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子弟,畫符唸咒,都需要一個基礎條件,那是左右兩手,有完整的掌紋和指紋。

像賊道士這樣的道行,被抹去了掌紋和指紋,便一輩子不能使用道法。

葉知秋面色冷峻,不爲所動,將賊道士右手的掌紋指紋,再一次毀去。

“饒我一命,饒我一命……”賊道士劇烈顫抖。

葉知秋站起來,笑道:“你的道行,已經廢去。現在我把你從樓踢下去,死不死,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說罷,葉知秋飛起一腳,踢在賊道士的腰部。

“啊……”賊道士帶着一聲慘叫,炮彈一樣飛了出去!

隨後,樓下傳來嘭地一聲巨響,卻沒有慘叫之聲。

衆人無不失色,認爲賊道士已經死定了。

這裏是九樓啊,摔下去,算是鐵人,也會散了架。

可是別人看不出來,葉知秋一腳踢出的同時,也給賊道士的全身,加了一層罡氣防護。

所以賊道士死不了,只會摔暈過去。

七哥探頭向樓下看了一眼,看見賊道士一動不動躺在地,鼓掌道:“好好好,你這人有點意思,夠狠!”

葉知秋凌空出指,點向朱雙林的跟班們:“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破!”

罡氣如虹,瞬間解了那些跟班們身的禁制。

跟班們急忙爬起來,衝着葉知秋連連鞠躬:“多謝大師救了我們!”

“你們先別下去,在樓頂呆着。”葉知秋點點頭,轉臉掃射着七哥和胭脂,笑道:“兩個小鬼頭,現在該你們了!”

七哥緊鎖眉頭,對胭脂說道:“胭脂,這個人好厲害,我們怕是弄不過他,怎麼辦?”

“還沒較量,怎麼知道弄不過他?大家一起,將他逼下去,摔死他!”胭脂惡狠狠地說道。(7.9日,第一更。) 胭脂的身後,那些老鬼們一起準備,對葉知秋虎視眈眈。

譚思梅等鬼童子,卻充當看客,無動於衷地站在四周,對胭脂的部下,隱隱構成合圍之勢。

葉知秋哈哈大笑,自己走到樓頂邊緣,背對外站定,說道:“我站在這裏,如果你們可以把我推下去,算我輸。”

“那時候你已經死了,當然是你輸!”胭脂一聲冷笑,當先向葉知秋撲來!

七哥帶着其他的老鬼,也隨後行動,撲向葉知秋!

葉知秋面帶笑意,不動如山。

衆鬼撲近,葉知秋的身,忽然金光一閃!

“呀……”胭脂一聲驚叫,鬼影已經被彈了出去。

七哥和其他老鬼,也無法近身,被全部彈出。

好在葉知秋只是防守,沒有進攻,沒有趁勢追擊。

七哥和胭脂對視一眼,忽然急速轉動起來。

兩個鬼影越轉越快,隨後合二而一,變成了一團黑色的霧氣,向着葉知秋再一次撞來。

嘭地一聲響,又是金光一閃,黑霧被再一次震開,胭脂和七哥各自現形。

葉知秋笑道:“小鬼頭,服我了嗎?”

這兩個小鬼的道行,在葉知秋面前,不值一提。

“不服!”胭脂惡狠狠地瞪着葉知秋,說道:“這是我們的地盤,你本事大,想搶佔嗎?還有沒有天理了?”

“我這人最不講天理,最喜歡欺負老人小孩。對,我本事大,我是要強佔你們的地盤,你們又有什麼辦法?我知道你們是坐地鬼,離不開這個地方,但是,我偏偏要你們離開!”葉知秋說道。

七哥氣得咬牙切齒:“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葉知秋嘿嘿一笑,擡起手來,說道:“你們剛纔攻我半天,現在也該我了吧?”

“大家一起,跟這個惡人拼了!”胭脂大叫。

羣鬼洶涌而來,鬼臉猙獰,鬼牙森森。

葉知秋的身影,卻忽然向天縱起,消失不見。

“這傢伙會飛?”七哥驚愕,擡頭搜尋。

羣鬼各自驚疑,一起仰着腦袋看。

“天罡破軍,萬鬼伏藏!”忽然間一聲大喝,空有金光驀地灑下,將胭脂和七哥,還有那些老鬼全部罩住!

“不好了,快逃!”七哥大叫,在符咒的禁錮亂竄亂撞。

胭脂和那些老鬼們,也全部慌了神,各自狼奔豕突。

可是天罡破軍符威力巨大,任憑羣鬼如何衝擊,也不能破符而出。

葉知秋現身落地,笑而不語,也不急着收鬼,任他們在符咒禁錮裏掙扎。

老鬼小鬼,被葉知秋一打盡。

柳雪走到葉知秋的身邊,嘆氣道:“這兩個小鬼道行不錯,是太兇殘了,尤其是這個胭脂。如果他們還有善念,我倒是想……將她們收了,讓她們和小太歲在一起玩耍。”

胭脂惡狠狠地瞪眼:“惡女人,不要假惺惺地裝好人,我不稀罕。有本事,你們別放我出來,否則,我一定殺死你們,把你們全部殺死!”

