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洛克用最誠懇的語氣點點頭,並從位置上站起來,「公爵大人,魔法學院已經荒廢了近百年,與其留著當做歷史估計供後人瞻仰,倒不如讓它發揮些作用!大人,我是很誠心的想懇請您,把魔法學院賣給我,我會讓它重現在輝煌的!」

說的是無比的道貌岸然,若是不知情的人,不單會被上座那位貌似和藹可親的公爵大人迷惑,還會以為下座那位青年是個有宏圖大志的激進派好青年。其實嘛,就是兩隻各懷鬼胎的老小狐狸。

「這個……真的很叫老夫為難啊!」公爵大人端著酒杯,一副傷腦筋的模樣。「洛克,你應該知道這座魔法學院代表著什麼,當然也不是說一定要放著讓它遲早有一天飽經歲月摧殘而成為廢墟。賣給你。倒不是不可,只是陛下那邊……」

「這個您可以放心!」洛克臉上表情依舊,心裡卻是把菲利普全家女性都問候個遍。頓了一頓,繼續說道:「我已經給陛下和國師捎去書信,向他們詳細說明這件事,相信這幾天內就會得到回復。我想,陛下是不會拒絕我這個小小請求的。當然,我的提議只是出自我個人,具體的當然還要拜託公爵大人您。正式向陛下批准。」

「只要陛下點頭,老夫自然沒有異議。不過洛克,要買下魔法學院,需要的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菲利普公爵善意的提醒。

洛克欣然一笑。沒有金剛鑽。還敢攬這瓷器活兒?

「價錢不是問題!大人,不知道兩百萬金幣……夠不夠呢?」咬咬牙,洛克作出一副忍痛割捨的表情。

饒是菲利普公爵這等人物,也是吃驚不小、微微動容!兩百萬金幣啊,足足可以組建一支豪華的魔甲部隊了!公爵大人深邃的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洛克,用天價買下魔法學院,這年輕人到底想幹什麼?

菲利普公爵不失風度的提出疑問:「洛克,如果能順利成交。那老夫還要代表迷幻城、代表帝國對你表示感謝,今年的國庫支出也就沒那麼緊張了。相信對帝國來說會是個好消息。只是老夫不明白,你花這麼大價錢買下荒廢已久的魔法學院,要用來作什麼呢?」

魔法復興?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個荒謬的念頭,當然公爵大人是不會相信眼前這個金甲帝國逃亡來的見習魔甲師會做這樣荒唐的事。或者說他想用魔法學院來作為傭兵團新駐地?更荒唐!只要花二十萬金幣,絕對能在迷幻城騰出一塊更大更好的地皮。

「呵呵……大人,請容許我保留一點小小的隱秘。當然,作為一名帝國的貴族,那些危害帝國、有損帝國利益的事我們是不會做的,相信我,公爵大人!我只是想盡一份每個有志貴族青年該做的事,日後,曾經的魔法學院將成為迷幻城一大新的亮點,甚至整個大陸都會為之震撼!我相信到那時,會有許多各地貴族慕名而來,促進迷幻城的收入呢……」洛克像一位標準的神棍在遊說迷途者,只是神棍會不停的讚美神明,洛克則是不停的讚美金錢。

難怪大神官亞利山大都青睞洛克,這等人才不拎回去做神棍,簡直是糟蹋+可惜。

「米豪森勛爵,老夫覺得自己真的老了,還是你們年輕人宏圖大志啊……」菲利普公爵先是一陣無語,再是一陣感慨,連稱呼都用上了敬詞,倒是叫洛克惶恐啊!

