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附庸宗派勢力的宗主,雖然是掌控著足足數百萬里方圓的龐大宗派,簡直是比榮姜王朝的一些王將世族所擁有的封地都要大。

然而,在榮姜王朝的官方人員眼中,卻是根本不算什麼。

不值一提。

一個小小的驛館官方人員,才是靈境二階罷了,就根本不會把陳林放在眼中。

在這名官方人員的身後,隨之出現了一道身影。

是一個女子。

她一襲青衣,貌似十七八歲模樣,姿容脫俗,氣質非常,令人看過一眼,都會感覺到難忘,她的手腕之上,有著一串銀色的鈴鐺,行動之間,就發出來清脆悅耳的聲音,十分動聽。

可以說,到達榮姜王都之後,途中所見過的人,不知道多少,一些女性靈境強者,入目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能夠讓陳林都眼前一亮的,除了之前那位「秀王女」榮姜秀,就只有此刻出現的這一名女子了。

「林道友。」

女子開口了。

聲音比她腕上那一串銀鈴,都還要悅耳動聽不知多少倍。

陳林目光微凝,旋即就恢復平靜從容,淡定地看著對方,沒有開口,而是等待著對方接下來的反應。


「我是羽機姀,冒昧來訪,還請林道友不要介意。」

女子再次開口說道。


「哦?」

陳林神色微動,「羽機家族的人?」

羽機家族。

車盧家族的敵人,死對頭。

本來,羽機家族比車盧家族更有機會成為榮姜王朝的第七大王將世族。

可惜,羽機家族那位有機會成就一代王者的大人物,羽機邵,居然在戰場之中,和金狒王朝大戰的時候……死了!

羽機家族,自然是立刻衰落。

現在,即將成為第七大王將世族的,是車盧家族了。

陳林心思電轉。

這羽機姀微笑道:「沒有錯,我的確是羽機家族的人。我們羽機家族知道,林道友和車盧家族合作,對車盧家族有巨大幫助,給那車盧鈞提供了地核混炎金,還要將三個王廷大會的名額轉贈給車盧家族,但是,林道友不過是鎮壓了一個金狒王朝的王女,區區小事而已,車盧家族膽怯無恥,居然就想要反悔和林道友的約定。所以……」


「所以,你就來了?」陳林失笑道。

羽機姀正色道:「不錯,所以,我就來了!」

… 「謀殺准王者!」

陳林猛地站了起來,嘿然冷笑,說道:「車盧家族做得出來,你們羽機家族也有這樣的膽量,但是,想要我林道人參與其中,未免太天真了!萬一出現一點點紕漏,羽機家族自身都不一定能夠保得住,何況是我?」

他毫不客氣。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輕易參與?

就算是要參與,也絕對不能夠輕而易舉,只付出,無回報。

如果有回報,也必須要是重大的回報!

對於陳林的強硬拒絕,羽機姀沒有感到意外。

這是正常的結果。

羽機姀隨即說道:「謀殺車盧鈞,滅掉車盧家族!事成之後……我羽機家族可以擔保,林道友可以在榮姜王朝本土之中,建立起來家族,進入到王朝世族名錄之中!而且,林道人掌握的附庸宗派,流火劍宗,有我羽機家族關照,只會氣象更大……」

「哦?」

陳林一怔。

對方提出來了回報的條件。

在榮姜王朝,想要在王朝本土建立起來一個家族,發展壯大,成為一方勢力,甚至,在這最為核心的榮姜王都,都擁有一席之地,十分困難,沒有那麼容易。

建立起來的家族,必須要進入到榮姜王朝的世族名錄之中,否則的話,就是不合規矩,不合法,一旦被發現,要被抄家滅族,統統滅殺。

以羽機家族的能力,一旦羽機邵成就王者之境,羽機家族成為王將世族,那麼,想要辦到這一件事情,讓陳林得以建立一個家族,進入榮姜王朝本土,列入王朝世族名錄,合理合法,那是必然之事,輕而易舉。

甚至,不要說是成為王將世族,就算是現在的羽機家族,也完全有這樣的能力。

「不對。」

陳林何等人物,頓時便發覺到不妥,冷笑著道:「羽機家族即將成為王將世族,如果能夠成為羽機家族的附庸家族……不錯,王朝之中,許多的家族,都不會在意,肯定是很願意的吧?」

羽機姀確實也是這樣認為的,當即笑道:「自然是如此。」

「但是……我不願意!」

陳林厲色道。

他大手一揮,道:「一句話,羽機家族,想要謀殺一位準王者,還要滅掉一個準王將世族!很好……這件事情,也不算什麼,我林道人要做,就一定要做成!車盧家族背信棄義,我自然要他滅亡!車盧家族有方圓百萬里的封地,車盧家族滅亡之後,自然是成為無主之地……」

「哦?」

羽機姀登時笑了起來。

此女笑顏如花,極其嬌美,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搖了搖頭:「林道友,莫非,你居然還想要打車盧家族封地的主意?」

她感覺到一絲荒謬。

林道人?

的確,是榮姜王朝麾下一個附庸宗派之主,麾下方圓幾數百萬里地面,非同小可,但是,那是在榮姜王朝本土之外。

在王朝本土之中,隨便一個有數萬里方圓封地的小型家族,說不定就可以把流火劍宗滅掉!

不是因為別的,和封地大小沒有關係,只因為強者差距太大。

整個流火劍宗,在最鼎盛的時候,也不過就是十幾位半步王者級別的強者。

但是,在榮姜王朝本土,隨便一個小家族,甚至是沒有封地的附庸家族,都肯定有半步王者坐鎮,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成為一個家族,在世族名錄中擁有一席之地。

一個能夠有三五萬里方圓封地的小家族,就能夠有至少三十名半步王者!

