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兒小聲的說道。

梁州蒙山屬於九黎族的地界里,一片木樓的一間大堂中。九黎族大長老,也是十巫之首的月婆婆,憤怒地一掌拍碎了身邊的茶桌,大聲地吼道「廢物,全是廢物!連一個毛孩子都解決不了,要他們何用!」

月婆婆沒想到,自己差人派了兩個半仙去,竟然沒有殺了那個名叫楊凡少年,還搭上了兩條半仙的性命。更可恨的是,連對方實力也沒有完全的弄清楚。她可不認為對方又真仙的實力,自認為應該是有高手幫忙才對。因為那裡有豪都的殿前大將軍羿,這個半仙內近乎無敵的高手。

月婆婆之所以對楊凡比較在意,是因為自己曾經推算了楊凡一次,結果遭了天譴反噬,折損了三年陽壽不說,愣是一點情報也沒算出來。這就讓她有些害怕了,如果敵人真的強大還好說,大不了暫避鋒芒。只有未知的敵人,甚至連算都算不出來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因為他們是巫師,所以對天命更加的信仰,也更加的敬畏。而她耗損了三年陽壽,唯一得到的結果是,天機難策四個字。

「來人!」紅婆婆大喊了一聲。

「在,請問婆婆有何吩咐?」說話的,是一個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大殿里,並且恭敬地跪在下面的一個黑衣人。

「你去把那個名叫楊凡的少年困在山外的囚龍潭,能殺了他雖好,去吧。」

「是,屬下遵命!」

話音剛落,人影已經消失不見。

之後月婆婆來回踱了幾步又喊道「去帶天合來見我!」

「是!」

時間不大,一個面向還算俊朗,身穿白衣的耳掛銀月的男子走了進來。

「天合見過大長老!」說完,對著月婆婆躬身一拜。

月婆婆沒有回應,而是對著周圍說道「你們都退下,沒我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閣樓半步。」

「是!」周圍傳來數人的回應,數道身影迅速的離開,圍在了閣樓周圍。

直到這時,月婆婆原本冰冷的臉,忽然綻放出慈祥的神態,伸出自己的老手輕輕地撫摸著天合的臉頰。

「叫我奶奶,這裡沒外人了。」


「奶奶。」天合眼神轉了轉,輕聲地說道。

天合的父親是月婆婆年輕時與一個豪都的男子所生。只不過那男子在知道她是九黎族的長老后,將其打傷搶下了孩子,並毅然決然的把她轟出了家門。而這事,她一直都埋藏在心裡,九黎族無人知曉。這也是月婆婆對當今的統治階層恨之入骨的原因。因為若不是他們一直對九黎族抱有偏見,自己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天合,這一次你可有把握勝出,為了能讓你得到魔神子,為我們留下魔神血脈。我可是費了不少事,你可不要讓我失望。」雖然月婆婆疼愛這個自己搶回來的孫子。不過一談到正事,她又立刻嚴肅起來。

「放心吧奶奶,如今我已經是人仙中期,加上奶奶給的神器,相信在人仙境內,已經無人是我的對手。 與子偕行 ,她註定了會是我的人。」天合十分自信地說道。

「這就好!」月婆婆欣慰的點點頭。

大路西南邊,焰火之山的秘境中,拜火教的後殿。

「大毛,大毛,大毛!這畜生死哪去了?」

火靈兒大聲地呼喚著她那隻火焰獅子,大毛的名字。回來已經兩天了,可是那個平日里總是粘著自己的大毛卻是一直都沒有出現。找了後殿找前殿,半天後又將整個拜火教的靈獸谷翻了個遍,愣是連大毛的一根紅毛都沒有找到。這一下火靈兒心中大急,一想到當初和楊帆離開時,將它自己留在了海上,擔心它可能出了事情。

