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過去?我凌丹辰已經說過,丹辰子早已死去,因清虛劍宗而死,真武門的人將我救回,真武門給我新生,我投真武門內,誰敢說有不該之處?」凌丹辰淡淡的問道,但言語間的堅決,透出無比凌厲之勢。

「真武門?」凌丹辰第一次說真武門,武峰還沒太過在意,只是與其餘人一樣的想法,只當是一個隱世的宗門。

但再次聽聞真武門,武峰就想到真武秘境。那個真武大陸的守護宗門,近古時期對抗大劫,而完全消失的真武門。

想到這些。武峰心頭轟然一震,充滿巨大的驚訝。暗自道:「莫非真武門一脈,現在仍然有傳承?」

「師尊與袁叔,兩人分明已經死去,但真武門有逆天之術,倒是有回天的可能!畢竟,兩人的殞落,並非壽元耗盡,而是外力的意外。當有破解之法!」武峰暗自想道,極短的時間內,心頭就閃過無數念頭。

到這個時候,武峰自然早已相信,凌丹辰與袁金兩人,是真的死而復生,真實的出現在身邊。

「你這是詭辯之言,如果你當真死去,真武門的人能將你救活,難道你真武門中。還有傳說三境的大能,悟出生死法則嗎?」清虛子再次開口,完全不信凌丹辰之言。

清虛子的想法。比那周天後期的老怪,要更加純粹一些,他的做法不分好壞,只是為清虛劍宗。

而那周天後期的老怪,堅決要留住凌丹辰,還有其餘不純的想法。比如六級煉丹術,失傳的御劍之術,這些足夠引起那老怪的貪心。

「武道一途,人力莫測。世間有奇物無數,你怎知我非死而復活?」凌丹辰淡淡的說道。充分表明自己的意思,但也沒詳說的念頭。

這個時候。拳霸天、曾無言、東方龍三人,皆已來到凌丹辰身邊,武峰與龍麒更是早已站在一起。

凌丹辰再次放出巨劍,控制巨劍懸空,對武峰說道:「站到劍上來,我們走!」

凌丹辰最先控制的靈劍,只是一把尋常大小的靈劍,而他御劍而來的靈劍,則相當的寬大,站個五六人沒問題。龍麒收進兩獸環,袁金駕馭烏雲,恰好五人站在劍上。

「想走,得先問過老夫的劍!」清虛劍宗那位,周天後期的老怪,突然揮動靈劍發難,一道劍影直襲凌丹辰。

「老賊找死,大爺……」拳霸天見狀,本來準備阻攔,然而凌丹辰手臂一抖,一柄靈劍射出,輕鬆的擊散劍影,而靈劍快速收回,收進手指的儲物戒指里。


「老傢伙,既然你還不死心,就讓你袁大爺,好好陪你玩一玩!」袁金本準備吐出烏雲,隨眾人一起離去,但見到清虛劍宗的人,竟然還敢要阻攔,頓時殺向那後期的老怪。

「六階巔峰妖王?」袁金沒動手的時候,沒人察覺他具體的修為,然而袁金一動手,那周天後期的老怪,就摸清他的境界,等同周天境後期,頓時驚呼出來。

一般來說,同境界的妖王,倚仗獸類的防禦,比人類更加強大。

妖獸達到六階,就能稱之為妖王。

妖獸防禦強大,極難將其殺死。何況是猿猴類妖獸,更能模仿人類的招式,交戰時更具優勢,配合身體的強大,戰力堪比亞神獸。

但清虛劍宗,那周天後期的老怪,還沒認出袁金,乃是特殊的金剛猿,本就具有神獸血脈。否則,那周天後期的老怪,恐怕就不是驚呼,而是直接逃離。

「我們走!」凌丹辰出言提醒幾人,就控制靈劍御空。

「師父,我們不等袁叔嗎?」武峰出言問道,讓袁金一個人斷後,他還是比較擔心的,畢竟清虛劍宗,當場就有七位老怪。

「沒事,清虛劍宗的人,還留不住老袁!」凌丹辰淡淡的開口,待靈劍升空之後,袁金與那周天後期的老怪,已經完全交手打起來,凌丹辰再次說道:「老袁,只要無人追擊,留他一條性命吧!」

