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站在坍圮的閣樓之上,一身紅袍灌風而舞。

“怎麼會?”

“你怎麼……”

荀諶有些震驚的看着站在我肩頭的兒子,而此刻的兒子卻是一言不發,只是一臉殺氣的看着站在不遠處的荀諶。

荀諶沒有再出手,而是站在早已坍圮不堪的閣樓之上,長嘆一聲道:“你們就是前些日子和朱白一起進入鬼域的那幾人?”

我將兒子抱在懷裏,然後點點頭。

兒子似乎有些睏倦了,我一抱着兒子,兒子便微微閉上了雙眼。

朵朵和呆爺瞬間從一片鬼氣之中飛出,一步踏出站在我的身邊,手上的長矛猛地在空間一劃,驚起陣陣狂暴的鬼風。

“當年我和朱白也算是莫逆之交,朱白是個不羈之人,敢想敢做,如果此次能夠逃過大劫,日後必能成氣候呀!”

“你知道朱白和小蝶在什麼地方?”

荀諶微微點點頭,然後又輕聲道:“前幾天,鬼域之中發生了一件大事,那便是朱白被抓,朱白可是鬼域通緝榜上,榜首的存在,自然有很多的人都想憑着此事來進入鬼域的高層,朱白和你說的那位身上有萬古佛燈的姑娘一起被抓入了鬼域禁地,鬼牢之中。除此至

外我還知道你們是爲了鬼葬之棺而來,哎,我還是勸你們一句,回去吧!”

荀諶望着那一片茫茫鬼氣,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文明之萬界領主 “你說小蝶姐姐被他們抓了,關入了鬼牢之中?”

荀諶沒有再說話,而是將之前那一刀斬碎陰陽結界的長刀小心的放回了背後的刀鞘之中。

“你可以帶我們去鬼牢嗎?”

我上前一步問道!

小蝶被關入了鬼牢,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是猛地一顫,心中更是擔憂至極。

“你們的事與我無關!”

說話之間荀諶便要踏空離開。

“慢着!”

我瞬間施展天涯行,一步便已經站到了荀諶的面前,顯然荀諶被我這一手驚住了,頓時身子一閃又回到了之前的閣樓之上。

“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

聽到我的話,荀諶倒是來了興趣,笑道:“交易?你有什麼值得我交易?”

我站在那裏,也是笑了一聲道:“我可以幫你救出流嵐!”

“流嵐!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聽到我說出了這個名字,眼前的荀諶瞬間慌亂極了,一張臉上顯現出了凌厲的鋒芒,整個人更是露出了毫不掩飾的殺氣。

“我只不過是一個不入流的陰陽先生,但是我能看透你的心,而且還知道流嵐現在在妖域!”

這都是我之前在他出手的時候,通過因果古咒看到的。

眼前的這個荀諶也是傷情之人,爲愛愁傷數百年,就連他手上的這口長刀,也是一口妖刀,正是他心中之人流嵐的貼身兵器。

“你能看透我的心?”

荀諶那雙凌厲的眼睛突然跳了跳,然後冷聲道:“那又如何,就算你知道我想要救出流嵐又如何,就憑你們幾個,也想進入妖域救人?”

我輕笑一聲道:“不知道你可聽說過妖葬之棺!”

妖葬之棺?

荀諶的眼神之中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如果我說我能找到妖葬之棺,我知道你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尋找,你想要用妖葬之棺換回流嵐,如果我說我能找到妖葬之棺,你是否可以和我交易?”

“就憑你!”

顯然荀諶是不會相信我,我並沒有急着回答,而是一步踏出朝着閣樓之下走去,並且邊走邊道:“我既然能夠隨便看透你心中的想法,便也能窺測到別人心中的想法,我只能告訴你,如今我已經掌握了九葬天棺之中的天地人三棺,這口鬼葬之棺我也要必得,至於你交不交易對我根本影響不大,我不過是見不得有情人這般生離死別罷了,如果有一

日爲了爲了妖葬之棺我要進入一趟妖域的話,我會順手幫你救出流嵐的,看來今晚我來見你已經毫無意義了!”

說話之間,我對着呆爺朵朵一揮手,然後我便開始腳步不停的下了閣樓。

呆爺和朵朵很配合的跟在我的身後下了閣樓。

我早已憑着因果古咒看到了荀諶的前世今生,他之所以不斷的瘋狂修煉,爲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夠進入妖域,單槍匹馬救出自己最心愛的人流嵐。但是妖域和鬼域一樣高手衆多,所以就算現如今的荀諶是一個鬼皇巔峯的高手也絕不敢涉足鬼域,故而每日這個時候他纔會暗自神傷,買醉度日。

果然就在我下了閣樓的時候,荀諶已經站在我們的前面了。

“說說你的條件!”

