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是古代時她也如同朱立霖一樣,一闖禍犯錯,父親就嚴厲的批評,而她就向母親求助。母親一瞪眼,父親就放下身段去哄著母親,而她就此逃過了父親的懲罰。

「朱校長,沒關係的,有問題就問嗎?這是傳統美德嘛。」蕭搖出來解圍。

「還有就是,這金蟾的放的方向往里對著。」蕭搖指出一點問題。

「為什麼?」朱立栗再次好奇的。

這次朱校長也沒有阻止她,他也很好奇,金蟾不是往外對著,而是往裡對著。他看到別人家的金蟾都是往外對著的,難道不是這樣的?

------題外話------

親們,還沒有看上架公告的,請反回目錄看上架公告或者看評論區頂條,裡面有很多首訂獎勵活動哦。還有,有票票,花花和鑽鑽之類的,請留到5號再投,5號本作品的更新時間是早上8點,請親親們,妹紙們關注哦。 「一般金蟾,可以將頭的方向對外放,但您的金蟾是三隻腳,就得將頭的方向往里對了。」蕭搖說到這。

朱家人又好奇了,特別是朱立栗,又想問為什麼,但蕭搖沒有給他們發問的機會,繼續說,

「因為你家的金蟾是旺財金蟾,而不是普通的金蟾。旺財蟾蜍與普通蟾蜍的分別是它只擁有三隻腳而不是四隻。傳說它本是妖精,後來改邪歸正,四處吐錢給人,所以,後來被人們當作旺財瑞獸。要注意的是擺放蟾蜍,頭要向內,切記不可向外。門窗皆一樣道理。否則所吐之錢皆吐出屋外,不但不能催旺財氣,反而可能引致漏財。」

「哦,原來還有這樣一說,這金蟾是一個老友送的,說是旺財。我只是教育人員,只要家人平安,把學生教好就行了,我也不指旺發什麼太大的財,全老友相送,不好拒絕,我覺得好看放家裡擺著了。沒想到金蟾的擺放方向都還有說法。放以前,我認為是迷信,根本不足為信,但現在是讓我大開眼界了。」朱校長感嘆的說著。

蕭搖當然明白朱校長的感慨。朱校長是一個科學教育人員,根本就不相信這些迷信風水的,但因為噩夢的影響至深,蕭搖確實用她的風水迷信給治的。他不得不相信千年傳承的風水文化精髓了。

「朱校長,客廳其他地方沒有問題了。」蕭搖再客廳里再繞一圈最後說道。

「那我爸噩夢的根源在哪裡?」朱立栗又忍不住的問道。

「在卧室。」蕭搖道。

「爸媽在那卧室睡了好幾年了都沒事,他做噩夢也是最近一個月啊?」朱立栗不解的問道。

「不是卧室的問題,是外面的問題。」蕭搖說道,然後又問道,「朱校長,您家這房子外面的路燈是不是一個月以前裝的?」

「對,物業公司在每一條路上又增加了幾多的路燈,說是為了安全和美化夜景。」朱立霖答道到這,然後想到什麼,問道,「難道是路燈的問題?」

「對。就是路燈的問題。連續做噩夢有三個原因,一是家中有大鏡子正對著床;二是卧室窗外有顯而易見的路燈;三是卧室中擺放了來歷不明的物品。朱校長的卧室沒有大鏡對床,也沒有擺放不明物品。所以就是路燈這個問題,這種問題一般多出現於農村或者私房。路燈雖然為夜晚照明,為行人指路所用,但從易經的意義上說,昏暗的路燈也會指引夜晚遊盪與街邊的遊魂以方向。如果遇到了這種問題,那麼窗戶上又沒有加裝窗帘的話,那麼也會導致晚上惡夢增加。」蕭搖說道。

