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的時候,方天南也想到了,聖地的護法的領域,似乎是要比九階雪狐的領域,來得更加的有控制能力。說穿了,就是領域在施展出來之後,對於其餘的修鍊者的威壓,其實是不同的。方天南就很難在聖地的護法的領域之中。有太多的反抗的心思。

一來,是因為方天南知曉,這就是聖地護法的領域。

二來,也是方天南本身所承受的壓力,非常的巨大。一旦方天南想要應對,又或者是抵抗的話,花費的代價,無疑是巨大的。

「這麼說來的話。哪怕是同境界的修鍊者,施展出一般強大的領域之後。對於這兩名戰鬥的修鍊者本身,是沒有多少影響的嘍?」方天南不由得問道。

「當然不是了。」聖地的二護法,苦笑著說道,「這怎麼可能是沒有影響的呢?我之前所說的,只是宗主您所遇到的九階雪狐這樣的妖獸,和我戰鬥的結果。若是換成九階中期的妖獸的話。那我可就慘嘍,……」

說著,聖地的二護法還特意的看了眼身邊的護法,隨後,才沖著方天南說道。「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是最後一個結束戰鬥的成員了?」

要知道,在方天南三人之中,雖然都是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實力上也是存在著強弱區分的。

方天南肯定是最為墊底的存在了。而兩名聖地的護法之間,哪怕是同為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作為聖地的二護法,顯然要比另外一名護法,略微的強上幾分。

但是,戰鬥的結果,卻是聖地的另外一名護法,率先的完成了自己的戰鬥。


只能說,二護法所迎戰的九階妖獸之中,有一頭九階中期的妖獸,是最為主要的原因了。

。。。。。。

「這樣啊。……」方天南砸著嘴角,嘀咕著,「那我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呢?聖皇境初期的修鍊者,就是沖著能夠施展出領域而去的。最起碼,就應該是和我現在這般的,初步的窺視到了領域的存在,又能夠大致的施展出領域來。而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呢,則是需要拓展出自己的領域來,不光是利於著領域來進行戰鬥,還需要自己能夠在領域之中,不受到任何的干擾。當然了,有同境界的修鍊者參與到戰鬥之中,那就是特殊的例子了,……」

「嗯,大致上,就是如此的。」聖地的二護法,認可著點頭說道,「在實力境界抵達聖皇境的後期之後,據說還可以改變自己領域的特性。」

「改變領域的特性?」方天南心下里,一陣子的好奇,「領域的能力,還可以進行改變嗎?」

「當然是可以的。」聖地的另外一名護法,解釋著說道,「我們每一個人的領域,一旦施展出來之後,其實最為基本的,還是依靠著自己對於奧義能量的領悟,對?」

方天南點了點頭。

「那麼,在我們領域到奧義能量的時候,是不是分類別的呢?」聖地的這名護法,繼續著說道,「是以,到了施展出領域的階段,其實,不同的領域,所表現出來的屬性,也是不盡相同的。可能,有的領域,會更加的突出冰寒屬性的能量,而有的領域,則是會凸顯出灼熱氣息的能量來,……嗯,據我觀察,宗主您的領域之中,到時候,肯定是表現得比較的灼熱的?」

「那是自然。」方天南應承著說道,「我領域到的,是炎陽奧義的能量。」

利用著炎陽奧義的能量,來施展出領域來,自然會是充滿著灼熱的氣息了。

就好像是方天南之前所面對的九階雪狐的領域之中,充斥著大量的冰寒的氣息。無非是九階的雪狐,本身所具備的天賦屬性,是陰寒屬性的!在方天南看來,但凡是生活在冰海雪原之中,並且實力上比較強大的妖獸,多少都是具備著陰寒屬性的特性的。

不然的話,這些妖獸,又該如何的在冰天雪地之中生存呢?

。。。。。。

「如果是一名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施展出來的領域,在屬性能量上,可能就不是和我們這般的實力境界所施展出來的領域,這麼的單一了。」聖地的二護法繼續分析著說道,「有時候,一個領域之中,可能就是涵蓋著諸多的能量屬性。大致上,……」

聖地的二護法斟酌了一下,似乎是在考慮著自己的措辭,「應該是和我們與妖獸之間的戰鬥這般,相同的區域之中,會出現諸多的領域能量。」

「也就是領域的重疊?」方天南問道。

「是的。」聖地的二護法,笑著說道,「不過,我們目前所能夠做到的,還是各自的控制著自己的領域能量,只要個人的領域能量,能夠壓制住對方的領域,那麼,在戰鬥之中,還是會有著優勢的。而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則是一個人,就可以催動,包括幾種屬性能量在內的領域,無非是,其中有一種屬性能量,佔據著主導而已。」

很顯然,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不斷的增強著自己的戰鬥經驗,不斷的從戰鬥之中,汲取到其他的修鍊者的領域的能量,又或者是感受著這些領域的變化,才有機會晉階成為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

「那要是到了聖皇境巔峰的境界呢?」方天南不由得,再度好奇著問了一句。

「這個,……」聖地的二護法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了。整個天聖大陸上,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就已經是屈指可數的了,更不要說是聖皇境巔峰的修鍊者了。」

至少,從目前天聖大陸上流傳的信息而言,聖皇境巔峰的修鍊者,就是整個大陸上,最為強大的存在了。

這樣的修鍊者,可是連聖地這般的一流勢力之中,都是沒有出現過的啊!

