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來如此!受教了!」

「學弟,不要掉以輕心,第二層的守關者就在那裡!」石磊神情嚴肅的說道。

他發現這第二層有點不對勁,出現在面前的,是生活在沙漠中的冰屬性魂獸?真是稀奇…而且在那頭蛤蟆魂獸的旁邊還有一個被冰封住的人,那人又是誰?

寒蟾見到陳略下來,而且還帶著一個人,傳音道:「陳老兄,他是誰?實力似乎很強。」

陳略卻是沒有回答寒蟾,而是一臉恐慌的指著魂獸喊道:「學長!就是這個大傢伙,它把我欺負慘了!不好對付,要小心呀!」

「哼!」稍微感受了一下寒蟾的魂力波動,石磊不屑的說道:「不用怕,第二層是一頭b級魂獸,也是預料之中的!」

「嗯?」寒蟾一頭霧水,不知道陳略鬧的是哪一出,但是魂獸的眼神也漸漸凶戾起來,因為他從那名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殺氣!


「我打頭陣,你掩護我!」

說罷,石磊便猶如一支離弦的箭矢,雙手持巨劍朝著寒蟾沖了過去!

當!

巨劍劈砍在寒蟾堅硬的寒冰表面之上,竟是將寒冰外甲震得寸寸破碎,可見其威力之強勁,與此同時在寒蟾的下方,一根鋒利的石錐冷不丁的突起!

寒蟾背部吃痛,也敏銳的感受到了下方的偷襲,急忙跳上空中,躲開了那石錐,但是同時,陳略也是躍到了空中,手持黑劍,朝著寒蟾突刺而來!

陳略是動真格的,但是寒蟾可是他的搭檔魂獸,依舊是看到少年嘴角的笑意…

石磊沒有想到這寒蟾如此龐大的身體竟是有異常敏捷的反應和速度,而更讓他驚訝的是,面對陳略的突襲,寒蟾在空中一個騰挪,一巴掌將少年給拍飛了出去!

啪!

這一巴掌也是威力十足,一聽一聲悶響,空中氣lang擴散而出,陳略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栽入了黃沙之中!正面吃了魂獸的這一擊,沒有任何的魂技和魂器的防守,陳略怕是凶多吉少了!

石磊心中冷笑,他是故意讓陳略來幫自己的,這小子死了最好!但是也從另一個側面展現了這頭魂獸的棘手性,剛才短暫的一個交鋒,石磊已經確定了,這恐怕是一頭b級巔峰的魂獸!b級和b級巔峰是兩個概念,按理來說推進塔的第二層應該不會出現如此強大的魂獸才對,不過也正因為是推進塔,在這裡,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啊!疼死我了!」

陳略從沙堆中爬了出來,嘴角流下了鮮血…

「你…你居然還有意識?」石磊一驚,這個小子居然還沒死?

「額,還好…」

被大師連續狂虐了十多天,陳略的抗擊打能力已經是小強級別的了,而且他在千鈞一髮之際還用黑劍格擋了一下,這才有爬起來的力氣…也就陳略有這個本事了,換成其他人,就算是一名靈主,正面吃了寒蟾的一擊,不死也得殘廢呀!

寒蟾從空中落下,口中白光匯聚,朝著下方的石磊就是一記寒冰吐息!

「【風裂斬】!」

石磊不敢怠慢,發動了魂技,手中大劍亮起灰色光芒,朝上方用力一揮,一道灰色的巨大斬擊衝天而起,帶著一陣灰色螺旋風暴,與寒冰吐息撞擊在一起!

寒冰肆虐,狂風大作!

陳略心中驚駭,這石磊不愧擁有赤蕭七宿的實力,居然是能夠直接和寒蟾的吐息對撼!

最終,那灰色斬擊沒能衝過寒氣,而寒氣也被那鋒利的風暴吹散,雙方的這一次對沖以平局收場,但是還沒有結束,只見在寒蟾的背後,悄然出現了一道影子,灰色的皮膚,面目猙獰,長脖子,飛龍一般的翅膀…

那是一頭石像鬼!

陳略的瞳孔猛然收縮,那便是一直隱藏在灰色岩石中的心像么?!

靈主能夠將自己的心像具現化,而有的魂師甚至能夠讓自己的心像協同自己作戰,這樣就相當於多了一個幫手,配合默契,以二敵一!

只見那詭異出現在寒蟾身後的石像鬼扇動著雙翼,兩道風刃撕裂空氣,襲向了寒蟾的後背,伴隨著一聲悲鳴,寒蟾掉入了黃沙地面,揚起了一陣沙塵!

不止如此,那一頭石像鬼依舊漂浮在空中,朝著下方寒蟾的位置噴吐出炙熱的火焰!

一道火焰柱從天而降,炙烤著大地!