荀諶沒有多說任何的廢話,又一次恢復了他的冷漠和高傲,冰冷的道。

“很簡單,在我救出流嵐姑娘之前都要奉我爲主!”

此話一出,就連站在我身後的呆爺都是眉頭一皺,要知道此刻我面對的可是一個鬼皇巔峯的高手,甚至百餘年前就打敗了鬼君的存在。

但是我一個實力和鬼王巔峯差不多的人類陰陽先生,要讓他奉我爲主。 寵婚,非你不娶 這樣的玩笑的卻有點大,但這一刻我便吃準了荀諶,像荀諶這種對愛甘願犧牲一切,可以無視任何規則的存在絕對會答應。

“你可以不答應,自然你現在也可以出手,將我們抓住獻出,我相信鬼域不吝嗇給你一個長老當當。”

從剛纔簡單的對話我便已經看出了荀諶此人乃是一個極端不羈的人,和若小伶一般一生爲情所困,只是若小伶超脫了四道,一旦恢復力量要強大得多,而眼前的荀諶如果了卻不了自己的情關的話,那便再無寸進。

果然不出意料,就在我準備轉身離開的瞬間,荀諶長長吐了一口氣道:“好,我答應你,但是如果一年之內你還不能救出流嵐的話,我不介意將你練成我的一具鬼屍!”

我沒有說話,只是冷笑一聲,然後問道:“荀諶,現在可以帶我們去找楊尚了吧!”

荀諶點點頭,身子一閃,便已經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跟着!”

我對呆爺說了一聲,朵朵率先飛了出去,直接朝着那身子不斷穿梭在鬼氣之中的荀諶而去。

我抱着兒子,咬破中指喂入兒子的嘴裏,兒子頓時吮吸起來。

看着那不斷消失在前方的荀諶,我的心中不免一陣苦笑,要不是我擁有因果古咒,我也不敢如此冒險,不過暫時多一個高手在身邊,總比沒有好。至於以後的事,等以後再說,現在重中之重便是先找到尚叔,然後去救出小蝶和朱白……

(本章完) 跟着荀諶我們一直在鬼域奔走了約莫四五十分鐘,我纔看到了讓我感到熟悉的街道。

當日正是通過這條街道我們才找到了尚叔的。

一路上兒子也是緩緩的醒了過來,兒子告訴我之前那一刀的力量幾乎就是一個鬼君的實力,可見在我眼前的荀諶還隱藏着修爲。雖然我不知道在鬼域是不是一旦修爲到了鬼君便會直接晉升爲鬼域的長老,享受整個鬼域的鬼氣福利。

但是看樣子荀諶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這些。

兒子飲了我的血之後,精神大好,爬上了我的肩頭,抓着我的耳朵,開心得不得了。

但就在我們就要靠近我熟悉的那個院落的時候,卻是被荀諶攔住了,同時朵朵和呆爺也是一臉的嚴肅,自然我不是傻子,在靠近那院子的瞬間便已經感知到了一股龐大的威壓,這樣的威壓完全超越了鬼君一般,但讓我震驚的是,並沒有引動命雷天罰。

幾個閃身我們便開始小心翼翼的朝着這個院落而去,在就要靠近院落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聲音。

“哈哈哈哈,楊尚,沒想到你這個楊家的餘孽,竟然躲在我鬼域這麼多年,要不是這次鬼葬之棺恐怕我們還會一直被矇在鼓裏,不過既然你暴露了,那麼今日你便只有死路一條了!”

這個聲音蒼老,字字殺機。

而隨後一個溫和的聲音,我一聽便知道是尚叔。

“多少年了,沒想到你們還能記得我這個糟老頭子,不過躲躲藏藏這麼多年了,我也想光明正大的活一回,今日你們想要施展出禁術,遮住天界的感知,這個想法不錯,不過就算你們施展出全力,恐怕也奈何不了老朽!”

“楊尚,少狂妄自大了,你以爲還是幾百年前的楊家人?走到哪兒都會受到優待,幾百年前的大圍剿,你逃脫了,今日正好補上,多活了幾百年,你也可以安心上路了!”

“安心上路,我楊尚,豈是你們這些小人物就能送上路的,今日我倒要好好活動一下筋骨,幾百年都沒有好好活動一下了!”

說話之間,我便感覺那原本一股龐大的鬼氣威壓瞬間被一股神祕的氣息壓制。

“好精純的靈力!”

呆爺一臉驚愕道,隨即問道這個楊尚是誰,對於楊尚我也只是知道他是楊家的一個家奴,而且還是我爺爺當年的跟班,看來這個楊尚遠遠不是我想象之中的那麼簡單呀!

