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昊身上殘留的毀滅氣息讓穆雷一陣心驚肉跳,不無擔心的看著他,忍不住問道。

「老哥,我沒事。」

吳昊強忍著心中的毀滅之意,勉強露出一絲笑容,但是不但沒有讓穆雷寬心,反而更擔心了。

吳昊的笑容看上去,就好像凶獸看到了血食一般猙獰可怖,佔據了眸子三分之二的漆黑眼瞳更是散發著懾人的光芒。

< 「吳昊兄弟?」

見吳昊從孔穴之中躍了出來,渾身散發著毀滅般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慄,穆雷臉上也忍不住浮現出一抹驚懼之色,喚了一聲。

「穆雷老哥,我沒事。」

吳昊深吸一口氣,緩緩閉上了眼睛,周身濃郁的毀滅氣息不斷地鑽入體內,轉眼之間便消失不見了。

而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眸已經恢復了正常,神色也變得如往常一般了,看不出絲毫的不妥來。

「吳昊兄弟,你可下了我一跳啊,方才……」穆雷見狀,也暗暗鬆了口氣,走上前來笑著說道。

「沒什麼,只是修為偶爾突破而已。」吳昊笑了笑,卻並不想多說,方才確是太危險了,他心中也認不出冒出了冷汗。

若不是意志堅定,恐怕靈魂都要被毀滅之氣撕裂了,方才他自己在修鍊之中沒有太大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危險絕倫。

「日後可不能這麼冒險了。」

他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內視識海之中,只見毀滅劍意散發著凜冽無比的氣息,灰濛濛的劍身,如實質一般,彷彿能毀滅一切。

經過這一番修鍊,將吸收到了毀滅之氣全都融入了劍神之中,使得劍神有了長足的進步,尤其是其中的毀滅意念,實在是毀滅劍神最好的補品。

如果說之前他的毀滅劍神只是初級階段的話,那現在勉強已經邁過了初級,儘管依舊遠遠沒有達到另一個境界,卻也非同小可,威力更上一層樓了。

看到這裡,吳昊心中滿意至極,哪怕是之前的危險也覺得不算什麼了。

「我們也上去看看吧!」

這個時候,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巨大如山嶽一般的紫金天鷹身上,眸中神芒一閃,身形一晃如一道長虹般掠了過去。

「吳昊兄弟,等等我!」

穆雷也趕忙跟了上來,龐大的身形快速縮小,眨眼便如正常人一般無二了。

至於畢方,臉色儘管依舊有些發白,但氣息卻也平復了下來,凌空一步,輕飄飄,彷彿渾不受力,后發先至的超過了穆雷,跟在了吳昊的身後。


「咦?」

穆雷倒是沒想到畢方如此厲害,反而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吳昊兄弟,這紫金天鷹軀體龐大,體內蘊含著無窮的毀滅之氣,你們可要小心啊。」穆雷提醒道。

吳昊聞言點了點頭,明白穆雷肯定是之前進入了過其中,否則的話又怎麼知道其中蘊含著毀滅之氣呢。

這時候,穆雷再次說道:「吳昊兄弟,你們還是跟我來吧,之前老哥我為了搶奪九根毀滅之羽進入過其中一次,你們跟我來。」

說罷,他身形一晃,如一道閃電,眨眼便投向了紫金天鷹那倒垂如山崖般的巨大鳥喙之上。

吳昊與畢方對視了一眼,也不遲疑,紛紛跟了上去。

這鳥喙長有六七百丈,巨大無比,好像山體上延伸出來的一塊巨大山石,而鳥喙兩側,卻有兩個漆黑的孔洞,不斷地逸散出灰色深沉的毀滅之氣。

嗖!

穆雷身形一晃,眨眼便掠過了三千丈的距離,悄無聲息的落在了鳥喙之上的黑色孔洞之前。

這黑色孔洞也不小,在鳥喙之上,就好像一個深不可色的山洞一般,濃郁的毀滅之氣從其中冒了出來,十分猛烈。


「我們從這裡進去吧。」

眼看著吳昊與畢方也落了下來,穆雷開口道:「老哥我之前可是找了半天才找到這麼一個入口。」

「老哥,這紫金天鷹體內到底是什麼?」

吳昊沉吟了一下,並沒有貿然進去,而是詢問道。

「說不好,其中情形複雜,像是一座鏤空的巨山,但是更多的應該是紫金天鷹龐大的身體,五臟六腑,血脈骨骼,俱都在其中。」穆雷皺了皺眉頭,緩緩說道。

「血肉之軀?」

吳昊眸光一閃,浮現出一抹驚奇之色,這紫金天鷹外表可是一座巨山的形象,莫非其中還是血肉不成?

