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卻突然聽說盛老甫將軍竟然已經過世多天,就算是拋開了對於盛老將軍個人的喜好。單以利害關係上講,他們也絕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

「盛老將軍一死!兩位聖子殿下再也沒有什麼東西能牽制他們兩方勢力了,只怕近期就會大打出手,甚至已經是在洛水皇城大打出手了。因此我們再不能耽誤一分一秒,必須立即起盛,希望還能來得及制止這一場悲劇的發生。」

「報!亞瑟公爵,大事不好了!」外面護衛突然闖進了亞瑟公爵的中軍大帳之中。

自從盛老甫將軍被襲身亡之的一,亞瑟公爵壓服眾將士便一直居住在了大營的中軍大帳之中。

對於現在的軍中來說,雖然因為亞瑟公爵的出色表演,再加上兩位聖子的「配合演出」,讓他暫時上極大的加強了在盛老將軍死後對於全軍的控制。

但是畢竟亞瑟公爵除了上一次北伐黑鬼魔族之時在天逆魔帝身旁參贊軍務,從來沒有自領一軍的先例,加上他的文職出身與軍中派繫上的天然不信任性,都讓他不敢哪怕有一絲一毫的放鬆。

好在亞瑟公爵身為神州道門一代名臣,處理危機的經驗卻是不少的。外松內緊,至於堅持到現在為止,已經跟那幾個主要的帶兵將領交了交心,而且也沒有出現有小隊以上級別的向兩位聖子「投誠」的現象出現。


但是亞瑟公爵那種坐在火山上被烤的感覺卻是從來都沒有減弱過!這裡可是一萬多的精銳戰士!就算只是外化期,每人一道魔劍也能把自己的魔元屏擊得粉碎,順便把自己砍成肉泥了。

每天精神崩得這麼緊,就算是以前遇到過的最可怕的危機之時也沒有現在這種感覺。真懷念以前帶隊去神州道門時的那日子,雖然麾下有五百戰士,但是那時候可從來沒有擔心過他們會作反。

因此,突然聽到手下護衛這麼大的反應,也難怪亞瑟公爵差點兒從帥椅上跳起來。

「報,報大人,在我們軍營之外突然出現了一支大軍,看人數約在三千人左右,平均實力至少在外化期,高手數量不詳!」

「外敵?」剛剛就要吐出嘴來的「各軍鎮定啦」,「平定內亂」啦之類的立即咽回到了肚子里,「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有外敵?難道是大聖子和二聖子又傻了?」

但是這個時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上上之策絕不是甩下自己最大的對頭,跑到自己這裡來招惹這個足以讓他們一敗塗地的第三方吧?更不用說只派來了三千戰士,除非真的發動偷襲成功否則的話怎麼看也是來送死的而已。 而除了兩個聖子以外又能是誰在這個時候把足足三千戰士派到這一帶來,那些小勢力根本不必考慮,而洛水皇城附近的大派閥自己早已經派出了探子把他們置於嚴密的監控之下了。

「這個,他們打出的旗號都非常的奇怪,只是一朵白底玫瑰而已,並沒有說明是任何一個勢力的手下,所以我們現在也暫時不能確定……對方的……來歷。」

說到最後那個手下也很是慚愧,他們這些能成為亞瑟公爵的手下的護衛們,全都是由洛水皇城大亂之前他們府中的家將還有隨他一起前往神州道門的戰士們組成的。

全都是亞瑟公爵心腹中的心腹。對於此時自己主人的處境和困難全都有所了解。機時此時自己探來的情況都是一問三不知,心中的沮喪可想而知了。

「父親大人,要不還是我親自去一次吧。」這一段時間之內經歷了這麼多的大變,諾亞也再不是之前洛水皇城那個墮仙樓的常客,有名的廢二代了。此時他的臉上雖然還沒有一個真正的軍人的那種百折不撓的堅毅但是也已經有了一些勇於擔當的勇氣。

「嗯,也好,記得敵情不明,不要與之接戰,察明敵情之後速速回報。」對自己的寶貝兒子這一段的表現頗為滿意的亞瑟公爵點頭道。

營門大開,諾亞帶著自己麾下五百名戰士御劍以整齊的隊列魚貫而出。現在許多的勢力甚至是魔蜀十大強國都已經摒棄了這種東西,認為它毫無實戰價值,只不過是一些過場秀而已。

但是對於盛老甫來說,這個身經百戰幾無一敗的逆天名將卻是對這種「花架子」情有獨鍾。因此更作為逆天軍中的一種習慣被保留了下來。

亞諾此次前來並不是為了跟對方開戰而是探聽情報,因此讓手下出營之後便列成簡單的菱形陣列,一方面可以極快地穿棱運動,另一方面卻是表明己方沒有什麼敵意,避免對方的過度反應。

