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琉璃撇撇嘴,“誰都知道吸血鬼的本源之血值錢,問題是殺死吸血鬼之後那血也就死了,還沒聽說有哪個玩家能從吸血鬼身上得到具有活性的本源之血呢!”

“那可是無面。”祁烽火說到無面兩個字,語氣間充滿了重視,“不能以常理度之。”

雲琉璃聽了祁烽火的話,沉思了一會兒,微微點頭,“雖然我依然不相信有人竟然能提煉出吸血鬼的本源之血,但除了這個又找不出其他理由來解釋他們的行爲……況且黎曉曉敢大方的把任務獎勵讓給你,也就說和他能獲得的好處比起來,那點兒任務獎勵簡直不值一提。這樣說來,這個可能性倒是非常大。”

祁烽火笑着揉了揉雲琉璃的腦袋,“瞅你那嫉妒的小眼神,這可不是我們能夠覬覦的東西,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吧!”

雲琉璃無精打采的點點頭,“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倆人聊天的時候,範海辛偷偷的潛入了德古拉城堡,來到了位於最下層的“孵化室”。

說句大實話,範海辛的潛入水平簡直慘不忍睹,他之所以沒有被德古拉的僕從發現,只是因爲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會有別人來到德古拉城堡,所以這座城堡沒有任何的守衛。

伊果正帶領着所有的矮魔僕從正組裝調試機器呢!

祁烽火和雲琉璃當然看到了以爲自己潛入很成功的範海辛,不過倆人都沒搭理他。

畢竟他們都知道範海辛百分百會暴露,他們要是和他搭話了,豈不是也要暴露?

祁烽火現在是一點兒都不想和德古拉對上,範海辛愛秀就讓他去懟吧!我們靜靜的看戲就行了。

反正現在範海辛也沒用了,誰也沒規定主角不能死。

範海辛在孵化室走了一圈,心裏駭然萬分,同時也暗下決心,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德古拉的計劃得逞!

這些吸血鬼若是都復活了,人間必將變成煉獄! 範海辛偷偷爬到上層大廳,瞧見伊果正在帶領着矮魔們組裝機器。

他沒有驚動他們,悄悄的又去其他房間轉了轉,終於在一個華麗的臥室裏找到了安娜。

安娜此時穿着一身華麗的睡衣躺在鬆軟的大牀上,雙手交叉放在腹部,雙眼緊閉,不知道是睡着了還是暈了。

“安娜。”範海辛小聲喊了一聲,安娜卻全無反應。

他從窗口爬進去摸到牀邊,想伸手搖醒安娜,可是手伸到一半,就僵在了空中。

安娜平躺着,頭髮散開在枕頭上,像是一朵盛開的黑色玫瑰,襯得她的臉愈加的白,沒有血色的白。

沒有頭髮的遮蓋,修長的脖頸露了出來,在搖曳的火光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脖子一側有兩個細小的傷疤,就像是……

就像是被吸血鬼咬過一樣!

範海辛駭然後退!

他來晚了!安娜已經被德古拉轉化成了吸血鬼,等她醒來之後,她將完全忘記自己的身份,成爲對德古拉忠心耿耿的奴僕!永遠不得解脫!

直到,有人將銀樁釘進她的胸膛……

德古拉抽出了自己的銀樁,看着躺在牀上靜靜沉睡的安娜,心中天人交戰糾結萬分。

如果是不認識的人,他可以毫不猶豫的下手,但安娜……雖然他們的關係談不上密切,可經過這一小段時間的相處,他心裏對這個始終堅守着維拉瑞斯家族信念的女孩還是認可的。

雖然脾氣大了點、腦子不好使了點、自以爲是了點……但總體來說還是個好女孩的。

可是……她即將變成一個邪惡的吸血鬼。

她會和其他吸血鬼一樣,獵殺人類,吸乾他們的血液……她再也無法變回人類。

範海辛閉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氣。

再次睜開眼時,他的眼神已經沒有了猶豫,變得十分堅定。

與邪惡作戰,是他的使命,只要是邪惡的生物,即使是他的朋友……也必須被消滅!

範海辛舉起了銀樁,猛地刺向安娜!

嗤!

銀樁深深的扎進了牀墊,發出布帛撕裂的聲音。

牀上的人兒,卻不見了!

一陣風吹過,房間裏唯一的火盆熄滅了,沒有星光月光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範海辛下意識向前一撲翻滾到大牀的另外一側,再回頭時,看到了一雙閃着幽光的邪惡眸子。

安娜,已經成功的轉化成吸血鬼了,德古拉的直系血脈,一個強大的吸血鬼!

