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這麼想着一道天雷直擊而下,落在了林寒所在的池水。

林寒瞬間有種被電擊的抽搐感,看到這一幕的龍傲天臉頰難以自控的抽搐了一下。隨後立馬躲的遠遠的,深怕會被林寒的雷劫給襲擊到。

不管對神仙還是對地仙來說,這雷劫都是萬般厲害的玩意。

“沒想到你還真不錯,竟然要突破到了鬼神境界。”龍傲天沒心沒肺的看着一道道天雷落入池擊林寒。而林寒的身體抽頭到尾都在抽搐,感覺他本人倒是沒有多大的傷害。

“鬼神跟下仙,距離有多大……”林寒咬牙,苦苦支撐着。

“鬼神跟下仙嗎?沒有距離啊!鬼神的修爲便是天庭的下仙修爲。”龍傲天聳聳肩,能有多大的區別,本質一樣的。“不管是鬼神還是下仙,都是不能隨隨便便在凡間分施法的。否則會受天道反噬的。不過這凡間也不可能有鬼神修爲和下仙修爲的人存在。倒是有些下神修爲的喜歡下凡扮豬吃老虎。”龍傲天見林寒身受雷劫還有空閒跟自己聊天,不禁覺得這小子有些變態。

果然,若不是夠變態,自己哪裏能夠挑他呢?

林寒頓悟,難怪在凡間沒有看到鬼神修爲以的人。至於那些下神修爲的,也嫌少會去凡間。畢竟在他們的眼裏,凡人是螻蟻一般的存在。誰會去理會那些自己的要低等級一些人類呢?

伴隨着龍傲天的話語落下,那些天雷已經不再是一道一道的落下,而是數道一起降落,沒入林寒的身體之。

更多的墨色雜質被林寒排出了體外,伴隨着一道金光乍現,頭頂那片雷雲散去,這四周的空間開始恢復了清明。而林寒的身體也被那些雷電給擊的成了焦黑狀。

龍傲天見狀,一頭霧水的湊了過去。

伸手輕輕的戳了一下林寒的腦袋,嘎吱嘎吱的碎片剝落的聲音從林寒的身傳出。然後露出了裏面小麥膚色的皮膚來,林寒的雙眼猛地睜開,暗紅色的眸子變得越發鮮紅起來,連頭髮也開始從暗紅色變成了有些扎眼的深紅色。

這對龍傲天來說可不怎麼妙,這髮色自古都是丹龍一族纔有的。若是將林寒這樣帶回去天界去指不定會出什麼幺蛾子。

想到這兒,他連忙施展靈力,將林寒的髮色變成了墨黑色。

“前輩,怎麼了?”林寒困惑的看着龍傲天,不解的問道。

“你頭髮的顏色變得太紅了,我給改改,要知道你頂着一頭紅髮出現在天界,會被當成丹龍一族的餘孽轟殺的。”說到餘孽二字時,龍傲天的語氣明顯聽着有些咬牙切齒。

“那現在。”林寒本能的低頭想要看看池子裏自己的模樣如何,但是看到的是一池子冒着泡的黑水。根本看不清自己的模樣。

林寒發現這池子的功效弱了下來,便從池子裏起來了。

“那現在我的頭髮如何?”看龍傲天的樣子也是已經對自己的頭髮做過了手腳。

“嗯,已經處理好了。其實林寒,此番讓你去閻羅修煉場還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做,不單單只是去修煉。”龍傲天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你說,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辦到。”林寒點頭,只要是他能夠做到的事情,他必定會去做的。

“我聽人說,閻羅修煉場內還有丹龍一族的後嗣,你幫我尋找一下。那地方是被天族放逐之地,裏面牛鬼蛇神全部都有。或許是因爲百萬年前我的隕落讓我的一些族人無可奈何的躲到了那裏面去。我希望你進去找到他們之後告訴他們,我回來了,定不會叫他們再受一點點顛沛流離的苦楚。”身爲丹龍一族的首領,沒能好好的保護自己的族人還讓自己的族人被他族絞殺殆盡是他這個做族長的沒有盡到責任。

所以他現在所能做的事情,便是力所能及的去彌補。

“好。”林寒點頭。

儘管那地方聽着有些嚇人,閻羅修煉場。

那到底是什麼地方?