正如剛剛那個護衛所說,迎面而來的隊全只是打著幾面玫瑰旗子,並沒有什麼能讓人明確地辨識出他們身份的東西。

但是這些玫瑰落在諾亞的眼中卻是跟其他的偵察探子大有不同。

「停下!」諾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般看去,「那……那不是玫瑰……」

諾亞剛想說那幾面旗子怎麼看上去跟玫瑰盜賊團的旗子那麼像。但是想起自己帶著幾百前神州道門禁衛軍呢。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曾經跟他們有「勾結」還暗害過一隊禁衛軍,那隻怕非讓他們給活颳了不可,連帶著自己的老爹也要被那些憤怒的士兵們炸營。

「沒錯,就是些玫瑰,」好在旁邊的士兵沒有想到那一岔去,立即附和道:「如果說是正規軍吧,我們神州道門七大軍團絕沒有任何一個軍團,甚至是下屬任何一軍會掛有這種旗子的。」

「但是如果說不是正規軍只是一些小勢力的話,那麼應該不至於有這麼可怕的氣勢還有整齊的軍陣吧?」

這其實也是諾亞自己最為奇怪的地方,雖然對方的旗子跟玫瑰盜賊團很像,但是自己印象里的玫瑰盜賊團應該還只是一團散沙的實力而已。雖然也有過殲滅禁衛軍的紀錄,但是那要麼是靠著人數上的絕對優勢再加上打伏擊戰,或者佔據了絕對有利的地利才行。

但是眼前的這隻三千人的軍隊,其殺氣之濃重,氣勢之高昂,戰陣之精熟全都不在最精銳的禁衛軍之下——自己現在所統的三百精兵那可是當年盛老將軍親自帶出來的精兵中的精兵啊!


但是現在眼前這些戰士跟自己的手下比起來竟然毫不遜色,而且在殺意之上竟然還尤有過之!

「諾亞大人,請問現在我們該如何處置?」跟了諾亞這麼長時間,這些士兵們早已經把之前對他的輕視給改觀過來。

這個洛水皇城之中有名的「廢二代」現在卻是那些從皇城「逃難」出來的所有名門大族之中最能跟他們同甘共苦的了。甚至在這一方面連亞瑟公爵也比不上他。

「全力警戒,但是也不要招惹他們。大聖子和二聖子的手下部隊我們就算是不全都認識也都有個印象,但是這支神秘的軍隊應該不是他們的麾下,那麼在弄清他們是從屬於哪股勢力,目的是什麼之前不要輕舉妄動。我們先……等一下!」

諾亞正想讓大隊人馬徐徐後退,自己帶幾個機靈的手下靠近一些察看,卻突然在那戰陣之中發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姬大東!鐵雲靈聖姑殿下!是你們吧?」

咣當!那幾個看到諾亞的手勢正想悄悄潛出陣列然後等到對方抵近之後再悄悄觀察的戰士們一下子直摔到了地上——所幸那裡都是草叢,否則的話還沒開戰這幾個老兄就已經骨折了。

「老大,你也不用這麼玩我們吧?」嘴裡一把雜草的戰士們內牛滿面中……

「那個聲音,諾亞!哈哈,真高興來到洛水皇城第一個就看到你這個死胖子!」姬大東和鐵雲靈遁聲望去,只見到諾亞那個傢伙竟然也已經可以獨領一軍,帶著一些看服色像是禁衛軍的戰士們御劍飛此。

「哈哈,真的是你們啊!」諾亞這下再無懷疑,當先一步越過所有人擊著姬大東沖了過來。

「我來約束部眾,你去吧,小心一點兒。」鐵雲靈笑著在姬大東的耳邊低聲說道。

姬大東苦笑了一下,不過卻知道鐵雲靈並不是在懷疑諾亞什麼,而是他們現在處於這種局勢之下,鐵雲靈的謹慎個性讓她保持最大的警惕,即使是對於諾亞也是以隊伍的安全為第一考量。

