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裡雖然不滿著,但心裡還是暖暖的,畢竟他還是體貼的記著給她送衣服,還算他有良心。

呀!

對了!

怎麼把吃藥的事給忘了!

她急匆匆的將手中的連衣裙放在一旁,然後走進辦公桌內,伸手拿出辦公桌底下的藥片,打開包著的紙,沒喝水就將葯給吞了下去。

感覺那顆小藥片順著自己的食道慢慢的滑入肚子里,雪兮又是一陣憂鬱。

將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然後低頭看著。

嘴角苦澀的揚起,她輕聲道:「對不起寶寶,再給媽媽一點時間,媽媽一定會很快很快的讓你爹地愛上我,然後你就可以幸福的從我的肚子里來到這個世界了。」

希望那一天不會遙遠……

希望陸御擎可以快一點,再快一點的愛上她……

……

次日清晨。

陸廣肇拿著報紙走進老爺子的雅閣。

見老爺子半躺在床上正喝著湯藥,他生氣的將手中的報紙丟到他的身邊,憤怒道:「爸,你看看這個不孝子,上次你都已經跟他說不同意他跟這個女人來往,可是他不但不聽你的,還弄出了緋聞,這要是讓那幫記者查到他們已經結了婚,還有了孩子,那不是丟我們陸家人的臉嗎?」

老爺子聽著他的話,淡定的將碗中的幾口湯藥喝下,然後把碗放在床頭柜上,拿起報紙看了看。

陸廣肇見他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馬上添油加醋道:「爸,這孩子太放肆,他現在連你的話都不聽了,還跟你對著干,以後還有誰能管的了得他,豈不是得上天?不行,你的好好的治治他,不能讓他再這麼繼續放肆下去了。」

老爺子眯著眼睛也看不清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只能看到上面大大的圖像。是陸御擎和蘇雪兮坐在西餐廳吃飯的畫面。蘇雪兮正看著他,對著他笑,陸御擎也看著她,雖然沒有笑,但是臉上冷冰冰的表情早已融化。

真是好久都沒看到這孩子這麼柔和的表情了。看來他跟所有陸家的人一樣,跟他也一樣,只會專情與一個女人。只可惜他的命沒他這個老頭子的命好,喜歡的女人已經跟自己無法相配了。

放下手中的報紙,他低聲問:「你想讓我怎麼治他?」

陸廣肇稍稍有些欣喜。

他穩住自己的表情:「你應該先把他總裁的職位給撤了,然後凍結他所有的銀行卡,沒收他所有的資產,讓他吃吃苦。」

「我撤了他總裁的職位,那誰來頂他的位子?你嗎?還是你兒子?」

「爸,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請個人回來幫你管理公司,你也可以去公司代理幾天。其實我又不是真的讓你把他辭了,只是先撤幾天,讓他吃吃苦,等他知道錯了,回來求你原諒的時候,你再讓他回公司。」

「他是你的兒子,他的性子你應該很了解,你認為他會承認自己錯了嗎?」


「他沒吃過苦,吃吃苦一定會聽話。」

老爺子看著他貌似真誠的臉。

「是啊,你的這個主意是挺不錯的,可是我老了,活不了幾天了,我可捨不得讓我唯一的孫子出去吃苦。」

「爸,難道你真的要讓他娶那個女人?」

「這件事我已經跟他談過了,那個女人想進我陸家的門是絕對不可能的,不過養在外頭我倒是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至於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先生下來,等小擎結了婚,找個借口說是他們的孩子,至於這個……」老爺子垂目又看了一眼報紙,笑著道:「這不過是個八卦新聞,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的孩子,哪個身邊不轉悠幾個女人?」

「可是,爸……」


「行了!」

老爺子立刻喝止,不耐煩道:「別以為我老糊塗了,就不知道你的心思。我警告你,在我還活著的這段日子你最好給我安分點,如果你敢鬧出什麼幺蛾子,再有什麼非分之想,別說我心狠,把你掃地出門。」

