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她有著吳天師妹的名號,可這裡是在吳家,一沒有血緣關係,二更非吳天的女人,這如何讓她能夠不坐立不安呢?

…………

月上中天,一家人這才逐漸散去,在和父母說了一聲后,吳天帶著眾女回去了伯爵府內,畢竟兩個府邸是相鄰的,也可以隨時來往,另外就是在伯爵府內早已經安排好了幾女休息的地方。

一天的疲憊,讓眾女早早的各自回房休息,而吳天也很關心幾女的身體狀況,並未直接進房……

夜晚很靜,靜的連樹葉婆娑的聲音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庭院中,慘白的月華灑落而下,輕輕的微風吹打著樹葉,時不時響起的陣陣蟲鳴,更是給這寂靜的環境平添出幾分寂寥之意……

一道身影坐在石椅上,抬首望著那一輪皎潔的明月,月華鋪落在那張俏臉上,顯出幾分無奈……

烏黑的秀髮披肩而下,好似瀑布傾瀉一般,凹凸有致的身材盡顯無遺,可那種無奈的面色,卻越發的讓周圍環境顯得有些清冷……

此女,正是姜岑蘭,赤炎大陸幽蓮殿大小姐。

「哎……」

輕聲一嘆,猶如空谷幽蘭,讓人聽到之後為之心顫……

此刻的姜岑蘭,俏臉複雜至極,她的腦海中不斷浮現著今晚公爵府家宴的情形……

徐珊,夢兒,青璃,水冰漣,趙倩兒五女的羞澀笑容,那春波流離般的嬌艷,讓她心內越發的有些不知所措……

「我到底在想些什麼?」

姜岑蘭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美眸中泛出點點無奈。

或許,她連自己心底的想法都不知道……

「我想家了!」

喃喃自語著,姜岑蘭輕輕抿了抿嘴,「我到底該怎麼辦?母親,父親,你們誰能教教我?」

此時的姜岑蘭,哪裡還有曾經那種冰山美女的樣子,簡直就如同一個怨女似的,不知該如何面對。

「怎麼了,岑蘭?」

突兀的,吳天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你什麼該怎麼辦?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

被嚇了一跳,姜岑蘭俏臉微微一紅,「你怎麼沒睡?」

「你不一樣也沒嗎?」

吳天笑了笑,招來一把椅子坐在姜岑蘭身邊不遠處,「我剛聽到你說你想家了?」

「嗯!」

姜岑蘭抿嘴默默地點點頭,「我出來的時間太長了,而且也找不到霜兒她們!」

冰露雪霜,便是當初跟著姜岑蘭來到青蒼大陸的四個女人,可是上次姜岑蘭與吳天被空雲門竇正強行帶回赤炎大陸,她們四女便一直留在這裡,此次從赤炎大陸回來,便是想要尋找她們四女的蹤跡。

可無奈的是,吳天暗中吩咐人查找,但卻一直沒有任何消息。

「不用這麼著急的!」

吳天輕聲安慰道,「我已經吩咐我所有的人都去找了,相信只要她們還在青蒼大陸上,就一定會找到的!我答應你,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幫你將她們找到為止!」

「嗯,謝謝你,吳天!」

姜岑蘭輕輕點頭,旋即似乎兩人之間又沉默了下來。

「你……」

「你……」

良久,兩人同時看向對方開口,可卻又同時忽的止住,那四目相對之際,好似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古怪感覺蔓延。


「……」

姜岑蘭俏臉再次一紅,隨即很快的別開頭去,「你想說什麼?」

「呵呵,你先說吧!」吳天笑道。

「我想問你,你很愛徐珊她們嗎?」姜岑蘭輕咬著嘴唇,低聲問道。

「嗯,當然!」

吳天笑著點頭,「或許在許多人看來,我的確有些花心,可我真的是很愛很愛她們每一個人!」

「那你可不可以給我講講她們和你之間的事情?」

「當然可以,如果你願意聽的話!」

「你講吧!」

「說起來,先說小四吧,哦,也就是徐珊,我和她……」

當即,吳天緩緩出聲開講,從徐珊開始,到夢兒,青璃,水冰漣以及趙倩兒的一切故事,都緩緩地講了出來,語氣極為溫柔,眸子中泛出無比濃濃的愛意……

徐珊的女扮男裝,夢兒的孤單凄涼,青璃的溫柔似水,水冰漣的大方樂觀,以及趙倩兒的情深意重……

五女的種種,不斷地在吳天腦海中浮現,過往的一切更是融匯成了一個個的經歷接連從吳天口中說出,好似讓姜岑蘭都有些身臨其境一般,聽著聽著,她都不禁為吳天與五女之間的感情所感動,可吳天沒注意到的是,姜岑蘭那俏臉上的複雜之色越發濃郁……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夜的時間就在吳天的講述中緩緩流逝,一直到凌晨時分,他與五女之間經歷的種種才簡單的敘述完了……

