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追你多久了?”

“最近兩三年我他纔對我明說的,之前我不知道,現在回想起來,他很早就對我很好了,只是我一直沒有在意。”

“哦……”

我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問下去。

而云月則是看着我問道:

“怎麼了?”

“沒怎麼?”我搖頭。

“你別擔心,其實我一直把羅左當成我的哥哥,我對他沒有那種喜歡的感覺,只是把他當成我的親人,真的,我愛的人是你。”雲月說完用朝着我靠了過來,頭依偎在我肩膀上。

“我說兩位沉浸在愛情裏的比翼鳥,能不能考慮一下我這個單身漢?不要這麼秀恩愛,**曾經教導我們,做人要低調。”老牛端着兩盤排骨從廚房裏走了出來。

我是演技派 “**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我看着老牛問道。

“你這就不懂了吧?**語錄裏面的。”老牛有些得意。

“你可拉倒吧,你買了那家出版社的盜版書?就跟上次我朋友給孩子買的一本唐詩三百首,裏面都能有宋朝的詞。”我諷刺道。

我們一行三人就在這種拌嘴中吃過了這個很晚的晚飯,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2點多了,我已經將近兩天兩夜沒閤眼了,現在早已經困的不行,忙洗了個澡,就準備回房間休息。

雲月並沒有回‘玉’佩空間,而是和我一起躺在‘牀’上,要和我一起睡。

賴上鬼魅冷殿下 老牛被‘逼’無奈,只得一個人去了雲月之前睡覺的屋子,走之前還把電腦搬了過去……

和雲月睡在同一張‘牀’上,我雖然有些興奮,但是最近實在的太疲倦了,一陣睏意襲來,我睡了過去。

語言戀 這一覺,直接睡到天大亮,等我起來的時候,發現雲月早已不在‘牀’上,看了看手錶,已經是中午11點多了,我‘揉’了‘揉’眼睛,從房間裏走了出去,發現雲月已經買回來一些早點。

我現在才反應過來,雲月有了羅左給她的那種護魂符之後,現在於常人沒有什麼區別,除了她那冰冷的體溫……

和雲月打過招呼,在衛生間洗漱過之後,我又把還在夢中的老牛叫醒,我們三個一起吃過早飯,我便讓老牛把皮箱子裏的錢數清楚。

這是目前要做的第一件事,然後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找齊治療韓穎身體內屍毒的‘藥’材,之後我便計劃在‘玉’佩空間裏苦練罡氣,直到自己把六戊鬼師掌的六式,全部學會纔出來,也只有這樣,我纔有保護雲月的底氣!

或許還能在‘玉’佩空間裏的白靈鼠身上,再次遇到消失已久的張流觴,如果遇到他,我得問清楚那老矮子到底是什麼來路。

雖然這一箱子都是現金,但是也好數,因爲都是一捆一捆的,每捆一萬,我們只需要點清多少捆,就知道有多少錢了。

沒一會兒就算了出來,一共是500捆,也就是五百萬。

“老野,怎麼整,咱也沒有那些車禍家屬的聯繫方式啊?”數清錢之後的老牛看着我問道。

“給李隊長打電話,‘交’給他們,讓他們分配給死者家屬。”我說着便從老牛那裏要過了電話,直接給李隊長撥通了過去。

編了個理由,讓李隊長過來,然後跟他說明一切,李隊長也贊同我和老牛這個補償的做法,對我們道謝之後,便帶着那一箱子現金走了。

關於李隊長的人品,我是絕對相信,那500萬一定會一分不少的送到各各死者家屬的手裏,雖然我和李隊長不算特別熟,但是他的骨子裏絕對不是做出那種事情的人。

這一點,我深信不疑。

送走了李隊長,我再次帶着雲月回到了‘玉’佩空間裏,看着裏面的一切我就一陣唏噓,空間草地上的小熊看到雲月之後,如同見到自己的親人,朝着雲月就跑了過來。

雲月也笑嘻嘻的把它從地上抱了起來,親暱的貼在了臉上。

而一直在‘玉’佩空間裏的白小小看到我和雲月來了之後,忙從河邊站了起來,朝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她和雲月一見面,兩人就如同姐妹一樣,手拉着手聊了起來,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而且我能白小小看我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對我還是一個隔膜的,或許是因爲上次黑袍老頭那件讓她誤會的事情。

