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的一個士卒連忙回答:

“沒有人,之前在這邊巡查過,根本沒有看到過這裏有人生活的跡象。”

“哼,這裏倒是刺客藏身不錯的地方,搜查!”

蕭摩珂把手一揮,一隊士卒答應了一聲,快步的向小木屋走去。孟落日和馬前卒已經把兵刃拿出來,放到自己的手中了,如果和蕭摩珂撞上,大戰一場是在所難免的。

“蕭將軍,難道修身養性的地方也需要搜查麼?”

遠處一頭小毛驢慢慢的走了過來,毛驢的背上還馱着一個年過六旬的老者。蕭摩珂看到了這個老人,連忙從馬背上跳了下來,那些走向木屋的士卒也都停下了腳步。

“孫老,這裏是您修身養性的地方啊?”

“是啊,人老了,沒事兒的時候就到這個船屋中坐坐,然後釣釣魚,喝點茶,怎麼蕭將軍你連老朽的這個地方也不放心?”

“不敢,不敢,哈哈,既然是孫老您的地方,那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最近京城中竟然有刺客刺殺萬歲,孫老一個人在外面,可要多加小心啊。”

“多謝蕭將軍提醒,不過,人老了,早就把生死這些東西都看開了。”

老頭在毛驢的背上呵呵一笑。衝着蕭摩珂拱了拱手:

“那就多謝蕭將軍了,哈哈。”

老頭大搖大擺的走向了自己的木屋中……

(本章完) 第3147章

「好!」墨九狸聞言道。

看了眼面前比自己還高的巨蛋,墨九狸劃破指尖,讓血液滴在上面,接著一道金色的光芒將墨九狸和巨蛋包裹在其中!

等到金色的光芒散去,墨九狸有些傻眼,因為她發現自己的神識內,確實多了一絲聯繫,但是眼前的蛋還是蛋,不過從金色變成了白色而已!

墨九狸伸手敲了敲蛋殼,蛋殼微微晃動了下,墨九狸能感覺到神識內傳來的興奮情緒,看樣子大概因為這裡不是仙界,所以這蛋才沒有辦法破殼吧!

墨九狸這麼想著也這麼問了出來:「小傢伙,你是因為這裡不是仙界,所以不能出來嗎?是的話,你就晃一下,不是就晃兩下!」

墨九狸的話剛說完,眼前的巨蛋微微晃了一下!

「主人,原來是真的啊!」小書也驚訝的說道。

「估計,等我們去到仙界,它才能出來!」墨九狸點頭說道。

「小書,把它放到靈果樹下吧!」墨九狸看著小書道。

「好的,主人!」小書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被小書移動到靈果樹下后,直接來到了紫夜閉關的地方,卻發現自己依舊進不去!

看著眼前一片白霧,墨九狸微微皺眉低聲呢喃道:「紫夜,你沒事吧!」

墨九狸站了許久,依舊沒有得到紫夜的回應,墨九狸才轉身離開!

翌日,珍寶閣剛開門不久,風家少主就帶著自己的手下,來到了珍寶閣!

出示了自己的貴賓卡后,直接被請到了珍寶閣二樓的包間,年管事看著紫衣男子客氣的問道:「貴客,可是有想購買的東西?」

「年管事是嗎?我們少主想跟你打聽個人!」張文看了眼年管事說道。

「不知道想問何人?」年管事客氣的問道。

「昨晚拍賣會年管事應該也在場吧!」張文看著年管事道。

「昨晚我確實在的!」年管事不明白對方想問什麼,所以猶豫了下回道。

「那麼昨晚三樓貴賓包間,我們坐在九號,另外一個坐在三樓的就是三號包間的兩人了,不知道年管事可知道對方的身份?他們又住在何處?」張文盯著年管事問道。

「不好意思,幾位貴客,我們珍寶閣對於貴賓客戶的資料都是保密的,而且很多貴賓客戶的資料我們珍寶閣也沒有……」年管事聞言一愣,隨即十分官腔的回道。

「年管事,你別忘記了,我們也是你們珍寶閣的規避客戶,我們今天來也不想惹麻煩,不過是希望年管事行個方便!」張文臉色一冷的看著年管事說道。

「抱歉,我不能違背珍寶閣的規矩!」年管事聞言依舊客氣的說道。

紫衣男子聞言,身上的威壓瞬間加重了幾分,直接對著年管事而去,讓年管事心中一驚,急忙運行體內靈力抵抗,但是對方的實力比他強太多了,年管事的額頭忍不住開始冒汗,身體也開始顫抖……

年管事看著紫衣男子心驚不已,他沒想到對方看著年輕,但是實力這麼強悍! 看到那些士卒果然沒有再打這個小木屋的注意,而老者慢悠悠的走向了自己的船屋中,孟落日和馬前卒都暗自鬆了口氣,這個老頭看來是皇后身邊重要的人物了,而且在朝堂中應該有着比較高的地位,有他在這裏給他們做掩護,暫時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可是沒想到當看到了這個老者慢慢的走過來的時候,張麗華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看來我們終究還是要暴露了,趕緊從水路逃走吧,一會兒,就來不及了!”

