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道身影閃現,一道巨響之聲也是瞬間響起,只見正要擊中鄧濤的浩宇軒身形竟然不穩的退了幾步,同一時間,用著驚訝的目光望著此時站立在鄧濤身旁的古雲,眼眸之中有著一絲詫異之色。

「古雲!」見到古雲的身形瞬間出現,鄧濤的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喜色閃現而出,因為鄧濤感應到,古雲周身的氣息竟然比前幾天強大了不少,很顯然,此時的古雲實力已經突破到了劍尊八重天。

望著古雲矗立的身形,被震退的浩宇軒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凌厲的鋒芒涌動,雖然剛才被古雲震退是因為古雲偷襲,再加上一時大意,但古雲能夠將他擊退可見古雲之實力絕非一般!

「哼!既然你們想要以二敵一,那本聖就成全你們!」一聲冷哼之聲從浩宇軒的嘴角緩緩的響起,只見浩宇軒體內鬥之氣瘋狂的暴漲,而後雙手合十,兩道掌印卻是瞬間凝聚,而後隔空向著古雲二人拍打而來,其中有著一絲聖者的氣息散發而出。

「鄧濤兄,到現在了,難道你還要繼續隱藏實力嗎?」就在那兩道氣息龐大的手掌向著二人疾馳而來之時,古雲淡然的聲音忽然響起,目光望著鄧濤有著一絲狡猾之色閃現而出。

「呵呵,看來古雲兄對我倒是頗為了解啊?」見到古雲嘴角中的笑意,鄧濤忽然有著一絲冷笑散發而出,只見鄧濤體內的奇異之光瞬間暴漲,光芒極勝,將整個聚靈閣外都照耀的一片光亮,讓在聚靈閣中修鍊的眾人有著一絲驚異之色閃現而出,就連暗中守護聚靈閣的縹緲仙府長老望著鄧濤也是有著一絲精光閃現而出。

「這……這就是神王之體才擁有的真正領域嗎?」一旁的李溪受到這奇異光芒的影響,身形竟然開始無法動彈,似乎被什麼禁錮了一般,而不只是李溪,其他眾人也是這般,因為他們都被鄧濤的特殊領域所覆蓋。

「嘖嘖,鄧濤兄的實力倒是讓我有些敬佩了!」望著周圍強大的領域,古雲緩聲的道,眼眸之中有著一絲淡笑之色閃現。

只見古雲身形微動,而後瞬間消失在原地,猶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

一旁施展領域的鄧濤見到古雲的身形瞬間消失,眼眸之中也是有著一絲精光閃現而出,而後身形也瞬間踏出,向著遠處的浩宇軒疾馳而去,很顯然,施展出真正的領域后,鄧濤的實力將會爆漲,這樣一來,鄧濤便能夠與浩宇軒正面交鋒了,而且旁邊還有著古雲協助,這樣一來,這浩宇軒倒是有著一定的危險性了。

見到古雲的身形瞬間消失,鄧濤的真正領域開啟,浩宇軒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難看的神色湧現,若是讓他對付其中的一個,他自然有著極大的信心,但若是對付兩人的話恐怕就有著不小的難度了,畢竟他並不知道古雲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 「好強大的領域,聚靈閣之處難道有弟子在決鬥?」

「嗯,有可能,不然也不會有著這般強橫的氣息散發而出,不過看著領域光芒,應該是神王體才能夠擁有的,難道是神族鄧家之人?」

「應該是,整個神域之中,有著神王之體的也只有鄧家,沒想到這鄧家的子弟到哪裡都是強勢的很啊?竟然當眾使用領域!」

在縹緲仙府的一座山峰之上,有著兩位老者背手而立,眺望著聚靈閣所在之地,眼眸之中有著一絲驚訝之色閃現而出.

同一時間,聚靈閣之外,面對著開啟完全領域的鄧濤,浩宇軒就有著一絲忌憚,但讓其更加忌憚的便是,暗中還有著古雲,讓他束手束腳,不敢使出全部實力對付鄧濤,畢竟暗中的古雲可不是吃素的。


隨著領域的開啟,鄧濤的實力也得到了極大的增幅,所以在與浩宇軒交擊之時,卻沒有受到任何的威脅。

咻!