「糟糕!」

陳略原本以為即便是自己加上石磊也是無法打敗寒蟾的,但是他還是小看了這名學長,他一直讓自己的心像隱藏在岩石之中,給敵人造成他的心像其實是石錐的假象,而真正恐怖的攻擊,現在才到來。

待到灰塵散去,寒蟾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它的背部有兩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同時身上的寒冰甲也是被融化得差不多,露出了下方青色的表皮,穿著粗氣,全身冒著蒸氣,看起來狼狽不堪。

石磊略微有些驚訝,「哦?吃了我心像的天賦魂技,居然只受了一點傷,不愧是b級巔峰魂獸,那麼接下來,我就要取你性命了!」

手中大劍揮舞,再一次斬出那道威力恐怖的灰色斬擊,與天空中的石像鬼配合,上下夾擊,勝負重傷的寒蟾無處可躲!眼看就要被斬殺!

真的是這樣么?

此時,寒蟾也是展現出了修鍊成果,寒氣施放,只見它的身上再一次迅速結冰,這一次卻不是凝結成鎧甲,而是形成一柄寒冰巨劍握在手中!同時最終噴射出吐息,寒冰吐息將石磊的斬擊擋下之後,寒冰巨劍又朝著上方揮砍而去!

當!

雖說那把寒冰劍被瞬間絞碎,但也是成功的將石像鬼的風刃格擋了!

會用劍的蛤蟆,就問你怕不怕!

【黑暗漩渦】!

寒蟾嘴中噴吐出黑色的旋風,將周圍的一片淹沒在黑暗之中,同時那龐大的身軀也隱去,這一回,輪到寒蟾隱藏在暗處了!

咚!

黑暗之中,寒蟾猛的竄出,朝著石磊撞擊而來!

石磊沒想到區區魂獸居然有如此戰鬥技巧,它應該受傷不輕才對,此時卻是能將原本的劣勢變為了優勢…雖說魂獸擁有強大的魂力,但b級魂獸也不至於如此聰明吧,這蛤蟆成精了么?

面對著寒蟾的突襲,石磊躲閃不能,沒工夫去想其他,不得已使用出防禦技能,只見他手中的那把巨劍漸漸變寬,竟是形成一面巨盾立在了他的身前,同時那面盾牌漸漸石化,灰色的岩石瞬間將其覆蓋,盾面反射著光澤,昭示著其堅不可摧的防禦力!

嘭!

寒蟾領主覆蓋著堅冰的巨頭撞擊在盾上,雖說沒有摧毀其防禦,卻也是把盾後面的石磊震得夠嗆,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

同時,上空的石像鬼抓住了一次時機,兩道風刃席捲而下!

寒蟾的動作很快,一擊未得逞,馬上翻轉身體,抬手提起新制的冰劍格擋,擋完之後,又再一次的隱入了黑暗之中…

隨後,那黑暗彷彿擴大了一些,似要將石磊吞噬進去。

石磊清楚,一旦自己被黑暗吞噬,將會淪入絕對的劣勢,急忙後退,同時對著遠處的陳略吼道:「別光看著啊,快來幫忙!」

陳略的確是看得入神,心中琢磨著,自己似乎是得到了一個絕佳的魂獸搭檔,和大師對戰十天以來,不止自己獲益匪淺,這一頭活了上百年的寒蟾領主的進步速度也是飛快,若是當初自己和霜凜遇上的是現在的寒蟾,勝負還真的難說…

「好好!」

陳略答應著,也是慌慌張張朝著戰場沖了過來,就像一個菜鳥一樣跑到了石磊的身後,哆嗦道:「學長,我應該怎麼做?」

「待會兒它再出現的時候,我來擋住它,你便去攻擊它的弱點!」

「弱點?」

「就是眼睛!」

「哦!好的!」

石磊的眼中閃過一道狡詐的神采,他心中其實另有打算:一會兒陳略攻擊寒蟾的時候,他將會閃到陳略的身後,利用少年作掩護,形成一個死角,然後趁機用一招魂技突刺,將陳略和寒蟾的眼睛一同刺穿!

這樣一來,既能夠殺死陳略,又能殺傷寒蟾,一舉兩得!

不好意思,學弟,你就成為我的墊腳石,永遠的留在這裡吧…

咚!

黑暗之中,寒蟾再一次沖了出來,這一次是從左側而來!

石磊急忙向後撤步,想讓陳略擋在自己前面!

「什麼?」

但是他發現,陳略並沒有出現在自己前方,自己飛速的退後了好幾步,轉頭一看,發現這小子卻還在自己後面,他居然和自己一同後退了,而且撤得比自己還要快!

無奈之下,只得舉起盾牌,準備再一次硬抗下這一次撞擊!

嘭!

二者再一次碰撞在了一起!

但石磊卻是沒有發現,此時身後的少年雙眼閃爍著寒光,藏了許久的殺氣終於釋放而出,悄然舉起了手中的黑劍…

唰!

黑劍斬擊在石磊的背後,鮮血在飛濺!