「那為什麼我們夫妻倆只他做噩夢,而我不做?」朱夫人提出不解之處道。

蕭搖聽到這,笑著問:「朱夫人,您是睡里側吧?」

「嗯,對,你怎麼知道?」朱夫人快速接過話又問道。

「男為陽,女為陰,晚上陰氣旺盛,朱校長在外側剛好以陽剛之氣擋著一些陰邪之氣而不入侵到里側的您。但是如果噩夢不根治,長此下去,身體各項機能下降,陰邪之氣就會入侵到朱校長的身體,到時朱校長的陽剛之氣不足抵擋時,您就會開始做噩夢。」蕭搖解釋的說道。

「那怎麼辦,蕭搖?我做噩夢不要僅,她的身體弱,經不得折騰。」朱校長一聽時間久了,老婆也會做噩夢,就急了。

「朱校長,我今天過來不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嘛。別急。其實方法很簡單。」蕭搖說到這,又被打茬了。

「什麼方法?」朱立霖也急了,老媽的身體可經不起噩夢的折騰。

「剛剛已經找到了根源,只要把根切掉不就行了。」蕭搖巴眨著大眼睛,這家人真是急性子,她剛剛不是把問題指出來了嗎,一急就忘了。

「把對著窗的那盞燈移掉關掉,然後睡時再把窗帘拉上就行了。」蕭搖繼續說道。

「就這樣?」朱立霖不太確定這麼簡單就能解決父親做噩夢的問題。

「那當然,如要不除那盞燈也行,就是朱校長或者朱夫人天天點硃砂也是可以的。」蕭搖調侃道。

「不、不、不還是除燈吧。」朱立霖看著父親又有發火的勢頭,硬著頭皮趕緊熄火,「我去給物業公司打電話。」

然後轉身跑了。笑話,不除燈,天天讓老子點硃砂,那以後被折騰的就是我了。唉,以後就是看不到父親點硃砂了,也就是不能笑話他了,真遺憾。

「那,蕭搖,我的和我哥的卧室有沒有風水問題?」朱立栗拉著蕭搖的手道。

她很好奇自己的卧室有沒有這些這樣那樣的問題。

「朱小姐,你的卧室呢就是有吊頂,這是不行的。在風水學里,床的上放,不宜安裝吊燈。無論是光線上還是精神上,都會給人產生不好的影響。記著把吊頂除了啊。」蕭搖「打擊」著朱立栗,然後拍了拍她的肩。

