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真正到大年三十晚上的時候,家裡只剩下我、冥哥、龍澤、龍威、琉丹、尤珊、雲峭。人減少了,自然沒這麼熱鬧!好在,大家都很縱容我,吃過年夜飯後,還一起去樓頂放煙花!我喜歡煙花在夜空綻放的美麗!當然了,姐妹們也都打了電話過來賀新年。其實,她們離得也不遠,也就是幾個小時車程罷了,最遠要數去了M城的倪兒。

我穿了一襲紫色單肩小禮服,腰間部位還鑲嵌了不少小鑽石做點綴,髮絲輕輕挽起,披了火狐毛領披肩,腳上穿一雙黑色高跟鞋。「冥哥,我的新年禮物呢?你還沒有給。」這時,我已經放完煙花回到了家中客廳。「呵呵!那會忘了?給,希望你在新年裡平平安安、快快樂樂!」雲紫冥送了我一個大大的錦盒,拆開后,看見一隻與真人差不多高的泰迪熊玩具。多可愛!

「會啦、會啦,謝謝冥哥。阿澤,禮物快給嘛。」「妹妹,你怎麼敲詐阿澤去了?」「不能敲詐嗎?不管,我是家裡年齡最小的一個。你們都要送,都不許跑掉。呵呵,想起來就開心,今年多了好多禮物收。」「我也希望小姐你永遠開心!」阿澤真的有準備耶,我嘴角輕揚,非常愉快的去拆包裝紙,看看他送是什麼?咦,是一支雲紋紫玉簪,摸上去很溫潤,暖暖的。

「妹妹,這是暖玉打造出來的,戴著就不會冷了。」雲紫冥笑道。「哇,還真有暖玉?我還以為小說里都是杜撰的。好漂亮,謝謝阿澤!」「小姐,不用謝的。」「那你幫我戴上,來嘛,快!我們還要去合影。」「是。」玩了大半夜,到最後還是沒能堅持守歲,就在沙發上睡著了!一覺醒來,已經是大年初一,嗯,天氣很好。

「小姐,你醒了?」我一睜開眼睛,就看見笑盈盈的琉丹。「醒了醒了,今天有沒有好玩的節目?」「好玩的?有啊!老闆說,今天起可以去拜年了。對了,林家、黎家……還有好多生意場上的人都送了新年禮物來。」「生意場上的應酬好無聊的。冥哥是不是要帶我去拜年?去哪兒玩?這個暗夜修羅一點都不好,也不送新年禮物。」我有點撅嘴。

「呵呵!可是小姐,不僅二少和四位宮主早早的派人送了新年禮物來,大少、太后那邊也有禮物送來哦。」琉丹打開了衣櫃,正在幫我搭配服飾。「啊?他們有送禮物?這還差不多嘛。呵呵!琉丹小美人,你給我選那麼靚的禮服幹什麼?」

「小姐,今天要去林家赴宴。好像,靳月小姐與林文浩的好事近了哦。」「啊,真的嗎?這麼快。好嘛好嘛,人家只是覺得倪兒才嫁沒多久,月牙兒又要嫁了。」我有點小失落。

「小姐,你別不開心,嫁人是喜事!何況,他們只是好事近了,又沒有確定婚期是不是?你還有我們嘛!」「好吧。」我點點頭。然後,乖乖的洗漱后,換上了琉丹準備的寶石藍抹胸魚尾拖地禮服,外加雪狐毛領披肩。她還幫我將髮絲上挽,帶了一對長長的流蘇鑽石耳墜。

「咚咚!」「妹妹,你準備好沒有?這都快一個多小時了。」沒多久,就聽見雲紫冥在房門外打趣。「來了來了!」門一開,我就看見身著黑色西服的雲紫冥和阿澤!他們均臉帶微笑。「呵呵!小丫頭,別一副沒睡醒的可憐樣。來,戴上,不然容易生病。」雲紫冥手上拿著一條白玉淚滴項鏈,也是暖玉做的。

「冥哥,月牙兒呢?她昨晚回來沒有?學壞了。」我嘟嘴道。「呵呵!小姐,她昨晚一點回來的,這不,已經在餐廳等你。」龍澤答道。「回來了的?這個月牙兒!不行,才不要這麼容易就讓她嫁林文浩。嘻嘻!」後來,我果然在餐廳看見身著玫紅色禮服的靳月,她低著頭,好像在把玩手上的鑽石戒指。咦,這一枚,我可沒見過的。

「月牙兒,這枚是新買的?」「心兒寶貝,你睡醒了?小懶貓。」靳月忽然臉上一紅,還故意岔開話題。「老實交待這枚戒指的問題。不然,我不去林家赴宴哦!嘿嘿。」

「你這麼八卦的?好啦,這枚戒指是文浩送的,昨天他向我求婚!」「啊?他果然有大陰謀!」「呵呵!妹妹,別亂說話。」雲紫冥笑著坐了下來,阿澤去安排早餐了。林家的邀請帖上寫的是午宴,現在還有點早。 周日穆青因為有事情就沒有教授她,只不過她自己也不敢放鬆,每天會找穆青推薦琴行練習一下手感,最重要的是得先把譜子給記熟悉。

