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覺得恐懼!

但對於修爲低的人來說,這裏就是地獄。

“陌兒,昨夜我在這裏殺了一頭雙頭蛇魔獸,靈氣也波動,可奇怪的是,這四隻兇獸並未攻擊我。”

蘇紫陌一聽,擡頭看着他。

奇怪!

真是太奇怪了!

其實,蘇紫陌往往會對命運的安排,簡直是無語極了。

雲軒,似乎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

這可能跟他是古月夢神族有關係的。

“它們不攻擊你可是好事,不過我們現在去哪?”

沐雲軒對着她微微一笑,“陌兒,我們去寒靈洞。”

“寒靈洞?”

不是來希冀山嗎?

怎麼又跑出一個寒靈洞了。

唉!

他現在是雲軒說往東,她絕不會往西的人。

她乾脆也不要問了,雲軒帶她去哪她就去哪。

“九翼。”

沐雲軒話音一落,九翼就出現在高空。

沐雲軒抱着蘇紫陌飛身上去。

“吼!”

感受到九翼的氣息,那四隻兇獸瞬間怒吼起來。

沐雲軒一看,目光微微一凜,自他的周身,一層層淡淡的藍光星星點點的溢出。

讓人驚訝的是,那四隻兇獸瞬間安定了下來。

蘇紫陌快速的轉身看着沐雲軒,直直的盯着他的臉,不放過他臉上的一絲情緒。

沐雲軒卻回他一記溫柔的笑意。

“怎麼了,陌兒,被那四隻兇獸嚇傻了?”

蘇紫陌快速的搖了搖頭,“雲軒,是被你嚇傻了。”

她感覺他這藍光,無所不能。

沐雲軒微微蹙眉,眼中眼中閃過一絲懊惱。

他嚇到了陌兒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他怎麼不知道?

不得不說,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時,在強大的男人也會有犯傻的時候。

“陌兒,我什麼時候嚇到你了?”他怎麼沒有這樣認知。

蘇紫陌噗嗤一笑,原來雲軒理解錯了。

她得意洋洋的笑看着他:“雲軒,我說的是這古月夢神訣,在我看來已經到了無所不能的地步了。”

沐雲軒瞬間鬆了一口氣,懊惱的神情瞬間變成了一抹輕笑。

這小丫頭,可真是嚇到他了。

“你呀!調皮。”要是平常,沐雲軒肯定會給她一記慄,可是現在嬌弱的她,讓他捨不得,只能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對於他來說,他更喜歡用這樣的方式來懲罰她。 蘇紫陌卻瞪了他一眼,這丫的就會趁機揩油。

沐雲軒寵溺的看着她,示意九翼走。

蘇紫陌快速的回過頭去。

腳下的風景宛若仙境一樣美。

周圍飛着各種小神獸。

蘇紫陌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神獸。

在這裏見到了,確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周圍偶爾有小神獸飛過,都好奇的看着他們。

這一切都看着井然有序。

“雲軒,你看它們多可愛。”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

其實正瞄着周圍好一點的神獸。

他在想着給他的小馨兒帶一隻漂亮的小神獸回去。

馨兒看到了,一定會非常的開心。

他們走了以後,那黑袍男子又出現了。

“沐雲軒,這是最後的終點了,你說,我們誰會贏?”黑袍男子幽幽的語氣中帶着一抹期待。

那一張臉,整張的被黑布遮住。

只隱隱約約露出一雙兇惡的目光。

他看着不遠處的城池,快速的飛身過去。

“雲軒,我們還要在這裏住四個月,寒靈洞可以住人嗎?”

“陌兒,對於我們來說,住空間指環戒裏就夠了。”

空間指環戒裏又安全又沒有人打擾他們。

他偶然還能親親陌兒。

要是住在別處,經常被人打擾,那且不是得不償失。

所以,沐雲軒也不會帶她去找住的地方。

寒靈洞,沐雲軒跟着心裏的感覺走。

突然,有兩個騎着神獸的男子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此時九翼已經飛過四大凶獸,已經到了城的上空。

周圍飛着很多小神獸,並沒有理會他們,這會反而被兩個人給攔下來了。

因爲是早晨,陽光還是耀眼。

周圍神獸的身上反射出不一樣的鱗光,偶爾劃過雙眼時,讓人看不清楚東西。

蘇紫陌看着前邊穿着奇異的兩名男子。

正凶神惡煞的看着他們。

一個騎着白虎神獸的男子威武的站在白虎神獸的背上,朝着蘇紫陌和沐雲軒怒吼道:“你們是什麼人?膽敢闖希冀山。”

“還不快點滾開,不然讓四大凶獸吃了你們。”另外一個騎着玄龜神獸的男子也衝着他們兩個吼!

