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杯。”李胖子又示意衆人滿上,“慶祝咱們美食街在陳老闆的帶領下老樹回春。”

“什麼老樹回春,就說蒸蒸日上唄。”白阿姨當即碎了一嘴,惹得衆人鬨堂大笑。

咕..咕..咕..

場間傳出喉嚨滾動的聲音。對於這些中年漢子來說,喝啤酒就跟和白開水一樣毫無壓力。

“第三杯..”李胖子再次舉杯,結果酒杯倒是端穩了,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一時間尷尬無比,急得額頭都出汗了。

“這第三杯呀,祝咱們美食街在明天的比賽中旗開得勝!”關鍵時刻,還是羅老打破僵局。

“好!”

衆人齊聲叫好,一飲而下。

“可以動筷子了吧?”不知是誰突然問了一句。

“動動動,都別客氣!”李胖子話音剛落,所有人都拿起筷子,然後像是事先商量好似的,全部對準了桌子最中間的那盆酸菜魚!

若是能從上方俯瞰的話,頗有種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味道。

“各位,悠着點,別把陳老闆的鐵盆戳爛了。”

李胖子哈哈一笑,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率先夾了一塊,卻將魚片夾爛了,頓時嘴角抽搐,尷尬連連。

有了他的教訓,其他人倒是有了經驗,輕輕夾起魚片,然後坐回了原位。

桌上的氣氛突然變得微妙起來,所有人的動作都像是慢放一樣,又是觀賞,又是聞味,就像在對待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與普通客人不同的是,桌上大多數人都是經營餐館的老闆,看待食物的標準自然偏高。 重生之嫡女為後 他們實在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味道,能夠獲得客人們的一致好評,從未聽到過負面評價。

然後,他們不約而同的放進嘴裏,只是片刻功夫,便相互對視,都看見了對方眼中的驚歎。

“果然是好東西啊。”胡二胖嘆了口氣,對陳沖豎了個大拇指。

除了他們的驚歎之外,桌上還有一人非常特別,那就是趙四!他早就品嚐過陳沖的食物,此因,趁着所有人走神之際,早就瘋狂朝自己碗裏夾了好幾塊魚肉,吃得那叫一個酸爽。

“趙四,放開那片魚肉!”周查理怪叫一聲,將衆人的思緒打斷,旋即不由分說,與衆人展開了一場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的夾魚大戰。

陳沖在一旁看得好笑,想要伸筷子夾菜,卻發現桌上的菜餚實在是太多了!多得讓人無從下手..



二十幾分鍾後,就在衆人笑語連珠,推杯換盞之際,一道冷笑卻是突兀的響了起來。

“呵呵,好久沒來美食街了,結果一來就看見了一幫老朋友,還真是巧啊。”

聞言,衆人轉頭一看,只見一名留着八字鬍、皮鞋擦得很亮的中年人嘴角帶笑的站在不遠處。

再然後,所有人的笑容收斂,臉色沉了下來。

“誰是你朋友,別一上來就攀關係。”僵持片刻後,在座一名長相憨厚的中年人甕聲甕氣的說道。

“這人是誰啊?”趙四低聲問道。

“他啊,叫趙小康,白眼狼一個。”白阿姨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並未掩飾,甚至故意將聲音傳了出去。

趙四恍然大悟,看來此人就是當初從美食街離開的三人之一。

“諸位,我這好不容易來美食街一趟,難道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趙小康笑着搖了搖頭。

陳沖微微蹙眉,暗道這傢伙被衆人如此針對的情況下竟然毫不動怒,絕對是個城府極深的人。

“抱歉,你這樣的客人我們可不敢接待,免得再發生一次背後捅刀子的事情。”李胖子冷笑道。

“哈哈,來來來,喝酒,別被人攪了興致。”胡二胖對着衆人招了招手,示意不用理會。

“李胖子,你好像對我有些誤解啊。”趙小康點燃一支香菸,“就算要捅,我會選你麼?你有什麼值得我在意的?錢?權?還是..我想想啊,還是廚藝?”

