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搖搖頭:“都放了,鬼力太小,於我無用。以後你們抓鬼,非百年以上的,全部不要。”

這種小鬼拿來修煉,知會浪費自己的時間。

而且,葉知秋煉鬼是祕密進行的,不敢讓他人知道。

因爲這件事,和冥界的規定有衝突。冥界的要求,是所有鬼魂,全部去冥界受審,然後聽從發怒。茅山弟子可以抓鬼,但是抓了以後,都要交給冥界。

像葉知秋這樣,直接把麥昌斐等老鬼幹掉,在冥界來說,屬於嚴重違法!

所以葉知秋抓鬼煉鬼的事,都要祕密進行。如果大張旗鼓地到處抓鬼,最後勢必被冥界知曉。

鬼童子聽令,轉身而去。

柳雪扭頭看看四周,問道:“幼藍哪去了?”

“幼藍也看過這封信,早早出去打聽情況了。”蘇珍說道。

柳雪點頭:“幼藍平時寡言少語,但是卻心思慎密,做事周詳,很不錯。”

蘇珍撇嘴:“師父的意思,就是說我話多不幹活嘍?”

“你師父就是這意思,讓你以後少說話,多做事。以後再貧嘴,你師父就不喜歡你了。”葉知秋奸笑。

“沒事,師公喜歡我就行。”蘇珍丟了一個媚眼,扭着細腰美臀,張羅早飯去了。

看着蘇珍火爆的身材,葉知秋心裏想,不知道蘇珍上輩子是不是這模樣?如果是,許仙那個小白臉,大概也被她榨乾了吧?這樣的身材,哪個男人能受得了?跟她在一起,老夫子也會變成一夜七次狼啊,何況許仙這樣的青年書生?

“知秋,你流鼻血了。”柳雪說道。

“沒有吧?”葉知秋急忙收回目光,擦了一下鼻子,做賊心虛地訕笑道:“我不在看蘇珍,我在想……斤車大道的事。”

“欲蓋彌彰。”柳雪一笑,挽起葉知秋的手,在營地前散步,又說道:“等幼藍回來,看看她有沒有消息。對了知秋,如果幼藍也打聽不到消息,我們晚上要不要去赴約?”

本來打算,今天一早繼續趕路的,卻沒想到出了一個終南仙人!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對方既然送來了書信,想必早有佈置。如果我們視而不見,繼續趕路,說不定對方會出來阻攔……”

說話間,前面的山樑上,一道麗影飛奔而來,正是幼藍。

柳雪和葉知秋迎上去,同時問道:“幼藍,有沒有打聽到什麼消息?”

“打聽到了,有人要殺我們。”幼藍奔過來,臉色因爲奔跑而微微泛紅,說道:“所謂的斤車大道,就是殺道,因爲‘車斤’合起來,是一個‘斬’字!” 葉知秋和柳雪恍然大悟,原來斤車大道,是這個意思!

怪不得信上說‘斤車大道,生死玄機’,既然有斬殺,自然是事關生死了!沒斬之前就是生,斬下去就是死!

柳雪也不害怕,反而笑道:“究竟是什麼人,要斬殺我們?”

“是個頑石成精。這個頑石,已經經歷了上萬年,現在化作人形,在終南山南部爲惡。”幼藍說道。

“我靠,石頭也能成精?”葉知秋大跌眼鏡,叫道:“莫非和孫悟空一樣,石頭崩裂,裏面跳出來一個人?”

幼藍抿嘴一笑:“那倒不是,就是一個萬年頑石,變成了人的模樣……”

葉知秋點點頭,問道:“這消息,幼藍是怎麼知道的?”

“蝦有蝦路蟹有蟹路,我是青丘一族,自然要找這裏修煉略有小成的族類去打聽。她們久居此地,知道這個終南仙人的底細。”

葉知秋點點頭,原來幼藍是找這裏的狐狸精們打聽的。

忽然心裏一動,葉知秋笑道:“對了幼藍,這裏的狐族,有沒有和你一樣漂亮的?”

“師公,你幹嘛問這個?”幼藍臉色一紅。

“哦,沒什麼,就是想給你師父再找幾個徒弟,她這人收徒弟有癮。”葉知秋說道。

柳雪白了葉知秋一眼:“我看你是對美女有癮,想叫幼藍給你找幾個青丘小妾吧?”

