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的燈光早已不起作用,忽明忽暗。。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徹底陷入黑暗。

近七百來人分散在四個大廳裏,儘管同學們都挨在一起,但沒有一個人會感覺到一絲一毫的安全感,反而瑟瑟發抖,有的只知道哭個稀里嘩啦,有的在手足無措地發呆,有的惶恐不安地在胸口划着十字,祈禱着上帝派出英勇的天使軍團來拯救他們。

可惜,這種時候別說是遙遠西方上帝的天使軍團,即便是臨近東方的玉皇大帝派出十萬天兵也來不及了,因爲他們發現,時隔不久的生命剝奪。

窗外竟然飛來了一隻通體綠色的蒼蠅!

只是這隻臭蒼蠅不按常理出牌,看似是一隻,可是爲什麼有那麼多的頭,而且誰家的蒼蠅那麼大!!

這些蒼蠅身軀一環扣着一環,有點像蠶,但它比蠶大出了數百倍,每一頭都有一米長,直徑幾乎有二十釐米,再加上油光發亮的綠色皮膚,乍看起來就像一條條長形的冬瓜!

那還有作爲蒼蠅的直覺!!

而更顯違背生物常識的是,這種奇葩蒼蠅身上竟然長着類似於鳥類動物那樣的肉翅,急劇地拍動着,即便它們飛的速度不快,可是當它們成羣結隊,二三十個頭一起蜂擁而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得亡魂皆冒!

“那是……那是什麼怪物,好惡心!”

“誰知道是什麼,反正……它們一定很恐怖就是了,就像那隻彈跳喪屍,一口氣就能咬斷我舍友的腰肢那樣……”

“啊,它們朝我們的大廳飛來了,怎麼辦?”

“哇哈哈,死定了,死定了!看來我們全部都要完蛋!沒人救得了我們!”

“別傻了,都別傻了,這種怪物是不可戰勝的,它們那麼兇殘,與那些慢騰騰的喪屍根本不能比,我們爲數不多的超能力者根本不是它們的對手…阿風,不如我們跳樓死掉算了…”

“不行不行!難道大家就這麼坐以待斃?絕對不可以,我們要活下去,必須做點什麼!”

“男生!男生趕緊組織抵抗力量!”

“女生後退!後退!”

“都不要慌!我們這間大廳差不多有兩百人,那妖怪總共也只有二十來個頭飛進來。十倍差距!我們佔據極大的兵力優勢!只要我們團結一心,勇敢作戰,那幾個超能力者如今雖然都去了校長和副校長那。

但我們這邊的異動,他們一定發現了,等到他們幾個回來,我們還是可以打退那隻怪物的!”

“拿着!這是在雜物室搜到的廢舊椅子……還有武術社的木劍,強壯的男生優先裝備!”

一時間,四個大廳裏的同學、教師,全都沸騰起來,亂糟糟地糾纏成一團。哪怕一些老教授拼命地組織一些男生形成自衛團也見效不大,畢竟士氣實在低得掉渣,武器也超級簡陋,大廳裏全是哭聲尖叫聲。

大家都以爲沒了那些喪屍的威脅,就可以在這裏等待救援。誰會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連天上飛的蒼蠅都變了種。更甚者有人自暴自棄的想着,爲什麼不是冬天再末日,這樣好歹那些蚊蟲都不在啊。

現在可是正宗的夏天啊!!

抱着這樣心態的衆人,哪裏能提起足夠的勇氣形成可堪一戰的學生自衛團?

很快,那些綠油油的變異蒼蠅已經飛到了窗邊!

所有人都是心裏一突!屏住了呼吸!

窗子是一層層質量上佳的強化玻璃,厚度和硬度都達到標準,即便是全力踢出的足球也絕對不能讓這種窗子有所損失——那些怪物看起來像蠶一樣肉肉的,應該是撞不破窗子的吧?

希望越高,絕望就越高,事實證明——

進化版的它們,在往日的人類看來一巴掌就可以解決的蒼蠅,此時絕對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

當學生們看到綠色的怪物那猶如漏斗的口器噴出一股股液體時,全都不寒而慄!

卻見合金玻璃“嗤啦”一聲,竟然冒出黑色的煙霧,而玻璃也迅速地融化出一個個環環相扣的窟窿!

“不可能!強化玻璃又不是金屬,怎麼會被腐蝕?”

“好恐怖的酸液!”