就在浩宇軒與鄧濤交手之際,虛空卻是有著一道破風之聲響起,只見古雲的身形瞬間從虛空之中閃現而出,而後帶著無邊的氣息向著浩宇軒攻去,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凌厲的鋒芒涌動,而一旁的鄧濤見到古雲已經出手,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便向著浩宇軒而去,周身的氣息也是極速的涌動,只是在向著浩宇軒攻去之時,眼眸之中有著一絲精光閃現而出,因為他知道,古雲正在醞釀著一個最佳的時機,只要成功,縱然著浩宇軒乃是半聖級別的強者恐怕今日也要在此丟臉。

兩道身形一前一後的向著浩宇軒攻去,讓浩宇軒眉頭輕皺,不過卻並未有絲毫的不敵之色,很顯然半聖級別的強者並沒有大家想象中那般的不堪。

望著眼前的一幕,與紫涵交戰的浩然眼眸之中也有著一絲陰翳之色閃現而出,顯然是沒有想到古雲與鄧濤二人連手能夠與自己的哥哥浩宇軒一較高下!

隨著時間的推移,以二敵一的狀態並未改變,只是並未分出勝負,似乎以古雲與鄧濤二人的實力正好與浩宇軒等同一般。

唰!

就在眾人認為三人戰在一起沒有絲毫勝負可分之時,一道破風之聲卻是出乎預料的從虛空之中響起,只見一道身形帶著無比龐大的氣息,直接便向著浩宇軒疾馳而去,速度達到了極致。

感受到那忽然而至的破風之聲,古雲眼眸浩宇軒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驚訝之色閃現而出,尤其是看見知道身形竟然是古雲之時,眼眸之中驚訝之色更加的濃厚。

「兩個古雲!」一旁的李溪見到古雲的身形竟然有著兩道,眼眸之中也是有著一絲詫異之色閃現而出,發出一聲驚呼之聲。

「看來古雲哥哥又使出了那等逆天的秘法!」與浩然戰在一起的紫涵觀望到遠處古雲的兩道身形,並未有著什麼驚訝之色,很顯然早就便知道古雲的這等秘術。

轟!

隨著古雲從虛空之中而出的身形向著浩宇軒攻去,浩宇軒的臉色終於大變,體內的斗之氣不斷的奔涌,直接便將古雲的那道虛體震開,然而,正當鄧濤使出全力將古雲剛才那道虛體震開之時,古雲又有著一道龐大的虛體從虛空之中閃現而出,沒有絲毫猶豫的向著鄧濤攻去,帶著急促的破風之聲。

一時之間,古雲的三道虛體與本尊也是一擁而上,再加上鄧濤的領域加持,浩宇軒直接被壓制的死死的,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臉色也是有著一絲煞白色閃現而出。

「仙府之內比試點到為止,你們這般以死相拼已經違反了仙府規定可曾知道!」

就在浩宇軒即將落敗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卻是從虛空之中響起,而後只見一位青衣老者瞬間出現在眾人眼前,體內的一道龐大的氣息直接便將古雲本體還有這三道虛體全部震的微退。

「必清長老!」見到這青衣老者,李溪嘴角微動了少許緩聲的道,眼眸之中竟然有著一絲難看之色閃現而出,這必清平日極為的護短,如今浩宇軒在古雲面前吃了小虧,恐怕會對古雲有所為難了。

被必清長老震退,古雲心中有著一絲驚訝這必清的實力,不過隨即臉色上卻是有著一絲微怒之色閃現,若是古雲沒有想錯的話,這必清早先就在暗中觀看,只是那時浩宇軒能夠震的住場面,所以才未出現,而就在剛才,古雲即將壓制住浩宇軒時,這必清長老卻是忽然出現,可想而知,這必清長老如何的護短。

「前輩,縹緲仙府內既然禁止打鬥,那剛才他對我朋友出手之時你為何不阻止,反而在我出手之時將我震退!」帶著一絲微怒,古雲的目光直視著必清長老,很顯然,古雲並不知道,這老者乃是必清,不然也就不要會這樣詢問了!