「啊!我完美的卧室啊,就這樣不美了。」朱立栗聽到蕭搖的話把肩垮了下來,然後又仰頭長嘆。

她在卧室裝吊頂,就是為了把卧房裝的漂亮,現在蕭搖給她一個這樣的打擊。

「活該。當初我就反對來著。現在看你還要不要吊頂了。」朱校長反而對著女兒「落井下石」啊。

「呵呵。」朱夫人看著父女倆的互動,不好意思的對著蕭搖笑了笑。

蕭搖看著朱校長一家親的互動,眼底的落寞一閃而過。她一定會找到自己的爸媽的。

「爸,不帶你這樣的。對了,蕭搖,我哥的卧室呢?」朱立栗很快「打」起了精神問道。

「朱小姐,朱大哥的卧室里,就是那懸挂的圓形鍾換成方形的就可以了。因圓形的鐘會使宅內的人不安於室,其餘形狀的鐘則會使宅內牽起是非爭拗,其他沒問題。」

「哇噻,連擺放一個鍾都有學問啊。蕭搖我太佩服你了。你都我和一般大,怎麼比我懂那麼多啊,好羨慕哦。」

「你呀,天天叫你到我學校好好學習,你反而到隔壁的學校去學習。人家蕭搖天天考試都是學校第一,你比得上嗎?」朱校長教訓女兒道。

朱校長,你這樣說你女兒,難道不是為我拉仇恨值嗎?蕭搖無語了。

「我才不去你的學校,你們學校都是一些勢力眼。」朱立栗反駁道,「不過,除了蕭搖。」

朱立栗意識到說話不妥,馬上改口說蕭搖絕對不是那種人。


「呵呵。」蕭搖打哈哈笑了兩聲。兩父女的戰爭,她還是少參合為妙。

「哥,哥,蕭搖說你卧室的鐘不能用圓形的,得用方形的。」朱立栗看到哥哥的回來,大聲嚷嚷著他卧室的問題。

「栗兒,形象,淑女。」朱立霖提醒道。

這性子太野了,要文文靜靜的,就像就蕭搖一樣多好啊。

「什麼狗屁淑女形象,這又沒有外人,我做給誰看。」朱立栗對著哥話不滿的說道。

朱夫人看著女兒搖了搖頭,反醒自己,是不是這家庭教育出了問題啊。不然,怎麼一個淑女養成了大大咧咧的野性子啊。

「對了,蕭搖,別總朱小姐,朱小姐的叫,這多生疏啊,你叫我栗兒啊,或叫姐姐也可以。」朱立栗又拉著蕭搖的手道。

「我比你大吧,應該是你叫我姐姐吧。」蕭搖不贊同的說道。

「嗯,是嗎?呵呵,那你叫我慄慄吧。我叫你搖搖,怎麼樣?」朱立栗就是不肯承認蕭搖比她大。

「那好吧。」蕭搖妥協道。

「爸,我給物業公司打電話,他們說下午派人過來拆除。」朱立霖說道。

「現在十一點多了,夫人,你先去準備午飯,霖兒去幫忙。蕭搖,先坐會兒吧。吃完午飯之後,下午叫栗兒帶著你去周圍逛逛?晚上,讓霖兒送你回去吧?」朱校長看了看手錶,然後帶著徵詢意味問道。

「不了,朱校長,我吃完飯就回去。我還有事,就不麻煩栗兒和朱大哥了。」蕭搖拒絕道。

------題外話------

親們,還沒有看上架公告的,請反回目錄看上架公告或者看評論區頂條,裡面有很多首訂獎勵活動哦。還有,有票票,花花和鑽鑽之類的,請留到5號再投,5號本作品的更新時間是早上8點,請親親們,妹紙們關注哦。 「搖搖,你不陪我了。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呢。」朱立栗聽到蕭搖吃完飯就回去,第一個不贊成。

「慄慄,我真有事,我下次再陪吧。」

「搖搖。」朱立栗搖晃著蕭搖的手,撒嬌說道。

「那這樣,我呢想去星際商城買個手機,一塊去吧。」蕭搖想了想說道。

她現在沒個手機很不方便。反正是周六,朱立栗也沒有事,一塊逛逛也好。

「是真的嗎?那真是那好了。叫我哥送我們去,他跟星際商城的老總很熟,能打最低折的。」朱立栗帶勁,要拉著他跟一塊去。

蕭搖又一次無語了,朱立栗你這樣擅自為你哥作了決定真的好嗎?

「那裡人多複雜,你們倆個女孩去不安全,還是叫霖兒一塊去吧。」朱校長也摻一腳。

「耶,父親大人萬歲。」朱立栗高興的跳了起來,然後在朱校長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好了,這麼大人了,還是一個小孩樣。」面對著蕭搖,朱校長不好意思的教訓朱立栗。

有朱立栗這個活寶,三人就這樣其樂融融的聊著。

吃完午飯,蕭搖就和朱校長及夫人道別。朱夫人一個勁的叫蕭搖有時間就過來玩。蕭搖一個勁的應著。看的其他人哈哈大笑。

朱立霖開著捷豹汽車載著三人向星際商城出發。

路上朱立栗終於好奇的問出蕭搖的白膚怎麼變得這麼好,蕭搖故做神秘的笑而不答,惹的朱立栗心裡像有一點小貓撓在心頭。纏了蕭搖一路,蕭搖終於大發慈悲,半真半假的告訴她,之前皮膚不好是因為得了皮膚病,後來是一個老中醫看出來的,開了幾副葯就治好了。

