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雨落頓時有轉頭看向了那裡,終覺得那裡有點不對勁。就在欲要朝著那裡飛去一探究竟的時候,頓時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天降落下來,彷彿一座巨山一般,空氣多當即暴動起來。

轟隆隆!這隻巨大的手掌,朝著雨落壓蓋了下去。同時天空傳來了一道聲音:「雖然你是不滅修士,但是也未必不把我放在了眼裡吧!與我一戰,還有閑情,關注其他的事情。」

「哼,造化九重修士而已,即使你在逆天。在實力的差距之下,我會讓你看到什麼是絕望。」雨落當即冷聲起來,最討厭被打斷。而且對方那狂妄的口氣,實在讓雨落有點討厭。

雨落身軀扭動,宛若一葉落葉,在天空之中不斷的旋轉,劃出了一道道美麗的軌跡。同時隨著雨落的身軀扭動,四周的空間,開始漸漸的變得粘稠起來,一道道的漣漪不斷浮現出來。

嗡,那隻大手剛剛接觸到漣漪,開始漸漸的止住了下降的趨勢,越往下方反而越寸步不得勁。漸漸的那隻大手也開始慢慢的模糊起來,一點點被撕裂開來,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大手消失,天空之中矗立著一道人影,雙手環抱在胸口。頭髮隨著微風在飄動,同時臉部有著一道猙獰的傷疤,背上有著一柄劍,面無表情的看著下方。

「原來是領域,看來你在造化境界,走的極為遙遠。」傷疤男子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領域乃是造化境界的七重,也是極為重要的一重,一般修鍊到了造化後期,才會開闢自己的領域。

如果無法開闢出自己的領域,那麼造化就無法圓滿,從此無法在修鍊下去。

「裡面有著水的漣漪,加上了風的攪動,能夠撕裂所有的攻擊。看來你修鍊的是風元素,還有水元素。」傷疤男子再次說道,眸子猶如犀利的鷹眼,將雨落看的一清二楚。

「雖然看穿了一切。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理論知識,多是空談。」雨落一聲冷笑,同時隨著身軀的扭動,領域之力漸漸的擴散出去。

四周的不少修士,當即被捲入了裡面。這些修士,當即大叫起來,感覺自己的身軀竟然無法控制,而且有著一股強橫的力量,在不停的拉扯自己的身軀。每位修士,臉色十分的痛苦,好似被五馬分屍一般。

「嘭嘭。」這些修士當即化成了血舞,直接拉扯成了一團血舞,就連神識多直接被抹殺。

雨落扭動的速度開始放緩,但是那道漣漪還在不停的擴散,漸漸形成了一道龍捲風,朝著天空的那位男子捲去。

那位傷疤男子,身軀巍峨不動,任由領域之力,不停的拉扯著自己身軀。嘴角露出了笑意:「領域不錯,既可以攻擊,也可以防守。但是領域之力,在你的身邊威力是最強的,但是一旦離開身體很遠的距離,便就沒有那麼可怕了,還不足以傷害的到我。」

「鏘。」傷疤男子當即出手了,背後劍當即出鞘,化成了一道耀眼的紅光,直接斬落了下去。這道耀眼的劍芒,四周有著一縷一縷的白霧騰騰,劍芒時明時暗,彷彿欲要消失在天空之間一般。

那道劍芒極其的犀利,直接斬破了雨落的領域,朝著雨落的身軀急速而去。

「不錯,但還是差了一點。」雨落一聲冷笑,玉手頓時一轉,四周的漣漪,當即朝著那道劍芒涌去。劍芒遇上了漣漪,開始漸漸的被化解,最後還沒有碰到雨落的身軀,便被雨落的領域,完全給化解乾淨。