陸廣肇的臉鐵青鐵青的。

雖然是他把他從孤兒院帶到的陸家,給他好吃好喝好好養著,但是寄人籬下,看人眼色,他從小就只能唯唯諾諾的奉承他,在他的面前他聽話的就好像是條狗,他只要說東,他連西邊都不敢看一眼。如果從來都沒有接觸過這樣的生活也就罷了,他只能認命,但是在見到過並享受過之後,他的野心早已在肚子里生根。

他要得到整個陸家,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強大,他要讓他這個老頭子在臨死前也過過看人眼色的生活。

暗暗的握著拳頭,他忍辱笑著,道:「我知道了。」

「出去吧。」老爺子命令。

「是。」陸廣肇聽話的離開。

老爺子側目看他走出房門,順路又看著床頭柜上的報紙。

渾濁的雙目閃過一絲狡黠,他拿出手機撥下一串號碼。

『喂,你好!』

「小星啊,是我。」

『陸爺爺?您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想知道你的電話還不簡單,問問小擎就行了。」

『是擎哥哥告訴你的?』

「不然呢?」

『額……嗯……』蕭邢星支吾了一下,然後又問:『陸爺爺你怎麼突然打電話給我,是有事嗎?』

「沒事沒事。就是聽說你到大陸來工作了,想問問你工作的怎麼樣?開不開心吶?」

『額……我……我最近身體不太舒服,請了幾天假。』


「身體不舒服?病了?嚴不嚴重啊?」

『不嚴重,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哦,那就好。正好,過幾天小擎回來,你跟他一起來看看陸爺爺吧。」

『我?』

「怎麼?不想看我這個糟老頭子?」

『不是不是……』

「既然不是,那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我……我只是……只是……怕擎哥哥不想讓我去。』

「是我想見你,他敢有什麼意見?你不用怕,陸爺爺派專車去接你們,他敢不帶你一起過來,我就不認他這個孫子。」

都市透視邪少 陸爺爺……』

「行了行了,就這麼定了,下個月初一,我在家等著你們。」

說完,老爺子就掛斷了電話,不給她猶豫和拒絕的機會。

……

雅閣門外。

陸廣肇氣憤的從裡面走出,眉頭蹙的緊緊的,拳頭也握的好像要揍人一樣。

他在陸家四十多年快五十年了,就算沒有功勞也有不少苦勞,他居然一點面子都不給的直接警告他,還想把他掃地出門?

不行!

不能讓他這麼得意!

他不是想讓蘇雪兮把孩子生下來嗎?他不是想要在臨死前抱抱自己的曾孫子嗎?

沒那麼容易!

