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對付胡王道了,就連面前這三名造化境強者中的一個,歐陽無敵都對付不了。

所以現在歐陽無敵自然不能掩護蘇靈兒撤退了,只能由蘇靈兒掩護歐陽無敵撤退,只有這樣,兩人才能活下來一個。


可是歐陽無敵真的做不到丟下蘇靈兒一個人獨自逃跑,這讓他以後該怎麼面對林磊呢?

林磊和蘇靈兒之間的感情,歐陽無敵可是知道的,雖然兩人認識的時間並不長,只有短短數月,但林磊和蘇靈兒之間卻早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了。

正是因為這樣,歐陽無敵才更不能丟下蘇靈兒一個人獨自離開,雖然歐陽無敵知道過後就算林磊知道這一切也不會怪自己,但歐陽無敵的內心是過不去的,林磊不怪他,但他自己會怪自己的,這便是良心的譴責。

「歐陽爺爺,沒有時間考慮了!」蘇靈兒見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又沖了過來,催促道。

「我是不會走的,丫頭,一會兒你有機會走,就走吧,不要管我們了,我今天要和歐陽家族共存亡!」歐陽無敵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了一絲堅定。

「好吧,那你小心!」蘇靈兒不能再多說下去了,因為那三名強者已經衝過來了,她只能又迎了上去。

蘇靈兒和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又交起手來,雖然蘇靈兒現在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但她還是咬著牙,與那三名強者對戰。

「轟!」又一次對碰,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和蘇靈兒再次倒飛出去。

「咳咳!」蘇靈兒感覺胸口有些發悶,她知道,自己的傷勢已經開始發作了,若是再不及時修鍊療傷的話,就徹底來不及了。

可是現在的情況哪有時間給蘇靈兒休養傷勢啊,一旦蘇靈兒停下來,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絕對會直奔歐陽無敵而去的。

無奈之下,蘇靈兒只能繼續拖著受傷的身子,強行和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對戰。

「姑娘,看你的臉色,你應該是受傷了吧?你還打算繼續硬撐下去嗎?」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自然一眼便看出了蘇靈兒的不對勁,此時蘇靈兒那張美艷動人的俏臉蒼白無比,沒有一絲血色,誘人的紅唇略有些發青,那雙勾人心魄的美眸此時也是黯淡無光,這一切都表明,蘇靈兒應該是受傷了,而且還是不輕的傷勢。

這讓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嚇了一跳,胡王道可是再三叮囑過的,千萬不能傷到蘇靈兒,而且他們也向胡王道保證過,一定不會傷到蘇靈兒,可是現在蘇靈兒卻已經是受了不輕的傷,這可把三人嚇壞了。

三人也不敢直接和蘇靈兒交戰了,因為他們知道,蘇靈兒這個時候需要時間修鍊療傷,是不能再出手了。

「哼,要打便打,哪裡來的那麼多廢話!」蘇靈兒冷冷的說道。

「姑娘,我們可是和胡師兄保證過的,不能傷到你。可如今你已經受了重傷,我們自然不能繼續和你打下去了,那樣的話,胡師兄是會殺了我們的。只要你乖乖就擒,讓我們抓住歐陽無敵就好,我們會給你時間療傷的!」其中一名情報人員看著蘇靈兒,商量道。

「你覺得可能嗎?」蘇靈兒秀眉微皺,此時,她體內的傷勢已經發作了,確實需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修鍊療傷,可是現在她卻不能那麼做。

「姑娘,何必呢?再打下去,你是會死的!」情報人員再三勸道。以三名情報人員現在的狀態,想要拿下歐陽無敵,輕而易舉,擊敗蘇靈兒也不是難事,因為蘇靈兒已經受傷了。

然而三人最怕的就是蘇靈兒拚死也要保護歐陽無敵,那樣的話,就徹底不好辦了,他們若是想要抓到歐陽無敵,只能先殺掉蘇靈兒了,可是他們真的敢那樣做嗎?

