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所有的狂人兵團都衝進了城堡,慶幸的是狂人兵團並沒有對夢幻之城的城衆開殺戒。小淚也飛了進來,說:“稟告城主,狂人兵團這次不是來搶奪的,而真的是來幫我們的。”

淚姥姥早驚得大氣都不敢出,還是淚無痕沉着,衝小淚說:“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問城堡外的戰士。”小淚認真地說。

這時夢幻之城的戰士也隨之飛了進來,向城主通報:“城主,城中一切完好無損。”

楊子一聲大笑道:“你們現在明白了,狂人兵團自從成爲我楊子的朋友之後,就不會在做傷天害理的事,不過我不知道你狂人兵團爲什麼要衝進來?”

黃大仙聽罷,忙解釋說:“他夢幻之城詭計多端,我也是擔心他們使詐。”

“他們能使什麼詐?”楊子不解。

黃大仙嘆了口氣說:“你不知道,他們雖然每年都給我狂人兵團進貢,但都進了次品。”

“有這樣的事?”楊子叫道。

“楊子有所不知,他們狡猾的很。例如還搶佔我狂人兵團的食場。”黃大仙嘆道。

“黃大仙,你不要睜着眼睛說瞎話,那些都是你們不要的食場,所以我們纔去覓食的。”有一隻蝴蝶聽不下去了,叫道。

“哼,我狂人兵團的食場,就是不要了,誰也不準碰一下。”黃大仙吼道。

“你們這是欺負我們夢幻之城““““““““”這隻蝴蝶話還沒有說完,黃大仙衝他就瞪了一眼,就只蝴蝶嚇得一哆嗦,連話也接不上了。

“算了黃大仙,你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楊子衝黃大仙一揮手說道。

“要不看在楊子的份上,我撕爛你的嘴巴。”黃大仙吼叫道。

這隻蝴蝶不敢支聲了,當然其他蝴蝶也不敢支聲了。

楊子想了想無名氏他們,又衝黃大仙道:“他們怎麼沒有跟你一起衝進來。”

“那個無名氏說,沒有主人的命令,他可不進來,可別到時候落了一個出力不討好的下場。”黃大仙如實答來。

‘沒想到無名氏還記恨剛纔讓他難堪的事,也難怪我楊子確實總是讓他背黑鍋。’楊子想到這裏,緩緩定下神來看了看整個城堡淡淡地說:“現在你們應該知道你們的哨兵,根本沒能給你們通報了吧。”

淚姥姥、淚無痕相繼一驚,因爲他們對楊子以及狂人兵團的到來確實一無所知,而夢幻之城的哨兵並沒有向他們報告。

楊子看着他們難看的神情,說道:“你們還是趕快離開夢幻之城吧,以免遭受屠城之災。”

“姥姥,我看楊子他沒有騙我們,我們趕快通知夢幻之城所有城衆,立即遷移吧。”淚無痕向淚姥姥真切地說。

“不要相信他們的話,我想我們夢幻之城的哨兵可能就是被楊子與狂人兵團殺死的。”淚姥姥對楊子毫無善意。

“淚姥姥,不聽楊子言,吃虧在眼前。你要三思啊!”黃大仙感嘆地道。

“楊子又不是我夢幻之城的朋友,更不是神,我們爲什麼要聽他的了。”淚姥姥對楊子以及楊子的話絕不妥協。

“楊子者,能懂異族之語言,可謂神也,汝等朽木不可雕也。”黃大仙一下子連之乎者也都搬上了舞臺。

楊子感到好笑,便道:“黃大仙,沒有想到你竟然懂文言文?”

“什麼叫文言文?”黃大仙一愣百思不解。

“就是你剛纔所說的話。”楊子看了看黃大仙,道。

“這就是文言文。”黃大仙依然不解。

楊子嘆了一口氣說:“可是現在不是討論文言文的時候,是讓他們快點離開夢幻之城。”

“是呀,我也在想辦法,怎樣逃過此劫纔對。”淚無痕認真地說道。

“這一些朽物,死了活該。”黃大仙罵道。

“可這是我的城堡,我的家呀?”淚無痕心痛的說。

“無痕,不要跟着他們起鬨。”淚姥姥痛斥淚無痕。

“姥姥,黑色兵團已經殺來了,這是真的呀。”淚無痕悲痛地說。

“無痕,不要聽風就是雨,這樣很沒出息。知道嗎?”淚姥姥教導淚無痕。

黃大仙聽不下去了,叫道:“你淚姥姥是城主,還是你無痕姑娘是城主呀。”