張麗華說完,快速的推開了在大河方向的一扇窗戶,縱身跳了下去。

孟落日愣了一下,本來以爲他們現在已經安全了,可是沒想到這個張麗華皇后竟然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跳進了河裏。

張麗華落水的聲音驚動了剛剛要離開的那些士兵,都猛的回頭,但是他們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張麗華已經直接一頭鑽進了水底,早就看不到他了。

這些士兵以爲是船屋上的什麼東西落入到了水裏,因此並沒有特別的在意,忽然聽到了那個老者忽然大喊了一聲:

“你們什麼人,怎麼在我的家裏?”

原來老頭已經推開了房門,正好看到了依舊是一頭霧水的站在原地的孟落日和馬前卒。這兩個傢伙到了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呢。

“咳咳,我們正好經過這裏,累了,還以爲這個木屋中沒有人居住,所以進來歇歇腳。”

馬前卒就感到鬱悶了,在這個船屋中已經住了幾天了,根本就沒看到過有任何這裏是有人居住的跡象,那些一日三餐送飯來的人也從來沒有人提到過,這個船屋是有主人的。本來還以爲就是張麗華在外面的一個祕密據點而已,沒想到張麗華也是剽竊了別人的。現在和正主撞到了一起,也不好說什麼了,甭管這個船屋是誰的,反正不會是他們的就是了。

大概老頭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兒了,而且他的這個船屋中,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擺設,

就是他用來臨時休息的地方。有人到這裏歇腳,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的,點了點頭:

“嗯!是這樣啊!”

老爺子沒有說什麼,可是敞開的房門正好讓蕭摩珂看到了馬前卒和孟落日的模樣,馬前卒那一臉的壞笑,就是化成灰了,他都能夠認出來。連忙大喊一聲,那些士卒呼啦一下的跑回來,將船屋圍住:

“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看今天還有誰來救你們!”

揮舞着手中的長槍,蕭摩珂哈哈大笑。到了這個時候,馬前卒和孟落日也沒有必要繼續躲躲藏藏了,本來那個老頭就在自己的身邊,如果將老頭作爲人質,不知道對蕭摩珂是不是能夠有一定的震懾作用。可是這個想法只是在他們腦海中盤旋了一下,就徹底的打消了,慢悠悠的從老頭的身邊走過,衝着蕭摩珂抱了抱拳:

“蕭將軍,好久不見了,呵呵!”

老頭回頭看着發生在自己船屋門前的這個場景,愣住了,不知道這些人再搞什麼花樣,走累了在自己的船屋中歇歇腳沒有什麼奇怪的,可是怎麼聽着蕭摩珂的話,這兩個人好像都和蕭摩珂有着什麼淵源呢?

蕭摩珂最近執行的皇帝親自下達的命令他是知道的,那就是追捕刺王殺駕的逃犯。現在聽蕭摩珂話裏的意思,好像這兩個人正是他要找的人,想到自己剛纔和這兩個很有可能是逃犯的人擦肩而過,老頭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

“你們不是畫師麼,怎麼鬥畫比賽已經結束了,還要在這裏逗留?是不是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啊?”

蕭摩珂的臉上帶着冷笑。馬前卒哈哈一笑,好像根本沒有聽出來在蕭摩珂口中的諷刺的意思:

“我們哪裏是什麼畫師啊,哈哈,我們的主子纔是呢,我們不過就是藉着主子的名字四處閒轉而已。”

宮廷中發生的事情,相信作爲朝廷大將軍的蕭摩珂是不會不知道的,在畫室中,蔡秉集丟下一幅畫,

然後領着他們離開的事兒是瞞不住的,馬前卒索性自己主動說出來比較好。

“呵呵,我看到的奴才可比主子還囂張!”

蕭摩珂冷哼一聲,然後衝着身後的衆人高聲的喊道:

“給我統統拿下!”

