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吐的時候餘光卻瞟著附近的兩桌人馬,這些人從他上來后不久就來了,雖然掩飾的很好,但是時而散發的殺氣依然還是被他捕捉到了。

「終於沉不住氣了嗎?」他心中冷笑,不過一群武師也想殺他,未免也太瞧不起他了。

不過他倒是沒想惹麻煩,吐到酣時一頭朝著窗口栽了下去。

「不好,他要逃!」

周邊兩張桌子直接掀翻了起來,明晃晃的長刀寒光閃爍,十幾道人影飛快的追了上去。

王動撇嘴,你群殺手尼瑪也要業餘了,他剛準備回頭再罵上兩句,結果前路卻被一道身影給擋住了。

王動嘴角一陣抽搐,眼前這人……這丫的也太熟悉了,要不是這殺手一見他又是咧嘴又是眨眼的,他差點沒叫出來。

「啥情況啊?」王動通過神念問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 堵在王動面前的正是清老頭,此時一一身殺氣凌冽,掃得大街四周樹葉都凋零了。

「鏗!」

清老頭出手了,殺氣鋪天蓋地,八級武尊的氣勢駭人聽聞,若非兩人早已狼狽為奸串通好了。

王動此時估計早就轉身跑了,這完全不像是做做樣子,反倒是真要殺了他一般。

不過他對清老頭格外的放心,故作一臉驚恐被無邊靈氣包裹,而後被一刀斬做兩斷。


沒有人注意到,在這剎那間王動的身影閃爍了一下,下一刻王動已經血濺三丈直挺挺的倒在了大街上。

「哈哈……死了,殺的好!」武師人群中走出來一個人哈哈大笑,但是當其檢查屍體的時候卻傻眼了。

「假的,這是一個替身,我們上當了!」此人驚呼,而後憤怒咆哮。

不過清老頭切沒管這些,瞥了一眼直接轉身離開,他接到的任務只是殺僱主所指之人,現在已經完成了。

那名僱主一臉懊惱,一邊咆哮,一邊呆著人迅速的撤離。

而另一邊清老頭走了不到幾步則直接消失了,下一刻已經站在了刀域空間中。

「幾個意思啊,連我都殺?」王動瞪大了眼睛咆哮,卻是一臉笑意。


清老頭則是直接捂著肚子哈哈大笑:「樓上一接到這個任務,我就搶著要過來了,這些笨蛋在聽雨樓花錢請殺手殺聽雨樓老闆,老幺啊,你這盤棋下的完美啊!」

「嘿嘿……過獎過獎!」王動同樣大笑,剛剛在清老頭斬殺的瞬間丟出了一具易容的替身,而他則直接躲進了刀域空間中。

兩人配合默契,堪稱完美!

「老幺,在那邊過的怎麼樣?」清老頭問道。

王動得意一笑,甩袖道:「那還用說,自然是順風順水!」

「嘔!」

他原本還想聽著清老頭誇上兩句,結果回頭一看這老傢伙居然蹲在地上吐起來了。

「沒出息!」王動一臉鄙視,清老頭卻是不斷的翻白眼,而後又接著去吐了。

「喂喂……有這麼誇張嗎?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王動實在看不下去了,雖然是臭了點,但是也沒有這麼誇張吧。

「不能,你……嘔!」清老頭一句話沒說完又吐了,看那副樣子似乎有自殺的衝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清老頭總算是清靜了,不過卻打死也不讓王動靠近三尺之內,兩人只能遙遙對視。