「我的領域一旦施展,基本無敵。除非你的實力比我強大,或者你的領域剛好可以剋制我,不然你註定無法擊敗我。」雨落淡淡的笑道,隨即身軀一轉,朝著飛船的內部而去。

刀疤男子看著雨落,走入了飛船的內部,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當即懷中取出了一瓶丹藥,喃喃的說道:「沒有想到還要用到它。雖然域外修士,有著符器可以壓制自己的實力,不讓無盡天塔之地的規則給感應到。但是我們卻有丹藥,可以將我們的實力,提升到了不滅修士,但是卻能避開無盡天塔的規則,不會被無情的抹殺。」

無盡天塔之地,畢竟乃是這方宇宙裡面。不過沒有修士知道,在這方宇宙的那裡。但是這方宇宙的修士,對於無盡天塔之地,可是做了不少研究。最終創造出了一種丹藥,短時間之內,可以將造化修士,直接跨境界變成了不滅一重境界,並且擁有不滅一重修士的實力。但是這個只能短時間,一旦藥效過了的話,實力會大幅的變弱。

但是好處極其多的,可以讓修士在短暫的時間內,好好的感悟不滅境界的感悟。對於這些造化九重修士,衝擊不滅修士有著足夠的好處。

「轟,轟。」足足二十道璀璨的光芒,直接射向了天際。三大勢力足足二十位造化九重修士,服食了此丹藥,在一霎那成為了不滅境界修士。


!! 足足二十道沉悶的響聲,猶如驚雷一般響起。同時戰船當即晃動起來,被那二十股強大的氣息,震的不停晃動。

「這是不滅的氣息。」血姬有點膽顫,感覺到了二十股強橫的氣勢。本來帝天等人,行走在了飛船裡面,但是一股狂暴的抖動,驚呆住了三人。

「難道那些不滅修士,打開了封印嗎?」木凌霄當即驚呼起來,如果那些不滅修士打開了封印話,那麼戰局就會發生了改變。

「不,除非有至寶出世,不然那些不滅修士,絕對不會打開封印。那個是在用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帝天搖了搖頭,顯然不太相信,那些不滅修士會打開封印。

昨天晚上至寶出世,也不過只是引起了十位不滅修士,強行打開了封印。但是還有著上千位不滅修士,沒有打開,或者沒有知道那件至寶。畢竟千餘海洋,是極其龐大的,未必不滅修士,剛好多待在了那裡。


「我們還是快點的尋找吧!只要我們動作快的話,還可以出去看看,能不能擒拿司馬一元。」帝天對著血姬還有木凌霄說道。畢竟沒有誰能夠知道,這場戰鬥什麼時候結束。如果結束的越慢,那麼帝天的時間,就極其的充足。但是剛才那二十道強橫的氣息,完全可以加劇戰局的結束。

戰船的內部世界,足足有著幾十萬平方米,足足可以容乃幾萬修士。但是裡面背部的世界,還有著戰船的各個控制部位,加上一些材料的擺放,所以導致了修士很少。

三大勢力,裡面司馬一元的兵馬最多,有著足足一萬。而戰船裡面,卻只有八千修士。而千重峰是最少的,只有一千修士。

而帝天一路走來,已經打開了不少房間。裡面乃是修士的一些居住地方,有的是修士的修鍊場所。這些裡面,是沒有什麼寶物的。這不過是第一層而已,帝天三人,當即朝著戰船的第二層飛奔而去。

第二層的空間,裡面的房間則明顯少了不少。但是這些房間多比較的寬敞,畢竟的富麗堂皇,應該是一些高層之間開會的地方。同時其他的房間裡面,有著一些靈器而已,不過靈器也是初級靈器而已,應該是用來獎賞一些有功勞的修士。