“你說什麼?!”此言一出,李胖子頓時勃然大怒。

說實話,陳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李胖子大發雷霆,那三百斤的體型以及如悶雷般的怒喝,彷彿連地面都在震顫。

“你明明已經聽見了。”不過,趙小康的神色毫無波瀾,繼續譏諷道:“知道我們當初走準備離開的時候爲什麼沒有叫上你麼?因爲我們也沒辦法啊,總不能養頭豬吧?你說呢?”

此言一出,李胖子徹底暴走,本來拿在手中的酒杯被他狠狠砸在桌子上,將桌上的菜餚全部打翻,然後不管不顧,直接就要推開人羣衝上去動手。

回頭客裏還在吃飯的客人們被這一幕嚇得不輕,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美食江湖裏的客人也是如此,甚至不少人都擠到在門邊,目光在李胖子和陳沖身上來回掃視,其中還有幾人鑽進了廚房;

除此之外,整個美食街但凡還在吃飯的客人或者餐館的員工都從餐館走了出來,好奇這邊到底發生了什麼。

“胖子,你幹嘛!”

“胖子,別激動。”

胡二胖、秋老闆以及周查理三人反應最快,三人合力將李胖子死死抱住,而其他人見狀也趕緊上來幫忙。

“你們都別攔我,看老子不打得他滿地找牙!”李胖子目疵欲裂,脖子與臉頰因爲怒火中燒通紅一片。

一個身高超過一米八,體重超過三百斤的胖子發起火來,着實嚇人。

“這傢伙還真是欠抽啊!”趙四本就是個重情義之人,見李胖子受了氣,他也不好受,正想抄起凳子教訓一下趙小康時,卻被一隻手穩穩抓住。

“小陳老闆?”

“別去,這傢伙是故意的,你若動手,明天就無法參賽了。”陳沖面色陰沉,緩緩說道。 被陳沖這麼一提醒,趙四立刻就明白過來,如果自己真的動手了,不管趙小康會作何反應,周圍也必然有人報警!

而一旦警察來了,那麼整件事情的嚴重性就會升級,賠錢私了還算小事,可若是趙小康緊咬不放,絕對會影響明天的比賽!

不過,趙四還有一點想不明白,陳沖是怎麼看出來?

陳沖抿了抿嘴,並沒有解釋,也不好解釋。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李胖子他們和趙小康早有過節,只要一見面,就會先入爲主,以憤怒主導思想,這樣的情形下,哪會注意到其他細節?

而趙四呢,純粹是意氣用事,就和當初愣頭愣腦中了王浩圈套一樣的效果。

至於陳沖爲什麼覺得趙小康是故意的,主要是因爲對方太鎮定了,鎮定得連眼皮都沒擡一下。而一個如此鎮定的人又怎麼會傻乎乎的當着這麼多仇家的面出言挑釁一個體格最誇張的胖子呢?

萬一沒人阻攔,豈不是真要扭打在一起?

這顯然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肯定就是有意爲之!

……

另一邊,當看見李胖子怒氣衝衝砸翻桌子時,趙小康就已經做好了捱打的準備,不僅不害怕,甚至嘴角還不着痕跡的露出一抹微微上揚的弧度。

昨晚回家後,他腦中一直再回想下屬反饋回來的信息,不是什麼美食街搞的奇葩活動,而是那句‘萬一參賽了怎麼辦..’

本來趙小康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畢竟當初他們三人離開美食街的時候帶走了所有的好手,而剩下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傢伙罷了。

就比如李胖子,本來一手炒飯還算不錯,可偏偏生了女兒之後,改做了炒菜生意,手藝一落千里,既沒有特色也沒有味道,又怎麼可能留住客人?

