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劍勢輕盈,靈動,舒捲如雲,飄零若雪,看似毫無章法,但實則每一招,每一劍,都有著一種玄奧的意味。

在他心中,早已沒有劍招,一套悲雪劍法,已被他融會貫通。他心神澄澈,沒有一絲雜念,完全沉浸在了劍道之中。

他越舞越快,在谷中突馳,劍光閃動間,宛若漫天飛雪。漸漸的,一股淡淡的悲緒瀰漫開來。

這套劍法,乃悟冬雪之悲,方才創出,而所謂的悲,是一種非常情緒化的東西,相比狂風劍意,要虛幻很多,也更考驗悟性。

如是片刻,忽然,劍光一止,燕塵收了劍,思索片刻,露出了懊惱之色。

這一次,仍是差了一點。

「到底哪裡不對……」他喃喃一聲,擰緊了雙眉。


他已從劍法中,悟出了那一絲悲緒,觸及到了劍意境界,但終究還差臨門一腳。

他還劍入鞘,在潭邊的青石上坐下,蹙眉沉思。

領悟狂風劍意的時候,那股風是有形的,隨著他的劍勢,忽而狂暴,忽而輕靈,能被他真切地感受到,而這冬雪之悲,則太過縹緲,虛幻無形。

他閉目沉思,想象著落雪之景。

他像是回到了那個雪夜,鵝毛大的雪花從天空飄落,紛紛揚揚,天地一片寂靜,瀰漫著一股淡淡,卻又沉重的悲緒。

這一坐,便是幾個時辰,他宛若雕塑,一動不動。

霍然間,他眼瞼顫了顫,猛地睜開,目中精芒奕奕,似有所悟。

旋即,他一躍而起,嗆然拔劍,順著心中那一絲頓悟,開始演練劍法。

這一次,他的劍招越發靈動,只是簡單的幾劍,便已有一股悲緒渲染開來,隨著劍光舞動,這股悲緒越發濃重。

秋水劍輕輕顫鳴,似若歡欣雀躍,森寒的劍身上,暴起璀璨劍氣,越發凝實,透出一股可怖的氣息。

他的劍勢逐漸攀至巔峰,伴隨一聲叱喝,一劍揮斬而出。

剎那間,一道無匹的劍氣,裹著一股深沉的悲緒,激斬而出。

轟隆,半邊山壁炸開,碎石飛濺,半數落入寒潭之中。

待塵煙落定,燕塵緩緩收斂氣勢,閉上眼睛,感悟了一下方才的境界,不由面露喜色。

再隨意演練了幾招,身上便有一股深沉的悲緒瀰漫開來——這便是悲雪劍意,一種單純的意境,與狂風,或者風之劍意,大不相同。

燕塵大笑一聲,欣喜無比,領悟了悲雪劍意,他在劍道上的造詣再進一步,如此一來,便多了幾分把握,來戰勝沐宛白。 「南峰慕雲!」

唐文長老朗聲一喝,聲音洪亮,回蕩在武鬥場上空。

片刻后,在南峰的看台上,一名紫衣少女緩緩起身,躍下看台,來到武鬥場上。

「南峰木飛!」

話音落下,一名黑衫少年站起,身形魁梧,面色冷厲,輕身一躍,便落至場上。

「北峰趙鈺!」

聽到這個名字,端坐台上的燕塵神色一動,眼中起了一陣波瀾。他轉過頭,目光往左側投去,那兒,站起了一名粉衣少女,嬌俏清純,分外可人。

少女露出緊張之色,快步下了台,來到了場上,與另外兩人站在一起。

兩人終究是青梅足馬長大,儘管如今疏遠了,每次看到她,他仍是有些感慨,心中無法平靜。

今日,是大比的第五輪,也就是四強爭奪賽,被唐文長老叫到名字的,都是晉級八強的弟子。

趙鈺晉陞八強,著實令燕塵感到意外,在他的印象中,她總是柔柔弱弱的,性子亦是這般,可如今,她卻已站在了八強的席位上,令他刮目相看。

她能晉陞八強,主要還是靠了武魂的能力,她的武魂頗為奇特,乃是一種植物系武魂,名為霧靈海棠。

相比獸武魂,大多植物武魂的能力更為奇特,譬如那木飛的鋸齒蛇草,而霧靈海棠這種武魂,具有強大的隱匿能力,亦有一定的幻術神通。

她覺醒的第一重天賦,為「霧化」神通,一旦發動,身體便化作霧氣狀,無法被刀劍拳腳擊中,是一種令人十分頭疼的能力。


當然,這種能力並非無敵,就像是孟鷹的「鐵甲」,發動需要消耗魂力,而且能承受的攻擊強度有限。

對於同階武者來說,這種能力便極為難纏,因而,她才能一路晉陞八強。


「南峰蘇狄!」

在南峰看台上,站起一名藍衫少年,清清秀秀,溫文爾雅。

接下來四人,皆是核心弟子,在楚浪與韓天放之後,唐文長老喊到了燕塵的名字。

