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處可是死**,雖然按一下沒事兒,萬一按的時候他念一個法咒,我豈不是要吃悶虧。

我可不會做這種事情。

“你不願意?”他說,手裏已經拿了另外一張符,準備往胖小子身上貼。

我說:“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附在你身上的白眼男鬼是你收服的嗎?”

張詩白猶豫了幾秒回答:“不是,我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現在可以按了吧?”

我恩了聲,明白一點,這白眼男鬼並不是他收服的,要是真是他收服的話,我的頭號敵人就不是張嘯天,而是他了。

重生毒妃狠絕色 伸手往這幾個**道按去,一邊按一邊默唸:“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電風火,官將吏兵,若聞關名,迅速來臨,驅除幽厲,拿捉精靈,安龍護身,功在天庭。”

剛纔就已經注意到了,這周圍有不少烏鴉,正要按檀中**時,烏鴉撲騰過來。

“殺了他。”我指向張詩白。

烏鴉馬上衝了過去,張詩白馬上丟掉了胖小子,雙手護臉。

烏鴉不止啄肉,還噬魂,張詩白和那白眼男鬼這會兒都被烏鴉啄食,不一會兒兩人就分離了出來。

我趁機上前把雙手按在了白眼男鬼的身上,然後咬破舌尖,一口氣吹了出去。

白眼男鬼的臉馬上就變得模糊起來,並痛苦叫喊。

一口氣結束,要換氣的時候,他卻把我推開,在一口咬了過來,我另外一隻手上的靈魂全部被他吞下。

“小心。”張嫣喊了聲,到男鬼身後鉗制住了他。

我現在雙手不能用,能用的只有嘴了。

“你吃我魂,我也吃你魂。”我說了句,一口咬了上去,剛接觸到他,他整個靈魂都化成了輕煙往我嘴巴里灌。

我想閉嘴,但是好像有一股力量撐着我嘴巴似的,根本閉不上。

直到他全部進入我身體裏之後,我才閉上嘴。

張詩白看呆了:“你,把鬼吃了?”

我現在感覺非常不舒服,完全憑藉意志力才能站穩,馬上對張嫣說:“我們走。”

離開時將胖小子提起來,放在了我肩膀上,快速離開張家。

來不及返回趙家了,直接在奉川縣的一處公墓躺下,暈倒了過去。

暈倒期間,不斷做着一個夢,那就是吞鬼,一個接連一個。吞鬼的人模模糊糊的,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

只是一身紅袍,不斷重複吃鬼的動作。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睜眼看見的卻是黑黢黢一片,往旁邊一摸,卻摸到了一個人。

這空間很狹小,我正想敲的時候,張嫣聲音在我耳邊傳來:“陳浩你醒啦。”

“這是哪兒?”我問。

張嫣回答:“你暈倒在公墓,他們說你死了,小鈺姐的父親說你是爲了小鈺姐殉情死的,就把你和小鈺姐埋在一起了,我一直在這裏守着,沒想到你真的醒了。”

“埋了?我已經被埋了?”我詫異無比。

張嫣傳來嗯嗯聲音。

我和趙小鈺埋在一起,那我剛纔摸到的豈不是趙小鈺?

“我哥呢?我哥沒來嗎?”我問張嫣。

張嫣回答說:“陳大哥來參加了你的葬禮的,陳紅軍大哥、馬家老人、馬蘇蘇和她的父母都來了的,對了張笑笑、張嘯天也來參加了你的葬禮。”

“我哥就看不出來我沒死?”我問。

張嫣說:“陳大哥在你葬禮上說死就是生,生就是死,他應該看出來你沒事吧。不過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聽到這話,我心裏蕩起一陣暖意,不過想想旁邊的趙小鈺,馬上說:“幫忙把棺材打開,我要出去。”

