然,一道藍色的身影風風火火的從外面飄了進來。

「哈哈哈!看來本公子回來的正是時候啊。」

說完,便毫不客氣的坐下,開始動筷子吃飯。

夜冰依抬眸,淡淡的瞥了一眼來人。

嘴角微微抖動,如此不要臉,不是帝玄御這個二貨又是誰?

察覺到她的目光,正在埋頭吃飯的帝玄御飛快的抬頭看了她一眼,笑嘻嘻的打了聲招呼,「呵呵,弟妹好啊。」

「噗……!」 夜冰依剛喝下去的一口水,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弟妹』,給驚的狠狠噴了出去。

不停的咳嗽:「咳咳,咳咳咳……」

「嘻嘻,弟妹這麼激動作甚?」帝玄御語不驚人死不休,繼續說著。

「你!」夜冰依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惡狠狠道,「吃飯都堵不上你的嘴,胡說八道什麼?你乾脆不要吃了。」說著,便去拿他的飯碗。

帝玄御急忙將碗里的雞腿護在懷裡,「別這樣,我不說了還不行嘛!」

然後當真老老實實的吃飯,不敢再多話了。

「依依,不得無禮。」夜青天輕咳一聲,不滿的呵斥道。

夜冰依翻了個白眼,然後起身,看向鬱鬱寡歡二哥,輕嘆一聲說道,「二哥,你飯都吃到脖子里去了。」

「啊……」夜清陌下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卻發現乾乾淨淨,什麼也沒有。

只有他的碗里的飯菜,一口也沒動。

見大家都看著他,夜清陌苦澀一笑:「我,我吃飽了,先回去了。」

站起身便走。

「等一下。」夜冰依叫住二哥。

然後走到他身邊,伸手拿出一瓶靈液,還有一瓶藥丸。

這是她今天下午,煉製出來的。

「這是……」夜清陌疑惑的看向夜冰依。

「這是能夠幫助你改造身體的葯和藥劑。」夜冰依說。

看著夜清陌瞬間亮起的眼眸,又補充道,「不過,你別高興的太早,藥劑用完,可能你的身體會產生疼痛,但是我這裡面,給你放了止痛藥,希望能夠將疼痛減少。」

這東西和洗髓藥劑差不多,深入骨髓,就是有止痛片,也一定會有疼痛感的。

聞言,夜清陌也整個人都愣住了,隨即眼眸瞪大,不可置通道:「依依!你說的是真的嗎?這些東西,真的可以幫我?」

那天,雖然夜冰依向他承諾,但是,他卻並沒有放在心上。

只是當她安慰他的。

沒想到,她真的……

這東西,真能夠幫助他么?

夜清陌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是不是真的,你試試不就知道啦?不過,若是成功,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二哥你別著急。」

「原來,不是連一絲希望也沒有了……」夜清陌彷彿從絕望之中走出,感激的拍了拍夜冰依的肩頭,什麼也沒說,但是將這份恩情,他記在了心裡。

夜冰依說:「先吃完飯再去,不吃完飯的話,缺少精力,也會影響你的身體的。」

「好,依依,二哥都聽你的,我現在,就吃飯!」

夜清陌乖乖的回去吃飯了。

吃完飯,飛快的就跑回了房間。

夜家人回過神來,一個個驚訝得瞪大眼睛看著夜冰依。

夜青天道:「依依,你剛才說的,可是真的?不是和你二哥玩呢?」

夜冰依頓時無語,嘴角微抽說:「當然是真的!」

「什麼?」夜青天聞言,更驚訝了,「你,你剛才的那些什麼葯,還有藥劑,都是哪來的?」

藥劑是多麼的珍貴啊,這丫頭哪裡來的一大瓶。

「是女兒自己煉製的。」夜冰依攤了攤手說道。

夜青天點了點頭,「嗯……什麼?!」 男人只是一個綠眸初期,他看着陳志凡:“這個孩子說你和別人不一樣,我不想加入家族,我……”

陳志凡望着他:“借錢,沒有什麼問題,我想,你們的目的不是這麼簡單吧?”

小孩子退開一步,慢慢的退開:“我們沒有別的目的,事實就是這樣,”話沒說完,他轉身就跑。

陳志凡看着面前的男人:“你覺得需要多少錢,才能夠你初期的開展?”

男人說道:“我需要租一個場地,我在附近的村子裏選了一個帶院子的場地,很便宜,用不了多少錢,花錢的地方就是畜種和草料,兩萬塊足以,最多兩年就能還你!”