“對了,我聽人說,仙尊風瑟曾經也在那個地方待過。而且當年,她不過才幾歲的年紀進去的那裏。”能夠在那個地方全身而退,沒一點本事是做不到的。

風瑟仙尊創造了許多天界的神,當然這些都是事後龍傲天從天族史實看到的。

畢竟當年他統治這三界的時候,連她母尊鳳裏棲都還沒有出生呢。

“我知道了。”再次聽到這個名字,林寒發現自己內心的憤怒少了許多。

不知爲何,他總覺得,她的心裏一定是有難言之隱的。

想到年幼的女兒,他告訴自己,待他強大之時,一定要問她,當真從來沒有喜歡過自己嗎?

若是沒有,爲何一開始來招惹自己……

“這個你帶,對你有幫助。”龍傲天從手心變幻出了一樣玉佩放到了林寒的手裏。

“這是何物?”林寒好的拿起玉佩用神識去感知了一下。 “空間法器,我煉出來的。對我來說沒有多大的用處,但是對你來說一定用處不小。”龍傲天解釋了一下玉佩的用途,順便讓林寒滴了一滴血在頭,讓這塊玉佩認主,這樣以後能爲他所用了。

林寒還正愁之前冥王送給自己的空間法器不見了要怎麼辦,沒想到龍傲天直接給自己送了一個。

“這樣方便多了,謝謝。”林寒咧嘴一笑,劃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頭。

隨後他手的傷口恢復了,將身的雜物全部都丟到了玉佩之後。林寒換了一身衣物,打算跟龍傲天路了。龍傲天說此去閻羅煉獄場還需要幾個月的時間,到了那裏一切差不多都要靠林寒了。而林寒手那個冥界的手機是用不了,他還特地幫他弄了一臺天界的手機。

當龍傲天再次像變戲法似的將天界的手機變出來放到林寒的面前時,林寒微微愣了愣,這便是神階品的好處嗎?需要什麼東西,直接自己變出來好了。

接過那臺通體呈現透明色的手機,或許是因爲習慣,他立馬低頭把玩了起來。

“咱們要怎麼去?是飛到那裏去,還是怎麼做?”林寒一邊把玩着手機,一邊開口問龍傲天問題。

“飛行消耗靈力,不太合適,所以咱們去坐天車吧。天車有一班車直達閻羅煉獄場,不過沒有多少人去對了。”天車……這個名字倒是聽得林寒有些詫異,擡頭看了看龍傲天,龍傲天已經召喚了天馬過來,讓林寒跟着他一起了天馬。

隨後兩人離開了這片荒蕪之地,待林寒他們離開之後,那池子的水的墨色褪去,恢復了澄清的模樣。

當然這事情林寒是不知道的,只是經歷了那池子水的淬鍊之後,他不僅修爲提升了不少。自身也擁有了天人的氣息。純淨之氣不再那麼排斥自己了,林寒覺得舒服了許多。

等到了目的地之後,林寒才知道所謂的天車原來是天族的火車。

不過跟凡界的火車不同,這天車是沒有軌道便能在天飛行的。而駕駛天車的是以爲下神階品的神仙。

在此時的天宮,下神階品已經是了不起的大神了。

因爲能夠催動天車行駛的,最少也需要下神階品的神仙才行。

而神自然不會擱下自己的面子去駕駛天車,下神其實也不怎麼願意,所以天帝下了命令,命令下神階品的神仙逐個來駕駛這輛車子,這樣做到了公平公正。

“神要去何處?”當龍傲天和林寒出現在天車大廳的一剎那引起了轟動。

因爲龍傲天是現在天界最年輕的神,自然受到了不少人關注。許多的神仙都將他當成了偶像一般崇拜。

“你們天族也不是沒有女人,爲什麼要在迷荼之境裏養女人?”林寒關顧了一下候車大廳,女仙也不少,怎麼還會去迷荼之境養女人。

“那也要這些女仙心甘情願的願意嫁人生子啊?而且修爲越高,懷孕的機率性越低。若不是風瑟仙尊投胎轉世的話,她也不可能懷你的孩子,還跟你生出一個女兒來。”龍傲天用心語回答了林寒。

再次聽到龍傲天的嘴裏說出了這個名字,林寒的表情有些僵硬起來。

“額……算了,我不說了。我不送去閻羅修煉場了。你自己坐車去,這是坐車所使用的玉簡,帶。”龍傲天拿了一塊玉簡出來放到了林寒的手,“去了那裏好好照顧你,你現在修爲算是天界最低的。了車之後可能會有人欺負你,但是不要去管。萬事都忍着。你與一般的下仙不同,你同階之應該算是無敵。”這不滅凰體和至尊龍體的結合可不是和那些凡人修仙來是一樣的。

