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牙見蕭浪直到昏死過去依舊沒有收回草藤,也沒有控制草藤拚死攻擊,微微鬆了一口氣。琪小姐的那隻小獸可是珍貴至極,琪小姐本來只是黑鱗家族的旁系子弟,因為這小獸身份地位尊貴了數倍,如果這小獸出了半點問題,他肯定會被家族重罰的。

控制半透明的大手死死抓住草藤,讓小獸繼續煉化,黑牙感覺草藤反抗的越來越弱,本體也越來越虛度,更加放心了。看著小獸身上的黑光越來越強,黑色氣流越來越多,煉化速度也越來越快。黑牙笑了起來,那鬼一樣的笑容,看著遠處的茶木等人一陣發毛…

草藤很快就被煉化了一半,體型也小了整整三分之二,如果說原先是一條巨龍,此刻卻變成一條小蟲了。

「咯咯!」

琪小姐笑了起來,微微隆起的胸部一陣聳動,這位琪小姐長相和身材和雲紫衫有的一拼,可惜眸子中的傲慢之色讓她氣質分數大減。她感受著小獸內心的興奮,一張臉也變得神采飛揚起來,不停的嬌喝起來:「小絨絨加油煉化,煉化了這草藤,等會去把那個戰王朝皇帝的聖階神魂也煉化了,咯咯,到時候你的實力肯定會提升一些的!」

雲飛揚一聽身子一顫,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琪小姐一眼,卻被她旁邊的墨甲護衛掃了一眼立即萎了。滿臉苦澀幽怨起來,完全沒有半點帝皇的威儀和傲氣。

場中很多人,看著草藤一點點的消失,內心都湧起一股悲涼的感覺。這草藤絕對是超越聖階的存在,如此輕易吞噬了雲飛揚的八爪金龍神魂,如此輕易的殺死幾名戰帝,如此強橫的神魂此刻卻被活活煉化,太可惜了!

隱帝望著半空中的草藤,望著地上昏死過去的蕭浪,沉沉一嘆,本是一個絕世天才,卻馬上要死了。如果蕭浪出生在天州,恐怕早就被大家族招攬了,此刻也變成真正的豪門公子,前途不可限量…

漸漸的草藤變成百米長了,也變得只有手臂般粗了,虛影更是差不多完全透明了,似乎在下一秒就會消失在天地之中。

黑牙撤去大手掌,讓小獸完全煉化了,琪小姐也更加的興奮起來。因為一旦草藤完全被煉化,小獸的實力肯定會有明顯的增強。這小獸不是她的寵物,而是她的…神魂。小獸實力增強,她的實力也會增強,到時候在家族地位會更高了!

「吱吱!」

小獸身子的黑光無比刺眼,黑色氣流籠罩了半邊天空,黑寶石般的眸子內都是興奮喜悅之色,分出一團黑色氣流一下把剩下的百米草藤全部籠罩進去,準備徹底煉化了!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無比虛弱的草藤,竟然陡然亮起一絲光亮,光亮宛如星星之火般,瞬間燎原了。整根草藤都亮了起來,還完全壓制了小獸的黑光。然後一股比黑牙都強大了數十倍的氣息從草藤身上亮起,剎那間籠罩了附近的空間。

「轟!」

在那股氣息之下,天空的琪小姐兩名護衛隱帝,全部被轟下來,壓在地上,連站都站不起來。

全場被草藤釋放的強大氣息嚇呆了,就連隱帝羽飛仙身體都顫抖起來,實力低的茶木左劍雲紫衫龍牙菲兒等人更是完全匍匐在地上。這氣息太強大了,就宛如他們還是孩子的時候,空中有一名戰帝強者肆無忌憚的釋放氣息一樣,她們這一刻感覺天都要塌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跪倒在地上,包括實力最強的黑牙,無人能動,這一刻空間似乎…凝固了!

「天帝強者的氣息?」

黑牙臉色大變,一張老臉變得鐵青,眸子森冷,雖然不能動卻爆喝起來:「琪小姐,快收回小絨絨!」

琪小姐倒是想收回小獸,問題是她根本控制不了那小獸了,那小獸這一刻也被固定在空中,珍珠般的眸子內都是驚恐和絕望之色。

讓眾人更加震驚的事情發現了,草藤白光越來越亮,居然快速的開始反吞噬小獸身體外的黑色氣流起來,速度比小獸煉化快了數倍,很快就將小獸的黑色氣流吞噬了,最後白光籠罩了小獸,小獸瞬間化成一具骸骨。

草藤身上光亮閃耀,每吞噬一分黑色氣流,就長長數百米,最後變成數萬米長,也變成人那麼粗,顏色居然不在是橙色,而是變成了黃色…

「嗡!」

草藤身上的光亮消失,在無數人驚恐的眸子下,天空出現一張半透明的臉,漂亮的女人臉! 「天帝殘魂!」


黑牙一臉死灰相,地下陵墓內果然是天帝強者的屍體,他不明白為何草藤內居然隱藏著一絲天帝殘魂,他只是知道今日麻煩了。

他是人皇境強者沒錯,問題是那他娘的是天帝的一絲殘魂啊,就算一縷氣息都能讓他魂飛魄散啊!

