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吭聲,只是將身子又往裡縮了縮。

知道她是故意不走,慕子參蹲下身,無意中發現除了一身破爛的衣裙外,這所謂的「乞丐」身上還滿是於痕。

但唯一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她的雙手,竟然出奇的光澤四溢。

不像是乞丐,也不像是做過活的丫鬟,應該像是……被壓迫的千金小姐?


想到這裡,他撿起地上的那一錠銀子嗤之以鼻,冷聲說道:「想來也是,你怎麼會看上這麼小的銀塊。」

他說著,從懷裡掏出早上在蘇湘兒床上拾來的玉石,既然蘇湘兒說不是她的,那他就以此打發了這「落難千金」,讓她迅速離開罷了。

站在一旁的芒草在看到玉石的時候,吃了一驚。

他怎麼也想不到他們的甘露精華居然就在慕子參身上,要不是為了追尋它,他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剛要開口問慕子參,就聽到「啪」地一聲,玉石被他甩到那個「小乞丐」腳邊,接著聽到他說:「這塊玉石價值不菲,夠你安生下半輩子了,若你還想獅子大開口,就恕本王不奉陪!」

在看到玉石的那一刻,安瑤已然忘記死也不讓他們看到自己的初衷,而是第一時間將它捧起,喜極而泣。

這是她出生時手裡緊握著的玉石,也是娘留給她唯一的念想。

昨晚她倉皇而逃,卻差點就此失去了它!

「瑤兒?!」

「是你?」

幾乎異口同聲,在看到她那張純凈如紙的臉的一剎,陌衾末和慕子參皆開口呼道。

安瑤一怔,抬頭對上了他那雙不以為然的深眸,心中的恐懼油然而生,捏緊手裡的玉石也不管身上破碎的衣裙被他踩了一角,就試圖往外跑去。

「啊……」她的雙手在空中失重地往下落去,在要與大地親吻上的那一瞬,只覺得腰間被人環上一道力量,在她措手不及的時候已經整個人倒在了他的懷裡。

與他對視數秒,忽聽他輕蔑的語氣飄進她耳里,「你怎會變成這幅德行?」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她眼裡的水霧蔓延,滿心的怨恨陡然升起。

若不是他,她又怎會成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若不是他,她又怎會差點失去那塊重要的玉石?

若不是他,她又怎會失去自己,讓現在所看到的人恥笑她的不雅?!

「慕子參你給我放開她!」陌衾末從對面跑了過來,一拳揮了過去,出於憤怒,喊出了他的原名。

慕子參躲閃之際,鬆開了還放在她腰間上的手。

芒草一愣,難怪陌衾末會那麼護著渡瑤,那麼憎恨大皇子,原來他的記憶都在!

混亂間,安瑤被陌衾末護在身前,她將頭低埋,顫音中帶著哀求:「快帶我離開這裡……」

陌衾末想也不想,一把將她橫抱而起,朝親王府大門內直奔進去。

留在原地的慕子參這才恍過神來,「芒草,方才二弟稱我為甚?」

「回大皇子,屬下只知二皇子直呼您的名諱。」見他還痴愣原地,不禁開口提醒道:「王爺,是時候該啟程了,皇上那兒,怕是要等急了。」

他就著原路,坐上轎輦,可腦海里卻肆無忌憚地浮現出安瑤那張不施粉黛仍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

該死,他怎會突然在乎起……

*

「瑤兒,你怎麼樣了?」

門外,正等候安瑤沐浴的陌衾末顯得急不可耐。

要是他再細心一點,也不會讓她在眾目睽睽下那麼難堪,他怎麼會如此粗心大意,連她身上所穿什麼樣式的衣裙都沒有記牢。

陌衾末靠在門板上,滿腹懊惱。

隨著裡屋的門被拉開,他整個人也晃進了屋內,險些摔倒。

「瑤兒!」看到她那兩隻紅腫的眼睛,他就倍感心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

「二皇子,瑤兒在此謝過二皇子替我解圍。有朝一日,若能報答二皇子點滴,瑤兒定當全力以赴。」她俯身說道,接著往外走去,眸間不帶任何一絲眷念。

陌衾末還未反應過來,就看到她快走到前堂,於是追了上去,「瑤兒,你這是要去哪兒?昨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你就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是真心想要幫你,我可以不圖任何回報!」

不圖任何回報?

