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騙我……那聖尊的一擊,南方擋不住,連魂魄都不在了,怎麼活……”波雅強忍着悲痛,以爲這只是林寒編織的一個藉口。

“別人不行但是我可以!南方的修爲低,我是煉器師!我有九轉回魂玉!我能救他!”林寒開口解釋。

波雅自然是知道九轉回魂玉的作用,傳言九轉回魂玉能夠起死回生,重生之後,繼承原先修爲的低一階的等階,如果林寒說的是真的,那南方真的還有希望活着。

“你沒騙我?”波雅含淚看着林寒,顫抖的問道。

“我沒騙你!這是破雷丹,你先吃着,雖然我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階品,但是能破一點是一點。”林寒取出了一枚破雷丹丟向了波雅所在的位置。

波雅張嘴吞下了林寒丟來的破雷丹,林寒所製成的這枚破雷丹是聖人階品的,對波雅來說顯得無用了一些,不過能稍稍讓她的身體舒服了一些。

波雅的情緒得到了平復,所降的雷劫也沒有那麼恐怖了。

這場雷劫,足足歷經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之後,波雅的身子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從天落下。暮楓眼明手快的衝了去,一把將波雅給抱住了。

“別碰她手!”林寒連忙開口提醒。

“我沒事,我這肉身跟你的身體一樣,都是來自異世的。”暮楓開口回答,將波雅抱到了他們身邊。

“快走!否則那些人一定會找來的。”他們掐準了雷劫結束的時間在第一刻將波雅帶走了,目擊證人基本都死了,死無對證,現在要做的是趕緊跑。

林寒丟給了暮楓一個眼神示意一下,暮楓點點頭,兄弟兩人帶了波雅和李南方的屍體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分界線——

趁着波雅療傷的功夫,林寒迅速在趕回路途的過程迅速的使用九轉回魂玉跟牽引人,成功的將李南方給救了回來。不過他之前的那個肉身不能用了。五臟六腑皆被聖尊的能量給震了一個細碎,林寒所能做的是將這肉身交給李南方處置。

李南方沒曾想過自己還能醒過來,當得知是林寒救了自己,眼底充滿了感激。

“若是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李南方不怕死,他怕死了之後,波雅會不能接受。

他從暮楓的懷裏將波雅給接了過來,死死的抱在懷裏,看着波雅虛弱的模樣,他心疼壞了。

“原來女人也可以很可愛。”見證了波雅跟李南方之間的情堅金,暮楓的心裏滿是惆悵。歷時那麼久的雷劫,下層仙境怕只有波雅一人,這也意味着,波雅現在的修爲已經是超聖了。

那本書籍的記載的暮楓可都沒有忘記,超聖,別說是下層仙境,連層仙境都是拔尖的存在。

可以算的是至尊強者了,如此強者,爲了感情會做到生死相隨,實在讓人感動不已。

“成爲超聖的話,波雅會很危險。”林寒一點都不高興不起來,超聖修爲滯留在下層仙境會有很大的危險。他們要務必儘早的將波雅送到層仙境去。

但是波雅離開這裏,去了層仙境,意味着要跟李南方分離。這對情人,怎麼捨得此分開?

林寒於心不忍,卻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了。

“對,要早些送到層仙境去,層仙境我們還算有人認識。可以讓波雅去找暮塵,暮塵會保護波雅。”暮楓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可以讓暮塵幫忙,暮塵到層仙境也有一段時間了。

“我能一起去嗎?”果然李南方捨不得跟波雅分開。

“你怕是不能,以你的修爲,去了層仙境,會受不了層仙境的環境,直接爆體而亡的。” 名門厚愛:帝少的神祕寵兒 層仙境豈能說去去。

當初太長老所居住的地方介於層仙境跟下層仙境之,並不是真正的層仙境,所以他當時邀請林寒去,是不怕林寒會遇到危險的。

但是波雅要去的層仙境,跟太長老所說的地方完全不同,所以李南方去不了。

李南方聽言,眼底蓄滿了失望。

“那她不走,留在這兒呢?”李南方實在割捨不下。 “留着……呵呵,留着更加不行。 聖尊階品若是不去層仙境,百年會受一次天劫,超聖階品,是月月遭受雷劫。你可知,這月月遭受雷劫意味着什麼?”暮楓冷笑一聲,沒人願意以一個大陸之巔的修爲去另一個地方重新開始,可是天不從人願,你的修爲得到了突破,必須要去更強的地方待着。否則終日只能活在死亡的惶恐。