「哼,本長老需要做什麼事,難道還需要你要教導嗎?」聽到古雲那道質問之聲,必清長老忽然發出了一絲冷哼聲,聲音之中有著一絲霸氣之色閃現而出,很顯然,古雲的這道質問之聲已經引起了他的不滿。

「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怪不的這浩宇軒會這般的狂妄,原來有著這樣一位師尊!」就在必清呵斥古雲之時,紫涵的聲音卻是緩緩的響起,眉頭輕挑了挑,有著一絲淡然之色閃現而出。

聽到紫涵之話,必清的臉龐忽然抽搐了少許,而後一道聖者的威壓瞬間向著紫涵蔓延而去,讓紫涵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感受到紫涵臉色瞬間的變化,古雲心中微驚,而後體內鬥之氣瘋狂的涌動,想要將這道聖者威壓抵擋住,但奈何此時的古雲也承受在這威壓之中。

望著此時紫涵正承受著無與倫比的威力,古雲的眼眸忽然有著一絲陰翳起來,單手緩緩的向著血魔煞劍握去,既然這必清長老要以強欺弱,那古雲自然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做適可而止。

古雲有著極大的信心,只要自己全力使出血煞魔劍,就必然能夠讓著必清吃盡苦頭,至少能夠將其震退。

然而,正當古雲將要冒險使出血煞魔劍之時,必清老者那鋪天蓋地的威壓卻是瞬間消失,用著驚訝的目光望著古雲,用著一絲疑惑以及忌憚。

「縹緲玉佩!」一道驚呼之聲從必清嘴中響起,只是此時的必清卻是有著一絲不確定,因為他只是感應到了縹緲玉佩的氣息而已。

見到必清的聖級威壓收攏,古雲向著血魔煞劍抓去的右手才緩緩的放下,心中也是有著一絲疑惑之色。

「你周身怎麼會有著縹緲玉佩的氣息?」帶著一絲疑惑,必清緩聲的向著古雲道,語氣竟然變得頗為的平和,沒有一絲凌厲,很顯然,對於這縹緲玉佩,必清心中有著一絲忌憚。

「你說的是這個嗎?」似乎知道這必清所說的縹緲玉佩是什麼一般,古雲直接順手向著衣袖內的一塊碧藍色玉佩抓去,緊握在手中,眼眸之中有著一絲精光閃動。

「果然沒錯!你竟然有著縹緲玉佩,你與青菱聖女到底有何關係,沒想到青菱聖女竟然會將玉佩送到你的手中!」雖然必清語氣極為的平和,但卻是有著一絲質問之意。


「這個好像與你沒有多大的關係吧?」聽到必清質問的話語,古雲微愣了少許,而後淡然的道,直接將手中的玉佩收了起來,古雲知道,這縹緲玉佩在這縹緲仙府內應該有著一定的威懾力,不然青菱也不會將這玉佩給自己。

聽到古雲那有著一絲凌厲的話語,必清長老臉色也是有著一絲難看之色閃現而出,不過卻並未對古雲發怒,而是身形微轉,帶著浩宇軒向著天際而去,很顯然這場碰撞將這樣結束,而必清長老之所以會退走,不與古雲多做糾纏,就是因為古雲身懷縹緲玉佩,這縹緲玉佩乃是聖女的貼身之物,見玉佩如見聖女,所以剛才必清才有著那樣的驚訝之色閃現。

