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鷹王的聲音嘶啞,聲音如同磨牙,讓不夜幽靈隊的眾人皆是簌簌發抖。

不夜幽靈隊凝眉:「無盡鷹王?」

無盡鷹王桀桀笑道:「不錯,幾個小子不是怕了吧?」

龍飛宇此時忽然咧嘴笑道:「無盡鷹王,應該怕的人是你,小心,有來無回!」


無盡鷹王的臉上鷹眼一凝,紫色的長發披肩,無盡的怪異。

縱然長著一張人臉,但是眾人還是隱隱能看出鷹的形狀,這令眾人不禁感覺一陣詭異。

龍飛宇剛想強撐著站起身體,不過,葉赫那拉天祿卻是狠狠的瞪了龍飛宇一眼,語氣中還帶了一絲憤怒,道:「隊長,你好好休息,這一次,讓兄弟們擋在你面前!」

不夜幽靈隊眾人皆是喝道:「讓兄弟們擋在你面前!」

龍飛宇星眸忽然濕了,卻是咧嘴笑道:「行,兄弟們,靠你們了!」

不夜幽靈隊皆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無盡鷹王斜眼看了一眼龍飛宇,忽然恍悟道:「桀桀,原來是這樣啊,我原來是應該出現在一里之外的位置的,但是既然來了,那就順便在此解決吧,桀桀桀,只要打敗我,你們前方的路將是坦途,不會有任何東西再來阻擋你們,來吧!」

紫光大放,無盡鷹王的身體又是綻放齣劇烈的紫色光芒,緊接著,無盡鷹王便恢復成了本體,一隻巨鷹。

葉赫那拉天祿的幽水劍首先迎了上去,幽藍色的劍光玄妙的舞動著,那幽藍色的劍芒卻是越來越長。

這正是,玄冥劍訣!

呲!

幽水劍芒狠狠的落在了無盡鷹王的翅膀上,無盡鷹王的翅膀頓時灑下了幾滴熱血。

無盡鷹王不禁長嘯了一聲,想不到自己眼中渺小的幾個小子,居然一開始就讓自己流了血,雖然這樣的傷只不過是小傷。

陳州的金靈劍緊接著葉赫那拉天祿的幽水劍,刺在了無盡鷹王的翅膀上!

不夜幽靈隊的眾人很明確,想要徹底打殘無盡鷹王,就是要讓他不能夠升空。否則的話,無盡鷹王在空中不下來,等自己不注意的時候就攻擊下來,這還怎麼打?


陳州的金靈劍落下,但是效果去遠遠不如葉赫那拉天祿,原因之一便是他的修為比葉赫那拉天祿低,原因之二便是葉赫那拉天祿掌握著玄冥劍訣,即使葉赫那拉天祿只不過是將玄冥劍訣學了皮毛,但是已然是效果顯著。

鄭然的暗火麒麟劍帶著烈火,狠狠的刺向無盡鷹王。

其實無盡鷹王根本就沒有要升空的意思,對付幾個小鬼頭還需要靠升空來取勝,簡直是弱了他的名聲!

咳咳,雖然在這片空間中,沒有什麼名聲可言,但是無盡鷹王卻就是那麼想的……

鄭然的眼裡卻是閃過皎潔的光芒。

他知道,就算劍刺下去,對無盡鷹王也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

所以他在暗火麒麟劍即將要到達之時,借力一個翻身,緊接著穩穩的落在了無盡鷹王的身上。

緊接著,鄭然運轉起火屬性魂力,手上燃起了一團火焰,朝著無盡鷹王的毛打去!

「嗷!」無盡鷹王忽然一聲狂暴的長嘯,緊接著猛的升空,翅膀胡亂揮舞起來。

鄭然的手緊緊的抓著無盡的羽毛,穩穩噹噹的坐在了無盡鷹王的身上!

「哈哈哈哈!」

鄭然在空中大笑道。高空中的風呼嘯而來,鄭然的長發紛飛,手中的暗火麒麟劍上火光跳動!

緊接著,他手中不斷的出現火團,投在了無盡鷹王的身上!

無盡鷹王的那幾根毛並沒有想象中的流弊,而是一小撮燃了起來…… 第一百三十五章、漫天緋血

雪山之地,此時已經被濃烈的血腥味而覆蓋,殺戮仍然在繼續。此時雪山之地的亡命之徒已損失過半,而武家的弟子此時也剩下寥寥無幾。

“我,我饒不了你們!”此時,看着自己族人一個個躺在血泊中,武神嘴角都要咬出血絲。

“那就人們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實力!什麼是死亡的絕望!”只見武神輕輕一跳,落在蠱神邪惡頭顱上,嘴中還不停的嘟囔着什麼。

不一會兒的功夫,本是狂躁不安的蠱神突然停止了殺戮。不可思議的一幕悄然出現在衆人眼前。

只見武神整個人散發着淡紅色的內力,身體一點一點的融入進蠱神體內,而後,蠱神第五個頭顱緩緩從心臟位置長出,這個頭顱不是別人,正是武神!

