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倉促之前同時回擊一拳,目標不是楊恆的拳頭,而是楊恆的胸膛!他們這是逼著楊恆收拳回守,否則就是兩敗俱傷!

「哼!」楊恆冷哼一聲,霎時變招!

近身格鬥術宗師的尊嚴可不允許他在這樣的戰鬥中弱人一等!

只見楊恆雙手變拳為抓,向內製住兩人雙臂的肘部,十指巧妙地引動兩人的手臂,令兩人前傾的身體驟然失衡!從兩邊向中間撞到一塊!


但這並不是攻擊的結束,楊恆收回雙手,足下一轉,來到兩人側面!體內的先天之氣在楊恆的右拳上迅速凝聚,形成拳勁虛影,威勢驚人!

撞在一起的兩人還沒調整自身的平衡,便感覺一股強悍的力量從身材轟上了他們的身體!將他們兩人同時轟出十餘丈遠,撞斷了數根新木!

近身格鬥講究一次必殺!楊恆可不會給這兩人喘息的機會,迅速追了上去,一人補上一記手刀,全部擊暈過去!

「看來……看來我們都小看你了……」力叔捂著自己被廢的右手,惡狠狠地盯著楊恆的眼睛,好似要用目光將楊恆殺死一般。


「蒙著臉,卻願意說話,是因為認為我必死無疑嗎?」楊恆冷漠地注視著蒙著面的力叔,他並沒有多餘的熱情和時間留給自己的敵人,「我已經大概能猜出你的身份。現在,我給你一次機會,寫下自己的罪狀和背後指使之人,簽字畫押,我就放你離開。」

「笑話!」力叔含怒出手,左拳憤然轟出!

左手雖然不是他的慣用手,但這一擊的力量同樣不容小覷!

「同樣的事情,一定要我再做一次嗎?」楊恆也揮出一拳,準確地迎向了力叔的左臂!

對擊!氣浪!骨碎!慘叫!

一切都和第一次對擊沒任何區別!

「啊!」雙臂盡廢的力叔眼前一黑,癱倒下去。

就在這個事情,楊山趕到了!

在來的路上他聽到打鬥的聲音,就知道是雙方起了衝突。正當他準備加入戰鬥在楊恆的背上壓上最後一根致命稻草時,卻發現戰場的局勢好像和他們計劃中有些不同……

躺在地上的竟然是力叔和他的兩位心腹!

這是什麼情況?


楊山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的好兄長,你終於願意親自上陣了?」楊恆盯著楊山那張沾滿汗滴的臉,輕笑道。

「他們是你打傷的?」楊山抬起頭,憤怒的目光死死地鎖定著楊恆!他生氣可不是為了手下受傷,這些手下在他眼中就和消耗品沒什麼區別,別說受傷了,就算是死了,他也不會有半點心疼。

楊山真正生氣的態度是楊恆的態度!


打狗還要看主人呢!楊恆廢去力叔雙臂,將另外兩人轟飛出去、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當一切擺在楊山這個主人的面前,這就好似兩個狠狠的大耳光扇在了楊山的臉上!

更重要的是,楊恆現在的態度,就好似他早就在等待楊山挑戰似的。氣勢上,楊恆便已經勝過了楊山許多皺!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你一心想要試試我的力量,那就讓你試試吧!你以為自己進入了易筋境界就可以和我匹敵了嗎?笑話!今天,我就讓你明白,天才和凡人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楊山身形一沉,體內後天之氣竄動凝聚,竟引起四周的空氣隨之流動,在這寒冷的黑夜中掛起一陣刺骨的寒風!

楊山在楊府中被譽為天才,可不是說笑的!

自小就被發現天資過人的楊山擁有著全楊府最好的修鍊資源,他的父親以及府中幾位真正的高手一直都全心全意地教導他修鍊,並將他們的修鍊、戰鬥經驗盡數傳授給楊山。

在楊山突破到煉力境界那一年,楊府上下一致決定,破例讓僅僅煉力境界的楊山進入藏武堂修鍊家族絕學!

在和楊家各個世交家族的同齡人比武中,楊山每次都以壓倒性的優勢獲得了勝利!令各大家族既是羨慕又是嫉妒!

可以說,楊山已經成為了楊家榮耀中最閃耀的一點!

這種天之驕子的生活經歷,讓楊山的傲氣和自負遠勝同齡人。


現在楊山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易筋境界的頂峰,隨時都可能再次突破!論體內之氣的渾厚程度,比楊恆這種剛剛突破到易筋境界的,勝過不是一星半點!