範海辛掏出手弩便是一陣狂射,可是變成吸血鬼的安娜卻像是一陣風,行如鬼魅飄忽不定,在這黑暗中,範海辛根本捕捉不到她的蹤跡!

黑暗的世界,是吸血鬼的主場!

但安娜強大,範海辛也不是弱雞,倆人遊動着找尋機會攻擊對方,一路追追打打出了房間,在範海辛刻意的引導下出了城堡到達一處露臺。

雖然外面的天色也是黑夜,但白色的積雪讓能見度提高到了可以接受的程度,至少不會讓範海辛跟瞎子一樣看不到安娜的蹤影。

他的引誘很成功,安娜跟着他一起到了露臺。

【看來變成吸血鬼並不能提高智商……】範海辛如是想着。

可,就在範海辛尋到了機會即將把銀樁扎進安娜身體的時候,一道妖風忽然掠過,手裏的銀樁嗖的飛了出去,墜落山崖,恐怕是再也找不回來了。

巨大的青色蝙蝠轉了個圈,落在露臺的欄杆上,微笑看着範海辛,“歡迎來到德古拉城堡,今天,就讓我們做個了斷吧!”

說完,德古拉又化作巨型蝙蝠狠狠的朝着德古拉撲了過來,安娜也在旁邊飛掠着支應。

一時間範海辛完全落入下風險象環生,左支右絀好不狼狽,好幾次都差點從高高的露臺上摔下去。

如果不是因爲他擁有主角光環,估計早就領便當了。

範海辛被德古拉狂揍的時候,伊果已經指揮着矮魔們將機器組裝好了,而作爲“電池”的怪人也被他們吊到了城堡的最高處,以他爲媒介就能夠從自然界裏獲得源源不斷的能量維持小吸血鬼的生命力。

機器開啓了。

數道天雷被引到了怪人身上,經過他身體的轉化變成一團耀眼的能量,通過佈置好的機器直直衝入城堡下層,爲每個小吸血鬼的胎囊注入了活力……

數不清的胎囊有規律的跳動起來,沉睡的吸血鬼紛紛甦醒,撕開胎囊飛舞在空中,爲自己的誕生而歡呼尖嘯……

這個時候,無面和黎曉曉也剛好到了德古拉城堡。

看着那圍繞着整個城堡的壯觀雷電,黎曉曉喜不自禁,“德古拉的動作還挺快嘛!回來就把所有的吸血鬼都復活了,我先過去了!”

無麪點點頭,悄無聲息的跳躍幾下,站在一處隱蔽的制高點,冷眼旁觀德古拉和範海辛的戰鬥。

這次因爲他們的干涉,範海辛沒有像原電影中一樣變成狼人,甚至完全不知道殺死德古拉的方法,所以這場戰鬥他註定落敗,剩下的時間,就看他的主角光環能在德古拉麪前撐多久了。

黎曉曉那邊完事兒估計要不少時間,他要保證那期間德古拉不會跑去搗亂。

再次將範海辛擊倒後,德古拉看了一眼城堡下方,臉上的歡愉掩藏不住。

他理了理衣領,微笑看着範海辛,“你阻止不了我,誰也阻止不了我,我的孩子們已經全部復活,你應該感到高興,因爲全世界都將爲你陪葬!”

範海辛看着那籠罩了整個城堡的電光,臉上透出絕望。

這就是結局嗎?正義竟然無法戰勝邪惡?整個世界將毀滅在德古拉手中……惡魔的陰謀,就這麼輕而易舉的達成了嗎……

再堅定的信仰,也敵不過殘酷的事實嗎……

沒人解答他心中的疑惑。

嗯,或許黎曉曉可以,但他此時哪有心思管範海辛的死活,看着城堡裏密集飛舞的數不清的小吸血鬼,他的心情彷彿飄在雲端,美妙不可言狀。

“小可愛們,叔叔來疼你們啦!哈哈哈哈!”

黎曉曉揮舞着鍋子狂笑着,狀若瘋癲的衝入了密集的吸血鬼羣,看的祁烽火和雲琉璃一愣一愣的。

這貨……瘋了麼? 初生的小吸血鬼,飢腸轆轆。

吸血鬼的眼睛與普通人不一樣,黑暗大廳裏的黎曉曉,在這些小吸血鬼的眼中,便是一團充滿誘人香氣的鮮血!

只是這團美味的鮮血外頭還包裹着一層臭皮囊。

它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撕爛這副皮囊,吸乾裏面的血液,化作自己身體的養料,讓他們長大!