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她的身後不遠處,正是拜火教的當代教主,也就是她的親爹。

「靈兒啊,出了什麼事?」

「爹,大毛他…」火靈兒說了一半,口音一轉,微微欠了欠身說道「參見教主,請問教主可知道我那火焰獅子現在何處?」

原本火靈兒情急之下喊了他一聲爹,這讓教主高興壞了,可是接下來的變化,卻讓他很不舒服。不過他也清楚自己的閨女的,所以也就不在這事上多言。

「哦,你說大毛啊,自從你失蹤后,它就一直沒回來。不過他身上有我們拜火教的印記,我想也沒哪個勢力敢傷他性命,我過我猜的不錯的話,它應該是被掌管海眼的龍族抓走了。」

「什麼,龍族!」火靈兒驚呼了一聲。

因為拜火教和龍族有些過節。當年曾有一任教主,為了突破,前往東海尋找海底的水火之晶。這是一種只有在海底的炎火山噴發時,才會有可能出現的一種極為罕見的極品靈玉。結果早死早到了, 萬般風情不如你 ,所以兩**打出手。

結果那一代的年輕教主倒是挺厲害,打上了龍太子,搶走了水火之晶。從此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兩家,變得如仇人一樣,只要見面就必須過幾招。而魚姬是海族的人,受龍族管轄,自然也對拜火教很不待見。這才才有了兩人一見面,就開打的情況。

如今對方明擺著是等自己過去認罪受罰,再不濟也要付出點代價。一想到這裡,火靈兒就恨得牙痒痒,同時又想起了那個可惡的少年。

「行啦,別擔心。大不了爹豁出了這張老臉,親自上門謝罪,幫你把大毛帶回來就是。」教主輕聲地安慰道。

「不用,我自己去!」火靈兒倔強的搖搖頭說道。

「不行,你去了他們絕對會想辦法羞辱你,我不能看著你受委屈。」教主眉頭一皺,立刻阻止道。

「放心,我不會一人去的。大毛的丟失,有人也要付大半的責任,我會拉著他一起去的。」火靈兒美目一轉,恨恨地說道。不過雖然心裡不服氣,可是她也承認,要是能讓楊凡出面,或許這事就能容易很多。畢竟純陽之血的名頭擺在那裡,只要不是被沖昏了頭的大勢力,每人願意招惹他。

教主一聽,立刻明白了過來。不過他也不說破,只是平靜的點頭說道「那好,你只要能保證自己的安全就行,有什麼需要的可以對我說。」

教主表面上平靜,可是心裡早已樂開了花。這幾天,他發現火靈兒回來后總是心不在焉的,憑他一個過來人,又怎會想不出其中的道理。原本當初打算逼著她做出決定,也是為了她好,可眼下自己這閨女自願的,豈不是皆大歡喜。

「哦,對了。拜火教接到了九黎族的請帖,後天他們將要為那個魔神子小丫頭,弄什麼招親的比試。咱們拜火教你看誰去比較好一些,我聽說那個魔神子似乎和神子有些關係,這可不好辦啊。」教主有些頭疼的搖了搖頭,暗中則是斜著眼看向了自己的閨女。

「啊!」

火靈兒一驚,立刻轉身瞪了親爹一眼,帶著憤怒說道「誰也不要去了,我去看看就行了。」

說著抬腳氣呼呼地走了出去。

見她離開,教主再也忍不住,拍著手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會這樣,看來我距離抱孫子已經不遠嘍。」

「哈哈哈哈,那可要恭喜教主了。沒想到靈兒這丫頭也有轉性的一天啊。」說話的是大祭司,他看著靈兒從小長大,自然也是欣喜得很。

… 楊凡在蘆葦城啊安排妥當之後,告別眾人,乘飛舟連夜趕往蒙山,終於在第二日中午趕到了九黎族的地界.可是到了這裡才發現一個問題,自己沒有一個合適的身份進入到裡邊。因為九黎族一直都仇視當今處於統治地位的漢人,所以自己如果沒有一定個其他的身份,真的很難進去。

收了飛舟,楊凡在蒙山地界的外圍,轉悠了一陣並沒有往裡潛入。他相信,看似監察的鬆懈,可如果自己不安正確渠道進去,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人搜出來,十有**會惹出大亂子。眼下還不是和九黎族翻臉的時候,所以只能另外想其他的辦法,於是退了出來,在外圍的山道上不住地晃悠尋找機會。

