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了,我本意不是來鬧事的,而是你們的長老欺人太甚,綁架了我的朋友來威脅我,若非這樣,我也不會到這裡來,相信在場的都是明辨是非的人,不會為難我這個小女子!」凌祁雪真想撕了這個東方流!

「她用了狐媚的魔法把我們的神王都策反到魔族的陣營中,是魔王整個神族的敵人,你們還不動手,難道要等到她把我們神族所有的年輕人都迷惑了,做出大逆不道之事來,你們才出手嗎!」

東方流一針見血的說出了凌祁雪和神族之間的矛盾,很多神族的人猶豫了,已經有人開始往鏡陣之中衝去。

凌祁雪知道,一場惡戰是無法避免了。

再看看那些衝進來的人一個個怒不可遏的樣子,凌祁雪當機立斷,衝過去一劍刺死其中一個長老。

這些失去靈力的長老像是木頭人一樣,只能手腳遲鈍的等著凌祁雪和東方翎天收割性命,想躲都躲不開!

就在剩下最後一個東方流時,凌祁雪正要過去,就被其中一個神族的年輕人纏住了。

兩個人但憑著體力戰鬥在一起,更多的年輕人衝進陣中來,一場惡戰由此拉開序幕。

那邊,看著小挫帶著天地靈火一路蔓延過來,東方金眼珠子一轉,偷偷的溜走了,只留下幾十個守城的士兵擋住小挫。

能保住性命就有奪取寶貝的機會,但沒命了,得到寶貝一樣要拱手他人。

東方金十分清楚,有命才有一切,若是沒命,一切都是空談,所以開溜的速度十分迅速,一眨眼就失去了蹤影。

一萬米之外,紫玉隱隱約約聽到神殿門口傳來動靜,心中一個咯噔,不好,打起來了!

帶領著一千凌家軍急沖沖的趕過來。

小挫很快就把所有的士兵燒成灰燼,然後指揮著這些大鵬雕往神族的方向飛去。

紫玉帶來的凌家軍正好趕過來,誰都沒有注意到,森林之中,一個月白色的身影看著大鵬雕飛去的方向,眼中劃過一抹決然的狠光。

鏡陣外,小挫不遺餘力的斬殺神族的人,紫玉帶來的凌家軍全部都像是不要命一般往神族人身邊撲過去,纏鬥在一起。


而鏡陣內,神族的人越來越多,凌祁雪祭出激光石,不停的掃射神族的人。

這是一場死傷慘重的戰鬥,鏡陣內的屍體堆積成山,神殿中不斷的有人蜂擁出來,都覺得魔族的人太過分了,居然打到他們神殿的門口來,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凌祁雪見方淼等人被金翼大鵬雕帶走了,便下令不許戀戰,有機會便撤離,回魔族城堡。

但神族的人太多,凌祁雪一時難以脫身,只能接著鏡陣的掩護不停的往後退…… 659

但這是神族的大本營,神族那邊的人數越來越多,已經達到了他們的幾十倍,凌祁雪顧不得自己的安危,一聲令下,「全部撤退!」

「雪兒!」紫玉不放心。

「沒事,你們先走,你們在這裡反而是我的累贅!」凌祁雪沒有說謊,若是只有她和東方翎天,他們可以土遁,但人數多了,她就無法土遁了!

「那你自己多加小心!」紫玉再想留下來,也只能按照凌祁雪的做,她說的對,是她衝動了才會帶著人過來。

但神族的人哪裡肯就此放過紫玉等人,一路追了上去。

凌祁雪且戰且退,鏡陣里屍體已經把所有的通道堵死,他們想出去就只能把鏡陣收回。

凌祁雪看紫玉退出好遠了,才大喝一聲,一邊運起金鼠土遁,一邊收回鏡子,嗖一聲鑽入土中。

這裡距離神殿只有一步之遙,神殿的人找不到凌祁雪,便衝出去找紫玉泄憤。

凌祁雪估算好距離重新鑽出土層中,便看到紫玉這邊的凌家軍被神族的人追殺著。

小挫一路撲飛過去,所到之處,都會燒出一片火海,夾帶著慘叫聲,還有一片殘肢斷臂血肉橫飛,到處都是燒焦的味道,滿目倉夷。

「小挫!」凌祁雪很是心痛,小挫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眼中只有殺-戮,這樣的她很容易走火入魔!


小挫殺紅了眼,曾經她的父母就是這樣,被神族的人毫不留情的殺害,金烏一族不怕火,神族的人使用冰封千里之法,把整個金烏的聚居地都變成一邊雪原,得不到火屬性能量的補充,金烏一族只能在神族的狂轟亂炸之中滅族。

凌祁雪能理解小挫的心情,然在報仇和失去小挫之間,她寧可看到小挫安好。

「小挫,這些並不是你真正的仇人,你真正的仇人正在閉關,是那些老奸巨猾的長老,你若想給父母報仇,就不要迷失自己,等以後有了機會把那些人揪出來,為你的父母報仇!」

小挫被凌祁雪喊回了神智,是呀,這些雖然也是神族的人,但他們並不是她真正的仇人,她可以殺他們,但不能因為要殺他們而失去理智!