要知道,青菱身為縹緲仙府府主之女,同時又是縹緲仙府內的聖女,這樣的身份,在整個縹緲仙府內威嚴自然頗大,甚至可是說權力只在於縹緲仙府府主之下而已。

望著必清離去的身形,古雲眼眸之中有著一絲精光閃現而出,雖然古雲知道青菱給的這道玉佩並不簡單,但沒想到卻有著這等威懾力。

經過今日之事,古雲的名聲也瞬間在縹緲仙府之內響起,更是有著傳聞在不知不覺中興起。

古雲身懷縹緲玉佩,而這玉佩又是聖女青菱的貼身之物,很顯然,這古雲與青菱應該有著眾人並不知道的莫逆關係。

而也正因為如此,古雲也瞬間成為了縹緲仙府內的焦點人物,能夠有著縹緲玉佩那可就意味著得到了青菱聖女的真心,這樣一來,古雲日後在縹緲仙府的地位也可想而知。

而古雲面對著縹緲仙府內的傳聞,卻並未有絲毫的反應,依然極為平靜的對待著。

… 隨著時間的推移,古雲在縹緲仙府內已經有著一年之久了!而這一年之中,古雲則瘋狂的修鍊著,無時無刻都沉浸在修鍊之中,讓紫涵等人有著一絲擔憂之色.

就在不久之前,古雲的境界更是達到了劍尊九重天的層次,實力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現在的古雲有著信心,憑藉著自己現在的實力,想要獨自戰勝浩宇軒也沒有絲毫的問題!

古雲之所以會這般努力的修鍊,就是因為古雲將要離開縹緲仙府一陣,因為古雲將要前往黑蓮池詢問青梅散人,輪迴聖地到底在何方?只有得知輪迴聖地的具體位置,古雲才能夠從輪迴聖地中偷得引魂花,畢竟古雲前來神域,甚至成為縹緲仙府之人,目的都是為了得到引魂花。

縹緲仙府內的一處聖地的紫竹林內,此時的青菱正盤膝而坐著,體內有著淡淡的斗之氣在周身涌動著,雖然看起來沒有絲毫的氣勢可言,但卻有著異常恐怖的氣息散發而出,讓周圍的紫色竹林都有著一絲顫動。

而就是此時,一道極為輕巧的腳步聲卻是忽然響起,只見一道白衣身影正緩緩的向著此時的青菱而來,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平淡之色湧現而出。

感覺到那極為熟悉的腳步之聲,緊閉雙眼的青菱嘴角忽然露出了少許的微笑,而後雙眼瞬間睜開,身形緩緩的站立而起,望著此時正向著自己行走而來的古雲,有著一絲淺淺的笑意湧現而出。

「古雲哥,你怎麼來了!」待到古雲身形來到近前之時,青菱露出了一絲微笑之色,緩聲的道。

「我今日前來是有事想要找你幫忙的……」說到此處,古雲微頓了頓,道:「我想要離開縹緲仙府一陣子,你能否……」

古雲有著一絲試探性的問道,而古雲之所以會這般的問,就是因為進入縹緲仙府後,不管什麼人都不允許出去,除非達到聖級,所以古雲這才來到這紫竹林,想要請青菱幫忙。

「出縹緲仙府?」聽到古雲之話,青菱的眼神明顯有著一絲細微的變化,有著一絲疑惑之色,不過青菱卻是並未多問,而是輕點了點額頭道:「既然古雲哥哥想要出縹緲,仙府,那便隨我來!」

說完,青菱的身形便直接向著紫竹林之外掠去,化作一道虛幻的倩影,讓人心中不禁的多了幾分動蕩。

見此,古雲也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便跟隨了上去,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喜意涌動,有著青菱的幫助,想要離開這縹緲仙府,顯然並不困難。

待到二人的身形來到了一片虛無空間之後,紫涵的身形才緩緩的停了下來,望了古雲一眼,而後手中法決青點,一股淡淡的光輝瞬間湧入紫涵的手指尖,就在那一瞬間之間,一股極為浩瀚的氣勁忽然出現,直接便將古雲的身形傳送了出去,帶著一股強大的吸力。

望著瞬間消失的古雲,青菱的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擔憂之色閃現而出,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而後竟然緩聲的道。

「隱龍叔,古雲哥哥此次出去,估計有著很重要的事情要辦,但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所以菱兒想請隱龍叔暗中保護古雲哥哥!」

