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的是,「月最佳新秀」也無人能與蘇鋒抗衡,即使他在那些比賽中狀態低迷,獲得的數據也不比詹寧斯差,所以可以想象,他們之間的差距也至少差一級。

蘇鋒的問題是全明星賽結束后,他的投籃命中率下降了,然後在3月份。安德森包裝工還有16場比賽要打,蘇鋒將迎來進入NBA后最艱難的一個月。

摩爾多瓦媒體認為,如果安德森包裝工3月份打得好。一些常規賽的問題不再是問題。

「我們還不夠強大,不能放心。公牛隊的戰績是27勝29負,他們只比我們少6場半。如果我們覺得我們已經鎖定季後賽,我們可能會成為樂透冠軍。這不是我們想看到的結局。所以3月份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我們的目標是在3月份進行10場以上的比賽,進一步鞏固我們的地位。在季後賽首輪取得主場優勢,奈特·阿奇博爾德在拿到自己第四個月最佳新秀後接受ESPN採訪時說。。。。。。。。。。。。。。。。。。。。。。。。。。。。。。

摩爾多瓦球迷淚流滿面。奈特·阿奇博爾德的話聽起來很酷!

在過去的五六個賽季里,安德森包裝工每年最大的目標就是進入季後賽。但現在只過了一個賽季,這粒進球在蘇鋒口中就成了季後賽首輪主場優勢,這一不可思議的變化,怎能不讓大蘋果城的球迷欣喜若狂!

阿里扎急忙補防,蘇鋒這次突破非常堅決,高速行駛直接突破,用速度強行超車。。。。。。。。。。。。。。。。。。。。。。。。。。。。。。。 嘭!

巨大的爆炸聲在楊風耳邊響起,一股強烈的源力餘波將所有人推了出去,四散倒地!

而處於爆炸中心的陌芫,在衝擊出現之後,僅僅只是後退幾步,臉色微白,就沒有什麼其他的影響,除了身上本就已經破破爛爛的甲胄更加破爛。

反觀海摩圩的表現,卻顯得那麼不堪,在爆炸之中,海摩圩的聲音好聽直接倒飛出去,跌落在地,元氣一傷再傷。

在之前啟動監測陣法時產生的爆炸中,為了顯示自己的強大,海摩圩就將力量用來護住了所有人,導致他受傷本就已經不輕!

否則,陌芫所變動的秘境陣法,未必能對其造成多大的傷害,畢竟,天階強者的法則之力不是說說而已的。

這也是陌芫帶了大量死忠於自己的海神軍的目的——用來應對輕傷狀態下的天階強者!

而這一切意外因素造就的結果,就是現在,本就屬於最弱天階的海摩圩,根本無法強力鎮壓陌芫,甚至自己的攻擊都被陌芫輕易瓦解!

神宮的人一個個心生絕望,他們不知道,在海摩圩被擊敗,甚至是被殺死後,自己又會被如何處理!

「不,你怎麼可能這麼強?!我可是領悟了法則力量的,你不可能打敗我!」

地上,滿身狼狽的海摩圩彷彿有些神志不清,陷入了魔怔,只是一個勁的搖頭。

他不明白,為什麼已經達到天階的自己,卻連一個地階都打不贏,曾經的手下敗將,居然能夠輕而易舉的破開自己平時引以為傲的招數,那些平時被人稱讚的招式,在這一刻顯得是那麼軟弱無力!

此時,陌芫已經從之前的攻擊中恢復過來,他稍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而後帶著冷漠而憐憫的眼神看著海摩圩。

「不是因為我強,只是你自己太弱了!空有法則,卻不會使用,白費那一道珍貴的天階之靈!」

陌芫有些失望,同時也有些慶幸,看著魔怔的海摩圩,顯然是沒有聽進自己的話。

不再多想,陌芫抬起大戟,指向海摩圩的咽喉之處,殺氣頓時爆發:「好了,讓你耽擱了這麼長時間,也該送你上路了!」

嘩!

感受到陌芫的殺氣,海摩圩彷彿瞬間清醒過來,他滿臉恐懼的不斷退後,口中連連喊道:「不……不會的,你……你不能殺我……我是神宮長老的孫子,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


之前高高在上的樣子已經不知道被丟到了哪裡去,海摩圩只想要逃離這個令人絕望的地方!

陌芫嘲諷的看了海摩圩一眼,冷漠道:「可惜,當我對你動手的時候,一切就已經註定了!」

話落,大戟橫空,源力轉動,濃烈的殺氣已然逼入海摩圩的身心,陌芫眼看就要一擊必殺!

「不!不!法則——水域之盾!」

就在這時,彷彿被強大的求生欲激起了心中的一絲醒悟,海摩圩瞬間爆發了自己所掌握的全部法則力量,化作一個深藍色的光罩護住自己!