張嫣恩了聲,之後裏面傳來吱呀吱呀聲音,棺材被打開。

我重見天日,張嫣正看着我癡癡發笑。

我在看旁邊趙小鈺,正安詳躺着,臉上已經恢復了一些紅潤,不過還是沒有心跳。

我苦笑一聲:“這分明就是睡着了,哪兒是死了,沒想到我哥也會失手。”

說完將趙小鈺背了起來,準備離開這裏。

驚奇發現,趙銘爲我們選擇的墓地竟然是我從張家出來倒下的墓地,趙銘還真是費心了。我不過是隨便躺的一個地方,在他眼裏竟然成了我自己來選的墓地了。

我揹着趙小鈺離開墓地,因爲身上穿的衣服,將守墓人嚇得屁滾尿流。 曹丕扶著腦袋坐起身來,看了看案上的沙漏刻度,這才發現誤了送軍時辰,又見郭女王裸露於棉被之內,忍不住想抽自己一記重重的耳光,他即刻爬起來,穿戴好裝束,卻突然回想起昨夜之事,感覺有些蹊蹺。

晚間曾多次提醒自己,次日清晨有事,不敢飲酒作樂,又怎麼會睡到如此時辰,他細細觀察房內,卻毫無發現,只能讓這份疑心藏於內心深處。

「公子,你醒了!」郭女王迷迷糊糊爬起來,拍了拍暈暈沉沉的腦袋,似乎也不知所以然。

「你,你什麼時候爬到我榻上來的?」曹丕有些后怕,畢竟這件事他當甄宓並不知道,萬一對方哪天突然闖了進來,這種名不正言不順的事傳出去,曹家的臉面都要被丟盡不可。

「哎呀,一時記不起來,昨晚我就想著你看書勞累,送了兩碗羹進來,陪你一起喝來這,不知不覺就…」後面的話她便不再細說,臉上泛起一片緋紅。

「哦!」曹丕將信將疑,只好緊了緊褲帶,想出去探探早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父親有沒有派人尋他,最為重要的是,會不會為沒能送行而生氣。

等他穿過院間廊道,陽光從柱內射進來,路過的待者都露出尷尬的笑容,像是比往常更加懼怕他,曹丕暗自傷神,像是自己做了什麼對不起全天下的事情。

「公子,你總算起來了,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你呢!」 開啟黑科技時代 司馬懿和長史王必將送上來的茶杯喝了個底朝天,要是對方再不出來,他們正準備闖入內院強掀被窩。

「都怪我一時貪睡,誤了大事,情況怎麼樣?」司馬懿不是別人,問他這種事並不見外。

「丞相很生氣,這是自然的,平日別說缺席,就是遲到都會罵人,公子可想而知,下次可千萬不要再犯類似的錯誤!」司馬懿仔細端詳這位主子,想從他的身上發現引發事件的蛛絲馬絲,卻只看到一副疲倦的面孔下藏著深深的憂慮。

「司馬公說的極是,下次再也不敢了,對了,兩位來有什麼急事么?」曹丕點點頭,隨後伸手整了整絮亂無邊的髮際,他想保持一個主子的日常體面。

「府內司捉拿的要犯張世平跑了,這件事可是丞相親自過問的,現在整個許昌城都亂成一鍋粥,呂祭酒發動青州兵滿城搜捕,弄得人心惶惶!」王必不等司馬懿開口,一吐為快。

顯然是仲達故意慢了半拍,他太了解王必,讓他說,這樣呂公日後追查是誰告的陰狀,也只能是王必擔著。

「這個呂公,丟了犯人是他府內司的事,為何要連累我冶理都城不善,父親前往西北剿賊,後方無論如何也不能有半絲亂跡,看來,我要親自前去告戒一番!」曹丕背著雙手,在二人面前走來走去,這個人是自己提撥上來的,自家狗還需主人親自來管。!

