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與君言夏 ,也是毫無頭緒,

黑無雙和莫玉兒落在魏明澤手裡,是死是活也無人知曉,

大蠻和林雨欣,也一直沒有得到夢晚秋出關的消息,當日大尊者承諾會派人援助天泉宗,也只不過一敷衍的話,如今的大蠻是林雨欣,有些變相地囚禁在飛仙宗,

……

大天帝國算是被滅了,東南區域的其它帝國,也開始緊張起來,然而中原一直以來的不抵抗政策,讓這些帝國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聯合其它帝國,然而魔界並不是傻子,自然有打預防針,阻止東南十三帝國的聯盟,正因為如此,才有魔界大能以上的將軍人物抽不開身的情況,

相對於東南十三帝國水深火熱的局勢,中原與其截然相反,彷彿兩個世界,

在中原,人、魔、獸三界的比武消失也漸漸在中原傳開,使得一些年輕的修士開始湧向中原,當然,沒有尊者級別,沒有人敢站上這個比武台,當然,這比武也只限於青年一輩,那些老傢伙,就不可能上台亮相了,

此次比武,魔界提供了極大的獎勵,據說能夠成為三界前三名的修士,可以在魔界最逆天的法寶之一的『天池』內修鍊一天,

天池,魔界最逆天的法寶之一,但只是相對尊者級別的修士而言,天池一祭出,便會升至蒼穹,催動天池,可以強行掠奪天道,將天道強行借給修士一用,也就是能提升尊者境修士的修為,至於能提升幾個境界,那不得看在天池內的修士的本事了,這跟體質有關,與承受力和接受能力有關,


魔界地域本來就小,基數小,繁衍能力又不及人族,所以族內不怎麼開枝散葉,所以每一個境界的修者都比不上中原,或許是因為有了這天池,加速尊者的境界提升,這才導致大能級別的人數趕得到人族,這些只是其中一個手段罷了,對於一個一心想要侵佔人間界的種族來說,花的心思和做的又何止是造出一方天池而已,

中原,也可說是三大勢力,這三大勢力抗禦魔界之心沒多少,但是和魔界攀比之心倒是很強,對於魔界拿出如此牛逼的獎勵,中原三大勢力也不甘示弱,三大勢力每一方拿出三顆『無道果』,一共九顆,三界前三名每人可以得到三顆無道果的獎勵,

無道果,無大道類別道果的簡稱,無大道類別,就是這道果被抽掉特性,只以和任何一種大道融合,我們知道,三千大道,各不相同,以殺入道者得到吞噬之道的道果,不能增加自己的境界,最多就是能多借一種大道而已,

這無道果,不管任何一種大道,都能煉化從而提升一個境界,然而這次居然一下子拿出九顆,這意味著進入前三名,至少就可以提升三個境界,加上入天池,最少也可以提升四個境界,這誘惑太大了,

當然,有人說,我能借兩種大道,便能和只能借一種大道的二階尊者相媲美,能借三種大道就能和只能借一種大道的三階尊者相媲美,道果這東西,多多益善,但是有兩點,重新煉化另一種道果,想要借另一種大道,是要渡劫的,這其中有極大的風險,二,只有對一種大道的掌握達到至尊境界之時,才能去駕馭大道,所以多不定是好事,

不管這場比武是一場陰謀也好,是魔界潛入中原的一種掩飾手段也好,還是魔界和中原三大勢力最後一次談判的開場秀也好,總之,這獎勵條件太過吸引人,沒有一個修士不動心,

還有,誰不想在這樣的場合嶄露頭角,誰不想成為三界最閃耀的人,誰不想被萬眾的目光矚目,

再有,比武這種事,怎麼也要為人族爭光,不能讓魔界和獸界搶了光芒,

總之,這場比武還沒開始,就掀起了一股熱潮,

……

「嘎嘎,獅爺已經是尊者級別人物了,這次一定要好好表現,拿得名次,不說好處其它,這泡妞收人寵也會順利得多,」

中原某一個角落,金獅摩擦著殺豬刀自語,幻想著那些美妙而熱血的畫面,


幻想著,幻想著,鼾聲大震……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黑無雙和莫玉兒沒有回來,大蠻和林雨欣也沒有消息,岳宏也不知蹤影,天泉宗,緊張得不能再緊張,壓抑得不能再壓抑,公輸雄也遣散了天泉宗蛻凡境之下的弟子,當然,不管什麼修為境界,要離開的,隨時可以離開,