能力方面相差很大,雖然說他現在不過剛剛飛昇成下仙水準,但是跟跟下仙三階的人鬥一鬥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了,我低調的。”做人做事要低調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如果真的碰到厲害的角色欺負你,你用那部天族的手機給我。我可以會第一時間趕到你身邊,不過儘量少用。因爲我瞬移的能力一年只能用三次。因爲從天界到閻羅修煉場的距離實在有些遠。”這天車都需要坐幾個月的功夫,說明此間相距到底有多遠。

“我會自己小心應付的。你放心吧……”林寒看着龍傲天眼底有一抹感動,不是親人卻親人還要照顧自己。儘管這樣的照顧帶有目的性,但還是讓他很感動了。

“等我解決好手頭的事情去閻羅煉獄場找你。大概需要一兩年的時間。”其實他也需要提升修爲,閻羅煉獄場是快速提升修爲的好地方,他不久之後也會過去的。

“好。”林寒點頭。

正在這時,大廳裏已經響起了車的提示。

龍傲天給自己準備的是低等臥鋪車廂的車票,這車廂的等級也是根據仙階來劃分的。低等臥鋪車廂裏大多都是下仙水準的仙人。龍傲天這樣的安排很合理。

拿着玉簡過了檢票口之後,林寒踏入候車站臺。

這站臺都是漂浮在半空的,陸陸續續有那麼幾個仙人了他所在的這班天車。

大多都是衝着閻羅修煉場去的,因爲剛纔自己是跟龍傲天一起出現的,所以那些仙人都用打量的眼神看着自己。

林寒沉默不語,儘量不說話。

“小子,你跟龍培神很熟嗎?”忽然,一道聲音傳來,緊接着,一個人拍了拍林寒的肩頭。

“他受人所託照顧我,不太熟。”林寒連忙撇清關係,因爲龍傲天提醒過他,最好不要告訴別人他們之間的關係很好。

“哦,不過能夠得到神的照顧你也不賴嘛!要知道龍培可是我們年輕一輩最早晉升到神階品的大神啊!”說完,那少年眼底一臉的崇拜。

“……”林寒不語,尷尬的笑笑。

重生狼孩難養 這神階品已經是龍傲天狂跌了n個修爲之後的水準了,若是他巔峯時期,怕是所有的神仙都不是他的對手。

【雞蛋又要回老家一趟有事,如果今晚趕得回來,那加更,如果趕不回來加更不太現實了。謝謝大家,有的親們說不是說猛鬼嗎?怎麼感覺有些脫離了,其實也不算脫了吧!雞蛋一開始打算寫靈異修煉,所以大家不要誤會了。謝謝。】 林寒曾經不下一萬次想過他跟柳楠兒再次相遇會是什麼時候,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在柳楠兒恢復仙尊的記憶之後,相遇也隨之而來。

纔剛剛踏天車,站臺傳來了一陣騷動。透過天車的車窗看向外面,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裏。

林寒的心一動,目光有些貪婪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太遠的女人。

該怎麼形容眼前的這個女人呢?

美是毋庸置疑的,她在投生成柳楠兒的時候美了許多許多。不過五官之,依稀還是可以看出當年柳楠兒的模樣來。此時的她冷豔高傲,目光所及之處,似乎都能凍傷一堆的人。

不過林寒沒有想到的是,這天界的追星族一點都不凡間少。

許多人在見到她之後,幾乎興奮的快要暈過去了。

林寒靜靜的打量着她,此時的他身子受過淬鍊,算是她站在自己面前,恐怕也感覺不出他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仙尊大人蒞臨,小的有失遠迎。”駕駛這輛天車的下神在聽說了風瑟仙尊出現在了此處,連忙趕了過來跟她打招呼。

“無需多禮,我來是爲了去閻羅修煉場。不過是順路,沒有什麼迎送之說。”雖然對現在的她來說,飛行的時間可能更快。但是想到自己兒時曾經坐着天車去往閻羅修煉場的場景,她不免有些懷念。那時,自己的父尊和母尊都在。而如今……父尊母尊已經涅槃,天地之間,只剩下她孑然一身。

她唯一能夠做的,是去到曾經去過的地方。

“那請車。”身爲如今天界爲數不多的仙尊,她的待遇自然是可想而知的,她被安排在了天階臥鋪車廂,那種車廂,一整個車廂她一個人。而且非神之的修爲,是無法進入那個地方去找她的。

“好。”風瑟點了點頭,但是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正在打量着自己,她猛地順着那道略顯灼熱的視線望去,很快看到了一個坐在低等車廂窗邊的少年,正在用一種非常複雜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不知爲何,在看到那個少年的模樣之後,她的心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怪!