“受死吧!”蠱神咆哮道,應該說是武神咆哮道:“滿天緋血!”

話語落下,只見天空飄落着的多多白雪瞬間變成紅色血液。

“疼!”此時,飄落的紅色水珠打落在所有人身上,他們感覺到了一種灼燒感。

“不好!”白鏡錦繡眉頭一皺,隨之迅速撤離戰場,同時,白鏡三包括所有人都手忙腳亂的想要逃出戰場。

只可惜,任憑他們四處逃竄,這飄落的血滴範圍太廣,恐怕還沒有逃出去就已經被活活灼燒而死。

“小可,二哥!你們先走!”白鏡三拍拍火石馬。如果說論火石馬的速度,很快就逃出血滴範圍。

“不行!”白鏡錦繡搖搖頭,“你走,啊三!”

白鏡錦繡咆哮道:“我已經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 龍魂戰尊 ,你是矮人領袖,他們等着你!你是魯國的希望!”

“相信我!”白鏡三微微一笑,一把抓起白鏡錦繡,硬生生將白鏡錦繡拖上馬背。

“你!”白鏡錦繡咬着牙,面對白鏡三這種過千斤的力量,白鏡錦繡也是沒有一絲辦法!

嘶嘶!沒有一絲停頓,火石馬仰起頭顱,猶如一道閃電消失而去。

“這?”楊青和鄔阜不由的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如果大哥在場,大哥會怎麼選擇?”白鏡三嘆息一口氣。

此時,白鏡三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在這種時候,或許只有大哥白鏡血才能安靜下來,想出一條萬全之策。

白鏡三在問自己,如今眼前數百的亡命之徒,自己該救嗎?自己又要怎麼救?

白鏡三心裏很清楚,如果自己要逃的話,恐怕武神也阻止不了,畢竟武神此時擁有蠱神的身體,那種血綿綿的身體,移動起來甚是困難。就如同火石馬要選擇離開,武神只能眼睜睜看着,而沒有一絲辦法。

“楊前輩,鄔前輩!你們先行走遠!”白鏡三似乎想道瞭解決的辦法。

“恩!”楊青鄔阜點點頭,似乎知道白鏡三接下來想要做什麼,兩人迅速撤離白鏡三身邊。

“吼!”怪叫一聲,白鏡三身前的衣服瞬間破裂粉碎,體內散發出的能量將地上的雪花濺起數丈之高。

“大家快離開!”白鏡三大叫一聲,此時的白鏡三,頭顱剛好和武神持平。只見武神驚訝的看着白鏡三。

“沒想到吧!”白鏡三微微一笑,手中直尺重劍毫不猶豫斬了過去。

“咕嚕!”重劍劃過武神腰間,就像是砍水一般,一刀而過,但卻不留下任何痕跡。

“嚐嚐這個!”武神眼神充滿了興奮,而其他四個頭顱也是帶着炙熱的眼光看着白鏡三。

咻咻!話語落下,只見從武神嘴中吐出一顆巨大的血滴。

砰!血滴打在白鏡三身上,一股青煙悄然散發而開。

而白鏡三依舊好端端站在原地,似乎感受不到一點痛苦。

“這是?”白鏡三低頭看下,只見地上的雪花瞬間被灼燒消失,露出的地面已經發黑的不成樣子,甚至已經腐爛。

“沒有痛楚?”邪惡頭顱笑道:“我最喜歡這種感覺了!”

“讓我們在強大一點吧!”霸道頭顱咆哮道:“我要得到你!”

“吼!”白鏡三狂怒一聲,隨後朝着武神背後奔跑而去。


爲了吸引蠱神,白鏡三特意放慢了腳步。

“邪惡前輩,霸道前輩!我們千萬不能追!”見蠱神一步一步走向白鏡三,武神由得大叫不好,此時自己的族人已然屈指可數。如果中了白鏡三的計謀,自己不但失去的族人,同時也失去了那麼強大的血液。

“不要在生靈塗炭了!放下心中的執念吧!”見邪惡和霸道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白鏡三身上,善良頭顱趕緊停住了漫天緋血。從而讓數百的亡命之徒遠離而去,只留下了楊青和鄔阜還在不遠處,瞪大雙眼看着一切。

“他們會來嘛?”楊青搖晃着腦袋說道。

“希望吧!”鄔阜無奈道:“也不知道白老弟這種狀態能支撐多久?如今蠱神已經鎖定白老弟,恐怕沒有結果是不會放棄的!”