「這個呂公仗著丞相的信任,不把其它衙門當回事,是該好好教訓一番!」王必是個眼紅人家空降的人,自然想藉此機會壓壓對方,他在丞相府任長史這麼長時間,也沒撈到什麼好處,怎麼可能讓這個人捷足先登了呢。

「王必,你去趟曹真府上,讓他停止配閤府內司行動,就說是我說的!」曹丕停住腳步,還好曹真取代曹洪做了許昌戌衛將軍,他們兩人自小一起長大,關係要好得如同一人,這點事不用說,必然會照辦。

「是!」王必哈腰退下,只留下司馬懿一人。

「還有一件事,公子需謹慎!」眼珠子一轉,仲達道出悄悄話,這是做為心腹才有的善意提醒。

「何事?」曹丕正尋思著如何馴服呂公這匹烈馬,沒大在意司馬懿的彙報。

「我聽說府內司祭酒司馬蔣干是隨五公子一起去的鄴城!」

「什麼?」曹丕愣了愣,他沒想到曹植下手這麼快,自己辛辛苦苦從下面選撥上來的二個人,瞬間便被對方虜走一個。

於是司馬懿又複述了一遍,特意提高嗓門。

「唔,看來,這蔣干,是要棄我而去啊!」曹丕捏緊拳手,牙齒間發出咯噔的聲響。

曹丕別了司馬懿,決定前往丞相府後院看個究竟,出門時恰巧遇見甄宓帶著曹叡回來,兩人相互避開目光。

「父親,說好的帶我去看花燈,為何這幾日都沒動靜?」曹叡鬼靈得很,特意打了句叉。

「改天,這幾天挺忙的!」

「難道那個女人比你的兒子更重要麼?」曹叡忍不住生氣,他在丞相府彼受曹操喜歡,故此曹丕平日也不敢怠慢,這麼問實屬平常。

「哪個女人?」曹丕故作不知,繼而把目光移向一旁的甄宓,想看看她的反應。

結果讓人大失所望,甄宓臉上毫無表情,甚至一點生氣的樣子也沒有,心平氣和得很,這讓曹丕為之心痛。

「你自己看著辦吧,真要是對她有意,不如給我添個二娘,別摭摭掩掩的!」曹叡狠狠踩了下地面,然後拂袖而去,這般幼雅的舉動反到烘托出孩子的成熟,讓人哭笑不得。

曹丕莫名其妙地看著母子遠去的背影,無奈搖搖頭,於是起胯上馬,帶著幾個護衛揮鞭而去。

一溜煙奔至丞相府後門,便見府內司的小迎門歪在牆壁內,曹丕還是頭一次造訪這裡,當年郭嘉在時,此處方圓數里都是禁區,就連他們這些曹氏子弟也不得入內。

「來者請止步,報上姓名和來訪目的!」沒等他們推門,便見裡面傳出空靈般的聲音,像是某位高手在玩隔空傳音。

「大膽,五官中郎將副丞相到此,還不讓你家祭酒出來迎候!」隨行護衛報上名號,把裡面的人全部嚇了出來,紛紛跪於過道上。

裡面呂公本處在七竅生煙大發雷霆之中,聽說曹丕親自來訪,馬上整了整行頭,把畢生的笑容都擠了出來,夾著小步快速跑將出來。

「公子駕到,小人有失遠迎,罪過,罪過!」呂公跪於石板磚之上,把頭叩到地里,曹丕對他有推舉之恩,今天能夠做人上人,多虧了這位真正的主子,怎敢有半分怠慢。

「豈敢,府內司是何等威風的機構,只對丞相本人負責,內司祭酒何須跪我,快快起來!」這幾句話雖然是客套,但不免有些生硬,裡面夾雜著不少火藥味。

「裡面請!」呂公也能感覺到,曹丕今日不請自來,定然是有事,可是最近諸事皆有不如意,所以定然是壞事,越是壞事,他就更應當小心謹慎伺候著,不能露出半點馬虎。

於是眾人大步跨入大殿,望著滿架子堆積的各類保密文件,曹丕不忍多看幾眼,這裡無疑是父親最為機密的地方,有許多事情的背後原因都深藏在這間幽暗的大殿內,他多麼想知道,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公子,請用茶!」呂公時刻化身成為待奉的奴才,他將屬下通通趕出去,熱情於端茶送水的活! ?黑閣下一章已更新Н·нéiУāпGê·СΟмШШШ.НéiУАпGê.СОM我也不留在這裏嚇人,快速離開,揹着趙小鈺的時候,兜裏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愣住,準備得這麼周全,我都死了還給我準備了個電話。[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嫣兒,幫我把電話拿出來,看看是誰。”我說。