爲何會有這樣的感覺?

她已經多少年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爲什麼現在這樣的感覺如此的強烈。

當發現她已經發現自己時,林寒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故作漫不經心的開始打量起了自己四周的環境。雖說自己所住的地方是最低等階的車廂,不過也遠在凡間時火車的高等軟臥要好許多。因爲這個車廂是小房間式的,一個小房間裏,只有一個人居住。所以林寒也不用怕自己在修煉的時候會有人來干擾自己,這對他來說還是不錯的。

那少年立馬移開了自己的眼神倒是讓風瑟覺得有些好笑,沒想到,這天庭之,還有這麼矛盾的存在。明明那麼崇拜自己,眼底滿是狂熱的感覺,但結果卻在對自己的一剎那,慌忙的移開眼神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風瑟的嘴角揚起一抹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笑容,雖然這笑容很淡很淡,但是還是被不少圍觀她仙姿的神仙看出來了。

那些神仙幾乎紛紛發出了驚呼聲,在一陣驚呼聲,風瑟踏了天車。

仔細將自己所居住的小房間打量了一遍之後,林寒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掏出了手機一看,發現是傲天前輩發過來的。

【臥槽!林寒對不起……我沒有想到仙尊也會去閻羅修煉場,你好自爲之吧……】聽這語氣,大大是有當甩手掌櫃的趨勢,林寒滿頭黑線,什麼叫好自爲之……

他這是吃準了風瑟不會放過自己?

但是剛纔跟她對視的時候,他好像沒有從她的眼裏發現有什麼惡意。

【嗯,我看到她了。仙尊的身份是好,去哪兒都能引起轟動和注視。】林寒給龍傲天回覆了一條信息。

這天族,本身是強者爲尊的世界,所以這一點來說,並不怪。

【不過你們兩個一個在低等車廂一個在天階車廂,完全是一個頭一個尾,碰不到的,只要你切記,進入了閻羅修煉場之後,你不要跟她走在一塊去。仙尊的修爲不是你能夠體會到的強大,恐怕你出現在她面前的一刻被她看透了。

【我知道了,我會避開她的。】多麼可笑,昔日那麼相愛的情侶,現在卻淪落到了要避開的程度……回覆好了信息之後,林寒忽然看到了這個低階房間的角落處一個小小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走過去將那個小東西撿起來,林寒拍掉了面的灰塵,結果發現竟然是一枚玉簡殘片。

這殘片看起來十分古老的樣子,之前聽龍傲天提過,這天界之,不管是修爲功法還是別的什麼,都是以玉簡的模式存在的。

這殘片之所記載的是什麼東西?

出於好,林寒將這玉簡殘片悄悄的貼在了自己的額頭。

當玉簡殘片貼自己的腦袋的一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筆直的鑽進了他的腦海之。

他猛地一陣刺痛之後,便直接兩眼翻白暈了過去。

他沒有想到這玉簡之竟然蘊含着如此強大的精神力,而這股精神力極有可能會將自己刺激成傻瓜。

——分界線-

林寒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出去找了同階小仙詢問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竟然昏睡了十多天之久。

而玉簡殘片的信息已經儲存在了他的腦海裏。的確是一種古功法的殘片,這塊殘片所記載的恰恰是那個功法最低的三階。

大多的功法都分爲六階,修煉前三階恰恰好能夠入門,後三階每一階爲一個瓶頸,很難修煉成功。

林寒在得知了自己到底沉睡了多久之後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試着運行一下這套功法。

這套功法的名字叫龍獅吟,名字聽着很霸氣,不知有何作用。

【雞蛋早五點起來碼字,碼好了發現後臺在維護,發不去,現在可以發去了連忙更新了。抱歉讓大家久等了。昨天也是大半夜纔回到老家,所以沒有加更了。謝謝大家理解】 這套功法的確是古遺傳下來的功法,這塊殘片大抵是不小心被人遺忘在車廂裏的。只是自己湊巧,撿了一個便宜。

林寒根據功法所寫的去修煉這套功法,明顯可見自己的聲音隨着這套功法的修煉開始變得越發的成熟起來。而且聲音也越來越好聽,隨隨便便自己說一句話,都能令自己沉醉了。

難道這套功法的作用是用來迷惑敵人的?