「也不知道如何跟你們說,還是進去看看吧,不過切記要小心,這其中有毀滅之靈,十分可怕。」穆雷提醒道。

「嗯,進去看看。」

吳昊也很好奇,點了點頭。

當下,穆雷由於之前進去過,有經驗,便走在了最前面。畢方次之,最後是吳昊,畢竟他的實力眾人之中最強,理應斷後。

高有三丈的孔洞之中,濃郁的毀滅之氣逸散而出,如煙塵一般飄渺,將其中映襯的極為朦朧,完全看不透。

穆雷走在前方,渾身一股淡淡的靈光附於表面,點點黑色火焰跳躍,哪怕是毀滅之氣都無法靠近。

不過吳昊與畢方還是注意到了,那毀滅之氣並非是無法靠近,而是在不斷與穆雷體表的黑色火焰碰撞,相互湮滅了。

穆雷有強大的實力支撐,黑色火焰滅了又升,散了又聚,倒也始終不落下風,緩緩地走入其中。

「好霸道的毀滅之力。」

吳昊神色有些凝重了起來,不動聲色的抓住了畢方的手,畢方也不掙扎,甚至都沒有任何的意外。

下一刻,一道凌厲的劍氣瞬間將二人包裹了起來,霸道無匹,摧枯拉朽,割裂虛空,毀滅之氣根本就靠近不得。

與穆雷一樣,並不是毀滅之氣靠近不得,而是一旦靠近,立刻便被那強橫的劍氣撕裂絞碎湮滅。

吳昊的護身劍氣之強,可以說就算是神兵利器都能被絞碎,這些毀滅之氣畢竟之中逸散的東西,又如何能傷的了他。

不但傷不了他,甚至連畢方都傷不到分毫。

就這樣,三人施施然的走入了其中,眼前一暗,只覺得一股深沉壓抑的氣息不斷地從其中傳了出來。

「桀桀桀,又來血食了……」

「嘎嘎……」

與此同時,一聲聲陰厲兇殘的怪笑之聲從孔洞深處傳來,就好像其中蟄伏著不知道多少的凶魔厲鬼,正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三人。

「吳昊兄弟,你們可都要小心,這是毀滅之靈,是紫金天鷹隕落無數年間,體內的毀滅之氣凝聚而成的靈性,最是兇殘可怕,有毀滅一切的念頭。」穆雷聲音也緊張了起來,急忙朝吳昊二人傳音道。

「穆雷老哥,需要注意些什麼?」吳昊也從這密密麻麻的怪笑聲中察覺到了什麼,神色凝重的問道。

「不要讓它們靠近,一旦靠近,這些毀滅之靈便會爆裂出無窮的毀滅之氣,虛空都能毀滅,可怕至極。」穆雷道。

「好。」

吳昊心中一個激靈,大叫一聲之後,突然在畢方詫異的目光之中,一步踏出,抬手便有一道劍氣激射而出。

撕拉!

一聲銳響,虛空彷彿被這一道劍氣撕裂了一般,與此同時還有一聲凄厲的怪叫之聲傳來,伴隨著濃烈的毀滅之氣。

「不好,是毀滅之靈!」

穆雷也聽到了那凄厲的怪叫,臉色頓時一變,翻手便是一掌,直接朝著那個方向拍了過去。

呼啦!

他這一掌,力量並不強,但是卻好像掀起了一震狂風,在孔洞之中呼嘯,悶雷轟鳴一般朝前方沖盪了過去。

剎那間,那尖銳的叫聲便伴隨著濃烈的毀滅之氣,被穆雷這一掌拍出去了數十丈之遠,聲勢猛烈。

轟!

緊接著,一聲震撼靈魂的爆響從前方傳來,吳昊只見一道慘白的光芒一閃,一張猙獰的面孔浮現,繼而有幻滅了。

而在這面孔幻滅的一剎那,便有爆裂無匹的毀滅之氣狂涌而來,摧枯拉朽,轟鳴不斷,震撼人心。

< 「這是毀滅雷風,大家小心!」

穆雷的聲音響了起來,他站在吳昊與畢方之前,首當其衝的與這雷鳴炸響的毀滅之力碰撞了起來。

只聽他一聲怒喝,渾身便湧現出一股強橫的氣勢,周身穴竅之內都噴湧出了濃烈的黑色火焰。


瞬息之間,穆雷整個人都好像包裹在了巨大的黑色火球之中,與那毀滅狂風不斷地碰撞了起來,轟鳴不斷。

砰!砰!砰!