現在被楊恆如此嘲諷,他怎麼可能不怒?

所以,楊山動手了!而且一動手就是全力!他要用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來告訴楊恆,在他這種天才面前,楊恆這種資質愚鈍的凡人是多麼脆弱無力!

楊恆也知道楊山非同小可,不是力叔那三人可比,表情亦變得嚴肅起來。

為了自己的尊嚴,為了夢君,這一戰,楊恆只能贏!不能輸!

就在氣氛越來越緊張之時,突然,楊山腳下氣勁爆沖,瞬息之間便衝到了楊恆身前!一揮拳,便是三連勁力!

一拳三勁!一勁三打!

這是楊家藏武閣中的絕學之一——三環三破拳法!

楊恆沒想到楊山的速度這麼快,雙臂交叉,勉強一擋,卻難承受「三環三破」的連環力道,頓時雙臂劇痛,嘔紅而退!

「怎麼?才第一招你就吐血了?剛剛的傲氣呢?」楊山不無譏諷地看著後退了十餘步的楊恆,「這一拳只是開始!更大的痛苦還在後面!如果你已經受不了了,那就跪下來像條狗一樣地向我求饒吧!說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放過你了!」

楊恆沒有說話,隨手擦掉嘴角的血跡,以冷靜的目光盯著楊山。

楊山最討厭的,就是楊恆這種冷靜中透著頑強的目光!以前如此,現在亦如此!每次看到這種眼神,他心中都壓抑不住殺人的衝動!

「死吧!」楊山怒吼一聲,再次沖向楊恆!這一次,他終於可以盡情地宣洩他殺人的衝動了! 這房間中的人,每一個都不能信任,唐闊覺得該去奴隸市場買幾個努力,最起碼應該有幾個自己能夠相信的人,那裏都是戰俘和平民,絕大多數是天盟國的人,有男有女,這是大陸皆知的事情,在天盟也這麼做,很平常!

唐闊召喚出幾個暗魔女,守在母親的門外,之後洗漱便和弟弟唐允休息了,這麼長時間的趕路還真的有些累了,兩人都倒在牀上呼呼大睡!

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時分,吃過東西之後,唐玄派人傳來消息,讓唐闊先奴隸修煉,過一點時間在安排職位等一些事情,現在先好好休息幾天,讓得唐闊一位這個唐玄是不是有點該性子了,好心到讓自己好好休息?唐闊不屑的撇嘴,既然不來打擾,那麼唐闊也便安心的休息!去購買奴隸的事情不能着急,不能表現得這麼明顯對唐玄的反感才行!

接下來幾天的生活很平靜,沒什麼事情發生,看來這個唐玄還沒有找到,給唐闊事情做,唐闊也累得清閒,但是,這段時間異常平靜,平靜的有些奇怪,似乎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唐闊心情沉重,該來的還是回來的,自己的做好準備!

每天不停的修煉,指導弟弟的招式,這一點晚上吃完飯,唐闊要進入空間中,讓唐允在房間中給自己掩護,不能讓這裏的人發現自己的祕密!

唐闊告訴了弟弟一聲,便進入了魔族世界界,同時留下魔靈照顧母親,五個身穿寬大斗篷的血魔呆在房間中,吩咐他們聽從唐允的安排,之後便進入了空間。

空間中依舊是三個月亮,魔源自從上一次被嘲笑後也不輕易的顯露人形!

“小圓,皇帝背後是整個國家,我要想與他鬥爭,怎麼發展一下自己的實力?”唐闊問道,這裏是魔族世界之源,唐闊不相信,自己到了這個境界,還只能鞏固召喚這幾個召喚什麼,因此要在魔源這裏做點突破。

“別叫我小圓”,魔源叫喊着,“你這個笨蛋,每次都叫我這麼難聽的名字!”