淚無痕有些沮喪說:“我是城主。”

“那你趕快下令離開夢幻之城吧。”黃大仙叫道。

淚無痕感傷之至,回過頭看了看淚姥姥,一臉無奈。

“嚊”淚姥姥嚊了一聲道:“別忘了,夢幻之城如果沒有我淚姥姥的命令,誰都不能離開夢幻之城,包括城主。”

“什麼,你也太霸道了吧,那還要城主幹什麼,不如讓你當好了。”黃大仙怒氣沖天罵道。

“這就是我夢幻之城的城規。”淚姥姥趾高氣揚。

‘哇,原來你夢幻之城的城規就是垂簾聽政。如果拿下你淚姥姥,看會怎麼樣?’楊子想到這裏,朝黃大仙使出了通靈之術,黃大仙正在氣頭上,忽然感應到楊子對自己說:‘拿下淚姥姥,迫他們離開夢幻之城。’黃大仙得令,朝身邊幾名狂人戰士使了個眼色,剎那間他們接到指令,齊齊向淚姥姥圍了過去。

“你們要幹什麼?”淚姥姥頓覺不妙驚道。

“誰叫你不離開夢幻之城。”黃大仙吼道。

‘還有,把城堡裏議事的所有蝴蝶都給我拿下。’楊子在向黃大仙傳送通靈之術。黃大仙得令,又朝狂人兵團示意,剎那間在城堡裏的所有議事蝴蝶都被團團圍住。

“不要,楊子求你了,不要。”淚無痕驚叫道。

“無痕,如果我不這樣,怎可讓你們離開夢幻之城。”楊子叫道,隨即傳送通靈之術讓淚無痕感應到自己的想法。

淚無痕感應到了,隨即向夢幻城堡下達命令,立即遷移。

夢幻之城的的城衆並不明白城主爲什麼要立即遷移,但是城主既然下達命令,誰也不敢違抗,瞬間夢幻之城便踏上了遷移之路。可還有一個難題,就是數以億計的蝴蝶幼蟲怎樣遷移,蝴蝶沒有工具,根本無法帶走他們。而這些幼蟲也正是蝴蝶城堡最珍貴的,因爲他們可是夢幻之城的希望。怎麼辦?

楊子即刻傳來無名氏他們,叫道:“你們快點想辦法,看怎樣才能安全帶走蝴蝶幼蟲。”

“我看還是駝吧,能駝多少算多少。”癮君子說。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楊子心想。 17百樹窟之格殺

夢幻之城危機四伏,可以化險爲夷嗎?

“報,不好了,黑色兵團殺過來了。 (都市言情)”正時一隻蝴蝶慌慌張張地飛來報告。

“他們離這裏多遠?”淚無痕問。

“就在兩裏之地。”這隻蝴蝶答。

“啊!”淚無痕一聲驚叫。

黑色兵團真的殺來了,夢幻之城已經聞到這種殺戮。怎麼辦?夢幻之城的蝴蝶幼蟲將只有少數逃生,而更多的將成爲黑色兵團的美味,情況萬分緊急。

“怎麼辦?楊子你快想想辦法吧,救救我們夢幻之城吧。”淚無痕在楊子身邊悲求。

“無痕,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們的,救夢幻之城的。”楊子盡顯英雄氣慨。

剎那間,成山成海黑壓壓一片從四面八方,迅雷般而至。他們離夢幻之城越來越近了,楊子的感應在告訴自己。

“黃大仙。”楊子叫喚着。

“到。”黃大仙大聲迴應。

“你馬上去抵擋他們。”楊子下達指示。

“可是我們從來沒有與黑色兵團交鋒,要我們跟他們決戰真的不知道如何作戰。”黃大仙面露難色。

楊子別了黃大仙一眼叫道:“怎麼了,不願意是吧。”

“不是,可是我““““““。”黃大仙不知說什麼好。

“你們不是狂人兵團嗎,史上最牛的兵團嗎,如果連這也不敢去決戰,還牛個屁。”癮君子叫道。

黃大仙別了癮君子一眼,心裏極不是滋味。

楊子知道黃大仙的顧慮,嘆了口氣說:“黃大仙,能擋多少算多少,只要你盡力了就成功了。”