「狂妄!」清虛劍宗那位,周天境中期的老怪,聞言頓時暴喝,想要留住凌丹辰。

然而凌丹辰,恍如未聞一般,只是控制靈劍,袁金抽身而來,將那中期老怪攔住,那後期老怪追來,袁金就獨戰兩個老怪。

即便是這樣,交手不過一兩招,但袁金獨戰兩人,同樣佔據優勢,而優勢很大,大有誅殺兩人之力。

這個時候,沒人再覺得,凌丹辰的言語狂妄,如果不故意留手,必然能輕鬆的,誅殺清虛劍宗之人。

故而,即便是清虛劍宗,還有五個周天前期的老怪,這個時候也不敢出手,任由凌丹辰等人離去。

武峰心頭有無數疑問,但當前的時機不合,就沒直接問出來。

其餘拳霸天、東方龍等人,疑問之餘儘是震驚,同樣忍住沒問,等待疑問解開之時。

凌丹辰御劍而去,清虛劍宗無人敢攔,袁金獨戰兩個老怪,短時間交鋒百餘招,將兩個老怪打傷,便吐出烏雲駕馭而去,其餘老怪同樣無人敢阻。

凌丹辰與袁金,一人駕馭靈劍,一獸駕馭烏雲,兩者神秘而來、便是強勢而去,留下一個「真武門」。

神秘的真武門,失傳的御劍術,凌丹辰死生之迷,御空的烏雲寶物,遠超當前時期,周天境的力量……

「快查真武門!」

「發動宗門力量,全力探查真武門!」

清虛山的事情落幕,但當場所有宗門的代表,皆在第一時間,通知自己的宗門,查找真武門的線索。而那些獨行武者,則將今日的事情,對外傳揚出去……(未完待續)一更。–by:0|12819801–>

… 第705章使命真相(上)

「峰兒,為師知曉你現在,必然是滿腹疑問,但具體的緣由,沒法直接說清,為師要帶你去一個地方,到時你的疑問自解!」凌丹辰御劍遠離清虛山,停在一處等候袁金,沒及時解釋疑問,故先安撫武峰的想法。

「全憑師父做主!」武峰恭敬的回答,但轉眼就忍不住問道:「可是與真武門相關?」

「是的!」凌丹辰直接回答,但沒再深言半句。

東方龍、拳霸天、曾無言三人,同樣從靈劍下去,各自站在地面。三人皆是周天境,皆能靠靈元御空,但短時間御空數千里,同樣是近乎傳說。

從清虛山出來,不過數十息時間,至少已到數千裡外,相比周天境御空,至少要快出十倍。

而周天境御空,乃是靠周身靈元,消耗非常的大。

「這位同道,鄙人曾無言,出自天機一脈,現為獨行散人,略知你們圖謀之事,數年前就已明言,做武小子的衛道人!」曾無言平定心情,便抱拳對凌丹辰說道,表明與武峰的關係。

曾無言出自天機一脈,推演過武峰的命途,早已有一些猜測,而真武門相關事迹,他同樣閱讀過一些記錄,這是明言與武峰的關係,就是他做出選擇的時候。

凌丹辰向武峰望去,武峰趕緊說道:「曾老確實說過,但曾老對弟子有大恩,弟子將曾老視做親人長輩!」

「嗯!你們能在為難的時候,與峰兒一起共同進退,必然是值得信任之人。」

「我們真武門一脈,承擔打破天地桎梏的責任,追求傳奇三境,與通向九天的道路。希望接納志同道合之人。」凌丹辰出言說道,儘管一些隱秘不能言,但對本門的追求,並沒有刻意隱瞞。