既然有鐵雲靈在這裡整軍,那麼姬大東也沒什麼不放心的了。直接從鐵雲靈的魔劍上跳了下來向著諾亞飛奔而去。

「唉!我說你小子怎麼到現在還沒學會御劍而飛呢?」看著姬大東的「表現」諾亞「失望」得一拍腦門,不過旋又恍然大悟地道:

「哦——我明白了,你小子該不會是一直想著占鐵雲靈聖姑殿下的便宜,所以才故意不學的吧?嘿嘿……有你的啊,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虧你現在還在這麼個緊張的時候,也有心情開這種玩笑。」姬大東搖頭苦笑,「還沒到這裡的時候,我就已經從其他人的那裡聽到現在洛水皇城的情況了!怎麼會連盛老甫將軍都會受襲而亡?什麼人的兵法計略能跟他相比,竟然能設計得了他!」

說起到正事,諾亞終於收起了剛才的嬉皮笑臉的曖昧模樣:「唉!此事不但你這個遠在天邊的局外人想不通,就連我們也是想不通。父親大人一直懷疑我們的情報系統的哪個環節上出了問題。」

「但是這一次的人員全都是盛老將軍一手挑選的,忠誠方面應該全無問題,而負責之前的戰前偵查的,也都是一些老手,被人騙過的可能性極其微小而且他們對於盛老將軍的忠誠也是無可懷疑。」

「至於最先發現那伙神秘人,哦,也就是被懷疑是此次洛水皇城幕後勢力的,也是易腓啊,以他對鐵月靈聖姑的……」

「你說什麼?這一次最先發現的是易腓!」聽到這個名字,姬大東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

「對啊!易腓能有什麼問題?他對鐵月靈聖姑殿下的忠誠天下皆知,而且,他不是也是上一次跟你們一起去過神州道門時一起共過患難的夥伴嗎?」看到姬大東的反應,諾亞奇怪地撓撓頭。

「算了,這個以後再說,現在最關鍵的你們的大營是由誰來掌握?亞瑟公爵大人在其中掌握什麼樣的實權嗎?」

姬大東心知自己口說無憑之下,就算能靠著跟諾亞之前的交情說動他,也是沒有任何證據的。這件事還是必須得等到鐵月靈聖姑殿下親自鬮來才能說得清楚,便先說起正事。

「嘿嘿,這你可算是問對了人了。」對於自己的父親大人能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力挽狂瀾。諾亞他也是相當有自豪感的。

「盛老將軍死後,整個軍營一度失控,更兼兩位聖子也親自借著弔慰之名前來公開拉攏我們一方手下的將士。但是就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還是我老爹他力挽狂瀾,穩住了書面。現在整個大軍自然是以我名父親大人馬首是瞻了!」

「呃……,當然了,因為我父親和我都不是行伍出身,所以雖然也贏得了他們的暫時信任卻也並不非常牢靠,說不定哪一天就會發生軍變,唉……」

說到後面想起現在那些煩人的情況,諾亞又長嘆了一口氣,再沒有剛才的精神勁兒了。

姬大東淡淡道:「這次來不就是為你解決這個大麻煩的么?好了,不要在這裡發牢騷了,既然整個大營現在都以亞瑟公爵大人為首,那一切就都好說了。現在先帶我們前往你們的大營吧,有了我們的人馬支持,看還有誰敢有異動!」

「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諾亞興奮地猛地拍了下姬大東的肩膀。雖然姬大東的這些人馬只不過三千之眾,只有自己大營軍隊的四分之一不到,但是看上去也都是精兵猛將。

而且更是自己父親大人的鐵杆支持者,有了這三千大軍,就能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不但讓軍營之中有異心者不敢輕舉妄動,更可以直接增加他們一方的實力,以便對其他兩位聖子進行更加強大的壓制。 但是諾亞並沒有意識到,姬大東此行對他們的幫助可絕不僅僅如此,要知道他此次帶來的大軍可並不僅僅是三千之眾,而是整個無際大山之中所有傭兵團勢力的七成主力!