幼藍噗地一笑,說道:“不管是誰有癮,這事兒都不能成。因爲這裏的狐族,道行都很差,最厲害的也不能化作人形。我的道行,在這裏算是老姑奶奶……”

葉知秋點頭:“嗯嗯,老姑奶奶繼續說,那個終南仙人,有多大的道行?是不是很厲害?”

“師公別開玩笑,折我草料了。”幼藍臉色更紅,說道:

“在那些狐族看來,終南仙人很厲害,有移山之力,可以讓幾百斤的大石頭飛起來,落下砸人,神出鬼沒。所以……師父和師公,還是商量一下對策吧。”

柳雪微微點頭,問道:“他的老窩在哪裏?”

幼藍伸手向南指:“前面幾裏地,就是三頭峯。終南仙人出沒於三頭峯附近方圓幾十裏,根源就在三頭峯,但是具體地點,無人知曉。”

“好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葉知秋來了精神,說道:“我們這就回去,收拾收拾,今天晚上就在三頭峯宿營!”

柳雪點頭,和葉知秋轉身返回營地。

幼藍跟在身後,繼續彙報自己瞭解到的一些消息。

回到宿營地,蘇珍已經準備好了早飯。

大家吃過早飯,拔營起寨,前往三頭峯。

一路上,衆人談論着終南仙人的事,說說笑笑,並不緊張,倒是十分輕鬆,像是奧特曼去打怪獸,毫無壓力。

三頭峯並不遠,走了兩個多小時,前面便是。

幼藍手指前面的山峯:“那座山三峯並立,就是三頭峯。”

衆人擡眼觀看,只見幾里路外,有一座大山,山上三座峯尖,恰似三把利刃指向天空。

“原來是這個樣子,怪不得叫三頭峯,倒像是二郎神的三尖兩刃刀。”葉知秋點頭說道。

“我看不像三尖兩刃刀。”蘇珍說道。

“那你說像什麼?”葉知秋隨口問道。

“像是一個仰臥的美人……胸前長了三個大包。”蘇珍說道。

“噗……蘇珍,我這輩子,再也不跟你說話了!”葉知秋哭笑不得。

柳雪也搖頭笑罵:“蘇珍是沒救了,遲早有一天,我要把你逐出師門!”

“師父纔不會。”蘇珍一笑。

衆人來到三頭峯下,繞過三頭峯,在峯南半山腰紮營。

蘇珍和幼藍埋鍋造飯,葉知秋和柳雪,走向中間的山峯,觀察地形。

站在峯頂上,柳雪閉眼感受了一下,點頭道:“這裏氣場不錯,地氣充沛,迴旋不散,難怪有頑石成精。”

葉知秋點點頭:“這一類精怪,必然有個根據地,任他本事再大,只有找到他的根據地,破壞他根據地的氣場,他也就完了。”

“先不急,等晚上見了他,看看什麼情況。”柳雪很篤定,拉着葉知秋的手,下山吃飯。

飯後,柳雪安排蘇珍和幼藍值班,自己躲進帳篷裏研究奇門遁甲。

葉知秋閒着無聊,親自調教秦毛人。

秦毛人的思維非常頑固,無論怎麼調教,都收效甚微。因爲智商的問題,秦毛人理解不了兩千多年來的歷史演化。

他的腦袋,就像是一個固定的程序,接納不了新的東西。

葉知秋和小太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秦毛人還是一臉懵逼。

小太歲嘆氣:“你這智商,除了搬石頭修長城,還能幹什麼?”

葉知秋也沒轍,搖搖頭,鑽進帳篷裏睡覺。

……

長話短說,轉眼又是黑夜來臨。

葉知秋等人吃了簡單的晚飯,安排鬼童子和蘇珍幼藍守夜。

然後,葉知秋和柳雪,端坐帳篷之中,挑燈夜讀,等候那個終南仙人。

入夜,蘇珍忽然在外面喝道:“什麼人?站住!”