「行了,說吧,聽雨樓最近怎麼樣了?」王動問道。

清老頭聞言嘿嘿一笑,如今的聽雨樓雖然只是開張了短短一段時間,但是無論影響力,還是名聲都已經打出去了。

「今天我出來的真正目的是去昆家門口蹲上一遭!」清老頭怪笑道。

王動聞言眼前一亮,頓時來了精神,道:「這麼快計劃就開始了嗎?」

「那是當然,想要生存下去,我們必須先把這灘水攪渾。」清老頭說話,不由得突然疑惑的問道,「只不過你為什麼要將這件事嫁禍在幾個外地來的人身上?」

清老頭指的外地人自然是淵央還有暗子等人了。

王動微微一笑,道:「故人來訪,自然的送些見面禮嘛!」

「故人?」清老頭大驚,這還是王動第一次透漏自己的來歷,居然和那群外來人有干係。

「行了,這件事我以後會詳說的,先按照計劃行事吧,能拖他們一陣就先拖著,時間對於我們來說,那可是相當的寶貴啊!」王動嚴肅道。

清老頭點頭,所謂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在昆府門前偷襲新來的武尊,而後留下線索牽引道淵央和暗子身上,栽贓嫁禍對於他來說不過小菜一碟。

「需不需要我去幫忙?」王動問道,昆府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雖說上次一戰元氣大傷,但是很快得到了本部的補充,而且來的還是一名九級武尊,這可是一名極其危險的存在,在武宗不出的時期可以說是巔峰的存在。

清老頭原本打算說不用,但是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若真是出現什麼問題,王動的刀域空間可保萬全。

王動自然不會出手,即便真去也只能躲在外圍接應,面對若是連清老頭都對付不了,那他上去也只有被秒的命。

兩人說做就做,王動直接命令無影載著刀域空間朝著昆府進發,至於無影的存在至今依然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這是他最大的底牌之一,為了以往萬一,即便是再親近的人他也決定保留。

一路上清老頭不斷對於刀域空間感概萬千,稱王動不去做暗殺簡直是浪費了,暴遣天物。

「咦……靈王軍?」王動聽得煩了,望向一邊突然一驚,通過無影發現了外面的異常。


就在之前他遭到刺殺的地方,一排屍體擺滿了,連尚成居然都親自來了,難能可貴的是城主府的三公子江洋居然也趕了回來,臉上一點的焦急。

「這小子還有點良心!」王動嘿嘿一笑,貴族之間逢場作戲那是家常便飯,沒想到這江洋卻是與眾不同,聽聞他遭到暗殺,不僅自己來了,居然還帶來了護衛,這對於城主府的中立來說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他沒有多看,這些事情等他回去自然會找個理由搪塞過去,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幫助清老頭完成這次暗殺。

既要打疼昆家,又不能真的殺了,這火候可不是怎麼好把握的。

一路上靈家的靈王軍時而可見,殺氣騰騰,王動知道這一次靈家是真怒了,先後三位高級鑒石師居然都留不住,這一次他們是準備強硬回應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們終於來到了昆府,

大門是重新修繕的,門前大理石鋪墊的路面縫隙間還能依稀見到一些血跡,不久前的巨變,對於昆家來說是沉重的一擊。

現在的昆府顯然低調了許多,但是氣勢卻顯得更加強橫沉穩了,遠遠望去,如同一隻沉睡的巨獸,隨時都有可能蘇醒咬人一口。

清老頭穿上了醜女親自打造的魂衣溜了出去,而後悄悄的潛伏在了匾額上,整個過程守護在門前的護衛們渾然不知。

王動緊張而興奮的等待著,時刻準備接應,這無疑是一次大膽而充滿了風險的行動,但是所帶來的效應也絕對是巨大的,特別是對於聽雨樓的發展有著巨大的影響。

「將昆府再拉進紛爭中,荒城就徹底亂了,兩大傳承捲入,他們是絕對不會運氣其他人站在旁邊看著的,如此一來聽雨樓不僅擁有了時間,更是多出了巨大的發展空間。」王動輕語,這是他們早就推算好的,聽雨樓並非是一時興起,而是經過的眾人深思熟路的產物。

根據清老頭的介紹,聽雨樓如今已經在開始培養新人,更是有不少擁有實力的人才加入。

不過聽雨樓的挑選也是異常的嚴格,在這個殘酷的時代,有時候即便只是一場選拔,但是依然伴隨著一條條生命的逝去。


這就是聽雨樓的選拔,死亡中走出來的死神才能得到青睞,沒有人會多說什麼,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一切正義,口頭所述說的仁義道德都是蒼白無力的。