胡王道剛才的那句「你們三個給我注意這點,若是誰敢傷到這位姑娘,我絕不輕饒!」等於是給了蘇靈兒一道免死金牌,這讓三人不敢對蘇靈兒起一絲殺意。

「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蘇靈兒知道三人不敢殺自己,她要充分利用這個優勢。

「既然你執迷不悟,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雖然不能殺掉你,但我們可以讓你暫時失去行動能力!」那三名情報人員直接運轉功法,與此同時,三人全部化為一道光影,向蘇靈兒沖了過去。

「天妖術——靈魂魅惑!」蘇靈兒雙手結印,頓時,九尾狐一族特有的象徵在蘇靈兒的身上顯露了出來,那便是九條尾巴,蘇靈兒的身後長出了九條尾巴。

這九條尾巴全部都是粉色的,毛茸茸的,給原本就嫵媚無比的蘇靈兒又增添了幾分可愛和魅惑。

那三名情報人員原本是一臉謹慎的盯著蘇靈兒,然而當他們看到蘇靈兒的九條尾巴后,三人的眼神一個個變得渙散了,並且在原地開始不由自主的手舞足蹈了起來。

「靈魂魅惑,攝取靈魂!」蘇靈兒的雙手中浮現出了一個粉色的寶珠,她直接將寶珠拋向了三人。

「好美!」那三名情報人員一臉花痴的盯著蘇靈兒,流著口水,並且還在不停的手舞足蹈,看著粉色寶珠向自己這邊飛來,卻沒有絲毫反應。

這便是蘇靈兒那招「靈魂魅惑」的功勞,所謂『靈魂魅惑』便是可以讓敵人陷入幻境,短時間內無法蘇醒過來。

本來蘇靈兒一下子要魅惑住這三個人,是非常困難的,可是蘇靈兒卻將自己的九條尾巴釋放了出來,這樣的話,一下子加大了『靈魂魅惑』的威力,所以那三名情報人員直接便中招了。

粉色寶珠很快便飛到了三人的身邊,蘇靈兒微微一揮手,那顆粉色寶珠直接在三人的身邊炸開了。

「啊!」頓時,慘叫聲響起,當然了,這慘叫聲自然便是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的。

粉色寶珠雖然威力不大,但三人此時都在幻境之中,根本沒有防範,所以那顆粉色寶珠直接將三人炸成了重傷加殘廢。

其中兩名情報人員的雙臂和一條腿都直接被炸碎了,而另一名情報人員更慘,他的半截身子都被炸沒了,還好他們是造化境後期的強者,不然這一下他們死定了。

「啊!該死!咱們中了幻術了!」強烈的疼痛感讓三人從幻境中清醒了過來,他們現在才恍然大悟,原來剛才是中了蘇靈兒的幻術了。 不過就算他們現在醒悟過來也已經晚了,因為他們現在都已經變成廢人了,除非有生元丹那種極品療傷丹藥救治,不然他們下半輩子只能在床上度過了。

「啊!!!這下完了,咱們都成廢人了!」那名被炸得只剩下半截身子的情報人員一臉痛苦的說道,他真的已經絕望了,這樣的重傷,除了服用生元丹,別無他法。但是,胡王道真的捨得給他服用生元丹這種極品療傷聖葯嗎?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真是陰溝裡翻船啊,咱們大意了!」另外兩名情報人員也不怎麼好過,他們的雙臂和一條腿都被炸沒了,此時連站都站不穩,也是已經殘廢了。

「唉,就咱們這傷勢,門派估計是不會要咱們了!」其中一名情報人員嘆息道。

冥天老祖從來不收廢人,這些他們都是知道的,況且他們現在已經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廢人,所以冥天老祖自然不會再要他們了。

這讓三人不由得開始擔憂自己今後的生活了,從此隱居山林,過普通人的生活嗎?三人不甘心!但就以他們現在的狀態,稍微強大一點的門派都不會收他們,太弱的門派,他們三個又看不上,所以說,三人的一輩子都毀了。