石磊瞳孔猛然收縮, 超級禦獸仙醫

「不好意思,學長,我手滑了。」

戰鬥結束。

————————————————————————–

… 第一百四十五章心照不宣

石磊大意了,從進塔到剛才,他一直都以為是自己在算計陳略,卻是沒想到,自己居然反過來被對方給算計了!

陳略之前雖然在新生賽上展現出了高超的戰鬥智商,但是石磊並沒有加以重視,只知道他是楓院的弟弟,當時的石磊可是排在赤蕭前十的人物,處在突破的邊緣,即便這些新生天賦再強,也無法對他造成威脅,試想,一名地靈主又怎麼會把區區魂士放在眼裡呢?所以,石磊一直注視的是那名絕美的少女,而忽略了陳略的心機!

栽在陳略手裡的靈主,石磊已經不是第一個了。

嘭!


寒蟾一巴掌扇過來,將石磊拍飛了出去!

空中的石像鬼因為石磊受到重創,身軀也是猛的一振,卻是沒有失去戰鬥力,而是飛速的沖了下來,寒蟾還想繼續追擊,無奈之下只得轉身與之對抗。

糟糕…

看著被拍飛出去的石磊濺起的滾滾黃沙,陳略微微皺眉,此時石像鬼還在活動,甚至還有戰鬥力,說明石磊並沒有死,也沒有失去意識。

果然,遠處一道身影緩緩爬起來,他渾身的鮮血,顫顫巍巍。陳略能夠看見在他的身體表面覆蓋著一層灰色岩石,雖說岩石已經粉碎,但也正是那灰色的岩石表皮讓他抗下了寒蟾的一擊。不愧是天才,在被自己偷襲了一劍之後仍然有施放防禦魂技的餘力!

石磊沒死,陳略可就頭疼了,因為只要他還留著展開捲軸的力氣,之前的一切努力就算是白費了,絕對不能讓他張開捲軸回去!

少年心急如焚,提劍沖了過去!

但是已經太遲了,石磊雙目充血,怨毒的瞪著衝過來的陳略,臨走時從牙縫中擠出了一句話。

「你就永遠的在這塔里掙扎吧,這筆恩怨,我石磊記下了!」

只見他手中黃-色光芒亮起,無論少年再怎麼提速,也是來不及了。

「不!」

在陳略的怒吼聲中,石磊連同著他的石像鬼心像,化為了兩道黃-色光芒,消失在了這一片空間之中…


噗!

陳略的黑劍穿過那道黃-色光芒,撲了個空,自己也是一頭摔在了地上,再抬頭尋找,卻是看不到半人人影,空空的沙漠之中,又是只剩下了他一人。

「可惡啊!!!」

他捶打著黃沙,極度不甘心的仰天長嘯,在遼闊的沙漠之中,顯得是那麼的渺小。

……

赤蕭山,主峰。

在送走了石磊之後,眾學員也是散去,但也有少數的學員沒有離開,有老學員,也有新生,原赤蕭七宿的仇釋宙和陸菲也沒走。

陸菲笑吟吟的對仇釋宙說道:「仇師兄,今天是輪到你在主峰聚魂陣內修鍊么?」

仇釋宙點點頭,「是呀,雖說現在以我的實力, 軟紅香里步蓮輕 ,還多少有點捨不得呢…」

陸菲卻是笑道:「師兄,我知道你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卻是沒想到你居然對事物也很留戀呢,小妹我佩服!」

「陸師妹,你說,石磊這一次能闖到第幾關?」仇釋宙問道。

「他的事,我才不關心呢!」陸菲撇了撇嘴,看向另一邊的幾名新生,道:「我倒是比較關心學弟學妹們的事情,誒,師兄,你看,那個叫做楓院的姑娘又在那裡等了。」

「這也難怪, 大小姐的尸兄護衛 。」

「推進塔是會刷新的,哪裡會有屍體留下?」

仇釋宙嘆道:「是呀,正因為如此,才顯得那名少女的痴情,人生在世,若是我能夠遇到如此重情的女子,此生無憾了…」

遲念走到巨石面前,拍了拍楓院的肩膀,勸道:「孩子們,都回去吧,石磊師兄這一次的目標是第三層,應該會在兩天後回來,到時候再來接他也不遲。」

蘋兒也是拉了拉少女,「姐姐,我們走吧。」

「你還不死心呀?」一旁的丁瓷冷笑道:「要說,過了四五天不會來也就算了,這都一個多月了,餓都應該餓死了吧?」

蘋兒轉過身,大眼睛怒視著丁瓷,何成佳聽了這話也是面色一沉。

木天昂皺眉道:「丁師兄,請不要再說出這種話。」

見自己成為了眾矢之的,丁瓷攤了攤手,苦笑道:「好好,我不說就是了,大家心知肚明…」

定安依舊是沉默寡言,他轉頭看向遠處的馥櫻,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