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司徒空這位院長大人的話,夢兒她們幾女都不禁深吸了一口涼氣,而吳天卻反而安靜了一些,面容雖然有些沉凝,可卻並未有多少失態……

天龍榜排名第八和第九,吳天萬萬沒想到,他的對手會是這二人,但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還容得他退縮么?

不可能!

那麼不能退縮,何不坦然面對?

只不過,難道這院長大人真的以為他一個區區的一階武王巔峰,可以戰勝兩個五階武王聯手?

「四長老,你沒有意見吧?」

就在這天罡殿安靜之時,司徒空的目光忽然轉向了司馬騰空,雖然兩人的名字聽起來有些近似,但卻並無任何關係,甚至於在某些時候,這司徒空都很看不慣司馬騰空的所作所為,只是礙於情面不好多說罷了……

面容一僵,司馬騰空似乎能夠感受到司徒空那問話之中隱含的冷意,他急忙收攝心神,努力做出一副擔憂的樣子道,「院長,這樣是不是有點過了?這二人可是五階武王,吳天他……」

「呵呵,這個就不勞四長老關心了!」

司徒空擺了擺手打斷道,「你現在沒有意見吧?他們二人的實力,是否要比你選出來的更強?這樣一來,這種懲罰四長老該不會說我們徇私了吧?」

「不,不會!我怎麼敢?」

司馬騰空額頭上冷汗不斷地接連陪笑著,全然沒有之前的那種囂張之態。

「既然如此,那就好了!」

司徒空淡淡點了點頭,隨即朝吳天繼續道,「小子,你覺得怎麼樣?」

「我?我有說話的份兒嗎?」

吳天聳了聳肩,皮笑肉不笑的道,「院長大人都已經安排好了,就算我反對也沒有什麼意義,不是嗎?」

「你小子心裡還在埋怨老夫……」

司徒空哈哈一笑,拍了拍吳天的肩膀道,「放心吧!他們二人不會傷了你的性命!唔……最多也就是缺胳膊斷腿的!有老夫在,肯定會給你接上,哈哈……」

「……」

聞言,在場所有人頓時無語,退胳膊斷腿?這話聽起來,怎麼好像感覺那麼輕鬆?

此刻,那四長老司馬騰空的目光也變得森冷了一些,雖然要不了吳天的小命,但讓他承受一番斷手斷腿之苦,也算是給嚴峰嚴旭二人報仇了!

「好了,你們三人上場吧……」

在司徒空淡淡揮手中,吳天,天殤以及獨孤寒三人緩步走向前方的天罡廣場,腳步聲是那麼清晰,讓人情不自禁將目光紛紛齊聚了過去……

「院長……」

澹臺蒼楠皺眉還準備說什麼,司徒空卻是暗自搖了搖頭,「放心!老夫不會害這臭小子的!他可是那老傢伙的寶貝,要是他出了什麼事請,那老傢伙會瘋了的!」


「嗯?」澹臺蒼楠有些不解,院長口中所說的老傢伙到底是誰?

「呵呵,澹臺,有些事情過段時間你就會明白了!現在嘛,還是讓咱們來看看吳天這小子怎麼辦,嘿嘿……」

院長此刻的笑容浮現出一抹怪異與期待,澹臺蒼楠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將準備說的話咽了回去,視線緩緩投至了外面的天罡廣場上……


吳天與對面的天殤和獨孤寒相互對立,表情顯得異常凝重……

獨孤寒依舊是那副冷酷無比的樣子,身後背負的重劍顯出幾分厚重氣息,似乎在他的身體周圍,都縈繞著凜冽劍氣似的,而天殤臉上的笑容卻愈發明顯,看向吳天的目光也浮現出一抹戰意,似乎很期待似的……

「吳天,我們又見面了!你可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嗎?」天殤面帶笑容的問道。

「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之時,你們倆都是四階大武師,想必當時你們是故意擺出那種實力吧?」吳天反問道。

「呵呵,是的!」

天殤毫不猶豫的點頭承認,「那次的確讓我們哥倆對你好奇不已!不過第二次見面,你竟然都已經是九階大武師巔峰,嘖嘖……吳天,不得不說,你實力提升之快,簡直讓人駭然!」

「沒想到,第三次見面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天殤上下打量著吳天,臉上的笑容日益濃密,「更沒想到的是,相隔不久,你竟然已經是一階武王巔峰,我看呀,你離突破也不遠了吧?」

「嗯!」

吳天點點頭,而後沉聲道,「兩位,是想要怎麼動手?」

「那麼著急啊?」

天殤擺出一副嘆聲的樣子,隨即閃過一抹戲謔,輕笑道,「怎麼?難道你忘了?你是要一對二,這也就是說,你準備面對我和獨孤這冰塊的聯手吧!」

「……」

吳天無語,然而就在這時,天殤突兀的身形陡然化作無數殘影,霎時間朝他沖了過去,「吳天,戰吧!」

「好,戰!」

吳天不敢有絲毫大意,九星破霄劍在第一時間便喚了出來,劍身上湛藍色光芒一閃,吳天毫不猶豫的施展出天龍掠影身法,同樣的以極快的速度閃避過那周圍天殤的接連攻擊……

咻……

剎那,吳天面色瞬變,方才還站在遠處未有動作的獨孤寒,此刻竟是陡然化作一道黑光,朝他沖了過來,其速度之快竟是足以堪比施展了天龍掠影身法的吳天,即便沒有拔劍,但卻依舊有一種凜然的劍勢撲面而來,彷彿將吳天全身上下都完全鎖定了似的……