「我覺得你們三個不應該著急著考慮以後的事情,因為你們今天能否活的下來,都是一個未知數!」就在這時,蘇靈兒的聲音突然在三人的耳邊響起。

三人連忙向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蘇靈兒正一臉冷漠的站在不遠處,冷冷望著這邊。

「你想幹什麼!」三名情報人員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了,他們自然已經聽懂蘇靈兒那句話的意思了,那便是蘇靈兒今天要殺了他們。

這讓三人頓時不能淡定了,不約而同的看向了胡王道,異口同聲的喊道:「胡師兄,快救我們!」

胡王道一直在觀察著蘇靈兒,當他看到蘇靈兒身後長出九條尾巴的時候,不由得眼前一亮,身為冥天老祖親傳弟子的他,自然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這九條尾巴可是九尾狐一族的專屬象徵,只有九尾狐一族才會擁有。所以,胡王道自然而然的猜出了蘇靈兒的身份。

得知蘇靈兒身份后,胡王道開始有些疑惑了,九尾狐一族在妖族的地位,不次於遠古家族在人族的地位,也就是說,九尾狐一族的實力不比遠古家族低,甚至還要比遠古家族高出一些。

遠古家族那是什麼存在,那可是僅次於帝神城的家族,在人族,除了帝神城外,就屬那幾個遠古家族和遠古門派最強大了。

而九尾狐一族的實力還要比遠古家族強上一些,由此可見九尾狐一族到底有多強悍。

現如今來自於九尾狐一族的蘇靈兒竟然執意要幫助歐陽家族,難道歐陽家族和九尾狐一族有什麼關係不成?這讓胡王道不得不謹慎小心了起來,萬一歐陽家族真的和九尾狐一族有關係,那今天胡王道要是真的把歐陽家族滅了的,那豈不是等於是得罪了九尾狐一族嗎?

想到這裡,胡王道不由得有些頭疼,雖然他所在的門派也不弱,但若是因為這點小事就和九尾狐一族火拚的話,那顯然是不值得的。

可是,滅掉歐陽家族是冥天老祖的命令,胡王道怎麼敢違背呢?

無奈之下,胡王道決定先試探一下蘇靈兒,看看蘇靈兒此次前來到底是代表著九尾狐一族,還是只代表她自己。

若是蘇靈兒代表著九尾狐一族前來保護歐陽家族,那胡王道就只好放棄滅掉歐陽家族這個念頭了,相信就算是冥天老祖知道了,也不會多說些什麼,畢竟胡王道這是為大局考慮。

若只是蘇靈兒個人和歐陽家族有點交情,此行只是她自己站在歐陽家族這一邊,和九尾狐一族沒有一點關係的話,那胡王道就不會客氣了,滅掉歐陽家族的計劃照常進行。

所以,當胡王道看到那三名情報人員身陷幻境,並且被粉色寶珠炸成重傷的時候,胡王道並沒有出手幫助那三名情報人員。

因為就算那三名情報人員死了也沒事,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而已,胡王道是根本不會在乎了,別說三名了,就是三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都死掉了,胡王道也不會有絲毫心疼。

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蘇靈兒到底是代表著九尾狐一族,還是僅僅只代表她個人。

胡王道必須搞清楚這一點,才能安心,畢竟九尾狐一族這個龐然大物,能不招惹,還是盡量不要招惹為好。

然而就在胡王道思索的時候,那三名情報人員求救的聲音傳進了胡王道的耳朵里,這把胡王道的思緒徹底打亂了。

「三個廢物!」胡王道低聲暗罵了一句,隨後變向那三名情報人員飛了過去,既然那三名情報人員都已經求救了,胡王道若是再見死不救的話,豈不是太說不過去了,若是讓其他的情報人員看到,那是會涼了他們的心的,所以胡王道只好前去救援了。