而這雷劫,跟你晉升這個等階時的雷劫是一樣的,所以那些去層仙境的人,都是爲了保命着想。

至於古錫跟穆狂兩位聖尊之所以還留在這裏,是恰逢突破之際,所以選擇留下。不過也是需要面對雷劫的威脅。

之前他們在虛無戰場,虛無戰場是被這個世界驅逐的空間,所以可以免去滯留下層仙境的雷劫。可是他們現在出了,必須去層仙境去。只要修爲提升來,必須離開。

“……”李南方知道,分別,是不可避免的了。

“不過她去了層仙境,依照她之前樹敵頗多,去了層仙境,豈不是到處都是敵人嗎?”去了層仙境並不是也全是好事,至少之前的波雅樹敵多少,是所有的人看在眼裏的。

“……那也好過在下層仙境完全沒有生機的好,再說,我們都會晉升,我會陪她去一趟層仙境,找到暮塵之後,親自讓暮塵照顧好她。”層仙境一個超聖可能沒有什麼厲害,但是兩個超聖的能力,還是有些不容小覷的。所以只要他們在一起,還是相當較於安全的。

“那麻煩你了。”有了暮楓的承諾,李南方還是很放心的。

“南方,你接下來更加要擔心的是你的修爲,你要儘快提升你的修爲,早日去層仙境,不要讓波雅等你太久的時間。”林寒覺得更加重要的是修爲,李南方若是不想要跟波雅分開,那勢必要做好萬全的應對之策。

他長嘆了一口氣,開口勸說到。

“嗯,我知道,其實這麼些年,我一天都沒有懈怠,不過還是不過你的修煉速度,我現在不過才真仙水準。”他已經很努力了,幾乎是沒日沒夜的在修煉,相其他人,他自然算快的,但是起林寒這個異類,是慢的可以。

他感覺自己想要晉升到聖皇階品去天界,會需要很長的時間。

“對了!有樣東西要給你。”林寒盯了李南方半天才忽然想起自己忘了做什麼。

連忙從空間裏取出了那柄從易聞人手裏拿到的萬宗劍放到了李南方的手裏,“知曉你最擅長劍道,這是把好劍,送你。”他不會用劍,劍在自己的手,是一把沒用的廢鐵,不如送給懂它的人,較妥當。

“好劍!”看到萬宗劍,李南方憂傷之心被沖淡了許多,雙手舉起接過了這柄萬宗劍,心情簡直好到無以復加。

“這是……”暮楓見林寒冷不丁的掏出了一把劍來被嚇了一跳,當看清這什麼劍時,他差點瘋了。“你莫不是瘋了!是嫌李南方活的太舒服了還是怎麼的?”暮楓說着,一把奪下了李南方手裏的萬宗劍。

“這是怎麼了?”李南方困惑的看着暮楓,不明白暮楓爲什麼會這麼激動。

“我沒有讓他馬使用,這是聖器,等到你了層仙境,再做使用也行。”林寒囧了,稍微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如果我沒猜錯,這是易聞人的那把萬宗劍對不對?”易聞人死了,易家已經很火大了,甚至不惜每年都派人去船村坐船,試圖將易聞人的屍體尋回,主要是爲了這把萬宗劍。

林寒這倒好,直接讓李南方拿着這把劍出去招搖過市,那不是找死嗎?

“沒錯,不過這不是易聞人的,穆狂說,這劍曾經是父王鍛造的,嚴格來說,是我們暮家的。而我們暮家,沒人會用劍,我留着無用,送給李南方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家裏都沒有人用劍,留着劍做什麼?

“道理我懂,但是現在的李南方駕馭不了這把劍。”有個這麼將聖器當垃圾的哥哥,暮楓也是無奈極了。“而且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你我懂。”

“我也懂,不過這把劍,我真的很喜歡,我發誓,我會好好的保護它,在我不強大時,絕對不拿出來給別人看到。”李南方已經徹底的被這把劍給迷住了,身爲一個劍客,他在下界的時候最好的劍都見過,可沒有一把像眼前的這把,對他有着這麼致命的吸引力。

“你看!李南方都懂的,那沒有什麼好怕的,收着,藏好了。”李南方一臉的渴望讓林寒看不下去了,從暮楓的手裏奪回了萬宗劍,拿過來再次放到了李南方的手裏。

“這可真真是一把好劍……我早聽聞劍聖易聞人手有把聖器階品的萬宗劍,一直想要看看,但是人微言輕,一直不敢去找他。沒想到你直接弄來給我了……”劍客對劍的癡迷,怕是隻有劍客本人才知曉了。

李南方的手一直顫抖着摸着手裏的東西,眼底心裏都充滿了欣喜的之色。

“癡人……”這李南方怕是一輩子只在意過兩件事情,一個是劍,一個是波雅了。

“南方,若是波雅跟萬宗劍讓你選一樣,你選誰?”林寒忽然有些好,一個愛劍如癡的人,愛情在他的心裏佔了多少分量?