只寵棄妃 шшш⊙ ttkan⊙ C ○

“求你了。”淚無痕淚求。

黃大仙看了楊子與淚無痕一眼,狠狠的點了一下頭,這一點頭也表明了他的決心,他的志向,他要用他狂人兵團的所有去抵擋黑色兵團,去保住夢幻之城。

“跟我來。”黃大仙衝狂人兵團一聲叫喝。剎那間狂人兵團在黃大仙的帶領下,如飛機一樣在藍天上遨翔,向黑色兵團迎了上去。

一場決鬥,一場撕殺,在所難免。

楊子看了看場地,發現不遠處有一棵大樹,想了想說:“把所有幼子都運到大樹上去。”

“爲什麼?”無名氏不解,所有人都不解。

“別問了,快點。”楊子叫道。

立即所有的蝴蝶都工作起來,而無名氏、小云、癮君子、張孫等都投入勞動之中。當然淚姥姥也投入了行動,這次她對楊子再也沒有了剛纔的那種敵意,反而全是慚愧與後悔,後悔因爲自己而擔誤了夢幻之城遷移的時機。

清醒紀 在茫茫黑色兵團隊伍之中,豎着一面旗幟,上面寫道:‘天下第一兵團’。在旗幟下面有一位大個子螞蟻,他叫黑色星期五,就是這數十支兵團的總司令,最高的指揮長官,外號叫巨無霸。

“報,狂人兵團的大部隊正在上方集合,不知道他們來幹什麼?”傳報兵報告。

黑色星期五一定神,看滿天的黃蜂密密麻麻,也可謂史無前例。這並不可怕,隨即他冷冷一笑叫道:“他狂人兵團愛幹什麼幹什麼,與我們無關,全軍繼續前進。”

“是。”這名哨兵拉長了聲音應道。

“繼續前進。”黑色兵團接到最高指示,大軍依然浩浩蕩蕩向夢幻之城開去。

“報,狂人兵團向我黑色兵團發動襲擊,我先遣部隊受到他們的攻擊,有幾位兄弟壯烈犧牲。”哨兵如實通報。

“*,我黑色兵團與他狂人兵團井水不犯河水,他爲什麼要襲擊我們。”黑色星期五高舉着鋼鉗叫喝着。

“不知道。”這名哨兵確實不知道。

“大王,這還得了,難道我們就被他們難住了嗎?”黑色星期五身邊一名稍瘦的螞蟻說道。

嫡女煙雨 黑色星期五瞄了這螞蟻一眼說:“黑不溜湫,你快隨我到前線陣地去看看。”

“是,大王。”黑不溜湫應道。

黑色星期五在黑不溜湫陪同下大搖大擺剛到前沿陣地,黑色兵團便向狂人兵團傳話:“叫你們管事的出來,我們大王有話要問你們。”

黃大仙也不含糊,隨即便出現在黑色星期五的面前。

“喂,黃大仙,我黑色兵團可與你狂人兵團沒有什麼過節,你爲什麼要跟我過不去?”黑色星期五吼道。

黃大仙知道沒什麼過節,但現在可不是過節不過節的問題,而是阻撓黑色兵團前進,但什麼事都要有理由,沒理由就會遭人笑話。黃大仙想了想,記起了去年的一件事,就是狂人兵團成員黃小山因爲搶奪黑色兵團的食物被黑色兵團的戰士咬了幾下受了傷,後來因傷重不治身亡,如是說:“還說沒過節,去年你們黑色兵團就襲擊了我狂人兵團的黃小山,使黃小山傷重而亡。”

黑色星期五感到很不爽,叫道:“不錯這事本來也是你們狂人兵團先不對的,但是我們黑色兵團大人有大量承認錯誤,還將躁事者處死,這件事也是你們都知道的,今天你狂人兵團還拿這件事說事。這還有道理嗎?”