「公爵大人過獎了,比起您的偉績,我們小輩不過是空有一腔熱血,做事難免考慮不周,還要大人不吝嗇批評呢!」洛克誠惶誠恐的說。

「將來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放手去做吧!」不管出於何心,至少菲利普這句話是對的。只是聽在洛克耳朵里卻是變了味,洛克很是贊同的認為:說的好!老東西,你氣數將盡了……

「那,公爵大人,我就不打擾您了。等陛下那邊的消息到了,再來找大人商議!」洛克恭敬地行個禮,向公爵大人告辭。

菲利普微笑著客套幾句,等洛克離開以後,這間奢華的會客廳里鬼魅般出現一道大白天都看起來有些模糊的身影。他的出現,隱約間似乎讓整個客廳的光線都黯淡了許多,恍惚的身影不像是實質,倒像是一道幻影。

「呵,大-法師有什麼要說的?」公爵大人優雅地抿了一口酒,微笑道。

「沒有。在下來,不是談有關這位小友的事……」神秘人空洞的聲音在客廳回蕩。

「哦?大-法師有要事?來來來,這邊請……」菲利普公爵客氣的親自為神秘人引路,在這間奢華會客廳一側,還有間極隱秘的議事間。待那位神秘的大-法師飄忽進去以後,菲利普公爵忽然笑了笑:洛克這小夥子,該不會想拿魔法學院開妓院吧?呵呵,老夫想太多了……

。。。

「小子,接下來你要去尼古拉斯那裡嗎?」出了公爵府,大聖猜測洛克的行蹤。

「那位紳士?我暫時還不準備去見他。」

「為什麼?」大聖疑惑,怎麼說洛克現在也是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軟,按道義,應該去拜會一下,客套幾句沒營養的也好啊!

洛克撇了撇嘴:「那位紳士都已經把那二十萬定金送來了,咱們現在還沒半點動靜,怎麼好意思去見人家啊?緩幾天再說吧!」

大聖頓時無語,原來是因為「吃」了人家太多,難為情啊!

「那現在要去哪兒?試煉洞窟么?你已經好久沒去修鍊了。」

「想是想去,不過最近忙啊,哪抽的出時間喲!再說除了第三層,去了也沒東西給你練手,緩幾天吧!」

還緩?大聖腦門上電線暴跳,正要發飆……

「嘿!所以啊,我們還是先去見見我那親愛的兄弟卡馬喬吧,順便去撈把趁手的武器,那些青銅戰斧都被你搞壞多少把了!我可是很心疼呢……」

「呃……老子也這麼覺得……」

於是這無恥的一人一甲組合,從精神上勾肩搭背的一齊殺向偉大的敲詐之路!明媚的陽光、熙熙攘攘的街道、當然還有行人中漂亮的mm們,啊!生活多美好啊……

信步前行,不多久就能看到卡馬喬那座恢弘的府邸了,洛克的嘴角扯出一個極端萬惡的表情,就是那種笑容加笑聲陰險的能把死人嚇跳起來那種。有個稱心如意的好兄弟,簡直比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還要美妙,想到妙處,洛克不禁精神為之一振,腳下的步子就愈加歡快了。


待洛克差不多能清楚看見卡馬喬府邸門口進出的行人時,偏偏出了點小小的意外。

「哎喲!」一聲驚呼,有人冒冒失失被洛克撞倒了。

「不會吧,沾到我就倒了?莫非我已經練到沾衣十八跌的境界?」洛克自嘲的想,明顯對方就是找茬的!奇怪,迷幻城裡啥時候出了這樣的愣種,居然敢在卡馬喬家大門口招惹洛克。

「啊呀!這位先生,您沒事吧?」眾目睽睽之下,洛克又不能一走了之省去麻煩,無奈,這就是紳士的悲哀。

來看看那位「倒霉」的先生,倒是個十分出色的英俊男子,身板更是精壯,甚至能用英武來形容,怎麼看都不像碰一下就倒地的廢柴,洛克自覺地提了幾分小心,來者不善!


「啊!沒事沒事。」英武男子土黃-色的眼珠子滴溜溜轉動,看著那轉動的軌跡,洛克也是莫名其妙的跟著心跳加速,彷彿要有什麼不幸的事降臨。

「不過嘛……」那男子被洛克扶起來后,邊拍打身上的塵土,邊笑呵呵開價了,「人沒事,可是我的衣服卻髒了耶!這位尊貴的紳士,您應該會賠償我的損失吧?看您這模樣,就知道一定是個有愛心、有責任心的好人,我看你我有緣,不如就這樣吧,我損失一點,您賠我二十個金幣得了……」

洛克一聽,下巴差點摔到地上,這到底是哪路鳥人?居然無恥到這個境界,就他那件半新不舊的破衣服,扔到當鋪不知道能不能當出兩個銅板,開口就二十個金幣,你丫的以為這是天蠶絲織的呀?面色凝重,洛克知道這次遇上對手了!