聞言,陳志凡擡頭看着男人的眼睛,這個男人至始至終都是很平靜,陳志凡斷定男人說的是真的,但是他對兩萬塊根本不在意。

能幫助同類自力更生,其實他還是很樂意的。

陳志凡道:“計劃的不錯,等下,”他轉身回別墅,拿出了三萬塊走了出來,遞給男人:“至於你的來歷,我不問,剛開始,是不會有產出的,多的錢是給你和你的同伴生活之用,儘早晉級,脫離需要血肉的境界,能吸收月華,你們就不會這麼艱難了,我也不需要你們還錢,若是有人和你們一樣不願意加入家族,願意自力更生的,你也像我一樣的伸出援手吧。”

“殭屍來自於人類,不是不能和人類共存的!”

陳志凡說完就走了,男人站在黑暗的角落很久才轉身離去。

在陳志凡看不到的地方,那個小孩兒拿出五千塊:“我們只能給你借這麼多!”

陳志凡進來出去,軒轅龍飛都看在眼裏,等陳志凡迴轉,他不禁問道:“找你借錢的?”

“嗯,”陳志凡道:“我覺得挺好,你不修煉在這裏幹嘛?”看軒轅龍飛望着他,陳志凡納悶道:“有什麼問題嗎?”

“如果你只是借錢出去,你負擔不起的,”軒轅龍飛道:“必須想個辦法。”

陳志凡不以爲然的道:“我可以煉丹賺錢,治病賺錢,這都不是問題,能給他們安排了出路,就解決了社會治安的問題,起碼能解決一部分!”

聞言,軒轅龍飛動容,出主意道:“不然,你開家飯店,我給你培訓幾個殭屍大廚?”

陳志凡道:“如果我要開飯店,你以爲你能跑的了?”陳志凡從脖子上取下一個墜子遞給軒轅龍飛:“能在修煉時自動聚攏陰氣,你拿去用吧!”

從廖漢那裏得到的一個墜子,一個戒指,他得到之後,就沒有怎麼修煉過。

接過散發着陰氣的墜子,軒轅龍飛感受了一下,頓時驚喜:“呵,好東西啊,你從那裏得來的?”

“也是機緣巧合的得到的,”陳志凡道:“可惜不能多找一點。”

軒轅龍飛朝着陳志凡投去了鄙視的目光:“你小子這叫貪心不足,你知道嗎?就像是這個墜子,你以爲好找嗎?這個材質根本就是罕見的,這可是寶貝!”

陳志凡道:“很普通嘛,我不覺得是寶貝啊,”他伸出手指給軒轅龍飛看自己的戒指:“你看,我還有個戒指!”

“k。”軒轅龍飛爆了句粗話:“你這是什麼運氣啊?別人一個也找不到,你一下有兩個,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要是被別人知道,可是打破頭都要搶走的。”

陳志凡滿不在乎:“管他什麼材質,能用就行,你要是沒事。就趕緊去修煉,我要考慮點事情,沒空理你。”

軒轅龍飛握着墜子,不知道說什麼好,陳志凡顯然不知道這個墜子的珍貴程度,他是知道的,在他準備要給陳志凡說這個墜子的來歷,陳志凡卻是根本不聽。不管怎麼樣,這是一份無法言說的大恩德。

軒轅龍飛哪裏知道,陳志凡有宿慧在身,是不是好東西,他比別人更加清楚,陳志凡覺得軒轅龍飛不錯,就直接給他了,沒有考慮其他的。

陳望低聲問妻子:“殭屍可以有孩子嗎?”

雕像裏傳出女人的聲音:“可以的,你不用擔心!就是他最初的階段,你要費心,再有幾年,我們一家就能團聚了。”

“抱歉,夫君,我不是個好妻子!”

陳望輕輕的撫摸着雕像,似乎就像是撫摸他看不見的妻子,他語氣溫柔的道:“我沒怪你,真的!”

陳志凡此時的考慮的事情是他怎麼都覺得法源寺不簡單,他計劃再去探查一下。他覺得,法源寺似乎有什麼在吸引着他,除了那幾個屍骨坑之外,他覺得還有對他有用的東西。

另外就是他對那個破寺廟的好奇。

“志凡哥!”

“志凡哥!”

異口同聲的兩聲輕呼,在陳志凡的身邊響起,阿紫和阿寶站在他的身後,媚眼如絲,杏腮含春,阿寶嬌聲的道:“志凡哥,蓮蓮姐叫我們伺候你休息!”

平時她們姐妹沒有別的事情,院子裏只有一羣雞和三頭牛,伺候公公喝茶,打扇之外,她們就沒有別的事情了。

陳志凡不禁額頭上垂下幾道黑線。這個黑蓮還真以爲他只會沉迷男女之事,一下給他安排兩姐妹。

阿紫見陳志凡半天不說話,以爲他是對她們姐妹不滿意,小心翼翼的道:“志凡哥,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們姐妹?”

陳志凡忙道:“我是想叫你們先休息幾天,習慣一下。既然你們都跟我出來了,這就是你們的家,不用拘謹。”

聞言,兩人走到陳志凡的面前,一個給他捶左腿,一個給他捏右腿,陳志凡無奈的道:“快去休息吧,乖,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