那張半透明的女人臉出現后,眾人更加動彈不了了,如此強大的氣息,所有人就感覺身上被一座九星峰壓住般。無數實力低的武者嘴角都開始緩緩溢出鮮血了。

「咻!」

別人不能動,草藤卻是能動,草藤閃電般射回了蕭浪身體,將蕭浪纏繞起來,綠光閃耀,飛快的治療好蕭浪傷勢起來。

眾人眸子轉動,不時看著天空那張冷漠的女人臉,不時看著黑牙,最後又在蕭浪身上掃過。

局勢發展的讓所有人不知所措,如此狀況簡直超乎了他們的想象之外了,就連那兩名墨甲武者都惶恐起來,而琪小姐則在小獸被吞噬的那一刻,狂奔一口鮮血,昏死過去了…

「幸好,幸好!這天帝殘魂沒有了意識,不會主動攻擊人,但為何這天帝殘魂要守護這草藤神魂?它們之間有什麼聯繫嗎?」

黑牙枯樹皮般的老臉雖然依舊鐵青,但盯著那張女人臉的眸子出現一抹慶幸。他很清楚這殘魂不能永久出現在外面,片刻之後肯定就會消散了。只要這段時間不出現意外,局勢依舊在他掌控之中。

女人臉的確沒有發出攻擊,但局勢卻已經不在黑牙掌控之中了!

因為…蕭浪突然蘇醒過來了!

蕭浪醒來沒事啊,問題是他醒來之後卻突然站了起來,臉上也露出一抹妖氣凜然的微笑!

「嗯?」

黑牙內心一顫,看到蕭浪的目光射向他,他眸子內頓時惶恐之意。天帝殘魂如此強大的威壓,他竟然半點不受影響?不過看到蕭浪身體外環繞的草藤虛影,黑牙若有所思。

重生之林夕再現

全場也一片嘩然,很多人都開始被壓得吐血了,蕭浪竟然站了起來,然後緩緩朝黑牙走去?

無數目光驚恐的望著蕭浪,感受到他身體上的殺意,羽飛仙等人嚇的渾身戰慄起來,隱帝立即爆喝起來:「蕭浪,你要幹什麼?」

東方白也大吼起來:「蕭浪別做蠢事!」

黑牙有多麼強大,他們這些神魂大陸的強者感悟最深了。如此強者肯定是黑鱗家族的中高層了,蕭浪要是把他給殺了,這就等於要把天給捅破了!黑鱗家族的強者很快就要降臨神魂大陸了,到時候誰都不知道神魂大陸會遭受什麼樣的責難!

「蠢事?」

蕭浪扭頭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眸子森冷,臉上平靜,他咧嘴幽幽一笑冷哼道:「何為蠢事?難道我想活下去也是蠢事?我就天生該死?」

沒錯!

突兀出現的女人臉,讓蕭浪有了求生慾望,既然能活下去,他為何要死?既然能帶著蕭青衣等人離開,他為何要將蕭青衣她們的命交到別人手裡?

所以他肆無忌憚的出手了,身子一閃,出現在黑牙身前,一隻手抓住他的脖子,一隻手天魔戰技運轉,對著他的胸口狠狠砸下!

「砰!」

黑牙胸口一震,身子卻沒有半點事,只是臉色難看起來,防禦強得離譜。他被蕭浪一隻手抓住,又被天空的天帝殘魂氣息鎮壓完全動不了。只能惡狠狠的盯著蕭浪,目光宛如毒蛇,殘笑起來說道:「小子,你會後悔的!」

「砰!」

蕭浪沒有廢話一拳拳不停砸下,每次都是全力砸出,數拳下去黑牙胸前居然依舊半點事情沒有,只是嘴角一股鮮血緩緩流出。

全場一片死一般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著蕭浪,看著他一拳拳不斷砸出,每次一砸眾人都感覺砸到他們胸口般,心臟跟著跳動起來。

黑牙也是個人物,雖然內臟已經被震傷了,卻一聲悶哼都沒有發出,眼睛依舊怨毒的盯著蕭浪,冷幽幽說道:「小子,你敢殺我,黑鱗家族一定會抓住你,把你靈魂抽離出來,煉化成幽魂,永世不得超生的!」

「哈哈,這現在我都活的不痛快了,我還管以後?狗屁!」

蕭浪再次全力一砸,黑牙的胸口終於炸裂開來,蕭浪的拳頭也變成利爪,朝裡面抓去。

「不,不!」

黑牙終於驚恐起來,一張老臉變得扭曲,爆喝起來:「你不能殺我,你不能…」

「砰!」

一枚心臟被抓出來,蕭浪當著眾人的面無情捏爆了,鮮血都濺射到他臉上,讓他看起來宛如一尊魔神。

隱帝和羽飛仙的身子不斷顫抖起來,天…被捅破了!