“完蛋了,完蛋了,噴出來的液體絕對是超過王水幾十倍的超級濃酸,皮膚上如果沾了一滴,恐怕會迅速腐蝕半具身體……”

“我艹!那還反抗個屁啊!不行,絕對不行,如果跟那種滿身濃酸的妖怪作戰,萬一被酸液潑到身體……我就屍骨無存,徹底化爲烏有,啊,這把木劍還是你用吧!”

而這個時候,強化玻璃已經被腐蝕出一個個足夠大的窟窿,第一個綠色蒼蠅頭猛然戳了進來!

然後在衆人瞪大眼睛之下,它……竟然分……離了!

它就像是電影中的母體和子體。。

所有人都頭皮發麻,情不自禁地後退着,不過也有個勇敢的男生當機立斷地擡起一張椅子,狠狠地扔了過去,那隻子體的飛行速度並不快,而且也沒太大的警覺心,所以被那張飛來的椅子撞到了腦袋,發出“咕唧”的一聲。

“譁!幹得好!”

所有人看得士氣一震,看來這種妖怪子體蠻弱的,只要小心翼翼地對它們發動“遠程攻擊”,還是可以傷害它們的!

不過,那頭子體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反而被激怒,“吱”地一聲,它仰起腦袋,那足足有一尺長的錐形口器朝距離它最近的一名女老師噴出一抹急速的水團!


“啊!快救……”


女老師身形一晃,卻沒來急的說完。

下一刻她的胸乳就開始如同燃燒殆盡的飛灰,徹底灰飛煙滅,然後從胸乳擴散到頭部、腹部、四肢,不到三秒鐘,地上就只剩下一灘腥臭撲鼻的黃濁液體,再也找不到那個姿色不錯的女老師存活於世的證據!

同學們看得臉色灰白,本來看過生化危機的,覺得那些喪屍一寸寸啃咬人類就已經夠噁心的了,但親眼目睹人類被那隻變態蒼蠅活活腐蝕而死,這才知道世上還有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死法!

仁慈的上帝,你怎麼會允許世上出現那麼兇殘的蒼蠅啊……

一瞬間,同學們恐懼的心裏已經達到了頂點。

不過,當害怕達到了頂點,人類會出現兩極化的態度,要麼就徹底嚇得不知所措,要麼就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拼死反抗了!

接下里,玻璃外的二十多個頭也陸續分離,不!已經不能說是分離了,或者應該說解體了?!

而這間大廳內,兩百多名同學們裏面也默默地有三四十人手持極其簡陋粗糙的武器挺身而出,進行着垂死的掙扎。

三四十個站出來的人裏面,有年輕的助教,有蒼老的教授,有普通的學生,有強壯的武術社員,戰鬥力參差不齊,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覺悟性很高,既然已經退無可退,逃無可逃,唯一的出路就是放手一搏,恐懼、害怕什麼的已經完全拋諸腦後了!

“操!豁出去了!我們大廳的那幾個超能力者一會兒會回來的。”

“老夫我如今雖然老了,但也不能給毛主席丟臉!”

“不就是蒼蠅嘛!害怕個鳥!你們這些大城市的就是溫室裏的花朵,俺在農村的時候天天拍死十來只!”

“玲玲,你別拉着我!這種時候,我不站出來的話,誰來保護你?”

三四十人紛紛大喊着給自己壯膽,站在人羣的最前面,正面抗衡二十來頭綠頭蒼蠅,他們或揮舞着消防斧、木劍、鋼管、棒球棍,或搬起椅子、鐵桶、木板往蟲子砸去,一時間,雙方戰成一團!

人類這邊的攻擊並非完全沒有效果,漫天的“暗器”又砸中了兩三頭變態蒼蠅,把它們砸得腦袋一暈,飛行不穩,而幾個悍不畏死的男生和政教人員怒吼着衝上去,用消防斧、棒球棍對着蒼蠅頭拼命擊打!

一切的一切都有條不絮的進行着,做着絕望的反抗…… Ps:對了,時間雖然定在那幾個時辰,不過有時候或許會早到、也或許會晚到半個或一個時辰哦~

“吱!”

那些綠頭蒼蠅並沒有甲蟲那樣的堅硬甲殼,只有一層油油的軟皮,所以防禦力很低,再加上不少人手中的消防斧非常鋒利,其中一位政教人員一斧子就在一隻綠頭蒼蠅身上留下了碗口那麼大的傷痕!

