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所有人都吃飽喝足后,沈初夏主動收拾碗筷。

今天晚上忙到現在已經很晚了,已經沒有回燕雲市的高鐵了,所以今天晚上蘇哲也就不回燕雲市了,就在寶寶的家裡先暫時住下了。

在客廳里坐了一會後,之後蘇哲便按照沈初夏的指示,回房間拿了換洗衣服,去浴室洗澡了,之後便直接回客房裡休息了。

消耗了大量神力的蘇哲,此時他的身體已經非常疲憊了,他現在急需要休息。

所以蘇哲現在雖然睡在陌生的地方里,但是沒有多久,他還是很快便入睡了。(未完待續。。) 而沈初夏陪著寶寶睡著后,便回到zi的房間里休息了。

雖然沈初夏明天還需要早起回公司,處理工作的事情,但是此刻沈初夏卻沒有睡意。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對沈初夏來說,shizai是太多了。


首先沈初夏找到關於寶寶的消息,並且以此聯繫到蘇哲,而且今天她還把寶寶順利帶回觀州市。

此刻的沈初夏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zi最後會同意蘇哲帶著寶寶,去找顏雨煙的。

沈初夏明明知道顏雨煙不想讓寶寶知道她生病的事情,也怕會影響到寶寶,所以一直對寶寶隱瞞。


可是今天沈初夏卻因為蘇哲的幾句話,就同意蘇哲帶寶寶去醫院找媽媽了,這是很不可思議的,沈初夏zi也想不明白,當時她為什麼會答應蘇哲的。

難道是因為今天在火車站裡,蘇哲為她追小偷的事情嗎?沈初夏也不知道是不是受這件事的影響,所以才會答應蘇哲的。

不過沈初夏也承認,當時蘇哲的確給了她不少安全感,讓她當時鎮定了下來,不再害怕。

而且蘇哲當時主動把擰開瓶蓋的礦泉水,跟沈初夏換的時候,讓她心裡不禁為此偷偷開心了很久。

一個小小的舉動,卻讓沈初夏記在心裡了。

而在醫院裡,蘇哲因為寶寶的關係,距離沈初夏很近,當時蘇哲並沒有發覺,但是沈初夏卻為此臉紅心跳。

不過沈初夏發覺zi,雖然蘇哲突然的靠近。讓她不好意思。但是卻不會對此而反感。只是單純感到尷尬而已,畢竟蘇哲和沈初夏才剛剛認識,關係甚至都算不上是朋友。

沈初夏不知道zi心裡對蘇哲是什麼感覺,不過她很清楚蘇哲在她心裡,的確和其它男生不一樣。但是沈初夏絕對不是愛上蘇哲,只是對蘇哲有點好感而已。

或許是因為沈初夏第一次,把男生當作朋友的緣故吧。

沒有睡意的沈初夏,在這時想起了很多事情。

現在沈初夏靜下來后。才發現了今天晚上有很多異常的事情。

之前在醫院裡,沈初夏是先進去重症監護室里看望顏雨煙,以及詢問顏雨煙願不願意見蘇哲和寶寶。

當時顏雨煙的身體狀態還是和往常一樣,很xuruo的樣子,並沒有好轉的現象。

但是後來蘇哲一個人也進入了重症監護室,並且還在裡面呆了很久。

之後,沈初夏帶著寶寶,再次進入病房裡。

而沈初夏發現顏雨煙的臉色比之前好看了很多,不再那麼蒼白。而且看起來顏雨煙的精神也很不錯,不會那麼xuruo了。

當時因為寶寶和顏雨煙分離了那麼久。在今天她們終於可以團聚,受到她們的影響。沈初夏也沒有在意到這些細節。

現在沈初夏沉下心來后,才發現這個異常。為什麼蘇哲進去后,顏雨煙的身體就好了那麼多。

而且沈初夏突然想起來,當時她和寶寶在重症監護室里,陪了顏雨煙很長的時間,身體卻沒有感到一點異常,或者不舒服。

這在往常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穿上特製的醫用防護服,也是無法在裡面陪顏雨煙太久的。