大步邁出,一邊遠離雅閣,一邊拿出手機,放在耳邊。

「高東。」

『陸家老爺?找我有事?』

「我想讓你幫我找一個女人。」

『女人?誰呀?』

「她叫蘇雪兮,蘇悠的女兒。」

『蘇悠的女兒?哦,我想起來了,就那是個蘇氏企業的董事長,被我一把推下樓的蘇悠。你找他的女兒做什麼?』

「我想讓她死!尤其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沒問題。不過價錢要我由我來定。』

「好。」 初一的清晨。

雪兮好久都沒有做那個噩夢了。

雖然她沒有親眼看到自己的父親跳樓自殺,但是在夢裡,她千百回的目睹著那個殘酷的畫面。

滿地的鮮血……

父親就躺在鮮血之中…髹…

但是她看不清父親的臉,看不清他最後的表情,因為他已經被摔的血肉模糊了。

「不……不要……不要跳……不要跳……爸爸……求求你了……不要……不要……蠹」

睡在身旁的陸御擎聽到她的夢囈,馬上睜開眼,擔心的看著她慘白的臉和滿頭的汗珠,搖晃著她的身子:「雪兮……雪兮……醒醒,雪兮……」

「不要……爸爸……求求你了,不要丟下我和允兮……不要……不要跳……」


「雪兮快醒醒,你在做夢,快醒醒,醒來就沒事了。」

「不要……不要——」

雪兮驚恐的睜開雙目,淚水充滿了眼眶。

陸御擎抓著她的手臂,緊張又叫了她一聲:「雪兮……」

雪兮聽到他的聲音,雙目看向他的臉。突然彈坐起身,雙臂緊緊的抱住他,淚水也從眼眶一顆顆的掉落,傷心的說著自己在夢中的事情:「我看到爸爸了,他站在天台上,他想要跳樓,我不停的叫著他,不停的勸著他,可是他好像完全都聽見我的話,就在我跑過去想要抓住他的時候,他就那麼跳下去了。他跳下去了……跳下去了……」

陸御擎抱著她不停顫抖的身體,大手從她的頭頂順著她的髮絲撫著她單薄的背脊。

「只是個夢,不用怕,別怕……」

雪兮在他的懷中搖頭。

「這不是夢,是真的。那天他就是在那個地方跳下去的,如果我能及時趕到就好了,如果我能一直陪在他的身邊就好了,他從來都不是那麼脆弱的人,當時一定非常痛苦才會選擇自殺。可是我……我什麼忙都幫不上,連一句安慰的話都來得及對他說。」

奇術之王 這不是你的錯。」是他的錯。

雪兮在他的懷中哭成了淚人。

明明都過去一年多了,明明這段時間都已經不會再想起來了,可是為什麼突然又夢到了?是爸爸託夢想要告訴她什麼嗎?還是爸爸生氣她居然把他忘記了?

陸御擎不停的扶著她的背脊,心中滿是悔恨。

如果那時他不做得那麼絕就好了,如果他有想到他會自殺就好了。他那時太著急太衝動了,因為家裡的人已經開始籌備他們的婚期,這讓他焦躁不已,所以……

都是他的錯,一切都是他的錯……

雪兮在他的懷裡漸漸的安定了下來。

從他的懷中抬起頭,看著他的臉,她覺得很窩心。在這之前,每一次從噩夢中醒來她都只能孤零零的抱著自己不停的哭泣,現在有一個人依靠,有一個人安慰,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爸爸,我現在很幸福,你呢?

在天上找到媽媽了嗎?

陸御擎垂目看她,乾燥的大手將她臉上的淚痕拭去,然後溫柔的親吻了一下她的唇,輕聲道:「先去洗把臉吧,別胡思亂想了。如果今天不想上班,我可以給你一天假出去散散心。」

雪兮搖了搖頭:「我已經沒事了,我可以上班。」

她還要吃藥。

昨天晚上他也沒有放過她,好像他真的非常著急要孩子。不過她不敢把葯帶回1080,只能放在辦公室,雖然辦公室看上去也不安全,但沒辦法,瞞過一天是一天吧。

稍稍有些不舍的離開他暖暖的胸膛,她下床走進浴室洗臉刷牙。

再蘇就炸了[快穿] ,這才下床。

果然,糟糕的早上一定遇見糟糕的事情。

雪兮在走到大陸正門口的時候剛剛好碰到了重新上班的蕭邢星,兩人面對著面,愣愣的看著彼此,尷尬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而回神后的蕭邢星依舊像那天一樣,避著她向正門內走,雪兮卻激動的幾步追趕,叫著她的名字。

「星星!」

一把抓住她的手,拉住她的腳步。

蕭邢星的雙腳停下,但是卻不願看她。

「蘇小姐,請你放開我,在這裡拉拉扯扯的會被人誤會。」

「蘇小姐?」她一直都叫她雪兮姐姐,或者雪兮。這樣冷漠的稱呼是在告訴她,她已經討厭她了嗎?

「星星,我有話想對你說,你可以給我點時間嗎?」她沒有放手,但卻放輕了聲音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