其他那些經營飯館的人也都差不多,都是因爲杜文龍的影響力才水漲船高罷了。

唯一可惜的是,當初在拉攏白芳芳、胡二胖子、周查理、秋童四人時,被拒絕了,他們對美食街的執念太深,根本連商量的餘地都不給。

白芳芳煲的養生湯很有特色,如果能去美食城,一定大受歡迎;

胡二胖子的烤鴨是絕活,連烤爐都是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老古董,極爲罕見;

周查理精通西式糕點,曾經還跟着一位國外的麪點大師學習了整整四年,手藝自不必說,即便如今的美食潮流已被華夏美食文化引導,依舊存在不錯的市場前景;

至於秋童,表面上經營着一家非常普遍的精品水果店,沒有亮點。但不爲人知的是,這傢伙的渠道關係堪稱匪夷所思!無論是什麼樣的新鮮水果運到龍江來,他鐵定知道,而且只要他需要,就一定能第一時間批發到!

哪怕是現在,趙小康也願意花大代價得到秋童身後的貨源渠道,從而將美食城的水果生意提升一個檔次。

好在這四個人畢竟不是主流,就算再有特色,也不可能爲美食街帶來可觀的改變。換句話說,沒人會天天喝一整鍋價格不菲的養生湯,沒人會頓頓吃烤鴨,沒人會用西點當成主食,更沒人成羣結隊在水果店聚餐喝酒。

不過,趙小康天性多疑,就算理論上再不可能的事情,也不會輕言否定。

因此,他今天早上剛到美食城,就迅速在主辦方的網站上查看了廚神比賽的參賽信息,並沒有找到美食街的信息後,才徹底放下心來。

只要沒有參賽,就沒有崛起的希望。

說實話,美食街會變成什麼樣子,趙小康並不關心,他看重的,是美食街周邊的消費羣體!

大學、住宅區、寫字樓羣,以及正在建設的地鐵站!

如果能讓美食街消失,那麼從距離上看,美食城將是他們最佳的選擇!

不是他想整垮美食街,而是美食街的位置成爲了美食城擴張影響力的攔路虎,不除不快!

不過,本來這個顧慮已經告一段落,但不知怎麼的,他在傍晚時分鬼使神差的又查看了一次參賽信息..

而這一次,那最不想看到的三個字卻是詭異的出現了!在外圍評審的最後一天,最後一個小時!

這個信息對趙小康,對杜文龍,對美食城來說,都不是好消息!就像對手明明快要徹底死去,可偏偏又獲得了苟延殘喘的機會!

任何機會都有可能改變命運,這是趙小康的人生準則,所以他不會輕視,更不會像自大狂那樣,不屑一顧。

他很重視,所以立刻就查看了美食城的參賽人員。

‘回頭客特色炒飯,李莊銘’

‘趙四海鮮大排檔,趙天豪’

‘美食江湖,陳沖’

在看到李胖子的名字時,趙小康並沒有多大反應,反而是另外兩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可以肯定的是,這兩人絕對不是美食街的老熟人。

這些年杜文龍忙着參加各種大賽,李生輝因爲當初的事情心懷愧疚意志消沉,只有他趙小康時刻關注着美食街的情況。

他明明記得上次叫人去摸查情況的時候,完全沒有這兩家餐館的信息纔對。

趙小康懷疑是李建邦爲了抓住這次機會,專門請來的兩個幫手!雖說參賽者必須在區域內擁有自己的餐館,但這對於李建邦來說並非難事,隨便弄兩個門面濫竽充數,比賽結束再收回來便是。

若真是如此,他打算找這兩個人談談,既然能被李建邦請來,自然也能爲了更多的錢離開。再不濟,雙面收錢,並在第一場比賽中淘汰出局,也行。

帶着這樣的想法,趙小康專門避開了晚上營業的黃金時間來到美食街,但讓他詫異的是,明明都十一點多了,本該漆黑一片的美食街竟然燈火輝煌,甚至還有不少食客的身影!

這景象完全超出了常理!

只是這種驚疑剛出現不久,他便瞧見了回頭客餐館前面的空地上,那羣正在有說有笑,胡吃海喝的熟悉面孔。

趙小康本想扭頭就走,免得雙方見面分外眼紅,可就在此時,他腦筋一轉,頓時想到了一個一勞永逸、省錢省事的絕妙辦法!

他不認識趙天豪和陳沖,但他認識李胖子!若是能和對方發生肢體上的衝突,他有一萬種方法將事情徹底鬧大,令其無法參加第二天的比賽!