青菱的聲極為的平淡,雖然青菱這語氣只是詢問,但其中卻帶著一絲命令之感。

「聖女放心便是,有我在,那小子必然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聽到青菱之話,虛空之中一道較為粗狂的聲音響起,而後又漸漸的消失,似乎根本就沒有任何人一般。

同一時間,被那道恐怖的吸力傳送出去之後,古雲的身形便出現在一片大荒山中,此時已是黑夜,天空之上也有著璀璨的星辰涌動,正在古雲準備前往黑蓮池所在的方位之時,虛空之中竟然有著一絲細微的波動閃現,只是這波動太小,所以並未引起古雲的注意。

踏著虛空,古雲速度奇快的來到了黑蓮池之外,望著散發著縷縷光輝的黑蓮,古雲的身形微頓了頓,而後身形瞬間向著黑蓮池內疾馳而去,化作一道絢麗的流光。

古雲並不知道的是,暗中其實還有著一道身形尾隨而來,只是隱藏了氣息而已,不過能夠逃過古雲強大的感知力,可見暗中之人的實力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在黑蓮池內行走了片刻,古雲的身形便出現在黑蓮池的最深處,望著青梅散人的身形,有著一絲精光閃現而出。

「這麼快你便從縹緲仙府內出來了!」似乎早就知道是古雲一般,緊閉雙眼靜靜修鍊的青梅散人忽然出聲道,聲音之中顯得極為的平靜。

「池主,我已經成為了縹緲仙府的弟子,而且如今實力已經達到了劍尊九重天,按照約定,你應該告訴我,輪迴聖地的具體位置到底在何方?」古雲聲音極為的平淡,只是在那聲音之中卻是有著一絲激動的波動之色。

「唉……輪迴聖地異常兇險,憑藉著你劍尊九重天的實力想要到那裡盜取引魂花,卻是極難……」青梅散人輕嘆了一聲,並未告訴古雲輪迴聖地的所在之地。

「我自然知道危險,但我卻必須要去,還請池主告知!」古雲語氣之中有著一絲凌厲的鋒芒涌動著,目光凝視著青梅散人。

「極陽界,萬炎谷!」

聽到古雲那凌厲的話風,青梅散人的聲音卻是緩緩的響起,臉龐之上有著一絲無奈之色閃現,古雲能夠引動黑蓮池的三道聖池之光,而且進入了縹緲仙府,以後必然是前途無量,但無奈古雲卻要去得罪整今天下最為恐怖的勢力,輪迴聖地!

「萬炎谷?」古雲有著一絲精光從眼眸之中閃現而出,臉龐之上有著一絲瘋狂的喜意湧現而出。

「多謝池主告知!」古雲向著青梅散人抱了抱拳,而後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流光衝天而起,向著黑蓮池之外疾馳而去。

望著古雲瞬間離去的身形,青梅散人輕搖了搖頭,緩聲的道:「希望你能夠安然無恙的歸來吧!不然就是我害了你!」


隨著古雲的離去,虛空之中卻是有著一絲驚咦之聲發出,不過由於虛空之中那人的實力太過於恐怖,就連青梅散人也未曾發現。

萬炎谷乃是神域極陽界中的一片火域,所以平常很少有人出現在萬炎谷,然而,這也只是一種說法而已,其實民間卻還有著另一種傳聞,萬炎谷之中鬼魅過多,邪火傷人,火鬼遍地,所以讓人對萬炎谷內產生了忌憚之心。

雖然如此,但卻依然有人憑藉著自己強橫的實力闖入萬炎谷,想要知道這萬炎谷之中到底有何之物,但讓人預想不到的便是,凡進入萬炎谷之人,無一人能夠出來,其中最恐怖的一件事情便是,當初有著一位劍尊級別的強者仗著自己實力強橫強行闖入了這萬炎谷之中,但讓眾人沒有想到的便是,自從這位劍尊級別的強者進入萬炎谷之後,便再也沒有出來過,所以這樣一來,更是增加了這萬炎谷的神秘之感。