李南方眼底閃過一絲彆扭,擡頭看着林寒,“這二者沒有可性,一個是隨身的武器,一個是心頭至愛,自然是波雅重要一些,不過劍客沒了劍,也是一個廢物。所以我覺得,兩者都不可缺,我少了誰都不行。”李南方說完,心念一動,將萬宗劍給藏了起來。

藏好了萬宗劍,心裏才稍稍覺得舒服了一些。

“你倒是雙方都不得罪,不過這萬宗劍認主,等到了暗黑族,你挑個好地點讓它認你爲主吧!”相信有靈武器都能夠感受到李南方這一片愛劍之心。 “我不走!我不要和你分開。 ”波雅醒了之後自然是不願意離開的,她緊緊的抱住了李南方,哭的那叫一個悽慘。

在場的人都看的於心不忍,但是於心不忍又能如何?離別,還是需要面對的。她現在的超聖修爲留在下層仙境實在是太危險了。

“我答應你,我會來找你的!一定會,只是時間問題。”李南方斬釘截鐵的說道,他的心裏亦是充滿了不捨,但是不捨又有何用?分離始終是要分離的,淚眼婆娑的對視了一番後。李南方狠心的將波雅推開了,“你好好照顧自己,層仙境你的仇人不少,儘量不要用你的能力去得罪人,還有小心王家的人。”

這幾日來,王家的人早已瘋了,家族一下子少了兩名聖尊一位最有潛力的年輕聖皇,是個人都無法接受。可偏偏,死無對證,他們連他們的屍骸都沒有找到。更談何去找人報仇了,連基本的人證都沒有,想要找到是誰殺的,太難了。

不過王家的家大業大,遲早有一天會查到波雅的頭,所以爲了安全考慮,李南方還是要忍着心痛讓暮楓將波雅帶走。

波雅哭的很厲害,這麼多年,她太過依賴李南方了,所以當面對分別之際,她已經做不到跟千萬年前那般無動於衷,無愛無情了。

看着李南方漸行漸遠的身影,她的情緒再度崩潰了。

“你說過的!永遠都不會鬆開我的手!你騙我!李南方,你這個大騙子!”他們說過的,不管前方有多大的困難,都會一起面對,但是他卻選擇了退縮逃避。

波雅哭紅了眼睛,聲嘶力竭的嗓音宛如折磨一般,一寸寸的切割着李南方的心。

李南方狠心的閉雙眼,不再去看波雅離開的樣子,更不要去波雅說的話。他怕自己會衝動,衝動以後,捨不得波雅離開,捨不得她離開,將她害了。

“波雅,南方很愛你,是因爲太愛你了,他怕失去你。所以算是爲了他,去了層仙境,你也要好好的。知道嗎?”林寒於心不忍,長嘆了一口氣,他前跟波雅開導了一通。

波雅眼底含着眼淚,眼眶通紅的看着林寒,“真的嗎?”語氣裏滿是委屈和可憐,聽得人也是於心不忍的。

“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這些天,從波雅的口他們也得知了,千年前的波雅,其實跟現在沒有什麼區別,只是身負異稟成了異類,她想要交朋友,可是身邊沒有一個人不畏懼她的特殊能力,皆選擇了逃避。久而久之的孤寂折磨將她原來良善的性子漸漸隱藏了起來,她開始變得冰冷無情,開始對周邊的事物不顧一切的去摧毀。

李南方的出現讓她第一次明白,原來她也是有可以真心對待的人,原來一個男人的手掌,會給人如此溫暖安心的感覺。

每每李南方牽着自己的手兩人一同走在沒人認識他們的街道,幸福僅僅屬於他們兩個。

前世的記憶在不斷的吞噬別人的修爲復甦後,她曾排斥過李南方,覺得李南方的修爲太低,太弱了。

不過很快,李南方的努力將她打動了,一個男人,爲了自己可以如此的努力拼搏,這樣的男人,值得自己付出全部的真心對待。

不管發生什麼危險,李南方永遠用他的背影站在她的面前,爲她遮風擋雨,爲她庇佑。她也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怦然心動的感覺。