帝天與木凌霄,可是沒有絲毫的客氣,足足將一百件初級靈器,直接收入了戒指之中。有著靈器不收,那就是有點蠢,或者說就是太有錢了,完全不會在乎。

第三層的空間裡面,則是光芒涌動。門口有著一層龐大的禁制,乃是一個光門,泛著點點漣漪。

帝天當即取出了剛才的一柄靈器,直接刺向了那道光門。當即那柄靈器則是化成了鐵水,直接流淌了下來。

「這個禁制就連靈器,多可以化解開來。如果修士貿然碰到的話,足以化成了一灘血水。」木凌霄有點心有餘悸起來,也覺得裡面一定有著寶貝,不然不會布下這麼強大的陣法。

「如果強行破除的話,會不會被他們給發現。」血姬對著帝天說道,畢竟禁制一旦破除的話,會被立刻發現的。

「即使他們發現有這麼樣,最主要的是,他們根本時間在管到裡面的東西,各個多在忙著大戰,已經無空關注這裡了。」帝天當即手持黑色斷劍,黑色斷劍光芒涌動,當即劃過了一道黑色的光芒,直接斬在了那道光芒之上。

黑色的光芒,與難道光門,開始彼此的交匯起來。頓時光芒點點消失,這道禁止被強行破解了開來。

「嗖」就在此時,足足有著十道急速的破空之聲傳來,十道璀璨的光芒,劃破了空間,直接朝著帝天等人,疾射而去。

那十道光芒,乃是十柄凌厲的箭羽,夾著兇悍的氣勢,猶如一道流星閃過,速度極其的快。

帝天等人,也有著一絲防備。帝天當即祭出了天皇戰船,兩者直接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沉悶的撞擊之聲。

「叮叮」十柄箭羽直接灑落在了地面,而天皇戰船上面,有著十個小小的凹槽。但是卻沒有被擊破,畢竟天皇戰船乃是起始道器,自然十分的堅固。

「十柄高級靈器箭羽,如果是造化九重修士,一個不小心多要被擊殺。幸好我們有天皇戰船,不然這次也要受傷。」血姬看著地上的那十柄箭羽,當即撿了起來,不停的打量起來。

「這十柄箭羽,血姬你就直接收下吧!你的身體是你的弱勢,遠程攻擊卻是十分的適合你。」帝天對著血姬說道,暗夜血族身體比較弱,遠程進攻是她們的強項。

「多謝主公。」血姬看著這十柄箭羽,做工十分的精良,上面有著花紋雕刻,也是十分的喜歡。

帝天等人當即走了進去,發現這裡一共有著三個大的房間。不過每個房間,多有著一道光門,無法看清裡面的一切。一個居於最前方,其他兩個房間,則是居於了兩邊。

「走中間一道房門。」帝天想多沒有想,這裡三個房間,顯然是前方的一個乃是最尊貴的地方。裡面應該是一個大人物,或者是一位超級天才,所居住的地方。自然這裡的一切,多是以這位大人物,或者超級天才為主的。

這道光芒,沒有絲毫的阻礙,帝天等人直接進入了裡面。就在帝天進入了最前方的那個房間時候,一道嬌嬈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這裡,赫然是十大不滅修士之一的雨落。雨落身軀扭動,速度極其的快,直接出現在了這裡。

「哼,果然有點門道,竟然可以瞞過不少修士,來到了這裡,就讓你們在瘋狂一點,到最後我一打盡。」雨落看向了最前方的那個房間,嘴裡喃喃的說道。隨即雨落看向了這裡的三間房,當即躍入了最左邊的一個房間。

很顯然雨落,已經發現了帝天等人。不過雨落自信自己的實力,可以一打盡帝天等人。自然便就放任帝天,同時雨落也要尋找一些寶物。

十大不滅修士多是不滅一重,加上了符器才敢進入了無盡天塔之地。如果已經突破到了不滅二重的話,即使有符器加身的話,也會被無盡天塔之地的規則之力,給發現並且直接抹殺。

然而不滅一重,也未必那麼的富裕。修鍊越是到了後面,所需要的靈丹還有丹藥,是極其的龐大。即使是不滅修士,也是需要不少靈丹的。

帝天等人踏進了這件房間,當即被裡面的景象給吸引住了。裡面完全可以說是富麗堂皇,奢侈無比,裡面金燦燦的,五逛十色。

裡面用來百個拳頭大小的夜明珠,用來照亮了這裡。而且四周的牆壁,完全是由黃雷金澆鑄而成。黃雷金乃是金屬裡面,蘊含了雷電的力量,閃爍著黃色的光芒。黃雷金用來打造靈器,是極其好的材料。