要是顏雨煙身上的病毒,不會影響到靠近她的人,她之前就不會刻意避開寶寶,不與寶寶見面了。

為什麼蘇哲進去病房后,顏雨煙的病就不會影響到她們,這讓沈初夏想不明白蘇哲是怎麼做到的。

這時,沈初夏突然想起來,在燕雲市裡蘇哲對她說的話:「或許寶寶媽媽的病,我還可以幫上忙。」

原來蘇哲並不是誇下海口,他是真的有把握醫治顏雨煙,才會這樣說的。

沈初夏開始慶幸zi當時答應蘇哲,讓他和寶寶一起來觀州市,而不是選擇強硬的把寶寶帶回來。

如果當時沈初夏選擇的是,使用強硬的手段帶寶寶回來的話,也許顏雨煙就永遠沒有可能治好的一天,或許幾個月後,顏雨煙便再也撐不下去了。

沈初夏每當想到這樣的後果,就不禁后怕起來,幸好她最後還是同意蘇哲一起來觀州市。

如果當時沈初夏不同意蘇哲一起來觀州市的話,她也是有辦法帶寶寶回來的,因為她只要直接選擇報警就可以了,相信只要沈初夏拿出證據來,就會讓蘇哲把寶寶交給沈初夏的。

幸好當時沈初夏沒有這樣做,而是選擇和蘇哲一起回觀州市,並且還同意蘇哲帶寶寶去醫院,找顏雨煙。

沈初夏感覺,所有的事情都好象,冥冥之中就已經安排好了。

如果當時寶寶不離家出走的話,也就不會遇到蘇哲,並且便蘇哲帶回家去。

而沈初夏和顏雨煙,也不會因為寶寶的原因,而認識了蘇哲,顏雨煙的病也就沒有人可以醫治。

這其中的一環,稍微出了點變故的話,最後的結果就全部不一樣了。

沈初夏想了很多,直到半夜她才睡著。

……

第二天,蘇哲起來后,沈初夏已經出門回公司去了。

當王姨看到蘇哲從房間出來的時候,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好像在做夢一樣。

早上沈初夏起來后,就讓王姨等蘇哲起來后,為他準備早餐。

雖然在昨天的時候,王姨已經見了蘇哲一面,但是並不知道蘇哲會在這裡住下。

平時沈初夏就很少有男性朋友來家裡,更別說沈初夏會讓留下來過夜了。

要不是沈初夏提早先跟王姨打招呼的話,王姨是絕對不相信沈初夏會帶男生來家裡過夜。如果沈初夏早上沒有跟王姨說的話,可能蘇哲剛走出房間來,就會被王姨當作壞人,拿著掃把向他拍過來了。

幸好沈初夏有先見之明,才沒有讓這個悲劇發生。

要是蘇哲,這個顏雨煙的救命恩人,被王姨拿著掃把追打的話,這樂子就鬧大了。

不過沈初夏早上出門比較趕,並沒有仔細跟王姨講關於蘇哲的事情,所以王姨並不知道蘇哲救了顏雨煙。

王姨在心裡還以為沈初夏終於長大了,現在會找男朋友了,讓她心裡十分開心。(未完待續……) 這些年,王姨和顏雨煙,以及沈初夏都在一起生活,彼此都把對方當作親人看待了。