“在這個形勢如此複雜的時刻,你能否不吝賜教,告訴我該怎樣才能調動更多的魔族呢?”唐闊對於魔源的不滿毫不在意,繼續說道。

魔源點點頭,有點驕傲的說道:“這麼深刻難解的問題,也只有我才知道啦,我就好心的告訴你吧!你真是太笨了,笨蛋,魔界現在都是你的,裏面的資源包括魔族當然都任你支配,但是,你的實力有限,不可能一下子支配整個世界。”

“這個我當然知道,所以纔會問你啊!”唐闊小聲的嘀咕着。

“但也不是沒有其他方法,不過嘛……”唐闊聽到有其他的方法,立刻豎起了耳朵,可是,魔源竟然不繼續說了。

唐闊也習慣了魔源的大喘氣,有時候,有些事情不問他,他還真不說,唐闊一直對他很無奈!唐闊不問等着魔源自己說。

“魔界有一個地方,叫做黑暗迷林,從內到外,依次有實力從弱到強的魔族把守。闖關者會被放入迷林最裏面的房間,房間沒有明顯的門,需要闖關者自己尋找,然後,每闖出一個房間,便可以獲得一個令牌,是把守魔族的指揮令牌。如果失敗,可以通過魔族,把自己帶出黑暗迷林,但是,卻沒有第二次闖關的機會。”

“那每個房間把守者的實力呢,怎麼樣?”

“實力最低的是氣旋鏡巔峯期,最高的是神威境巔峯期。”

“能夠擁有更多的手下召喚生物,這樣的話,自己的實力將會再次增強。”唐闊很興奮。

唐闊躍躍欲試,想去闖關。魔源卻一盆冷水澆下來:“闖關的機會只有一次,失敗了,迷林就再不允許你進入了,你有把握嗎?”

唐闊彷彿從雲端跌落,對啊,自己竟然忘記了只有一次機會,而且,對迷林一點了解都沒有,該怎麼闖關呢?

“我這有一本關於迷林的書,你拿去看看,應該有幫助!” 王牌囂妻之許愛向暖 。樹上的內容不是很多,一會看完,唐闊便決定要闖關開始!

不是唐闊心急,不顧實力,而是他發現,有些房間並不是考驗自己的修爲,而是觀察思考能力和邏輯推理能力。

雖然不知道這對修爲有什麼幫助,但做了這麼多年的廢材,思考和推力能力不弱,這正符合這次迷林的考驗。

告訴魔源,自己已經準備好闖關了,唐闊便讓魔源將自己送到了第一間密室。

這是一個深灰色的房間,暗暗的燈光,屋子照的不是很亮,很空曠,屋子居中是一張桌子,桌子上有一個茶壺還有幾個茶杯,桌下幾個矮凳,牆面很光滑,看不到一點點門的影子。

唐闊緊緊的盯着牆壁,不是企圖在牆壁山看出什麼,只是一種思考方式。唐闊努力的想着,線索到底在哪裏呢,這個屋裏只有這張桌子,一個茶壺,三個杯子,三個矮凳,會是這張桌子嗎?

他慢慢的走進桌子,摸了摸茶壺,竟然還有水,還是溫的,是可以喝的?不,不是,這個房間那麼久都沒有人來過,這壺裏肯定不會是可以喝的水,沒有水可以保存那麼長時間的,那是用來幹嘛的呢,還有杯子,杯子是用來喝水的,放在這裏誰會用呢,三個杯子,三個矮凳,還是配套的。

雖然這個水不能喝,唐闊還是習慣性的倒了一杯水,卻發現這杯水裏竟然是有圖案的,是一個三角形,三角形?唐闊低頭一看,三個矮凳正好是按照三角形的形狀擺放的,可是,接下來呢?看來這個水還是關鍵,唐闊就把壺裏的水分別倒進了剩下的兩個杯子,正好,可以盛滿兩個杯子,同樣,還是有形狀的。

兩杯水,一個圖案是三角形,卻不同於第一個,這個是倒着的三角形,另一杯的圖案是兩個木棍。唐闊想着,第一個三角形是三個矮凳,第二個呢,還有什麼可以組成三角形呢?至少要三個角齊全才可以啊,三個,對了,水杯是三個,那兩根木棍呢?正三角,倒三角,兩根木棍,什麼意思呢,唐闊把三個杯子按倒三角形的形狀放好,正要去想兩根木棍,卻不想,門竟然開了,原本光滑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個長方形的門,門外,是兩個氣旋境的守衛,唐闊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就是兩根木棍啊。

兩個守衛遞上了令牌,從此,認了唐闊爲主。並與唐闊一起繼續下面的探索。

接下來的九間房間,每間房間都有不同的守衛,第二間是四名氣旋境巔峯,第三間是兩名丹田境巔峯,第四間是四名……依次類推。

第十間房是最難的一間,唐闊帶着新收下的這些魔族弟子,站在這個房間中略微的擁擠了些,也阻擋了視線,奈何,他們不能出去,也不能隱身,因爲,這裏不能使用修爲,完全憑藉腦力。

唐闊讓魔族子弟噤聲,自己仔細的思考着,從第一間房到現在,設計者肯定知道,如果闖關者能夠成功,那麼這些魔族子弟肯定都會被帶上,那就證明,這些魔族子弟肯定不會是自己的負擔,反而,他們會是這最後一間房的關鍵,那麼,怎麼才能讓他們把門打開呢?