我也沒想解釋,只要她和雲月在一起開心就行,至於怎麼看我,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只要別看到我恨的牙癢癢就行。

他們倆姐妹手拉手帶着小熊和白靈鼠坐在七‘色’‘花’海中說笑嬉戲,我則去看了看龍鬚草和雨‘花’木,見這兩株‘藥’材生機旺盛之後,心裏也下了決定。

決定今天晚上就前往黑市,一是爲了打探剩下的那兩種救韓穎命的‘藥’材的消息,二是則去看看能不能遇到什麼寶物防身或者符陣功法,能讓我的實力在一段時間內快速提升,我現在必須要抓緊時間,絕對不能大意,因爲留給我的時間並不多了,那老矮子和五行邪教的人,隨時都有可能找到我。 ?

和雲月從‘玉’佩空間裏出來之後,我便用手機打了個電話,查詢一下銀行卡的裏餘額,爲去黑市做準備。

聽到裏面有三千三百萬的時候,我的心裏還是一陣‘激’動,看來那個道觀和算命館倒也守信,一個沒少的給我把“代言費”打在我的銀行卡里。

白小小也感覺呆在‘玉’佩空間裏面枯燥無聊,和雲月一起出來了,他倆倒是有些形影不離了,我只得暗自搖頭,這‘女’孩兒之間的感情是怎麼增進的?男人靠酒桌和煙,‘女’人又是靠什麼?

搖了搖頭,不再去想,因爲我不是‘女’人,‘女’人的事情,最好不要猜。

我和雲月說明要和老牛再去一趟黑市的時候,雲月當即表示陪着我們一起去,白小小更是和雲月一個意思。

我和老牛相視一眼,只得答應了下來,其實本意我是不打算讓雲月和白小小跟着的,說句俗話,雖然身邊有云月和白白這兩個美到不像話的‘女’孩陪着,就極大滿足我和老牛男人的虛榮心。

但是物極必反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太過漂亮的‘女’人,總是會招來麻煩的。

即使是這樣,我依舊點頭同意了,當然這其中有虛榮心的作怪,但是最重要的是我怕和雲月分開,擔心她一個人在家裏會出事,而讓她在‘玉’佩空間裏,又怕她無聊,她現在白天也可以在外面,所以我才決定讓她倆跟着,但是有個前提,必須都得戴上墨鏡。

看着戴上墨鏡的雲月和白小小,我完全覺得自己是在多此一舉,雖然墨鏡擋住了雲月和白小小的半張臉,但是絲毫沒有影響到她倆給人帶來美感,更填一中高貴和神祕之感。

我暗自搖頭,有一種想給她們帶上口罩和帽子的衝動。

看時間還早,上次張流觴帶我們去黑市是晚上10點多才開始走的,現在才下午兩點,所以我們並沒有着急,老牛則是打開了電腦,看起了新聞。

而白小小和雲月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動物世界。

正當我準備練氣的時候,老牛的聲音從屋子裏面傳了出來:

“老野,你說咱中國現在和日本開戰,能幹的過日本嗎?”老牛不知道又在網上看了什麼文章或者造謠新聞,問起了這個問題。“怎麼了?你又在網上‘亂’看什麼?”我問道。“不是,我剛纔看到有傻蛋在網上發帖,說要是中日開戰,1v1不借助任何國家的援助,中國必敗!”老牛說道。

“扯淡!哪個二百五發的文章?”我聽到之後,就有些惱了,我平時最煩的就是這種跪‘舔’日本的人渣,明明受着自己國家的恩惠,卻整天抹黑自己的國家,去奉承仇人。

其實我們今天能安穩的坐在電腦旁看着電影新聞,吃着零食,用手機看小說聊天,這些都是中國給的,不是美國,不是韓國,更他媽不是日本!