黎曉曉落入大廳的一瞬間,那些原本在空中亂舞的小吸血鬼就像是漂浮在空中的鐵粉遇到了磁鐵一樣,飛速的朝黎曉曉粘了過去,數不清的小吸血鬼瞬間將黎曉曉的身形淹沒。

門外一直在偷看的祁烽火和雲琉璃是滿腦門子問號。

“烽火,怎麼無面沒來,來的是這小子?” 絕世高手 雲琉璃低聲問。

祁烽火搖搖頭,“誰知道呢,看看情況吧!這小子也很強大,不會被這些吸血鬼弄死的。”

祁烽火遠遠低估了黎曉曉,現在黎曉曉的身體強度比同級別的其他玩家強了數倍,事實上祁烽火的身體強度可能都不如黎曉曉。

吸血鬼咬在黎曉曉身上就像是咬到了一塊堅韌的老樹皮,別說咬破了,牙齒沒崩掉就算是它們運氣好!

黎曉曉對吸血鬼的攻擊渾不在意,揮舞着鍋子奮力拍擊着小吸血鬼,收穫着一團團本源之血,而後丟進嘴裏,繼續拍打……

可惜黎曉曉被無數的小吸血鬼團團圍住,祁烽火根本看不到他在幹什麼,否則非要把眼睛珠子給瞪出來不可!

祁烽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德古拉卻知道。

黎曉曉殺死第一隻小吸血鬼的時候,德古拉便感覺到了。

“是誰?!如此大膽?!”德古拉也顧不得一隻手吊在露臺上馬上就要完犢子的範海辛,化作蝙蝠飛速的朝下面衝了過去。

和他的子嗣比起來,範海辛不重要。

德古拉一走,讓生命岌岌可危的範海辛再次苟活了下來,安娜伸出腳想踩掉範海辛扒在露臺邊緣的手指,卻不留神被他另一隻手抓住了腳腕,接着她的力道翻上了露臺,還順帶着掀翻了她。

範海辛騎在安娜身上稍稍喘息了一下,看着面目猙獰拼命想要掙脫的安娜,低聲說了句“對不起”,便掏出他的大十字架使勁摁在了安娜臉上……

“啊——”安娜的慘叫響徹夜空。

須臾過後,範海辛站起身,看着地上的一灘骨灰,神情有些悲傷。

“我會殺死德古拉,爲你報仇的。”範海辛嘆息一口,開始思索解決事情的辦法。

【既然德古拉的子嗣都已經復活了,那麼只能在它們還沒出去危害社會之前將德古拉殺死,只要德古拉一死,那些小吸血鬼也就必然死亡,只是……】

只是事情就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究竟怎麼樣才能殺死德古拉呢?十字架對他沒用,銀樁對他沒用,聖水對他也沒用……

這個怪物,怎麼就不死呢?!

不,一定有殺死他的辦法,只是我們沒有找到而已,冷靜下來,仔細想想那些線索……

щщщ ●Tтkд n ●C○

範海辛思索着,走到了露臺邊緣,看着下方。

然後他就看到德古拉從某個房間裏飛出了城堡,重重的摔在地面,摔出一個蝙蝠形的大坑。

德古拉掙扎着從坑洞裏爬出來,盯着某個方向。

範海辛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一個身穿白袍佩戴面具的人,正從城堡裏走出來,飄然落在地面,朝着德古拉走過去。

【那不是黎的同伴嗎?那個神祕的面具人……】範海辛看着無面,驚疑不定。

無面走的不快,一步一步的,好像飯後散步消食似的,手裏沒有任何武器,身上也沒有露出什麼恐怖的氣勢。

但強大的德古拉,偏偏就被他逼的步步後退,根本不敢與他接近。

這讓範海辛眼睛一亮!

【這個面具人知道殺死德古拉的辦法!所以德古拉纔會害怕他!】

範海辛如是想着,再也按耐不住,麻溜的利用他的黑科技工具開始往地面溜。

殺死德古拉這等好事,他豈能不去湊熱鬧?

範海辛屁顛屁顛的跑到無面跟前,滿臉希翼的看着他,“你知道殺死德古拉的辦法?”

無面看了他一眼,“正在想。”

範海辛:……

這天沒法聊了!摔!