“免疫一切物理所帶來的傷害!”楊青皺眉道:“這就是蠱神所強大的地方,而白老弟似乎也免疫物理傷害,但就不知道白老弟能支撐多久!”

“怎麼回事?”此時,白鏡三突然發現,自己既然加快不了速度,只能一步一步慢吞吞的向前走着。

回過頭去,只見蠱神在身後不慌不慢的追着,而白鏡三。

“這是?”白鏡三突然發現腳下如同繩子般纏着的血液。

咕嚕!只見白鏡三刀起刀落,但卻無論如何也斬不斷。

“不要在做無謂的掙扎了!”邪惡頭顱邪笑道:“你的命運已經被釘在十字架上!”

“不可能!”白鏡三咬着牙,用盡力氣向前想笑跑起來。

跑,此時的白鏡三隻有跑,面對蠱神,白鏡三沒有一絲辦法。

跑了大概十五分鐘,白鏡三隻覺得心臟一震,神化的時間馬上將要結束。

“難道自己的命運要凋零在這寒冷之地?”白鏡三自嘲着,如果不是逞能,爲了那些所謂的亡命之徒,也許自己現在已經逃離了這裏。這時,白鏡三心裏由得產生了後悔的念頭,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他還沒有成爲王者,還沒有資格見如雪,他還沒有爲林青,爲自己的夥伴報仇,跟讓白鏡三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孩子,如今自己和如雪的孩子應該有八歲了,而自己這個做父親的卻連見她一面的資格都沒有。

“對不起!”白鏡三身體開始漸漸小去,破滅頓時涌上了心頭。

這一刻,白鏡三選擇閉上了眼睛,因爲他知道自己已經無路可退。

在白鏡三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只感覺一道白光閃過。

“白光?這是天堂嗎?”白鏡三自嘲道:“或許真的該結束了,這麼多年來,自己真的累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離開

“死亡?這就是死亡的感覺麼?”白鏡三隻感覺身體突然一熱。

“放手吧,武神!”這時,只見五道人影如期而至。很顯然,這五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守衛者。

“放手?”武神微微笑道:“現在我可做不了主!”

“真是愚蠢的人類!”邪惡頭顱冷笑道。

“邪惡、神聖、善良、霸道!”其中一名紫色長袍老者上前,“如果你們繼續執迷不悟,讓你們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投胎?”邪惡笑道:“我四兄弟受盡孤獨千年,早已經習慣了!”

“大長老,我們不要和他硬拼!”後面老者小聲呢喃,“走爲上策!”

“哼!”紫袍老頭冷哼一聲,隨之,只見一道閃電劃過天空。

當衆人的神情都注意在天空之時,卻沒能發現,幾名老者已經帶着白鏡三遠離而去。

西北門。

“我?這是那裏?”白鏡三從黑暗中醒過來。只見周圍白雪皚皚,就連自己躺着的牀,都是冰冷雪白。

“你醒啦!”紫袍老頭端着熱騰騰的水遞到白鏡三眼前,“先喝口水吧!”

咕嚕,白鏡三接過水,一口氣之下肚子。

“這裏是?”白鏡三放下水碗。

“這裏是邊境!”紫袍老頭淡淡說。

“三老弟!”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進來。

“楊青前輩,鄔阜前輩!”門口,只見楊青兩人緩緩走進來。

“蠱,蠱神呢?”白鏡三突然靈光一閃。

“白老弟,你先不要激動!”鄔阜拍了拍白鏡三,“你已經昏迷兩天了!如今衆多平日不出現的前輩高手也都加入了和蠱神的戰鬥,相信就算蠱神再強大也逃不過。”

“不,不好了!”這時,一箇中年男子跌跌撞撞闖了進來。

“巴迪!”紫袍老者眉頭一皺。

“他,他已經完全進化!”巴迪說着,一口鮮血吐出,“如,如今極寒之地已經死亡過半,他,他已經逃出極寒之地!”

“什麼!”聽到這裏,在場所有人都張大嘴巴。

“他往那邊去了?”紫袍老者問道。

“不是很清楚,不過應該是魯國!”巴迪嘆息道。

“如今魯國戰事連連,如果武神在去搗亂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老大,我們要下通緝令嗎?”巴迪皺眉道。

“不!”紫袍老者擺擺手,“我們不能離開極寒之地!而且我們都老了,恐怕不能趕路!”

白鏡三:“守衛者前輩,在下白鏡三有一事相求!”

“你乃是矮人領袖,我等沒有理由將你囚禁在極寒之地!”紫袍老者搖晃着腦袋說:“去吧,外面纔是你的世界!”

“我想帶我二哥出去!”白鏡三想了想說。

“你二哥?”紫袍老者眉頭一皺,“白鏡錦繡?”

白鏡三:“前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