在王姨心裡,顏雨煙和沈初夏便是她的女兒,可惜她這兩個女兒,對終身大事一點都不在乎,特別是沈初夏還常常說,要一輩子單身的話,讓王姨只能幹著急。

今天王姨因為不清楚蘇哲的身份,在心裡誤會了蘇哲是沈初夏的男朋友,所以對蘇哲特別的熱情。

蘇哲雖然感覺到了王姨對他照顧很周到,但是他卻以為王姨只是好客而已,也沒有想到別處去。

蘇哲吃了王姨為他準備的早餐好,看寶寶還沒有醒,便回到客房裡。

他昨天晚上休息的客房有一部電腦,所以他就在網上為zi訂下高鐵票,因為他打算今天就回燕雲市。

fanzheng現在也是沒有什麼事情做,所以蘇哲就打開寵物論壇的網站,打算關注兩隻跳跳鼠現在的進展。

蘇哲發現兩隻跳跳鼠在網上的影響越來越大了,因為這兩天里,李華陸陸續續又上傳了不少跳跳鼠的照片,吸引住了論壇用戶的注意力。

並且現在兩隻跳跳鼠不單單在寵物論壇里,引起轟動,其它網站的用戶也很多人被跳跳鼠吸引了目光。

很多人因為兩隻跳跳鼠的關係,才知道寵物論壇的存在,於是以前很少會來寵物論壇的人,為了得到跳跳鼠的最新消息,在這兩天里,是經常在寵物論壇常駐了。

為此寵物論壇這兩天的訪問量是呈直線上升。這兩天論壇的伺服器是滿負荷運轉。讓寵物論壇的站長。和各位管理員是樂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畢竟寵物論壇的這訪問量是實打實,可不是虛的,這可是一件大好事。

為此,寵物論壇還專門為兩隻跳跳鼠,開了一個子頁面,專門給用戶討論跳跳鼠的話題。

而喜歡兩隻跳跳鼠的網友,還自發為跳跳鼠組成了皮神聯盟,把跳跳鼠稱為皮卡丘。成為跳跳鼠的粉絲。

現在加入皮神聯盟的網友已經不少,並且現在還不斷有網友加入皮神聯盟。

而蘇哲發現,皮神聯盟的成員現在都好象在dengdai晚上的到來,好像都非常期待一樣,


經過蘇哲詢問后,他才知道為什麼這些成員這麼在乎今天晚上了。

因為李華昨天晚上,在寵物論壇里上傳了跳跳鼠的照片,還發出了一個聲明。

那便是今天晚上的時候,會放出關於跳跳鼠日常生活的視頻,給網友觀看。

這個消息一出。就讓喜愛跳跳鼠的網友沸騰了,紛紛期待今天晚上的到來。

而寵物論壇的管理員。也是對今天晚上特別的緊張,因為到時候,網友肯定會在晚上的時候匯聚一堂,訪問量肯定是最高的。

如果到時寵物論壇的伺服器,承受不住巨大的訪問量而崩潰,讓網友看不到跳跳鼠的視頻,肯定會引起網友的不滿。

在這幾天里,因為李華在寵物論壇發布跳跳鼠的照片,而吸引了大量的網友前來,這讓寵物論壇這幾天的訪問量是大增,而其它同類型的網站訪問量卻是慘淡無比。

所以寵物論壇所有管理員,都是特別在意跳跳鼠的。而今天所有的管理員為了一個帖子,全部都忙了起來,為今天晚上做好準備,接受yiqie的挑戰。

這樣的結果讓蘇哲非常滿意,沒有想到李華這麼會弔人胃口,當然主要還是因為跳跳鼠shizai是太可愛了,才會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