“嚊,我狂人兵團是全天下最牛的兵團,那能處死幾名躁事者就可以罷休的。”黃大仙盛氣凌人。

“那你想怎麼樣?”黑色星期五吼道。

“要把你們黑色兵團統統殺死。”黃大仙毫不泄氣。

“豈有此理。”黑色星期五氣得鋼鉗都發光了。

“大王,別聽他一派胡言,我們殺進夢幻之城再說。”黑不溜湫高叫。

“對,殺進夢幻之城。”黑色兵團士氣高漲。

“殺““““““`”黑色星期五又一聲高叫。

剎那間,黑色兵團的戰士着了魔一樣向夢幻之城推進。

黃大仙也一聲令下“放箭。”

剎那間狂人兵團的弓箭手的弓箭密不透風向黑色兵團飄下,立即就有不少黑色兵團士兵被弓箭射死。

錦醫凰妃:腹黑王爺請接招 “大王,我們受到狂人兵團的襲擊,已經有很多弟兄遇害了。”士兵向黑色星期五報告。

黑色星期五別了這士兵一眼吼道:“別理他們,繼續前進。”

“是”這個士兵下去了。

黑色兵團得到大王的最高指示,冒着狂人兵團的攻擊浩浩蕩蕩向前推進,而被他們經過的地方,可以說是寸草不存。

黑色兵團正向前推進,而狂人兵團切一步一步往後退卻。

“將軍,怎麼辦?”狂人兵團中的黃小水感到不妥。

“你馬上向楊子報告,就說狂人兵團快要抵擋不了,要他們早作打算。”黃大仙吩咐着。

“是。”黃小水應了一聲,向夢幻城堡飛去。

楊子正指揮夢幻之城的城衆把幼蟲搬到一塊,當然這樣利如防守,不至於處處都要設防。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這也可能是辦法,但危亡之際或許沒有萬全之策。

“報。”黃小水飛了回來向楊子通報,道:“將軍要我通報楊子,狂人兵團快要抵擋不了呢。”

楊子一臉沉寂,說道:“回告將軍,叫他勿必守住寸土。”

“是。”黃小水應道,立即向前沿陣地飛去。

淚姥姥已經組織了一大批蝴蝶,組成一支敢死隊,稱之爲夢幻敢死隊,準備與黑色兵團作最後較量。

“楊子,你想到辦法沒有?”淚無痕問道。

“我想通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楊子正氣地說道。

淚無痕不懂,問道:“楊子這是說什麼呀?”

楊子目光炯炯有神注視着前沿陣地,沒有回答淚無痕的話,忽然回過頭看了他們一眼,淡淡地說:“你們在這裏等我,我去去就來。”

“不行,主人你這樣去有危險。”無名氏擔心地叫道。

“是呀,黑色兵團狠毒無比,他們連大象都敢發動襲擊,我看還是在想其他辦法吧。”癮君子也勸道。

“是呀,黑色兵團號稱天下第一兵團,他們經過的地方,寸草不生。這次他們勞師動衆,顯然是不達目的不會罷休的,你一個人去就是送死呀!”毛毛蟲心驚肉跳着道。

“我已經決定了,你們留下來保護他們,我去會一會黑色兵團。”楊子吼道。

“主人,我陪你去。”無名氏展翅跟了上來。

“無名氏,我的話你聽到沒有。”楊子向無名氏怒吼道。

無名氏表情一沉,呆呆地站在那裏,不知所措。

“名哥哥,你就是太忠誠了,你還不知道呀,你主人他肚子裏的一肚子壞水,就是愛面子,愛逞英雄,等下他就會回來求我們了。”小云過來勸無名氏。

“雲妹,主人他會嗎?”無名氏不切定地說。

“相信我,他很快就會回來。”小云溫柔地說。

楊子已經大步向黑色兵團,向前沿陣地走去。就聽見身後張孫的叫聲:“師父等等我,我來幫你。”

‘你,這個老東西,跑都跑不動,等下要逃了我還可能被你脫累,帶上你真是倒八輩子黴。’楊子心裏想到,頭也沒回便留下了一句話:“你還是待着吧,少給我添亂。”

張孫止步了,他可不想去,再說師父也叫自己不去。 18百樹窟之遊說黑色兵團

楊子大步便出現在黑色兵團面前,遠遠就看見了黑色兵團豎起的那一面標有天下第一兵團的旗幟,暗暗叫道:‘不過是一羣螞蟻,還自稱是天下第一兵團,真是自欺欺人。(恐怖懸疑)’

“楊子,你怎麼來了。”黃大仙飛過來說。

“黃大仙,什麼都不要問,你辛苦了。”楊子如大將之風地道。

HP走近魔法世界 “可是,我狂人兵團已經彈盡糧絕,快要守不住了。”黃大仙如實稟告。

“你已經盡力了。”楊子感觸地說。

黃大仙看着楊子,肯定地點了一下頭道:“沒有什麼,我狂人兵團已經決定以死誓保夢幻之城。”

‘英雄,英雄。’楊子高喊:“英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