如果您喜歡這本書,請來,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洛克一聽,下巴差點摔到地上,這到底是哪路鳥人?居然無恥到這個境界,就他那件半新不舊的破衣服,扔到當鋪不知道能不能當出兩個銅板,開口就二十個金幣,你丫的以為這是天蠶絲織的呀?面色凝重,洛克知道這次遇上對手了!

說實話眼前這英武青年還真有可圈可點之處,長的也是高大帥氣,一雙眼睛閃爍著智慧與狡詐的光芒,分明就是故意作出來給洛克看的。

面對這樣旗鼓相當的對手,洛克明知對方找茬,還真沒轍!

「天吶!這位兄台,難道你認為這身衣服價值二十個金幣?這太荒唐了,我發誓,如果你現在拿去當鋪,這件衣服都當不了兩個銅板!」洛克聲色俱厲的說。

英武男子倒是不慌不忙,很是平靜的回駁道:「閣下,你要知道,這人離鄉賤、物離鄉貴啊!你今天撞倒我,作為初來乍到的外來旅客,我是一丁點都不會在意,從小到大,誰沒個磕磕碰碰的?但是!你卻弄髒了我的衣服,閣下,我可以很嚴肅的告訴,也許我這身衣裳在我的家鄉值不了幾個錢,可是在這裡,就不一樣了啊!」

說著,英武男子跳到洛克面前抖落起自己那身髒兮兮的衣衫:「您看看!如假包換,這可是巨龍帝國特產的絲綢織品,雖然的確是舊了點……不過我敢保證,在這座城市絕對找不出十件我這等上好材料的衣服,所以閣下。若不是我看你我有緣,你就是再加二十個金幣我都不依呢!」

洛克現在是不知該背過身去狂嘔三口血呢,還是該掄圓了巴掌狠狠扇他兩耳刮子。

對方見洛克目瞪口呆的模樣。馬上抖擻精神,唾沫橫飛著繼續磕叨:「不瞞閣下,我這身衣服來歷可大著呢!你看上去它有些舊,實際上……它確實是有些舊了。不過,我用人格保證,這絕不妨礙它所具備的價值,不曉得您這裡的人知不知道巨龍帝國的一個傳說。啊!當然,巨龍帝國還算我半個故鄉哩。相傳……(中間省略若干字)……沒錯了!我這件衣服,就是傳說中的那件史詩級仙袍。想想看,您污損了這麼偉大神衣,我可是僅僅只要您二十個金幣啊!」

「天地良心!所有的神明都在三尺之上看著我們,閣下。像我這麼厚道仁義的人……」某超級極品賤人繼續滔滔不絕、聲淚俱下的對洛克發起控訴。可以想象洛克今天要是不準備支付那二十個金幣,將會是何等凄慘的下場。

如果說洛克是勉強做到了「人至賤則無敵」,那麼眼前這位英武不凡的青年所達到的境界,就是傳說中的「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同樣是「無敵」,洛克還太局限了,怎敵的過人家的「天下無敵」?

今天這堂課給洛克的教訓是深刻的,總的來說。洛克更加深入的明白,原來無恥這門偉大到極點的學科。真的是永無止境,什麼叫學海無涯?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不得不服……」洛克長嘆一聲,肯當著這麼多群眾的面甘拜下風,只能說洛克還是個積極向上的好孩子。不過,俗話說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好不容易遇到如此彪悍的人物,洛克怎麼著也要再鬥上幾回合過過癮。

酒逢知己千杯少,棋逢對手方言妙,賤人相逢當街吵,無恥之徒比才高。

「閣下!」鄭重的稱呼一聲,洛克發起反擊了,「在下對您的雄才偉略,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多少年沒見過像閣下這麼出色的人中龍鳳了,今日一見,真是三生有幸。正如閣下所說的,看來是你我有緣吶……」