張嫣羞答答恩了聲,幫我拿出了手機遞到我面前:“是馬姑娘打來的。”

我正要說接,但是馬蘇蘇又給掛了,這期間時間總共不超過十秒鐘,心說我都死了,她還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張嫣又說:“這兩天你的電話響了很多次,諾,你看。”

我看了看電話顯示器,竟然有十來個電話,其中馬蘇蘇六次,還有一個陌生號碼,也是六次。

馬蘇蘇我一會兒就去見她了,就讓張嫣撥通了這個陌生號碼,並讓張嫣代替我說話。

撥通過去,對方傳來一女孩子哭哭啼啼的聲音,張嫣馬上捂住了話筒對我說:“對面有人在哭。”

“掛掉,我一會兒打給她。”我邊趕路邊說。

到了公墓附近林地,我放下趙小鈺歇息一會兒,然後撥通了那個陌生號碼,問:“你是誰?”

“陳陳浩,是你嗎?”

我一下就聽出了她的聲音,是張笑笑。,謝謝!

張笑笑來參加過我的葬禮,自然知道我死了,不過我都死了,她還給我打電話,這就有些費解了。

“不是。”我回答說。

張笑笑馬上說:“不對,你就是陳浩。”

“好吧,我是陳浩,笑笑姑娘怎麼會給我打電話?”我問道。

張笑笑滿是疑惑和震驚反問我:“你,不是已經死了嗎?爲什麼還會接電話?”

“對呀,我都死了,你爲什麼還會給我打電話?”我問張笑笑。

不過張笑笑沒回答,迅速掛掉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嘟嘟嘟的聲音,我苦笑了一番,心說這張笑笑做什麼呢。

看向趙小鈺,如果真的死了,軀體已經已經出現腐爛跡象了,絕對不會像她這樣保存得這麼完整,所以判斷,她還有救。

至於具體用什麼方法救活,我還不知道。

不過總算知道趙小鈺還有救,我這也算死而復生,心情大好,隨後撥通了馬蘇蘇的電話。

撥通過後,馬蘇蘇先問:“你是……陳浩?”

想起馬蘇蘇那嬌小身軀和隨時隨地都正正經經的模樣,就想捉弄她一番:“恩,蘇蘇妹妹,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打電話了。”

“爲什麼?”馬蘇蘇馬上問。

我說:“我現在正在城隍廟,城隍爺說我生前犯了窺視她人之罪,要受挖眼刑罰,我想了想,我這一輩子也只看過你的身體,城隍爺讓我給你打電話,如果你不原諒的話,挖掉眼睛之後還要受油炸刑罰。”

“我原諒你了,真的,我從來沒怪過你。”我本來還有一大堆沒說,馬蘇蘇打斷了我的話,“你跟他說你是救我才這樣做的呀,你快跟他說呀。”

我憋着笑,這馬蘇蘇也太好騙了吧,另外,她平時說話慢慢吞吞的,這會兒怎麼這麼快了?

“城隍爺要我證明我和你關係很好,所以,你得叫我一聲陳浩哥哥,他才相信。”我說。

馬蘇蘇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後才說:“爺爺剛纔跟我說,城隍廟不能打電話。”

我愣住了,呵呵笑了起來:“跟你開個玩笑。”

馬蘇蘇也咚地一聲掛掉了我的電話。

我盯着電話看了好一會兒,然後很不滿地問張嫣:“嫣兒,她們怎麼都掛我電話?”