單憑着這一手,便比看門的八兩叔要強大的太多了。

這一刻我們已經進入了院落,不

過因爲一直有着陰陽二氣凝結而成結界,倒還能夠稍微隱藏一下我們的行蹤。我們站在一個角落,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眼我便看到了坐在那石桌面前的楊尚,還有站在他面前的十來個一身黑色袍子面色各異的男子,這些人竟然都是清一色的鬼君高手。

後來我才知道尚叔的暴露是上次在祭壇救下我,那種逆天級別的手段,在鬼域除了鬼春秋幾個老古董,恐怕沒有人能夠辦到,同時因爲尚叔的出手還驚動了在鬼祭之地之中的老古董,鬼春秋更是傳出了鬼令,一定要將此人揪出來,不惜一切代價滅之!

這纔有了朱白和小蝶被抓,佈下天羅地網來擊殺尚叔。

也纔有我現在看到的這一幕。

尚叔坐在石桌之前,雲淡風輕,一臉溫和。

“你們確定要再這裏動手?”

尚叔微微站起身,然後開始挽着自己的衣袖,宛如一代大師交手之前的小動作一般。

此刻幾個鬼君一步踏出,雙手瞬間疊加在一起。

“陣起!”

聲落,幾個鬼君瞬間朝着尚叔而來,尚叔站在石桌之前,突然雙手排開一掌轟出,那看似雲淡風輕的一掌,此刻卻是蘊含着龐大力量,整個空間以尚叔爲中心一掌推出,波瀾四起。

幾大鬼君都是瞬間踏空而起,分列在了尚叔的周圍。

就在我剛要一動的時候,荀諶一把按住了我道:“這是鬼域之中的一種逆天的禁術!”

禁術?

就在遲疑的瞬間,整個空間驟然之間開始出現了一股股的黑雲,將頭頂的空間籠罩起來而來,這一刻我看到了那十幾個鬼君,之中只有兩人站出來,其餘的幾人都是打出無數複雜的手印,一時之間整個空間都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無數的空間符文閃爍起來。

這一刻我明顯的感知到了那站在尚叔身邊的兩個鬼君的力量在不斷的飆升,似乎這一刻他將那隱藏在身軀之中的力量完全的釋放出來了!

翻身再愛:傲嬌閃婚老公 難道他們就不畏懼命結?

還是這……

我讓着頭頂那黑壓壓的鬼氣凝結而成的黑雲。

“我們退後,快!”

這一刻朵朵和呆爺瞬間捲起我們飛快的後退,那股龐大的威壓幾乎是化作了實體的力道,瞬間洞穿了我們周圍的空間,甚至將我們身後的牆壁都直接的震碎。

退,我們身子退到了百米之外,那股龐大的威壓纔有所緩解。

這時荀諶才告訴我,之前那

十幾個鬼君強者所施展的乃是一種鬼域最神祕的禁術,這種禁術能夠遮蔽視聽,名爲遮天。

也就是說能夠矇蔽天。

何等恐怖的力量,在一個特定的時間之內,能夠讓鬼君強者瘋狂爆發出所有的力量,而不受到命結的威脅。

我一聽心中不免震驚不已,那剛纔兩個鬼君對戰尚叔,不知道尚叔能不能應付。

“沒想到這個楊尚竟然真的是那神祕古楊家的人,難怪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感覺我在他的面前有種滴水見大海的感覺!”

“不過既然這一次鬼域出動了這麼多的鬼君強者,估計是想要強殺楊尚,畢竟古楊家的實力實在太強大了,要是楊家真正的從新復甦的話,那四域將會完全被楊家統領。”

聽着荀諶的話,我總感覺心中有些不舒服,這種感覺來自我骨子裏也是古楊家的傳人。

“難道古楊家當年被滅族真的與四域強者都有關?”

聽到這裏,我總覺得荀諶似乎也知道當年古楊家被滅的貓膩,便開口問道。

荀諶看着那漸漸變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雲飛快的朝着我們籠罩而來,長長嘆息了一身道:“幾百年前那場大戰,我並沒有參與,但是我曾經觀戰一日。”

“古楊家的力量豈是四域強者便能抵抗的,當日楊家用來矇蔽天界的大陣更是玄妙,被稱之爲天軌,古楊家一脈原本就和天界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在古楊家有着無數的天地祕術也不足爲奇,但是這用來矇蔽天界的天軌大陣卻是讓我大開眼界,在那天軌大陣祭煉完成的瞬間,我終於知道爲什麼有着那麼多的人擠破腦袋也想要進入楊家。”