不等洛克有什麼下文,英武男子立即介面道:「嘿嘿……既然閣下也覺得我倆有緣,不妨多出十枚金幣,也好讓兄弟我在把這件寶衣修繕后,再拿去精心呵護一番,然後兄弟我要好好珍藏這件寶衣,讓我的後代們都記住,他們偉大的祖先就是因為這件衣服,與另外一位同樣偉大的人……」

「咣當——」周圍看熱鬧的人群中,當場有人口吐白沫暈倒在地。

而當事人洛克,更是震驚得無以加復,目瞪口呆的看著對面這位一臉理所當然表情的傢伙,心想這傢伙根本不是臉皮厚可以形容,而是根本沒臉啊!

作為一名以卑鄙無恥見長的恐怖份子,洛克與大聖都替他感到臉紅。

「小子誒,假如哪一天你到了他這個境界,那你就是這個世界的王者了!」大聖都忍不住感慨。眼前這傢伙真是厲害,只是抓了個小小的把柄,就讓洛克毫無迴旋餘地,彪悍的不是一點半點!洛克要學習的,就是要懂得抓住常人幾乎可以忽略的小問題,糾纏的對手處處被動。

大局上,洛克已經能把握的住,可惜細節上與這位老兄比起來,洛克就如盛開在春天裡那朵純潔的小白花兒!

高層次的無恥境界,就要把白的說成黑的、把沒理說成有理,然後據「理」力爭,徹底顛倒黑白!

「好吧!看來不使出點真本事,這廝還真以為咱是良好市民好欺負哩!」洛克很想遵守恐怖份子生存守則,用三寸不爛之舌崩潰四肢發達的敵人,然後把一切善於耍嘴皮子的對手用拳頭幹掉,可惜大庭廣眾之下說不過人家就動粗,這太有辱形象,既然如此,洛克也只好跟著不要臉一把。

假裝因為遇到知己而太過激動,順便裝出伸進衣袋摸錢的動作,然後洛克勛爵「很不小心」的被英武男子的手臂給擦到了,接著……

「哎呀!」洛克活靈活現演繹了「弱不禁風」這個詞的涵義,只見他一個趔趄,以嘴啃泥的姿勢直直朝地面摔。

「啊呀……兄台小心……」快閃電的速度,幾乎與洛克同一時間發出驚呼,英武男子卻在發話前有了動作:右手以奔雷般的速度去拉洛克!


換作平常人,當然是想摔都摔不倒。可惜急著要撲倒在街的人是洛克!

在周圍群眾眼中,這兩人的動作再普通不過,一個不小心滑倒、一個下意識的去拉。但是在常人肉眼不可見的速度下,兩人卻是暗暗鬥了個旗鼓相當!

洛克在英武男子的手幾乎觸到自己的身體時,陡然釋放出一個氣牆,無形無息的風元素匯聚身前,擋住了英武男子的手,等對方強勁的力量擊潰風元素的阻隔時,洛克終於成功的「撲街」了!

「嗷嗷……」洛克如殺豬般號叫起來,刺耳的慘叫讓周圍群眾人人皺起眉頭,好在這幾天在街頭看勛爵閣下演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也就習慣了。