葉知秋和柳雪聽見聲音,對視一眼站了起來,走出帳篷。

帳篷外面生着篝火,火光明亮。

幾丈之外,有個峨冠道服、鬚眉古樸的老者,正在向蘇珍通報:“吾乃終南仙人也,特來此地,找你家主人,共修斤車大道。”

葉知秋哈哈大笑,大步而出:“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蘇珍,快快有請。”

蘇珍這才一側身,給老者讓開了路。

終南仙人緩步走來,看着葉知秋,笑道:“我是主,你們是客,有朋自遠方來的話,應該是我說。”

“山河本無主,有德者居之。”柳雪一笑,也走上前來,說道:“你今天住在這裏,明天則未必,所以,你不是這裏的主人。”

“非也,老朽住在這裏,已經有一萬年了。”終南仙人淡淡笑道。

果然是萬年頑石,葉知秋點點頭,擡手相請:“老翁夜來,還請帳篷裏說話。”

老傢伙也不客氣,閃身進了帳篷。

葉知秋和柳雪也隨後進入,三人席地而坐。

幼藍上茶。

葉知秋喝了一口茶,問道:“昨夜裏的書信,是老翁給我們的吧?”

終南老人點頭:“沒錯。” 葉知秋喝了一口茶,問道:“昨夜裏的書信,是老翁給我們的吧?”

終南仙人點頭:“沒錯。”

柳雪微微點頭,問道:“敢問老人家,何爲斤車大道?又該怎麼修?”

終南仙人哈哈一笑,用手指在空中比劃,說道:“車斤二字,合起來是個斬字。所以,斤車大道就是殺道。”

果然如此,和幼藍打聽到的情況一模一樣。

葉知秋也大笑,說道:“我只聽說過聖人之道,詩書之道,玄門中有陰陽之道。 系統最佳攻略 老翁說的殺道,又是哪家的道?難道是殺神白起留下來的,以殺治天下嗎?”

“非也,我們修道之人,不問天下之事,只說眼前的事。”終南仙人搖搖頭,指指自己,又指指葉知秋和柳雪,說道:“我說的殺道,是我們幾人之間的事。”

柳雪蹙眉:“老翁的意思,是要殺我們嗎?”

終南仙人點頭:“我殺你們,就是殺道;你們殺我,亦是殺道。殺人者證道,被殺者殉道,如此而已。”

葉知秋哈哈大笑:“那究竟是誰證道,又是誰殉道?”

柳雪也點頭:“是啊,老人家的說法很奇怪。我們素不相識,無冤無仇,爲什麼要互相殘殺,以殺證道?”

終南仙人站起身來,向葉知秋和柳雪施禮,說道:“實不相瞞,我也不敢生出加害二位之心。只是我在終南山,已經修道一萬多年,至今還沒修成大道,所以斗膽請二位幫忙。”

柳雪微笑:“老人家不用客氣,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儘管說。只要我們能夠做到,一定全力幫忙。”

葉知秋也點頭,讓這老傢伙繼續說。

終南仙人道謝,說道:“我需要四千九百斤檀香,請二位幫忙。”

柳雪皺眉:“四千九百斤檀香,可不容易。老人家要這麼多檀香,有什麼用處?”

終南仙人說道:“我要用這些檀香,刻一個九天玄女娘孃的神像,日夜參拜,則大道可期也!”

“九天玄女神像?”柳雪愕然。

葉知秋也哭笑不得,這老傢伙,看來並不知道柳雪的真實身份!

“然也。”終南仙人點頭。

葉知秋忍不住,問道:“老翁,你見過九天玄女嗎?知道人家長什麼樣子嗎?”

“無需知道娘娘什麼樣子,心到神知,我虔誠參拜,娘娘自會保佑我登上大道。”終南仙人說道。

“嘿嘿,人人持珠念觀音,觀音持珠念誰人?大家都去求九天玄女娘娘,只怕娘娘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正在煩躁啊!”葉知秋掃了柳雪一眼,嘿嘿地笑。

終南仙人勃然大怒,喝道:“你休得信口雌黃!玄女娘娘乃是九天之聖女,心念一動斗轉星移,神力到處雞犬升天,又怎麼會自身難保?”

哎喲臥槽,沒想到,這終南仙人還是雪兒的鐵桿粉絲啊!假如柳雪舉辦個人演唱會,這老頭,一定是臺下搖擺吶喊最瘋狂的那個!