但是這裡的黃雷金,極其的多。不過被鑄造成了牆壁,與飛船連接在了一起。帝天等人自然無法取出,只能眼睛看看而已。

「元玉打造而成的椅子。」木凌霄頓時驚呼起來,看著房間的最上方,有著一座白色的龍椅。這個龍椅白皙無比,通體特澈,而且有著一絲絲濃郁的元氣,朝著帝天等人撲來。

元玉的價值極高,可以比肩道器了。因為靈氣進化成了元氣,然後元氣開始凝練成了玉質,形成了元玉。有些火元素元氣,經歷了壓縮,也可以形成了火元玉,其他的元素元氣,多可以形成了元玉。但是形成元玉是極其困難,但是上方的那個龍椅,完全有著一米長,一米高,體積還算較大。

如果修士盤坐在上方,可以幫助修士修鍊。畢竟元玉裡面所蘊含的力量太過龐大了,修士可以直接吸收。而且修士長期盤坐,反而可以將自己的真元,便的更加的精純。

不滅修士吸收的是元氣,自然需要這個元玉。但是元玉不能夠吸收,不然的話會毀掉。只能吸收元玉所釋放出來的元氣,但是也是極其濃郁的。完全可以說是源源不斷的源泉,給修士節省了不少時間。

雨落沒有出現在了這裡,如果知道有元玉的出現話,一定會殺過來,直接給收走。

此時的龍椅上面,還擺放著兩朵植物。一個是已經盛開,一朵紅色並且妖嬈的花朵,花朵的下方有著稀疏的一些枝葉。同時另一邊是一株小樹,不過這株小樹是茶葉樹,上面只有十片茶葉。

「這個是妖媚之花,和洗髓之茶。」帝天三人同時驚呼起來,畢竟三人的閱歷多極其的豐富,只是一眼變就可以看出兩件靈藥的來歷。

妖媚之花一旦服食下去,可以使修士的神識不清,而且容易發情,可以說是春藥。但是藥用價值極其的高,可以治療一些憂鬱患者,或者精神不振的修士。洗漱之茶可以泡成茶水,直接喝下,吸取體內的雜質。

「而且這兩株靈藥,多快要稱為藥王了。一旦成為了藥王,價值就漲幾倍多。」帝天頓時有點啞然,沒有想到竟然這裡有兩株准藥王。

!! 此時帝天等人再次看去,發現了還有一張辦公檯,上面擺放著幾幅畫卷。還有一些毛筆,加上一些畫紙。不難看出,這件房間的主人,還是一個比較有修養或者有內涵的修士,平常之餘竟然會畫畫,用來陶冶心情。

「好漂亮。」血姬當即打開了一張畫卷,裡面乃是一個漂亮的女子,有著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那位女子站立在了鮮花邊上,嘴角露著一絲微微的笑意。女子青絲如瀑布一般,劃過了美麗的痕迹,蕩漾著周圍花朵。四周的花朵隨著女子,在不停的搖曳。

同時一股淡淡的花香,頓時從畫中飄出,讓人心曠神怡。

這畫筆鋒十分的犀利,四周的山谷,猶如一柄利劍鑲嵌在了地面,有著一股肅然的殺氣。清澈的溪水,從山頂垂直降落下來,十分的飽滿,宛若要流出了畫卷之外。同時女子畫的婀娜多姿,但是有不失靈氣,少了世間的浮華,多了一絲古樸。