穆雷以一己之力與那狂暴的毀滅之力對抗,哪怕是他力量在吳昊之上,竟然也被逼迫的不斷後退,臉色凝重到了極點。

吳昊看到這一幕,更是無比震驚,穆雷的實力就算比不上他,也差不了多少了,竟然抵擋不住這股毀滅之力?

「穆雷老哥,讓我來吧!」

當下,吳昊也顧不上什麼了,依舊拉著畢方的手,緩步走上前來,抬手一揮,噬血劍悄然浮現,一道粗大的劍氣劃破虛空。

撕拉!

這劍氣蘊含著極致的毀滅之力,凌厲至極,瞬間便將那狂風撕裂絞碎,轟鳴之聲都不由得緩緩散去。

「吳昊兄弟,還是你厲害,這毀滅之靈的爆炸威力無比,哥哥當初可是幾乎被打成重傷啊。」穆雷臉上浮現出一抹驚懼之色,長舒了口氣,心有餘悸的說道。

「竟然如此厲害?」

吳昊可是清楚穆雷實力的,就算是靈橋境強者,恐怕也休想在一擊之下將其重傷,這毀滅之靈竟然如此厲害?

「吳昊兄弟,毀滅之靈別的不厲害,就是爆炸最為可怕,彷彿玉石俱焚一般。」穆雷看了吳昊一眼,彷彿明白了他的心思,繼續道。

「玉石俱焚么?」

吳昊深吸了口氣,若真如穆雷所說,那接下去恐怕真的危險了,以他的感應,這孔洞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毀滅之靈呢。

「我們出去吧!」

這時候,畢方開口了,她的小臉依舊蒼白,目光朝著深處看去,厭惡之色幾乎毫不掩飾,對於毀滅之氣,她天生便極為抵觸。

「吳昊兄弟,你覺得呢?」

穆雷目光一閃,落在了吳昊身上,問道。

看他的樣子,顯然也是不想繼續往前走了,畢竟毀滅之靈的可怕,他可是親身經歷過的,實在是不想再經歷一遍。

吳昊也看出了穆雷的心思,稍一沉吟,開口道:「你們在這外面等我,我進去看看。」

「不行……」

穆雷聞言,頓時搖頭,儘管心中十分不願意在進入這其中,但是吳昊若是進去的話,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沒什麼不行的,穆雷兄弟,畢方我先交給你了,你們就在這外面等我。」吳昊神色堅決,斷然說道。

「可是……」

穆雷臉上依舊是十分遲疑,這孔穴之內的恐怖,別人不清楚,他自己可是在清楚不過了,自然吳昊涉險。

只是既然吳昊都這麼說了,他也知道吳昊絕不可能放棄,當下便想了想,也直接道:「既然如此,老哥我陪你走一遭吧。」

「不用,我的實力老哥你也清楚,就算這洞中再如何的危險,想來全身而退不會有任何問題,你們無需擔心。」

吳昊搖頭拒絕,也不等穆雷再說什麼,直接道:「小弟去了。」

說罷,吳昊抬手一拍,輕飄飄的落在畢方的身上,將後者直接送出了洞穴,繼而身形一晃,劍氣凌厲,朝著洞內投了過去。

「吳昊兄弟……」

穆雷想要阻止,也晚了,只能看著吳昊如一道利箭一般,眨眼便沒入了無窮無盡的毀滅之氣中。

「也罷!」

穆雷搖頭嘆氣,數次想要跟上去,但一想到吳昊的囑託,便暗自搖頭,最終還是離開了洞穴。

……

「桀桀,新鮮的血食……」

「又是人類,我嗅到了火焰本源的氣息。」

「嘿嘿,萬萬不能放過。」

「無上的美味啊!」

洞穴之中,密密麻麻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或是尖銳,或是沙啞,連綿不絕,不一而足。

毀滅之氣深處,一道道的意念四通八達,彷彿連虛空都貫穿了一般,不斷地朝吳昊身上探查了過來。

這些意念都是毀滅之靈的念頭。

毀滅之靈乃是毀滅之氣中誕生的靈性,智慧極其低下,本能的嗜血貪婪殘忍,充斥著無窮無盡的毀滅意念。

吳昊靈魂感知中,一道道朦朧扭曲,猙獰兇惡的鬼臉不斷地在眼前閃爍,凶神惡煞,讓人見之肝膽俱裂。

不過吳昊倒是無所畏懼,劍氣所過之處,再如何的毀滅之靈也休想傷到他分毫,反而直接被劍氣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