聖地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一旦有聖地的宗主,是具備了聖皇境後期的實力境界,那麼,即便是有了聖皇境巔峰的這樣的天聖大陸上的頂尖強者,前來聖地的所在地挑釁,聖地也不會有所畏懼!誰讓聖地之中,有一件可以增強聖地護法的戰鬥力的特殊秘寶呢?

。。。。。。

「改變自己的領域的屬性能量,……」下意識的,方天南在琢磨著這句話的時候,就想到了自己在司木佳小鎮上的遭遇。那可是,直接的改變了一個小鎮上的氣候溫度啊。

若是之前的話,方天南還會以為,這樣的能力,應該是屬於聖皇境的修鍊者的,可能是聖皇境的初期,又或者是聖皇境的中期,但是,到了這會兒,方天南卻已經可以肯定,那就是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才能夠做到的事情!

恐怕這名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隱居在司木佳小鎮上,也是在鍛煉著自己對於領域的控制能力?

不然的話,對方又何必恰恰的讓自己的領域範圍,和司木佳小鎮完全的重疊,並且改變著整個司木佳小鎮上的氣候環境呢?(未完待續。。) “吼!~”

行殤峯上,一聲吼叫聲驚得峯中鳥羣潰散,蟲鼠亂鑽。

這一聲吼聲,傳遍整行殤峯,讓那些正在苦修的修士們猛然一驚。

吼聲宛若洪鐘,久久不散,氣勢如虹。

“莫非是誰突破了?”

“這吼聲是從凌霄的土屋中傳出的!”

“這吼聲好嚇人啊,就好比震怒的妖獸一般。”

正在苦修中的修士被驚醒,臉上全都帶着一抹驚愕之意。

凌霄所在的土屋之中,猛然傳來連續的爆響,這是凌霄的每一寸骨骼、每一寸骨關節發出的噼裏啪啦響聲,就如同電光炸射一般。

“木戰體與水戰體終於融合了!我的混元戰體總算小成了!”

凌霄通體浮現青、淡藍流光,渾身就宛若充滿了爆發性的力量。

混元戰體小成,凌霄的力道暴漲,此時的他徒手便能舉起千斤重的巨鼎,赤~手空拳朝着地面打下去,頓時碎石橫飛,地面被打出了一個半米深的坑洞。

“混元戰體小成!普通的刀槍已經無法傷我分毫!我的肉~身強度,宛若銅牆鐵壁!”

凌霄身形真理而起,感受着這種體內所流露的爆發性力量,他的目光無比的興奮。

這一次閉關,不過半個月左右,在這半個月裏,凌霄無時不刻的想要融合水戰體、木戰體。

他對五行奧義具有極強的感悟,但是嘗試了數百遍都無法將水戰體、木戰體融合,使混元戰體小成。

“要將兩種戰體融合,並不是需要對五行的相生理解,而是要強行融合!不然,兩種戰體將會相互產生排斥,不但不會對自身增幅,還會讓自己反受戰體碰撞的反噬。”

“木、水,在五行之中,本就是相生,但是這畢竟是修煉混元戰體,而不是單純的五行元力,同修出兩種戰體後,根本無法五行奧義來融合,只有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強行將兩種戰體合二爲一。”

凌霄的肌膚之上,泛有青色、淡藍色兩種戰體光澤,這便是混元戰體小成最好的證明!

嗡~嗡~


凌霄的堂令忽然發出震動,散發出詭異的命紋波動,凌霄手指在堂令上輕輕一點。

“你還好吧?”

這時伊雨薇通過堂令傳音,所傳來的聲音。

“不要那麼玩命!必要的時候,應當好好的享受生活的樂趣!你整日這般拼命,難道就不覺得無趣嗎?”

徐子文散漫的聲音也傳來了。

“有空的話,陪我練劍。”

莫雲的聲音依舊還是那麼的冷漠。

凌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這便是在生與死之間建立的兄弟友誼。

緊接着,行殤堂內的其他弟子也一一向凌霄發來詢問聲,那一聲長嘯鬧出的動靜太大。

凌霄一一的向其回覆,剛剛與衆人閒聊一番,他的堂令再一次的發出嗡嗡的震動聲。

“看到堂令內的宣戰了嗎?”

這聲音頓時讓凌霄全身一震,這是幕威大師兄的傳音,凌霄臉上神情立刻變得凝重。

“宣戰?什麼宣戰?”