先讓手下去給自己的父親報信兒。在自己走的時候,父親大人就已經開始整軍戒備了,現在既然知道是姬大東這些自己人,那麼也就沒必要太過於緊張,否則的話多多少少也有些有損於自己父親大人在軍中的威信。

有了諾亞他們帶路,姬大東一行也就不必在這麼危險的地帶誤打誤撞了。雖然以姬大東一手訓練出來的精銳戰士就算真遇到了大聖子或者是二聖子的攻擊,也未必會怕了他們,但是卻也肯定會造成不小的傷亡。

「諾亞,現在你是不是還跟以前一樣相信我?」跟諾亞一起整軍合為一股向著大營那邊走去,看到鐵雲靈故意引著諾亞領先了其他那些人一步,姬大東輕聲問道。

「嘿,這還用說嗎?你忘了剛在洛水皇城之時戰穩腳根那時候你可是由我帶出來的。而且還救過我的命,我不相信你相信誰呢?」諾亞一時還沒反應過姬大東的意思來。

「即使現在我已經是神州道門的通輯犯也沒有關係嗎?」姬大東加重了語氣道。

「這個……姬大東,你現在到底是怎麼了?」聽出了姬大東的話里有些別的意思,諾亞有些奇怪起來。

「因為,有件事情在我們到達大營之前我必須要先告訴你,」姬大東沉聲道,「待會兒不管你聽到了什麼東西,千萬都不要叫出聲來,因為你現在帶來的這些人也都是禁衛軍中的戰士,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值得信任的!」

「好啦,我的為人你還不放心嗎?不要說這種正事了,就算只是在賭場和墮仙樓小玩幾把,我可也都是一向泰山崩於眼而面不色變的!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諾亞還是沒有怎麼放在心上,說的也是,姬大東這麼長時間都呆在那個窮鄉僻壤一般的無際大山之中,而且聽說這一陣子還是那裡的什麼黑潮期,想來姬大東也是在那邊混不下去再加上聽到了洛水皇城大亂的消息才會冒險跑了回來吧?

「那就最好了,」姬大東跟鐵雲靈對望一眼,暗嘆一口氣。好吧,既然你小子敢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兒,那也怪不得我心狠了,「就在一個月之前鐵月靈聖姑殿下到了無際大山找到了我,我們也是聽她說起了最近洛水皇城的懼變,然後才趕過來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諾亞很是輕鬆地回了一句,接著,臉色就變了!「啥!月靈聖姑!!!唔……」

早有準備的姬大東猛地一下從鐵雲靈的魔劍跳到了諾亞的魔劍之上,一把把他的嘴巴給捂了起來。

「告訴你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叫了!還說得自己多麼靠譜似的。」看一直看到諾亞勉強算是穩下了心神,姬大東才慢慢鬆開了他的嘴。

「你,你真是沒有開玩笑嗎?」雖然已經不會再大喊大叫出來,但是還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可是,不是說鐵月靈聖姑殿下雖然當時幸免於難,卻也已經是受了重傷,怎麼能這麼快,在一個月之前就跑到了無際大山去?而且根據傳言她應該是往東去了神州道門才對吧?」

「你也說這些都是傳言了,」姬大東無奈地一聳肩,「如果那些傳言也能靠譜的話不說你們早就已經找到了鐵月靈聖姑殿下,只怕是連那些一直在暗中追殺她的殺手們都已經找到了!」

「呃,那倒也是。」經姬大東這麼一說,諾亞也覺得當時鐵月靈聖姑殿下要是真的還在洛水皇城這附近--當然了,除非是在自己的大營中,又或者是按照大家的猜測一路東去往神州道門那麼說不定真的已經遭了毒手了。

「那,聖姑殿下人呢?現在你們也不在她的身旁萬一她再被那些殺手們發現了怎麼辦?我們快去保護著她回到大營而去吧。我們也是已經找聖姑殿下找了好久了。」

「那卻是不必了,」鐵雲靈在一旁神秘地笑了一下,「我想,靈兒妹妹現在應該是比任何時候都要安全的多。我們的主力大軍還有幾名得力幹將現在正在守護著她呢!」

「哦,那樣就好,百折不回是你們的主力在守護著她……什麼!你們倆還有主力!」諾亞發現今天他吃驚的水平比起當時接到盛老甫將軍死去時還要強烈,「你……你是說你們這三千人的大軍還只是,只是小股部隊!而你們的,那個,主力!主力部隊還在後面?」

一邊說著,諾亞一邊一步三回頭,似乎從自己的身後隨時都有可能躥出來的一隻漫山遍野的大軍把他這渺小的五百人馬給完全吞噬似的……事實上姬大東的那一萬七千大軍的確能做得到,而且非常輕鬆。

「你也不用這麼吃驚吧?」鐵雲靈此時笑得壞透了,跟她平日里溫柔嫻靜的形象完全不同,「我們從一開始都沒說這只是我們的全部力量啊。」

「那……那倒也是……」也是個頭啊!一隻前鋒部隊就有三千之眾!那麼他們的主力最少也得一萬人馬吧?

