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不了我自爆以後,再從靜止空間凝聚個分身出來唄。”

“那……這事兒就成了?”唐牧北有點不敢相信。

“成個P!洛水是可以,你上哪找獨立世界去?”喝多了的凌雲劍激動地揮舞着劍尖尖,“看到這片花園了沒?

這也是自己開闢出來的小空間,可別說把時間樹根整個搬進來,就是拽進來一根小根鬚,都能立馬給它撐爆了!”

溯洄:……

洛水公子:……

唐牧北:……

扶桑宗主默默扶額,這隻飛劍啊真是上不了檯面,又特喵喝多了!

白城忙上前一巴掌將試圖更大幅度揮動劍尖尖的凌雲劍呼下來,然後攥在手中微微一笑,“我帶它去醒酒。”

扶桑宗主忙揮手示意它趕緊去,然後尷尬笑道:“繼續繼續,咱們繼續。”

沉默了幾秒鐘。

“那你們都過來,我這裏有好東西給你們看。”唐牧北嘿嘿一笑,神祕兮兮上前一把抓住他們。

十分鐘後。

扶桑宗主怔怔坐在石桌前,嘴裏翻來覆去只有一句話,“怎麼能這樣?你是開掛了嗎?”

溯洄卻是面色陰晴不定,“小朋友,我跟你講哦,要不是那顆多肉在你心竅里長得太實在拽不下來,我都想搶了種在我花園裏,真的。

以你的氣運,我還真不太敢相信能有這好事,怎麼總感覺哪裏怪怪的……”

“牧店主,在你徹底掌握時間樹之前,這顆多肉決不能再被其他人知道。”洛水公子面色凝重,“面對如此大的誘惑,多數人不會考慮自己能不能得到,他們會先殺了你再說。”

醉醺醺的凌雲劍突然掙脫白城,露出個劍尖尖用底氣十足的京腔喊道:“牧店主可是開了金大腿?何等寶物可否借我一觀?”

忍無可忍的扶桑宗主一彈指,妖刀“噌”地一聲出鞘直接將凌雲劍揍暈在地。

衆人:……

“總感覺這事兒不太對。”溯洄還在琢磨,“你們有沒有覺得太湊巧了?

牧店主誤打誤撞得到水晶鑰匙;

然後就傳送到疑似死靈界附近的時間樹根上;

偏巧轉移樹根的兩種因素都讓他撞上了。

其他倒也罷了,這顆多肉來的蹊蹺!

說,到底是誰送你的?”

唐牧北怎麼可能從實招來呢?

因此他忙轉移話題道:“應該是巧合。

畢竟我第一次輸入死氣前往座標的時候,雖然是立馬就傳送回來了,可時間沒有變動。

也就是說,時間樹根其實是在不斷漂浮游走的,當年蕭豆蔻前輩他們遇到一次;我們這次傳送過去又恰好遇到一次。

非要探究陰謀論的話……

我更寧願相信是喵醬爲了完本,給我設計的。

所以,咱們大膽嘗試去吧!”

“富貴險中求,我贊同。”洛水公子率先表態。

溯洄和扶桑宗主的空間只是在唐牧北神識中設立了中轉站,實際上它們一個位於灰界;另外一個位於人間界的某地,所以唐牧北和洛水公子前往轉移時間樹根與他們並無干擾。

時間過去半個月後。

焦急等待的扶桑宗主和溯洄終於盼來了喜氣洋洋的兩人。

“成了!”洛水公子言簡意賅,“接下來咱們的任務是尋找培植時間樹的方法。

溯洄擅長培植,你去那些古老門派找找線索;

扶桑喜歡收集藏書閣,你在那些存貨中找線索。”

倆人好奇的從多肉外面悄咪咪瞄了一眼漂浮其中的時間樹根,連忙應下。

這半個月時間裏,景瑤城發生了不少事。

首先是鬼道已經全面修繕完畢開始正式通車;

其次萬界清潔工大佬送過兩次物資,需要唐牧北給轉移出來。

說實話,他現在有點不太敢面對這位大佬了。

一想到那雙手背後是魔界之主那張臉,唐牧北心裏就直打鼓。

“牧店主,景瑤城全城所有鬼道運行正常,咱們已經有過路費開始收入了。”剛走進一樓俱樂部,他就聽到一個陌生的悅耳聲音彙報工作。

擡頭一看,是位身穿鵝黃色長裙的少女。

細眉杏眼絳脣微點,像是一朵剛盛開的粉嫩桃花,美卻不張揚。

“你是……”唐牧北微微一怔,隨機感受到熟悉的氣息頓時懵逼了,“陣靈小白薇?!”