而在缺少人數的情況下,美食街將直接失去參賽資格!

唯一麻煩的是,自己會吃些皮肉之苦,但,這又算得了什麼?

遙想當初剛剛發展美食城的時候,他趙小康吃的苦頭還少麼?與那些輕則傷筋動骨,重則命垂一線的痛苦相比,挨幾拳簡直就跟鬧着玩兒一樣,無關痛癢。

所以,他成功將李胖子激怒了,而看對方目疵欲裂的模樣,怕是怒得不輕喲。

不過,就在趙小康做好了捱打的準備時,卻發現一名膚色黝黑的青年在李胖子耳邊說了些什麼。然後李胖子深吸口氣,轉身與服務員收拾剛纔打翻在地的餐盤,顯然是收手了!

雖然邏輯有些說不通,但這對趙小康而言,的確不是好消息。

“智障!”

恰在此時,一道毫不掩飾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他轉頭一看,恰好看見一名體格健壯的中年人對着自己豎了一根中指,囂張至極。

“你罵誰?”

“罵的就是你,孫子!”趙四冷笑一聲,不閃不避的與其對視。

聞言,趙小康眉毛一擰,心裏竄出一股無名怒火,想也不想的說道:“你他嗎信不信老子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來啊。”趙四雖然沒有趙小康那般家大業大,但不巧的是,他也是屬於那種誰也不怕,誰也不服的性格,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好兄弟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孫子!”他不忘繼續嚎上一嗓子。

趙小康神色一窒,頓時反應過來對方這是在以相同的方法激怒自己。

“看來自己的目的好像暴露了。”

他冷笑着搖了搖頭,懶得和對方作用無用之爭,邊走邊說道:“美食街啊,果然還是一羣烏合之衆,歪瓜裂棗,上不得檯面喲。”

“趙小康。”身後有人喊話。

趙小康剛一轉頭,便看見一個黑影飛了過來,然後‘啪’的一聲砸在臉上。

伸手一摸,竟是一個張牙舞爪的小龍蝦,個頭還挺大!

“是誰?!”

由於事情發生得太過突兀,他根本沒看見是誰扔的,當下不由怒喝道。

“唔..這幹鍋鱔段味道可以啊!”

“那當然了,不過話說回來,這盤辣子雞也好吃,就是辣椒太多了,找不到肉啊。”

“咋了,你是在抱怨我肉放少了嗎?我得聲明啊,這就是辣子雞的特色,辣椒裏找肉。”

“哈哈哈..剛纔該誰划拳了?我都口渴了。”

“該我了,來,亂劈才還是十五二十?”

“我隨便。”



望着不知何時坐回原位的李胖子等人,趙小康先是一愣,接着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徹底爆發,“到底是他嗎的誰,敢做不敢認嗎?”

“十五二十..十五!秒殺!秒殺喝兩杯啊!”

“胡二胖子,你這烤鴨真不錯唉,明天給我留一隻,我給我老丈人送一隻過去。”

“行啊,只要給錢。”

“就憑咱倆的交情..”

“關係再好也得付錢..要不,我去你店裏抱一箱車釐子?”

“滾蛋,我那一箱好幾百,你這破鴨子才值幾個錢。”

“哈哈哈..”



依舊無人回答。

場間的畫風有些凌亂,尤其是遠處那些圍觀之人,更是一個個忍俊不禁,卻又閉口不言。

趙小康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窩囊氣,頓時對着周圍咆哮道:“誰剛纔看見是哪個王八蛋朝我扔的小..朝我扔的東西,只要告訴我,我當場給他5000塊錢!”

“臥槽,土豪啊。”

“有錢人!”

“牛皮。”



此言一出,遠處那些圍觀之人頓時議論紛紛,但依舊無人動搖。

趙小康緊皺着眉頭,暗道這些人是傻子嗎?有錢都不要?大不了收了錢之後再也不來美食街吃飯不就行了?

“6000!誰告訴我,我給他6000!”他咬牙切齒,繼續加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