血姬當即有打開了其他幾幅畫卷,發現畫卷上面的女子,多是同一個女子。很顯然有可能是這件房子的主人,愛慕著這個女子。

「能夠將意境,融入了畫中。看似是在愛慕自己喜歡的女子,同時也在修鍊自己的武學。」帝天看著那座山峰,當即感覺到了一股殺意撲面,有著一絲寒冷的殺意籠罩全身。帝天微微運轉真元,不斷驅除這絲寒意。

木凌霄看向了那個美麗的女子,當即神色有點痴獃起來。畫中的女子確實美麗,而且有著清新脫俗的氣質。

「醒來。」帝天爆喝起來,當即將木凌霄驚醒。畫卷的主人,將自己的痴迷之情,也畫入了女子的笑容之中,如果心智有點不堅定之人,很容易被女子的笑容給吸引,漸漸的開始迷失自己,導致了走火入魔。

帝天意志堅定,而且心中沒有絲毫不純潔之色,所以並不為之動搖。但是木凌霄一眼看去,感覺到了春天到來,不由的陷入了其中。

「咳咳。帝天兄莫要見怪。」木凌霄咳嗽起來,對著帝天說道,顯然已經微微動心了。這件房間的主人,只是憑藉著影像,將女子畫在了畫中,便就這麼吸引人。如果是畫中女子的本尊出現的話,那絕對可以說是傾國傾城。


「木兄不用見怪,男人嘛,你懂的。」帝天嘿嘿一笑,將幾幅畫卷直接塞給了木凌霄。原本帝天以為木凌霄,是女扮男裝的,但是現在看來,木凌霄看見美女也會動心,看來也是男子。

畢竟木凌霄長的清秀,而且少了一絲男人的陽剛,帝天也懷疑過木凌霄是女子打扮,但是今天已經證明了木凌霄,也是男子,不過就是有點小白臉而已。

「幾幅畫卷裡面,蘊含了大量武學的奧義,我要好好的琢磨。那我就不客氣了。」木凌霄當即大義凜然起來,沒有絲毫的客氣,直接抓住了畫卷,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呵呵,裡面的武學奧義十分的高深,可不要在走火入魔了。」血姬自然聽出兩人話語的意思,當即嬌笑起來,打趣起木凌霄起來。

帝天三人再次看去,這艘房間里。雖然牆壁上面,還有著幾把靈器,但是元玉與那兩株准藥王最為珍貴。帝天則是收走了元玉龍椅,兩准准藥王則是給了木凌霄。

因為木凌霄乃是修鍊木元素,而且對於藥材這些,十分的喜歡。而且木凌霄乃是一位煉丹師,並且種植了不少靈藥,自然選走了兩株准藥王。帝天也沒有任何客氣,直接收走了元玉龍椅。因為帝天有著一株聖葯,自然對於藥王不太在乎,而且有了元玉,對於以後的修鍊,可是有著一定的好處。

就在帝天在那件房間觀看的時候,飛船的內部門口,出現了兩道造化九重修士。兩位多是中年男子,身穿一件長長的青色長袍,背後背著一柄劍。兩人的相貌極其相像,乃是一對兄弟,不過兩人身上有著一絲血跡在流淌。

「沒有想讓,竟然混入了戰船裡面。竟然還破開了裡面的禁制,看來對方有點棘手啊!」頓時其中一位說道,兩人乃是戰船其中的修士,外面強敵來襲,所有的人多出來應戰,自然沒有想到,會有修士渾水摸魚,竟然潛入了戰船裡面。

「少主,讓我們前來,一是保護好戰船的控制中心。二是保護好,少主的東西。如果有損的話,我們的人頭可不妙啊!」頓時另外一位說道,同時兩人的身影,直接進入了戰船的內部空間裡面,朝著戰船的第三層房間而去。

這艘戰船乃是天劍門的弟子,而他們的少主,自然是天劍門的天才弟子,是宗門的未來大勢之一。天劍門乃是十八大勢力之一,修鍊的乃是劍,擁有強大的劍法,攻擊力極其的強橫。

帝天等人,收取裡面的寶物,便就再次離開了這間房間。可就在欲要進來,另一邊的房間時候。一道嬌嬈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