白薇衝他微笑施禮,“牧店主,好久不見。”

剛接手店鋪的時候,陣靈小白薇就說過自己會隨着開啓樓層而長大。

唐牧北早就忘了這茬,再加上它一直在工地上撒野,許久未見,沒想到再見面小蘿莉都變成美少女了!

“牧店主,我美嗎?”白薇見他愣住,還以爲是被自己新形象迷倒了,害羞的臉都紅了,“這纔是我原本的樣子。

當然咯,我現在戰鬥力都提升了好大一截。

要是牧店主您能再上一層樓,我還可以施祕法,將店鋪本源整個搬進您的心竅裏。

這樣無論您身在何處,都能隨時隨地進入店鋪,回到景瑤城。”

唐牧北:(′⊙ω⊙`)

啥?

我咋以前沒聽別人說過呢?

店鋪還能塞進心竅裏?

突然感覺心竅是萬能的,啥都能往裏塞,只是不知道其他修士是不是跟自己一樣,又是種樹又是建築物又是養動物的……

白薇見他一臉懵逼,便捂嘴輕笑道:“嚇到您啦?這沒什麼,當年黎店主心竅內寬闊似海,放個店鋪只是小意思。

因爲經常需要外出,不得已他纔想到這個法子,爲此我還特意修煉了幾門配合的法術。

店鋪歸心,天下獨此一家!

其他店主和店鋪可沒這個待遇……哎哎,牧店主您怎麼哭啦?嚇到了咩?”

唐牧北:(╥﹏╥)

扎心啊!淚流滿面啊!我的心竅咋就那麼小…… “對了牧店主,聽說貓娘結婚了?”白薇一臉好奇問道:“那是不是以後她就不常跟着您啦?”

話音未落,貓娘立即閃現在唐牧北肩頭,順便宣示主權,“喵!”

僞·北冥南江也出現在它身邊,好奇打量白薇和過來圍觀的衆厲鬼。

“貓娘老公好帥!”桃娘仔仔細細看了一遍稱讚道:“真是一表人才,牧店主您給貓娘找了個好女婿,這下就坐等抱小祭靈獸吧!”

“嘖嘖,這是誰家的小祭靈獸?眼睛裏有一片星空,真好看!”

Www ✿ttKan ✿¢○

“修爲實力還很高哩。”

“不錯不錯,將來的小祭靈獸肯定特別萌!”

“祝你倆萬年好合早生貴子呀!”

霸道總裁你好壞 ……

圍觀的厲鬼們有稱讚僞·北冥南江的也有催着生娃兒的,把貓娘羞得小臉通紅,轉身鑽迴心竅的小窩裏去了。

僞·北冥南江悄聲在唐牧北耳邊道:“貓娘哪都挺好的,就是那個窩也忒小了點……”

唐牧北:“……要不,等小黑閉關出來你跟它商量商量,既然聖殿都能強行撐大心竅,讓它也試試。要是能變得更大一點,就讓它準備個雙人窩。”

“好! 霸道小嬌醫 九十度、守望 謝謝牧店主!”僞·北冥南江歡天喜地找貓娘去了。

許久未見,厲鬼們圍着唐牧北七嘴八舌有問問題的有彙報工作的,吵吵嚷嚷大半天才清淨。

臨近午夜時分,他才揉着太陽穴脫身來到五樓客廳。

緩了好久,唐牧北鼓起勇氣進入中轉站。

“磨磨蹭蹭的怎麼這麼長時間?”剛跨進門,他就聽見半空中傳來熟悉的聲音,頓時嚇得一哆嗦整個人都精神了。

果然,半空中漂浮着巨大漩渦。

“我有那麼可怕嗎?瞧把你嚇的,真慫!”魔王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繡金龍的長衫,長髮梳的整整齊齊,更顯英俊明朗。

唐牧北尷尬笑笑轉移話題道:“你在諸天萬界也不露面,穿這麼好看有毛用?”

“給你看的。”魔王邪邪一笑。

唐牧北:?_?…

喵喵的這是被撩了?

“來看看這些物資。”魔王壓根沒發現他臉紅到脖子根了,伸手指向兩大堆貨物,“左邊那些是其他世界的雜貨。

我都經過分類挑選了,翻新貨,你給厲鬼們拿去做小買賣甩貨吧,多少它們能掙些零花錢。”