小挫總算找回了一點理智,開始一邊殺人了,一邊救人。

殺的都是神族的人,救下的都是魔族的人。

因為執事的長老都在鏡陣中喪生,只有一個東方流逃回了神殿,在場的這些都是神族十幾級的普通人,與那些凌家軍旗鼓相當,都不是小挫的對手。

神族與魔族,不死不休!

但眼下不是拚命的時候,凌祁雪趁著小挫還能擋上一陣子的時候,下令撤退。

因為實力不相上下,一千凌家軍最多只是重傷,沒有死亡。

凌祁雪深呼出一口氣,所幸不是以命易命,不然她不知該怎麼面對這些戰士了!

沒有受傷的戰士帶著受傷了的戰士,拚命的往魔族城堡方向回程。

凌祁雪飛到紫玉身邊,拿出一個納戒,「這些復元丹暫時給戰士們分發下去,等回去之後我再煉製一些給他們!」

紫玉知道凌祁雪心裡難過,沒有拒絕,收了起來,一邊往魔族城堡方向撤退,一邊分發下去給那些戰士。

剩下的就只有她、東方翎天和小挫小金了。

面對數以萬計的神族普通人,凌祁雪最終沒能下殺手,這些人何其無辜,又何其愚昧!

若是他們能夠明辨是非,也不會被神族的長老擺弄,但他們只是被長老們愚弄的,又能責怪他們什麼!

小挫也停止了殺人,在神族的人和森林之間噴出一片火海,讓神族的人無法追上來。

天地靈火沒有那麼容易熄滅,神族的人想撲滅這場火海,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從半空中飛過,那也要看看他們能否承受得起小挫的火攻!

在火海對面守了一天,神族有閉關的長老被東方流強行通知出關了,來到現場,小挫和凌祁雪這才一邊退一邊放火,把屬於神族地域的這片森林變成一片火海。

神族一下子損失了那麼多人和長老,豈肯善罷甘休,東方流集結了一些戰士和長老,一起往魔族城堡飛去。

沿途有凌祁雪和凌家軍的氣味留下,他們追蹤得很快。

但凌祁雪心細,深知以神族長老的性格,是不會罷休的,便一路撒下很多五顏六色的毒煙,拖延時間,給紫玉帶人逃走的時間。

到底是安全的回到魔族城堡中去了。

到了城堡,凌祁雪驚駭的發現,金翼大鵬雕沒有帶著方淼等人回來!

那些金翼大鵬雕得了她的好處,絕對不可能食言,唯一的可能,出事了!

問候神族祖宗的心都有了!

她辛辛苦苦做了那麼多,到底是誰截胡把方淼等人劫走了!

凌祁雪仔細的回憶著戰鬥時的情形,似乎當時只有一個東方金沒有出現!


她親眼看著他躲在長老團中出了城,戰鬥時卻不見身影,只有一個可能,當時他隱藏了起來,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戰鬥上時,他便趁機追蹤金翼大鵬雕,把人劫走!

豈有此理,凌祁雪後悔當時沒能派人跟著金翼大鵬雕。

不過,即使當時派了人,也不是東方金的對手,想想便釋然了。

東方金會劫走方淼等人,也是看中了她的寶貝,暫時方淼等人還不會有危險!

起碼比在神族長老殿中安全。

畢竟長老團是很多人,意見不同,很可能引起爭執最後把人給殺了。

東方金一個人就不同了,若在他一個人手中,他只會保護好方淼等人,用來跟凌祁雪換寶貝。

……

幾個月沒有看到昀曄,小傢伙長了胖了。

遠遠看到凌祁雪回來,昀曄就撲了上來,「麻麻你終於回來了,曄曄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呢!」

「怎麼會,曄曄是麻麻的乖寶寶,不要誰也不敢不要你呀!」凌祁雪伸手接住撲過來的昀曄,很自然的把他抱了起來。

小昀曄似乎又重了很多,若不是依靠著靈力托著,凌祁雪估計自己已經抱不動他了…… 660

「麻麻出去辦事了,你在家裡跟著外婆有沒有好好的吃飯啊!」凌祁雪-寵-溺的在昀曄的臉蛋上吧唧一口。

昀曄也轉過臉來在凌祁雪臉上吧唧一口,「有啦,外婆還表揚我很聰明呢!」

昀曄有些嘚瑟的從凌祁雪懷中跳下來,「外婆說,男子漢不能老是要麻麻抱著,會長不大的,所以以後昀曄只要麻麻抱一分鐘,做一分鐘的小孩子就好,其他時間都是男子漢喲!」

凌祁雪被小傢伙認真的神色逗樂,「那男子漢,你接下來要去做什麼來歡迎麻麻回來!」

「我還是先歡迎爹爹回來吧!」昀曄跑向凌祁雪身後的東方翎天。

凌祁雪:「……」

總算有點良心,還記得有個爹爹!