那些士卒可不會和孟落日馬前卒兩個人廢話,手中兵刃揮動,衝着孟落日他們就衝了上來。

蕭摩珂對於馬前卒可是恨之入骨了,就那個綠色的頭盔就已經讓在在心裏將孟落日殺了一百遍了,任何男人都不能夠忍受這樣的侮辱。

馬前卒自己心裏也明白,和蕭摩珂的樑子算是徹底結下了,也不和他們廢話,看到士卒衝上來,他們兩個也將手中的寶劍揮動,直接放翻了身邊的兩個士卒:

“我們沒有犯法,憑什麼抓我們!”

孟落日可有點不甘,雖然手上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嘴裏大聲的喊道:

“我說你們有可能和刺王殺駕的人是同黨,所以要把你們抓回去好好審問。”

船屋中的老頭還以爲這個蕭摩珂抓捕的真的是刺王殺駕的刺客,可是怎麼聽着現在蕭摩珂說出來的話,好像有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味道呢。

“等等!”

在朝爲官的時候,老爺子就是剛正不阿,因爲看不慣陳叔寶的不作爲所以才告老還鄉的,在健康城外弄了一個小院子作爲自己的居所,還在河邊建了這麼一個船屋。閒暇無事的時候,經常到這裏來垂釣什麼的。這段時間因爲皇后娘娘請他幫忙,所以離開了一段時間,剛剛回來打算到自己的船屋中坐坐,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事兒。

老爺子可是眼裏揉不得沙子的人,看到蕭摩珂竟然利用自己手上的權利隨便的給人網絡罪名,立刻跳了起來。

雖然已經是辭官不做,但是老頭名聲畢竟還在,他的一聲大喊,還真的把那些士卒給鎮住了,只是圍攏在馬前卒的周圍,舉着自己的兵刃注視着……

(本章完) 第3148章

「我不管你們珍寶閣的規矩是什麼?但是我想年管事你如果無端被人殺了,又沒有人知道是誰殺的,珍寶閣也奈何不了我吧!」

「我這個人沒有什麼耐性,年管事如果不想自己說,那我只能自己動手了!」紫衣男子看著年管事冷冷的威脅道。

「你……」年管事震驚道。

他是珍寶閣的人,就算是一等城池的家族,一旦對上珍寶閣也好不到哪裡去,所以對方提出的要求,他才沒有答應!

就是因為年管事篤定對方不敢在珍寶閣如何!

可是,現在對方顯然是想對自己下手,如果真的殺了自己,又沒有人知道對方身份的話,哪怕自己是珍寶閣的管事,到時候怕也只能不了了之,而且他還有女兒……

想到這裡,年管事無力的身上一松,放棄抵抗,瞬間被對方的威壓連人帶座椅,一起壓倒跌坐在地上,椅子碎成了渣渣,年管事也跟著吐了血……

「你們想問什麼?」年管事擦乾嘴角的血跡問道。

「昨天三樓三號包廂的客人是什麼人?」張文不屑的看著年管事問道。

「他們也是昨天才來珍寶閣的……」年管事最後把墨九狸和安老來珍寶閣購買了大量的東西,然後自己送了對手貴賓卡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等到紫衣男子帶人離開后,年管事無奈的輕嘆了一聲,但願自己不會害了對方,最後紫衣男子讓他說出墨九狸和安老的長相,他只能畫下來,不過年管事並不想害人,所以畫的只有三分像……

於此同時城主布懷亦也從城門長老那裡,得知了墨九狸等人是剛到無痕城的,而且手中拿著的也是一等城池的永久令牌,還租的他們城主府的別院居住!

布城主得知后,更加不會讓自已男子等人去找墨九狸等人的麻煩了,畢竟現在墨九狸等人可是自己的財神啊!

再說雙方拿的都是一等城池的永久令牌,誰知道那個更加強悍啊,他又不是傻子去得罪任何一方!

為此,布城主還吩咐手下,如果發現自已男子去找墨九狸等人麻煩,就及時去給墨九狸等人報信,讓他們提前有個準備!

布城主這麼做,主要是因為墨九狸等人住在他們的別院,如果輕易被人打擾,對於那些別院的出租影響不好,再說他也不希望雙方在別院打起來,損壞了自己的別院!

對方布城主的心思,墨九狸和紫衣男子都不清楚!

