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驚喜來的太突然了,沒想到這玄天宗,竟然擁有上古神獸的天賦功法!

鳳凰引,顧名思義,就是在自身修成一種類似於鳳凰血液之物,修到最後不死不滅!

姜龍的滴血重生並不完美,如果能夠獲得鳳凰引的加持,他也許能夠真正化身鳳凰,浴火重生!

而且血愈訣,也能夠在這血脈的幫助下,擁有著跨越式的提升!

大機緣,大造化!

欣喜之下,姜龍快速盤坐下來,神魂不斷的顫動,加速感悟鳳凰引。

然而此物不是凡物,就是神魂感悟,也無法完全透徹,一時間,姜龍只能靜下心來細細推演。

「鳳凰引,祖師爺的鳳凰引,他找到了鳳凰引,這怎麼可能,當年我都找不到!」

「鳳凰出世,玄天垮宗而立,宗門先祖曾留下的輝煌必將重現,大氣運啊,大氣運!」

天羽閣內,觀察著這一幕的玄青陽,興奮的大聲喊叫起來!

他無法再保持平日的威嚴了,姜龍竟然能夠找到鳳凰引!


「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

不斷的默念著,玄青陽現在比姜龍自身還著急!

這可是關乎他們玄天宗萬年大運,不容有失,姜龍一定要成功!

「師尊,你怎麼了!」

「師尊!」

玄青陽的大喊大叫,很快就引起了主意,玄天,玄冥快速沖了進來!

神色有些急切,但是在看到玄青陽安然無恙時,面容又有些疑惑。

「趕緊過來看,鳳凰引,那個妖孽找到了鳳凰引!」

看著進來的兩人,玄青陽滿臉興奮的說道。

此時他完全拋卻了輩分,拉著兩人來到中央,將那一副畫面展現在他們的面前!

畫面中,姜龍閉目盤坐,身上有一道鳳凰虛影正在成形!

「操!妖孽啊!」

「真是妖孽,這個妖孽!」

兩人看到這一幕時,也震驚當場,面容抽搐的說出這些話。

他們的聲音顯得有些沙啞,這一幕太過震撼了!

自先祖消失之後,玄天宗歷代先祖都在尋找鳳凰引,可是卻沒一人成功,可是卻沒想到姜龍成功了!

這太不可思議了。

與此同時,在天羽大殿的下方,風堂閣,風元滿臉陰沉,風羽鶴與風熊站在下方不發一言。

「你們說的是真的,他進入神通閣找到了鳳凰引!」

沉默許久之後,風元陰冷的說道。

「千真萬確,我們是通過宗門玄望鏡發現的!」


「此人當真是妖孽,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徹底領悟兩式神通,現在更是找到了鳳凰引,而且看情況,要不了多久,就能領悟!」

風元問話之後,兩人如實的回答。

「此子絕對不能留!」

「鳳凰出,宗門大運,可是這大運絕對不會屬於我們風脈,必須要想辦法除掉他!」

「我們要維持平衡,絕對不能讓他破壞平衡!」

「妖孽又能如何,讓他隕滅在襁褓之中,與廢物又有什麼差別!」

風元的聲音非常陰冷,整個風堂閣的溫度似乎都降了下來,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是!」

「我們會讓他出不來神通閣的!」

風羽鶴與風熊,在這樣的情緒下,面容也變的非常陰冷起來,抱拳一拜之後,衝上了玄天殿!

不能明目張胆,他們就暗中動手,讓姜龍出不來神通閣!

到時候就算他領悟了鳳凰引又能怎樣,出不來神通閣,一樣是個廢物!

玄天殿,風雲環繞,可惜針對姜龍的新一輪殺機再次展開了!

逃過了,享天地大運,失敗了,姜龍的下場將會很慘!

神通閣內,姜龍沉寂在感悟之中,心脈之處正新增一個血池!

其內儲藏的都是淬鍊過的血液!

鳳凰引的修鍊非常艱澀,姜龍只能選擇在慢慢的淬鍊中,摸索前進!

這些由鳳凰天賦神通轉化而來的功法,並沒有太多的運行線路,也沒有足夠的參考,姜龍只能去摸索!

摸著石頭過河,以此來擺脫那種艱澀!

隨著感悟的加深,血液淬鍊的速度越來越快!

在這功法的介紹中,只需要轉化三分之一的血液便能大成,但是姜龍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他要轉化全身血液,化作鳳凰之體,徹底不死不滅!

以後的兇險只會更大,有了鳳凰之體,他就能夠擁有更大的生存機會!