遊戲CG還在做,有些畫面的處理還需要更強大的系統帶起來,所以周日也得到工作室里來設計。

「小萱啊,周一上午10點跟著老趙去開項目會議,先帶你熟悉熟悉。」小吳敲了敲丹萱的桌面,這幾次丹萱找他問的問題態度和對遊戲上的處理方式,讓他更覺得丹萱有潛在的腦洞點子,宣傳也能做的非常好,只不過現在門生,總得找個地方歷練歷練。這當下的周一會議項目跟進就是一個特別好的機會。

「我嗎?好的,我需要準備什麼資料嗎?」丹萱當然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畢竟已經來一個月多了,只是設計遊戲CG沒有真正的去了解商業化的遊戲。也是非常的坦坦蕩蕩的接過前輩給的這個機會,畢竟推掉了,只是自己的損失。

「等會資料我發給你,這次主要學習為主,一切都有老趙給你兜著呢,不要擔心。」小吳就喜歡丹萱這種不揉捏造作之人,要就要,不要就是不要,何必推推搡搡,都浪費彼此的時間。

「噢,對了,周一的會議穿西裝哈。」吳前輩適時的轉頭提醒了丹萱一句。

~~周一項目例會~~

這一次的項目,從各個部門裡調派了許許多多的人來負責這個項目。雖然N公司是以創新原創遊戲而起手,但是也會承接代理商,而今天這個項目便是外來遊戲的承接項目。

寧楨倒是坐在主位上並沒有任何的表示,甚至有些許沉著臉。丹萱聽著各個部門給出的報告和數據,只能給說看的還是不太的透徹。


「就這些嗎?我記得這個項目已經有兩個周之餘。」寧楨的模糊其詞讓眾人有些摸不著頭腦,好似反應太過平淡了一些。

老趙只是作為工作室的一員本來不必參加,只是為了帶丹萱出來見見這個市面而已,讓小草快速的成長,能什麼時候長成參天大樹。老趙甚是有些欣慰,在記錄板上丹萱記了很多有用有趣的信息,就如之前看到的一樣,覺得這個姑娘遲早放光發亮。

「有誰能說一說其中。」寧楨看著會議里烏壓壓的一片,全部都墨守成規,只是按照之前幾個小型遊戲來成功的入駐照搬,格局太小,他不免有些失望。

「寧總,丹萱有話要說。」老趙到是好不意外的把丹萱推了出去,記了這麼多,不好好的發揮一下怎麼可以?

「在我看來,經理的出發點是好的。外來遊戲引入本土的時候就應該考慮到本土的適應情況。不然,那些擁有賬號的本土粉絲為什麼要放棄國際版而玩本土版本?」丹萱雖然一瞬間有些慌張,但是一接觸到自己的熟悉領域還是不卑不亢,甚至鏗鏘有力。

「只是沒有充分的考慮到一點的是進行本土化的時候太過於圈錢而搞出的各種遊戲貨幣,雖然是加在活動中的隱藏,給人一種吃相很難看的感覺,太過急功急利。」

「還有一種反面例子,TS公司曾經也引入過一款外來遊戲,加的本土的元素過多,甚至有點更改了遊戲的核心區域,即使投入了TS的全部金錢,最後以失敗破產告終。在我看來經理有點犯上了以上兩點的缺點,一圈錢吃相難看,二本土化嚴重。」

因為丹萱也不是專門做策劃的,只能是根據經理的策劃案而指出裡面的現象,至於對策……

「那你有什麼好的提議。」寧楨聽著話的區間就悄然的把身子坐的直挺起來,有些意外,這丹萱還不算是廢材。

「寧總說笑了,我就是一個小小設計師,又不是策劃人,沒有三頭六臂。」丹萱面對寧楨的時候,腰板也是挺的直,只是身後的一層層冷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說完這句話多麼的緊張。

「坐。」寧楨幾不可微的挑了挑眉,看著在台上有些瑟瑟發抖的項目經理,也並沒有做出什麼嚴厲的措辭。

「周四我要重新看到一份全新的策劃案,誰的策劃案好誰就是此次項目的負責人。」寧楨說這句話完全就是撤掉了現在項目經理的職位,架空。

「策劃照本宣科,對待大型遊戲居然搬弄之前的小型遊戲的案例,再進行修改,面目全非,不倫不類,是位置呆的太舒服了嗎?」寧楨的筆一下一下的敲在了桌面上,不難看出來這次策劃經理的案子有很嚴重以前小遊戲的痕迹,簡直氣笑他。