身為玄境強者的胡王道,在虛空中一個跨步,便來到了那三名情報人員的身邊。

「胡師兄,您終於來了!」那三名情報人員見胡王道過來了,也是長出了一口氣,他們可不相信蘇靈兒能當著胡王道的面,將他們三個殺掉。


「嗯,你們三個沒事吧?」胡王道點了點頭,假裝關心的問道。

「我們沒事,多謝胡師兄關心!」三名情報人員連忙搖了搖頭,說道。

其實,他們三個哪裡是沒事啊,簡直是事大了,都變成殘廢了,能沒事嗎?一個半截身子都沒有了,另外兩個也好不到哪裡去,兩條胳膊和一條腿都沒了。

不過,三名情報人員當著胡王道的面,他們總不能哭著說自己有多慘吧,所以他們只能咬著牙說自己沒事了,因為他們不想被胡王道看不起。

「沒事就好!」胡王道也是咧了咧嘴,這三個人都被炸成這副慘樣兒了,還說自己沒事,這還真能裝啊。

若是讓那三名情報人員知道他們的行為在胡王道的眼中,是為了裝,估計他們三個被直接一口血噴出來的。他們哪裡是裝啊,分明是不敢說自己有事,然而這卻讓胡王道誤會了。

「師兄,對不起,我們三個讓您失望了!」其中一名情報人員紅著臉說道,他覺得今天真是丟死人了,三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聯手對付一名造化境後期的女子,不僅沒有打過,反而還讓人家給炸傷了,這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沒事,你們下去休息吧,接下來就交給我了!」胡王道擺了擺手,眼中閃過了一絲鄙夷,本來像這種情況,他一定是會將三人罵上一頓的,可現在胡王道見三人都這麼慘了,也有些於心不忍,再說了,現在胡王道還有正事要辦,所以也懶得罵他們三個了。

「多謝胡師兄!」三人連忙點了點頭,然後便如同蟒蛇一般,在地上扭動著身子向一旁安靜的角落爬去。

由於三人都變成殘廢了,他們自然不能像正常人一樣行走了,所以此時只能學著蟒蛇的樣子,在地上爬了。

胡王道看著凄慘無比的三人,也是嘆了一口氣,隨即扭過頭看著蘇靈兒,面帶笑意的說道:「姑娘心中的怨氣是否已經發泄出來了呢?」

「哼,只有把你殺了,我心中的怨氣才會完全發泄出來!」蘇靈兒冷哼了一聲,說道。

像胡王道這種笑面虎,蘇靈兒見多了,別看平常老是一副笑臉,真正做起事情來,比那些經常陰著臉的人還要兇殘,還有狠毒。

「呵呵,姑娘嚴重了,看姑娘有九條尾巴,應該不是人族修士吧?你應該來自於妖族九尾狐一族,我猜的可對?」胡王道在確認蘇靈兒到底代表著誰之前,都始終保持著一副笑臉。

「我來自哪裡,關你什麼事情?」蘇靈兒並沒有驚訝胡王道能夠看出自己的身份,因為九尾狐一族九條尾巴這個象徵實在太特殊了,只有九尾狐一族擁有。

而胡王道作為一名玄境強者,自然是有些耳聞的,能夠一眼看出蘇靈兒的身份,並不算什麼稀奇的。

「看姑娘的意思,你應該是來自於九尾狐一族了!」胡王道見蘇靈兒並沒有直接否認,所以他可以肯定,蘇靈兒的的確確是來自於九尾狐一族。

「是又怎麼樣?難道你也想滅了我們九尾狐一族不成?」蘇靈兒說這句話的時候,看向胡王道的眼神中充滿了挑釁和諷刺,她可不相信胡王道有滅掉九尾狐一族的能力,別說是胡王道了,就是帝神城都不一定能夠做得到。

「姑娘說笑了,我怎麼可能有那個本事呢?九尾狐一族可是相當於我們人族遠古家族的存在,我在其面前,只不過是只螻蟻罷了!」胡王道笑著搖了搖頭,滅掉九尾狐一族,相信在現在的帝神時空的中,還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勢力可以做得到。 若是在幾萬年前,帝神時空還是統一狀態的時候,才有一個人可以做的到,那便是帝神城的上一任城主,帝神劍的上一任掌控者。