正如他所說,真武門要做的事,需要更多同道之人。

拳霸天依舊迷糊。倒是東方龍出言問道:「你們所說的真武門,可是近古時期第一宗門,真武大陸的守護宗門?」

「你知道?」凌丹辰不答反問,暗自皺眉不已,真武一脈式微,還沒到公眾世人的時候,清虛山的做法,只是神秘的宣傳,還沒到完全公布的時候。

「大致三百年前。東華學院得到一塊石碑,上面記錄一些真武門之事,應當是一位真武門弟子,臨死所留的遺言,至於更多的信息,老夫自然是不知!」東方龍出言解釋道。

「原來如此!」凌丹辰點頭道。

「我們這一脈,承擔的乃是責任,如果我們的使命成功。那是造福全大陸的事,必將再現一個武道巔峰時期。但老夫知曉的事情,只是死而復生接觸到的……」

「整個真武大陸,無法修鍊至傳奇三境,乃是天地的桎梏。而東玄洲等地,武道難達混元境,乃是靈氣的枯竭。只因通天神柱斷裂,大陸再無通天之路。」

「天機莫測,但冥冥之間,早有定數,無論機緣也好、巧合也罷。峰兒乃是承擔責任之人,我們這些老傢伙,只能是輔助他前進。」

「非我真武門人,其餘事情不便多言,但只要時機一到,真武大陸就會破開迷局,該知曉的人盡會明白!」凌丹辰說道,說出表面之言,實際不多說半句。

凌丹辰能夠想到,一位真武門弟子,刻石碑留遺言,必然會言及責任,會言及真武門,故而他無意隱瞞。但真武門的現狀,則要最高的保密,未到必要的時機,必然不能外泄半分。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多問!」東方龍出言說道,在凌丹辰面前,他沒自降身份,同樣沒自台身份,而是平等的「你、我」相稱。


「儘管老夫,在清虛山的時候,直言自逐東華閣,但那只是權宜之策,老夫依然是東華閣的人,無法進真武門內。但老夫相信武小子,武小子認為對的事情,並不遺餘力的去做,老夫必然會支持!」東方龍說道,真武門如何,他還沒法相信,但他充分表明意思,那就是他相信武峰。

「謝過東方前輩!」武峰抱拳一禮,隨即問道:「東方前輩在清虛山,說出的言論與做出的事,會不會受到東華閣的責怪?」

「這你就無須擔心!清虛山違背契約,老夫我未失大義。而你值得東華閣相交,更是東華丹院的客卿。故而老夫,用權宜之計叛宗,不會受東華閣責怪,只是沒法擔任院首,將會選擇隱世潛修!」東方龍說道。

「擔任學院的院首,會耽擱修鍊的時間,隱世潛修正好提高修為……想當年,老夫也是天資絕頂之人,可不想落後當初的同輩!」東方龍半開玩笑道。

恰時,袁金已駕馭烏雲歸來,凌丹辰對武峰說道:「為師帶你去一個地方,解除你心中的疑惑。」

武峰自然是毫無異議,曾無言表明態度,將會與武峰同去。拳霸天見狀,趕緊出言說道:「大爺,不,我現在孤身一人,而且是獨行散人,無宗門世家牽絆,願意與你們一起,不知可行?」

「自然可以,但要入真武門牆,需要考驗修武之心!」凌丹辰說道,當武峰明白使命與責任,真武門就要運轉起來,到時將會需要人手,拳霸天乃周天後期老怪,是一個相當強大的戰力。

但能否進入真武門,必然要一些考驗,主要是辨明敵我。

「啊?」拳霸天聞言一驚,他現在的修為,無論加入那一個宗門,必然就是太上元老,而凌丹辰竟然說他,還需要接受考驗。

但拳霸天驚訝之餘,並沒有生出怒意,他為人向來狂妄,卻並非不知好歹,修武之心無比純粹。凌丹辰的御劍術,袁金的強大戰力,早已讓拳霸天心服。

東方龍要回東華學院,只能獨自離去,眾人分別之前,武峰想到真武門遺址,真武秘境在東北域,這一去需要時間,故而對東方龍說道:「晚輩這一去,歸期難定,青丹閣的事情,還望東方前輩照料!」

「青丹閣的事情,你無須擔心!你仍然是東華丹院的客卿,更有誅殺周天的實力,無人敢動青丹閣,老夫也會隨時注意!」東方龍出言說道。

「好啦!我們走吧!」凌丹辰開口提醒,他駕馭靈劍御空,自然是沒問題的,靈元與靈劍相連,無須擔心顛簸。但是靈劍同乘之人,如果沒注意站好,就有可能掉下去。


凌丹辰駕馭靈劍,直接向東玄北部而去,武峰隱隱能猜到,既然是與真武門相關,必然要回東北域,甚至是真武秘境……(未完待續。。)一更。–by:0|12819802–>

… 第706章使命真相(中)