「寧總對不起。」如果剛剛還有一絲絲的僥倖,那麼現在策劃經理嚇的早就已經渾身發冷汗了,他是第一次接觸這種項目,聽得某個人的讒言,而更改了以前的方案進行挪用再進行一些幅度的修改,誰知道寧總會對以前的方案這麼的熟悉。

「嗤」寧楨將鋼筆一扔在桌面上,目不斜視的直直走出會議室,秘書長也跟在身後。預計一個小時的會議就在半個小時戛然而止,眾人也的紛紛的離場,沒有一個人是心疼在乎項目經理的,畢竟弱肉強食,現在把策劃做好,直接飛到項目經理位置更好。

丹萱出去的時候看到那項目經理狠狠的剜了一眼她,搞的她有些汗毛豎起。

「小萱不錯不錯嘛,沒有想到想的方面挺齊全的。」老趙以前以為丹萱只是遊戲設計方面比較大膽,今天的出色表現純屬出乎他的意料。

「沒有沒有,該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丹萱謙虛的連連否認,她可不要那麼高的帽子,時時都要放低身姿才能夠學習到更好的東西。

「表現不錯,我打算把你帶入到線下活動,讓你感受一下魅力。」老趙越看著丹萱越是可塑之才,想著以後有什麼活動都要拉著她一點,後面呢能出去獨當一面。

「線下活動,那我需要準備什麼嗎?」 「怎麼了?小月,你好像有點不開心。」雲紫冥說。「不是啊,只是不知道爺爺在做什麼?」靳月嘆道。「哎呀,那個,就算靳老爺子沒空,有我和哥哥嘛。我們會陪著你去的,還有阿澤!」「呵呵!」靳月不由得噗嗤一聲笑出來。其實,她昨夜有聽到林文浩說,今天他祖父、祖母在外旅行回來,自己有點緊張。

「月牙兒,到底怎麼了?你怎麼老喝水?」「我緊張!今天林老爺子和林太夫人回家。唉!」「那又怎麼樣?見到你這麼漂亮、這麼能幹的准孫媳婦,他們做夢都會笑醒。」我打趣道。這時,營養豐富的早餐已經送到,我們便開始享用。阿澤在我身邊坐下來。不過,他和冥哥、月牙兒一樣只是端杯咖啡做樣子。

「哎,你們幹嘛不吃東西?人家一個人吃,好沒氣氛!冥哥,吃這盤,義大利面很好吃的。月牙兒,燕窩才能美容養顏嘛,快吃。阿澤,不要老是學我喝黑咖啡,我們吃海鮮三明治。都要動起來!」我任性的將食物挪到各人的面前。「呵呵,好,陪你吃!你這隻貪吃的小豬,養你還真不容易。」雲紫冥打趣道。

「且,我要成了小豬,你是什麼?笨!阿澤不要學,早飯要好好吃,來。」「是!」「其實我真羨慕心兒寶貝,她每天三餐不落,還有下午茶、宵夜,小點心,居然怎麼都長不胖?我都胖了一磅多。」

「嘿嘿,說了這是老天爺喜歡我嘛。快吃,來,小桶腰也很漂亮。」我和靳月說笑道。熱熱鬧鬧的吃過早飯,我和月牙兒就在家等指甲美容師上門服務。雲紫冥則和龍澤在書房裡談著什麼?我今天乖乖的,沒有去搗亂。九點半左右,我們才下樓上車,因為從雲鼎小區去林家大宅要三個半小時的車程,而午宴的時間在中午一點整。

「月牙兒,你怎麼還緊張?」這時,我們已經出發了。這輛車裡,我和靳月手挽手坐一起,冥哥坐我左手邊,龍澤坐到了前面一排,尤珊小美女在開車。而阿威、琉丹帶了兩名保鏢哥哥坐第二輛車,後面還跟了兩車的保鏢哥哥們。「我也沒辦法,控制不住。」靳月嘆道。

「用不著緊張,你又不是第一次去林家做客?小月,記住我的一句話:委屈未必能求全,做回你自己就夠了。再說,就算你以後真要跟林文浩結婚,那也是跟他過日子,而不是跟他的長輩。懂嗎?」「紫冥大哥,我知道。不過從前風光的靳家已經破產,就只怕……「小月,若林文浩就因為這樣而變心,那他就不值得你依靠和信任!放輕鬆,做回你自己,我雲紫冥還在,怕什麼?」

「就是就是,有麻煩讓冥哥和阿澤解決!月牙兒,別緊張,我們就是去做客的。好玩呢就多呆一會兒,不好玩兒就早點走就是了。哎呀,其實吧,我感覺貌似這種宴會都是吃不飽的。」「呵呵!你就知道吃……」靳月被我的話逗笑,她向來是堅強的,只是有點忐忑罷了。「阿澤,我們晚上吃什麼?海鮮火鍋好不好?」