大勢所趨,大天帝國都完蛋了,天泉宗不可能撐下去,一些蛻凡境的弟子也棄天泉宗而去,只有尊者級別的人,全部都在,

……

終於,一個月的期限到來,

天泉峰上,以公輸雄為首,一行人嚴陣以待,等待不老山和魔界的到來,

日頭從東方升起開始,每一刻都讓人喘不過氣來,

「哼,不老山不來,我們殺過去,等不起了,」

岳雲吹鬍子瞪眼地道,

沒有人接話,沒有人知道此時說什麼話好,大家都保持著沉默,

「咚咚,咚咚,」

沉默,安靜,安靜得可以聽到每一個人心跳,

……

「來了,」

所有人在這一刻繃緊神經,抬頭望去,只見天邊一隊人馬飛來,在這一刻,公輸雄大手一揮,整座天泉峰轟鳴,貌似一個氣泡冒起,那是天泉宗護宗大陣的結界,將天泉峰罩在內部,

待人馬靠近,天泉宗眾人意外,意外的是今天魔界沒有人來,意外的是,在這隊人馬之中,趙天德為首,有曾經萬達州青城派的尊者,更有曾經天玄宗神農門的長老,還有大天皇室的老傢伙,看來,大天帝國真的完了,天泉宗恐怕也要步後塵,

「哈哈哈,,,」

趙天德笑得十分得意,春風滿面,他道:「公輸雄,遣散宗內弟子,開啟護宗大陣,看來你今天是不打算歸順我不老山了,」

「趙天德,廢話少說,有什麼手段亮出來吧,殺了我,毀了天泉宗,是你的本事,」

公輸雄十分堅決,

「哼,破開大陣,」

趙天德大吼,只見衛毅挺身而出,手裡拿著一件法寶,

「不老山祖器,」

「休想,」

子云天飛身而起,出了護宗大陣,要阻止衛毅破陣,

「看招,,,」

衛毅右手拿著法寶,左手反手一抬,施展火功,火功雖然平常,但是卻是燃燒大道而來的大道之火,雖然只有小小的一朵火焰,卻是映紅了整個天泉宗,讓整個天泉宗極速升溫,如果天泉宗內的弟子不遣散的話,這火焰一出,蛻凡境之下,都會在這一瞬間被燒死,

子云天面不改色,只見他的拳頭冒著藍光,炙熱消失,雖然炙熱消失,然而二人這一出手看似平常,但是暗含的力量無與倫比,那是大道的力量,

「轟隆,,,,,」

二人一交手,除天泉峰被護宗大陣護住之外,紫竹峰,昆九峰,望天峰,紛紛爆炸,亂石飛射三百里,氣旋狂卷九重天,

「融天鼎,,,」

衛毅將法寶往天空一拋,而後口中默念咒語,催動那法寶,那法寶在天空由小而大,足有萬丈,壓面而來,乍一看,那是一方大鼎,大鼎本體一出,氣息如狂風,古樸逼人,爆碎后的亂石隨著氣息在天空飛旋,大地裂開無數裂縫,彷彿世界末日,

「九龍帝印,出,,,,」

子云天拈手綰訣,隨即一枚萬丈大小的紫色大印破空而出,紫氣縱橫三百里,神雷滾滾,天地戰慄,威壓一切,

爆炸,唯有爆炸,是二人大戰的背景,

不老山祖器融天鼎和天泉宗祖器九龍帝印對拼,爆炸蕩漾數百里,

衛毅和子去天雙雙倒飛,連天泉峰都劇烈搖晃,

「攔住子云天,,,」

趙天德命令,三人聯手衝出,轟擊子云天,大道翻騰,如大江大河在咆哮,同一時刻,衛毅再次催動融天鼎,攻擊天泉宗護宗大陣,

「找死,,,」

公輸雄,九階至尊,飛身而出,大手一揮,沒有什麼異象,光是整個人的氣勢和無形的威力,就將三人抽飛幾十里,

「哼,,,」

現場之間,只有趙天德能與公輸雄匹敵,此時此刻,趙天德不得不出手,

趙天德一出手,立即就逃跑,公輸雄也是,立即飛回護宗大陣之內,因為此時,子云天和衛毅又催動法寶對拼,二人都為八階尊者,又催動祖器,衝擊之力也不他兩個至尊能承受的,

二人不斷衝擊,子云天逼著衛毅,不給衛毅攻擊大陣的機會,二人打到數百里之外,打到九天之上去,

下面,趙天德來到宗大陣之外,道:「怎麼,公輸雄,當上縮頭烏龜了,躲著不敢出來,」

「趙天德,今天一決雌雄,」

公輸雄正要飛出大陣,卻被岳雲和莫青松攔住,

「你能躲一輩子嗎,」

趙天德大吼,他掌心一亮,烏光一閃,一掌拍在大陣結界之上,一股磅礴的魔力瞬間迸發而出,

「不好,,,」

「轟,,,,,,」

一下子,天泉宗的護宗大陣就毀在趙天德之手,當然,是毀在魔界的一大法寶之下,

「殺進去,,,」

隨著趙天德的聲音,也就在大陣被攻破的那一剎那,他身後的一二十名尊者全部降臨天泉峰,

「殺,,,,,,,,,」

一瞬間,公輸峰帶頭也是一飛衝天,雙掌拍出,十道雄渾的大道之力如閃電一般飛來,大道之力匯首,形成一道旋風,旋風之中無數的刀氣噴射,這是大道和功法的結合,頓時迎面的一名四階尊者就被公輸雄一招絞殺,

