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兒,我眉頭猛的一皺,黑蓮有復活術?八爺這話啥意思啊?

想到此處,我急忙對着黑無常範無救問道:“八爺,這話什麼意思啊?”

八爺聽我這麼問,依舊是那副好似誰都欠他錢的模樣。

只見他突然伸手指着上官仙,然後開口道:“復活術,可以將她復活!”

此言一出,我的臉色“唰”的一聲便變了個顏色。腦袋裏更是“轟隆”一聲炸響,好比晴天霹靂。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之前我雖然已經開始猜測黑蓮正在研究某種“靈魂再生術”。

但我一直都不確定,或者說不知道黑蓮的實驗是否已經成功。也只是在聖水山聽那個黑蓮男子提起過隻言片語。

因此,心中一直都有這樣一個猜測,但也只是猜測。

如今得到了黑無常的範無救的證實,這個消息給我的衝擊力無異於是巨大的。

至我認識上官仙開始,我便想復活上官仙。甚至我都想到了古老的的道術“借屍還魂術”。

當時那種想法很是強烈,但因爲有活人陰婚的限制。我便想等上三年之後,如果真能逃出冥界,我在去想復活上官仙的事兒。

現如今活人陰婚的詛咒已經解除,擺在我面前的就兩件事兒。

第一,還陽。第二,想辦法復生上官仙,讓上官仙再次擁有有血有肉的軀體。

還陽不是問題,都來到了半步多,只要在過一條回魂路,我就可以還陽。

至於第二嘛!我之前沒想那麼多,只是想回到陽間之後,在去考慮這個問題。

可現在被黑無常提起,而且爲我指明瞭方向,這讓我很是激動。

而就在我激動的時候,只見上官仙突然用着顫抖的聲音對着黑無常說道:“八、八爺,您說的、說的都是真的嗎?”

因爲上官仙突然說話,所以我直接就回過了神兒。然後跟着開口道:“是啊八爺,您老能不能說明白一些?”

黑無常應該不善言辭,聽我個上官仙這般說道之後,張了張嘴也沒說話。

而到是一旁的謝必安開口道:“雖然這是地府高層的祕密。但我兄弟既然把這事兒告訴你們,那我也就給你們透個氣兒吧!”

聽到這兒,我和上官仙都比較激動,除了我想復生上官仙以外,上官仙也想再生世間。

因此,我們當即便對着七爺和八爺再次行禮。

七爺連連擡手:“罷了罷了,這裏不是說話的地兒,跟我來吧!”

說罷!黑白無常便轉身走進了這棟碩大無比的行政大樓。

這大樓之中鬼來鬼往,神色匆匆。但在見到黑白無常的時候,都很是恭敬的行禮打招呼。

而黑白無常也不看那些小鬼兒一眼,帶着我們徑直來到了一個房間。

這房間很大,裏面有很多文案,應該是黑白無常的辦公室。

進入房間之後,白無常謝必安也不廢話,直接進入正題:“小炎你和小仙兒的事兒哥哥們也都知道。但接下來我要說的,全都是地府高層機密。你可千萬不能泄露出去!”

見陰帥謝必安如此緊張,而且臉色也不是笑臉,變得一臉的凝重。

我不敢怠慢,當即便鄭重的開口道:“七爺放心,我李炎不會透露出半個字!”

七爺點了點頭,然後便說出了這關於這地府的得知的“黑蓮復活術。”

半個小時之後,我得知了關於“黑蓮復活術”更多的詳情。

白無常謝必安說,黑蓮的來歷可以追溯到很久遠的時代。至於多遠,白無常沒說。他只說黑蓮教廷當時以一朵黑色蓮花爲圖騰,其教廷掌控的力量幾乎可以抗衡天庭。

不過最後還是被三界正派力量絞殺殆盡,但是依然有餘孽遁走,天庭用過各種方法想找出黑蓮餘孽但都沒有找到。

就連地藏王菩薩坐下的諦聽聖君,也不能聽到起下落。

直到最近的一百年,黑蓮的蹤跡開始出現在世間,並且還發展的愈演愈烈。

地府不久前派遣陰兵在陽間拔掉了黑蓮的一個據點,得到了大量有用的訊息。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可復活靈魂的道術,但是根據得來的消息。這種復活術現在還不太穩定,但也有一定的機率讓鬼魂血肉重生。

聽到這兒,心中早就掀起了陣陣驚濤。沒想到黑蓮的實驗竟然成功了!