我們現在的安寧生活,都是中**人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不是韓國小白臉,更不是日本狗。

無論中國怎麼樣,我依舊愛着中國,不因爲什麼,只因爲我是中國人。

“一個網名叫“日本是我爹”的傻蛋。”老牛說道。

“看他那網名就知道是個二百五,認賊作父,狗都不如。”對於這種人,我絕對沒有好詞。

“那是,不過老野,爲啥咱中國不打日本啊?我看他們就是欠打。”老牛說着從屋子裏走了出來。

“不是不打,而是不能打。”我說道。

“爲啥?”老牛不解。

“你也是當過兵的人,怎麼也跟着犯糊塗?打仗真正苦的是誰?咱老百姓!如果日本真的一顆導彈打來了,我可以肯定的說,中國百分之一萬的會強力還擊!當今中國真的打不起仗,能不打就不打,能忍則忍,根據情況而定。現在中國要做的就是把航母趕緊建好,95-96式戰略核潛艇加快升級完工,儘快生產出自己的發動機,完善信息化作戰水平。打一個不恰當的比喻中國好比一條毒蛇,任別人先無盡的‘騷’擾,但是當它瞅準時機時,一定會狠狠的一擊致命,報仇雪恨!”我對老牛說道。

“就是,我也是這麼想的,中國打日本還不好說,我們只要派出強大的艦隊封鎖南海以及馬六甲海峽,用大量的遠程導彈對日本各大工業城市及工廠進行飽和式攻擊,用核潛艇以及戰術導彈阻嚇日本海上自衛隊,空軍盡一切努力爭奪東海以西的制空權和制海權,滅了日本,那不就分分鐘的事情!”老牛又吹了起來。

他的‘性’子太過於直了,現在的戰爭不同於以前,戰場瞬息萬變,科學也在日進千里,所以一旦開打,不光拼軍事力量,這包括、經濟、網絡、間諜,一些高科技武器比如:地震武器、核武器、氣象武器、生物武器、化學武器、納米武器等……

所以,現在的戰場不同於之前,我們不能小瞧了任何敵人,但是更不能看輕了自己。

和老牛討論的這麼半天,眼看天也黑了下來,到了飯點,白小小跟着老牛去了廚房,說是學做飯,而云月則繼續看着電視。

“張野,這麼廣告這麼多?”雲月看着我抱怨道。

“沒辦法,電視臺也需要賺錢啊。”我笑着說道。

“好啦,那你幫我‘揉’‘揉’肩,我肩膀好酸。”雲月放下手中的遙控器,看着我一臉可憐樣。

出發去黑市的時候,老牛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沒說兩句就把電話遞給了我,說有個男人找我,而且語氣很不善。

我聽到之後,下意識的就想到了羅左,難怪他語氣會不好,現在的他,肯定已經知道了我並沒有和雲月分開,反而是又在一起了。

接過電話,我平緩了一下神經,說道:

“喂?”

“張野,你是不是男人!你說話算不算數?!”羅左的語氣幾乎是咆哮,聽的出,他現在憤怒到極點。

是我自己失信於別人,我只得忍着‘性’子說道:

“羅左,你並不瞭解,我真的離不開她,我並不是想……”“你夠了,你現在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你能保護得了雲月?你能讓她不受到傷害,你還是能給她一個安定我未來?!若是上次的那些人再找到你們,你怎麼辦?!你太自‘私’了!”羅左一連串的質問道。我沉默了,羅左的話,說到了我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

我現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許我真的是自‘私’,因爲面對羅左,我找不到一點自信,他說的沒有錯,我給不了雲月一個安定的未來,甚至每過一天都戰戰兢兢……

“你他媽說話!”羅左此刻的語氣如同壓抑已久的火山一般,現在爆發了出來。.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張野,是不是羅左給你打電話?”羅左剛纔的聲音,被在我身旁的雲月聽到了,看着我問道。

我點了點頭。

“你把電話給我,我跟他說。”雲月說着,對着伸出了手。

我想了一會兒,還是對雲月搖了搖頭,因爲我覺得這種事情,得我自己去面對。

“羅左,我雖然給不了雲月一個安定的生活,但是我會拼了命的保護她,若是有人想傷害她,除非我已經死了。”我心情複雜地說出了這些話。

因爲我現在覺得自己除了這條並不值錢的命之外,沒有什麼能拿得出的。

“即使你爲了她拼命又能改變什麼?你以爲只有你能爲了雲月不惜生命嗎?”羅左語氣冰冷。

聽了他的話,我纔想起之前,剛遇到羅左的時候,他爲了救雲月,的確想和那老矮子拼個魚死網破,看來他對雲月動了真情,這點無需懷疑。

就在我想對羅左說話的時候,雲月卻伸手直接從我手裏把手機搶了過去。

“我已經決定了,即使我們在一起遇到什麼困難,我們都會想辦法去克服,你就算我自‘私’吧。”我現在情緒有些低落。

“好,好,好。”羅左一連說出了三個好。

接下來我們兩人相互沉默了,過了一會兒,羅左纔對我說道:

“你把手機給雲月,我知道她現在一定和你在一起。”羅左此刻說話的語氣中,明顯帶着痛苦。

我想了想,把手機遞給了雲月。

雲月接過電話之後,我並不知道羅左對她說了什麼,只聽到雲月一個勁的嗯,當然如何我聚氣仔細聽的話,肯定能聽到,但是我沒有這麼做,因爲我覺得那麼做,就太不地道了。

掛斷電話之後,雲月把手機遞給了我,我又把手機遞給了老牛,而老牛則是識趣得對白小小說:

“我說白大美‘女’,我帶你去看電影去。”

“什麼電影?”

“聊齋。”

老牛帶着白小小去看電影,客廳裏就剩下我和雲月,我習慣‘性’的拿出煙,點上一根,坐在沙發上吸了起來,我現在需要吸菸,需要用煙來平緩一下自己。

“張野,羅左沒有難爲你吧?”終於,在一陣沉寂之後,坐在一旁的雲月開口對我問道。

“沒有。”我吸了一口煙,把手中的菸灰彈在了桌子上面的菸灰缸裏。

“你現在是不是又再想和我分開?” 偏執總裁替嫁妻 經歷的這麼多事情之後,現在的雲月變得有些敏感了,當然這一切也都是我造成的。

我看着眼神中帶着不安和慌‘亂’的雲月,顯然她是怕我不遵守對她許下的諾言,看到這一幕後,我心裏一陣心疼,情不自禁地走過去抱住了她冰冷的身軀。

“我不會再跟你分開,再也不會。”我把雲月抱得更緊了。

“你一個大男人,說話要算數。”雲月也抱住了我。

“算數,算數……”我重複着,生怕雲月不再相信我。

……

晚上10點,我們一行4個,做好了準備,一起下樓,朝着郊區開去,我憑着自己上次的記憶,一點點的趕去。

不知道張流觴這老傢伙最近去哪瀟灑去了,怎麼這麼久都沒出現了?現在很多事情需要他,他卻看不到人,不需要他的時候,倒是天天附在白靈鼠身上跟老牛拌嘴。

我邊開車,邊暗自搖頭,此時坐在後面的白小小和雲月在講之前看過的聊齋電影,情節,而老牛則是打開窗,點上一根菸‘抽’了起來。

路行了一半,我突然感覺到前面有一股極其強烈的‘陰’氣,這股‘陰’氣不同於以往遇到的那些鬼怪,感受‘陰’煞的同時,還帶着一股危險的氣息,讓人從心底產生懼意的感覺。

坐在副駕駛的老牛同樣察覺到了這股‘陰’氣,面對吃驚地對我問道:

“老野,前面有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大的‘陰’氣?”

“好像是殭屍。”坐在車子後面同樣感受到這股‘陰’氣的白小小說道。

“殭屍?在這城市裏怎麼會有殭屍?!”我雖然不太相信,但是前面離我們越來越近的那股‘陰’氣,讓我不得不去相信。

“老野,怎麼整,我怎麼有種不好的感覺。”老牛看着我問道。

“什麼不好的感覺?”我隨口問道。

“感覺咱不是人家的個啊。”老牛倒也實在,直接說出了真話。

其實我心裏也是沒有底的,因爲在我們前面不遠處的那股‘陰’氣給我們的感受除了危險,就是恐懼,這種恐懼不是因爲看到了什麼令人害怕的時候,而是從自己心底往外散發出來的,就好像自己的身體反應。

‘陰’氣離我們越來越近,我當即把車子停到路旁的牆邊,車燈全部關上,對衆人說道:

