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這樣的事情也會發生?

這不是真的吧?

驚天動地的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藍月亮簡直被淹沒了……

這下子,藍月亮真的出名了。

連續獲得三個比賽項目第一名使藍月亮的心情欣快,這種感覺至少持續了一天。

今天,天氣格外晴朗,似乎也來慶祝藍月亮的勝利,但是藍月亮的心絃卻繃緊了。因爲今天,真正的考驗就要開始,魔法決鬥,紫楓也要參加的比賽項目,這個最接近MFJD大賽的項目。

這個最考驗藍月亮的項目。

要靠自己了。

空氣中充滿了興奮的話語和雜沓的腳步聲,節奏越來越快。

學校後面的巨型廣場中央漸漸地升起了一個長達百米的大擂臺。藍月亮知道,這就是那個一次自己和撒達“決鬥”的擂臺,他的心情分外地沉重。

比賽是隻能在同年級間進行的,也就是說,藍月亮的對手都是一年級的學生。

報名時間不受限制,只要在比賽之前按時到就行了。

然而,當藍月亮剛剛到報名處時,他看見了一個身影。

那個身影在和報名處的人講話,似乎也在登記,然後,他走了。藍月亮的身體不自主地搖晃着,就好像發生了地震。

藍月亮認出了那個身影。

是雷弛。

“雷弛!”這一次,藍月亮忽然下了決心,他衝了上去,追上了雷弛的身影。

雷弛沒有轉過身來,但是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雷弛,你也要參加比賽嗎?”藍月亮問道。

“是的。”雷弛輕聲地答道。

“恩……我們都加油吧!”藍月亮這是竟然想不出什麼話來說了,因爲他意識到,這是他們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這麼近的距離說話。

雷弛沒有再說什麼,自己走去。

藍月亮體內的怒火再也壓制不住,他吼了起來:

“看着我!!”

雷弛的腳步再次停住了,他慢慢地轉了過來,那雙風力無情的眼睛看着藍月亮。

“弱者只能被欺負。”丟下這句話後,他就直接走了。不管藍月亮再喊些什麼。他都沒有回頭。

藍月亮深切地體會到,雷弛真的變了。

恐怕他將成爲自己的對手,甚至……敵人? 【求收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火如荼的緊張比賽前的準備正在進行,而藍月亮則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沉思,同學們來和他說話,他也保持着沉默。

擂臺的下方,圍滿了人,大家都想要在最近的距離下觀看比賽,甚至還有人帶了魔晶攝像機來,好把精彩的場面錄製下來,以便自己回去再慢慢地回味。

六年級的選手先開賽。藍月亮打起精神,看着比賽場地,尋找着紫楓的身影。

她並不難找,很快就找到了,在參賽的人羣中央,而且,她也正好看着藍月亮。

藍月亮朝紫楓揮了揮手臂,紫楓向藍月亮做了一個“V”字型的必勝標誌。

藍月亮微微地笑了。他心裏很想看看紫楓的能力,經過一段時間的修復,紫楓的魔法禮早就恢復了,而且由於每天都和藍月亮一起在後山冥想,練習魔法,魔法能力還有了一些提高,對魔法咒語的理解在藍月亮的幫助下更深了,用起來也更加的得心應手了。

藍月亮看了看場地上的其他選手,個個神色緊張,都在打量着別的選手估計自己的能力。

藍月亮記起紫楓說過的那位和她勢均力敵的選手,又是誰呢?在這些人之中嗎?

藍月亮一邊猜測着,一邊想到了蘿蔔,這個萬事通,會不會知道啊?既然蘿蔔也要去參加這次的比賽,他應該把有關比賽的所有資料全都調查個遍了吧?

