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我這句話一說來,鬼小孩馬上就反駁了我 ,“姐姐,你這麼說就不對了,雖然我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樣子,可是實際年齡卻可比你還要大呢。”

聽到小男孩這麼說,不知道怎麼的,藏在心裏的那些話我也想找個人說出來,於是我對着這個鬼小孩將我和忘川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當然我隱瞞了我是一朵小紅花的事情。

鬼小孩聽我說完後,竟然單手託着下巴,思考起來了,過了一會兒他對我說道,“所以,你是想見你的那個鬼老公是吧?”

“嗯。”我悶悶的點頭,“可是他已經被吞噬了,我再也見不到他了。”

“小丫頭,我跟你說啊,我做鬼幾百年了,聽聞的事情也挺多的,你的這種情況吧,還有挽救的餘地。”鬼小孩對我說道。

雖然聽到鬼小孩叫我小丫頭我很不爽,但是聽到他後面那句話的時候,我還是打起了精神,不過他看起來就是一個小孩子,他說的話不知道能不能信。

“那你說說怎麼能再見到他?”我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問這鬼小孩。

鬼小孩卻看着我狡黠的笑了起來,“誒,我可不會白說的,你得付出報酬。”

“那你要什麼?”我警惕的看着這鬼小孩,我還想起了之前鬼醫騙我說要我的血一樣。

鬼小孩白眼一翻對我說道,“你放心我不是要什麼貴重的東西,你給我幾千億的錢花花就行了。”

媽蛋,幾千億?這鬼小孩是搶劫麼?有句俗話叫做有錢能使鬼推磨,看來鬼愛錢的這件事情是真的。

看到我的表情,鬼小孩突然眼睛一瞪,“你不會這麼小氣吧,幾千億都不給我!?”

“我沒有那麼多錢啊?能不能打個折?”我無奈的說道。

“你是傻逼嗎?我要的是冥幣!”鬼小孩氣呼呼的說道。

呃?!冥幣?要冥幣的話這個就好說了啊,冥幣的面額非常大,幾百塊就能買上千億冥幣了。

於是我爽快的答應了鬼小孩的這個要求,鬼小孩馬上就眉開眼笑了,“這才差不多,根據你剛纔說的那個情況,以我做鬼幾百年的經驗告訴你 ,還是可以找到的,只是很難很難,比登天都還要難。”

“那你倒是說啊!”我急了。

鬼小孩突然神祕一笑說道,“小丫頭莫急,我跟你講啊,人死後會有靈魂,但是靈魂消失後,它的意識卻還是存在的,靈魂的話只要有陰陽眼的人都可以看見,可是意識不同,他只是一團能量你看不見摸不着,所以找起來很是很麻煩的。”

“那說了豈不是白說?”我更加的鬱悶了,我想着忘川的意識可能就跟在我的身邊,可是我卻看不見,這比他是鬼的時候還要讓我難受。

鬼小孩的眼睛一瞪,“怎麼能是白說呢,知道了這個你就去找他的意識啊?”

我的臉簡直是要變成了一個大大的囧字,“可是看不見又摸不着,他也不能說話,你讓我去哪裏找?”

“地府。”鬼小孩又露出了那神祕的笑容。

聽到地府兩個字,我整個人不好了,我從來沒有想過去地府,更何況我是一個人,怎麼能進地府。

“可是我該怎麼進去地府?地府在哪裏我都不知道,而且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有地府。”

鬼小孩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眼神裏頗有些很鐵不成鋼的意思,“鬼都有,你覺得會不會有地府呢?我該怎麼說你好呢,我給你個東西,算是你給我幾千億的贈品了。”說着鬼小孩從他娃娃衫的外套口袋裏掏出一個亮閃閃的牌子遞給我。

我接過一看,這快牌子好像是用金子做的啊,這上面雕刻着精緻的花紋和文字,雖然我看不懂但是總感覺到高大上的樣子。

“這是什麼?”我問鬼小孩。

“不知道,在地府撿的,應該是什麼令牌之類的吧,你收着吧,以後有用。”鬼小孩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將金牌揣進了兜裏,等到摩天輪停下的時候,鬼小孩對着我眨了眨眼睛調皮的說道,“小丫頭,記得我的錢啊,不然我會來找你的哦。”

說完他朝着我做了一個恐怖的鬼臉,隨後消失在了空氣中,趕緊揮手讓他走,我可不想他以後再來找我,因爲我覺得這個鬼小孩怪怪的,未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一點。

不過鬼小孩的那些話給了我希望,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忘川的意識還在,他還記得我,他只是沒有了身體,也沒有了魂體而已。

等等——

這兩樣都沒有了,我還怎麼跟他談戀愛,結婚,和造小人啊?