燕塵起身,躍下看台,在眾目環視下,上了武鬥台。

台上的六人,齊齊投來目光,反應不一。

趙鈺嬌軀微不可察地一顫,眸中泛起了漣漪,露出幾分羞愧,歉疚。

她眼神一黯,低垂臻首,似乎不敢看他,低低喚了一聲:「燕師兄!」聲音細弱蚊吶。

而楚浪與木飛二人,則目露敵意,臉上有憤憤之色,上次打劫不成,反被劫掠的事,可是他們心目中的奇恥大辱。

韓天放則陰沉著臉,目射寒芒,重重冷哼了一聲。

至於慕雲與蘇狄二人,與燕塵並無多少接觸,亦無恩怨,只是投來幾眼,饒有興緻地打量著他。

燕塵大大方方上了台,與趙鈺的目光一接觸,他淡淡一笑,禮貌性地沖她點了點頭。

待他站好,唐文長老便喊出了沐宛白的名字,那白裙少女從人群中躍出,翩然而來,清麗的眉目間,一貫的蒙著一層冷意,風采不減半分。

她落到台上,冷冷瞥了燕塵一眼,便走到他身邊站定,一語不發。

唐文長老捧著一個黑色木箱,上得台來,道:「這個木箱中,有八塊木牌,上面的數字從一到八,摸到哪塊,上面的數字便是你們的號數。」

「此輪比試中,按照一對二,三對四這麼來分組,下一輪比試,一二組的勝者,對戰三四組的勝者,如此類推,你們可明白了?」

「明白了!」一眾弟子齊齊應聲。

「好!慕雲,你先來吧!」說著,唐文長老上前一步,將木箱舉到了慕雲身前。

慕雲一抬手,伸到箱子上面的開口時,動作一頓,臉上浮現了一抹緊張之色。

抽籤的好壞,直接影響到對手的強弱,若是碰上四大核心弟子,晉級四強的希望便極為渺茫。


她猶豫了一下,將手探入箱中,摸索片刻,取出了一塊木牌。

「四號!」唐文長老掃了一眼,朗聲喝道。

接下來是木飛,他抽到了六號,趙鈺則抽到了三號,與慕雲一組,對於這結果,兩人都鬆了口氣。

蘇狄抽到了八號,楚浪二號,韓天放則是五號,這一結果令木飛臉色大變,露出幾分苦笑。

輪到燕塵時,箱子里只剩下了兩塊木牌,分別是一號與七號。

與這兩個號數對應的,是楚浪與蘇狄二人,兩人對視一眼,唯有苦笑,剩下的只有燕塵與沐宛白二人,也是八強之中,最強的二人,無論對上誰,似乎都沒什麼區別。

燕塵將手探入箱子,隨意挑了一塊,取出一看,上面用硃砂寫著一個大大的「七」字。

他一挑眉,下意識地轉過身,目光投向了蘇狄。

這個清清秀秀,有幾分書生氣的少年,乃是南峰的弟子,平時也不顯山露水,頗為低調,燕塵並不怎麼了解。

此人的武魂乃凡品獸武魂,名為冰翼蝠,能操控冰之力,看他的魂印,已然覺醒了第一重能力,但至今為止,還未見他使用過。

感應到他的目光,蘇狄轉身看了過來,沖燕塵笑了笑,一臉無奈。

這時,韓天放冷哼一聲,沖燕塵投來凌厲的目光,「燕塵,你給我等著……這次我要一雪前恥,上次你給我的屈辱,我會全部奉還給你!」

燕塵斜睨了他一眼,面噙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這一個月來,你有什麼長進!」


「那我們走著瞧!」韓天放面色陰沉,惡狠狠地撂下一句,便下了台。

第一場比試,由沐宛白對陣楚浪。

兩位皆是核心弟子,一位是南峰的,另一位是北峰的,也引得觀眾席一片沸騰,議論紛紛。

雖說沐宛白是公認的第一人,但楚浪亦不弱,眾人也很難料定,到底誰會勝出,只能說沐宛白的贏面更大。

「本場比試,由北峰沐宛白,對陣南峰楚浪!兩位,可以開始了!」

面對沐宛白這等強敵,楚浪絲毫不敢託大,手一抬,手背之上,魂印大亮,綻出熠熠的冰藍之光。

旋即,一條百足寒冰蜈竄出,在空中盤旋一圈,撞入他體內。

楚浪渾身一震,氣勢大變,透出一股森寒氣息,雙瞳縮了縮,化作冰藍之色,一身肌膚亦泛起了淡淡的冰藍之色。

他叱喝一聲,便重重一跺腳,爆射而上。「嗆!」一聲嘹亮劍吟,長劍出鞘,染上了一層冰霜,斬出一道寒冰劍氣。

沐宛白一臉從容,輕一抬手,蔥白的手背上,那道靈狐魂印大亮,綻出耀眼的華光。

接著,一道白光竄起,凝作一條雪白的靈狐,一對幽瞳碧藍,宛若一雙澄澈的寶石,背後五條雪白的狐尾輕輕搖動。

