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椅被撞了一地,白文天彷彿早就料到會如此,輕笑道:“若是隻有這點程度,那就太讓我失望了。”

白文天身後走出一個老者,周圍人驚呼,“白道,白家家主三弟……” “白道,沒想到他出手了。”

“白文天可是白家年輕一代第一人,身邊沒一個高手守護怎麼可能?”

“可是那頭白狐確實很厲害啊。”

“再厲害又怎麼樣?白道三年前就已經進入了通仙境,而這頭白狐頂多實力差不多罷了,所以他們頂多打個平手,可是你看看,還有那麼多人要對付那姓林的小子呢。”

“可是那姓林的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你們說,會不會是白狐郎君?我聽東海那邊的人說過,那邊出了一個身邊帶着白狐的傢伙,一拳斃了幾個高手,會不會是他?”

“這……”

場中,小白和白道激戰在一起。

靈氣涌動,風勢雷霆,周圍人看的精神緊張。

他們都知道白道很強,可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強,而小白狐更不用說了,竟然不落下風。

白文天沒關注那邊了,看着林羽說:“如今你的妖寵被我三叔纏着,看你小子怎麼辦?”

“不說了,動手!”賀文一第一個朝林羽衝去。

一股霧氣突然從小白身上涌出,賀文一冷哼一聲,“又是幻境麼?我們如今都做好了防備,你如何再鬥?”

果然,白文天,孫無忌等人都笑臉盈盈的看着林羽。

原來早有預謀了啊。

林羽臉色惶恐了起來,急聲說:“你們不要亂來。”

“哈哈,害怕了吧。”

“是啊,我很害怕,放過我吧。”林羽苦澀說。

見到這一幕,謝婷婷謝巧巧兩個女生眼神露出失望。

而白文天則是露出興奮光芒,原本以爲他有多厲害,原來也是一個慫貨。

而孫無忌微微搖頭,暗道原來這傢伙只是一個裝腔作勢的傢伙。

周圍人也都一片鄙夷,先前一副我老大天老二的模樣,這麼快就認慫了。

白文天大笑幾聲,衝林羽說道:“給你個機會吧,跪下給老子磕三個響頭,我要是一開心,就放過你。”

林羽高興的說:“真的嗎,那太好了。”

全場譁然,誰都沒想到先前還一副牛逼哄哄樣子的林羽,畫風變得這麼快,一下子變得這麼慫。

許多人都露出鄙夷之色,然後就看到林羽說道:“我過來給你磕頭來了。”

白文天那個得意啊,嘿嘿冷笑,看着謝婷婷說:“這就是你一直爲他求情的男人麼?待會看我怎麼踩他。”

謝婷婷面露覆雜的看着林羽,她雖然不希望林羽和白文天這邊打起來,但是這不是意味着林羽一定要這般低聲下氣,委曲求全,此刻林羽的形象就好像一個市井小人,她不禁疑問,真的看錯了林羽了麼?

林羽在白文天面前站定,指了指地面說:“這裏下跪差不多了吧?”

白文天大手一揮說:“可以了,記住,磕頭一定要磕的響亮,我一高興,決定放了你。”

“好勒。”林羽點點頭,“那我跪了,跪你老媽……”

電光火石之間,林羽疾呼一聲,大力拳瞬間爆發,一巴掌朝白文天臉上甩了過去。

兩人距離實在是太近了,白文天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啪……”

如破沙袋一般,白文天當場被甩飛了出去。

然後就落在三米開外的一堆桌椅上,將桌椅撞得粉碎。

全場寂靜!