隱帝望著蕭浪,無比懊惱起來,他第一看到蕭浪就知道這是一個擁有魔性的少年。他當時還警告過獨孤行,如果蕭浪入魔他會親自出手擊殺。早知道原先就該把蕭浪殺了,這小子完全不顧大局,桀驁不馴,就是個殺星啊…

茶木和逆蒼眸子龍牙菲兒眸子中卻都是欽佩之色,這位爺果然不是常人,什麼人都敢殺啊,這可是天州的特使啊!

「咻!」

看到蕭浪朝兩名墨甲武者衝去,眾人都不在感到震驚了,以蕭浪的性格,既然動手了肯定會斬草除根的…

「嗡!」


但就在此刻,半空中的漂亮女人臉卻微微一顫,居然緩緩消息在半空中。眾人身上的威壓也緩緩消失,隱帝等人立即目光朝兩名墨甲武者射去,暗道一聲「不好」。

兩名墨甲護衛果然動了,手中白色氣流環繞,身子化作虛影朝蕭浪衝去,那衝天的殺意,讓蕭浪感覺到靈魂都一顫。

「咻!」

霸道總裁的甜心妻 ,足以將他身子砸得粉碎。但那一刻他卻沒有躲避,反而站在原地,冷笑起來:「你們想你們的小姐死嗎?」

兩道身影陡然頓住,眸子朝身後掃去,目光頓時變的凝重起來,因為他們看到他們的小姐居然被一根草藤朝拖到了地下,蕭浪身上的盤旋的草藤,也變成了實體,其中一截早已悄然鑽入地下。

「雜碎,你敢!」

一名墨甲護衛頓時爆喝起來,他們只離開蕭浪一米距離,隨便一拳都能把蕭浪砸碎,但是…他們不敢賭,只能爆喝起來!

蕭浪被兩人的拳風震得退後兩步,繼續冷笑說道:「我敢不敢,你們可以試試!我保證在你們擊殺我之前,把你們小姐弄死!」

隱帝羽飛仙對視一眼,紛紛為蕭浪的反應能力而震驚。

換做任何一人,在剛才那種情況,在發現天空那張女人臉消失后,都會驚慌無比吧?但蕭浪在那一刻卻能反應的如此之快?迅速釋放草藤,從地下穿刺過去控制了琪小姐,再次讓局面逆轉。 「小畜生,你這是找死!」

「雜碎,竟然把抓我家小姐?你想靈魂化成幽魂,永世被鎮壓嗎?」

兩名護衛頭盔下的眸子都冒火了,身上的冷意宛如萬年冰川,那無盡的殺氣,壓著蕭浪的骨骼都咯咯作響。左劍雲紫衫等人剛剛站起,卻被兩人的氣勢再次鎮壓跪拜下去。



蕭浪吐出口裡的淤血,眸子內露出一絲殘笑,咧嘴爆喝起來:「動手啊,怎麼不動手?不敢殺?就他娘的給我閉嘴,信不信我把你家小姐立即給廢了?」

「哼…」

兩名護衛立即萎了,兩人和剛才那個黑費都是琪小姐的貼身護衛,琪小姐出了半點問題,三人絕對生不如死。想到琪小姐的父親的手段兩人都內心一顫,沉默下來!

「咻!」

草藤的一截從地下鑽出來,將昏死過去的琪小姐拖了出來,草藤將她纏成了肉粽子,蕭浪還一隻手抓住她的腦袋。這才對著兩名眸子中都是怒火的護衛說道:「我只想帶我的人離開神魂大陸,懂?」

一名護衛深深呼出一口氣道:「放了小姐,你可以離去!」

「等我安全了,自然會放了你家小姐!」蕭浪漠然開口,然後繼續說道:「讓他們去找一隻最快的飛行玄獸來,立刻!」

一名墨甲護衛冷眼一掃羽飛仙他們,雲飛揚立即朝一人打了個眼色,一名戰皇快速朝城內快速閃去。雲飛揚下了命令之後,身子微微朝羽飛仙身後移了一些,眸子閃爍,渾身緊張到了極點。

事實上!

此刻和蕭浪有仇的人,包括羽飛仙都無比緊張,似乎…這一刻蕭浪成為眾人命運的裁決者?