想要維護這一切,唯有擁有更強的實力,才有資格真正談論乃至實現。

這不僅是聽雨樓的覺悟,更是所有踏上這條修真路所有修者的覺悟。

王動如同一隻潛伏的孤狼,冷漠的注視著昆府前面的動靜,現在即便是他也無法知道清老頭到底藏在哪一個具體的位置。

「李長老!」

突然,昆府門前所有護衛畢恭畢敬一起高呼。

王動眼睛瞬間就亮了,一名三級武尊,此人看上去還很年輕,看上去有些疲憊,似乎是去辦什麼重要的事情去了,不過在到達府門前的時候顯然也放鬆的下來。

但是就在這個瞬間,一道寒光閃過,整片空間都在抖動,「鏗」的一聲,三級武尊橫飛,地面直接就裂開了。

「嗖!」

王動只覺眼前一花,清老頭已經按照事先約定好的入口進入了刀域空間。

「轟隆!」

就在清老頭衝進來的瞬間,一股狂暴的氣勢卷席天地,瞬間籠罩了整座昆府,下一刻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在昆府門前,怒髮衝冠。

這名老武尊沒有怒吼,也沒有咆哮,但是那壓抑的氣勢卻能感受到他是何等反而憤怒,他抱起三級武尊,渾身靈氣如同決堤的山洪一般灌頂而入。

「好強!」

王動倒吸一口涼氣,即便清老頭也忍不住擦了一把冷汗,此人速度極快,而且實力更是達到了武尊巔峰,絲毫不弱於殺人劍農己,若非王動的接引,今天很有可能出現意外。

「情報估計錯誤,此人的實力遠遠超過了普通的九級武尊,隨時可能踏出至強一步,而且此人年齡非同一般,顯然是有什麼特殊經歷才在卡在了武尊巔峰,本身戰力不可估量!」清老頭冷靜下來,一一分析道。

王動不斷點頭,他甚至感覺那名老者幾次看向這一邊,他可以肯定即便是武宗在刀域空間完全封閉也是感受不到的,這完全是一種絕巔的第六感。

否則那名老者就不會只是神識疑惑的掃過來了,而是鋪天蓋地一般的毀滅性攻擊殺過來了。

不過兩人依然不敢放鬆,只見那名老者抱著三級武魂緩緩站了起來,一雙眸子披靡天下,再次朝著這個方向望了過來,居然比那昆煞還要恐怖幾分。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 那雙眸子超越了極限,甚至比一名武宗一眼還要恐怖,王動心頭一陣不安,連忙將無影收進了刀域空間。

下一刻老武尊的手臂抬了起來,如同麒麟臂一般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拍了下來。

轟隆!

瓊樓玉宇瞬間化作塵埃,大理石鋪墊的街道如同紙糊的一般飄向空中,不過不少,剛好一千米,王動他們所在的周圍全都化為了粉碎。

「嘶……」

刀域空間中,清老頭啥都不知道,但是王動卻一下癱軟在地,那一掌恐怖絕倫,即便他在面對武宗的時候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這老傢伙到底什麼來頭,未免也太強了一點吧?」

王動感覺自己心臟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即便明知道那一掌傷不到他,但是卻依然嚇的不輕。

原以為昆家少了昆煞的坐鎮,即便來了一名九級武尊,也會眾人推牆倒,現在看來他們太過天真了,昆家不僅不會倒,反而會以更加強勢的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

「一定要查清楚這個老武尊的來歷!」王動暗暗自語,否則心中難安。

他和清老頭一直在刀域空間中躲到第二天黎明,王動這才放出無影馱著刀域空間一路狂奔,直到到達了靈家的地才算鬆了一口氣。

「行了,你先回去,沒事千萬別惹白天那老武尊,太強了!」王動囑咐。

清老頭一臉凝重,連連點頭,不用王動說他也知道,作為八級武尊,他在逃跑的瞬間就感受到了那股絕倫的氣勢,明明只是武尊氣勢卻堪比武宗。

「我會注意的,你自己回去也小心,別暴露了!」清老頭同樣囑咐道。

王動嘿嘿一笑,拔出腰間短刀一刀砍在手臂上咧咧著嘴怪嚎著就跑了。

「這小子夠狠啊!」清老頭看得目瞪口呆,而後一陣無奈,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了,他相信王動肯定能輕易的矇混過關。