「好了,我知道了!吳天,我先回房休息,今天不要叫我,我要休息!」

丟下一句話,姜岑蘭便再不理會吳天,直接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嘭』的一聲將房門緊閉,後背靠在門上,那表情說不出的複雜,誰也沒有看到,她那俏臉上已然浮現出了點點晶瑩的淚珠…… 轉眼間,又是一天後,便到了煉丹比賽的開始之日。

吳天沒有參加,倒不是他不想,而是錯過了報名的時間。

原本在暫時解決了韓波的事情之後,他便想要去報名來著,可無奈的是報名需要提前五日,所以此刻的吳天只能當做旁觀者觀看比賽罷了。

不過即便如此,吳天也隱隱有些期待,這還是第一次三大帝國與煉丹師協會共同舉辦的盛事,就算不能親自參加,但能夠在旁觀看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煉丹比賽舉行的地點,正是在帝都的競技場內。

這個競技場,吳天曾經身為主角,教訓了那李明,成功的為夢兒贏得了初次修鍊的《寒霜訣》,對此吳天可謂是印象深刻……

而此時的競技場,更是張燈結綵,很明顯星風陛下與赫連皇后對此次事情極為重視,競技場更是裝修一新,更專門設置下了一個主席台,安排下了好幾個位置,其中吳天的父親吳宗林也有一個專屬之位。

坐在主席台上,可以看到下方的一切,可以說是一覽無餘。

周圍競技場的看台上已經坐滿了人,有天星帝國本地的,也有從飄雪帝國以及水嵐帝國專程趕過來的,可以說是人潮湧動,不過在禁衛軍的維持下,卻是一切都顯得井然有序,沒有一點雜亂……

畢竟,可以說此次已經代表天星帝國的顏面,絕不容有失……

煉丹比賽即將開始,但此次來到這裡的只有吳天他們三兄弟,至於徐珊她們,包括胡天瑞的澹臺雲菲以及蘇明遠的寧媛媛,都陪著未來婆婆水藍淑婉逛街去了,畢竟比起煉丹比賽,陪自己的婆婆才是最重要的。

「嘿嘿,老大,這幾天你肯定過的很舒服吧?」坐在座位上,胡天瑞湊到吳天耳畔滿是戲謔的問道。

「就是就是!」

蘇明遠也湊了過來,小眼睛中充滿笑意的說道,「老大和幾位嫂子肯定日日春風啊!真的是羨慕死我們了!」

「很羨慕么?」

吳天瞥了這兩個完全沒有節操的兄弟,嘴角劃出一道弧線的冷笑道,「胖子,要不我去和媛媛說一聲,讓她同意你再找幾個?我想媛媛肯定會同意的吧?」

「呃……老大,你這不是要害死小弟我么?」

聽到吳天這話,蘇明遠整張臉立時垮了下來,「你要是這麼做的話,還不如直接殺了我來得乾脆呢!我家那個母老虎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在外面小弟我稍微看一個女的看久一點,我的耳朵就會遭殃啊!」

「哈哈……」

吳天大笑不已,「我可是聽到你說媛媛是母老虎了!唔……看來我得找個時間去問問,看她到底是不是?胖子,你說呢?」

「老大,你就饒了小弟吧,小弟知道錯了!」蘇明遠哭喪著臉,不斷求饒。

要是讓寧媛媛知道他這麼說,他不死也得被扒一層皮啊……

「哼!」

吳天冷哼一聲,「就饒了你這次,以後你要是再敢出言戲弄你老大我,看我怎麼收拾你!我就想看看,媛媛她到底是相信我呢,還是相信你!」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老大!」

「我說老三啊,你這死胖子怎麼就這麼膽小?」

胡天瑞拍著蘇明遠的肩膀道,「你看我,我要是說一,雲菲絕對不敢說二!你信不信?」

「切,就你?」

蘇明遠撇撇嘴,不屑的道,「你要是敢向老大這樣給我再找幾個二嫂,你說雲菲嫂子會怎麼辦?」

「你……」

「你什麼你?老二,你還不和我一樣,哼!我們誰都別說誰!」

「行了!」

這時,耳畔傳來陣陣轟動的掌聲,吳天當即擺手道,「別說了,就要開始了!」

「哼!」

兩兄弟對視輕哼一聲,果斷的各自別開頭去,視線朝著前方的主席台望去……

天星帝國星風陛下,赫連皇后,水嵐帝國的皇帝與皇后,飄雪帝國的皇帝與皇后紛紛現身,還有幾個煉丹師協會的代表,據聽說其中一個更是煉丹師協會的大長老,另外這其中還有吳天的一個熟人,那就是曾經在魔獸山脈中爭奪《青囊丹經》殘卷之時,所遇到的顧明,這個天璇城城主公冶韜澤的師弟。

