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先退出去吧!」燕昊只得遣散了眾人。

穆向南等人終於吐了一口氣,連忙行禮告退。

「穆向南,你留下!」花琉璃淡淡的開口。

穆向南的眼眸沉了沉,便在眾臣同情的目光中,留了下來。

「到底如何棘手了?」花琉璃凝眉看著他。

「聖上用膳的時候,微臣不敢講!」穆向南附身說道。

「有何不能講的,但講無妨!」燕昊擺手說道。

穆向南看了一眼花琉璃,見她點頭,便才說道:「經過檢驗身上並無外傷!」

「這我知道,其他的呢?」花琉璃打斷穆向南說道。

「其他的,並沒查出來什麼!」穆向南低頭說道。 第0153章 這就是小人

林宇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把自己的外衣脫了下來。

金靈兒見狀,急忙捂住自己的胸口,可是突然發現此時自己竟然一絲不掛,連一件可以遮羞的衣服都沒有。急忙捂着耳朵尖叫起來:“啊……啊……啊……”那聲音極其尖銳和刺耳,估計方圓十里之內,都能夠聽得真真切切。

林宇又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把衣服遞給她,道:“快穿上吧,夜深了,寒氣重,彆着涼了!”

金靈兒怒聲喝道:“你個大色狼,趕緊給我滾!”

林宇指了指正抱在一起打滾親熱的浪少和花少,說道;“是他們兩個把你給抓過來的,不是我,你身上的衣服也是他們給……”

林宇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金靈兒給打斷了,道:“別再說了,你還說……”此時,在她心裏已經開始有些相信,林宇是清白的了。急忙穿上自己的衣服,可是很多地方都已經被撕爛了,只能夠勉強遮羞而已,急忙又從林宇的手裏把他的外衣給接了過來,披在了身上。

隨即又想了了街上那些關於她和林宇在後山田野裏那個的傳言,立即有辦起了臉,怒聲斥問道:“萬臺閣拍賣會結束的那晚所發生的事情,是不是你添油加醋的散播的?”

林宇急忙搖了搖頭,道:“不是我!”

金靈兒有些半信半疑,繼續問道:“當時就只有我們兩個,不是你還有誰,雖然我的那些婢女最後都趕到了,可是我相信她們是不會說出去的,更不會像街上傳言的那樣……”

林宇輕輕地搖了搖頭,道:“不是我,也不是你的那些婢女!”

金靈兒有些生氣了,怒喝道:“不是你,也不是她們,難不成是我自己散播出去的?”

林宇無奈的聳了聳肩,道:“自然也不是你!”

金靈兒被弄暈了,喝問道:“不是你,不是那些婢女,也不是我,難不成是鬼啊?”

林宇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正是卑鄙無恥的小鬼散播的謠言,那兩個傢伙也是他派來的,一會我就帶你去見他。”

還沒等金靈兒回答,就只見山下火光沖天,一羣人舉着火把朝這走來了。林宇望了一眼,道:“是你們金家的人來尋你來了。”

金靈兒低下了頭,道:“我知道,可我現在這個樣子,讓他們知道後,回去後又該怎麼活?”

在皎潔如水的月光下,林宇清冷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道:“那好,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我現在就帶你去找那個卑鄙無恥的小鬼!”說完,直接走到了花少的面前,把他的外衣和蒙面黑巾給扯了下來。

當一縷月光的餘輝灑在田野裏時,一個少年冷冰冰的喝問道:“花少,怎麼就你一個人,浪少呢?”

“花少” 應道:“來時出了點小意外,浪少負責把他們引開去另一個方向了。”

王能點了點頭,道:“那你們得手了嘛?”

“花少”將金靈兒放了一下,道:“得手了!”

王能看到金靈兒嬌豔欲滴的樣子,忍不住內心的興奮,差點就直接撲上去,道:“她這是怎麼了,怎麼不會動了?”

“花少 ”應道:“被我們下了藥,暫時把她的靈力給禁錮住了,三個時辰後藥效自解。”

王能點了點頭,道:“好,你的任務完成了,把她給我吧!”

“花少”搖了搖頭道:“既然任務已經完成了,那我的酬金呢?”

王能掏出一張銀晶卡扔了過去,道:“這裏面有二十萬金幣,拿着走吧!”

“花少”見銀晶卡丟了過來,直接就去接,可是還未接到,就被一把冰冷的長劍直接穿透了胸膛。

王能冷冰冰的笑道:“去下面花去吧,你放心,我很快就會把你的兄弟浪少,也送到下面陪你去。”

收回銀晶卡之後,王能滿臉陰險的笑意,走到了金靈兒面前,冷然笑道:“金靈兒,你不是高傲之極嘛,竟然拒絕本少爺的婚事,讓我王家臉面盡失,今天本少爺就讓你們金家這回十倍奉還。”

說完,便蹲下身去,看着金靈兒在月光下完美的身材,忍不住的嚥了幾下口水。

金靈兒這時也已經醒來了,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佯裝驚怒道:“王能,怎麼是你?我記得是幾個黑衣人把我給打暈了,然後我就……是不是你救了我?”