就在我和上官仙驚訝異常的時候,久久不語的黑無常再次沉聲開口道:“這件事兒本是我們在調查,現在你兩知道了,你們也必須在陽間協助我們調查!”

聽黑無常這般開口,我心中真是千百個願意。

既然是協助調查,那接觸到“黑蓮復活術”的機會豈不是更多?換句話說,上官仙可以血肉重生的機會,不也就指日可待? 當聽黑無常這般說道之後,我那叫一個高興!

這可是好事兒,既然協助黑白無常調查黑蓮復活術,那我不就可以接觸到關於黑蓮更多的情報?

所以我根本就沒有多想,當即便對着黑無常範無救開口道:“多謝八爺,李炎願效犬馬之勞。”

黑無常範無救見我答應,也不在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而白無常卻繼續開口說道:“小炎啊!我們在朝也算同一陣營。現在你又答應幫助哥哥們這個忙,哥哥們也不會虧待你!只要調查出了黑蓮復活術,我第一件事兒便是幫助小仙兒重生,絕對不會驚動閻王!”

聽謝必安這般說道,我心中驚喜不已。就算謝必安不這麼說,我也會去調查黑蓮的復活術。

如今攀上了黑白無常這顆大樹,對於上官仙的血肉重生,我又增強了幾分信心。

隨後,黑白無常陸續透露了一些消息給我,比如黑蓮的據點可能隱藏在那些地方之類的。

可是當我問起黑蓮爲何研究復生術的時候,黑白無常卻閉口不言。

見他們不願說,我也不在詢問,看來地府瞭解到的東西並不比我少。

之後,謝必安給了我三道“請靈符”。

說,這這“請靈符”是一種指定聯繫符咒。只要回到陽間,凡是遇到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啓動一道符咒,黑白無常便會知曉。

然後他們便會趕來幫忙,即使他們趕不來,也會派手中得力干將前來相助。

至於時間,應該在一天以內。換做地府的時間,也就是三天。

見這三道符咒是好東西,我急忙收好這三道“請靈符”。這三道“請靈符”完全就是,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以後誰敢惹我?惹毛了老子,老子就把黑白無常叫出來,看嚇不死你。

收好這三道“請靈符”之後,我和上官仙便不再久留,告別了七爺八爺直接離開了這棟半步多中的陰差行政大樓。

出門之後,我和上官仙領回了我們的坐騎,跨馬而上直接向着半步多城門急速行去。

因爲我有通關文碟,而且守門的依舊是上次被我挾持的那名鬼差。

當他看見是我的時候,竟然嚇得一哆嗦。見他如此,我也是隻淡然一笑,然後把通關文碟拿了出來。

那守門的鬼差見我拿出閻王御批的通關文牒之後,哪敢怠慢,當即便恭恭敬敬的把通關文碟還給了我。

我接過通關文牒,問了問回魂路的方向,便與上官仙直接離開了半步多城。

根據剛纔那守門的鬼差所說,三岔路口距離半步多城約三百公里。因爲我們有坐騎,所以要不了三個小時,我們便能趕到。

而我和上官仙此時也是還陽心切,雙雙都加快了馬速直奔山岔路口而去。

途中雖然有很多被標記過的傻逼鬼擋路,但都不能阻擋我們前行的步伐。

根據那守門的鬼差指示,不到三個小時我們便趕到了傳說中的三岔路口。

此時我和上官仙放棄了坐騎,畢竟在回魂路上,可出不得岔子,用腳走再合適不過了。

此刻站在三岔路口前,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而這三岔路也與我想象中的不一樣,本以爲是三條路,結果是三座懸空石橋。