「妹妹,你真是太可愛了!午飯還沒吃,就想著晚上那頓。」雲紫冥也笑道。「我這叫未雨綢繆……」「小姐,吃飯不用未雨綢繆的!我知道了,這就命人安排晚上的海鮮火鍋。」龍澤回過頭來打趣。「看吧,還是阿澤好!」「呵呵!是啊,阿澤帥哥就是會慣壞你!」「月牙兒,我會臉紅的。」「看不出來……」車裡笑聲不斷,我和靳月說笑嬉鬧著。

三個半小時后,我們的車開進了寶華山的山頂別墅區,這裡的別墅一棟一棟相隔很遠,後面還有大森林,是A城的有錢人住的地方。寶華山二十八號,就是林家!這是座佔地兩千多畝的五層高別墅,裡面還有私人豪華游泳池兩個,私人的玻璃溫室花房三個,後山好像還有個私人的小高爾夫球場。住宅外觀氣派,內部奢華!

「妹妹,你覺得寶華山的環境可好?哥買幾棟給你們幾姐妹玩。」下車后,我挽著雲紫冥,靳月則挽住了在大門口來接的林文浩。阿澤走在我身旁,阿威帶著人跟上,後面的保鏢哥哥抱著禮物盒。

「呵呵!紫冥大哥,這裡的環境真是不錯的,Vincent家就在第五十一號。據我所知,五十六號到七十六號的別墅還空著,七十八號開始位於河流對岸的天華山,那邊也有空著的別墅。兩座山之間是穆熙河,河上總共有十三座跨河圓形立交大橋,交通也很方便。山下是有名的富豪街,有勝利廣場、鮮花廣場及三家有名的私立醫院。過了醫院區,再沿著公路出去,繞上兩條街就是城裡最繁華的月光街商業中心了。」林文浩解釋道。

「心兒寶貝,你皺著眉頭幹什麼?又在未雨綢繆?」靳月打趣道。「Vincent他們住的地方,外面有懸崖,還有兇狠的惡狗。」我可是記憶猶新!「不是的,已經沒野狗了,我後來有叫物業公司去處理。至於懸崖……哪兒以後會建棧道,還有纜車!」走過來插話的是一身白色西服的黎哲。「什麼嘛?誰知道有沒有處理好?而且,這麼大的地方,空房間肯定多,我會害怕的。不好!」

「你這丫頭,什麼時候變如此膽小?阿澤,你派人打探情況,把沒處理好的東西都處理好了。」「啊?冥哥,你幹嘛非要買這裡的房子?」「小笨蛋!你不是在跟阿澤學本事,地方小了怎麼施展開?何況,踏雪它們幾個……總不能耗著阿澤的力量維持空間是不是?」雲紫冥摟著我的肩膀,耳語道。

「啊,要消耗阿澤的力量嗎?我又不知道。好嘛,你買,不過不要太大的,要不然,你就去找一大群人回來,我才不喜歡冷清清的地方。」「呵呵!好,保證熱鬧。」雲紫冥笑著承諾。今後的路他可要早作安排才是!「那我現在去……」「阿澤,你現在去哪兒?買房子又不急的。我們今天是來玩的嘛!」「是。」「心兒寶貝,萬一那天阿澤帥哥不在怎麼辦?」「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呵呵!」此時,我一手挽著冥哥,一手挽著阿澤,笑容甜美! 「沒有什麼要求,只不過需要你扮演一個角色,當然不需要你表演任何的才藝。」老趙頭完全沒有任何的心虛,也不知道工作室里的人有多少個被他荼毒。

「這個,應該不會很暴露吧?」雖然這個時候在秋季的入門,但是依舊有一絲絲的冷意,丹萱可不敢。

「不會不會,就是正常的尺度,就是大盛那款遊戲裡面的角色。」老趙說起來也是興緻勃勃,畢竟裡面的人物都是由著他親自起稿的,對待他們就像對待親生孩子一樣的親。

「那這樣可以,那我們什麼時候去呢?」丹萱以免自己忙昏頭,忘記這件事情,還是在記錄本上寫了下來。

「周六,你放心吧,我們這邊有專門人員給你準備著。」老趙哈哈一笑便踱步的疾走離開此處,弄的丹萱一頭霧水,根本就不知道老趙在高興什麼。


周四的時間很快就過來,根據老趙頭的說法,他們也不用去參加第二次的會議。

會議上,大家都在有條不紊忙碌的準備著方案策劃,寧楨也掐著點到達了會議室,掃視了一圈,還未說話,鋼筆就敲了敲桌面。

「老趙和他的小徒弟呢?」低聲詢問秘書長,看到熟悉的角落裡沒有倆人的身影,眉頭弓起。

「項目會議本來就不屬於工作室的範疇。」秘書長在寧楨的耳邊自動的補充了一句,不然秘書長都以為他們倆是屬於策劃部的。

「去將……不,單獨叫老趙的小徒弟過來就行。」寧楨閑散慢慢悠悠的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按照商人的角度,任何有用的東西都應該利用起來。