陌芫一擊落下,在光罩上盪起一圈圈漣漪,但對這個法則防禦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基於法則之力存在的防禦,在沒有同級別的力量攻擊下,是很難破開的,畢竟,法則是世界力量的源泉,萬物基於法則而存在!

「天階法則力量,果然還是有些難以突破,如果不是海摩圩本身實力過於不堪,我還未必能做到這麼輕鬆!」


察覺到自己的攻擊沒有多少作用,陌芫略微後退兩步,眉頭緊蹙,口中自語道。

而這時,看到陌芫沒能一擊破開自己的防禦,海摩圩心中的恐懼頓時散去,一掃心中的陰霾。

他略微清理了一下身上的塵土,再次開口叫囂:「陌芫,你殺不了我的,天階的法則之力不是你區區地階源力就能擊破的!」

只見海摩圩在光罩之中放聲狂笑:「只要我等上一個小時,神宮的緊急執法隊就能趕到這裡,到時候,你就死定了,你這個神宮的叛徒!」

無視了海摩圩的聲音,陌芫皺眉不語,使用源力一遍又一遍的掃過眼前的法則光罩,想要探尋破解的方法。

時間就這樣緩緩流逝,所有人都焦躁不安的等待著。

就在後方一眾海神軍為陌芫擔憂不已,準備上前勸陌芫離開的時候,陌芫突然眉頭舒展,收回了源力感應。

他臉色恢復平靜,好整以暇的看了海摩圩一眼:「是嗎?可惜,你看不到那個畫面了!」

話音未落,陌芫持戟而動,雷霆出擊!

如天空劃過的一道驚雷,陌芫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向海摩圩,同時,陌芫全身的源力都匯聚於大戟的戟尖,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看到陌芫的舉動,海摩圩下意識的臉色微變,但他自持陌芫無法突破自己的法則之力,便恢復鎮定。

砰!

陌芫的攻擊與法則光罩悍然相撞,爆出大量火花,一時間,滋滋的摩擦之聲不絕於耳!

陌芫的源力快速消耗,但整個法則光罩卻依舊穩固如山!

不過,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陌芫這一擊即將失敗放棄的時候,突然,變故陡生!

砰!呲呲!嘭!

法則光罩上,陌芫與法則之力碰撞的聲音悄然發生變化,而最終,這樣的變化很快就產生了實質性的影響!

嘭!

彷彿突然被戳破的氣泡,整個法則光罩在一瞬間便潰散開來,化為烏有!

而海摩圩也在法則光罩破碎的瞬間,突然渾身一震,臉色瞬間充滿陰鬱之氣,這是法則之力潰散后,對自身造成的反噬現象!

「不……這……這怎麼可能……」

被法則之力反噬后,海摩圩的臉色頓時蒼白起來,連帶著說話的聲音都變得無比孱弱!

在失去了最後的保護之力后,海摩圩瞬間絕望了,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必死無疑,死亡,只是早晚的問題!

「當你迷信於法則的力量,那麼,你就離死不遠了,沒有什麼防禦是無法攻破的,殺你,並不困難!」

陌芫持戟而立,臉色微白,同時還喘著粗氣,顯然,對海摩圩的這一擊,他自身並不是沒有負荷的!


僅僅這短暫的片刻時間,陌芫擁有的源力就已經消耗殆盡,而且身體所承受的壓力也極大。

如果不是海摩圩的法則之力先潰散,那陌芫還真的只能選擇撤離,開始亡命天涯了。

不過,這下顯然是陌芫賭贏了,而海摩圩的性命,就是這場賭局的最終獎勵!

噗呲!

大戟在海摩圩驚恐的面容中,瞬間刺入海摩圩的頭顱,而後,陌芫使用源力一攪,海摩圩的頭顱便像砸落在地的西瓜一樣,瞬間爆裂開來!

…… 噗通!

失去頭顱的身體應聲倒地,所有的生命氣息很快散去,海摩圩也徹底的死亡。

這下,所有和海摩圩一起來的神宮成員頓時慌了。

在海摩圩的武力不佔上風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暗自躊躇起來,他們不知道陌芫會如何處理他們。

最大的可能,就是和海摩圩一樣,直接幹掉,這樣可能的結果讓一眾神宮成員頓時驚慌的求饒起來。

「陌芫大人,饒命啊,這……我們也是奉神宮的命令行事啊!」

「是啊大人,我們離開以後絕對不會泄露任何消息的!」

「大人饒命啊!」

……

目光冷漠的掃過一眾神宮成員,陌芫無動於衷,他不可能任由這些人離開,既然事情已經做了,那麼一定要做絕,絕不能留下一絲後患!