這位女子乃是雨落,剛剛進入了那邊的房間裡面,沒有絲毫的收穫。因為她剛才進入的房間,乃是那些造化九重修士的住宿之地,一般財物多是放在了自己的身邊。所以雨落沒有多大的收穫,所以心情不太好,當即離開了那裡。

雙方在無形之中,就這樣面對面的站立在了一起。不過雙方的氣氛,則是有點緊張,畢竟不是自己人,多少有點防備。

「三位可是厲害啊!瞞過了眾人,進入了戰船裡面,一定得到了不少東西吧!」雨落嬌笑起來,但是四周的領域並么有消失,則是牢牢的保護著自己。

帝天三人,當即絕對這位女子不簡單。畢竟這位女子竟然可以感應到自己,差點擊殺了三人。但是此時女子出現在了這裡,應該是發現了自己這一方。難道對方也有什麼重寶,可以探查到什麼。

「你也相當的不簡單,不過你可不太自信,不然的話,我們可未必會這麼迅利的出現在這裡。」血姬當即嬌笑起來,因為雨落長相漂亮,而且身材也是火爆。可以說血姬與雨落兩人,是極其的相似,自然會引起女人之間的對峙。

沒有那個女人,會承認自己比對方差。

血姬說的話很對,不然雨落當初全力一擊的話,三人基本是重傷,有可能會隕落。

「是啊!可是姐姐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交出你們所得到的寶物,並且拜我為師,自然變就饒你們一命。」雨落再次對著三人說道,因為雨落看三人的天賦極好,而且自己也沒有什麼得意的弟子,自然想要收幾位出色的弟子。而且同時要收取戰船裡面的寶物,畢竟戰船這麼的豪華,而且裡面一定有著不少財物。

「姐姐莫要生氣,其實戰船才是最好的寶物。我們只不過是得到了一些靈器而已,根本一無所獲。」帝天對著雨落說道,同時手指了指邊上的一個房間,裡面乃是戰船的控制中心。

「至於我們多已經有了師傅,如果在拜你為師,多少有點顯的不夠尊敬自己的師傅。如果姐姐願意的話,等我們回去問問我的師傅,然後在給姐姐的一個交待這麼樣。」帝天顯然有點不悅,對方有惦記著這些寶物,同時還惦記起他們三人來了。

「呵呵,既然弟弟這麼說的話,姐姐我自然不好為難了。」雨落當即邁著蓮步朝著另一間房間走去。

「轟」當即一道龐大的漣漪,由雨落的身邊急速蔓延開來,朝著帝天等人疾射而去。雨落自然不肯罷休,對著帝天直接催動起了領域,欲要直接擒拿帝天等人,然後在強行布下誓言,用來對付帝天等人。

這道漣漪剛剛卷出,頓時這裡的空間,多開始微微的粘稠起來。但是帝天三人,一路危險走來,絕對不會掉以輕心。就在雨落走路的同時,就已經在運轉真元,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轟」當即一道狂暴的真元涌動起來,頓時這裡黑色氣流猶如洪水一般蔓延開來,一道巨大的翅膀直接展翅開來,將四周的漣漪牢牢的定住。黑色翅膀猛的一揮,當即三道身影消失,帝天直接催動鯤鵬精魂,欲要帶著三人直接飛入控制中心裏面。

「在我們面前,還想要隨便的逃離,不然姐姐的面子可就掛不住了。」雨落當即冷聲起來,眸子一寒,頓時伸出了玉手,猛地朝著那道門,狠狠的抓了起來。

「嗡」頓時那道門的前方,開始空間變的粘稠起來,猶如水流一般,在慢慢的蠕動。頓時那裡一道黑色的身影,漸漸的浮現出來。帝天三人當即被這些漣漪,直接絆住了身影,任憑鯤鵬展翅,也無法掙脫這個無形的沼澤。