「天吶,兄弟你怎麼摔倒了……」英武男子把手伸到洛克面前,很是關切的說。

洛克握上了對方寬厚的大手,讓他將自己從地上拉起,然後滿臉懊惱的說:「哎!兄弟你不知道啊!我從小修習魔法,花費了太多精力,所以身子很弱的呀……」

「哦……是這樣啊。」英武男子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

「是啊!唉,看來以後要多鍛煉體魄喲。」洛克滿臉傷心的背過身,搖搖頭擺擺手一副凄涼的模樣,邁著蹣跚的步履朝卡馬喬府邸而去。

英武男子愣愣看著洛克離去的背影,猛的打了個激靈,急步追上:「嗨嗨!兄弟,賠償金你還沒給哩!」

「賠償金?!」洛克咬牙切齒的哼著這三個字,煞氣衝天的轉過頭來,彷彿英武青年殺了他全家似的表情,立即唬得英武青年停下腳步,有些尷尬的看著洛克。

洛克是一臉彷彿被最親密夥伴欺騙后的憤恨,義憤填胸的指著自己胸口:「看看,這是什麼!」

英武男子聽話的把臉湊上前些觀摩,老老實實回答:「噢!親愛的朋友,你還是個貴族哩,那太好了,這價錢嘛……」

「貴族!」這次是洛克粗暴的打斷對方的話,只見他摘下貴族徽章握在手中,然後揮舞著拳頭大聲咆哮,「哦是的!我是個貴族,而且是迷幻城小有名氣的貴族!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代表了我的身份!你想想,一個有身份的貴族,他的衣著該怎樣的用奢華來形容?可是親愛的朋友,你剛才居然碰倒了一位身體柔弱的貴族,更何況……」

洛克掀起自己的衣襟,用令人髮指的語氣說:「看看吧!我的朋友,我這身珍貴的貴族禮服,就這麼被你損壞了,你要知道,一個貴族的禮服,不是洗一洗、補一補還能再穿的!你毀了我這件昂貴的禮服,你知道嗎?這件禮服我預定了半個月、花費一個月時間才定做出來的啊!」

末了,在洛克揚長而去之前,還極富人情味的嘟囔一句:「若不是看在我們有緣,你就算賠償我兩百個金幣都不過分。唉,算了,我這個人就是好心吶,再見吧朋友,希望我們下次見面能愉快些!」

說完,洛克抖了抖那件雖然是禮服、卻是最低廉那種的衣衫,「憤然」離去。

如果您喜歡這本書,請來,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哈哈哈……小子,你真是太無恥了……」大聖笑得前仰後合。

「哼!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樣的貨色都能被我碰上,真是匪夷所思!不過那人身手不錯,看來是專程找我麻煩的。」洛克質疑道。

「打過照面了,也多少了解了些底細,小子,不用考慮太多,那年輕人雖然目的不明,不過老子覺得這傢伙應該對你沒什麼威脅。」

「但願吧!」

洛克貌似心不在焉的應答一聲,信步進了卡馬喬的府邸。街道上那位英武不凡的男子,在目送洛克進入后,才悻悻離去,不過,在他轉身後的面龐上,卻露出一個怪異的微笑!

在自家門口鬧事,卡馬喬再怎麼不愛湊熱鬧也得被驚動。當然卡馬喬是不可能抗著大旗擠到人群里去給洛克搖旗吶喊助威的,因為鬧事者里有洛克,卡馬喬難得的下樓去觀看,洛克一進門,就迎面碰上這位好兄弟了。

「啊哈!我親愛的兄弟,多日不見,近來可好啊?」洛克露出最燦爛最熱情的笑容,舒展雙臂衝上去要來個最親密的擁抱。

「好……」銀髮青年腦門一串黑線下來,生硬的應了一句,順便揚揚手阻止洛克靠前。

「呃恩?」洛克低頭一看,尷尬的收回雙臂,剛剛才在馬路上滾了一圈,這身衣服夠髒的。不過,為了那二十個金幣,糟蹋一件廉價的禮服還是值得滴!

卡馬喬黑漆漆的眼眸閃爍。在詢問洛克今天過來有何貴幹。

「唉!今天突然想到好些日子沒來見你了,怪想念的,所以我就來了……」邊說。洛克還用很曖昧的眼神瞟著卡馬喬,後者一陣惡寒:莫非最近聽聞洛克有某種特殊嗜好的傳言,難道是真的?

不過那讓人頭皮發麻的眼神只是驚鴻一瞥,因為洛克馬上就把熱切的目光投入到一列列精美的產品上。卡馬喬這位迷幻城首屈一指的黑市魔甲師,產品倒是美觀實用,不過就是質量不過硬,大聖很以為然的評價!