“都別說話,身子都趴下,儘量把呼吸放輕。”我果斷選擇避其鋒芒。

在生命和麪子之間,後者永遠沒有可比‘性’,更何況不止我一個人的生命。

很快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車子側面的那條街道上,在他的手裏還一直拿着一個發光的東西,而那股帶着危險氣息的‘陰’氣,正是從那個黑影身上發出。

我見此後,直接把自己的呼吸閉住了,現在能忍則忍,絕不是逞強要面子的時候。

等那個黑影走近,我纔看清是一個男人,他並沒有朝我們這邊看來,而是目不轉睛地盯着手上的發光物體,我這纔看清,那個黑影手上的發光物體,正是一個手機。

手機屏幕上的光反‘射’到那個人的臉上,當我看到他的面孔時,心跳突然加速了,因爲這種熟悉的面孔我曾經見到過!

正是我和老牛在峨眉山中遇到的那個被封印千年的殭屍:飛僵!!

“封印了老子一千多年,這世界變化這麼大,幸好有谷歌地圖,要不老子光特麼轉路了,什麼破建築,跟特麼‘迷’宮一樣!”飛僵口裏突出了一口流利切標準的普通話……

我此刻凌‘亂’了,真的凌‘亂’了……

它這個被封印千年的飛僵怎麼來到了這裏?而它居然能說話!還會用手機看谷歌地圖!這……這還算殭屍嗎?!

不過轉念一想,修煉八百餘年的狐妖白小小都能通人話,這個光被封印就封印了千年的殭屍怎麼可能不會說話,不過它這也太與時俱進了,接受現代化的適應能力太強。

這點我不得不佩服。

還好飛僵它的心思都在自己手上的手機屏幕上,至始至終沒有看我們這邊一眼,找準一個方向,身形一閃,快速地消失在夜空之中。

那個飛僵剛走,沒等我們幾個人起來,我便突然感覺到有人朝着我們這裏聚集,而且數量還不少,這讓我吃了一驚!

再感覺到那些人沒有‘陰’氣的時候,我才送了一口氣,要是都有‘陰’氣,我還真以爲世界末日到了,殭屍入侵各個城市……

很快,那幾個人影出現在之前飛僵走過的那個路口,看他們的身形和動作,絕對不比我和老牛慢,準確的說,我和老牛根本不是跟他們一個檔次!

一共四人,在他們四人當中,我還發現了那次救我和老牛的那個怪老太太,其餘的三人,兩人是中年壯漢,而最後是一個身穿道破,身材較好的‘女’人。

除了那個怪老太太,其他的三個人我都沒見過,難道他們三人正是那個怪老太太跟所說的“茅山九龍宗宗主秦仲易、茅山龍虎山大弟子孫雲治、茅山如意‘門’‘門’主雨夕雪。”這三位高手?

估計***不離十。“雨‘門’主,那飛僵現在已經進入了人多口雜的城市,我們得抓緊時間,趕快追上它,在它沒有鬧出大動靜之前,把它引出城市,然後想辦法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暫時封印!否則這片區域絕對會生靈塗炭!”一個高壯的男子對其中那個身材嬌柔的‘女’人說道,語氣中帶着急躁和擔憂。 ?

“秦宗主,稍安勿躁,這件事情急不得,越着急,我們的方寸越‘亂’,現在這飛僵想着靈智大開,越來越狡猾,我們必須先跟緊它,然後再想對敵之策,殺敵一萬,自損八千,乃爲下下策。。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之前那個雨‘門’主說道。

“對,雨‘門’主說的對,咱先跟上去再說。”另外一個男人贊同道。

“行,走!”

“走!”

幾個人的身影一閃,朝着飛僵剛纔所匿的方向快速的追了過去。

不過那個叫雨‘門’主的‘女’人,臨走的時候,朝着我們這裏面帶複雜地看了一眼,很顯然,她發現我們了,但也沒有點破,只是留下一句話“‘亂’世即到,匹夫有責。”然後她身形一躍,跟了上去。

我看着他們消失的背影,從車座位上坐了起來,老牛這時便忍不住地看着我說道:

“我說老牛,剛纔那個拿手機的男人難道還真是飛……飛僵?!我說怎麼看着那麼像呢!”

“應該是。”我現在的思緒還沒有恢復。

“那九老太婆是上次救咱的那個,但是她身邊的人都是誰?我看他們個個不弱。”老牛說着把座椅調回了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