靈狐猛地竄起,撞入她體內,她嬌軀一震,肌膚立時蒙上了一層皎潔的輝光,越發白了幾分。

一對美眸拉長了幾分,變得略微狹長,透出一股天然的嫵媚,明眸顧盼,攝人心魄。

她俏臉生寒,皓腕一探,猛地拔劍,斬出一道無匹的劍氣,迎向對手。

砰的一聲,劍氣碰撞,炸開一圈猛烈的勁風。

旋即,兩把劍狠狠交擊,暴起一聲巨響。

甫一交鋒,楚浪便悶哼一聲,面色狠狠抽動,目中流露出極度的震驚——劍上的勁道如排山倒海般湧來,令他虎口狂震,心神亦隨之震顫。

不好!她已是四階!

電光火石間,他腦海之中,猛地閃過這樣的念頭。下一刻,他便不由自主地往後倒跌。

他蹬蹬地往後退去,狼狽不堪,還未站穩,對手的劍光已絞殺而來,氣勁如刀,觸體生寒。

這時候,他才明白,他與對手的差距有多大,在武魂,修為,乃至劍法上,他都差了太多,加在一起,便成了一道巨大的鴻溝,無法逾越。

他倉促抵擋,越來越心驚,一個不防,手中的劍被斬飛出去。緊接著,一道雪亮的劍光當頭斬下。

他赫然一驚,在這緊急關頭,迅速發動第一重能力。

只見他手背上的魂紋驟然大亮,冰霜自右臂起,眨眼間蔓遍全身,化作一層幽藍的冰甲。

砰的一聲,劍氣轟在冰甲上,炸開漫天冰芒,巨大的衝擊力震得楚浪倒跌而出,搓著地面,徑直飛出武鬥台。

觀眾席上,暴起一片驚呼,一眾弟子看得目瞪口呆,本以為會是一場龍爭虎鬥,可誰知,卻是一邊倒的形勢。

武鬥台上,白裙少女翩然落地,衣袂飄飄,說不出的輕鬆寫意,風采卓然。

長老席上,明雲真人哈哈大笑,欣喜道:「宛白這孩子不錯,你們看,都已是四階了,假以時日啊,靈境有望!」

「我們北元能出一個宛白這樣的天才,那是上天眷顧啊!」一眾北峰長老連聲附和,一臉笑吟吟之色。

而南峰一眾長老,臉色卻有些發黑,這沐宛白再強,那也是北峰的。

這楚浪,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一眾南峰長老不由暗暗心道。

武鬥台下,楚浪掙扎著站起,一身冰甲緩緩褪去,露出蒼白的面容。旋即,一抬手,虛弱地喊出一聲:「我認輸!」

唐文長老立時宣布:「本場比試,勝者乃北峰沐宛白!」 第一場比試,沐宛白輕鬆取勝,掀起了好一陣波瀾。

第二場,由趙鈺對陣慕雲。

兩人修為相仿,到底鹿死誰手,殊為難料。

她們一個北峰,一個南峰,又是二峰之間的爭鬥,加之兩人都是嬌俏的少女,這場比試亦頗引人注目。

慕雲武魂為百花蝶,第一重覺醒為羽翼,相比趙鈺的霧靈海棠,以及「霧化」能力,便相形見絀。

武者間的對決,武魂能力的好壞,往往是最關鍵的。這一點,在這場比試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趙鈺的霧化能力,應用得極為巧妙,對手一劍攻來,她已霧化,旋即飄至對手身後,凝出身形,打得對手猝不及防。

最終,她擊敗了慕雲,挺進四強。

接下來一場,由韓天放對陣木飛。

這一場對決,根本毫無懸念,身為核心弟子的韓天放,連猛虎之力都未使出,便輕鬆擊敗了木飛。

在唐文長老宣布結果后,韓天放卓立台上,長嘯一聲,旋即一轉身,飛影劍出鞘,耀起一道寒芒,劍鋒直指燕塵。

他氣勢勃發,放聲大喝:「燕塵,下一場,你給我等著!」

其聲若洪鐘,蘊含沛然戰意,回蕩在武鬥場上空。

霎時,一片沸騰,眾弟子露出興奮之色,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逡巡。

兩人之間的恩怨,眾所周知,一個月前,兩人對決,以韓天放慘敗而告終,如今一個月過去,兩人將再次對決,結果會否有所不同?

在眾人意識中,直接略過了下一場比試,一個蘇狄,又豈會是燕塵的對手!

不遠處,那個溫文爾雅的少年咧了咧嘴,苦笑了出聲。

燕塵倚牆而立,望著台上的韓天放,雙眸微眯,泛起一抹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