王能有些愕然,暗道:原來這丫頭誤把我當做他的救命恩人了,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那我就將計就計。

想到這些,王能指了指旁邊的黑衣人,道:“剛纔我看見一個黑影,就跟了過來,誰知道看見這個採花大盜正要對你施暴,我就趁他不備,把他給殺了。”

金靈兒心裏泛出無限的反感,不過還是佯裝笑了笑,道:“謝謝你救了我!”

說完,便欲起身,突然捂住了頭部,道:“我怎麼感覺頭好暈啊,渾身也無力,小腹之上好像還有點……”

王能聞言大喜,急忙接過話來說道:“是不是感覺漲熱?”

金靈兒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害羞的點了點頭。

王能見狀心中就跟貓抓的一樣,急忙說道:“採花大盜給你下了一種發情的毒,如果中毒之人在一個時辰內還不能和異性陰陽交歡,就會全身腐爛,七竅流血而死……”

金靈兒嚇得直接就擠出了兩滴淚水,道:“那怎麼辦,現在一個時辰已經快到了,我不想死……”

王能上前一步,道:“怎麼說都是朋友,你有難的話,我若不救,一定會悔恨終生的,那我只好勉爲其難和你那個了。”

金靈兒含着淚水點了點頭。


王能見狀,急忙脫掉了上衣,正要脫下身的時候,金靈兒突然說道:“那你會不會對我負責?”

王能早就按耐不住了,急忙點了點頭,道:“等我們完事了,我就讓我爹重新去你家下聘禮提親。”

金靈兒道:“可是現在街上都說我和林宇……你爹會同意嘛?”

王能答道:“別人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嘛,當時你被綠箭蛇咬傷了,林宇只是給你吸出毒液,根本就沒有碰你。好了,不說了,時間不早了,我們開始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說完,便欲直接趴在金靈兒身上…… 第0154章 直接閹了

金靈兒立即制止住了他,指了指他的下面,道:“你的褲子還沒有脫呢!”

王能心中大樂,笑道:“你看我有點太着急了,竟然把這事給忘了。我現在就脫,現在就脫……”

王能的褲子剛剛脫掉,那玩意剛剛露出來,就只聽見一陣慘嚎,那聲音比殺豬還要悽慘。

金靈兒晃了晃手中的短刀,冷然喝道:“原來是你小子在後面散播謠言,讓本大小姐我的清譽受損,竟然還敢……”

王能捂着下面悽慘的叫着,整個臉都直接綠了,怒聲喝道:“你……你……你……”

金靈兒冷然一笑,道:“你什麼你,快說,你這樣做有何目的?不然的話,我就把你的鼻子,耳朵什麼的都給你割掉。”

王能看着她手中那銀晃晃的刀影,心中頓時就生出無限的恐懼,急忙搖頭道:“別……別……別……我說,我全都說。”

這時候金靈兒跑到林宇的跟前,狠狠的踢了他一腳,道;“別裝死了,來快點起來,他要說實話了。”

林宇揉了揉眼睛,道:“金大小姐,剛纔你的演技不錯啊,我可看見你的淚水都直接飆出來了。”

金靈兒白了他一眼,道:“你的演技也不錯啊,剛纔那一刀,我看的都心驚膽顫的,差點都直接叫出來,幸虧你給我的手勢,不然的話,我還真以爲你被刺傷了呢!”

王能此時的表情直接就從綠色變成了黑色,道:“不是已經……”

林宇摘掉了蒙面黑巾,道:“不是已經死了對吧,就你那一刀還要不了我的命。”

王能表情盡是恐慌,道:“你不是花少,你到底是何人?”

Wωω .ttKan .℃ O

林宇清然一笑,道:“那你就看清楚了。”

王能此時的表情又從黑色變成了白色,愕然道:“你是林宇……”

林宇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如果不想死的話,你就全部招來,不然的話,那兩個採花大盜的什麼亂花情慾銷魂散我就全給你吃了。”

王能急忙跪了下來,道:“別殺我,別殺我,我說,我全都說。”


金靈兒揮了揮刀子,冷然喝道:“快說,本大小姐可沒有那麼好的耐性!”

林宇的表情突然變得十分嚴肅,道:“我現在問你一句,你答一句,若果發現你說謊的話,你身上就會少一塊肉。”

王能哭的稀里嘩啦的,應道:“我說,我說,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全都說出來。”

還沒等林宇問話,金靈兒就搶先問道:“你們王家爲什麼要散播我和這個傢伙的謠言,還有你是怎麼知道拍賣會那晚的事情的?”

王能稍作片刻沉思,道:“去年萬臺閣拍賣會結束後,我無意之間看見你帶着人去找林宇的麻煩,所以我就一直在後面跟着。散播你和林宇的謠言是我爹的主意,不關我的事情。”

聞言,林宇急忙問道:“你爹爲什麼要這麼做?”