凌霄疑惑的迴應一聲。

“自己看看堂令中的公示吧!這不是普通的宣戰,而是想要你的命!放心吧,只要你拒絕,沒有人會強迫你。”

幕威大師兄的傳音很快又傳來,語氣有些強硬,也有種勸解的意思。

凌霄當即就將意念注入堂令之內,命紋環繞,一陣柔和的光幕灑落,凌霄意念一轉,光幕上的內容立刻轉變,進入到堂令公示之中。

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訊息將堂令公示佈滿,這裏這各種各樣的貢獻任務,也有恭賀某某弟子修爲夢境。

其中,一條血紅色的公示最爲顯眼,被排列在公示的首榜之上【凱山向行殤堂凌霄宣戰!】。

公示內容極爲諷刺,說得是冠冕堂皇,只要是熟悉凌霄的人,都會知道,這不過是奪魂堂想要殺死凌霄的一個藉口罷了。

“凱山是誰?”

凌霄微微一愣,當即意念轉動,那一道公示的詳情頓時落入凌霄眼簾。

“十五道命痕,奪魂堂弟子!”

“陳宇凡也就這點手段?”

“三番兩次想要取我性命未果,現在卻直接令人向我宣戰?想要在對戰中故作誤手將我擊殺?”

凌霄頓時冷笑連連。

“可惜,如若我混元戰體未小成,或許我還有所顧忌!不過現在,我無所畏懼!正好,就拿他來試煉我混元戰體的強度!”

凌霄雙眼流露着濃厚的戰意,苦修數月,是時候考驗他成果的時候了。

“凱山,主攻術修,入門三年,十五道命痕,奪魂堂內門弟子。”

在堂令內翻找一番過後,凌霄很快就得到了關於凱山的資料,資料很簡介,除了最爲基本的信息外,沒有關於任何其他有價值的東西。

“入門三年,才十五道命痕。我入門不到三月,就凝出十道命痕!他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嗎?就這麼點實力,居然還敢向我宣戰,必然是受了程宇凡的挑唆。”

凌霄沒有任何的畏懼,有的只是無窮的戰意,超越五級的挑戰,他相信以他現在的實力,也並非不是不可能。

“你傻啊!怎麼就接戰了?”

伊雨薇的人未到,聲音卻道了,當她看到凌霄應戰後,頓時嚇了一跳,直接就衝出了土屋,也沒有使用堂令傳音。

“呵呵,有何畏懼。”

凌霄將木門打開,看着伊雨薇焦急的神色,他只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凱山入門已有三年,所修術法必有大成,你這不是向刀口上撞嗎?”

伊雨薇看到凌霄這幅不太在意的模樣,更是急了,她直跺腳,語氣充滿了責怪的意思。


“命痕數量並不能代表一切,孰弱孰強,三日之後,鬥技臺上,自會分曉。”

凌霄說的很輕鬆,但是卻還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他可比你多出五道命痕!修爲遠在你之上,元力更是強出你三倍不止!這簡直就是欺負人!”

伊雨薇急得雙眼微紅,泛着淚光,她太過於在意凌霄了。

“陪我練劍。”

莫雲不知何時出現在凌霄的土屋前,聲音不冷不熱。

莫雲背靠着木門的邊沿,目光非常冷漠,額前一抹碎髮隨風抖動,再加上一席黑衣,讓人感覺非常冷酷。

“莫雲兄!你來得正是時候,走!”


凌霄立刻哈哈大笑一聲,轉身便隨莫雲走了出去。

行殤峯峯巔懸崖邊,一處空曠的空地上,莫雲單手握劍,背對着凌霄,目光不知看向何處。

懸崖邊的風很大,吹得兩人衣衫嗖嗖作響,流雲在下方飄動,別具一番風格。

“不是找我練劍的嗎?”

凌霄看着久久未動的莫雲,疑惑的問道。

“看好了,我只演練一遍,以你的劍意,定能看出其中奧義。”

莫雲沒有回答凌霄的話語,而是縱身一躍,落在一株古鬆前。

“冰火天璃劍法,以你六靈殛體所修的五靈決,對五行奧義的感悟,想要施展並不難。”

莫雲目光猛然一凝,冷炎玄決運轉,冰火元力在命海之內翻滾。

“冰火天璃劍法第一式,冰中取火。”

話語聲落下,莫雲整個身形就宛若化成了冰與火所染成的長劍。

只見莫雲身形大部向前邁出,高高躍起,手中冰火天璃劍連連抖動,冰火交織,寒芒熱浪巨涌。

凌霄目不轉睛,他已經知曉了莫雲的用意,用心去感悟莫雲的冰火天璃劍法招式。

一道氣勢如虹的冰芒猛然間從莫雲的冰火天璃劍中橫掃而出,冰霜劍光宛若相融。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那一株原本筆直聳立的古鬆瞬然斷成兩截!

還沒有結束,冰芒劍光之後,莫雲手腕一挑大喝一聲,那斷成兩截的古鬆上覆蓋的冰霜,居然在這一瞬燃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