三十名半步王者,僅僅是這一股力量,滅殺流火劍宗,就可以做到……當然,前提是沒有陳林這個特殊的存在。

「當然不是。」

陳林笑著說道:「車盧家族覆滅的話,會有方圓百萬里的巨大封地,到達那時候,就算羽機家族成為王將世族,也不可能全部都一口吞下吧?」

「這是當然。」

羽機姀點頭道:「王朝本土的封地,沒有那麼多。因此,這一件事情,一旦成功,車盧家族覆滅,空出來本土這樣廣闊的封地……不知道多少強大家族,想要分一杯羹!我羽機家族,也沒有對抗所有強大家族的能力,必須要妥協!到時候,恐怕連三分之一都分不到……」

陳林說道:「既然是這樣,至少三分之二的車盧家族封地,都要被別人分走,羽機家族送給誰不是送,為何不分我一些?百分之一!」

「百分之一!」

羽機姀眉梢凝注。

車盧家族方圓百萬里的封地,百分之一的話,那就是方圓十萬里左右。

擁有這樣大的一塊封地,立刻就可以在整個榮姜王朝之中,都擁有一席之地,幾乎可以脫離小型家族,是很有實力的中等家族了。

這個要求,有一些大。

就算是和羽機家族要求陳林做的事情相比,都太大了一些。

可謂貪心。

羽機姀不可能答應。

然而,陳林卻是繼續說道:「我若能在榮姜王朝擁有一席之地,那麼,王朝本土以西,那三大宗派,遲早我會一統,貢獻給榮姜王朝,使得不再是王朝的附庸勢力,而是歸入王朝本土之中!這就不算是違背王朝老祖最初的意志了……」

王朝本土周圍,有一些附庸勢力,疆域不小,一直以來,都是作為王朝的戰略緩衝。

但是,主要是北方、東方有用。

南方瀕臨大離淵,沒有附庸勢力作為緩衝。

西方則一向沒有戰事,根本沒有這個必要。

然而,早在上萬年前,榮姜王朝的老祖,榮耀王、姜岑王,這兩位王者定立下來的規矩,不得干涉周圍的附庸勢力,後繼者當然沒有膽量破壞。

不過,如果是附庸勢力主動把疆域奉獻,送給王朝,成為王朝本土,那就不一樣了,就算是當今榮姜王朝的王上,都不會拒絕,被榮耀王、姜岑王召見,都不會沒有道理可講,完全可以應對。

想一想,王朝本土以西,南北超過千萬里,東西超過五百萬里的一片疆域,如果全部納入王朝本土,被大力發展起來,而不是在那些附庸勢力手中,發展不力,十分孱弱,榮姜王朝的實力,該會是何等強大?

「本來,這是我和車盧家族合作的條件之一!現在,羽機家族如果要和我合作,自然可以將這一好事,送給羽機家族……換取區區十萬里方圓的封地,難道不值?」

「值得!」

羽機姀毫不猶豫。

……

……

「林道友,就是這裡了。」

王都,一條大道,位於王廷的另一側,也是緊靠著王廷,位置顯耀,十分繁華,寶殿華宮琳琅滿目,往來的修行者數不勝數。

其中一片宮殿,十分炫耀,凌駕於周圍的宮殿之上。

羽機姀微笑說道:「王廷大會,不是時常有的,王族有重要的事情,才會舉行王廷大會,這種時候,就會有專門的機構負責此事。林道友要把你的四個王廷大會名額中的三個,讓給我羽機家族,必須要先到這裡,向負責之人提出申請,被同意之後,我們羽機家族才能夠進行運作,達成此事。」


「如果王族不同意呢?」陳林問道。

「怎麼可能?」

羽機姀輕輕一笑。

「我羽機家族,八千年底蘊,和王族有深厚的交情,這王廷大會的相關事務,負責的人是王族成員,王族以外的人,沒有任何人有資格插手,因此,我羽機家族只要打通負責此事的王族成員即可,其他的任何人……哪怕是第一王將世族,都沒有阻撓的能力! 過期總裁,前妻有喜了 ?」

「的確是如此。」

陳林頷首說道。

「林道友,請吧。」

「姀道友請。」

羽機姀略微點頭,便向宮殿之中走進去。

陳林跟隨在後。

這個時候,他們二人的出現,已然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不是因為陳林。

在這榮姜王都,陳林不過是一個小人物罷了,根本沒有人會在意。

然而,羽機姀不一樣。

她是羽機家族的重要人物,名氣極大,聞名整個榮姜王朝……

更何況,她姿容絕色,本來就是榮姜王都極為著名的美人,聞名遐邇。

「林道友?」

忽然,羽機姀停住腳步,轉身看去。

她的眉頭輕輕凝注。

與此同時,陳林已經動了!

「死!」

陳林驚喝一聲:「堂堂王都,王廷之外,也有人膽敢刺殺堂堂羽機家族的姀道友?罪該萬死!」


他突然之間,沒有任何徵兆,就出手了。

這一把抓出的同時,從四面八方,整條長街之上,無數的修行者之中,就顯現出來十多道身影,每一道身影都爆發凌厲恐怖的殺機,兇狠殺戮,直擊向陳林!

刺殺!

眾目睽睽,王廷之外,刺殺陳林!

然而,殺機一起,還沒有真正出手的時候,陳林就已然是發現了。

一絲一毫的殺機,都逃不過陳林的感知!

這些刺殺,全部都是針對他。

然而,反擊的一剎那,陳林就已經開口,要把這些刺殺,全部都坐實在羽機姀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