正好看見蘿蔔上完了廁所悠閒地吃着爆米花走過來,藍月亮向他招了招手,蘿蔔疑惑地走了上來。

“給你點吧。”蘿蔔把幾顆爆米花遞給藍月亮。

“不是要爆米花啦!我想是問問你,你知不知道這次六年級有哪些選手啊?”藍月亮一邊把爆米花一邊往嘴裏塞一邊說。

“你哦!少吃點,這是我今天上午的最後一點了啊!——呃,你說關於選手的資料啊,哈哈,看看。”說着,蘿蔔從口袋裏面掏出一疊皺巴巴的紙攤開在藍月亮的面前,“這些都是我從哥哥那裏拿來的資料了。”

“你哥哥?”藍月亮奇怪了。

“對啊,他是六年級的,成績很好的,不過他的實力不怎麼樣——看看吧,呃……六年級的選手嘛,在這裏,對,這章。”藍月亮接過幾張指,攤平了看起來。

紙上畫着一個個的人頭,圖畫的下面還有一些關於人物的資料。

“這些紙上的人的圖像從高到低都是按照實力來排位置的。你的紫楓姐姐無可厚非的是第一名。”蘿蔔吧唧吧唧地嚼着爆米花說。

果然,第一個人的圖像是紫楓。

下面有介紹:紫楓,年齡16,楓葉城紫楓鎮出生,是總統之孫女,聖萊克學校的學生,而且是學生會目前的會長。曾連續五屆聖萊克魔鬥會獲得魔法決鬥的冠軍,有着魔女的稱號。十一歲時曾經報了四個項目,其中三個項目獲得第一,另外一個項目第二。實力強大,天賦極強,智慧過人,但性格孤傲,極難相處。今年她獲得了MFJD大賽的冠軍,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冠軍。追求者無數。但是最近的戀愛對象竟是一名一年級小學生?

藍月亮看完後真想笑,因爲他看見了最後一句話。

蘿蔔倒不以爲然,畢竟他年紀還小,而且也已經習慣了。

藍月亮繼續往下看。下面一張照片也是一個女生,她留着一頭短短的天藍色的頭髮,臉看上去很精緻,讓人有一種格外寧靜的感覺,眼睛是藍色的,這份寧靜感讓藍月亮不禁聯想到了廟裏的觀音菩薩,儘管她們沒有任何的相似的地方。


鶴靈,年齡:16。11歲時從仙鶴鎮轉入聖萊克,父親爲國家常委書記。有着很高的魔法天賦,11歲時曾和魔女一樣報了四個項目,除了一個項目冠軍之外,其餘的項目她都獲得了第

二名的成績。後來幾屆的魔鬥會她都沒有參加,直到去年,她報了魔法決鬥的項目,獲得了第二名,學習成績優異,沉默寡言,爲人處事冷靜。難以相處。

就是這個人了!

藍月亮明白了,然後在人羣中尋找她的身影,但是暫時沒有找到,於是繼續往下看。下面的幾名選手就遜色的多了。

藍月亮再往下看,看到了一年級處,他找到了雷弛的資料:

雷弛,年齡:10,出生於紫楓鎮,聖萊克學校學生,魔法測驗時獲得了兩項全滿的優秀成績,平日沉默寡言,在學校裏有着自己的跟班,經常和跟班一起教訓那些行爲不良的學生,天賦過人。

“經常教訓那些行爲不良的學生”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藍月亮深深地思索着。難道雷弛打的那些人都是壞人嗎?不可能,就像蘿蔔就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啊,到底是什麼意思?

藍月亮思考了一會兒,想去問蘿蔔,但是發現他好像走開了去買什麼東西了霸。沒辦法,只好等會兒再問了。藍月亮又看了一些人的資料,最後看見了自己的那一張。

藍月亮,年齡:10,紫楓鎮出生,聖萊克學校的學生,測驗成績一般,但是其後天表現出來的天賦異常,從道爾家族那裏得到了藍月之心,傳聞還解決了轟動全國的紫楓鎮神祕怪獸暴走事件,獲得國家的“光榮英雄”稱號,還是魔女的愛戀對象?其父親是世界有名的大魔法師藍星頭。 我家有個小狐妖 。其前途發展不可估量。

藍月亮看着自己的資料,心裏癢滋滋的。這時,廣播響了起來,一塊比電影屏幕還要大十來倍的熒幕從天空中落了下來,上面顯示出了比賽擂臺上的景象,現在擂臺上還沒有人,是實況轉播啊,這樣所有的人都可以看見擂臺上的景象了。

“此屆我校魔鬥會的重中之重——魔法決鬥項目就要開始了。”演講員演說着,“首先是六年級的預賽,由5班的秋雲對抗12班的張樂!”