「配合如此默契!」

吳天雙瞳微縮,這天殤攻擊的空隙之處,剛好被獨孤寒完全彌補,兩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招式,相互之間的配合無需任何言語便可達到十分默契的程度,也在剛開始交戰的剎那,便已然讓吳天完全落入了下風……

鏘……

躲無可躲之下,吳天毫不猶豫的揮舞著九星破霄劍,劍身上立刻有一股鋒銳的能量襲來,巨力通過手臂傳來,讓他的身體不由為之一顫,而就在這一刻,那天殤的身影卻陡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側,那凜冽的拳風中,帶著霸氣轟然揮打……

「不好!」

面色瞬變,來不及躲閃的吳天,要不陡然做出一個極為怪異的扭轉之態,那天殤的拳頭緊貼著肌膚劃過,可即便如此,那種兇猛的攻勢卻依舊讓他感覺到皮膚生疼……

幾乎毫不猶豫的用九星破霄劍回手一擋,而後整個身形接連飛退,幻化出數道身影,直直的退後了數十米的距離,這才堪堪重新穩住……

「好強!」

吳天冷吸一口涼氣,雙目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慎重……

「單單是剛一交手,這兩人的配合便讓我完全落入下風,起碼有三次差點陷入死局!」


吳天心頭大駭不已,「這二人的聯手如此默契,絕對不是短時間內可以磨練成的!那我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正當吳天面色沉凝暗自思考之時,對面的天殤與獨孤寒兩人一左一右的再次朝他奔襲而來,其速度之快仿若閃電,僅僅幾個呼吸間便已然跨越了這數十米的距離,配合無比默契的再次將吳天籠罩在了他們的攻勢之內……

「戰!」

沉凝之後,彷彿完全被這二人挑起了心頭猛烈的戰意!

吳天沒有絲毫遲疑的持著九星破霄劍,運用星隕劍訣之中的各種劍勢,與這兩人展開了一系列的近身對攻……

雖然十分明顯的處於下風,但因為有九星破霄劍的存在,讓這二人根本不敢與九星破霄劍真正相撞,所以吳天暫時還並沒有什麼落敗的危險……

一時之間,整個天罡廣場上到處人影飛掠,激烈的打鬥聲音不絕於耳,時不時的能夠看到一道道殘餘能量四濺分開,讓夢兒她們幾人都不禁為之擔憂無比……

「吳兄在面對兩個五階武王聯手,竟然可以戰成如此局面!」

沈天楊瞪大了雙眼,想要看清楚這場內的情況,可只有並非武王實力的他,卻只能看到部分,根本無法捕捉到吳天他們三人細微的動作……

「是啊,吳兄帶給我們太大的驚喜了!」

沈天楊旁邊的趙華也不禁嘆聲道,「現在只能說幸好!幸好當時在進行混戰之時,我們沒有對吳兄他們出手,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站在這裡!」

「哎……和吳兄相比,我們這些人簡直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沈天楊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卻是眼睛陡然一亮,不由得顫聲道,「趙兄,你說吳兄該不會真的有可能戰勝這兩個五階武王吧?」

「這……不可能吧?」趙華聽到此話也是身體一顫,驀地轉頭與沈天楊對望了一眼,兩人的雙瞳中都是那般的震駭。

「哼,有什麼不可能的?」

聽到這二人的對話,夢兒轉過頭來,氣呼呼的嘟著嘴道,「這世上就沒有我哥哥辦不成的事情!」

「……」

聞言,兩人對視無語,但卻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而青璃卻是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而後抓著夢兒的小手,柔聲道,「夢兒說的對!這世上沒有少爺做不到的事情!我們相信他!」

這話,似乎是在安慰夢兒,但又何嘗不是給自己的一種信心鼓舞呢?

看著夢兒和青璃她們幾人堅定的神色,沈天楊一時之間有些恍惚,似乎覺得吳天還真的有可能創造出這樣一個奇迹?

但是,這真的可能么? 此刻,誰也不知道到底是否可能,尤其是現在的吳天已經完全落在了下風,即便有著九星破霄劍的助力,在天殤與獨孤寒這兩人的相互配合下,讓吳天好幾次都差點被直接擊中,若非有天龍掠影身法在身,估計現在吳天早就已經被擊敗了……

「真的太強了!」

吳天左躲右閃,不停的藉助天龍掠影身法躲開天殤與獨孤寒的攻擊,手中的九星破霄劍也不斷揮舞,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才真正明白這兩人的強悍……

如果單獨面對一個五階武王,對吳天來說已經是一個極為艱難的事情,畢竟實力的差距簡直太大了,可偏偏,天殤與獨孤寒兩人的聯手十分默契,遠遠超過了一加一等於二的說法!