想到這裏我又糾結了,搖了搖,算了,還是回家吧,免得夏天擔心,我剛一回到家夏天就拉着問我遇到了誰。

我就說我在坐摩天輪的時候遇到一隻小鬼,說起這個小鬼我還有點憤憤不平,他居然叫我小丫頭!

“姐姐,你說的那個小男孩是不是穿着一身黃色喜羊羊娃娃衫?”夏天問道。

我狐疑的盯着夏天,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

夏天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的喜色,“姐,你知道你遇見誰了嗎?” “誰啊?”看見夏天這麼激動的樣子,難道我今天見到的那個鬼小孩是個特殊人物?

夏天說,“如果姐姐你的描述沒有錯的話,他應該是十殿閻王中的第五殿閻羅王。”

雖然我對十殿閻王之類的不是很瞭解,可是閻羅王的大名我可是聽過的,十殿閻王中可能就屬閻羅王的名號被人知道得最多。

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這句話是多麼的霸氣啊!

可是誰能告訴我,爲什麼我今天看見的是一個穿着黃色喜羊羊娃娃衫的小孩?這跟我心目中的閻羅王相差太多了!不,完全就不是一種畫風啊!

“可是就算我遇到了閻羅王,那你爲什麼這麼高興啊?”我問夏天,看他的樣子真是很高興的樣子。

夏天笑着說道,“閻羅王找你,肯定是有事情的,姐姐,你快告訴我,閻羅王都跟你說了什麼?”

看到夏天這麼有興致的樣子,我就將在摩天輪遇見閻羅王的事情告訴了夏天,說完我將口袋裏他留下的金牌拿了出來遞給夏天,“他還給我了這個。”

夏天看到我手中的金牌,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顫抖着手將我手中的金牌給拿了過去。

“這是……”

“是什麼?”我緊張的看着夏天。

夏天激動的說道,“這是閻羅令牌,有了這塊令牌,我們進入地府的話就可以暢通無阻了。”

“我們真的要進地府麼?他告訴我,可以找回忘川的意識,可是沒有了身體,忘川的意識在附在哪裏?” 我擔心的問道。

而且按照這樣想的話,閻羅王這是在變相的幫我了,只是他爲什麼要幫我呢?我又不認識他,我根本就想不明白。

夏天的臉上露出了似懂非懂的表情,看得我非常的着急,“夏天, 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

“沒有。”下一秒夏天卻搖了搖頭說道,“雖然我們不知道閻羅王爲什麼要幫我們,但是我能感覺到他是沒有惡意的。”

“你怎麼知道?”我狐疑的問道,“憑感覺?”

我這麼一問,夏天居然點了點頭,對於這個我也是無語,不過我還是在意爲什麼十殿閻王之中的閻羅王會是一個穿着娃娃衫的小男孩?

我將這個疑惑告訴了夏天,夏天卻是笑了笑小聲的對我說道,“閻羅王來人間的時候喜歡僞裝,有時候是女人有時候是小孩,而穿着黃色喜羊羊娃娃衫的小男孩是他僞裝得最多的,你身上沾染着他的氣息,所以我想姐姐你應該是見過他了。”

我恍然的點了點頭,我這是走了什麼運,隨便一出去就能碰到傳說中的閻羅王,我感覺我這運氣也是沒誰了。

“夏天,我們真的要去地府嗎?”我的心裏猶豫不決,我只是一個凡人,從來都沒有想過能活着去地府的那一天。

夏天輕笑着看着我,“那得問姐姐你自己啊,如果你想要去地府找回姐夫渙散的意識,我一定會護着你平安的回來。”

我當然想找回忘川的意識,可是,我是人身怎麼進得去?