藍月亮聽見這個聲音,來了精神,不過似乎還沒有輪到紫楓上場,先看着吧。

一個身穿白色的運動服的平頭的選手跳上了擂臺。另一邊,一個頭很大,相貌平平的選手一步步地從樓梯上走了上去。

“加油!加油!張樂加油!”“加油!加油!秋雲加油!”那一刻,兩個班級的啦啦隊全都喊了起來。

妃常妖嬈:特工小皇后

兩個人互相鞠了個弓,然後退了回去,到擂臺的兩邊。


熒幕上,兩個人看上去都很緊張,但是白色運動服的選手表現出來的並沒有對手那麼明顯。

“噹噹噹!”鐘聲響起,“比賽開始!”裁判提醒道。

那個白色運動服的選手反應很快,話音還沒有落下,他的手裏面就出現了一根冰棍,魔法決鬥時可以帶魔杖之類的刀具,但是不能夠帶刀、劍、槍等武器,這是爲了選手們的安全。

這根冰棍是那個白色運動服的選手用自己的魔法在空氣裏面的水蒸氣變成的,他的身體輕快地向對手衝去。

對手沒有什麼動作,直到白色運動服的選手到了他的面前時,他的身體輕捷地一躍,身體飛到了半空中。

那個白色運動服的選手攻擊落空後沒有任何的猶豫,他的冰棍一下子變成了三節,向空中的對手甩了過去,由於對手剛剛纔飛上去,高度還很低,冰棍還是打的到他的。

藍月亮目不轉睛地看着,心裏卻想:這麼小的冰棍,打中了也沒什麼關係啊。

不過藍月亮想錯了,因爲那幾節冰棍忽然爆炸了,無數的冰花四濺,產生了很強的殺傷力。但是那個空中的對手在爆炸的那一剎那間雙比條件反射地擋在了胸前,一道水波組成的臉盆大小的圓形的盾牌出現在他的面前,冰塊打在盾牌上速度一下子減慢,融進了水中。

白色運動服的選手微微一驚,速度稍微慢了一點,自己反而被掉落下來的少量冰片砸到了,不過沒有什麼殺傷力。


一擊沒有得逞,白色運動服的選手開始後退了,同時手上又有了別的動作,嘴裏面念着什麼。

不過他的對手也開始反擊了,對方把那個水盾牌當作石頭一樣劈頭劈腦地砸向白色運動服的選手,白衣選手想要閃開,但是後勁不足,腳低下打了一個滑,差點滑倒,等他穩住身體,水塊嘩的砸中了他的腦袋。

嘩的一下。藍月亮眯起了眼睛,他認爲應該砸中了吧。


但是散開的水花停在了空中竟然一滴也沒有散落,而且,那個白色運動服的選手兩隻手臂大大地張開,那些水珠在他的手與手之間來回移動起來,就像在拉拉麪。

大頭選手身體想要趁機給對方來一下,於是在空中的他猛的下衝,手掌上出現了兩大團泥土,足足有兩個保齡球那麼大。

迅速地接近目標。

擊中了……嗎?藍月亮定神地看着。

……

經過兩個小時的比賽,六年級的比賽已經進入了決賽了。

決賽的第一場比賽,紫楓對一個相貌平平的男生。

比賽的鐘聲一響起,紫楓的身體一下子跳到了半空中,速度快的誰都沒有反應過來。

紫楓空中的身體已經飛到了那個對手的面前,她沒有用可見的魔法,而是用了她的腳。

她的腳在空中突然間瘋狂地向對手踢了過去。

就像*、槍林彈雨,一道海浪!