「好的,寧總。」秘書長出去沒有走到幾步,就被何婷這女人給攔下來了,穿著那一身甚是有些許的妖艷的樣子,看樣子根本不是來上班的,而是來……

「秘書長,秘書長,寧總需不需要喝咖啡呀?或者需要什麼文件資料需要送達,我都可以。」何婷已經好久都沒有見到寧總了,最近秘書長著實防範的嚴密,再加上寧楨還在其中出差了,更沒有什麼機會了。

「何婷,裡面正開著會,如果你搗亂進入,那也知道寧楨雷厲風行的手段。」秘書長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恨不得此時就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好好好,我不打擾。」何婷瑟縮的往旁邊靠,不過的是這次依舊沒有遠離,而是呆在了一旁的休息區,耐心等候,想著她手上有正大光明的帖子,不能此刻鬧出矛盾,留下不好的印象。

「隨便你。」秘書長目不斜視的上了49樓去請丹萱。

「秘書長?!」沉悶的扣門聲驚擾了還在沉浸處理軟體的丹萱,丹萱一抬起頭便看到站在門外的秘書長,只是有些奇怪。

「丹萱小姐,寧總請您去聽項目會議。」秘書長也不跨進裡面,因為地上散亂的草稿著實讓他難以下腳。

「我嗎?不應該是老趙嗎?我去有什麼用?」丹萱僵硬的指了指自己,她去有什麼用,寧楨那廝不是向來就討厭她嗎?怎麼會主動的請她去旁聽?

「對的,是您,請您跟我去一趟吧,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秘書長再三的確認真摯臉,讓丹萱著實是心存不安。

「好吧。」丹萱披上自己的小外套,不同於那天的西裝革履,而是以明亮色系的裙子,再配上簡簡單單的長袖,整個人的精神氣就上來了。秘書長心裡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可惜的是丹萱的跛腳給她的美大打了折扣,果然上帝賦予你一件東西便會剝奪掉另一件東西。但是秘書長也不會傻到表現在面上,放慢了步調配合著丹萱的步伐。

一推開門,便看到座位上的大佬紛紛都朝著她看過來,汗毛豎立,尷尬的笑笑也不知道該如何表示,只是眼睛的餘光看向主座上的寧楨悠然自得的模樣,有些恨的牙痒痒。打定了主意,如果今天寧楨不cue她,她絕對絕對不會強出頭。

「這邊請。」

「開始吧。」等著安置好丹萱之後,秘書長便說了一聲開始之後,坐就下來,開始速記。

「等等,我很想知道丹萱小姐的意見。」著實是怕什麼來什麼,丹萱好不意外的被喊到,真是讓丹萱有些想要吐槽了。這偌大的N公司,她就不信了高層沒有這樣的人看出來。這樣得出來的結論就是寧楨就是故意在針對她!!

「我認為既然我們取得了代理權,那麼z國的市場他們也能率先吃到,為何不開發出屬於本土的特殊模式,這樣能區別於外國的版本。能吸取一部分的粉絲留在本土的版本。」

「第二為了能吸取新進的粉絲,我覺得一部分的虧損是必要的,前期活動一定要稍微把姿態放低點,但也不要太低,不然後面的活動與之前活動形成對比,會形成一定心裡的落差,反而不利於老玩家的存下。」丹萱沉思了一下,還是在眾人的目光下站了起來,臨危不懼,甚至眼眸里閃爍的堅硬讓秘書長都有些側目。寧楨只是在旁幽幽然的轉著筆,並未發表什麼。

丹萱可不管,她能站起來敘述一番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現在腿軟的恨不得坐下,事實上她確實如此這般做了,還未聽到寧楨的話音落下,她便獨自的坐下來了。

寧楨剛要說的話,在喉嚨滾一圈盡數的吞落,手指不耐煩的敲了敲桌面。「符合的便上去,不符合的自動篩選。」

丹萱心下覺得已經沒有什麼自己的事情了,整個小身子都窩在了椅背里,再加上幾個直挺挺的坐在前面的人,丹萱更加的肆無忌憚的……睡覺。

沒錯,最近處理細節著實累著她了,每次都要高度集中,可是眼睛時常都會受不了,所以得做一會兒,歇一會兒,經常半夜才能完成今天的預定量,不怎麼睡的好。小腦袋在眾多的輪換之後,開始一點一點,差點一點就摔下了椅子。 「浩兒、小月,你們站門口做什麼?快進來!」這時,幾位闊太太走來,身後跟了不少女傭。這幾位是?「媽咪、夢姨,我來介紹:這位是雲紫冥先生、雲小姐,龍澤先生、龍威先生、尤珊小姐、琉丹……」「我叫琉丹,是小姐的近身侍婢。」琉丹微微一笑,站在了我身後。