一萬三千人馬……那幾乎已經不比自己大營里的所有禁衛軍數量少了。而如果姬大東手下的人馬全都有現在自己看到的這三千大軍的素質。

不!甚至只要有他們七八成的實力,那麼姬大東手上的力量就足以跟他們平分秋色了。

「我真特么的服了你了!」想到了這一點,諾亞一下子興奮了起來!那不是說他們的實力一夜之間,呃不是,是一日之間突然增長了一倍!

這樣的話就算是大聖子和二聖子聯手,那也得看他們的臉色行事了,就更不用說大營之中那些心懷異心或者心存疑慮的戰士們了。

「你小子明明是被一份通輯令給狼狽不堪地趕出了洛水皇城,結果去無際大山轉了一圈直接拉回來過萬人馬啊!你丫的該不會是就這麼半年多的功夫就成了人家的山大王了吧!」

「嘿嘿,那也差不多了。」跟諾亞這樣的老朋友在一起,讓姬大東似乎又回到了之前自己剛到洛水皇城時候的日子,而現在自己在無際大山一系中的威勢越來越強,也讓他的手下們越來越不敢跟他以正常的角度說話。

也就是鐵雲靈和馮忻雅,鐵月靈三個還是老樣子,而蘇拉兒,維洛公子等人至少還能以較為平等的身份跟自己探討,余者光看到現在姬大東把無際大山整合成現在的樣子,趁著這一次的黑潮危機做到了連前塞利城主大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就已經是對他又懼又怕又佩服了。

「不,不是吧!」本來諾亞也只是隨口一猜,但是萬萬沒想到姬大東竟然真的就這麼輕描淡寫地承認了!

「那無際大山不是一個從來都無法無天的地方,而且隨時都在死人的嗎?你怎麼可能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就能讓那些強橫之徒全都奉你為主的?」諾亞心虛地往自己的身後指了指,「該,該不會就在這三千人之中就有那那啥的人吧?」

「那當然了,」姬大東理所當然地道,「這一隻就是我的親軍,也是整個無際大山的第一軍團一部分,雖然其中的主力還是以原來的玫瑰盜賊團為核心,但是也已經包括了許多跟我們曾經共過患難的無際大山的老傭兵。」

「還,還軍團!」諾亞大汗,想象著一群連內褲都是獸皮做的野人抗著一面面大旗走過的場面,不過他也馬上反應過來這只是自己的被以前的那些傳言給誤異了而已。

在姬大東的軍中,一個個全都以整齊的隊陣一邊行進,一邊略帶警惕地觀察著四周的環境,根本分不出哪些是原來的玫瑰盜賊團,哪些是原來無際大山的那些老傭兵了。

「那你直接一口氣就帶了一萬多人殺過來,那麼現在無際大山那邊不正是黑潮期么?那裡的雪雲洪城怎麼辦?那些傭兵能讓你這麼胡來?還是你已經準備把那些命都不要的傭兵們全都移到內部地區來吧?那黑潮期魔獸群誰來抵擋?」

「你先不要激動,」姬大東鬱悶了,看樣子這個諾亞真的是大有進步啊!現在連神州道門的內部都沒有想好怎麼收拾,他倒是先把那些後患給想了個遍了!

「誰告訴你我要放棄無際大山的,如果我真這麼做那些傭兵們還不像百年前那樣直接把我給趕出來?放心吧,我已經在無際大山留好了足夠的兵力,絕不會讓那些魔獸們把雪雲洪城給毀了的。」

「而且現在已經過了黑潮期最狂烈的時候,我們只需要看準那些魔獸群的強弱,然後擇弱而噬。他們就算是沒有我們在那裡主持大局應該也足以應付那些魔獸之群,畢竟他們甚至還是要在我們之前。」

「呵呵,而且我留給他們的兵力也並不是很少。想來我們幫著你們處理完這裡的危機再回去之後,他們說不定就已經把魔獸群清理得差不多了。」

「呃……還,還留了這麼多的大軍?」聽到這裡諾亞已經快要暈了,「那,那個無際大山裡到底有多少作戰力量啊!」

「呵呵,倒也不是很多,大約有四五萬人。」姬大東淡淡笑了一下,「而且還是在黑潮期遭受了極大的損失之後還剩下這麼多人。如果惡龍要塞沒有失陷的話,那麼說不定這一次我還能多帶個萬兒八千人過來。」