公輸雄十分牛逼,非趙天德不可敵,

趙天德出手,借來九條大道之力,這九條大道之力化作九柄殺劍,如天外流星,落下天泉峰,公輸雄大急,立即出手攔截,

趙天德與公輸雄伯仲之間,然而其它人就不一樣了,不老山一方,人數多了兩三倍,幾個回合,岳雲一四人就被打傷,咳血連連,全部落在天泉峰,沒有幾多戰力,

然而十幾人全部來圍攻公輸雄,即便公輸雄再如何牛逼,也是回天無術,

「噗,,,,」

血水飄灑,有子云天的,也有衛毅的,二人大戰太過猛烈,雙雙受重傷,子云天落下天泉峰,手持祖器,護在公輸雄眾人之前,

趙天德看著子去天,問道:「你這樣子,還能催動幾次祖器,」

「能催動幾次算幾次,」

子云天道,

趙天德不再理會子云天,而是看向公輸雄,說道:「三公子交代我在最後再問你一次,要不要歸順三公子,」

「公輸雄,就算不為你考慮,想想他們,一身修為來之不易,你死了到沒什麼,你有問過他們想不想死嗎,」

「若著想要他們活著,就吞下這顆九劫化魔丹,從此歸順三公子,聽從不老山號令,」

趙天德將九劫化魔丹扔在公輸雄手裡,

「不可,」

「不可,」

眾人紛紛阻止公輸雄,然而公輸雄還有退路嗎,忍心看著子云天他們死去嗎,到了這一步,也只有請出底蘊了, 雙方人數懸殊,天泉宗數人很快就被不老山一夥打傷,已無還手之力,

三公子雖然沒有出現,並不代表他沒來,只不過是在暗中而已,畢竟不老山底蘊還沒有出,他們在暗中,隨時等待不老山底蘊,天泉宗和不老山明裡暗裡鬥了上百數年,趙天德很想將公輸雄一夥殺光光,徹底滅了天泉宗,然而他知道三公子在暗中關注著,所以他還是得按照三公子的意思,先勸降公輸雄,

公輸雄拿著九劫化魔丹,思想在不停地掙扎,其實歸順不歸順魔界,天泉宗都已經沒了,但是當想到子云天岳雲他們之時,公輸雄真的猶豫了,他自己死了倒也無所謂,然而他們呢,

子云天憋下一口氣,道:「公輸雄,就算是死也萬萬不能吞下,不能做魔界的走狗,更不能聽從不老山號令,你敢吞下,我第一個殺了你,」

「快看,那是什麼,,,,」

突然,就在公輸雄猶豫要不要吞下九動化魔丹或者是請出底蘊之際,七山突然指著九天之上的雲層,驚疑地道,

公輸雄幾個抬頭看天空,只見天邊開始黑暗,彷彿一朵烏雲壓城而來,

當感覺到一股不一般的氣息之後,趙天德一方人也看向天空,漸漸地,眾人都看清,天空之中,一椇銅棺緩緩飛來,說是緩緩飛來,那只是感覺,因為那銅棺有幾萬丈那麼大,所以即使飛得很快,肉眼看上去依然很慢,

銅棺抵達天泉峰上空,這才停止前行,懸在九天之上,

「法相而已,上去看看是什麼人裝神弄鬼,」

趙天德可是人老成精,自然不會被嚇到,不過他知道天泉宗可是有底蘊,當下不敢馬虎,命令一人上天看個究竟,


這種打雜一般的事情,自然是實力弱的去做,一名初級尊者飛身而起,飛呀飛,飛呀飛,在那銅棺的壓力之下,就是初級尊者,也飛了半天,這才來到九天之上,來到雲層下方,

那尊者深吸一口氣,衝破雲層,

「啊,,,,」

雲層之上,那尊者剛一露頭,便被一隻大手擒住頭顱,沒有掙扎和反抗的餘地,尊者便被瞬間捏爆腦袋瓜,連對方是何模樣都沒看清,就當空死亡,一身精氣血肉和道果被吞得乾乾淨淨,

,,,,,,


「上去這麼久了,怎麼還不下來,,」

等了半天,那來自青城派的尊者問道,

難不成真是天泉宗底蘊,但是沒有大能氣息,趙天德不放心,當下對青城派的尊者和一名天玄宗的尊者道:「你們二人再上去看看,」

飛呀,飛呀,

二人也是飛了半天,才來到雲層之下,

「啊,啊,」

雲層之上,兩道慘叫聲響起,同剛才一樣,兩個傢伙才露出半個腦袋,就被兩隻大手一手抓住一個頭,提上雲層,同時也將二人捏爆在雲層之上,

見鬼啦,,,,,,

三名尊者一去不返,不管是不老山一夥,還是天泉宗一方,都在疑惑,那銅棺倒底是個什麼東西,

「你,再上去看看,小心一些,」

趙天德又命令一名來自大天皇室的老者,此人那可是三階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