而且我和上官仙站立的位置,也是一處懸崖,懸崖前面便鏈接着這三座懸空石橋。

石橋下方是無盡的迷霧,也不知道有多深。而三座石橋之上,這會讓也是迷霧漫漫,根本就看不到頭,不知鏈接向何方。

根據七爺的話,我們接下來有走最左邊的一條路即可,因爲最左邊的一條纔是回魂路,其餘兩條都是死路。

而且這回魂路也有它的來歷,傳說道教之主東華帝君成仙之後,來到幽冥地府,見自己的母親在地府受苦,一時間回想起了成仙前的記憶。

至此,東華帝君不顧天條,直接拔出仙劍,一劍斬斷自己母親身上的鎖鏈。然後帶着自己的母親,一路打出了十八層地獄。

什麼冥界十陰帥,黃泉軍團八百萬,在東華帝君面前,完全就是垃圾。

雖然東華帝君法力滔天,神功蓋世。但自己的母親始終是一個普通的鬼魂,當時也沒有回魂路,三岔路口也只有兩條路,而且都是死路。

東華帝君怕他在用大法力脫離冥界的時候,傷到自己的母親。便聚集仙力,一劍驚天,當場便斬向十八層地獄的方向,結果地獄牢籠被斬開,放出地獄惡鬼八百萬。

這八百萬惡鬼最終隨東華帝君一路打到現如今的三岔路,後以東華帝君爲主,八百萬地獄惡鬼爲輔,生生在這裏闖出第三條路,一條通往陽間的一條回魂路。

因此,三岔路口因爲東華帝君闖出的回魂路而得名。

雖然東華帝君和大師兄都很是勇猛,乃我輩楷模。但他們始終都逃不出天庭的懲罰。

天庭降下聖旨,貶去了東華帝君的仙格,最後被捉拿歸案。玉帝本想處斬東華帝君,但東華帝君在西王母坐下成道。

西王母不忍,便向玉帝求情,說地獄被放出八百萬惡鬼,現在正在陽間作亂,天下戰亂紛起。讓東華帝君再世爲人,降服那八百萬惡鬼。

玉帝見西王母替東華帝君求情,便讓東華帝君在世爲人。

而東華帝君在世爲人的名字,在民間廣爲流傳。

因爲東華帝君的第二世便叫做“黃巢”。也就是黃巢劍、黃巢殺鬼百八萬,傳說中的主人公。

至於黃巢的後續,還有很多世以及很多故事。直至很多世之後,東華帝君投胎至呂洞賓、呂純陽的時候,東華帝君纔再入仙格,重登仙位。

這也是爲何,人們把呂洞賓也看做是全真教祖師的緣故。因爲呂祖的“前世”是東華帝君。

想到此處,我其實也感慨良多的。前人闖地府,都是那般的威武霸氣,威震三界。

可到了老子這兒闖地府,卻是闖的那般窩囊。不過不管怎麼樣,我和上官仙總算走到了最後一步,只要踏上回魂路,我們就可以還陽了!

想到這兒,我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氣兒,然後便對着上官仙說道:“仙兒,準備好了麼?”

上官仙聽我這般問道,當即便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聽上官仙沒有意義,我便拉起了上官仙的手,然後便走向了最左邊的石橋。

這石橋很怪異,我和上官仙剛踩在石橋之上,便聽到“叮叮”的聲音。

每一步落下,都有清脆的鈴鐺聲響起。我雖然覺得很是好奇,但我心中一直記得那麼一句話。回魂路上別回頭。

因爲這回魂路上有不知多少惡鬼遊魂,他們都想從這會還陽,但最後卻徘徊在了這裏,迷失了方向。

最終,徹底迷失了自己,導致他們都想纏住踏上回魂路上鬼魂。

因此,只要誰在回魂路上回頭,便會被惡鬼纏住,永遠也別想再回去。

當然,如果達到了謝必安他們那樣的實力,那可就不用在怕這些回魂路上的亡魂。

我和上官仙目不斜視,就這樣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大約走了半個小時之後,我們走下了石橋。而且眼前的迷霧也開是漸漸散去!

不僅如此,隨着迷霧的散去,我們前方竟然出現了紅色的彼岸花。最重要的是,我們腳下的石板路,這會兒竟然變成了黃色。

霎時間“黃泉路”三個字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三界之中只有一個地方是黃色石板,周圍看滿了紅色的彼岸花,那便是黃泉路。

看到這兒,我的眉頭不由的一皺,同時連連眨眼。我們不是在回魂路上麼?怎麼來到了黃泉路?這是幻境?這TM也太真實了吧?

也就在我很是疑惑的時候,上官仙突然對我低聲說道:“周圍有很多的亡魂,這是他們製造出的幻境千萬要小心!”

聽上官仙這般說道,我當即便點了點頭。早就聽說回魂路上的亡魂了不得,今日一見果真厲害。這幻境不僅真實,而且黃泉路上那種壓抑的氣氛,我這會兒都能感覺得到。

接下來,我和上官仙加快腳步,不斷往前走。

可是半個小時之後,黃泉路開始漸漸消失,我們漸漸的走進了一處街道。

這街道我TM在熟悉不過了,就是我和師傅在安康市開白事兒店的那條街道。

隔着老遠,我便見到了老熟人,是老陳。

老陳這會兒正站在他自己的小賣鋪裏,還很是熱情的給我打招呼:“小李你回來了啊!喲呵女朋友挺漂亮的嘛!”