「歡迎歡迎!這位小姐看起來面善……」「林太太,我是無心!以前我還跟月牙兒來你家蹭過飯呢,不過那時候冥哥、阿澤他們還沒找來。他們來A城也不是很久啦。」「無心!你就是那個最擅長做寵物手術的女孩子,天,這麼一打扮,千金小姐似的,伯母還真沒認出來。」

「林太太客氣了!我這個妹妹任性的很。這是一點心意,請收下,還不曾謝過您長久以來對小月的照顧。我也是她義兄!」雲紫冥微笑道。阿澤一個響指,便有保鏢哥哥們送上禮物。其實吧,一點心意也不少!呵呵!「哎喲,客氣了!裡面請,裡面請……」「阿哲…」「媽咪,叫他Vincent就好了。」「哦,好!裡面請!」

我們這一群人才走進了林家大宅,林太太、林文浩一路都陪著。話說,我有種感覺,這林家見了冥哥怎麼有點討好的意味!也難怪,我這哥哥可是貨真價實的龍王,華貴天成,此時一身黑色燕尾服,令人不由得相形見拙。今日來林家的客人可不少,不過生意場上的圈子能有多大,那些人見了雲紫冥、龍澤還不是點頭哈腰的多。

「心兒寶貝,你別同時霸佔紫冥大哥和阿澤帥哥行不行?今天來的名媛淑女挺多,想不想要一個嫂子?人家阿澤帥哥可也是黃金單身漢哦。」靳月打趣道。「這個啊?找嫂子也不急的。阿澤,你去不去?」我有點撅嘴。「呵呵,不去!」龍澤笑道。

「月牙兒,是阿澤自己說不去的。」「能去才怪,你的手挽這麼緊。」靳月看了看我,又笑道。「什麼嘛?冥哥和阿澤都陪著,人家才安心。」「霸道的小丫頭!呵呵。」「無心,其實林家大宅很安全的,不如讓龍澤……」「Vincent,你要幹嘛?」我立即回頭看他!好端端的,別找借口調走我們家阿澤。可惡!

「這小子能幹嘛?不過,大家都是年輕人,過去看看,介紹一下也好。畢竟,紫冥大哥和龍澤來A城也不是很久。」林文浩用手肘撞了下黎哲的胳膊,笑道。「說的也有道理。不過,先去見了林先生再說。走吧!」

雲紫冥輕輕的拍了拍我的手。我點點頭,乖巧地隨冥哥前行。今天的午宴又是那種西式雞尾酒會,地點在林家最大的豪華游泳池旁邊,還請了國外知名的小提琴演奏團來表演!美酒、美人、美食,都很吸引人的眼球。我們在跟林文浩父親會面后,才分成了兩組。一組是冥哥(尤珊帶著八名保鏢哥哥站在他身後)、靳月坐在休息的沙發上同林家人聊天,一組是我、阿澤、阿威、琉丹及兩名保鏢哥哥在Vincent的陪同下去結交新的朋友。

「今天來的美人還真多。」「小姐,你在感嘆?」此時,我挽著龍澤的手臂,剛剛認識了一些富家女,不過感覺不是很好。她們好像只對名牌服飾、名牌包包、名牌跑車等感興趣,聊了一陣子就很沒勁兒。「沒有啊!阿澤,你有沒有看中誰?」「呵呵,沒有。她們感興趣的東西我覺得沒勁!」

「嗯,我也這麼覺得!還不如我們去打獵好玩兒?Vincent,林家後山有沒有小松鼠?可以打獵嗎?」「呃?不能!林家後山是一個高爾夫球場!其實,也挺好玩的。」「不好玩!阿澤,你要記得等冥哥買了別墅,我們家後山要有馬場,還要有森林。我喜歡打獵!」「是!一定有的。」

「無心,你真的會搬到寶華山來住?」Vincent一臉驚喜。「寶華山?不一定啊,阿澤還沒去調查,冥哥也沒決定買那棟。哎呀,你會不會很悶?要不然,我們去打高爾夫球吧。」「好啊!」「小姐,你不吃小點心了?」「不吃,一點都不餓。阿澤,你會不會打高爾夫球?我不會的。」

「我會!無心,我教你,很容易學的。」Vincent立即說道。難得看見龍澤有遲疑的神色,向來是應該不會了。這簡直是太好了!「小姐,我還真沒學這個。」龍澤坦言道。「你不會啊,那也挺好的,我們一起學,Vincent會嘛,他當老師!Vincent,沒問題吧?」「沒,當然好!」

我們便穿過游泳池,往林家後山的高爾夫球場而去!其實,也有人在這裡玩,不過女子很少。「小姐,打球要換衣服。」「對哦,我下次學!Vincent,你要負責把阿澤教會,這樣,他以後也好教我。」