因為蕭浪手裡有一名尊貴的小姐,而那兩名無比強大的護衛,似乎被迫要聽蕭浪的話?如果蕭浪突然開口,讓兩名護衛把他們人頭拿下,兩名護衛絕對不敢忤逆吧?

蕭浪好像也感覺到了眾人目光和忐忑,悠然轉過頭來,冰冷的目光緩緩眾人面上掃過,看得羽飛仙雲飛揚血宗長老一群人,背後冷汗直流…

「這群人!」

蕭浪突然開口了,還伸出一隻手指著面前的所有人,沉喝道:「你們兩人幫我把他們…全殺了!」

羽飛仙和雲飛揚等人全部身子一震,隱帝和東方白逆水流等人卻是滿眸的不敢置信,蕭浪喪心病狂了嗎?居然連他們都要殺?

兩名墨甲護衛卻搖了搖頭,一人冷哼道:「我們只是護衛,無權擊殺域面中人,如果我們敢亂殺,家族執法堂不會放過我們,所以這個要求,請恕我們無能為力!」

「啾!」

帝都之上一隻巨大蒼鷹騰空而起,快速朝這邊飛來,飛行玄獸剛好來了!

「這樣啊…罷了!」

蕭浪擺了擺手,目光開始森冷的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不過在隱帝和茶木龍牙菲兒東方白逆水流等人臉上掃過的時候,眸子中露出一絲暖意。

他突然漠然的開口道:「你們都給我記住,今日之事蕭某記在心裡,如果我蕭浪不死,等我再次回歸神魂大陸之日,就是血染大陸之時!」

那隻蒼鷹俯身朝下方開始飛來,蕭浪說完,身子一躍而起,帶著琪小姐上了飛行玄獸背上,對著控制玄獸的戰皇強者,朝南方一指喝道:「走!」

戰皇強者不敢多說,控制蒼鷹朝南方飛去,兩名墨甲武者立即騰空而起緊隨其後。

蒼鷹速度非常快,比雙翼邪龍還要快幾分,帝都城北的眾人全部站了起來,目光望著遠處越來越小的影子,唏噓不已,感慨萬千。

東方白和逆水流對視一眼,老淚縱橫。茶木和逆蒼也明白了,蕭浪要墨甲護衛殺他們,其實是為了保護他們。有蕭浪這句話,在場的強者生命保障增大了許多。

黑鱗家族來了,知道蕭浪曾經要殺他們,肯定會誤以為這些都是蕭浪的敵人!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不是?

龍牙菲兒還沒想明白這個道理,不過她望著越來越遠的蒼鷹,內心突然有種深深的失落感。她知道這個少年離她越來越遠了,以後也永遠離開她的世界了。她有些後悔, 名門老公壞壞愛 ,為何不讓他負責?

「哼哼!蕭浪,你還想回來?殺了黑鱗家族的強者,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死路一條吧?」

雲飛揚面色有些蒼白,眸子中卻都是恨意,他的聖階神魂受損嚴重,估計二三十年恢復不了了。三十年他都老了,這輩子怕是沒有機會實力在突破了…

隱帝長嘆一聲,嘴唇蠕動,喃喃道:「這個殺星終於走了,走了千萬別回來啊,去外面禍害別人吧,神魂大陸太小了,經不起你折騰啊!」

「浪少,一路順風!」

茶木逆蒼目光炙熱,同時在心裡說道。兩人看了天空良久,最終對視一眼,眸子同時暗淡下去,蕭浪不管這次能不能逃走,他這輩子都釋放了最璀璨的光芒,而兩人這輩子顯然只能老死在帝都了…

……

「停,朝西方飛!」

蒼鷹飛出去數百里,蕭浪對著那名戰皇下令道,背後兩名護衛依舊緊緊跟著,不過不敢靠太近,怕引起蕭浪誤會。

戰皇控制蒼鷹朝西方飛去,蕭浪卻眸子四處亂掃,尋找蕭青衣她們。南方是死亡山脈,西方是神魂城,蕭浪猜測蕭青衣要麼逃去南方的死亡山脈或者蠻夷山脈,要麼朝西方奔走,出海!

果然!

只是一小會,蕭浪就看到了四道熟悉的身影,立即興奮的爆喝起來:「朝下方飛去!」

下方官道上,四個身影飛速狂奔,不過這點速度在蕭浪眼裡慢得很。蕭青衣帶著柳雅,千尋帶著禪老。四人臉上都是黯然之色,蕭青衣好點表面看起來依舊淡然,不過眸子深處卻是一片死寂。柳雅眼中都是死意,千尋也搭隆著頭無比沮喪無精打采,禪老老淚縱橫,長嘆短噓…

「啾!」

蒼鷹的鳴叫聲驚醒了四人,蕭青衣抬頭一看,身子頓時立在當場,全身都微微顫抖起來。柳雅跟著一看,嬌軀止不住的亂顫,淚水傾瀉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