聽着這熟悉的聲音與語氣,我的臉部不由的抽搐了幾下。我的天,這回魂路上到底什麼鬼?

就連老陳他們知道?而且製造出的幻境還那麼逼真,難道他們可以入侵我們的大腦?讀取我們的思維? 正當我驚訝的望着站在小賣鋪裏的老陳時,我的腦海之中出現了萬千思緒。

沒想到這回魂路上的亡魂,他們竟然能讀取我們腦海之中的訊息,最後我們周圍製造出相應的幻象,以此來迷惑我們。

不過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想通過這種方式。總在不經意間,騙我們回頭。

此刻見回魂路上的遊魂,製造出的假老陳向我打招呼,我在短暫的驚訝之後,便明白了其中原因。

所以我也是略有興致的對着那假老陳開口道:“老陳,最近還有沒有逛窯子啊?”

那假老陳聽我這麼問,竟然露出一個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和陽間真正的老陳一模一樣。

“小李,你這是哪裏話!自從芭蕉精之後,我那啥早就沒了,怎麼逛窯子?不過我娶了一個媳婦兒,你看她就在身後!”

說罷!這假老常突然擡手指着我的身後。

我見那假老陳突然指着我身後,而且還一臉認真的模樣,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就準備扭頭向後望去。

可就在此時,上官仙猛的捏了我一把,然後急促的開口道:“李炎你幹嘛?”

此言一出,我才猛的轉醒了過來。

*媽!沒想到我如此小心,都差點就落入了回魂路上亡魂的圈套,他們竟然以這種方式誘使我回頭。

要不是上官仙即使提醒,我還真就回頭了!

我嚥了一口唾沫,感覺有些後怕。此時我再次望向老陳,只見他在對我陰笑,還用着老陳的聲音對我說道:“你會回頭的!”

說罷,畫面一轉,眼前的熟悉的街道直接就消失不見,周圍的一切全都變成了濃霧。

迷霧重重,在沒有了一絲風景。我長出了一口氣兒,然後對着上官仙開口道:“仙兒,剛纔真是謝謝你了!”

上官仙見我謝她,不由的“噗嗤”一笑:“好啦!沒事兒了!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說罷!上官仙便挽着我的手繼續往前行。

我們就這般在迷霧之中前行,大約十分鐘後,迷霧再一次漸漸散去。

而這一次,我們來到了一處鳥語花香的世界。

而且這裏不僅鳥語花香、風景怡人,甚至有仙女起舞、天馬橫空!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一皺眉,在我的記憶之中我可沒來過這種地方。也就有一次做夢,在夢中夢到過這樣的仙境。但時間過得太久,夢境中的環境我已記不太清了。

不過這回魂路上的亡魂,沒想到怎麼這般厲害,竟然還能模仿我曾經的夢。

想到這兒,我不由的開口道:“仙兒,我曾經做過一個夢與現在的場景差不多。”

上官仙聽我這般說道,身體不由的一震,腳步竟然直接停了下來。

我見上官仙突然止步,感覺有些奇怪,便接着開口問道:“仙兒,你怎麼了?”

上官仙聽我這般問道,不由的扭頭望向我,然後一臉疑惑的開口:“你也做過這樣的夢?”

聽到這兒,我感覺有些奇怪。什麼叫做你也做過?難道上官仙也有過相似的夢?

想到這兒,我正準備開口。上官仙便搶先開口道:“很奇怪,我也做個一個仙境的夢,而且夢境中的一切,與現在的一模一樣。”

聽到此處,我感覺很是驚駭。這到底什麼情況?我和上官仙竟然能做相似的夢?

我猛的倒吸一口涼氣,腦海之中突然想到了彼岸花。

我是彼的轉世,前世我乃仙界大神。因爲某種原因,可能夢到了前世的仙界。

如果上官仙也是我這個原因夢到了這樣的仙境,難道上官仙就是岸?

心中出現了這個想法之後,我不由的有些熱血澎湃。至見到上官仙開始,我還沒有告訴過她彼岸花和蛇族的事兒。

畢竟時機還不成熟,可現在回魂路上的亡魂,進入了我們的思維,創造出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