安瑤回頭,換上一襲淺藍色衣裙后的她更顯清純淡雅,那雙雖已紅腫的眼睛里迴轉著千百流盼,對上陌衾末那雙只為她一人綻放情緒的藍眸,「為什麼?」

「我說過,一年後你的生辰便會知道一切緣由,在這一年內,我對你所有的好,所有的付出都是理所應當!只要你過得開心,我做什麼都願意!」

琉璃拱門外,欲要出門會三皇子的安雅停住步伐,剛才她似乎聽到了非同尋常的告白,可這聲音,竟然出自她的夫君,二皇子之口?

她難以相信地暗扶在門外,透著空曠的珠簾朝內望去。

安瑤凝眸轉而一笑:「多謝二皇子錯愛,我要的你幫不到。」

「瑤兒!你要我怎麼說怎麼做你才會相信我?若你要我掏心挖肺才肯信,那我立刻就證明給你看!」陌衾末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作勢要自殘。

安瑤奪下他手裡的匕首,眉上湧起難以置信的糾結,「二皇子這是做什麼?我只是一枚復仇的棋子!我要攝政王府永無安寧之日,我要你親兄弟未央子參失去紫靈生不如死,我要你廢了安雅名號,這些你絕對是做不到的……」

「我做得到!」幾乎是當機立斷,他想也不想地斷了她的后話。


拱門外,安雅拳心緊握,雙眼迸發的怒氣足矣燃燒一個人的心智。那個女人,居然要二皇子廢黜她!

可眼下,並不是她進去聲討的時候,她得先去找三皇子商量對策,這陣子多虧了他才讓爹從禮部尚書的職位升至正一品內閣大學士,接著她娘榮升安府夫人。這其中的奧秘只有她和三皇子才知曉,不過代價將是她要將廢後景婉菱從冷宮救出!

「渡瑤,我一定會在你逼二皇子廢我之前先將你碎屍萬段的!」眉角陰冷四起,安雅潛入後門消失在這匿大的親王府中。

「瑤兒,別說是這些,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你相信我,只要是能幫上你的,我都竭盡所能!」

看著他慧若深海的藍眸,安瑤忽然心生感動。

或許,他是真的對她好。

「送我去攝政王府,你也能做到么?」她幽幽地說道。

「什麼?!你還要去他那裡?!」陌衾末無法相信直到現在她心裡還裝著那個慕子參。

「二皇子方才不是說過自己做得到?此次前去攝政王府,我定要讓攪得他府上雞犬不寧!」

嘲諷,傷害,羞辱,到時候她定要一樣一樣地討回來!

陌衾末望著她那熟悉的冰眸,心裡一陣寒意直起,沒想到換了一個生活環境,她終究還是做回渡娘。

「若是你高興,我則一路為你護航。只要你記住,身後一直有個人在默默地守護你,即可。」他將她輕攬入懷。

一年,只要再忍夠一年,她就能恢復記憶了,到時候她就不用背負這麼多的仇恨和世俗的怨念,他只需要幫她收服薩滿國師的惡靈回到冥界,那麼一切又能回到正途,到時候在她身邊的,肯定只有他。

此刻的安瑤,心如止水。

對她而言,只要達到目的,不管是誰,利用也罷,傷害也罷,她統統無關緊要。

記得她答應過宸妃,除了廢后,還要陷紫靈於不義,將她從大皇子身側趕走。

可此時,她不僅要讓紫靈消失,還要讓大皇子備嘗失親之痛!就如昨夜,她痛得咬破自己的下唇,痛得無法言喻,痛得無處安身。

只要是他在乎的,她必毀之!

娘,對不起,幫你復仇的路上,瑤兒除了同仇敵愾,還有自己的路要走……

*

三日過後。

「瑤兒,快看,我給你帶回來什麼了!」

大老遠,就聽到陌衾末興高采烈的聲音。

站在安瑤一側聆聽琴音的丫鬟夏兒聽到二皇子的聲音,也跟著附和起來,「渡姑娘,二皇子可真準時,奴婢先行告退。」

安瑤按下手指尖的琴弦,站了起身,回頭望去。

「看,是不是都在這裡?」他將手裡那破敗的盒子打開,放在桌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沒錯,這正是當時為了進宮,她典當掉的首飾,這些可都是娘的痴念。