花一個月的時間將這功法的一階給修煉吸收之後,林寒發現二階成了自己的瓶頸,自己無法感悟,也完全消化不了。根據腦海所出現的提示,好像是要再收集起了第二塊玉簡殘片的時候,才能修煉這個功法的第二階。

林寒有些囧了,這塊玉簡殘片都是自己撿來的,自己哪兒運氣那麼好,去弄第二塊殘片去?

修煉這麼停滯了還讓林寒有些懊惱的,這懊惱並沒有持續多久,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才發現又是龍傲天前輩發來的信息。

Wшw ▪ttκǎ n ▪¢ Ο

這傲天前輩是有多無聊,不然怎麼每天沒事都給自己發信息?

想到這兒,林寒打開了天族的聊天軟件,想看看到底他給自己發了什麼信息。

【我聽人說你將自己悶在房間裏一個半月的時間,總共車程才三個月的時間,林寒你弄啥嘞?】沒想到龍傲天還找了人時刻關注自己的動向,【你現在是最低等階的仙,所以你是需要吃東西的知道嗎?現在馬給勞資去天車的餐車去好好的吃一頓,否則勞資現在瞬移到你那裏你信不信?】果然是傲天前輩威脅人的風格,明明心裏是充滿了善意的,但是給人一種感覺有些壞壞的。

【別浪費你的瞬移了,一年也只能是瞬移三次的人,我自己去吃好了。不是說成仙之後不用吃東西的嗎?】他這一個月多沒有吃東西也不覺得肚子有什麼餓的,看來這修煉果然是最耗時間的,不知不覺自己修煉了一個多月。

【廢話!這天界的東西算再難吃,那也是你們凡間的食物來的有用很多。你去吃吃知道了,用你自己乘車的玉簡能換取天車的車餐。】仙不用吃東西是沒有關係的,但是天界的食物也是對修煉的一大幫助。

林寒見字有些無奈的笑了,搖了搖頭,最後給龍傲天回覆了一條短信之後,他起身抖了抖自己身的的那一層淡淡的薄灰離開了房間。

這天車林寒想象的要大許多,因爲自己的仙階不太高,所以林寒這一路走來,基本都是繞着那些自己等階高的仙人車廂走的。

不過所幸的是,這天人往往都癡迷於修煉,出來吃東西的人並不多。

所以林寒還算安全無虞的抵達了餐車所在的位置。

結果讓林寒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纔剛剛進入餐車所在的位置,看到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總裁哥哥惹不起 而對方也發現了這半夜三更跑到餐車來吃東西的並不是只有自己,好的打量了一下來者。當發現他是誰時,眼底閃過一抹驚訝,但是很快斂去恢復了正常。

“來一份低階仙餐。”林寒連忙收回了眼神,掏出玉簡遞給了站在門口的那個仙人。

這個仙人大概是仙水平,專門負責天車餐車的點餐工作。

“道友,你的聲音可真好聽。”沒想到林寒才話音剛落,對方露出了一臉癡迷的模樣。

林寒略顯吃驚,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了。

自從自己修煉過那龍獅吟的功法之後,也明顯發現自己的嗓音變得很好聽。

“額……”林寒有些尷尬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的確很好聽呢……”熟悉的女聲傳入耳,緊接着,極強的威壓之勢撲面而來,林寒身體僵直成了一塊木頭那麼筆挺挺的站着,還不敢跟來到自己身邊人的對視。

“仙尊。”發現仙尊過來了,那仙立馬收斂去了那一臉花癡的模樣,正兒八經的將林寒遞過來的玉簡給收了過去。

“小子,你原來的聲音不是這樣的。是修煉了什麼功法吧……”機敏如風瑟,她一下子猜出了林寒是修煉了什麼特殊的功法才導致了自己聲音發生了變化。

“……是。”林寒沒有想到對方會主動跟自己搭話,整個人越發顯得侷促不安起來。

“你這麼怕本尊作甚?本尊雖是仙尊,可又不會吃人,這漫漫長夜一個人用餐甚是無趣,你要不要同本尊一起用餐?”林寒從來沒有想過在她成爲仙尊之後他們兩人還能這麼友善的面對面站着。

林寒不明白她的用意,但是更不敢忤逆對方,有些僵硬的點了點頭。

“將他的仙餐送到我那個桌子去。”風瑟衝着那仙吩咐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