唐牧北打開瞄了一眼,果然是雜貨,大到牀櫃傢俱小到雞毛撣子花盆菸灰缸,厲鬼用的東西應有盡有。

由於經過大佬親自處理,這些物件看起來都跟新的沒區別。

還別說,景瑤城因爲以前太窮了經濟根本沒發展,所以連這些基本生活用品都沒有。

這下倒是能稍微提高一下厲鬼們的生活質量。

畢竟能長期住厲鬼客棧的是少數,百分之九十九的厲鬼,還是貓在自己隱蔽的藏身之地。

哪怕只是有張舒適又不佔地方的厲鬼專用牀,它們白天休息的時候也能舒服些。

“右邊這一堆全是衣服鞋子。”魔王,不,在專業工作的時候他是萬界清潔工大佬,打開一個包裹展示道:“雖然是二手的,但都是我親自翻新消毒,絕對乾淨衛生。

我在大街上看了看,你們景瑤城的鬼窮的喲,嘖嘖,真可憐。

很小一部分穿的還行;

絕大部分略顯寒酸,衣服款式都過時了;

還有那麼一部分,衣衫襤褸甚至衣不蔽體,看着就跟難民似的。

這些衣服鞋帽我都分過號碼了,拿去給厲鬼們一鬼發一身。不夠的話,後期我再弄點過來。”

作爲景瑤城的厲鬼主管,唐牧北羞愧的低下了頭。

萬界清潔工大佬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你已經做的很不錯了,任職以來帶頭髮展經濟,作爲店主對自己還那麼節儉,就憑這一點,我會幫你的!

誰讓你跟我長期堅持的理念特別合呢。”

“謝謝前輩。”唐牧北看看他,欲言又止。

萬界清潔工大佬心情特別好,一擺手笑道:“有什麼問題儘管問,有要求也可以提。

當然咯,我答不答應那是另外一回事。”

唐牧北撓撓頭試探性問道:“前輩,你知道時間樹嗎?”

“喲,你總算問了點不白癡的問題!”魔王翹着腳坐到一堆貨物包上,看起來特別平易近人。

“不過你這個問題還真有年代感。”他略微回憶了一下,娓娓道來:“世上知道時間樹的人,已經不多了。

其實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修行界發生過幾次大戰,就是爲了爭奪神奇的樹。

在我的小本本里,記載爲:搶樹大戰。

除了時間樹以外,還有另外兩棵與其不分上下的樹——空間樹和世界樹。

從名字上就能知道,一個掌管空間可以任意穿梭;另外一個卻是能夠穿梭世界。

跟穿梭萬界可不一樣,世界樹厲害的一批,能讓你在過去的萬界和現在萬界間遊刃有餘。

想當年,幾場搶樹大戰我還都參與了。”

噗!

唐牧北差點吐血,魔王真牛!

簡直讓人找不出形容詞了!

“你對它們都感興趣?”唐牧北好奇問道:“那結果呢?誰搶贏了。”

“沒興趣。”魔王翻了個白眼,“可當時業界翹楚都在,我要是不參與一下,豈不是顯得很沒追求?

說不定那些傻X還會以爲我害怕他們呢!”

唐牧北:……

好吧,大佬總是有奇怪的腦回路,可以理解。

“結果啊……”魔王雙手抱在胸前嘲笑道:“誰也沒搶贏唄!

世界樹被燒了,根都燒成萬里黑山,看那樣沒個幾千萬年緩不過來。燒焦的樹根被封印在一個很隱祕的地方,有幾個老怪物鎮壓着;

空間樹被大卸八千萬塊,樹根趁着衆人搶奪時大打出手自己跑了……”

“跑了?!”唐牧北驚叫出聲,“自己跑了?”

魔王白了他一眼,“大驚小怪叫什麼?空間樹最擅長空間傳送,它是有靈智的好不啦,不跑還等着被大卸八千萬塊啊?

說起來,它能跑掉還得謝謝我呢,要不是我搗亂,它哪有機會!

最後是時間樹,也是被砍了,樹根受到重創最後放逐虛空。說是虛空,其實諸天萬界以外就是世界隧道,也就是俗稱的天道小黑屋。

也不知道擱哪飄着呢,估計它也一直在逃跑,不然被逮住就慘了。

除了世界樹以外,空間樹和時間樹留在諸天萬界的遺產比較多。比如某些空間法寶;還有用時間樹幹做成的時光城,可以任意調整時間流逝的快慢。”

唐牧北聽得一臉豔羨,“前輩,那你參與了爭奪戰,有得到什麼好處嗎?”

“好處自然是少不了的,我可是魔界之主,沒好處跑去光湊熱鬧啊?”魔王眼神一亮,“你對它們感興趣?

那好辦呀。

等你見過天道能活着回來並告訴我天道的祕密以後,我帶你去刷那三棵樹!”

What?!

唐牧北一臉懵逼,刷樹?怎麼刷?

“世界樹雖然燒焦了但是沒死,自己緩着呢,封印鎮壓的那幾個老怪物我也不是沒打過,搶回來應該不是問題;

空間樹嘛,雖然它逃跑了,可那是在我的幫助下跑掉的。所以當時我就在它根上留了一道印記,真想找也不是太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