於是,陌芫對副將吩咐道:「全部殺了!」

聞言,副將頓時瞭然:「是,大人!」

話落,副將帶上其他海神軍,對神宮成員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

一時間,九方島上充斥著絕望與憤怒的聲音,海神軍彷彿一個個冷漠的死神,收割著所有人的生命。

「把那個天選之人帶過來。」

將神宮之人交給了屬下,陌芫也讓餘下幾個海神軍士把楊風帶了過來。

此刻的楊風早已經恢復平靜,他知道陌芫想要自己去打開那個秘境,所以也沒有多大的害怕,施施然的站在陌芫的目前,一言不發。

「雖然你們天選之人擁有不死之身,但我想,即便如此,你們復活也一定是有著不小代價的。」

看到楊風鎮定的樣子,陌芫眼中閃過一抹讚賞,而後緩緩說道:「打開那個秘境,你就可以安全離開,如何?」

「嗯?」

聽到陌芫的話,楊風微微感到詫異,但他很快反應過來,反問道:「不如何,你就這麼確信這個秘境裡面有你想要的東西嗎?」

說著,楊風目光看去海族石像處,意思不言而喻。

陌芫臉色平靜,絲毫沒有動搖自己的想法,他臉上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對楊風道:「這不需要你來提醒我,打開這個秘境,我們也許就不再是敵人!」

說到這,陌芫語氣一頓,意有所指道:「你也可以叫上你的同伴一起!」

嘩!

楊風目光一凝,盯著陌芫的眼睛:「什麼意思?」

看到楊風的反應果然在自己的意料之中,陌芫搖搖頭道:「天選之人,看來你對自己擁有的力量並不是非常了解。」

他一指楊風的眉心,道:「當進入地階之後,你的精神力就會逐漸顯化,而且隨著境界的提高,神念會跟著壯大!神念之力,可以隔空控物,探視天地,是精神力量高度凝聚的產物!」

「隔空控物,探視天地?」

楊風若有所思。

陌芫瞥了一眼楊風,他明白楊風顯然知道自己所說的意思:「你的那個同伴在我上島之後,就已經通過神念之力發現了,也就是海摩圩那個廢物,沒有一點警惕之心,沒有動用神念之力探查。」

順帶著又嘲諷了一番已死的海摩圩,陌芫最後道:「叫上你的同伴一起,你們兩個一起進入秘境,這算是我們之間的一個交易,你為我打開秘境,而作為回報,你們也可以進入秘境!」

說完,陌芫不再言語,靜靜等待楊風的回答。

沉思片刻,楊風目光一定:「好!就這麼辦!」

……

很快,得到楊風消息的許芊就來到了現場,看到正在收拾殘局的海神軍,許芊臉色微變。

失去和諧處理的天啟世界,是那麼的真實,眼前的屍橫遍野讓許芊有些不太適應。

沉吟了一下,許芊抬頭,找到楊風的身影,幾個箭步便來到了楊風身邊:「風哥……」

看到楊風和陌芫等人站在一起,而且似乎並不是敵對狀態,許芊有些疑惑。

之前他們不是我們的敵人嗎?

不解的看向楊風,許芊通過聊天頻道發送了消息——

【芊羽聽風】:風哥,他們這是什麼情況?

【聆風】:眼下我們暫時不確定敵友,不過,既然他已經發現你了,那麼無論如何,也不會比現在這樣的情況更差了。

【芊羽聽風】:那我們要一起進那個秘境嗎?

【聆風】:嗯。

……

「去吧!」

陌芫很快打斷了楊風和許芊的對話。

相互對視一眼,楊風和許芊向著海族石像走去,石像下方的平台,就是秘境陣法的位置。

「大人,我們就這樣放過這兩個天選之人嗎?」

看著楊風和許芊的背影,一個海神軍小隊隊長不解的問陌芫道:「即便是放過他們,又為什麼還要讓他們進入秘境?」

「呵!」

陌芫輕輕一笑,隨意道:「天選之人,不死之身,這將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存在。」

他將目光投向遠方,雙眼透著深邃,眼底一縷縷精芒閃過:「他們在低境界的時候還看不出來什麼,但是當他們都達到地階、天階……甚至是再往上的境界,那時候,這樣一群不死之人,就是無比可怕的存在!」

陌芫口中描繪出一個可怕的畫面,讓一旁的小隊長渾身一顫,但他依舊不太理解:「那我們為何要關注於這兩個?以後又不是遇不到天選之人,何必將如此重要的秘境與他們分享。」

看著就要開啟秘境的楊風和許芊,陌芫搖搖頭:「現在這個時期,你見過除他們之外的天選之人嗎?他們身上有著來自天啟帝國的標誌,能夠從天啟帝國來到這裡,可不是區區兩個普通地階能做到的!」

小隊長有些遲疑:「可……他們的實力那麼弱,空有力量而不會使用……」

就在這時,楊風和許芊的身影已經來到了石像下當楊風將手放在了平台上,一個系統提示頓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