三人說說笑笑,很快就到了星際商城。

星際商城位處於香江市商業大街中心,是香江市最繁華的商貿商城,走的是高端消費,賣的都是中高檔貨物,引領時尚方向,所以星際商城是上流貴婦千金必定消費閑逛場所。

十年前的手機還沒有普及,一般普通消費者消費不起,所以一些中高檔的手機就價錢昂貴,是有錢人的奢侈品。

下車之後,朱立霖就和蕭搖朱立栗分開走,主要是朱立栗不要哥哥跟在她們的後面,堅決要和蕭搖兩人去商城看看。朱立霖拿妹妹沒轍,就和她們分手去找老朋友了。

蕭搖和朱立栗倆人走到手機專櫃,看到琳琅滿目的各種樣式的手機,眼都有點挑花了。

「喂,你們買不買,都站著看了一大半天了。買不起,別耽誤別人買。」櫃檯上的一個女售貨員不客氣說道。

這倆從一過來,就站在櫃檯上看,一直在看。看這倆人就不是什麼上流千金,一個穿著打扮樸素,而且還長得這麼丑,哪是什麼富貴人家的千金,另一個穿著名牌,長相倒挺漂亮的,但物以聚類,肯定也不是什麼好貨色,誰知道名牌是怎麼來的。誰知道是不是小三呢。

「喂,怎麼說話呢?我們怎麼就買不起了?」朱立栗的火爆脾氣也起了。

自己陪著蕭搖是來這裡是消費的,可是不來這裡受氣的。看這售貨員,好像欠了她錢不還似的。

「你們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這是貴婦千金消費的地方,你再看看你們,是一個千金嗎?這裡的手機,一部再少5000元,你們買的起嗎?」女售貨員傲慢的說道。

「你去拿一隻最好最貴的手機出來?」蕭搖沒有搭理這隻驕傲的孔雀,而叫另一名女售貨員拿貨。

這名售貨員轉身要去倉庫拿貨,畢竟在這星際商城是客戶至上的原則。她可沒有後台可靠的,只能以服務周到為好。

「不準去,聽到沒有。」這傲慢女叫做去拿貨的售貨員。

這名售貨員又轉過身細聲對著傲慢女說,

「文音,客戶至上,客戶的要求,我們是要盡量滿足的。」

「盡量個屁,小萍,你看看她倆是能買得起這麼貴重手機的主嗎?」傲慢女大聲的說道。

櫃檯邊周陸陸續續圍著一些看熱鬧的貴婦千金。

「文音,你別這樣好嗎?她們不管怎麼說都是客戶……」小萍還想跟傲慢女講原則呢,結果,

「夠了,這個櫃檯是我做主,我說了算,我說了不準去就不準去,」這個叫文音的打茬呵斥道,「倉庫的每一部手機都很貴重,要是磕了碰了摔了,要算誰的,算你的嗎?你半年的工資都賠不起。」

「算我的,去倉庫拿手機,順便把你們的經理叫下來。」蕭搖再一次對著小萍說道。


「不準去,否則我叫經理開除你,算你的,你有錢賠嗎?」文音固執的阻撓,前一句是阻止小萍,後半句是諷刺蕭搖。

叫經理,叫了經理她也不怕。她可是經理的情婦,平時經理不是順著她嘛。叫他開除誰就開除誰。所以這裡的差不多所有的售貨員都是巴結她,順著她,不太敢反抗她的話。

「我說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啊?你這是賣手機嗎?我看你是賣騷還差不多。人家拿個貨還叫經理開除,經理就這麼聽你話,你是經理什麼人啊,是經理情婦嗎?這裡還做不做生意了。」小家碧玉的朱立栗發起飆來也是出口成臟啊。

此刻,京城,某醫院的特高級病房中。


一個三十多歲西裝革履戴著黑框金邊眼鏡的男人,手上拿著一堆資料,恭敬的對著坐在病床上的臉色雖然還是有點蒼白但卻掩蓋不了他君臨天下霸氣過人的英俊男人,說道,

「少爺,調查到,全國共有238人同名同姓之人,男女都有,請少爺過目。」林助理把資料遞給少爺。心裡卻很是奇怪,少爺從小到大都沒有認識一個叫蕭搖的人,可是自從那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叫人找一個叫蕭搖的人。