身形在極陽界內急促的飛行著,待到不久之後,古雲的身形便出現在一片巨大的火焰谷之上,雖然在高空之上看起來下方是一個巨大的山谷,但當古雲身形緩緩下降之時才發現,下方竟然是無邊無際的火域,而且各種各樣的火勢都有存在,讓古雲心中都有著一絲警惕之色閃現而出。

「這便是萬炎谷嗎?果然是有些恐怖,沒想到輪迴聖地的老巢竟然會在此處!」古雲緩聲的道,周身的鬥氣光輝將周身完全籠罩,抵禦著外面鋪面而來的奇異火焰。

此時古雲的身形正踏在火焰之上,每行走一步,都有著火焰跟隨著,這也就是古雲這實力能夠毫無顧忌的在這火焰之中行走,若是換做別人的話,恐怕會瞬間被這漫天的火焰燒為灰燼。

在這漫天的火焰之中行走了片刻,古雲的目光之中忽然有著一絲輕皺之色閃現而出,因為古雲發現,這萬炎谷極為的浩大,而且火焰漫天,想要確定輪迴聖地的具體位置卻是極難。

然而就在古雲眉頭輕皺之時,古雲的身形卻是不禁的微微顫動了少許,因為古雲感知到,自己每向著一個方向移動,這漫天火焰的溫度都會緩緩的提升。

想到此處,古雲的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精光閃現而出,若是這樣的話,那隻要自己憑藉著感知,尋找溫度最強的地方,相必那裡應該便是輪迴聖地的老巢。

按照心中所想,古雲的身形不斷的在漫天的火焰之中徘徊著,來回的感應著周圍有著一絲絲不同的火焰溫度。

沒過多久,古雲的眉頭便有著一絲喜色閃現而出,因為古雲發現,只有東面的那個方位,火焰溫度一直不降,一道就是說,輪迴聖地的老巢有可能便是在這萬炎谷的東面。

想到此處,古雲沒有絲毫的停留,身形直接便向著這萬炎谷東面所在的位置而去!

… 隨著古雲身形不斷的向著萬炎谷東方位置而去,古雲忽然發現,這萬炎谷之中的漫天火焰溫度更加的龐大了起來.

望著自己體內散發出的斗之氣消耗了一半之多,古雲的眼眸之中也是有著一絲微皺閃現而出,若是要繼續在這萬炎谷之中行走的話,恐怕要不了多久,古雲體內的斗之氣便會消耗一空,待到古雲體內鬥之氣消耗之後,就算確定了輪迴聖地的所在之地,恐怕也無法暗中潛入輪迴聖地之內。

就在古雲沉思之際,古雲的背後卻是有著一道細微的破風之聲響起,只見古雲的身後,血煞魔劍劍身輕微的顫動了起來,將周圍的漫天火焰瞬間逼退,劍身之上有著恐怖的氣息威壓向著這火焰充斥而去。

得到了這血煞魔劍的加持,古雲有著一絲難看的臉色也瞬間恢復了正常之色,一團團黑氣從古雲背後向著周身蔓延開來,隨著這黑氣的蔓延,周漫天的火焰竟然有著一絲退避之色。


見此,古雲沒有絲毫的遲疑,極快的向著萬炎谷東面入口處疾馳而去,然而,古雲疾馳了片刻,忽然發現,周圍火焰的溫度極度的攀升著在不遠處,竟然有著不同顏色的火焰在灼燒著,那道威能,恐怕已經可以撼天動地,甚至連虛空都有一種被灼燒的痕迹。

憑藉著血煞魔劍的氣勢,古雲身形漸漸的靠近了過來,才發現,這裡竟然是一座天然的火焰結界,而且這結界中的火焰溫度太過於恐怖,縱然古雲有著血魔煞劍,心中也是極為的不安。

「九重火域結界!」望著這結界之上的火焰字體,古雲心中不禁有著一絲微顫之感,很顯然,這九重火域結界應該並不是輪迴聖地自有的結界,而是天然形成,可見其威力極大!