德古拉被無面擋在了外面,裏面的黎曉曉盡情的享用着吸血鬼的本源之血。

身體改造之後,胃裏多了一層奇異的薄膜,致使他的消化吸收速度快到無與倫比,幾乎是前腳本源之血入腹,下一刻便化作精純的能量流入他的每個細胞。

實力飆升的感覺相當美妙,讓黎曉曉不由得想起了上次在恐怖遊輪副本的時候。

忽然感覺,其實無面這傢伙挺可愛的。如果不是遇到了無面,他的遊戲人生可能會完全不同,說不定現在的實力還不如冰羽盟的一個嘍囉,也可能早就死在副本里了。

可是現在,他竟然在衝擊帝皇級。等此間結束,他便可以和祁烽火那種大佬平起平坐。

想一想,人生還真是充滿了意外和不可思議。

一隻又一隻的蝙蝠死在黎曉曉的鍋下、渾身血液化成一小坨本源之血、皮毛骨肉則化成灰燼飄散在空氣中。

落花塵 雖然小吸血鬼很多,但也架不住黎曉曉屠殺的速度,很快他身周圍繞的小吸血鬼便變得稀疏起來,不過讓黎曉曉感到高興的是,這些吸血鬼竟然沒有一個打算逃跑的!

初生的小吸血鬼,就跟人類剛剛出生的嬰兒一樣,滿腦子除了吃沒有其他東西,更不知道害怕爲何物,就算是前面有刀山火海,也阻擋不了他們吃東西的決心!

如果德古拉在這裏,自然會命令它們逃跑,但德古拉不在,這些小吸血鬼便如飛蛾撲火般連綿不絕的撲向黎曉曉、悍不畏死!

蝙蝠越來越少,黎曉曉周圍的蝙蝠屏障越來越稀薄。

終於,一直注意着他的祁烽火和雲琉璃看到了黎曉曉的身影,也看到了他在做什麼。

只見黎曉曉揮動鍋子拍中一隻小吸血鬼,那吸血鬼立即慘叫一聲華爲灰燼,只在空中留下一團閃耀着輝光的鮮紅血液……

“這怎麼可能?!”祁烽火刷的站起來,滿眼的不可思議! “真的有人可以做到……”雲琉璃喃喃着,不敢相信的看着黎曉曉,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驚詫於有人能奪取吸血鬼的本源之血,還是驚詫於擁有這個能力的人竟然是黎曉曉!

如果是無面的話,她心裏也不會如此驚駭,頂多是“果然如此”,但黎曉曉……這可真是讓人嫉妒!!

祁烽火沒有接雲琉璃的話,倆人就這麼呆呆的看着黎曉曉。

看着他一張嘴將正在下墜的血團吞入口中,同時手上也沒停,瞬間又拍死了兩隻吸血鬼,一甩頭又把那兩團血也給吞了……

就像是一隻貪得無厭的饕餮。

“他不是吸血鬼血脈吧!”雲琉璃有些茫然的看着祁烽火,“爲什麼可以吃吸血鬼的本源之血?夜叉血脈不是隻能吞吃純淨陰魂的嗎?”

“不知道……”祁烽火輕輕的搖頭,感覺自己的遊戲常識被徹底摧毀了,這個黎曉曉,表面上看着挺正常的,卻哪裏都不符合常理……

“這傢伙……”祁烽火的眼神由茫然慢慢的變成了鄭重,喃喃自語,“這傢伙,該不會成爲第二個無面吧……”

“啊?” 錯染小萌妻 雲琉璃大吃一驚,扭頭看着祁烽火,忍不住連眨了好幾下眼睛,下意識的反駁,“這怎麼可能?”

妖孽有一個就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怎麼還會出第二個的?

不過這倆人的震驚是拋媚眼給瞎子看了,當事人黎曉曉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爲在別人眼中意味着什麼,對他而言,這些都是基本操作,早就習以爲常了的。

愛久,見情心 祁烽火看了一會兒,看出點端倪,“我覺得可能不是黎曉曉的能力……而是他手裏的鍋子有貓膩。”

頓了一下,祁烽火說,“那肯定是寶物……”

說話間,他的眼裏掠過一道貪婪的光。看到好東西,想要據爲己有,這是人之常情,只是大多數人沒有這個實力,而祁烽火卻有。

殺人越貨這種事兒,他也沒少幹。

雲琉璃扯了扯祁烽火的袖子,用下巴示意了一下下面。

下面的雪地裏,無面正站在那兒,將德古拉伯爵擋在城堡外。

德古拉感覺自己的子嗣一個個的死去,心裏簡直在滴血。

四百年啊!他經過四百年的勤奮耕耘纔有瞭如今這些數量的子嗣,今天卻慘遭屠戮,讓他憤怒的恨不得將這些獵人統統碎屍萬段!

但是他做不到,也阻止不了,眼前這個面具人,他強大的讓人絕望。

德古拉的第六感告訴他,即使不借助狼人的力量,這個面具人也能夠輕而易舉的殺死他,那是超脫了世俗的力量,那是……神的力量!

用盡了四百年沉澱下來的堅定心智,德古拉才勉強止住了自己想要轉身逃跑的本能反應。

那是他的城堡!他所有的財富、僕人、子嗣……都在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