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王動失血過多躺在街道上被靈王軍發現,直接護送回了賭石坊,場面那個盛大,據說堪比武宗出行。

只可惜別人都是威風凜凜,正襟危坐,威風八面,而王動則是躺著的,臉色蒼白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這一天可以說驚動了賭石坊所有的大人物,靈悅第一個趕了過來看望。

王動撇了一眼,發現顓木靈依然更隨在靈悅身邊,而靈悅的氣勢居然還在變強,令他原本裝得蒼白的臉瞬間變得更加蒼白了,這女子他已經無法揣摩了。

靈悅和尚成自然第一時間詢問他刺客到底是什麼來頭,不過王動卻是一問三不知,只知道自己和江洋喝酒分開之後就遭到了追殺,他拚命的逃,最後躲了起來,結果發現安全了回來的路上因為失血過多沒抗住倒了。

明明是一場轟動荒城的刺殺,結果在王動口中變成了如此三言兩語,所有人都傻眼了,即便是靈悅和尚成也搞得一頭霧水。

原本他們已經認定了幕後黑手,但是一聽王動的敘述,那些殺手的身手實在不能恭維,他們不相信那一家會派出如此愚蠢的刺客。

「繼續查,我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靈悅蹙眉,命令道。

對於這些王動自然不再理會,優哉游哉的養著傷,他相信自己磨礪兩可的描述已經讓靈家凌亂了。

再加上白天發生的暗殺案,這潭水已經開始變渾了。

該做的他和聽雨樓都已經做了,他相信還有很多人會很樂意將這灘水徹底攪渾,要知道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喜歡渾水摸魚的人。

「荒城看來是穩定不下來了,有人在故意攪局!」靈悅目光凌厲,變得深邃,盯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過無論她想什麼,恐怕怎麼也想不到攪局之人就在她的眼皮底下,而且深受她的青睞。

天下最黑的是燈下,而最瞎的是睜眼,王動現在可以說是將這一手玩得淋漓盡致。

王動這邊夾縫求存,而整個荒城卻曉得格外的平靜,甚至平靜得有些可怕,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暴風雨前最後的寧靜了,但是沒有人知道這樣的寧靜什麼時候會被打破,可能是下一刻,也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明年!

每到暗夜降臨,一場場不為人知的廝殺格外的慘烈,而聽雨樓也終於不再平靜,這一夜電閃雷鳴,聽雨樓外風雨飄渺,隨著一道閃電,將一道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此人正是昆家的那位九級巔峰武尊。

聽雨樓內同樣站立著一道身影,他如同一座山,明明只是簡簡單單的站立在那裡,但是卻如同山嶽一般擋住了老武尊的所有殺氣,護住了聽雨樓。


「我很好奇聽雨樓背後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連大名鼎鼎的殺生劍農己都甘願為之賣命!」風雨中,老武尊平靜開口。

農己渾身鎖鏈嘩啦啦作響,一把巨型大紅劍,兩條黑線在閃電的映襯下不斷劃過流光,他目光永遠是那樣沉著,望著前面的老武尊,道:「說多的沒用,聽雨樓我保定了,你若是不服,大不了一戰。」

「你確定能戰勝我?」老武尊突然一笑,帶著些許深意道。

農己握住了大劍,剎那間紅光漫天,兩條黑線更是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殺氣,鎖鏈如同蒼龍亂舞,農己整個人如同一尊殺神一般屹立:「在我的世界里,沒有勝敗,只有生死!」

老武尊一愣,而後哈哈大笑,道:「我倒是忘記了,你是一個瘋子,我居然現在站在這裡和一個瘋子說話,看來真是歲月不饒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