「怎麼。武器又壞了?」卡馬喬善解人意的問,一邊還領著洛克往一間華貴的陳列室走,真是送羊入虎口啊。

「是啊!上次那把光刀本來用著還湊合。不過你也知道,那天我們在試煉三層,沒折騰幾下就廢了!至於之後,可憐的我一直都用青銅戰斧。不是我說啊。那質量簡直跟渣似的,見人我都不敢往重了砍,生怕對方沒碎,斧頭就先崩潰了!」洛克聲淚俱下的控訴著。

「這樣啊……那你看看,這裡面有沒有什麼你喜歡的,或者合適的。」卡馬喬大度的指指陳列室里琳琅滿目的優質魔甲武器。相比洛克上次來,這裡的東西顯得品質要上乘許多,幾乎一個門外人都能看出優劣。

這批嶄新的武器。散發的金屬光澤都很特別,顯然是摻入了上等的魔晶材料。質量絕對過硬,當然造價也是不菲。不過洛克這天字一號的吃白食客,才不管這些。

東西太多也是罪,洛克看的花了眼,摸摸這個、看看那個,決定不下,還是徵求大聖意見吧:「靠!大聖,你自己挑,喜歡哪一件。質量上沒有問題,比以往用過的都好!」

「能好的到哪去!也就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區別……」大聖始終耿耿於懷,老是找不到趁手兵器。

「將就著先用吧!」洛克無奈。

「要是你們這裡沒這麼落後,能開採出稀有金屬加以提煉,再採用合金技術就好了……」大聖若有所思的呢喃道。

洛克聽后靈機一閃,介面道:「大聖,你應該有那些先進礦產提煉的技術吧?」


「沒用的!」大聖惋惜的道出原委,「根據老子到現在的觀察,你們這個世界並沒有老子原先那個世界的資源。但是卻多出了魔晶這種神奇的東西,就和你們的魔法一樣讓人驚嘆!可惜老子對魔法還不甚了解,不然說不定可以藉助魔法來改變原有金屬的質地,提煉以後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作為曾經立志成為優秀魔甲師的洛克,對大聖的解釋頗有感觸。既然大聖擁有高物質文明時代的先進技術,那麼是不是可以借鑒一下用來鑽研新的提煉、合成技術?否則不是守著寶山浪費嗎!

「洛克……洛克!」

「啊?」思緒被打斷,洛克回過神來,發現卡馬喬正奇怪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是不是這些東西都不合你意?」

「不不不……」洛克搖搖頭否決,很客氣的說,「這批新的武器都很不錯,我都不知道選哪件好了。」

卡馬喬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微微一笑,示意洛克繼續挑選。

隨手摸上一把長柄雙刃戰斧,金屬的冰涼感傳滿手心,洛克很是愛惜的撫摩著斧柄,非常欣賞這把雙刃戰斧的做工,不論是亮銀色的斧身、還是閃爍寒光的斧刃,造型、質地、重量,都無可挑剔,若是有能人催動這把利器,相信會在戰場上掀起一陣血雨腥風。

「這把戰斧是我依照古老的狂戰士族兵器創造的,特別加強了重量與斧刃的強度,能夠輕鬆破開低等黃金魔甲的外殼。不過,缺陷就是太重了,普通魔甲使用起來會很吃力,無法施展它的真正威力。」卡馬喬以為洛克看中了這把戰斧,上前為洛克講解。

「這把斧頭,給狂戰士用最合適?」洛克的眼神亮了亮。

銀髮青年點點頭,黝黑的眼眸閃過一絲惋惜:「可惜現在狂戰士已經退出了人類的世界,高等魔甲就算能輕鬆承受這把戰斧的重量,也不好使用。只有真正的狂戰士才能盡情發揮斧類武器的威力,尤其是這種長柄雙刃斧,任何種族都不及狂戰士們對斧頭的了解!」

「哈……我想,這把戰斧總有得到盡情施展的一天!我親愛的兄弟,不如你再做一副配套的魔甲吧,這樣搭配起來才完美。」洛克循循善誘的說。

卡馬喬很奇怪的看著洛克:「莫非你的隊伍里,有優秀的狂戰士?」

「算是吧!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