「咦?」

忽然間楊凡眼神一凝,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算不上熟人的人。只見一個二十許的男子,明明帶著蠻族特有的裝飾,卻要穿著漢人的紫色長衫。而且他娃娃臉,眉眼似笑非笑,搖著羽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此時正在山道間遊走。而當楊凡注意到對方后,那邊也同樣發現了他。

「喲,小兄弟看著有些眼熟啊…」對方停頓了片刻,忽然眼神一凝,驚訝地說道「咦,你小子竟然沒有死啊!」

很快,其身形一閃,來到了面前。楊凡能感覺到,對方的隱隱收斂的實力,應該突破了半仙境不長時間。

「呵呵,在下楊太,多謝馬林兄當初及時的仗義出手,這才有幸撿了條命性命。」楊凡抱了抱拳,客氣地鞠了一躬說道。

楊凡有些驚訝,因為眼前這人正是當出和滕飛宇大戰的笑面虎馬林。也是再到此時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想來當初的滕飛宇實力也要接近了半仙,若不是他實在被傷的夠重,估計最後死的依舊會是自己。

馬林仔細打量了楊凡幾眼,雖然看上去依舊帶著微笑,但眼底似乎有些失望之色一閃而過。

「不知楊老弟來著蒙山有何事?這裡可是九黎族的地界。」

「哦,小弟這不是聽說這裡要舉辦個招夫的比試嗎嘛,我孤家寡人一個也沒什麼勢力,所以想來湊湊熱鬧試試運氣。」

「哦,怪不得…」馬林點了點頭,之後帶著認真之色說道「只不過我看你還是不要報太大希望的好,行了剛好我也是本這個來的,咱們一塊去吧。」

楊凡皺了皺眉,不過也沒想太多,於是面帶著微笑與他並肩往深處走去。這可是個不錯的機會,跟在他的身邊,想要進到蒙山的九黎族,應該沒什麼問題。一路上沒什麼話,就這麼走了小半個時辰后,楊凡發現了點問題。

「馬林兄,我怎麼感覺咱倆好像一直都在外圍轉悠?」

「哦,我在等一個人,這麼就沒見他來,估計是走錯了地方,所以順便四處找找。」

「哦。」楊凡雖然奇怪,不過也只能跟在旁邊。

兩人又走了一刻鐘的時間,忽然楊凡的腳步一頓,不過卻立刻裝作毫無發現地繼續走著。可是很快,馬林停下了腳步,緊接著眼前的山道漸漸暗了下來,時間不大便已經伸手不見五指。

「這是…下品仙器,遮天幕。」

馬林驚呼出聲。遮天幕顧名思義,能把天都遮住,是一件用來迷惑困人的仙家寶貝。雖然有些誇大其實,而且沒什麼攻擊力,不過卻勝在實用,抓人困獸無往不利。而且自作也並不麻煩,不像仙寶那樣壞了難以修補。

馬林有些憤怒地對著黑暗中大喊道「誰,出來。我知道你是大長老的人,不過對我出手,似乎找錯了人吧!」

「哼,馬林。你以為自己是誰,若不是你跟著不該跟的人,你本可以好好地活著。可是,今天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黑暗中傳來不屑的說話聲,根本分不清是從那裡傳來的。同時一道破空之聲響起,直奔兩人的方向襲來,速度之快,更是讓楊凡心驚不已。馬林敢忙一推楊凡,攻擊從兩人中間險險的穿過,並沒有人受傷。

「哼,不過如此!」

馬林恢復了平靜,之後大聲地問道「你究竟是何意?」

黑暗中靜了片刻,之後那聲音再起「馬林,難道你不知道身邊人的身份?」

「身份?」

馬林奇怪地轉頭看了楊凡凡一眼,最後臉色一變,驚訝地問到「你是楊凡?」

楊凡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怎麼,你們都認識我?」

「你…你怎不用早說啊,何止是認識,咱可是自己人啊!」馬林意林一拍大腿,有些懊惱地說道「哎喲我的親親誒,你早點說,咱不就上山了,何必受人埋伏。現在可好了,能保住小命就不錯了!」馬林鬱悶之極,面色凄苦地搖著頭。