這份恩情,她至始至終不曾忘懷。

「一樣不少,謝謝二皇子!」她合上盒子,朝他露出感激的笑容,「不過,你是如何拿到的?」

若她沒有記錯,當初未央子參就是因為這些首飾才找到她的住處,憑他急切的思母之心,應該是早就收回去才是。

可她哪裡知道,慕子參就是猜定有人會去贖回,這才將它原封不動得放在典當行,好好的一出放長線釣大魚的戲就這麼活生生地讓陌衾末給攪黃了。

「未央子參雖然聰明,但他也不能只手撐天。他知道的我全都知道,自然包括當鋪里的各方面經營了。」

為了更好的打壓慕子參,別說一個當鋪他花了心思去追蹤。就連他的行蹤都了如指掌,要問這其中的緣由,自然與他死神的身份脫不了干係。

他身邊雖然沒有像慕子參那樣圍繞許多暗衛和貼身侍衛,但總有些孤魂野鬼聽他派遣,當初就是派它們去打聽渡瑤的消息,可是沒料到她投胎在安府還改了姓氏,那些野鬼智商有限,能力也有限,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太好了。」安瑤緊緊地抱著木盒,心想這下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瑤兒,你真的準備好了嗎?我只是不想你再受委屈。」看著她開心的笑容,陌衾末臉上泛起一絲憂心的神情。

慕子參身邊,圍繞著那幾個精靈,他們雖不會濫用法術,但不代表不會在私底下害人。

尤其在精靈國那一別,那個身穿紫色裙袍的女人看起來對瑤兒有諸多怨恨。

雖不知她是如何成了護國公千金,但從他的野鬼手下中打聽到,她的能力還是不容小覷。

「二皇子,我已經做好準備了。你放心吧,只要我堅持不下去了,就會回來的,再說了,你這兒離他們那不是只有一牆之隔嗎?有什麼情況我會傳遞給你的!」安瑤抱著盒子走進屋子,心裡報仇的慾望更為堅定。

這一次,她說什麼都要容忍。

回想起那天,未央子參與她的再次見面,她可以確定他並不知道那晚發生的事情。

那麼只要喬裝打扮混入攝政王府中取得他的信任,再接著找到紫靈當日對她下藥的證據,就能使她在未央子參面前身敗名裂。

「你準備什麼時候走?」

「明日一早。」她擦拭著盒子上的灰塵,心無旁騖。

「既是你決定了的事,那我就從旁協助你。你可千萬要記得,萬一有任何委屈,就直接回來……」陌衾末不知道她此次前去慕子參府里的初衷是什麼,只知道她現在與他同仇敵愾,心裡也自然樂不思蜀。

「恩。」

這段時間下來,她也終是明白了,二皇子是待她真心的好。可她至今為止卻還是沒對他言明宸妃在外的消息,心裡難免有些愧疚。

只要她這次打垮紫靈,達到目的,就會親自去將娘和聞香接到這裡,讓她們享受這親王府的富貴溫馨。

……

*

次日一早。

天剛蒙蒙亮。

深秋的早晨水霧漸寒,窗台上已然看不清外面的風景。

穿上一身粗布介衣,將頭髮盤上結於發巾,拿出二皇子備好的灰粉,均勻地塗灑於臉上以及脖頸。

再加以修飾一番,在來者敲門之時,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年「誕生」了。

「渡姑娘……啊!你是誰?你……你怎……怎麼會在渡姑娘房裡?!」夏兒捂著自己驚得快要掉去的下巴,舌頭也跟著打起了結。

看來二皇子給她準備的裝飾品果然有效,只要她聲音再加以粗狂一些,怕是沒人能夠認出她吧?

「夏兒,你來得真是不巧,渡姑娘已經被我棄屍荒野了,還不趕快去報官?」說完,那雙暗涌著星亮的桃花眼不忘朝夏兒放電。

「什……什麼?渡姑娘被……被你……」

這時,從門口走進一身青袍之影,帶著勝於外頭深秋之意的寒氣站在她們面前。

「二皇子?他……他說渡姑娘被……」

「在下未央衾末,這廂有禮了。」他微帶笑意,抱拳行禮,雙眼直勾勾地看著眼前這修飾地毫無漏洞的「小男人」。

「小的陌秋生,叩見二皇子!」

兩人有模有樣地互相自我介紹,見她要下跪行大禮,陌衾末連忙伸手一把攬住她的腰際,將她扶起。


夏兒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一幕,再看看那個「殺人兇手」腰上正纏著二皇子的金手,不禁嚇得面如死灰,愣是說不出一句打擾的話來。

可心裡卻是在想,這從不近女色的二皇子,別說府里那位被冷落的側王妃,就連隨了他多年的自己,也不曾見他對任何一人如此溫柔過。

皇家撩寵記. ,還有渡姑娘!

渡姑娘是她見過以來,唯一能夠打動二皇子的女人。

可眼下這又是什麼情況,難道二皇子有斷袖之癖?!又不好啟齒明言,於是才拿渡姑娘來搪塞他們這群觀眾?

「怎麼樣?我這身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