就是連小白和白道的戰鬥也停了下來,白道第一時間來到白文天身邊,肅然道:“怎麼樣?”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白文天怒吼,怒火將他的臉龐都要扭曲了起來。

現在傻子都能看得出,剛剛林羽那麼說,其實是玩他呢。

他的真實用意,就是靠近白文天,然後給他來個狠狠的一巴掌。

但是,這未免也太膽子大了吧。

原本兩人還能勉強調和,但是現在,兩人之間根本就沒有調和的餘地。

之前認爲林羽慫比的,現在一個個卻是佩服林羽膽子大。

謝巧巧目光流轉的看着林羽,不知爲何,她心頭一鬆,原來林羽不是慫,而是要狠狠的給白文天來一巴掌。

謝婷婷卻是更復雜的看着林羽,最終搖頭輕嘆,朝白文天說:“白文天,放過他吧……”

語氣分明是乞求……

謝文兵冷冷說:“婷婷,注意你的身份,你現在是白少的未婚妻。”

“笑話,從頭到尾我只聽你們說,從未聽婷婷說她是這傢伙的未婚妻!”林羽開口說道。

“林羽,此次你辱我謝家之人,我謝家也必殺你。”謝文兵一揮手,身後一個老者走了出來。

“謝家大管事,謝關。”

不少人看到此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謝關身爲謝家的大管事,實力毋庸置疑,絕對是和白道一樣的存在。

“看來這小子真的是把白家,謝家完全得罪了啊。”

“不錯,這兩人都是前幾年就已經進入通仙境大人物,地位在各自的家族中都是排名前十的大人物,現在同時對付這個小子,絕對沒問題了。”

“這不是廢話嘛,別忘記了,藥王宗的人也要對付這小子了。”

“還有孫家的人呢,哎,這小子膽子實在太大,這一次絕對死的渣都不剩。”

周圍人說話的時候,謝關,白道,賀文一,以及孫無忌的人都朝林羽圍了過去。

賀文一此時胸有成竹,一副指點江山的模樣,指着林羽說:“小子,你現在交出你煉製這些丹藥的所有丹方,我藥王宗可以不參與你的事,否則一旦落到我們手裏,你就是想哭,也哭不出了。”

林羽看着這幾家,說道:“看來都想要對付我啊。”

“殺,殺了他!”白文天氣急敗壞的說道。

林羽掃了一眼小白狐,之前和白道的戰鬥中,小白雖然沒落於下風,但是由於幻術對這些人已經沒有效果了,因此小白打的格外吃力,這麼一小會已經氣弱遊虛。

林羽讓小白去謝巧巧那裏,然後看着衆人。

“這是要以一人之力對付這麼多人麼?”

看到林羽的樣子所有人心中想着。

白道第一個就出手了,居然還亮出了一把大刀,吼道:“先劈了你兩條腿再說。”

真歹毒啊,這麼多人對付一個林羽竟然還拿刀!

場外衆多武者雖然同情林羽,但是也認爲林羽實在是作死。

讓人驚愣的是,沒想到林羽卻是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這是你們自己找的……” 面對白道雷霆一擊,林羽的手悄無聲息的伸出。

白道輕哼一聲,這小子竟然要以血肉之軀抓自己的寶刀,這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隨後他就準備一刀劈了林羽的手掌,結果沒想到,林羽輕而易舉的抓住了白道的大刀。

白道只覺得林羽的手掌猶如鐵鉗一般,死死的鉗住了他的大刀,隨後林羽一拳朝白道胸口砸去。

砰……

白道胸口當場塌陷,連大刀都握不住,向後退去,林羽一把握住白道的大刀,反手就是劈了過去!

“咔擦”一聲。

白道的腦袋直接飛了過去。

血灑長空……

全場死寂!

白家一代強者白道,竟然稀裏糊塗的直接死了。

你妹啊,這不科學!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白道就這樣……死了。

白文天倒吸一口涼氣,這小子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也不是什麼富二代,那個白狐更不是這小子的什麼保鏢。

這小子所依仗的,完全是自己的實力啊!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但是事已至此,唯有殺了這傢伙,才能讓世人知道他們大家族的厲害。

賀文一吼道:“大家一起上吧。”

還要不要點臉了?

孫無忌這個時候已經不想動手了,白文天看了出來,說道:“孫少,讓你的人出手吧,這小子的丹藥都歸你。”

這樣一說,孫無忌那個豪氣萬丈啊,有錢不賺是煞筆啊!