雖然古雲知道這九重火域結界極度的危險,但古雲的身形卻是緩緩的踏了進去,有著這血魔煞劍的維持,古雲相信,自己抵禦前面幾重火域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而古雲之所以要進入這九重火域結界,就是,想要知道這火域結界之內到底有著何物?

隨著古雲身形進入九重火域結界,一道道急促的火焰之光便緩速的向著古雲凝聚而來,讓古雲感到一陣的炙熱之感,但好在古雲實力不弱,對於這第一重火焰溫度並沒有什麼懼怕之色。

然而,待到古雲身形向著第二重火域,直到第三重之時,古雲的身形卻是猛然顫動起來,感受到這恐怖的溫度,臉色不禁的變了變。

就在此時,血魔煞劍之中卻又有著一道恐怖的氣息散發而出,這周圍的恐怖火焰給震退,只是這第三重火域中的火焰似乎沒有那麼懼怕血魔煞劍一般,雖然被震退,但卻並未遠離,只要血魔煞劍周身的強橫氣息一旦消失,這些火焰便會直接向著古雲煅燒而去,這樣一來,恐怕古雲又將承受極大火焰威壓。

「看來這火域之中果然不是什麼好待的地方!九重火域,縱然我拼著全力也無法到達五重!」古雲心中暗想,身形緩緩的踏入了四重火域之中,然而,讓古雲臉色大變的便是,這第四重火域之中的火焰溫度竟然比古雲所預想的溫度還要高上不少,此時就連古雲的衣衫都有著一縷縷輕煙冒出。

「不好!」感受到這巨大的變化,古雲心中暗叫不好,身形猛然爆退,同時,一股極為浩瀚的能量瞬間從體內奔涌而出,向著血魔煞劍灌輸而去,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凌厲的鋒芒涌動。

隨著古雲斗之氣的灌輸,血煞魔劍劍身猛然一震,而後一股極為煞人的黑氣奔涌而出,將古雲的身形完全籠罩起來,猶如黑色壁壘一般,將火域第四重天的火焰全部抵擋在外,沒有一絲火焰掉落在古雲周身。

在黑色壁壘的保護之下,古雲的目光向著四周衝天而起的火焰觀望而去,眼眸之中充滿著警惕之色,這火域之中有著九重火域,而這第四重火域,古雲便要使用血煞魔劍才能夠勉強抵禦住,可見這火域有著多麼恐怖的能量。

在漫天的火焰之中暫留了片刻,古雲便直接向著火域結界中的第三重退去,很顯然,縱然這火域九重中有著什麼不世之寶,古雲也不可能得到,畢竟這等恐怖的溫度可不是古雲能夠抵禦住的,若是古雲猜想的沒錯的話,就算是達到了聖者級別的強者,想要進入這火域第四重,都極為的艱難,而且危險異常。

想到此處,退到了火域三重天的古雲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形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向著火域結界之外疾馳而去,眼眸之中有著一絲異樣的神色閃現而出。

然而,古雲並不知道的便是,在不遠處,正有著五道身形在緩緩的向著這火域結界而來,身形有人鬼魅,周身有著黑氣閃現,而且氣勢極為的不弱,只是在他們的眼眸之中有著一絲疑惑之色。

「這火域結界之中火焰溫度異常恐怖,平日並無什麼能量波動,今日卻為何會有著波動產生呢?」

「莫非有人進入了火域結界之中?若是這樣的話,我們是不是要前往聖地稟報!」

「不會,這火域結界的溫度就連我等都有著一絲忌憚,更不用說其他人,若是真的有人進入火域結界的話,那也早已化成灰燼了!」

「那也不一定,雖然神域之中能夠進入火域結界的沒有多少人,但卻也千萬不要大意,畢竟若是火域出了什麼事情的恐怕我們都將要被聖地高層抹殺了!」

五道黑衣人穿梭在漫天的火海之中,緩聲的道,聲音之中有著少許的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