“姐姐,你不用擔心,現在是七月份鬼門關還沒有關閉,如果你要去的話,我會將你的靈魂和肉體分離,然後將你的靈魂送入地府。”夏天說道。

“那你呢?你不跟我一起去嗎?”我緊張的問夏天。

夏天笑着拍了拍我的腦袋對我說道,“我當然會和姐姐一起了,那裏可是我們的家鄉,我可是很熟的呢,我可以給你當嚮導哦。”

聽到夏天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有夏天在我就放心了。

事不宜遲,我和夏天去喪葬用品店裏買了很多的香蠟紙燭,還有一些離魂需要用到的東西,只是新的問題又出來了。

如果我和夏天都離魂了,那我們的肉身交給誰照看,萬一被壞人給破壞了怎麼辦?我將這個疑惑告訴給了夏天。

夏天只是叫我放心,他說可以找楊天虹幫忙,說到楊天虹我終於將心放進了肚子裏,有楊天虹在,我和夏天的肉身應該會得以保存吧?

回到家裏後,我給楊天虹打了一個電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他,沒有想到楊天虹回答得很乾脆,說是願意幫我們的忙。

當天晚上楊天虹就來到了我的家裏,擺好了七星離魂陣,我和夏天坐在這離魂陣裏,我緊張得手心都是汗,我從來沒有試過魂魄離體,而且這次還是去地府,我緊張得不行。

“姐姐,不要緊張,沒有肉體的束縛,我們會更自由。”夏天緊緊的牽着我的手,安慰我。

怎麼能不緊張呢,畢竟是魂魄和身體要分離了啊,我還是很愛自己的身體的!

楊天虹站在離魂陣外嚴肅的告訴我們,“這七星燈能燃燒七天,所以七天之內你們一定要回來,不然的話你們的肉身會開始腐敗。”

聽到楊天虹這麼一說,我看向了離魂陣內離我不遠處的那盞造型怪異的燈,這燈居然能燃燒七天, 我也是蠻佩服的。

我和夏天都狠狠的點了點頭,但是如果七天 內我沒有找到忘川的意識呢?我趕緊搖了搖頭,我相信自己一定克服困難,找回忘川的意識。

隨後我們聽從了楊天虹的指揮閉上了眼睛,楊天虹在離魂陣外念動了我聽不懂的咒語,只感覺我的身子傳來了撕裂的疼痛,我知道這是靈魂離開身體的感覺,我強忍住這疼痛的感覺,突然一陣眩暈傳來,等我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我和夏天正飄在房間裏。

往下一看,擺放着三圈的白蠟燭裏面,我和夏天正靜靜的坐在裏面,我知道在那裏面是我們的肉身。

“快去吧,時間有限,記得是七天之內一定要回來。”楊天虹對我們嚴肅的說道。

我是個小白,現在就像是無頭蒼蠅一般,根本不知道去哪裏,好在有夏天牽着我指引着方向。

我被夏天牽着從房間裏飄了出去,我感覺自己輕飄飄的,一點重量都沒有,在空中飄着,我不禁想其實做鬼還是挺爽的,畢竟能飛還能嚇人。

我和夏天在小區內飄了一圈,我看見了不少的鬼魂,因爲我也是鬼魂了,所以那些鬼魂看見我沒有任何的驚訝,只是無視我而已。

“夏天,鬼門在哪裏啊?我們該怎麼進去啊?”我疑惑的問夏天,好緊張啊第一次做鬼。

夏天說,“姐姐,我們現在有閻羅令牌,進鬼門只是小菜一碟,你就放心吧。”

可是我的心裏很着急,路上遇到了各種形形色色的鬼,夏天在前面牽着我,而我則輕飄飄的跟在後面,不知道飄了多久也不知道飄到了哪裏。

反正四周都是荒無人煙的墳墓,看樣子應該是亂葬崗,幾乎每一個墳頭上都坐着一隻鬼,男女老少都有,有的甚至還在*。

原來鬼的世界還這麼的豐富多彩。

“今年的鬼門開在這裏。”夏天說道。

在哪裏呢?聽到夏天這麼說,我趕緊朝着四周看了看,可是卻沒有看見任何像門的東西,於是我奇怪的問,“夏天你在逗我呢,我這麼沒有看見?”

夏天跟我解釋道,“姐,你不要着急,鬼門是午夜十二點纔開啓的,在這之前我們看不見,我們現在要的就是等待鬼門的開啓,呵呵,姐你真的不用緊張,黃泉路上忘川河邊可是我們最早生長的地方,你期待看到以前我們成長的地方嗎?”