這林羽雖強,但是他們這邊可是這麼多人呢。

這麼多丹藥瞬間衝昏了孫無忌的頭腦,他朝身後手下吩咐,“一起上吧。”

就在這時,林羽卻是第一個朝賀文一走去。

賀文一不敢怠慢,手一翻,一把長劍亮了出來。

奉子追妻:爹地,上! “萬劍齊發……”

無數道劍光朝林羽射去,沒想到林羽手一招,一股無可匹敵的靈氣瞬間碾壓了過去。

太強了。

賀文一臉色一白,萬劍齊發這一招被消滅之後,賀文一瞬間遭遇了反噬,全身上下的護體靈氣消失一空,腳步踉蹌的連連後退。趁着這一段功夫,林羽上去就劈了過去。

“不……”

賀文一怒吼,下意識的舉手來抵擋。

可是如今失去了護體靈氣的他如何能夠抵擋得住這一招,頓時抵擋的那隻手臂被斬了下來。

“啊……”

賀文一慘叫後退,藥王宗的人連忙扶着賀文一。

謝關和孫家的人這時候已然來到林羽身後,這些人竟然要偷襲。

林羽突然扭頭看去,手上迅速變幻起來,輕喝道:“虎嘯決!”

隨即嘴巴一鼓,衝着前方衆人怒吼一聲。

“吼……”

以謝關爲首的衆人當即狂吐鮮血而去。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驚呆了。

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幾大家族高手死的死,傷的傷,退的退,根本就沒有一人是一合之將。

這如何能打?

之前還認爲林羽死定的人都無語了,林羽太強了,這種強大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讓他們無言以對。

林羽最終看着白文天說道:“現在感覺如何?你覺得,你白家有資格邀請我嗎?”

態度很囂張啊!

白文天臉皮抽了抽,不愧是大家族子弟,短暫的震驚之後,他反應過來,深沉說:“之前的事情,是我白家錯了。”

竟然道歉了。

這還是白文天首次對着一個外人道歉,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看着他,就如同看一個怪物一般。

沒想到林羽輕笑一聲,“說聲對不起就完了?那我把你殺了,是不是也說聲對不起就可以了?”

白文天沉聲道:“打輸了就是打輸了,我們技不如人,要不這樣,我願付出一些代價,如何?”

林羽依舊搖頭。

白文天臉色難看說:“那你想怎麼樣?”

“取消和謝婷婷的婚約,另外賠我萬顆靈石。”林羽說。

“什麼!”白文天臉色難看,這種事要是傳出去了,以後他白文天就不要混了。

“不可能!”白文天果斷擺手,“婷婷是我未婚妻,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那你只有死了。”林羽一步步走來。

謝文兵沉聲道:“林羽,你雖強,但是別忘了,這裏是謝家!”

所有人都知道,謝家家主還沒有出來呢,以他的實力,確實有讓林羽害怕的資格。

要知道,這種大家族家主,都是很早以前就踏入通仙境的強者,很多人都傳言,這些家主都只差一步便進入了仙品之境,到時候位列仙班,成爲真正仙人。

所以面對這些大人物,怎能不懼?

不過,林羽依舊搖頭,“白文天必死。”

短短五個字,震懾人心!

眼見對方漫步而來,白文天終於懼了,吼道:“謝家主,救我……”

林羽說:“沒人能夠就得了你。”

“這位先生,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在我家已經殺了這麼多人了,該放手了吧。”

一個穿着白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緩緩從正門內走來,人羣自動讓開一條道路。

有見過此人的人當即便是驚呼,“謝家……家主……謝問!”

隨着謝問的走來,一股壓力朝林羽壓來。

這個人很強!

林羽自己也感覺到了壓力,要知道,之前那麼多人要打他,林羽都沒感覺到任何壓力。

境界這種東西,是隨着境界的增長實力會越來越有差距。

所以哪怕都是通仙境,但是巔峯狀態和初級狀態,那完全就是一個天一個地的存在。

“謝家主,這小子殺了我三叔白道了。”白文天指着林羽,“而且他還是窺視謝婷婷,這種人,當誅!”

謝文兵等人這時候也行禮,喊道:“家主。”

我的召喚物可以學技能 全場不認識謝問的人都轟動了,果然,謝家的家主出來了。

這可是據傳說早已經進入通仙境巔峯的大人物啊!

哪怕林羽也是通仙境巔峯,但是年齡畢竟擺在這裏,論手段,如何是老牌的通仙境巔峯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