「無心,你想學的時候給我個電話,我隨傳隨到!這個學起來簡單,要打好也不容易。」「放心,阿澤是天才,他肯定有天分。開始,開始,我在旁邊看!」「呃?好!龍澤,我車裡還有套球服,不如借給你。」「不用!」龍澤將西服外套和領帶給了一保鏢拿著,他解開襯衣的兩顆扣子,又將衣袖挽起。

「Vincent,麻煩你了,請指教!」龍澤說。「好,我先說說打高爾夫球的規則。」Vincent答道。「等一下,教一個跟教兩個也沒分別。阿威,你學不學?琉丹小美人,你學嗎?」「小姐,我就不學了吧。人家比較喜歡做糕點!」「我的天分跟阿澤沒法比,就算了!」龍威也打趣道。「哪好吧,繼續教學。」

Vincent告訴我們打球規則后,然後又講了幾個動作要領,他還用不同的地勢和環境示範了幾次。我在旁看熱鬧,不過龍澤學的很快,也就兩個小時后,他打得像模像樣,高爾夫球進球率很高。「看吧,我就說阿澤有天分的。呵呵!」「是啊,龍澤先生好像真的是什麼都難不倒。」Vincent的笑容有點僵。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自己擅長龍澤又不會的運動。原本想著,也就隨便示範幾次,這人怎麼就跟練習了千百回似的熟練。奇怪! 「這是Vincent教的好!小姐,快到下午三點了,你還不餓?」這時,龍澤將球杆給了保鏢,他將衣袖放下,穿回西服外套。「好像有點了,我們回酒會去吃點心。阿澤,我幫你打領帶,這個特簡單。」「小姐,我自己……」「沒有人自己戴的,低頭,你沒事不要長這麼高。」我很快就幫他打好領帶,還戴了漂亮的領帶夾。

「無心,你對龍澤先生還真好。」Vincent也跟龍澤一樣,將襯衣袖子放下,穿回了西服外套。他一路帶我們來,根本沒時間去換舒適的球服。「阿澤是我們家頂樑柱嘛,當然要對他好!呵呵!走嘛,一提我還真餓了。不知道酒會散了沒?」「當然不會散!」Vincent答道。

「哦。阿澤,我們家還辦不辦宴會?化裝舞會開過了,下一回就在宇森辦,可以打獵,可以騎馬,多好玩!」「我記住了,在哪裡辦宴會!」龍澤其實什麼都依著我。等回到酒會的時候,才看見曲子換成了華爾茲,很多人翩翩起舞。「妹妹,去哪兒玩了?快過來。」

「哦。冥哥,月牙兒和林文浩呢?」「在林家的小花廳,林文浩祖父母來了。走吧,等跟林家長輩見禮后,你再去玩兒。」雲紫冥笑道。「可是我有點餓了。」「呵呵。小饞貓,走了,小花廳的點心更好吃。」「哦,那趕緊走吧,讓老人家等很不對。」「呵呵!」不過,我沒想到進了小花廳以後,看見的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老頭子和一身珠光寶氣的老太太。


「這就是無心小姐吧!長得還真是漂亮。」「何止是漂亮!無心啊,聽說你還在打理蓬萊度假酒店和房地產公司,那個奇怪的宇森狩獵場也是你的?真是能幹!」林老爺子和龍太太忽然笑了,倒是讓我挺不適應的。「林老先生、林老太太,不是,你們過獎了!我挺偷懶的,打理生意的事歸阿澤管!這是我們家龍澤!」

「你就是龍澤,果然是一表人才!聽文浩說起過!不知道你是那個學校的高材生?」「林老太爺,我這個小妹,任性慣了,做事又懶散,就是喜歡把事情推給阿澤負責!她跟小月的聰明能幹簡直不能比!」雲紫冥帶了我過去坐。我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月牙兒身邊,腦袋一低,對茶几上的精美糕點很感興趣。

「小姐,蛋糕不要吃太多,太甜膩的東西對身體不好!」龍澤拿了我喜歡的一款,送到面前。「嗯。」我用小勺吃蛋糕,阿澤拿的都不會有問題。琉丹站在我身後,已經低聲吩咐林家女傭準備鮮榨果汁。「不好意思,小丫頭跑去後山學打球,才……」「冥哥,不是我學!是Vincent教阿澤,阿澤學得可快了。」我插話道。

「呵呵!心兒寶貝,你自己不玩卻讓阿澤帥哥受折騰?」靳月端著一杯咖啡,好像也沒喝幾口。她看起來比我優雅,比我嫻靜多了。「不是的,打球要換球服,我又沒準備!再說了,阿澤學會了可以教我!他很有天分的。」「呵呵,我倒是不知道他什麼東西沒天分!慢點吃!」靳月放下咖啡杯,然後從包里遞給我紙巾。