紫衣男子拿到畫像后,就開始命人暗中尋找墨九狸和安老等人,只是畫像不像,讓他們找人的進度毫無進展……

「主子,我們打聽到附近有個地方有寶貝出世!」墨九狸從屋內出來,就看到萬虎等在外面道。

「寶貝?什麼寶貝?」墨九狸隨意的問道。

「據說這附近的無名山谷,最近每每到了夜晚,就有光芒亮起,而卻已經被很多人確定消息是真的了……」萬虎眼神閃亮的說道。 蕭摩珂可不希望老爺子也跟着攙和進來,縱馬上前:

“孫老,您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不要被惡人給利用了!”

“惡人?蕭摩珂將軍,你有什麼證據說我們是惡人?”

“哼,你和刺殺萬歲的刺客就在同一條船上,這就是證據。”

“同一條船上的人多了,難不成你把他們都抓回來了?”

“哼,這個用不着你們管,如果你們心裏沒鬼,爲什麼要反抗?”

“落到你的手裏,呵呵,我還擔心你會借用手中的權利敲詐勒索,我們可都是尋常百姓,可受不了你的敲詐!與其因爲你的敲詐凍餓而死,還不如爲逃出生天,還能抱有一線生機呢,呵呵。”

馬前卒獰笑着說道,看他現在的樣子,還真有一點倒打一耙的意思。老頭皺了皺眉頭,他向來對於那些仗勢欺人的官吏感到不滿。大陳國的皇帝只是知道沉迷於酒色中,對於手下那些官員也基本上沒有管束,甚至重用一些只是頗懂一些音律,而對其他事情一無所知的人在朝廷中擔任要職。這也就導致了現在陳國上下,幾乎沒有幾個可用之才。高坐在朝堂上的,都是一些只會做一些淫詞浪曲的無用之人。這也是他心灰意冷,辭官不做的原因。

本來在他的心裏,蕭摩珂還算是少有的幾個人才之一,至少在領兵打仗上還堪當重任,只是不知道在他辭官不做的這幾年中,不知道這個昔日剛猛的漢子,在經過和這些庸臣甚至是佞臣的浸淫中,是不是也已經失了本心,變了模樣。至少從現在馬前卒對他的懷疑中,他感覺到,在老百姓的心中,蕭摩珂已經逐漸失去了對於他的信任。他可不知道,馬前卒完全就是爲了自己早點脫身,而強詞奪理。

“老朽也曾高居廟堂之上,只是因爲身體不好,而告老還鄉,但是老朽自信在朝堂上,還算是有些威望的。你們兩個如果信不過蕭摩珂,不如由我做個見證,讓蕭摩

珂審問一下,你們是不是和那個刺殺萬歲的刺客有關係。”

還不等蕭摩珂爆發,老頭已經慢悠悠的阻止了他的話。老爺子已經這樣說了,蕭摩珂還真的不好反駁,老頭子雖然已經不再朝爲官了,可是普天之下,他的勢力可還是不小的。

本來蕭摩珂的想法就是要公報私仇,好好教訓一下孟落日和馬前卒這兩個傢伙。如果真的讓他審問犯人,還真是有點麻煩。何況自從陳叔寶看過了蔡秉集鬼使神差的畫作之後,一直希望能夠重新找到這個高人,將他帶到自己的朝堂上,能夠日夜切磋,並許以他高官厚祿。雖然不知道孟落日兩個人到底是不是蔡秉集家臣,但是至少蔡秉集和這兩個人是有着不錯關係的這一點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如果老爺子將自己對蔡秉集的下人進行嚴刑拷問的事兒說出來,在陳叔寶那裏還真的不是很好交代。

心中叫苦的可不只是蕭摩珂,馬前卒心裏也不是滋味,甭管誰審問,看來他們的皮肉之苦估計是難逃了。真沒有什麼事兒還好說,問題是現在他們真有事兒啊。

“老爺子,看得出您也是一個有身份的人,呵呵,不過刺王殺駕的事兒真的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假如我們真的是窮兇極惡之徒,剛纔在走過您的身邊的時候,我們不就可以輕鬆的將你作爲人質了麼,還用得着廢這個勁兒?”

本來老爺子就對於陳國目前的官吏心中有不好的想法,早就已經有了先入爲主的思想。現在聽到了馬前卒的解釋,更加把蕭摩珂仗勢欺人給坐實了。

“你們放心,如果你們真的是冤枉的,老夫就是捨棄了這條老命,也會給你們作主的。”

“不用這麼麻煩了吧!”

馬前卒和蕭摩珂竟然同時開口說道,這倒是讓老頭愣了一下。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一聲高喊:

“前面隊伍閃開,御林軍巡邏至此!”