“啊!!”那個可憐的傢伙在被白白地踢中N腳之後已經倒在了地上。

“魔女饒命!饒命啊!”他都哭爹喊娘了,紫楓的進攻戛然而止,然後她一個後翻跳出了擂臺。

於是她又贏了。

那些紫楓的追求者喊的就差沒直接從觀衆席裏面跳出來了。

然後是鶴靈的比賽,藍月亮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她是怎麼贏的。她就是那樣站在那裏,身體連一毫米也沒有動一下,他的對手就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自動認輸了。

經過一系列的戰鬥,果然就像資料所說的一樣,紫楓輕輕鬆鬆地打敗了她所有的對手,當然其中大部分都是自己求饒認輸的。在一個個人都被紫楓或是踢飛到太空,或是打到地底,或是飛到地平線的另一方這種恐怖力量下,誰贏的了啊?

這簡直不是在比試,分明就是紫楓在發泄自己心中的不快嘛!

實力比較強的竟是那個頭很大的選手,他的招數總能夠出乎別人的意料之外,而且好幾次都在別人都要認爲他要輸的時候反敗爲勝,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不過即使這樣,他也打不過鶴靈,鶴靈只是站在那裏,張樂衝過來時就動不了了,不管他怎麼掙扎都沒有絲毫的用處,一直到他只好自己認輸了。

這一下,比賽的結果已經出來了,紫楓和自己想的一樣,對手還是鶴靈。

人聲鼎沸中,裁判已經站在了擂臺上面演說着。

“好了!現在,我們聖萊克學校舉辦的魔法運動會的最後一個項目——魔法決鬥六年級決賽即將開始,這次比賽是決定優勝者的一戰!我們——聖萊克學校的王牌選手——紫楓——”

紫楓的右腳踏在了前往擂臺的第一階階梯上,她沒有像前幾場一樣直接跳上去,這顯示出她很尊重對手,紫楓的神色沒有什麼明顯的表情,而是冷靜與凝重。

“——以及我們學校的祕密武器——有着靈女之稱的鶴靈!”鶴靈淡藍色的短法在飄動中,左腳已經踩上了左邊擂臺的第一階階梯,她的臉部仍然沒有什麼表情。

觀衆席上竟然是一片寂靜,這與藍月亮的想像中的不一樣,藍月亮還以爲觀衆會分成兩派,一派爲紫楓加油,另外的一派爲鶴靈加油,或者因爲猜測誰輸誰贏而大打出手,或是會來賭博……但是誰都沒有,看來他們真的很認真。

裁判招了招手適宜她們上來,然後他自己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向兩個人都點了點頭,然後走下了擂臺。 紫楓在走的時候視線始終沒有和鶴靈接觸,鶴靈也沒有看她。她們走的速度完全一樣。

她們終於走上了擂臺,一左一右地站着,兩雙眼睛終於相接觸了。

在那一刻,萬籟無聲。

然後她們又向前走了幾步,互相鞠了躬,身體都是以90讀的角度前傾。

藍月亮在大屏幕上似乎看見她們的嘴巴在動着,似乎在互相說些什麼。

可是誰也沒有聽見。

“終於又見面了,站在這裏。”紫楓微微地一笑說。

“……”

“你還是那麼不愛講話。這一次,我還是會像以往那樣贏的。”

“……”

“哼。開始吧。”紫楓首先直起了身體,緊接着,鶴靈的身體也跟着直挺起來。她們轉了身,走回擂臺的兩邊,再次對視着,就好像她們的位置本來就沒有變動過。

裁判站在擂臺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鐘聲響起:

“比賽——開始!”

比賽開始了。

藍月亮的雙手緊緊地抓緊了,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深怕漏看了一眼。

然而,紫楓和鶴靈誰都沒有動一下,只是互相對視着,紫楓的眼睛顯露出異常的認真與嚴肅,這樣的感覺,只有她在對撒達時,藍月亮纔看見過。

誰都沒有動。只有紫楓的長髮愛一上一下地飄動,散開。而鶴靈,則全身沒有一個地方在動——除了眼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