時間的累積讓她越發的明白,自己這一生,怕是都無法離開李南方了。

不過她甘之如飴,只要能夠跟他在一起,再苦的日子,都是甜的。

波雅沒有再開口多說什麼,通紅的眼睛深情的凝視着李南方,也不再去掙扎反抗了,她將自己的手放到了暮楓的手。兩人一同,踏入了飛昇層仙境的陣法。

在衆人的注視下,身影漸漸的消失在了原地。

“波雅,你等我。”雙手緊握成拳,目送波雅的身影直到消失,李南方深吸了一口氣,擡眼看向站在陣法不遠處的林寒,“林寒,我先走了。”

“你去哪兒?”波雅前腳剛剛離開,他要走。

“出去歷練,再去走幾遍,這些年跟波雅走過的地方,去追尋我的聖皇之路。”李南方目視遠方,眼底透着堅定的神色。

林寒知道,李南方自來都無拘無束慣了,“你不等龍江醒來跟他道別嗎?”龍江一直沒有醒來,可能是因爲受傷過重,他們暗黑族已經全力用丹藥爲他保命了,不過他還是沒有趕在李南方要走之前醒來。

“留在暗黑族,對他來說是安全的,林寒,謝謝你不計前嫌救了龍江。他是青龍族裏,唯一的好人了。”對於這個昔日的好友,李南方還是有些記掛的,不過他更加想要快點提升自己的修爲,去找波雅。

“因爲他是你的兄弟,我纔出手相救的。”若不是龍江跟李南方的關係,林寒是斷斷不會出手的。

畢竟,浪費了自己一顆紫色的靈石。

“所以我替他謝謝你了,等他醒來告訴他,好好修煉,我若有空,會回來看他的!日後我李南方的命,是你們兄弟兩人的,若是日後有需要我們的地方,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林寒跟暮楓兩人爲了他連命都可以不要,着實讓他感動的厲害。

雙手抱拳,李南方將自己昔日用慣的長劍豎於身後,跟林寒正式做了告別。

“朋友,珍重!”林寒回以一記江湖的禮儀,抱拳送他離開。

李南方轉身,踏了前方未知的道路。

“李南方是一個真漢子。”柳楠兒發出了一聲嘆息,走到林寒身邊,開口說了一句。

“他一直都是。”林寒點點頭,從初見李南方到現在,他最願意結交的是像李南方這樣的朋友。

“單癡心這一點,男人,你可不他。”白妖妖也走前來,挽住了林寒另外一條胳膊。

林寒聽言,無奈至極。 “她跑來找你做什麼?”柳楠兒怎麼都感覺自己嗅到了一絲異樣的味道,她湊近林寒,開口問了一下。

“應該不是來找我的,找暮楓的吧。”林寒不以爲意,繼續享受着難得的清閒日子。

“難得今天不修煉也不煉丹,那女人到底跑來做什麼啊!”柳楠兒有些不耐煩,很想要跟着林寒一起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但是自己一出現不是將林寒的身份給暴露了嗎?

現在除了暗黑族外,外頭那叫一個風聲鶴唳,都是古獸族跟光明族聯手尋找林寒的消息。林寒除了在暗黑族核心地帶不用戴面具,出去一步都要戴面具過日子,這過的簡直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日子。

所以林寒乾脆也是心無旁騖的修煉煉丹煉器,每一天是空閒的,好不容易逮着今天林寒感覺有些疲乏想要好好休息一番了,沒想到那女人居然門來了。

“不知道,去看看吧!”林寒心念一動,拿出了一個葫蘆,從葫蘆裏取出了易容丹丟盡了嘴裏。

“你這是什麼丹藥?”丹藥一落肚,林寒的外表變成了“暮林”應該有的樣子。

柳楠兒驚歎不已,林寒到底是怎麼做到將自己的外貌改造的完全沒有現在氣息的。

“易容丹,你要不要一顆?給你也試試?”林寒開口問了一句。

“可以啊!這樣我不可以陪你一起去見她了嗎?”柳楠兒大喜,連忙倒了一顆出來丟進了嘴裏。

心念一動,她將自己的外貌稍作改造,變成了溫柔賢惠的模樣。

“好看嗎?”柳楠兒在林寒的面前轉了一圈,開口問道。

“嗯,不錯。”林寒點點頭,起身帶着柳楠兒一起離開了房間。

“稀客啊!怎麼?獸皇跑我這來是做什麼?”遠遠的走到暗黑族大殿門前的花園聽到了暮楓的聲音,在他的面前站着一個人,那人相貌姣美,身材婀娜,眉眼間的高貴讓人無法直視。

“怎麼?聽暮皇的語氣,是不歡迎我麼?”米舒還以爲,經過那次宴會,暗黑族應該與她古獸族的關係緩和了很多。

“自然不是。”暮楓微微一笑的同時,發現米舒的身邊站着那天在晚宴假扮她的大侍女,暗對着那大侍女挑了挑眉。

沒想到那大侍女直接羞紅了臉,手足無措的別過頭不去看暮楓如此孟浪的模樣。

兩人間的互動太過明顯,米舒若是看不出來是個傻子了。

“咳咳!”她輕咳了幾聲,打斷了暮楓試圖勾引自家侍女的眼神。

“嗯?所以呢?何事?”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女人來這兒,一定是有要求和目的的。