另外還有幾人則是天星帝國的重要官員,其中吳天的父親吳宗林,天璇城城主公冶韜澤也赫然在場。

「歡迎各位到場,今日朕不再多說什麼,從今年開始,每年我們三大帝國與煉丹師協會都會舉行煉丹比賽,歡迎各位煉丹師踴躍參加!」

星風陛下昂首言道,「下面,朕榮幸的宣布,煉丹比賽開始!」

下面競技場內,數十個平台已經搭建好了,正是參賽者所在的位置……

這一次的煉丹師比賽,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在限定的一個時辰之內,煉製出比賽所要求的六品丹藥,凝元丹!由煉丹師協會大長老以及其他四個煉丹師進行評定,最終選出十人進入下一輪。

第二部分,識別!在眾多準備好的外形極為相似的材料中,識別出最為特殊的一種,最終通過之人進行第三部分的比賽。這一次倒是沒有限定人數,若十人都識別出來的話,那麼十人都可以有資格進入下一輪。

第三部分,煉丹!所有材料自備,時間為三個時辰,煉製時間越短,且丹藥品階越好,質量越好者獲勝。

經過三個階段的比賽,最終會角逐出冠亞季軍!

至於到底有什麼獎品無人知曉,不過煉丹師協會已經明說了,他們會選擇此次的一些優異者,直接進入煉丹師協會深造,甚至最終成為煉丹師協會的長老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部分的煉製凝元丹,可以說對在場之人都不算問題,但最主要的是時間限定在了一個時辰之內……

在宣布比賽開始之後,每一個參賽者便開始了自己的煉製,凝元丹所需的材料早已經準備好了,還有煉丹的爐子,故而在剎那間所有人動作之時,所有丹爐都火焰大盛,每個人按照各自的習慣開始了第一輪凝元丹的煉製。

「老大,你看那……」

胡天瑞忽的指著比賽眾人的左側,赫然正是前幾日在聚寶閣中與他們有過糾紛的韓波。

火焰適中,手法迅速,擁有大家風範,這韓波果然不愧是煉丹師協會的新一任天才人物。

「他?」

吳天嘴角劃出一道弧線,卻是笑道,「煉丹很不錯,但為人就不怎麼樣了!」

「老大,聽你的口氣,你在煉丹方面也很有天賦?」蘇明遠湊了過來,他一直都不知道吳天會煉丹的事情。

「我說老三你這死胖子啊,你可不知道,咱們老大可是一個天才!」

胡天瑞湊了過來,「咱們老大不管在哪方面都有天賦!要說起來,老大才是真正的天才!!」

「行了行了,老二,你就別在這胡說了!」

吳天擺了擺手,「繼續看比賽吧!對了,這裡參加比賽的人你們認識么?」

「不認識,怎麼了?」胡天瑞道。

「沒什麼!」

吳天搖搖頭,「我只是對其中有兩個很感興趣!」

「哦?哪兩個啊?我倒要看看,那兩人到底有什麼資格讓老大你都這麼感興趣的!」胡蘇二人立時諂笑著問道。

「喏,除了韓波之外,就是最右邊下面的那個,就是那個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歲的男的!」

「另外還有中間那個女人,唔……她看樣子才和咱們差不多大吧?」


吳天指著他感興趣的兩人說道。這兩人不管煉丹手法,還是控火手段都極為精純,十分不錯,不過最讓吳天注意的卻不是這些,而是吳天隱隱覺得,他們似乎在有意隱藏著什麼。

「他們……不認識,一點印象都沒有!」

胡天瑞皺了皺眉,其實說起來他現在也是元桓宗的人,以元桓宗如今越發壯大的勢力,稍微有點名氣的人或者煉丹師都會受到他們的重視,可偏偏胡天瑞從沒聽說過,這不得不說的確有些奇怪啊!

至於蘇明遠,一直陪著寧媛媛在天星學院中修鍊,再加之他還沒有完全繼承其父親蘇南的瑾南商會,若說不知道也並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