王能早已嚇得是屁滾尿流,急忙答道:“那天冷家的劉管家來找過我爹,說是什麼聖武城冷氏家族來人了,要他多加小心,還說什麼冷一天的事情千萬不要敗露……”

林宇聞言,暗道:背後果然有人在搞鬼,可是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又有何目的?

金靈兒揚起冒着寒光的刀,冷聲喝道:“還有什麼,繼續說,不然的話,小心你的狗命?”

王能急忙搖了搖頭,道:“我知道的都已經說了,真的沒有了……”

看來有人想對自己下手了,可是幕後黑手到底是誰,冷夜,獨孤無情還是……

金靈兒見林宇陷入了沉思,立即推了他一下,道:“這個傢伙怎麼處置?”

林宇的眼角餘光不屑的瞥了一眼王能,冷聲說道:“你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吧!”

王能見自己的小命全在金靈兒的一念之間,立即跪倒在她的腳下,哭喊着說道:“靈兒,靈兒,看在我們在一起長大的份上,你就饒過我吧,我求求你了……”

金靈兒本身就不是一個好惹的主,你不招惹她,她還會找你的麻煩呢,更何況王能這次竟然還想玷污她的清白。

只見金靈兒冷笑一聲,那笑容就是林宇看見了渾身都起雞皮疙瘩,王能不嚇的毛骨悚然纔怪呢!”

金靈兒嘴角之上撇過一絲冷冷的笑意,道:“那就看在我們在一起長大的份上,我也得救你啊,不然的話,我也會和你一樣悔恨終生的。”

王能此時已經嚇得六神無主屁滾尿流了,一聽此言,立即連磕了三個響頭,一把鼻子一把淚的哭喊道:“多謝靈兒,多謝靈兒!”

金靈兒冷然一喝,道:“靈兒,也是你能叫的嘛,給我閉嘴!”

王能立即就使勁扇了自己十幾個嘴巴子,直到嘴角之上都滲出血來,纔有要停止的意思。

金靈兒跑到林宇跟前,輕聲說道:“把你剛纔從那兩個採花大盜身上得來的藥給我兩顆。”

林宇有些愕然,不解的問道:“你要它幹嘛?”

金靈兒瞥了一眼王能,冷然一笑,道:“你給我就是了,哪來的那麼多廢話。”

林宇無奈的聳了聳肩,遞給了她兩顆亂花情慾銷魂散,輕聲說道:“你可別亂來了啊!”

金靈兒二話沒說,直接搶過那兩顆亂花情慾銷魂散,又跑到了王能的面前。

看見金靈兒的那個樣子,王能就比看見死神還要恐怖,連滾帶爬的往後退了十幾步,渾身都在直打顫,臉上滿是恐懼的表情,緊張不安的問道:“你想幹嘛,你想幹嘛……”

金靈兒冷笑了幾聲,就像大灰狼盯着小羔羊一樣的眼神了看着王能,湊準時機,直接把兩顆藥丸都直接塞到了他的嘴裏。

王能急忙用手去摳自己的咽喉,妄圖把藥丸給摳出來,嘴裏還在不停的說道:“你給我吃了什麼,吃了什麼?”

金靈兒嘿嘿一笑,道:“沒什麼,一種能讓你醉生夢死的良藥,好像就是你剛纔和我說的那什麼發情的東西……” 「怎麼會,一個好端端的人,又無惡疾,如何能說死就死了?」花琉璃詫異的問道。

「回娘娘,就是真的死了!」穆向南無奈的回道。

「我想去看看屍體!」花琉璃良久才緩緩開口說道。

「你去?」燕昊凝了凝眉。

「嗯,也許我能發現點什麼呢?」花琉璃按住燕昊的手背說道。

「好,凡事小心!」燕昊叮囑道。

花琉璃隨了穆向南趕往京城府尹的大牢,在地下屍房裡面見到了被存放在冰棺裡面的東吳使者。

花琉璃打量著那具屍體,只見並無任何的異樣,確實如同穆向南所講。

「穆府尹?能不能讓仵作掰開他的嘴?」花琉璃沉吟了半天才說道。

「可以!」穆向南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

「李老!」穆向南看向了一旁的年老仵作。

李老是燕京城內有名的仵作,經驗豐富,一直在燕京城的刑部任職,此時,東吳使者的屍體到現在都沒有查出原因來,也實屬讓李老鬱悶,聽聞當朝皇妃娘娘要來查驗屍體,他連忙進來幫忙,一聽花琉璃的吩咐,他便直接走過去就掰開了東吳使者青紫的嘴巴。

嘴巴打開,花琉璃一眼看上去,也沒有看到其他的異樣,不由得擰緊了眉頭。

「娘娘,屬下已經查驗過多遍了,任何不妥之處都沒有!」李老凝眉說道。

花琉璃沒有應聲,閉著眼睛思索了一陣,就在眾人以為她打算離開的時候,卻復又開口說道。

「能不能麻煩李老把他的舌頭掀開?」花琉璃吩咐道。

「舌頭?」李老微微一愣。


「對,掀開讓本宮看看!」花琉璃冷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