“當年的天軌大陣一出,整個古楊家所在的山脈河流都瞬間陷入了一片黑暗,四域的先鋒部隊幾乎被眨眼之間全部吞沒了!直到後來妖鬼魔三域的隱藏高手都出動了,在天軌之下,君字級別的高手都能發揮出極致的力量,這纔將古楊家的之中的高手大半隕落,但是妖魔鬼三域的隱藏高手也在這一次大戰之中隕落了太多,甚至在最後天軌破碎的那一刻,十幾個君字級別的高手因爲來不及壓制自己的力量,而被命雷直接斃命!哎……”

一聲嘆息之間,那遮天大陣瞬間蔓延到了我們的頭頂,一時之間我只感覺周圍的氣息變得冰寒至極。

呆爺和朵朵這一刻化作了太極陰陽圖,而我和荀諶二人站在那陰陽太極圖紙上,兒子踏空而起,站在虛空,從兒子的雙目之中我看到了一股霹靂天下的氣概,君臨天下,萬物臣服!

(本章完) 這一刻,那兩個鬼君已然動手了。

愛上你,時光傾城 由於我們在呆爺朵朵陰陽二氣組成的陰陽輪盤之中,所以我們三人暫時還沒有被對面的鬼君高手發現。

只見那兩個鬼域長老身子一閃,雙手疊加出了一個手印,直接朝着眼前的尚叔蓋去。尚叔絲毫不懼,宛如一個內家拳的宗師一般,一掌拍出,接着一隻手搭在其中一個鬼域高手的手上,猛地一帶,剎那之間那一人直接被扯出了十幾米!

“嗯?”

四周的黑雲更加的濃稠了,這一刻那被帶出的鬼君高手,突然之間轉身,手上憑空凝結出了一口長劍,這可長劍一出手,便直接朝着尚叔的頭顱刺去。

吃貨偶像 我心中一緊,不等我開口,尚叔反手輕鬆一抓,那黑色的長劍便直接化作了齏粉。

“雕蟲小技!”

正面那鬼君長老突然微微一笑,隨即身子一閃,在他的背後原本便有一口長劍,這個時候更是劍氣肆意,幾乎在一剎那之間滾滾劍氣便化作了一條巨大的劍龍,帶着滾滾的鬼氣,栩栩如生,直接朝着尚叔而去。

只見尚叔咬破中指迎空畫出了一張血色符文。

“天地祕術,震!乾!坤!”

剎那之間,尚叔身子一閃,直接碎開了那層層的劍氣,一把將那個鬼域長老抓在了手上。

“冥神鬼道,傷!”

尚叔突然身子後退幾步,手中抓着一隻鬼頭。

嗡!

一把捏碎了鬼頭,但是此刻的尚叔卻是一臉的凝重,因爲開了天眼的原因,就算是在這樣的茫茫鬼氣遮蓋的空間,也是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尚叔突然手上緩緩凝結出了一柄血色長劍。

“今天我就好好和你們玩玩,多少年了,沒想到鬼域的君字號高手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冷笑一聲,尚叔身子一閃,那血色長劍陡然之間飛出,似乎剎那之間就要洞穿那之前施展了冥神鬼道的長老。

“冥神鬼道,生!”

那原本頭顱被尚叔捏碎的鬼君瞬間恢復完整,周身鬼氣肆意,眨眼之間便消失在了茫茫的鬼氣之中。

而另一個鬼君雙手突然結出了一個手印,對着尚叔便是一掌拍下。

“冥神鬼道倒是被你們用的不錯,只可惜你們的力量並非自己一點一滴修成,這樣靠着煉級塔修煉而出的鬼君,在我的眼裏不過就是一個穿了鎧甲的鬼皇一般,不堪一擊!”

聲落,擡手便將那出手的鬼君直接震退,接着一劍追上,剎那之間洞穿那之鬼君的胸口,這一刻那鬼君來不及慘叫便已經被一血劍搗碎了鬼晶,瞬間煙消雲散。

而此刻在尚叔身後的空間不斷的顫抖,尚叔冷笑一聲轉身五指對着那茫茫鬼氣之中抓去。

“給我滾出來!”

聲落,那隱藏進入鬼氣之中

的鬼域長老便瞬間被抓出,血劍直接洞穿胸口,快狠準,尚叔雖然看着格外的溫和,但是斬殺起對手來,卻是電光火石一般,不給人任何的機會。

這一刻,尚叔周圍的鬼氣瞬間破碎,但是就在這一刻一個聲音響起。

“不錯,楊尚,你果然得到了當初楊戰天的真傳,一手古楊家血劍術簡直所向霹靂呀!”

聲音蒼老入骨,聽着便讓人感到顫抖。

荀諶的臉色驟然大變,接連退後幾步。

身後的鬼氣剎那之間不斷的顫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