“哈哈,看來這種妖怪子體挺容易對付的嘛,捱了這一斧頭,這TM的不死也殘!”

可惜那位政教人員,還沒來得及高興,綠頭蒼蠅身上那被劈出來的傷口猛然噴出了綠色的血柱!

血柱噴到他的臉上,政教人員愣了愣,只感覺一股焚燒靈魂的劇痛衝擊着他的痛覺神經,下一刻,他的臉被融化出一個窟窿,從鼻子到後腦勺,徹底沒有了,只剩下腦袋的邊緣,整張臉也只保留下額頭和下巴,眼睛、鼻子、嘴巴甚至是大腦什麼的,完全消融!

“砰!”

五官幾乎全部被腐蝕一空的政教人員死得不能再死,失去力量的身體倒在了地上,而這個時候,人們才知道——那些妖怪子體的確不強,很容易就能打傷它們,但它們的傷口會飆血!

它們的血液如同它們的酸液一樣,帶有極爲恐怖的腐蝕效果,如果不小心沾到皮膚上……後果不堪設想!

相比起拿消防斧砍綠頭蒼蠅的政教人員,那三個拿棒球棍砸綠頭蒼蠅的學生貌似就安全得多,畢竟棒球棍沒有在綠頭蒼蠅身上開口子,哪怕棒球棍殺傷力並不高,卻也足夠打得蒼蠅青一塊紫一塊,有兩頭綠頭蒼蠅的漏斗形口器都被活活砸得彎曲,差點被折斷!

人羣裏有一個武術社的妹子非常聰明,懂得把握時機,瞅準了機會,猛地朝一頭綠頭蒼蠅刺出一劍!

快!狠!準!

即便是區區的木劍,但如果刺中的,是那些綠頭蒼蠅的眼睛,卻也能給蟲子造成非常驚人的傷害!

“啵!”

一聲脆響,木劍刺破了綠頭蒼蠅的眼膜,擠爆了眼珠,長驅直入,最後攻入了綠頭蒼蠅那熱乎乎的**,綠頭蒼蠅還沒來得及尖叫就破腦而死!

只是沒人發現死去的綠頭蒼蠅,破碎的腦髓當中閃爍着一個淡青色的珠子。

當那個武術社的妹子拔出木劍的時候,卻發現木劍的頂端已經被腐蝕得千瘡百孔了,她剛纔刺劍的速度慢一點,恐怕被腐蝕乾淨的劍尖根本就捅不進綠頭蒼蠅的**!

雙方第一次交鋒,就有兩頭綠頭蒼蠅被殺,三四頭綠頭蒼蠅重傷,四五頭綠頭蒼蠅輕傷,這個戰果看起來很是可觀,但真正的情況並非如此!

“吱吱!”

綠頭蒼蠅可不是吃素的,它們噴出的酸液也是極快,瞬間就有十幾個距離綠頭蒼蠅最近的男生被噴中,他們連慘叫都沒發出便渾身融化,只留下一堆散發着屍臭的膿水!

“大家不要怕!我們的超能力者馬上就到了!再說一個人對付不了,那就幾個人一起上!”

“啊!報仇報仇!所有的好朋友都死光了!一定要拖着一頭怪物下地獄!”

目睹十幾個人被酸液融化,進一步刺激了情緒極端化的人羣,有的本來已經站出來的被嚇破了膽,不敢再戰,但也有本來沒站出來的人,破罐子破摔地衝出去跟綠頭蒼蠅拼命!

場面非常的混亂,雙方的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短短的十幾秒,便已經有差不多三四十人被綠頭蒼蠅腐蝕而死,而綠頭蒼蠅那邊也被弄死了三頭,重傷五六頭。

總的來說,還是綠頭蒼蠅這邊佔據着極大的優勢,畢竟它們可以飛,哪怕飛得再慢、再低,卻也比人靈活得多,而且它們的攻擊方式太致命了,也太駭人了,簡直比激光槍還要恐怖得多。

情形對人羣這邊越來越不利,那些拿着簡陋武器的人死掉了超過一大半,沒有武器的人們即便想反抗也沒用,難道要用血肉之軀對付那些怪物?

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啊!

此時,綠頭蒼蠅已經徹底摧毀了那些“烈士們”組織的防線,開始朝躲在後面的人羣衝去,那些柔弱的女生嚇得尖叫連連,滿臉都是淚痕,她們都差不多要精神崩潰了。

還有誰?——誰還可以救我們!!