張嫣微微笑了笑:“不知道呀,可能是因爲你平時不會這樣跟她們說話吧。”

我歇息了一陣才揹着趙小鈺很費勁纔打了一輛車,返回趙家別墅,還沒走進去就能感覺到裏面的悲傷氣息。

進去時候,見趙銘的父母都在屋子裏面,見了我,兩人嚇得不輕,我將趙小鈺放在了沙發上,說:“趙叔您放心,我一定會救回趙小鈺的。”

趙銘盯着我看了會兒,然後滿臉感動說:“陳浩啊,我也看出來了,小鈺很喜歡你,你對小鈺也很好,所以我才把你們兩人埋在一起。小鈺和你都已經死了,你就安心的去吧,我知道你是不甘心,想要救小鈺,但是人死不能復生,趙叔不忍心看着你死後還這麼受累啊,你快去投胎吧,追上小鈺,別讓她一個人太害怕了。”

我看了一下身上這身衣服,不用說,我以前那些衣服肯定被丟掉了,誰也不會留死人東西在屋子裏。

“麻煩您照看了一下她,我去去就回來。”我對趙銘說,出門時還多加一句,“不要把她埋了,我馬上就回來了。”

就這樣,我穿着一身死人穿的西裝在街上行走起來,途中給陳文打電話,陳文並沒有接,掛掉之後,陳文給我回了一條短信。

“去張家找那個陽間巡邏人。”陳文就回了這麼一句。

我看了後笑了笑,陳文果然知道我沒死,他行事還真高深莫測,在他眼裏,好像什麼事情都在掌控之中一樣。

“嫣兒,咱們去張家。”我轉頭對張嫣說。

張嫣拉了拉帽子,吞吞吐吐回答說:“我覺得怪怪的,你還是叫我張嫣吧。”

我嘿嘿一笑,伸手搭從張嫣左邊搭在她右肩上,然後並肩往張家走去,張嫣羞得臉色通紅,不過卻半句話不說,很是扭捏。

我側眼看了看,這副嬌羞模樣,太過楚楚動人,那一剎那間,心如烈日下的豆莢,嘣地開了,豆子灑落一地。

到張家別墅門口,幾個大漢見了我驚慌不已,我進去竟然無一人敢攔我。

我推門進去時,張家利孤身在屋子裏,那陽間巡邏人包振華也在,兩人見了我更爲吃驚,見我身上穿的衣服。

張家利喊了聲:“變成行屍了?”

“行你妹。”我斥了句,然後看向包振華,“趙小鈺的魂魄在哪兒?”

包振華更爲驚慌,指着我說:“不可能,城隍廟中,你的名字已經被勾去了,不可能活過來的。”

張家利按了按包振華肩膀:“莫慌,就算他死而復生,也不會是我們對手。”

說完張家利直接向我揮拳過來。

他是張家老一輩人物,一生抓過的鬼也不少,伸手自然不差,這一拳力度極大,張嫣準備入我身,但見已經來不及了,我迎拳上去。

砰地一聲,沉悶撞擊聲響起,張家利往後倒退幾步,靠在沙發上才避免跌倒在了沙發上。

我也詫異無比,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包振華見我一拳就把張家利打退了回去,上前扶住了張家利,對我說:“趙小鈺的魂魄並不在我們手上,我們將她交給了張家成。”

“張嘯天的父親?”我多問一句,他不過是個做生意的,拿趙小鈺的魂魄做什麼?

雖然張家利暫時吃了虧,但是這裏他是主場,我也不能多呆,馬上出門往張家成所居住的地方趕去。

進入張家成的辦公室,剛好碰到抱着文件出來的張笑笑,張笑笑見我,嚇得啊呀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並沒管疼不疼,也沒管文件。

馬上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過了幾秒,我的手機響了起來,張笑笑這纔不可思議地說:“陳……陳……浩。”

“不是陳陳浩,是陳浩,別亂給我改名字,你父親呢?”我彎腰幫她撿地上的文件,順便把她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