咣當!諾亞再也受不了心理上的多重打擊,直接從魔劍上摔了下來。

「諾亞!你這個死胖子,要暈你自己暈去!我可是還在你的魔劍上呢!」眼急手快之下才勉強先一步跳到了鐵雲靈的魔劍之上,沒有跟著他一起倒霉的姬大東怒聲道。


「父親大人!快看現在是誰回來了!」剛一到大營之中,諾亞先行一步,大喝著。一方面是給亞瑟公爵報個信,另一方面也是怕現在正在大營崗哨之上警戒著的那些戰士們萬一做出一些過激的舉動那就不好了。 雖然兩邊為首之人一方是他的父親一方是姬大東,關係親密無間,但是畢竟兩軍卻是第一次合作,有些地方就需要格外注意了!

「什麼!是姬大東他們?」亞瑟公爵大吃一驚,但是過去查看的是自己的兒子,他自然既不可能不認得姬大東等人,也不可能會騙自己。

不過原因還是一會兒再問吧,亞瑟公爵還是第一時間明白了諾亞的意思,立即下令道,「告訴將士們,來的是我們自己人!讓他們收起魔劍法寶,諸將隨我前去看看!」

「自己人?」眾將自然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亞瑟公爵身為神州道門首屈一指的大臣,那自然也是交遊廣闊的了。說不定就是認識一些這種有實力的人物呢?不管怎麼說這總比來了一群敵人要強。抱著這種心理,他們也樂得陪亞瑟公爵前去。

當然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還是比較老成,覺得不管來的是誰亞瑟公爵這樣就直接讓把警戒給撤了總是不太合適,因此雖然也跟著亞瑟公爵前去,但是卻是落在了後面。心裡警備著只要情況稍有不對,寧願錯殺一千也絕不能再讓現在的情況出一點兒差錯了。

營門大開,亞瑟公爵帶著諸將魚貫而出,正看到姬大東他們緊跟著諾亞進來。

「姬大東!真的是你!」雖然對諾亞沒有什麼不放心的,但是當亞瑟公爵親眼看到了跟諾亞一起領頭而來的姬大東和鐵雲靈之後,亞瑟公爵的心已經是完全放下了。

「亞瑟公爵,好久不見了!」看到一起去神州道門共同合力擊敗大祭祀索倫的戰友,不管是姬大東還是鐵雲靈都覺得非常親切。

「嘿嘿,父親大人看你現在的樣子,姬大東和鐵雲靈聖姑殿下這次去了一趟無際大山,可算是時來運轉。不但連根兒汗毛兒都沒有掉,而且還讓已經把整個無際大山各大小勢力都控制在了手中。呵呵,而且您猜他們這一次……」

「好啦!諾亞,看你激動成什麼樣子了。之前還以為你有了很大的長進了。沒想到還是這麼毛燥。」

聽到在諾亞馬上就要提到他們已經見以了鐵月靈的事情,鐵雲靈連忙打斷了他道,「亞瑟公爵大人,不知能否請我們進軍帳之中呢?順便也給我們介紹一下您身後的這些虎將嘛。」

「哦,對對對。」在諾亞還沒想這麼多,只是以為姬大東他們一行人趕了這麼多路已經非常疲累了。尤其鐵雲靈還是神州道門聖姑之尊,受了這麼多的辛苦更是已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呵呵,鐵雲靈聖姑殿下您這是說哪裡話,先帝在時就已經收您為義女,而且您跟鐵月靈聖姑殿下更是情同姐妹。到了這裡,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家裡一樣,造成不要見外。」


亞瑟公爵引著眾將往旁邊讓開,「諾亞,你親自帶人去安頓一下姬大東他們的手下,好酒好菜伺候著。聖姑殿下,姬大東,我們幾個就先去中軍大帳吧?」

「亞瑟公爵大人請。」雖然在無際大山以及各軍團之中,一向都是以姬大東馬首是瞻,而且鐵雲靈也早已經心許姬大東。但是在這裡,守著這麼多的「外人」將領,自然還是要以鐵雲靈的身份為尊了。

當下,亞瑟公爵和鐵雲靈走在最前後面包括姬大東他們依次走進到了軍營之中。而那些神州道門的禁衛軍各將領則一邊進入軍營之中一邊好奇地打量起姬大東來。


當知道外面來的是一個叫「姬大東」的手下,那些將領們馬上就想到了之前跟鐵雲靈聖姑一起從神州道門來的那個「堂醫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