這個人的實力已經可以說是帝神時空第一人了,又掌控帝神劍這種逆天神器,帝神時空中,無人可擋。

但可惜的是,當初魔族大軍來襲,他為了保護帝神時空,拚死與魔族大軍的將軍決戰,最終與魔族將軍同歸於盡。

而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帝神劍斷成了數截,帝神時空也變得四分五裂,如今除了人族還聽從帝神城的號另外,其他四大異族,妖族、蠻族、蟲族還有機械族,紛紛宣布獨立。

如今的帝神時空中,還真的沒有人敢聲稱自己可以滅掉妖族的九尾狐一族。

「你知道就好,不該問的別問!」蘇靈兒瞥了胡王道一眼,雖然她不知道胡王道為何會突然問這個,但蘇靈兒總覺得胡王道沒有安什麼好心。

「既然姑娘已經承認自己是九尾狐一族的了,那想必這一次前來南域,不止姑娘一個人吧?是不是還有九尾狐一族的前輩也來到了人族南域呢?」胡王道試探道。

「你問這個幹什麼,跟今天的事情有關係嗎?」蘇靈兒一臉的疑惑。

「呵呵,我只是問問而已。要知道,人族大陸和妖族大陸可是相聚有一段距離的,只有種族大戰來臨,兩塊大陸才能相連接在一起,這樣低級修士才能從妖族大陸趕到人族大陸。而在這之前,兩塊大陸相隔甚遠,中間還隔有死亡黑海,除了地玄境以上的強者,就連我都無法橫跨死亡黑海,從人族大陸飛到妖族大陸。而姑娘只是一名造化境後期的修士,若是沒有九尾狐一族的前輩陪同你一起來的話,僅憑姑娘一個人,是來不到南域的吧?」胡王道問道。

人族大陸、妖族大陸、蠻族大陸、蟲族大陸和機械大陸,這五塊大陸漂浮在一片黑色的海洋之上,這片海洋被成為死亡黑海。

之所以這麼叫它,那是因為,除了地玄境以上的強者能夠在死亡黑海上空飛行外,地玄境以下的修士,只要飛到死亡黑海的上空,便會被死亡黑海吸進海底。

死亡黑海的海底可是無比恐怖的,就連地玄境的強者都不敢進去,裡面有著無比恐怖的東西,進去的人,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的,相傳,這死亡黑海和魔族有一定的關係,但具體有什麼,就沒人知道了,因為進到死亡黑海海底的人都已經死了。

所以說,除了地玄境的強者能夠橫跨死亡黑海,從一塊大陸到達另一塊大陸外,地玄境以下的修士只能等一千一次的種族大戰了,因為在種族大戰的這三個月內,五塊大陸會相連在一起,成為一整塊大陸。也只有這個時候,各族的低級修士才能任意的行走在各個大陸。

「誰告訴你我是從妖族大陸來的?」蘇靈兒反問道。


「哦?姑娘身為九尾狐一族的一員,難道不是從妖族大陸趕來南域的嗎?」胡王道眼睛一亮,繼續問道。

胡王道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找到答案了。

「我在南域已經很多年了,有問題嗎?」蘇靈兒覺得胡王道問的問題有些莫名其妙。

「原來是這樣啊,那這一次就你自己前來支援歐陽家族嗎?九尾狐一族其他的強者沒有來么?」胡王道強忍著心中的激動,依舊裝作一臉淡然的問道。


「胡王道,你要殺便殺,問那麼多幹什麼?怎麼?你怕我們九尾狐一族報復你?」蘇靈兒也不笨,聽完胡王道的話,自然也多多少少聽出了胡王道的意圖。

「咳咳,那倒不是,我所在的門派雖然不怎麼有名氣,但也算是一個大門派了,自然不會怕了你們九尾狐一族!」胡王道乾咳了兩下,他見自己的目的被蘇靈兒看穿了,頓時有些尷尬。