東玄洲與東北域之間,相隔天妖山脈,乃是天險之阻,即便是周天境老怪,同樣很難穿過。而東北域貧苦,修鍊不過靈武,乃是一處遺失之地,就更沒人注意。

東玄洲分三域,分別為北、中、南三域,其中南域炎苦,中域最是富饒,而北域大部分地帶,可與中域一比,但天妖山脈以南,至常水河以北的區域,同樣是苦寒之地。

武峰當初從天妖山脈,傳送陣中出來,一路向南到滄水城,傳送至青川城,共用去月余時間。而清虛劍宗比青川城,更加偏南一些,間隔的距離更遠。

然而,凌丹辰御劍而行,袁金馭烏雲而行,僅僅半個時辰,就到達天妖山脈外圍,停在一處山峰之上。

武峰早已猜到,可能將要回東北域,對來到天妖山脈外面,並沒有太過吃驚之處,但對凌丹辰御劍,數息百里的速度,就相當的震驚。

武峰沒直接詢問,凌丹辰的御劍速度,而是向拳霸天問道:「霸天前輩,你已是周天境後期,現在你全速御空,比這御劍飛行如何?」

拳霸天聞言,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做出沉思狀,略過數息時間,說道:「大爺我剛入後期,但一身靈元渾厚,堪比六層老怪。大爺我若是全速御空,能達到御劍的四分之一。」

「御劍術乃是古劍修之術,按照相關典籍的記載,能達到以身御空的三倍速度,凌丹辰道友的境界,應該已達到周天境巔峰吧?」曾無言開口,似是解釋,似是詢問。

「確實如此!先前趕路途中。不想留下線索,已是全速御劍,我體內的靈元,只能支撐半個時辰,現在必須休息些時間!」凌丹辰出言說道,言明停止的緣由。

「大……我全速御空。同樣只能支撐半個時辰,但凌丹辰道友,御劍帶三人同行,顯然要更勝一籌!」拳霸天說道,本來習慣自稱大爺,但在凌丹辰面前,卻不敢狂妄。

「老夫與袁金道友,死而復生得機緣,靈元得到淬鍊。非尋常同境可比!」凌丹辰說道,隨即便選擇一處,直接手握靈玉打坐,要補充損耗的靈元。

拳霸天與曾無言,儘管有很大的疑惑,但也沒在這個時候詢問。

而袁金獨自駕雲,靈元損失較小,無須刻意補充。則對武峰道:「將龍麒那小傢伙,放出來讓我看看!」

「好的。袁叔!」武峰沒有多言,直接將龍麒放出。

「吼,吼!」龍麒一出來,就是一陣吼叫,先前武峰將他收進兩獸環,是準備從清虛山離去。但具體的大戰如何,龍麒未能知曉結果,武峰這一路念頭無數,也沒與龍麒進行溝通。

「好啦,沒事啦!我們現在很安全!」武峰舉起手。撫摸龍麒的腦袋,讓他安靜下來,隨即傳念說道:「你洗鍊血脈的時候,知曉父母兩族的恩怨,而眼前這位,正是將你帶出來,讓你與我相遇的恩人,你應該還有印象!」

「袁叔對你我有恩,更是與你父母交好,你自可稱一聲袁叔!」龍麒在真武秘境,血脈得到洗鍊,變成冰火龍麟獸,獲得龍族、麒麟族,兩族的傳承記憶,相關他父母的事情,自然知曉一些。

袁金送龍麒過北麓山脈,龍麒就早已昏迷,直到與武峰結成契約,故而他只熟悉袁金的氣息,而無具體的記憶。

但有武峰的說明,再加潛意識的熟悉感,龍麒與袁金很親近,很快就互相聊起來,但基本是傳念,偶爾叫幾句獸語,袁金能口吐人言,龍麒還遠遠不行。

本來有化形草,龍麒能早些化形,自然也能吐人言。但龍麒洗鍊血脈,身具兩大神獸血脈,而且是各佔一半,再無其餘雜血脈,乃是神獸中的異獸,要化形更加艱難。

唯一的不同就是,龍麒的靈智很高,現在就與成人無異。即便是獸類,最狡猾的狐狸,與最近人的猿猴,也沒法與龍麒比靈智。

凌丹辰打坐補充靈元,曾無言與拳霸天武峰等人,自然也是一樣,畢竟先前的時候,在清虛山大戰,每個人皆不輕鬆。尤其是武峰,先獨戰周天老怪,後面臨周天混戰,不僅靈元損失大,更早已是負傷之軀。