那態度囂張的不可一世,更是讓人恨的牙癢癢。

沐雲軒目光瞬間變得兇狠嗜血,黑眸也瞬間變成了藍眸。

那兩名男子驚覺到他恐怖的眼神,頓時嚇得面如土色,那不可一世的目光下意識的變成了恐懼的眼神。

“不想死就滾!”沐雲軒低沉着嗓音吼道。

“哼!”騎着白虎神獸的男子,又快速的喝了一聲。

“依我看,滾的是你們,這裏可不是外面的人隨隨便便能進來的地方。”目光站掠向蘇紫陌時,男子眼裏閃過一絲邪惡的笑意。

“這位姑娘長得不錯,霧明,你不是還沒有娶娘子嗎!這會可便宜你小子了。”

沐雲軒一聽,怒不可止,瞬間要出手去殺那一臉淫笑的男子。

蘇紫陌快速的拉住沐雲軒的手。

看着對面的兩名男子冷冷地說:“我們已經進來了,那四大凶獸並未攔住我們的路,你們這兩條擋路狗,比那神獸還不知深淺?” “你,你敢罵人?”騎着白虎神術的男子,兇惡的瞪着蘇紫陌。

“罵你怎麼了?有本事你別擋道呀?沒殺了你,你就應該偷笑了。”蘇紫陌理直氣壯的吼了回去。

罵他也是救了他一命,雲軒很憤怒,若是出手,他必死無疑。

“這裏是希冀城,外人不能進入,還不快滾!”另一名男子顯然看出了沐雲軒身上強烈的殺氣。

不像他身旁的男子那樣囂張。

剛剛那麼強烈的殺氣,讓他心驚膽戰,此刻更不敢肖想眼前的女人。

與此同時,男子有感覺到了自沐雲軒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強烈的殺氣。

此刻沐雲軒在他的眼中,就是兇猛蟄伏的野獸,隨時能把他撕碎。

“住手!”

突然,洛瑤的聲音傳來。

蘇紫陌尋聲看去。

只見一名紅衣女子,站在一隻金甲虎魔獸上。

那金甲虎魔獸,兩隻眼睛宛若血池一樣,讓人看着凶氣滔天,全身金色的鱗片,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而它背上站着的紅衣女子,她的身材曼妙,腰肢纖細。

五官精美!

表情溫柔!

而溫柔的目光卻是看着她身後的沐雲軒的。

就在蘇紫陌打量洛瑤的時候,洛瑤也在看蘇紫陌。

當看清楚蘇紫陌那驚爲人天的容貌時,她的神情黯然,光澤暗淡,略顯哀怨!

他愛上的女人,果然絕美無雙!

“大祭司!”兩名男子恭恭敬敬地退讓到一邊。

蘇紫陌突然明白了,她騎着的爲什麼的魔獸。

原來是大祭司。

看來,這裏也是被大祭司給統治了。

洛瑤柔聲對着沐雲軒說道:“夢魘,你回來了,他們太沒有眼力勁了,兇獸都沒有阻攔你們,而他們去擋住了你們的路,等一會我會懲罰他們的。”

兩名男子一聽,快速的低下頭去。

他們沒有接到任何吩咐,如今被這般怪罪,瞬間覺得很冤。

“讓開,本座要去寒靈洞。”沐雲軒言辭犀利,面無表情!

洛瑤一聽,那張神情憂鬱的臉龐上,一雙暗淡無光的眼睛裏,正流露出淡淡的哀傷,她緊閉的雙脣,蒼白而乾澀。

他對自己沒有一點憐惜之意!

她的脣邊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苦澀的笑意。

眼前的女子就是他的妻子,好啊!那就看看,他愛他的妻子到底有多深?

她神色微微一轉,在次擡眸時,一雙秋水般的眼眸裏淚跡斑斑,那梨花帶雨的模樣,我見猶憐!

шωш●Tтkā n●¢O

“夢魘,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我等了你這麼多年,你卻從外面帶的女人回來,而且一回來就要去寒靈洞,寒靈洞可是隻有我們兩個才能去的地方,你怎麼可以帶其他女人去呢?”

洛瑤越說越傷心,不停的抹着眼淚。

蘇紫陌一聽,怎麼都覺得這事情有些嚴重了。

不過她沒有惱怒,而是她的嘴角微微牽起,一抹動人的笑意從她的雙脣間盪漾開來。

“雲軒,你的口味可真重,居然喜歡大祭司。”

她回頭,她的那明亮的眼睛,含着淺淺的笑意,眸底閃動着美豔的光澤,顯得有幾分調皮。 “陌兒,你取笑我呀?”

他看着她那雙閃耀着美豔光亮的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她的瓊鼻。

“人家姑娘正在那哭着呢?你看看那我見猶憐的樣子,多讓人心疼。”

蘇紫陌嘴上笑眯眯的,手卻狠狠的在沐雲軒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沐雲軒也不動,任她掐。

過了一會,看着他笑得一臉找抽的表情,她瞬間沒了興趣。

緩緩放開沐雲軒。

今日這事去,只怕有些嚴重了。

她瑩瑩紅脣,嬌豔欲滴,那似笑非笑的脣角,輕輕浮動着一抹微妙的笑意。

沐雲軒一看,心裏咯噔一下。

“不許瞎想!”他快速的出聲警告她,她打他罵他都可以,就像剛纔一樣掐他,也可以,就是不許她生氣。

“我有嗎?”

蘇紫陌目光流轉間,她快速環顧一圈洛瑤那楚楚可憐的樣子,這女人就是連哭也這樣的優雅又不失美豔。

“你有,我看到了。”

沐雲軒緊緊的抱着她。

“我沒有,你看錯了。”

蘇紫陌清麗的臉龐上,明眸顧盼,朱脣微啓。

隨她看向的一臉傷心的,洛瑤,安慰道:“姑娘,你先別哭,哭解決不了問題,不如你說一說,你們之間可約定過什麼?”

說完,她輕盈的笑看着洛瑤。

洛瑤目光微微一滯,猛地看向蘇紫陌。

這個女人是沒心的嗎?她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不生氣,也不傷心,還這樣笑嘻嘻地看着她。

“怎麼了?我問得不對,還是你們之間沒有什麼約定。”蘇紫陌又出聲問道。

看着洛瑤半天不說話,蘇紫陌撇嘴,她這是懶得和她說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