柳雪搖頭:“小小年紀,怎麼這麼惡毒?”

“我小小年紀?我要是活着,現在都幾百歲了,是你姑奶奶的姑奶奶!”胭脂大罵。

“大膽!”許兆麟忍無可忍,前喝道:“雪兒姑娘是九天玄女轉世,別說你活着幾百歲,便是一千歲,在娘娘面前,也不過是個毛孩子!再敢口無遮攔,當心魂飛魄散!”

譚思梅等鬼童子,也紛紛前怒喝。

胭脂冷笑:“好啊,原來你們是一夥的!”

“這是我們的老大,我們是他的鬼童子,當然是一夥的!”許兆麟傲然說道。

“什麼鬼童子?狗腿子吧?”七哥反脣相譏。

許兆麟大怒,衝着葉知秋說道:“老大,請你將這兩個小鬼放出來,我要收拾他們!”

“何必如此費事?”葉知秋搖搖頭,念動咒語,收縮符咒。

天罡破軍符的光芒漸漸收縮籠罩範圍,對羣鬼們進行擠壓。

胭脂和七哥都感覺到了越來越重的束縛,各自痛苦大叫。

不到兩分鐘,羣鬼擠在一起,縮成了一團。

鬼影互相重疊交纏,鬼爪和腦袋在外,看起來像一個多手多頭的怪物。

朱雙林等人都鬆了一口氣,卻依舊不敢動,躲在一邊看着。

柳雪討厭朱雙林,冷冷地說道:“朱老闆,多行不義必自斃。以後,少一點害人心思,多多行善積德,否則,你不會有好報應的。帶着你的人,去吧。”

“多謝……姑奶奶!”朱雙林一愣,如逢大赦,急忙轉身走。

葉知秋卻不放過朱雙林,暫停對胭脂的施壓,笑道:“朱老闆等一下。”

朱雙林嚇得一哆嗦,站住了腳步,回頭看着葉知秋,哭喪着臉。

葉知秋笑道:“你剛纔和賊道士合謀,想害死我們給兩個小鬼獻祭,當我不知道?”

朱雙林一呆,隨後左右開弓,猛抽自己的耳光:“我一時糊塗,豬油蒙了心,你大人大量……”

葉知秋也不制止,讓朱雙林自己打自己。

朱雙林打了自己幾十個耳光,一張臉腫的像豬頭,這才住手,哭求道:“法師,求你饒了我吧,我有八十老母……”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看在你打自己打得這麼辛苦的份,我放了你。不過你太胖了,樓下樓費事,我送送你!”

說罷,葉知秋向着朱雙林的腳下一指!

平地生風,圍着朱雙林轉動。

“借風,起!”葉知秋一笑。

朱雙林肥胖的身軀轉動起來,隨後緩緩飄起,升空。

“大師饒我……求求你,放我下來……”朱雙林在空尿了褲子,手腳揮舞,聲聲慘叫。

那個小蜜猶豫了一下,忽然衝着葉知秋跪下:“大師,饒他一命!”

葉知秋哈哈大笑,將朱雙林的身影移出樓頂空,再一揮手:“落!”

嗖地一聲,朱雙林的身軀,向下疾墜而去。

“啊……我死了……”朱雙林叫得淒厲無。

小蜜一呆,急忙爬向樓頂邊緣,探頭來看。

“他沒事,死不了,只是嚇唬嚇唬他。”柳雪一伸手,將小蜜拉了起來。

也在此時,一股濃郁的花香,忽然在樓頂瀰漫開來。

葉知秋吸了吸鼻子,笑道:“有妖氣,看來,應該是那個妖物來了!”(6.9日,第二更。)

b 柳雪自然也聞到了那一股花香,美目流轉四周觀察,說道:“是桂花香。”

話音剛落,一道鵝黃的身影,從東側的樓頂飄來。

來者是個女妖,十七八的年紀,面容姣好,穿着長裙御風而來,還有點嫦娥奔月仙韻飄飄的模樣。

葉知秋也不出手,靜靜地看着。

女妖身影落地,桂花香氣更加濃郁。

“姐姐,快救我們!”七哥看見這個女妖,不由得大喜過望,在天罡破軍符的禁錮,揮手大叫。

胭脂和那些老鬼,也各自面露喜色。

譚思梅則大叫:“老大,是這個女妖,幾次三番阻止我們,要不……”

黃裙女妖掃過全場,冷冷地看着葉知秋,問道:“你是什麼人?”

葉知秋微笑:“你是什麼妖?”

其實葉知秋已經看出這女妖的本相了,是妖和鬼的結合體——女子吊死在花樹,魂魄附在樹,日久成妖。

可以說她是女鬼,也可以說她是花妖。

黃裙女妖走動兩步,說道:“我不管你是什麼人,如果你們此離去,我當什麼都沒發生,不追究你們的責任。如果你們執迷不悟,一意胡攪蠻纏,別怪我不客氣。”

葉知秋哈哈一笑,照葫蘆畫瓢,說道:“我不管你是什麼妖,如果你束手擒,我可以當你是個聽話的妖精,不追究你的責任。如果你執迷不悟,一意胡攪蠻纏,別怪我不客氣。”

反正葉知秋吃定了女妖,對她的威脅,一點也不在意。

黃裙女妖也不生氣,點點頭:“好,既然如此,我們試試看吧!”