東方翎天一把抱起昀曄,小傢伙也是抱抱一分鐘后就跳出東方翎天的懷抱,站到他們的身邊。

與魔王后、魔王寒暄幾句后,凌祁雪便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意念一動,一家人出現在混沌世界中。

「曄曄!」昀暉正在聚靈陣中修鍊,聽到動靜趕了過來,臉上難得的帶著笑意。

「哥哥!」小昀曄邁著小長腿一路飛奔,跑到昀暉身邊,揍了他一拳,「你還好意思說是我哥哥,自己偷偷溜出去也不帶我!」

昀暉沒有防備,一拳揍個正著,嫩-嫩的臉蛋兒頓時浮出一個紅印子。

「我揍你不會躲呀!真是的,還說是哥哥呢!」昀曄說著像是一個小老頭似的,從納戒之中掏出一瓶藥膏來,給昀暉擦臉上,面帶心疼。

昀暉笑意未褪,只是看著昀曄給他上藥,弟弟只是嘴硬,根本就捨不得打他!

其實他打的很輕,一點也不重。

是他的皮膚嫩,才會顯得紅了起來。

「哥哥你以後不能這樣了,曄曄一個人在家裡可想你和爹爹麻麻了!」昀曄扔下藥膏,抱著昀暉大顆大顆的流眼淚。

昀暉難得的溫柔的哄他,「好了好了,像個娘兒們一樣,居然還會哭,以後我帶上你就是了!」

兄弟倆抱字一起,畫面很是溫馨。

看著兄弟倆感情好,凌祁雪眼中盈滿了濕意,她就怕兄弟之間會有矛盾,看來兩個小傢伙很懂事,根本就不用她操心。

東方翎天許久不見小兒子,便急急的去開鍋做飯,「曄曄想念爹爹的廚藝了沒有?」

昀暉跟著他們,自然能享受到他一日三餐的照顧,可昀曄不在身邊,對她多少有些愧疚的。

「當然想,爹爹的手藝最好了,我還跟皇宮裡的大廚說,要他們做出爹爹的味道呢!」小-嘴兒一癟,「可是他們做不出呢!」

凌祁雪想說他們又不是你的爹爹,怎麼能做出爹爹的味道,真是傻孩子。

但昀曄卻自己喃喃道,「他們做不出來也是正常的,不是每一個人都是曄曄的爹爹!」

「……」

小曄曄那驕傲又逗比的樣子逗的凌祁雪忍俊不禁。

東方翎天投給他一個讚許的眼神,算你識相。

「哥哥外面很辛苦吧,你怎麼這麼瘦?」小昀曄的話引起了凌祁雪的注意,是呀,她雖然覺得昀暉這段時間瘦了點,但因為天天啊見著,也沒有多大感覺,現在看來,真的瘦的了很多,起碼比起昀曄的珠圓玉潤,昀暉就想的弱不禁風了!

昀暉不會是得了什麼病吧!

凌祁雪走過去摸住昀暉的手腕,脈象是有些弱。

不過,他一天三頓不是吃好喝好嗎?

怎麼還會這麼瘦?

「暉暉是不是有事瞞著麻麻了?」凌祁雪眼中閃過懷疑,昀暉自知理虧,低下頭,不敢看她。

「沒有!」昀暉不承認。

「那你來說,你現在為何會那麼瘦!」話中帶著濃濃的自責,若她不是一顆心撲在解救方淼等人身上,就不會忽略他,更不會讓他瘦成這個樣子。

「麻麻,真的沒有,你不是經常說太胖了跑不動嗎?」昀暉解釋道。

「話是這樣說,但是,傻孩子,不吃飽營養就跟不上,就會長不高,以後會變成沒有人要的小老頭!」凌祁雪故意把話說得很嚴重。

「啊!」昀暉面上有一瞬間蒼白,但很快就恢復正常,「誰說我沒人要的,麻麻、爹爹、弟弟是不會拋下我的是不是?」

「那可不一定,以後我還想跟你爹爹再生一個妹妹,曄曄長大了也會成親,若是你沒有人要,就只能孤單一輩子了!」凌祁雪惡趣味的說道。

卻不見昀暉那平靜的小臉上有半點波瀾,心道:果然是個不苟言笑的小老頭!

「麻麻,人家才五歲,有你這樣說自己兒子的嗎,要是我娶不到妻子,就賴著你和爹爹一輩子!」昀暉笑得像一隻狐狸,若是以後長大了,昀曄先娶妻豈不更好,起碼那也是一件值得在他面前炫耀的事呢!

「五歲怎麼了,很多大戶人家還從小就養童養媳呢!」凌祁雪不以為然,愛情要青梅竹馬才好呢!

東方翎天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位母親的不彪悍程度了,這……

好吧,雪兒的思維無法用正常人的思維來比擬,還是做菜吧!

「東方翎天!」凌祁雪哼哼的說道,「別以為我看不到你的腦子就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告訴你,我還就想給兩個孩子養一個童養媳了怎麼地!」


自己錯過了青梅竹馬的機會也就算了,若是孩子能夠體驗那種從小到大,再到老的愛情,那該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