如今的他,完全落入下風,甚至這兩人還並未展現出他們全部的實力!

「吳天,如果你再這麼下去,必輸無疑,難道你就真的不想進入天龍榜嗎?」

陡然,三人的身形瞬間分開,看著吳天那有些氣息紊亂的樣子,天殤不禁沉聲道,「你若是還不用出自己最強的實力,我保證你接下來必輸無疑!」

「我……」

聞言,吳天抬起了頭,剛好與天殤的目光對視,那眼神中帶著一抹沉凝與鼓勵,讓吳天的心思徹底活躍起來……

他此刻彷彿明白了司徒空這位院長大人如此安排的奧妙所在,但一時之間卻有抓之不住……

「吳天,你要記住,你與我二人對戰,即便只是平手都算你贏,你難道就不想拼上一拼嗎?」

天殤的話語繼續著,聲音中浮現出陣陣音波,好似震懾心靈似的,讓吳天原本有些壓抑的氣息陡然提升不少……

「不管怎樣,你要用出全力,身為一個男人,難道輸不起么?」

又是一番類似於斥責般的話語,徹底讓吳天全身重新煥發出了活力……

挺直了身體重新直面二人,此刻的吳天顯得那般神色堅定,而手中的九星破霄劍似乎也感受到自己主人的心情變化,那劍身不住的顫動,發出陣陣『嗡嗡』的劍吟……

「多謝!」吳天朝天殤微微躬身,神色很是誠懇。

「呵呵,不用了!」

天殤笑著擺了擺手,「來吧,繼續戰吧!今日,我們哥倆就暫時噹噹你的磨刀石!但是吳天,我有一句話還要告訴你,準確點來說,是替獨孤這冰塊告訴你的!」

「請說……我洗耳恭聽。」

「劍之一字,在於人心,而非利器!武之一道,在於本心,而非外物!」

天殤緩緩沉聲說道,每一個字彷彿都帶著一種奇異的魔力,讓吳天恍惚間彷彿感悟到了什麼,但卻始終無法將其抓住,只能將這種疑惑暫時埋在心底……

「多謝了!」

「呵呵,不用不用!我們繼續?」

霸神一心 好,繼續!」

吳天深深點頭,深吸一口氣將有些紊亂的心神徹底穩定下來,而後彷彿徹頭徹尾的變了一個人似的,身上的氣勢頓時之間瘋狂飆漲,手中的九星破霄劍也在這一剎那間釋放出無比璀璨的星辰光芒,瞬間將吳天整個人完全籠罩了起來……

原本白晝的天空,此刻竟是彷彿有無數星光不斷划落,整個天罡廣場上充滿著駭人的威勢,讓對面的天殤與獨孤寒兩人的面色稍微凝重了些許……

倏忽間,吳天,動了……

在無數湛藍色光芒籠罩之下,吳天瞬間再次施展出天龍掠影身法,九星破霄劍也不斷的揮舞,一道道劍芒在前開道,而他則持劍緊隨其後,彷彿形成了一道道詭異的龍捲風,朝著前方的天殤與獨孤寒直衝而去……

「來得好!」

天殤驀然一聲大讚,隨即朝獨孤寒道,「獨孤,現在也該是咱們好好地出手了!」

獨孤寒冷冷點頭,天殤不禁無語撇嘴道,「我說你這冰塊,能不能吱一聲?你好像都兩三天沒說話了吧?你就不怕變成啞巴?」

「白痴!」

不屑的瞟了一眼天殤,在吳天這接連攻勢即將臨身的剎那,獨孤寒再不理會那跌跌不休的天殤,身上氣勢陡然狂暴飆出,身形化作一道流光不退反進的迎了上去……


「喂!獨孤你這死冰塊,你說誰是白痴?」

天殤哇哇大叫著,但卻同樣沒有絲毫猶豫,從左側幻化出無數身影,與獨孤寒一左一右的再次出手……

砰砰砰……

鏘鏘鏘……

恐怖的對攻之聲再次傳開,無數殘餘的能量紛紛蔓延,甚至連空間都不斷的顫抖著,而此刻這三人的身形再次激烈戰在了一起……

因為有方才天殤言語的刺激與鼓勵,此刻的吳天竟是全然放開了,大開大合的打法倒是令得天殤他們有些措手不及,一時之間竟是幾近落入險境,讓在場之人都不禁為之側目不已……

戰!

簡單的一個字,但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意義!

若是其他一階武王,恐怕在面對單獨一個五階武王之時,甚至都不敢出手,畢竟相差了四個階別,那種差距可不單單是勇氣能夠彌補得了的!

而現在的吳天,卻是面對著天殤與獨孤寒兩人的聯手攻擊,其配合也是如此默契,甚至他們此時已經完全肅然起來!

「哈哈,吳天,你果然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