雨落邁著蓮步,朝著三人緩慢的走去。雖然天賦還不錯,但是實力也太弱了,還不足以威脅到我。「雨落對著三人說道,並沒有將三人放在眼裡。

!! 雨落有著自信的資本,雖然實力被封印了不少,但是在造化境界,完全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血姬也是造化九重,但是與雨落的造化九重實力,有著極其大的差距。

「現在拜我為師,還是來的及。不然的話,只有死。」雨落神色冰冷,自己已經放下了足夠的架子,如果帝天等人還不識抬舉的話,雨落不介意出手擊殺他們。

雨落玉手緊緊一握,帝天三人當即感覺到了,自己的喉嚨被一隻手,牢牢的抓住了,彷彿無法呼吸一樣。

「誓死不從你。」帝天三人對於這樣的師傅,自然不會答應,完全是把他們當成奴隸在看。如果雨落可以好好的說的話,帝天三人有可能會同意,畢竟在無盡天塔之地,這裡極其的危險,有個不滅修士做師傅,還是有著一絲保證的。

「呵呵,那就莫要怪我無情了,敬酒不吃吃罰酒。」雨落神色頓時冰冷起來,同時手指微微一動。帝天當即感覺到了一股強橫的壓力,開始拉扯自己的四肢,身體隨時欲要撕裂開來一樣。

「鏘」兩道急速並且凌厲的劍芒,直接撕裂了雨落的領域,直接朝著雨落斬去。這兩道劍芒一道火光嘹亮,另一道彷彿一座冰山劃過,四周的空間多被凍結起來。

兩道劍芒彼此交匯在了一起,直接撕裂了雨落的領域,來到了雨落的身邊。

「無相指。」雨落一聲冷哼,玉手輕輕伸出,朝著那兩道劍芒則是輕輕一點。當即前方空間,形成了一道漩渦,將那兩道劍芒直接吞噬掉。

嘀嗒,雨落的手指上面,溢出了一絲映紅,一點鮮血則是掉落了下來。剛才那鋒利的劍氣,還是劃破了雨落的手指。

「轟」頓時雨落的前方,一道紫色的雷芒劃過,這裡的空間則是無情的粉碎起來。雨落當即看向了帝天,直接帝天四周紫色雷芒閃爍,同時帝天的身影則慢慢的消失起來。但是此時一道黑色的劍芒,猶如一輪月光,直接劃破了空間,泛著滾滾的殺氣,斬向了雨落的腰間。

這一劍極其的迅猛,同時由於雨落與帝天之間的距離極其近。即使雨落實力強大,但是現在應對起來,還是有點吃力。


同時雨落的背後,再次飛射出,兩道璀璨的劍芒。這兩道劍芒上面五光十色,夾起了陣陣氣流,直接切割開了空間。隨著這兩道劍芒的斬出,天空多嗡嗡顫抖起來,虛空也隨著扭曲起來。

「落水斬。」兩位造化九重修士,出現在了雨落的背後。剛才看見了帝天危險,當即出手直接救助了帝天。此時再次斬出了兩劍,完全對雨落下了殺手。

兩位造化九重修士,並不太傻,知道誰才是最危險。當即先救下帝天,然後再解決雨落。

「找死,看來讓你們太過逍遙了。」雨落怒了,沒有想到一下子大意,導致了帝天三人逃走。而且還將自己處於了危險之地,雨落已經失去了耐心。

「讓你們看看,什麼是不滅的實力。」雨落當即怒喝起來,當然雨落並沒有解開封印。因為雨落只從看見了,那些不滅修士解開封印,在無盡天塔之地的規則之力面前,完全是一隻小雞一般,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轟」整個天空,多隨即寂靜起來,彷彿回到了原始狀態一樣。雨落雙手連連掐印,手掌上面一道道的光芒浮現。而此時雨落四周出現了一個龐大的漩渦,頓時那三道犀利的劍芒,當即被漩渦拉扯起來,直接拖入了漩渦之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