蘇哲瀏覽了一下關於跳跳鼠的帖子后,便把電腦關了。

而這個時候,寶寶也正好睡醒起來了。

寶寶起來后,先跑到蘇哲的房間,確認蘇哲沒有離開,才放心跟著王姨去洗漱,然後去吃早餐。

而蘇哲也趁著這個時候,在房間里收拾好zi的衣物。

等寶寶吃完早餐后,就第一時間跑到蘇哲的房間來。

寶寶看見蘇哲在收拾衣服,她就明白蘇哲是要回燕雲市了,她的眼淚不禁掉了下來:「哥哥,你可不可以不回去,留在這裡陪寶寶,寶寶捨不得你。」

蘇哲放下手裡的衣服,走了過來。

他在寶寶的面前蹲下來,擦乾寶寶的眼淚,說道:「寶寶,不能哭哦,哥哥會經常來看你的。」

「哥哥真的會來看寶寶嗎?」寶寶吸了吸鼻子,問道。

「那是當然了,哥哥有騙過寶寶嗎?而且如果寶寶想哥哥了,也可以讓媽媽或者是初夏姐姐,帶你來找哥哥的。」蘇哲捏了捏寶寶的小鼻子,笑了笑說道。

寶寶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她想了想說道:「那哥哥要幾天後,才會來看寶寶。」

「呃,這個哥哥就說不準了,不過哥哥向寶寶保證,一有時間就來看寶寶,好不好?」

寶寶點了點頭,然後她開始算起zi的手指頭,好象是在算蘇哲什麼時候有時間,過來看她。

蘇哲摸了摸寶寶的頭,然後才回去繼續收拾衣服。

收拾好衣服,蘇哲看了一下時間,也是差不多可以出發了,於是他提著旅行包,走出房間。

「王姨,謝謝你的招待,我現在要回去了,麻煩王姨幫我跟沈小姐說一聲,謝謝。」蘇哲來到正在廚房忙活的王姨,說道。

「蘇先生,這麼快就要走了,難得來一次,怎麼不在這裡多住幾天?」一聽蘇哲現在要走了,王姨心裡還有點遺憾,她還想把蘇哲挽留下來,讓蘇哲在這裡多住幾天。

「謝謝王姨,不過真的不用了,因為我家裡還有點事情,要我回去處理,所以就不能留下來了。」

「那真可惜,蘇先生,有空要多來這裡玩哦,把這裡當作zi的家就可以了。」

因為王姨現在還以為蘇哲是沈初夏剛處的男朋友,所以她就想多了解一下蘇哲,把沈初夏把把關,看蘇哲的品行能不能過關。

雖然王姨很想蘇哲能在這裡留在這裡多住幾天,但是蘇哲以家裡有事,要回去處理,王姨也不好挽留蘇哲了,只能希望蘇哲下次還有可能會來這裡了。(未完待續……) 蘇哲也沒有等沈初夏回來,跟她說一聲,他和王姨道別後,便拿著行李走了。

在小區門口裡,蘇哲等了不少時間,也沒有等到一輛計程車。

看來是因為這裡是別墅區,大多數業主都zi擁有小車,計程車司機來這裡很難拉到活。

所以久而久之,就很少計程車司機願意來這裡拉客了。

蘇哲看了一下時間,無奈他現在只能先步行了,畢竟蘇哲雖然出門比較早的,但是也不是可以在這裡長時間耗下去。所以他現在只能一邊走一邊攔車了,看有沒有剛好經過的計程車。

提著行李的蘇哲,在路邊走了一段距離后,才給他攔到了一輛沒有載客的計程車。

計程車司機是一個中年男子,蘇哲一上車,他便問道:「要去哪裡?」

「麻煩去一下觀州火車站。」蘇哲說道。

司機應了一聲好,便發動了車,然後他透過後視鏡,看了看蘇哲,又問道:「你想走哪一條路?」

「我也不認識這裡路,師傅,你決定就可以了。」雖然對司機的問題有些奇怪,不過蘇哲也沒有多想什麼在,直接說道。

計程車司機點了點頭,如果剛才注意他的表情,可以看到在蘇哲說他不認識路的時候,司機有點竊喜。

坐在後面的蘇哲越想越感覺不對勁,為什麼計程車司機還要多此一舉,問蘇哲走哪一條路,他作為計程車司機想來肯定對路況是很熟悉的。

而且蘇哲雖然是第一次來觀州市。並不認識路。但是他還記得。昨天他從火車站裡去寶寶的家,沈初夏的司機選擇的路線,和計程車司機現在開的路線是不一樣的。

因此蘇哲心裡多了個心眼,他拿出手機,點開裡面的導航應用。

然後他輸入了附近的地名,以及目的地,觀州市火車站。

之後蘇哲發現計程車司機選擇的路線,和手機導航應用指示的路線是不一樣的。距離相差很大。

不過現在蘇哲也沒有急於聲張,他還是靜靜坐在後面的座位上,沒有開口說話。蘇哲要看計程車司機,是不是真的故意在繞遠路。

昨天只是差不多15分鐘的時間,沈初夏的司機便載著蘇哲他們,從觀州火車站回到寶寶的家。

而現在這個計程車司機的車速,和沈初夏的司機差不多,但是卻足足用了差不多45分鐘的時間,兩個人用的時間差不多相差了三倍。

並且蘇哲在導航應用查的路線,距離觀州市火車站只有15公里的路程。而計程車司機卻開了差不多45公里的路程,才到觀州市火車站。

現在已經很明顯了。計程車司機的確欺負蘇哲人生路不熟,故意帶著蘇哲繞遠路,想賺多點車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