我們堅持不住了。

超能力者啊,你們到底去哪了?

不少學生開始哭泣,他們害怕、害怕——他們只是學生啊!!!

“救命啊、嗚嗚……”

一塊巨大的屏幕下。

零零種種站了十五六個表情不定的學生。與之前大廳所見的學生不一樣的是,他們渾身血氣,甚至可以說煞氣。

可以說,他們每一個都是殺過人的學生。換句話而言,他們就是所謂的異能者!

而在他們之前的卻是橫闊的顯示屏,各種驚慌、求救聲真實而殘酷的在上面反應出來。

爲這間顯得安寧有餘的雜物室,多出了一絲黑暗和血腥!



“真是慘絕人寰的戰鬥啊!!”卻是一位年紀約在三十的女人正靠在門邊,手中還挾着一根香菸,輕吹煙霧。她打扮的極是入時,腳上穿着一雙高筒的靴子,一條黑白格子花紋的短裙超短。

微一彎腰,裙襬下即現出屁股邊緣的那種,上衣則是一件白色的T恤,無袖裝,緊緊崩在身上,還露出大半個腰身。一頭黑髮剪得極短,看起來精明幹練,不過,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令人感嘆原來短髮也可以這樣好看。

“不就是抽根菸嗎,**人!至於穿成這樣嗎?性感暴露,在大夏天還穿着高筒靴,也不怕生腳氣。”那十六個異能者此時卻大多不屑或者不顧,只是做着自己認爲的事情。也有個別心懷叵測者,悄聲發出自己的嫉妒和色心。

“怎麼,你們還不打算出去?”這門前的女人卻似沒注意他們的舉動和議論,僅僅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菸頭。

看她腳邊的菸頭,也有好幾個了,似乎已經在這裏呆了不少時間了。

“董淑貞,別以爲你是副校長,我就不敢動你!”卻其中一個面容姣好,保留一根短馬尾的女子,此時美眸怒瞪,看着門口的女人嬌叱道。

隨着女子的出聲,其餘十五人此時卻是一同看向董淑貞,眼中都難掩着怒氣,似乎董淑貞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


看着幾人怒視自己的目光,董淑貞卻是若無其事的點點頭,還噢了一聲,吸了口香菸道:“動我?你也有資格嗎?”說完後,她的眼神向那名面容姣好的女子瞄來,帶着挑逗之氣,如同一個久歷紅塵的女人般。

“你……”短尾女子面色立變,美眸閃過一絲怒意,就要上前。

“小茶,算了。不要忘了之前校長說的話!”卻是一旁一個藍衣休閒服青年走了出來,拉住短尾女子,心平氣和道。

不過藍衣青年卻沒有發現,在他說出校長兩個字時。

董淑貞露出了一絲似笑非笑,很是神祕的表情。

換句話說,越是這樣的女人,她的心裏越是高傲,越是……愛玩弄人。

“切,又在想你們的校長大人啊,她不是剛剛說了,現在這裏都由我來指揮嗎?或者……你們是忘了我的疫鼠嗎?”董淑貞吐了一個菸圈,一股薄荷味向四周撲面而來,接着她將菸頭又扔到了地上,令人感嘆真是個不懂得“七不規範”的女人。

“哼!你這賤人,休想讓我們屈服。要不是你……”卻是之前悄悄罵董淑貞的那個女生,雖然她的臉上長了不少雀斑,但總體上還算是不錯的小美女了。

“是嗎?那我……可就只好先拿你開刀……了呢!”董淑貞優雅的扭着腰身行來。並向雀斑小美女淺淺一笑,胳膊自然挽起她的臂彎,故作親暱道:“掌嘴吧,小妮子。”

其餘人還沒有醒悟過來,那個藍衣青年卻是已經駭然大變。

“難道你……”

“啊!你對我做了什麼?我的異能怎麼施展不……”雀斑小美女此刻心中非常不好受,滿臉的委屈。感受着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自己白皙的玉掌卻不斷揚着自己的臉蛋而去,並且發出清脆的響聲。

“啪啪啪……”

“不許你傷害她!”

“不許你們傷害我的同學!要傷害的話,第一個衝着我來好了!”

兩道幾乎重疊的聲音,讓衆人愣了愣。

然後有人發現,前一道正是之前那個短尾女子的怒聲。

後一道似乎是屏幕中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