葉知秋看了柳雪一眼,忍俊不禁。

柳雪也忍着笑,說道:“老人家,四千九百斤檀香,數量太大,我們沒辦法湊齊。不如這樣吧,等我們出山以後,給你籌備個十斤八斤的,算是一點心意,可好?你可以把神像刻得小一點,有個意思就行。”

“不行!” 倘若夏日有情 終南仙人瞪眼,神色大惡:“如果你們不能如數湊齊四千九百斤檀香,我就以殺證道,取你們的心肝來供奉九天玄女娘娘!”

“哇,九天玄女娘娘這麼狠?竟然要人家的心肝來供奉?”葉知秋故作吃驚,掃了柳雪一眼。

終南仙人哼了一聲,說道:“明天晚上,我來取檀香。如果看不到四千九百斤檀香,就取你們性命!”

說罷,老翁一轉身,拂袖走向門外。

“檀香在此,老翁留步!”葉知秋忽然拔出赤元劍,喝道。

話音未落,劍氣錚然有聲,似一道匹練,直奔終南仙人的後背。

終南仙人聽見身後劍氣呼嘯,不由得大驚,急忙回身來看,卻不料劍氣已到,鏘地一聲,撞在胸前!

老傢伙的身影向後猛退幾步,撞出帳篷門外,大喝:“小子無禮!”

“赤元出鞘,斬!”葉知秋大吼一聲,搶出去,再一次催動赤元劍。

劍氣催發,那終南仙人卻忽然化作一道金光,伴隨一聲巨響,沖天而去。

幼藍和蘇珍就在門外,也各出兵刃來圍攻,卻阻之不及,眼睜睜地看着終南仙人逃遁。

柳雪也追出帳篷,目光左右搜尋:“老翁哪去了?”

葉知秋也在四處找,忽然叫道:“風雲變色,大家小心!”

話音剛落,空中有物呼嘯墜下,卻是一塊磨盤大的石頭,砸得地面震顫。

終南仙人的聲音在空中大叫:“爾等對九天玄女娘娘不敬,今日三頭峯下,吾將以殺證道,取爾等心肝腦髓,供奉娘娘!”

雖然聽見終南仙人的聲音,但是不見其人。

葉知秋擡頭搜尋,罵道:“死妖怪,假託九天玄女娘娘之名,濫殺無辜,爲惡終南山,當心九天玄女娘娘打你屁股!”

一句話沒說完,又一塊大石,從空中墜下,向着葉知秋頭頂砸來。

葉知秋急忙閃身躲開,赤元劍向上一指:“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可是葉知秋找不到終南仙人的行蹤,劍氣再厲害,也是無的放矢,全然無效。

空中,終南仙人的大笑聲不斷,無數大石,雨點般地落下來,砰砰墜地,塵土飛揚。

柳雪和蘇珍等人各出法器,一邊躲閃,一邊向上攻擊,但是都沒作用,打不中終南仙人,也止不住飛石的墜落。

許兆麟等三個鬼童子,在天空中亂竄,竟然也找不到終南仙人的蹤影!

活人知道躲避,可是地上的帳篷卻遭了秧。

轉眼間,三頂帳篷全部被空中的落石砸爛,連帶着鍋碗瓢盆,都被毀於一旦。

全能千金燃翻天 帳篷中間的篝火,也被飛石砸中,火星迸起,向四周亂竄,還引燃了一頂帳篷。

一票高手在這裏,卻拿一個頑石成精的終南仙人沒辦法,被弄得手忙腳亂,一地雞毛。

手機站: 蘇珍急了,向葉知秋靠近,叫道:“師公你抱住我,保護我的身體,等我出魂上去看看!”

葉知秋急忙躲開:“不敢不敢,姑奶奶還是離我遠一點的好……”

對於蘇珍這個死妖精,葉知秋是真的怕了,只能敬而遠之。

如果真的配合她,等會兒,她肯定又要說自己吃她豆腐,趁她出魂,在她身上攻城略地上下其手什麼的。

蘇珍撇嘴,嗔道:“師公不願意抱着我,那你出魂吧,去上面把老東西幹掉,我抱着你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