「姜龍,怪只怪你的天賦,是你的天賦害了你!」

神通閣外,兩道隱藏氣息的影子飄浮而至,開始動用罡力封鎖神通閣!

他們凝結的是死封,一旦完成,除非摧毀神通閣,否則姜龍不可能出來!

而摧毀神通閣,姜龍必死無疑,結成一個死循環,讓任何人都無法破解!

完成這一切之後,兩人便快速離開了此地,躲到了一旁的山崖之上,時刻感知著這兒的變化!

「怎麼回事?怎麼老是感覺有些不對?」

「姜龍找到了鳳凰引,風脈不可能不知情,他們為什麼沒有動作?」

沉默了許久之後,玄天抬起頭,有些詫異的想到。

「不好,神通閣!」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快速衝出了天羽閣!

「玄天怎麼了,一驚一乍的!」

「不好,神通閣!」


先是調侃的說了一句,突然玄冥也神色大變!

風脈很可能已經開始了行動,他們卻還沒有絲毫反應,這對姜龍,可是非常不利的!


想到這些,玄冥也瞬間沖了出去!

唯獨玄青陽沒有太多的驚詫!

「早就預料到了他們的動作了,神通閣有兩個通道,除了我沒人知道,讓他們這樣做吧!」

「等姜龍成長起來,就是他們風脈絕滅時!」

玄青陽陰冷一笑,口中幽聲呢喃。

如果玄天與玄冥在此,看到玄青陽此時的模樣,恐怕會大為詫異!

他們從未看到過玄青陽如此的冷笑。

他向來都是祥和的,就連當初能夠絕滅風脈時,他也沒有動手,現在竟然露出了如此模樣!

「好好感悟吧,我們都在等著你成長起來的那一天!」

玄天殿,神通閣!

玄天與玄冥趕到了此地,不過似乎沒有發現什麼!

「不對啊,難道風脈轉性了?」

「沒道理啊!」

玄天望著四周的空曠,雙目中有些迷茫!

「那些雜毛,怎麼可能不動手,還是去看看神通閣的通道吧!」

「我想他們絕對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玄冥一開始也有些疑惑,但是想到一種可能后,就在一邊提醒玄天。

「通道,難道他們敢封閉通道,他們風脈之人,可也需要神通閣啊!」

「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玄天有些半信半疑的走入了玄天殿!

「我操!這群狗娘養的畜生,我要去弄死他們!」

片刻之後,破口大罵聲傳來,怒火滔天的玄天從裡面沖了出來!

身軀化作一道浮線,直衝風堂閣!

「真的被我說中了!該死的,這些雜毛真是太過分了!」

見到玄天衝擊而出,玄冥也站不住了,緊隨其後沖了上去!

「一群風雜毛,給我滾出來,老子要你們的命!」

來到風堂閣之後,兩人開始破口大罵,絲毫沒有宗門高層的風範!

「你們在叫誰!」

風羽鶴跟風熊早就離開了,現在待在風堂閣的是風元!

聽到兩人如此叫罵,風元氣不打一處來,衝上來后,怒目而視!

「我們在叫雜毛,你出來答應什麼?」

「對啊!」

風元是他們無法抗衡的,此刻微微一愣之後,兩人裝著看向四周!

有些翻白眼的嘲諷道。

「我看你們是欠教訓了,目無尊卑!」

兩人的嘲諷,更是讓風元氣極!

一邊一巴掌直接甩了過來!

玄天與玄冥神色大變,開始朝著兩邊翻滾而去!

這一下把他們嚇的不輕,艱難躲避之後,有些心虛!

風元畢竟是長輩,別說打不過,就是打的過也得讓著啊!

「哼!」

冷哼一聲之後,風元拂袖而去!

風羽鶴他們乾的事,畢竟是他慫恿的!

玄天是一宗之主,玄冥也是一代長老,他也不能做的太過的,而且他們的背後也不是沒有大人了,做的過火了!

惹來玄青陽,事情就不好辦了。

「這個老雜毛,找到了那兩老小子,非滅了他們!」

等待風元離去之後,玄天也是滿臉怒火!

動不了風元,不代表他們動不了風羽鶴,動不了風熊!

兩人憤憤的低聲罵了一句,就返回了玄天殿!

找到兩人,就必須先解決神通閣的事情,不能讓姜龍困在裡面一輩子!

不過在途中,經過風青崖時,兩道氣機突然出現,讓他們的怒火找到了發泄口! 「風羽鶴!」

「風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