一隊盔明

甲亮的御林軍衝了過來,蕭摩珂愣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陳國有幾支比較有名氣的軍隊,蕭摩珂所帶領的是負責整個健康城守衛的軍隊,戰鬥力非常的強悍,另外還有一支隊伍是專門負責皇宮內外的安全的,是皇帝皇后的御林軍,這支軍隊在名義上只是服從皇帝的支配,不過現在陳叔寶無心朝政,實際這支軍隊的使用權,落在了張麗華的身上。

這支御林軍很少離開皇宮太遠的位置,沒想到今天竟然跑到了這個河邊,這不由得讓蕭摩珂和那個孫老都是一陣的奇怪。御林軍的首領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羣包圍中的孟落日和馬前卒:

“咦,是孟先生和馬先生,正好娘娘之前還和我們說過,要邀請你們呢,請隨我來!”

馬前卒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來這個纔是真正的張麗華的援軍。眼睜睜的看着孟落日和馬前卒離開了,蕭摩珂的眼珠子幾乎要瞪到了眼眶的外面,再一次的讓自己恨之入骨的人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輕鬆溜走,這讓他非常的不爽,自己好歹是一個大將軍,對兩個號稱是一介布衣的人竟然沒有任何辦法,這讓他心中的抑鬱已經到了一個極點了。

饒有興趣的看着衆人走開的背影,孫老來到了蕭摩珂的身邊:

“蕭將軍,這兩個人是什麼人啊,娘娘召見?”

蕭摩珂長長的嘆了口氣,搖晃着大腦袋:

“不知道,只不過以後被給我機會再遇到他們,否則我一定會將他們碎屍萬段。”

氣呼呼的說了一句,然後蕭摩珂帶着手下的衆人走開了。老爺子徹底讓這些人給弄迷糊了,看看御林軍的背影,再看看蕭摩珂等人的背影,不知道這些人到底在玩什麼名堂。

“幾年沒有去皇宮了,皇宮中的事情看來更加的讓人不撲朔迷離了啊,唉,還是我好,省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說完,悠哉悠哉的走向了自己的小船屋……

(本章完) 第3149章

「你們想去?」墨九狸挑眉看著萬虎問道。

「當然了,雖然不一定能得到寶貝,但是就當去歷練也好啊!」萬虎想了想說道。

「好,那就去吧,多帶幾個人,然後讓令狐雲帶著獸族跟著你們一起去……」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的主人,我知道了!」萬虎聞言開心的說道。

萬虎和令狐雲帶著一半的人,去了無名山谷,而墨九狸和安老,白簡都留在別院,墨九狸不出門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修鍊,安老和白簡沒事就去城裡逛逛!

墨九狸告訴他們在這裡逗留一個月的意思了,畢竟接下來還有經過四個二等城池,所以墨九狸決定在這裡多逗留些日子,把二等城池的的事情,都弄清楚!

這樣之後他們再到其餘的二等城池,也就不會什麼都不清楚,所以墨九狸才會來到無痕城就租了別院一個月,現在萬虎等人要去歷練,估計一個月也回不來!

不過墨九狸也沒怎麼在意,大不了再租一個月就是了,別的她沒有,極品靈石她還真的不缺,畢竟從聖獸城那裡令狐雲給自己的極品靈石,就足足讓她成為了土豪了!

墨九狸在空間修鍊了半個月的時間,實力突破到了至尊五層,卻卡著怎麼都無法突破了,讓墨九狸有些心塞!

想了想,墨九狸從空間出來,發現安老和白簡都不在,決定去趟珍寶閣購買幾株藥材,所以墨九狸服下一顆易容丹,換了一身黑色的男裝,一個人出了別院!

墨九狸剛到珍寶閣,就發現裡面聚集了不少人,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墨九狸也沒在意,打算直接去三樓看看有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是墨九狸剛繞著人群走到樓梯口,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怒道:「哼……這東西我們已經付錢了,你想要再去買,我是絕對不會給的,不管你給多少錢我都不賣!」

墨九狸的腳步一頓,直接從人群後面擠到前面,看到原來被人圍在這裡的豬角是安老和白簡,墨九狸掃了眼白簡手裡拿著的一塊玉石,暫時看沒什麼特別……

再看對面為首的一男一女,身後跟著一群實力不低的護衛,看起來應該是某個家族的子弟!

男的一身白衣,手裡拿著摺扇,長相還算俊美,但是眼下的淤青,說明對方並非是個好人,而他身邊的女子長的倒是不錯,同樣一身白色一群,皮膚白皙,五官端正,如果延伸不那麼陰暗,還真的是每人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