說罷,女妖忽然一揮手,兩條衣袖一起射出,宛如戲臺的水袖,直奔天罡破軍符下面的胭脂和七哥。

她沒有攻擊葉知秋,卻想救出胭脂和七哥。

“不自量力。”葉知秋冷笑,一動不動。

水袖碰符咒的金光,蜿蜒扭曲,不能前進,蛇一般在四周遊走。

黃裙女妖也知道遇見了對手,神色凝重,眉頭微皺。

胭脂和七哥眼巴巴地看着,一片期待。

朱雙林帶來的那些跟班,趁此工夫,連滾帶爬地逃了下去。

小蜜也想走,卻被柳雪留在了身邊。

黃裙女妖折騰了半晌,還是不能攻破天罡破軍符,不由得惱怒,忽然收了水袖,整個身體飄起,向着胭脂和七哥衝去!

她想把符咒的禁錮,給撞開。

葉知秋也不阻攔,冷眼看着,以判斷黃裙女妖的實力。

嘭地一聲響,女妖撞符咒的金光。

金光罩猛地一晃,七哥和胭脂的鬼影,嗖地消失。

可是其他的十來個老鬼,還是被困在其,難以脫身。

黃裙女妖和金光罩一觸即分,退後兩步,向着葉知秋屈身萬福,說道:“法師,你道行高深,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這裏的兩個小鬼,也都是可憐人,希望你能開一面,放過他們。”

剛纔一番較量,黃裙女妖已經知道了深淺,所以態度恭謙起來,不敢再像先前那般傲慢。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我看你也是個可憐人,一個花樹的吊死鬼,魂魄和花樹的生氣結合,成了現在的模樣。”

黃裙女妖一呆:“法師神目如電,一眼看穿我的本相……”

“原來是女鬼變成了花妖?”譚思梅等鬼童子各自驚愕。

柳雪打量着黃裙女妖:“你叫什麼名字?”

黃裙女妖衝着柳雪萬福:“小女姓杜,小字月娥,見過貴人。”

女妖還是有些眼光的,知道柳雪不是尋常人,所以口稱貴人。

“杜月娥,你修煉多久了?”柳雪又問。

“大約四百年了。”杜月娥說道。

“這裏的胭脂和七哥,是怎麼回事?”柳雪又問。

杜月娥正要回答,卻聽見樓道里有聲音傳來,胭脂在大叫:“姐姐快走,不要搭理這兩個惡人!我們已經出來了,他們抓不到我們,不要怕!”

然後,七哥的聲音也在大叫:“姐姐,不要對這兩個惡人低聲下氣,你趕緊走吧,我們已經平安了!”

杜月娥愣了一下,扭頭說道:“胭脂七哥,我們遇到的,是有真道行的法師,你們不可胡鬧。”

“狗屁真道行,我看他也是江湖騙子,混吃等死的傢伙!”七哥藏在樓道里,破口大罵。

“七哥不可胡說,法師心懷慈悲,否則,早抓了你們!”杜月娥焦急,急忙喝止。

葉知秋擡起手來,制止了杜月娥,衝着樓梯口說道:

“你們兩個小鬼,是不是躲了起來,便以爲我抓不到你們了?你們兩個,本是童子樁,被人活埋在地下,魂魄與大樓連爲一體。剛纔杜月娥救你們,撞鬆了我的禁制,你們趁機穿牆而走。其實,也等於是我放了你們,否則……”

“你少吹牛,有本事來抓我好了,老子在這裏等你!”七哥繼續大罵,打斷了葉知秋的話。

“混賬!”

一聲怒吼,葉知秋的四個鬼童子,一起撲了過去。

“嘻嘻……”七哥和胭脂嘻嘻一笑,聲音遠去。

葉知秋搖搖頭,招回鬼童子,說道:“這兩個小鬼,根基在童子樁,魂魄可以順着這棟大樓,往任何方位,瞬間移動。你們捨本逐末,跟着他們轉圈子,正了他們的圈套。”

鬼童子各自施禮:“多謝老大指點迷津。”

杜月娥面露敬佩之色,欲言又止。

七哥的聲音又從樓下傳來,罵道:“你知道了又如何?抓住我們,纔算你的真本事!”

葉知秋冷笑:“小鬼頭,我抓你們,只是揮手之間的事。天有好生之德,我看你們兩個,還是滾出來向我請罪吧,免得我使出大神通,叫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杜月娥知道葉知秋的本事,毫不懷疑,也急忙叫道:“胭脂七哥,還不趕緊出來,向法師請罪!”

可是兩個小鬼頭偏偏犟嘴,一起叫道:“姐姐別聽他吹牛,你先走,看這個傢伙,能把我們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