待眾人打坐醒來,準備再次出發時,曾無言忍不住問道:「凌丹辰道友,我們可是去遺失之地?」

「遺失之地?」武峰聞言一愣,隨即想到東玄洲,將東北域稱作遺失之地。

「正是!」凌丹辰點頭說道:「在近古時期,乃至近古之前,東北域號稱聖域,乃是真武大陸的聖地,裡面就有真武大陸,守護宗門真武門,但真武門不干涉大陸爭端,只會抵禦大陸外敵。」

「那時的聖域,乃是修鍊寶地,除去真武門的宗門,就是聖域的尋常地帶,也要勝過中洲大地。但真武門在一次,抵禦外敵的大戰中戰敗,真武門幾乎滅亡,真武大陸武道衰落,近古時期結束。」

「你們所說的遺失之地,在整個大陸叫東北域,便是聖域本來的名字,聖域只是外面的尊稱。」只是一些地理與歷史,沒涉及真武門現狀,凌丹辰倒沒過份隱瞞。

「據說在近古時期,東玄洲的靈氣濃郁,堪比中洲大地,不知此言真假?」曾無言再次問道,天機一脈的人,對歷史的真相,本就知曉更多,而知道的更多,求知慾就更強。

「確實!」在這些事情上,凌丹辰更是無須隱瞞,直接說道:「近古時期,乃至近古之前,東玄洲相當富饒,靈氣濃郁可比中洲。就是近古時期終結,東玄洲氣運已失,有靈的靈脈深沉大地,等待下一個盛世到來。」

「就是中洲大地也一樣,儘管現在能修鍊到相虛境,但比起近古時期,同樣是遠遠不如,倒是西洲與南洲,受到的影響小一些,現在僅次中洲,勝過東玄洲!」

在真武大陸上,共分出五大地域,大陸中間的中洲,又稱之為靈洲,當前時期靈氣最濃郁。西洲叫無極洲,南洲叫荒神州,抑或蠻荒之地,北部的北洲叫冰王洲,抑或冰寒聖地。

但一般來說,外面的人皆會按地域稱呼,就如其餘洲的人,稱呼東玄洲就叫東洲。

而西洲的人,則稱西洲為無極洲,其餘洲也一樣,對內用全稱,對外則簡單稱方位。

東北域的遺失之地,在東玄洲的記錄中,還比較詳細一些,一些大宗門與隱世家族,就能找出一些線索,只要留意典籍的人,基本會知曉一些。


但東北域在其餘洲,記載就要相對少一些,除去那些傳承久遠的宗門,基本沒什麼資料,東北域就是真正的遺失之地。

「我們真武門一脈,承擔的使命就是,讓大地沉陷的靈脈,再次浮現在大陸地表,更要溝通九天之上,找出讓人突破傳奇三境,破界飛升九天的希望!」凌丹辰再次說道。

隨即他話鋒一轉,再次開口道:「當然,真武門的使命如此,但每個人的責任不同,所以能對你們告之,你們能否入真武門一脈,就要考驗你們的心境,修武之心是否堅定,能否承擔起責任,會不會背叛我們!」

「你們如果有意,要入我真武一脈,我們將會繼續前行,否則只能分道揚鑣!」凌丹辰說道,再次讓曾無言與拳霸天,做出他們的選擇。

儘管他們兩人,先前皆表示追隨武峰,但知道的情況不同,想法難免會變化。而眾人再次向前,涉及到的事情,必然會隱秘一些……(未完待續。。)一更。–by:0|12819803–>

… 第707章使命真相

第707章使命真相(下)

(今天有事耽擱,匆忙的在學校停網前寫完,上傳就把章節名搞錯了,修改說明一下。)

曾無言與拳霸天兩人,知曉的內情更多,非但沒生出退意,倒還更好奇真武門,更加充滿嚮往之意。

如果說先前,兩人嚮往真武門,乃是武峰的交情,與凌丹辰、袁金的強大。

那麼現在,兩人對真武門的嚮往,就是凌丹辰說出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