「呵呵,看來無心小姐很愛玩啊?」林老爺子很奇怪,幹嘛總問我。「還好吧,愛玩是天性!不過,我喜歡打獵,不喜歡靜坐。」「妹妹……不好意思,她就是這樣,坐不住!阿澤,陪她出去吧……」「是,老闆。小姐,我們出去玩。」「不去,又沒地方打獵。」

「有,去我家!」「Vincent,你家只有小松鼠好吧?阿澤,我們出去勘察地段,走。」「小姐,你慢點跑!」「心兒寶貝……」「不好意思,這丫頭是被寵壞了!抱歉,我們繼續聊。不用管她!」「這不好吧?要不我派人跟上去……」林文浩父親說。

「沒事,有阿澤跟著,安全無虞!」雲紫冥笑道。他這個妹妹多機靈,這麼一對比,靳月可是溫柔文靜多了。「小女孩嘛,愛玩也是正常的,正常的!」林文浩祖父母愣了一下,才說道。這個雲無心,還真是一副小孩子脾氣,當著這麼多長輩的面,說走就走,唉!靳月人是不錯,不過她家可不比從前了。

……「阿澤,我是不是很聰明?林文浩祖父母也真奇怪,有話不問月牙兒,總盯著我看,害得人家吃蛋糕都不好意思。」這時,我們已經開了兩輛車出去。Vincent也讓自家司機開了車與我和阿澤坐的車平行。「無心,其實他們沒惡意,不過是見雲家突然在商場上崛起,對紫冥大哥也好,對你也好,都十分好奇罷了。」Vincent搖下車窗搶著說話。

「有什麼可好奇的?人家又不是馬戲團的猴子。好了,他們以後會不會對月牙兒好?」「呵呵!當然會,我們三家本就是世交,這孫輩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林伯母從小就很喜歡小月,拿她當半個女兒似的疼愛。」「這還差不多。阿澤,我們現在去的是哪裡?」「是寶華山五十六號別墅,已經約了物業公司的人在哪裡等。小姐,你要是覺得無聊……」

「不會不會,說了我們一起去勘察!呵呵。不過沒想到物業公司的人這麼勤快,今天是大年初一耶。」我笑道。「呵呵!賣山頂別墅傭金高,春節期間又有三倍的加班費,不過留下來的員工多是本地人,外地的員工早買票回家了。」「也很好啊!阿澤,後山不能建馬場的就不要,還有,我喜歡有清澈透明的湖。風景要漂亮!」「是!」

果然,等我們到達第五十六號別墅門前的時候,物業公司的人已經早早的恭候了,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每隔十棟別墅區就有物業公司的辦公室,除了售樓部員工外還有保安部員工。

「請問是龍先生、雲小姐吧?這裡風景…咦,小黎先生,您也在!」「Vincent在不行嗎?」「行行行!我是天成物業公司售樓部五組、六組的經理,叫我吳嘉就可以了。真誠為您服務!」「吳嘉,不用浪費時間,有沒有別墅區內帶湖泊的?還有,後山的森林如何?我們小姐喜歡馬場。」龍澤詢問道。 慢速到丹萱能夠清晰的聽到她自己的心跳聲,艱難的吞咽著口水,「寧總,好巧呀。」

「你在前面走。」寧楨低聲的提示道,也沒有催促,只是站在中央的位置,已經有很多人都瞥向了他們這邊,拿著相機已經蠢蠢欲動了,寧楨著實不喜,臉色對周遭已經開始顯露出不耐煩的樣子。

「好。」丹萱能清晰的感覺到後背的空蕩蕩,但是由著寧楨的西裝外套裹著她,便能感覺到安心。第一次感覺寧楨便也是冷麵熱心而已,此刻看起來不像是傳聞中那麼可怕殺伐決斷的商場魔頭。

好似寧楨也不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了,駕輕熟路的就將丹萱帶到了後台,親自聯繫了常務人員幫丹萱處理突發事件。

「喲,稀奇怎麼和我家的小徒弟一起過來的?」老趙頭在旁邊打趣道,說真的,極少看到寧楨的身旁出現過別人,畢竟出席宴會這種事情除了秘書長之外就沒有人和寧楨去過。老趙頭還曾經一度的以為寧楨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現下想想大概是久了,便難以再起那種心思了。

「自己瞧瞧,估計人家給你發了信息你沒有回。」寧楨也不是猜測,只是恰巧碰見傻子一枚站在路中央低頭好似在給誰發信息。

「……哈哈哈,這幸好有你嘛。」老趙頭倒是嬉皮笑臉的打開手機之後,才發現微信上有那麼多條信息,有些不好意思的扭頭。

「暫時只能幫你別起來了,這條裙子裂帛的比較大,只能用別針幫你別起來,衣服先披著吧。」小姐姐感覺裂的也很好看,這麼潔白無瑕的背,不露出來可惜了,只是害怕嚇到新人,委婉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