其實吧,我的心裏還是很期待的,並不是因爲那是我成長的地方,畢竟我以前的記憶都沒有了,我好奇的是傳說中的黃泉路忘川河是什麼樣子的。 我跟夏天在亂葬崗等鬼門開啓的時候,這附近的鬼居然拉我們去打麻將*,我滿頭的黑線,我根本不會打麻將*啊。

只好委婉了拒絕了這些鬼熱情的邀請,我和夏天兩人蹲在一邊靜靜的等待着鬼門的開啓。

期間我問夏天有沒有將戒指還給藺澤川,夏天的回答讓我呆了一會兒,他說他將戒指遞給藺澤川的時候,藺澤川什麼都沒有說就將戒指收回去了,好像是在意料之中一樣。

算了,這樣的話那也行吧,反正我又不喜歡藺澤川,留着他的戒指做什麼呢?

午夜十二點很快就到了,我聽到了轟隆隆的聲音,同時感覺到地在一陣輕微的晃動,聲音和晃動停止後,本來之前荒蕪的亂葬崗前面竟然從地底下升起了一扇漆黑的大門,這大門上雕刻着許許多多的骷髏頭,有人的還有動物的,這門的周圍散發着一陣陣的黑色氣體,讓人感到一陣心悸,同時出現在門兩邊的,一個是牛頭一個馬面,傳說中的牛頭馬面!

“這就是鬼門?” 我驚訝的問道。

夏天點頭,除了我比較激動外,其餘的那些鬼就像是沒有看見這鬼門一樣,自己之前在做什麼現在還是在做什麼。

“姐,我們趕緊進去吧。”夏天牽着我就朝着鬼門跑了過去,講真,看到這鬼門我還是有點猶豫,總感覺那是一隻張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在等我進去!

就在我們靠近鬼門的時候,我彷彿聽見了後面那些鬼傳來的嘲笑聲。

“你們看那兩個傻逼,鬼門大開不跑出去玩居然還往鬼門裏跑。”

“就是啊,兩個大傻逼!”

聽到這個聲音我差點腳下一軟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好吧,的確我們現在的行爲在那些鬼的眼裏看起來很傻逼。

走到鬼門邊,牛頭和馬面突然就攔住了我們,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牛頭馬面,我有點害怕主要是他們人身上是真的畜生的頭,看起來有些嚇人 。

“你們是生魂,來鬼門關做什麼?”牛頭看了我一眼,手中的鋼叉攔在了我和夏天的面前。

什麼是生魂?我疑惑的看着夏天,夏天只是遞給我一個安心的眼神,他將閻羅王給我的閻羅令牌遞到了牛頭馬臉的面前,牛頭馬面看到閻羅令牌,從它們的大眼睛裏我看見了詫異,猶豫了一下,攔着我們的鋼叉撤掉了。

“進去吧,不過我得提醒你們,你們是生魂,在地府逗留的時間千萬別超過七天,不然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們。”牛頭好心的提醒道。

夏天客氣的和牛頭馬面邊道謝邊牽着我朝着鬼門走去,進入到鬼門後我的眼前豁然開朗,這裏有和陽間一樣的天空,一樣的花草樹木,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個世界的色彩比陽間要陰沉幾分。

我明白的,陰間嘛,肯定和陽間有區別的,區別就是陰森森的。

我看着周圍的景物,四周的建築都不同,有的是現代建築,有的是古代的建築,甚至連歐洲建築都有,我想估計是這裏的鬼喜歡什麼建築就住什麼建築。

“夏天。”我扯了扯夏天的衣角問道,“這陰間有這麼多的房子都是鬼住的嗎?”

“是啊。”夏天輕鬆的回道,看他的樣子好像很高興,也難怪,夏天說過了這裏是我們的故鄉。

我疑惑的問道,“可是來這陰間的鬼不都是要投胎的嗎?在這裏住着做什麼啊?”

夏天輕笑着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腦袋,對我說道,“傻姐姐,你以爲這裏所有的鬼都能投胎嗎?”