馬林雖然有些上火,不過他也知道這事怪不得對方,畢竟這裡是九黎族的地盤,換誰也都會加點小心。若不是楊凡當初那垂死的情形給他的第一眼印象太弱,說不定馬林還能問問他。可是這才不過幾個月的時間,他可不認為眼前這個少年,是馬小玲口中那個不是半仙卻可以和半仙對抗的少年楊凡。


「哦?馬兄難道是小玲的兄長?」

楊凡一驚,再聯想到馬林的姓氏,立刻也猜出了大概。

「恩,我是她的堂兄,來此就是怕你遭了人家的毒手,不過這下可糟了。」馬林點點頭回答道。

原來馬小玲知道楊凡一定會來,便暗中找了支持自己這一派的堂兄馬林,想讓他幫忙將楊凡帶到族中,比試招親不過是個幌子。因為在女權比較強勢的九黎一族中,還有一個特定的習俗。

那便是在舉辦大型活動前的一晚,眾多男男女女會聚在一起載歌載舞向神靈祈福。這時候,在長輩和眾人都在的情況下,女方可以在眾多男人中,當著大家的面指定一個心儀的男子為夫婿。只要兩方同意,這事便可以算是成了。而這個目的,大長老又怎麼會看不出來,所以這才極力地要阻止楊凡上山。

「哈哈哈哈,馬林,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剛剛的攻擊,我不過是試探而已,你以為我真的奈何不了你嗎?」

此時在外面的半空中,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手中拿著幾根漆黑的看不出材質的尖刺,站在了一張巨大的黑網上。而這黑網,便是下品仙器遮天幕。雖然從他的角度看,這黑網僅僅是籠罩了方圓不到百丈的面積,可是被困在裡面的人,卻會受到禁制的迷惑,永遠種不到頭逃不出來,這便是遮天幕的強大之處。當然若是裡面的人實力超強,這東西也也困不住人家,不過這雖然是下品仙器,卻也不是半仙能夠破解的。

黑衣人一甩手,三道黑影瞬間衝進黑網內,奔著黑網表面上顯示的兩個白點刺去。幸好兩人都是高手,此時已經靜下心來,當聽到輕微的破空聲后,瞬間身形一閃躲了過去。

「噗噗噗!」

馬林緊皺著眉頭,循聲走去,之後蹲在地上一伸手,瞬間三根已經沒入地面的一紮長得尖刺被吸到了手中。

「竟然是三屍滅魂針,你們倒是心夠很的啊!」馬林一眼認了出來,雖然這裡黑漆漆的,不過一兩人的本事,照樣能看得很清楚。

這三屍滅魂針,乃是九黎族中苗疆的密寶。三根黑針,乃是用五百年以上的鬼木的枝煉製而成。之後將其埋在苗疆特別培養的三種殭屍,血屍、毒屍、煞屍的體內孕養。常人只要被其刮破一點皮肉,立刻就會變成一灘血水,連神魂都會被腐蝕消亡。即便是半仙,如果被三種針全部射中,也絕對活不過十吸的時間,就連真仙強者,也會重傷,且元神受損。可以說這三屍滅魂針,是仙器之下最強的武器,也是最歹毒的密寶。

黑衣人見兩人躲過去並不奇怪,微笑著兩手一甩,六根針瞬間又射了出去。這一次,加上了特別的術法,只見其雙手掐動印決,竟然操控著六根針,從連個方向準確無誤地攻擊向兩人。

「不好,快閃!」


感受到前後夾擊,馬林立刻身形翻滾躲過,可是接下來卻聽到破空聲不斷,那幾根針竟然可以變換方向,不斷地進行攻擊。

「噗!」

一根針從他的衣角穿過,這一下,馬林的額頭終於見了汗,知道碰上了高手。原本就是不利的局面,眼下很有可能小命不保。

而楊凡則一直面色平靜,一邊閃躲,一邊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而這時,外面的黑衣人再次雙手一甩,六根黑針瞬間沖向兩人。而這之後,嗎黑衣人雙手印決變換,超空十二根黑針,從四面八方將二人圍了起來。