英俊男人接過林助理手上的資料,一張一張翻下去,終於眼光停留在一張紙上,而手有點顫抖的輕輕的摸著照片,深邃的眼裡,有失而復得的激動,有徹骨的思念,有深情的眷戀,還有誓不罷手的決心。

林助理看到自家少爺眼神動作一直盯著那一頁上,就好奇的上去瞧了一眼,那頁上有一張照片,一個半張臉上長胎的女孩。

------題外話------

親們,還沒有看上架公告的,請反回目錄看上架公告或者看評論區頂條,裡面有很多首訂獎勵活動哦。還有,有票票,花花和鑽鑽之類的,請留到明天再投,明天本作品的更新時間是早上8點,請親親們,妹紙們關注哦。 「是不是自己當人情婦,就逮著別人就說是情婦。」朱立栗火爆的說道。

朱立栗小姐你還真相了。

這裡所有的售貨人員都知道這個文音就是經理的情婦,只是她們只會在私底也議論,從來不敢拿到明面上說。

一是就怕被文音抓到,而丟了工作,二是他能當經理也是全靠他老婆,而經理的老婆是個悍婦,如果有什麼風聲傳到他老婆那裡,就會來公司鬧得天翻地覆,所有的人都會扣工資或被開除,也就是連襟懲罰。

這也是為什麼這個文音能夠仗勢欺人的原因。

周圍的人聽到朱立栗的罵人話,都「撲哧」一聲,捂著嘴笑了。可不是嗎?這個叫文音的臉上撲的濃妝粉都是一層層的都要掉下來了,而這衣服也紅紅綠綠的,再傲慢的樣子,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開屏的孔雀來招引雄性。

「你、你、你才是別人的情婦。不然,你哪來的錢買手機。」文音面紅耳赤欲蓋彌彰的反駁。

她雖然是有在櫃檯上賣弄自己的姿色意圖,但在大庭廣眾之後被人直接罵出,就是再厚的臉皮也撐不住。更何況,在貴婦千金面前被她直言出當經理的情婦,還不被這些人恨死。這些人可是最恨那些小三小四的。

「呵呵,還真是經理的情婦啊,怪不得能夠狐假虎威呢,原來是有後台的。這臉皮真夠厚啊,自己是別人的情婦還有臉說別人。見過無恥的,可沒見過么無恥的。嘖嘖,這人不要臉起來,真是天下無敵啊。」朱立栗嘲笑諷刺的說道。

「你、你、你走,你和這個醜八怪給我現在離開,現在就算你們有錢,我也不賣你們手機了。」文音說不過朱立栗的尖嘴利牙,只能大聲憤怒的趕人。

「這又不是你家開的,我有錢為什麼就不能買手機了?」朱立栗無視文音的怒氣,繼續添把火。

蕭搖看著這樣可愛活波的朱立栗,笑著搖了搖頭。


然後冷淡的聲音輕飄飄對著目瞪口呆的小萍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去拿手機順便叫經理。」

小萍躊躇著一會兒,一邊是經理的情婦,一邊是不知身份的客戶,不過看她倆有恃無恐的讓叫經理的樣子,身份也怕不簡單。

算了,給自己賭一把吧,如果因此得罪了經理的情婦,大不了辭職不幹,反正有這個文音在,這個工作估計遲早都要丟,還不如早點找一份其他工作。小萍去倉庫拿貨了。


而此時的小萍卻不知道,正是因為這次的機會,讓她從名普通的售貨員升到了客戶經理,後來更是這星際商城大名鼎鼎的副總竇小萍,因為她一直秉著客戶至上的原則,為星際商城建立了良好的信譽。

朱立栗還在和這個文音嗆聲,蕭搖在一邊只是看著。她一點都不擔心,朱立栗在口頭上能吃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