“難道不能?”我反問。

夏天說,“當然不能了,人死後所有的靈魂都會進入陰間,然後根據生前的功過判定,有的人會再世爲人,而作惡太多的會淪入畜生道,這些住在這裏的鬼都是等待投胎的,有的甚至會等上幾百年,一般自殺的人下一世都不能再爲人了。”

我點了點頭,明白了,自殺的人不能再世爲人,畢竟現在投胎位置這麼緊張,有的還要等上幾百年,給你一個爲人的機會,你不好好的珍惜卻自殺的話,那可就真不能怪別人了。

我和夏天的身上帶着生魂的氣息,路過這裏的時候,那些鬼都從屋子裏探出腦袋好奇的看着我們。

看得我渾身不自在的,夏天只是叫我不要太在意,我們現在雖然是生魂,但是也是屬於鬼了,鬼和鬼之間只要沒有太到的過節,是不會動手打起來的。

“姐,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夏天朝着我眨了眨眼睛,拉起我就飄了起來。

此刻我的心裏只想早點找到忘川的意識,然後離開這裏,不過看到夏天興致勃勃的樣子,我又不好拒絕,只好跟着夏天飄了過去。

不知道飄了多久,我的視線裏出現了一片紅色的花海,在這花海的中間有一灣碧綠的河水,而在這河的中間是一道道青石板路。

從空中俯瞰下去,真的很美,夏天拉着我輕飄飄的飛了下去,我們兩人在這片紅色的花海中站穩了腳。

“這就是彼岸花?”我驚奇的問道,這些花鮮紅似火,一眼望去無邊無際,風一吹開始輕輕的搖晃,就像是紅色的浪花。

“嗯!”夏天狠狠的點頭,“這些都是我們的同伴呢。”

我們的同伴……看着一片似火的彼岸花,我的心裏的確升起了一股股熟悉的感覺,彷彿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就來過了這裏。

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爲因果,緣註定生死。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一片彼岸花,我的腦海裏就出現了這句話,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爲因果,緣註定生死。

我的胸口處突然揪心的疼痛起來,疼得我快要暈死過去,我狠狠的揪住胸口,雙膝跪在了地上。

“姐姐,你怎麼了?!”看到我這個樣子,夏天立刻將我扶住。

我艱難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怎麼了,好難受,我的心裏好難受。”

夏天將我摟在了懷裏,輕輕的拍着我的背部給我安慰,可是我的心裏卻涌出一陣陣悲傷,難道是我太想念忘川了嗎?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姐,沒事的,你什麼都不要想。”

我努力的讓自己的心沉澱下來,心裏的那種窒息感才慢慢的褪去,這遍地都是紅色的彼岸花可是並沒有看見我和夏天的本體,夏天說我和他是並蒂雙生花,一紅一白,可是在這裏我並沒有看見這樣的花。

“夏天,我們的本體在哪裏?”我問。

被我這麼一問,夏天的眼神有些閃閃躲躲的,我的心一涼,難道夏天騙我?

“你告訴我,夏天,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還是我們根本就不是什麼雙生花?”我狐疑的問道。

夏天雖然支支吾吾的,但是還是告訴了我,“我們的本體不在這裏,曾經我們是在這裏的,可是如今……”

“不在這裏,那是在哪裏?”我奇怪的問道。

“在九霄殿。”夏天說出九霄殿的時候,他的眼神裏閃過一絲驚恐,似乎九霄殿是一個很恐怖的地方。

我疑惑的問夏天,“九霄殿?那是什麼地方?爲什麼你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

夏天的眼睛裏除了閃過一絲害怕還有憐憫,“那是他住的地方,是姐姐你和陸梵音的主人居住的地方,你我的本體被他遷移到了九霄殿,從此我們再也不能離開九霄殿了。”

我不明白夏天的意思,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怎麼會在人間?夏天也怎麼會到人間來找我? “姐,我的意思是我們都不能逃離他的掌控。”夏天悲傷的說道,從他的眼神裏我看見了渴望自由。

聽完夏天的這句話,我的身子一震,“也就是我說,我們做的任何事情都在我所謂的那個主人的掌控中?”

夏天重重的點了點頭,我的心瞬間就沉入了谷底,這樣的話,那我們做什麼事情他都知道?

“那我們來這裏找忘川的意識他也是知道的?”我問。

夏天此刻的表情很微妙,他猶豫了一下對我說道,“也許他知道,也許他不知道。”

我的臉現在肯定變成了一個囧字,夏天的這回答算是什麼回答啊?不過我現在倒是很好奇曾經的那個我的主人是什麼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