「那就動手吧!」蘇靈兒自然也知道胡王道背後的門派肯定不弱,能夠一下子派出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和一名玄境強者,由此可見,其背後的門派最起碼也得是一個超級門派。

像這種等級的門派,自然不會懼怕九尾狐一族,雖然九尾狐一族可能要比那個門派強,但不要忘了,九尾狐一族再強,那也只是妖族的家族,而胡王道身後的門派卻是人族的門派,九尾狐一族的手還伸不了那麼長。

九尾狐一族就算再強勢,也不可能帶著大軍跑到人族去滅了胡王道身後的門派吧,那純屬是在找死。

「姑娘,既然被你看穿了,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我想知道,姑娘此行代表的是九尾狐一族,還是僅僅只是你個人的意思?」胡王道依舊沒有著急著動手,因為他還沒有問完呢。

「這個問題很重要嗎?難道我說自己這一次是代表九尾狐一族前來幫助歐陽家族的,你就能放過歐陽家族嗎?」蘇靈兒問道。

「說不定啊,你們九尾狐一族的面子,我還是要給的!」胡王道點了點頭。

「那讓你失望了,我這一次支持歐陽家族,只是我個人的意思而已,並不代表九尾狐一族!」蘇靈兒如實說道。

蘇靈兒之所以說實話,那是因為她實在沒有東西能夠證明自己是代表九尾狐一族前來支援歐陽家族的,若是蘇靈兒說自己是代表九尾狐一族前來支援歐陽家族的,那胡王道肯定會向蘇靈兒要證據,到那個時候,謊言還是會被拆穿的,與其那樣,還不如現在坦白承認。

說謊的話,還很有可能讓胡王道認為是蘇靈兒怕了他,而說實話的話,或許會讓胡王道覺得蘇靈兒肯定留有什麼底牌,所以才敢實話實說。

「哈哈,很好,你很誠實。姑娘,說了這麼半天,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可否告訴我呢?」胡王道大笑道。

既然蘇靈兒並不是代表九尾狐一族出戰的,那胡王道也就沒有什麼顧慮了,雖然蘇靈兒能夠如此坦白讓胡王道有些奇怪,但胡王道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一個造化境後期的女孩而已,就算她藏有底牌,胡王道也不會怕了她。

「蘇靈兒!」蘇靈兒淡淡的說道。

「很好,蘇小姐,現在我給你一個選擇,放棄幫助歐陽家族,這樣我可以看在九尾狐一族的面子上,放你一條生路!」胡王道得知蘇靈兒並不是代表九尾狐一族來支援歐陽家族的,頓時有了底氣,說起話來,也是挺直了腰板。

「那不可能!」蘇靈兒堅定的搖了搖頭,她已經決定了,真要到逼不得已的時候,就直接燃燒血脈,以血脈內隱藏的遠古之力擊敗胡王道。

「丫頭,你還是同意吧,我這把老骨頭已經死不足惜了,可是你還有大好年華,你和林磊還有未來,你不必陪著我和歐陽家族一起送死啊!」歐陽無敵聽到胡王道的話后,眼睛一亮,也連忙開口勸蘇靈兒離開,不要再管歐陽家族的事情了。

「歐陽爺爺,你別說了,我是不會離開的。」蘇靈兒堅定的搖了搖頭,雖然燃燒血脈,會讓她境界掉落,現出原形,並且以後很有可能永遠都不能再修鍊了,從此只能做一隻非常普通的九尾狐,但蘇靈兒不怕,為了守護林磊想要守護的歐陽家族,蘇靈兒寧願奉獻出生命。

「蘇小姐,歐陽老頭都讓你不要管這件事情了,你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呢?你覺得自己是我的對手嗎?還是你認為歐陽家族還會有其他的救兵?」胡王道一臉疑惑的看著蘇靈兒,問道。

「胡王道,你是一個冷血的人,有些東西,你是永遠都不會明白的。」蘇靈兒看向了歐陽家族弟子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