“我來此地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因爲許久不見,有些掛念,其二,之前我見你暗黑族跟林寒交好,你們是否知道林寒的下落?”米舒也不再遮遮掩掩了,直奔主題,她也是實在找不到人了纔來這裏找一些線索的。

不然的話,她也懶得來這裏。

“林寒?他不是已經被你族聖尊斬殺在魔鬼沙漠了嗎?你要找他,不應該去陰界嗎?”這片大陸死掉的大能若是能夠留下的魂魄的,都進了陰界輪迴轉世。她來自己這裏找人,不免有些荒謬了吧!

“你明知我和那陰皇有過節!我若是能去,找你做什麼?而且,光明族的人也與陰皇結怨頗深。大陸之,我們三族鼎力,應該相互扶持,你若是幫我們這個忙,我們古獸族跟光明族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米舒滿頭黑線,這男人一定是存心的。

之前發現這男人跟林寒的關係不一般,而他一直沒有婚娶,難不成……這小子放蕩不羈的外表下竟然有那種心思?

米舒一驚,不禁有些惡寒。

“你也說了,之前我跟林寒的關係不錯,他死後我去過了一趟,沒找到。”暮楓沒好氣的回答,這女人未免太過機智了,居然跑來找自己幫忙。

“當真?”米舒顯然不信,開口詢問。

“真真假假自己去看啊!我暮楓像是會出賣朋友的人嗎?況且,不是殺了那光明族的一個聖子嗎?他們再扶持一個不完了嗎?非要揪着林寒不放做什麼?那羣老古董是高高在慣了,受不得有人他們強。”暮楓不愧是這片大陸的最強嘴炮王者,這一番“妙語連珠”下來,讓米舒額頭掛滿了黑線。

“真是熱鬧呢。”偷聽夠了,再偷聽下去怕是要被發現了。

林寒開口走了進去。

林寒的聲音一響起,暮楓心驚膽戰了一番。

他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啊!

“暮林?”米舒聽到林寒的聲音也充滿了驚喜,轉過身一看,當發現他身邊竟然陪着一個妙齡少女,眼底頗有些不是滋味。“你是何人?”

米舒看着楠兒的眼神極爲不友善。

“你說呢?”楠兒挑眉,感覺米舒跟自家男人之間充滿了貓膩啊!

“咳咳!哥,你怎麼將她給帶出來了,她身體不好,還是別出來的好。”暮楓是被嚇得最慘的一個,楠兒的修爲太低,是會被人發現她的身份的。他連忙前,沒等楠兒再說什麼,直接拽着楠兒離開了。

速度之快根本沒有給柳楠兒反應過來的機會。

“她是誰?”米舒很是執着,又問了一遍林寒。

“如你所見,我年紀不小了,不可能尚未成婚。”林寒平靜的回答。

一句話,讓米舒的臉色蒼白了不少。“你已成婚?”她的聲音有些微微的顫抖。

“是的。”林寒點點頭。

“你既已經成婚,爲何要……”米舒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

“爲何要什麼?”林寒以爲,自己什麼都沒有做。 是啊,他從未跟自己說過他在感情的事情,優秀如他,怎麼可能會沒有婚娶……

米舒臉色由白變紅,再到了正常的模樣。

“我今日過來,除了來跟暮楓談聯盟的事情,是想來看看你,次聽你說,天氣炎熱會會引發火毒攻心不適。這是我特地從古獸族的禁地摘來的冰蓮花,贈予你,能夠緩解你的火毒之苦。”原來次那對冰晶鳳凰被易光拍走之後,她的心裏一直有愧疚,感覺自己答應了林寒的事情沒有做到。

所以她特地去了一趟古獸族禁地,爲他摘來了這幾朵冰蓮花給他。

幾朵晶瑩璀璨的冰晶蓮花出現在林寒面前的一剎那,林寒微微一愣,擡眼看着米舒,心裏五味雜陳。

“你這樣看着我,會讓我有種想要窺探你內心的想法。”米舒看着暮林的通透的眼神,有種想要探知的**,不過她更加明白,暮林不喜歡別人窺探他的內心,所以她不會去做讓他不高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