馬林一看,抽出了血紅的寶刀,大吼一聲「來啊,想要小爺的命,你還差了點。」

「好啊,那我就成全你!」

話音剛落,數道黑影襲向兩人,周圍都是輕微的破空聲,根本難以分清方向。這時候馬林已經顧不上楊凡了,只能希望他自己想辦法。只見馬林揮舞著血刀上下紛飛將自己圍了個水泄不通,一時間叮叮噹噹的聲響不斷。

「嗖!」

「糟了!」

馬林只感覺小腿一癢,便知道不好。

… 馬林只感覺小腿祁陽,緊接著就是一陣酥麻,知道自己已經中毒.雖然以他強大的功力,勉強還能將毒性暫時壓制,可這樣一來自己的行動已經受到限制。果然時間不大,他的大腿上傳來一統,緊接著就是一股濃烈的奇癢往上蔓延,咬著牙再次的壓制下去。

眼下他的全身已經濕透,如果再中了最後的一縱毒針,那麼即便是金仙來了也救不了他。緊接著又是幾針刺到了他的身上,這一下身體有一半已經中了毒,幸好最後一種毒針始終沒有刺到他,勉強還能維持。不過馬林奇怪的是,旁邊的楊凡始終沒有爆發強大的力量,而且這麼久了也不見他如和的動作。而最為驚訝地是,他到現在為止竟然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害。

「哈哈哈哈,馬林,你沒有想到還會有今天吧?如果不是你自己闖進來,今天你也不會死在這裡。放心吧,中了我的三屍滅魂針,你死的時候不會有太大的痛苦。」黑暗中傳來外面就黑衣人的大笑聲。

「楊凡,如果你能走就快走吧,我這條命算是交代著了。只求你如果有這個能耐,一定要好好照顧我那可憐的妹妹,我在這裡先謝過你了。」馬林苦笑著說道。

似乎知道馬林命不長久,外面的黑衣人並沒有急著攻擊,而是饒有興緻停下手大聲地說道「就憑他?真是笑話,你覺得他還能走出這裡嗎?雖然不知道他如何能活到現在,不過在我殺了你后,自會送他去追你。至於神魔子大人,你倒是可以放心,自然會有人好好照顧她的。」

「哦,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大長老已經安排好了人選?她憑什麼認為,自己的人一定會贏?你可別忘了,魔神子最後也可以自己出手,她的實力想必不用我說吧」馬林眼睛一凝,立刻大聲地說道。

「哈哈哈哈,馬林,虧你還是馬氏一族未來的接班人,連這都不知道。別忘了大長老可是掌握著九黎族的一件神器。」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大長老準備動用神器落月刀?」馬林震驚地說道。之後似乎又響起了什麼,憤怒地說道「要使用落月刀,必須有血魔血脈的傳承者,這麼說,天合那個偽君子竟然是身具血魔的血脈了,藏得可夠深的啊。」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的消息倒是挺靈的,這都能被你知道。」外面的黑衣人哈哈大笑著說道「不錯,正是天和大人,雖然他的血脈比起魔神子查了一些,可是使用落月刀對上沒有神器的魔神子,絕對是勝券在握橫掃全場。所以你還是好好上路,死了這份心吧!」

說完,黑衣人雙手印決變換,操控十幾根三屍滅魂針瞬間殺向馬林。

「還沒完!」 總裁爹地太壞,媽咪快逃 。同時雙眼一閉,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也就不再掙扎。

「噗噗噗…」


一連串的聲響傳來,過了半響馬林卻發現自己依舊過得好好地。

而他突如其來的喊聲也嚇了那黑衣人一跳,之後大怒這說道「將死之人么鬼叫什麼,還不…」

「噗!」

忽然,下方的黑網上出現一個紅點,緊接著一道紅光從裡面一閃而出,並且帶著一道血線從黑衣人的脖子一穿而過,好大一顆頭顱直接咕嚕到了下方。

「咚!」

沒有腦袋的屍體隨後落向了地面,而下方的黑網也漸漸縮小,最後化成了兩尺大小的一張黑網落向地面。馬林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人,只見他有一頭銀髮飄揚,再看看四周已經沒有了楊凡的影子。

楊凡一招手,銀龍化作紅光飛回,被楊凡收起。之後一轉身,微笑著看了馬林一眼「這不是沒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