唐闊安排這些魔族子弟,按照實力從低到高佔位,他想仔細的瞭解這些魔族子弟,這些魔族,都是我爲了以後能夠順利戰勝敵人而努力得到的,那麼,他們最大的作用就是協助我攻敵,怎樣才能最大發揮他們的作用呢?

唐闊指揮着兩名神威境魔族來到了最前面,他想,不能讓實力弱小的魔族白白送死,他又把四名勇武境的魔族安排到了神威境魔族的後面,這樣,不至於有太大的差距,同伴之間可以互相幫助。

剛剛幫助魔族擺完陣法,房間牆壁的門就打開了,唐闊樂了,原來,最後一間房間考驗的是團隊精神,那正好,四名神威境的魔族考驗放在最後面,做我們堅強的後盾。

唐闊接過了神威境魔族的令牌,正歡喜着,卻聽到了一個威嚴蒼老的聲音:

“恭喜你新的持有者,你闖關成功,獲得了我們魔族優秀的戰士。他們都是可成長的戰士,會隨着你的實力增強而增強,所以,你是他們生存的關鍵,如果哪一天,你沒有了實力,或者被敵人殺害,那麼,他們也將失去生命。”

唐闊震驚,自己不存在了,這些戰士也要跟着自己死?這是什麼邏輯,什麼規則?

“對了,還有一點要告訴你,你雖然擁有了這些戰士,你所能召喚的不能夠高於你的實力!”蒼老的聲音繼續說道。

“我艹!”唐闊忍不住罵了一句,以唐闊的沉穩也忍不住了,高興了半天弄了,那六個神威巔峯的戰士,竟然不能召喚,也就是說,現在只能召喚六位勇武巔峯的戰士和以下的,唐闊鬱悶,好在這六位還可以提升,多少也算有點安慰!看到吃不到的痛苦,終於體會到了!

強勢囚愛,我的薄情總裁 ,於是,唐闊被直接踢了出來!

“!”唐闊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這老頭脾氣這麼大,竟然就這麼將自己踢出來了,而且明顯感覺到屁股上像是被踹,有些微的疼痛! 易逍遙暗自鄙視道:“死老頭!不威脅我會死啊!。。。也是,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無奈地搖了搖頭,易逍遙俯身摸了摸小元寶的胖腦袋,低聲道:“小傢伙,你一定要等我拿回丹藥,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濃郁的藥香飄蕩在整個藥園子,易逍遙聞着熟悉的藥香,環顧四周漫山遍野的各種藥草,不由得燦爛一笑。

藥材閣的門前,老藥勺仰躺在竹椅上酣睡,手中的酒葫蘆歪歪斜斜的幾欲墜落,咂了咂嘴,老藥勺伸手將酒葫蘆送到嘴邊小酌一口,繼而滿意地一笑,眼也不睜地繼續酣睡。

易逍遙剛剛邁入藥園子,老藥勺霎時彈身而起,欣喜上下打量一番易逍遙:“嘿嘿!徒弟回來啦!”

燦爛地一笑,易逍遙拱手道:“師父你老人家果然修爲高深,我身在千丈之外更將全身氣息收斂到了極致,這樣也逃不過你的感應,呵呵!”

老藥勺哈哈笑道:“那是自然,對了,你這次可是給師父我長臉了啊!居然能夠進入新生試煉前十名,不錯不錯,我老藥勺果然沒有選錯徒弟,哈哈哈!”

大廳內,老藥勺倒了滿滿的兩杯酒,一杯遞給易逍遙,並起身道:“好徒弟,不但沒讓師父我丟臉,且給師父掙來了這麼大的臉面,這杯酒師父敬你!”

易逍遙笑着起身端起酒杯:“師父,應該徒弟敬您老人家一杯!”

“哈哈哈!好,幹了!”老藥勺仰首一飲而盡,繼而暢快地大笑起來。

老藥勺此次看似真的很開心,與易逍遙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得天花亂墜,似乎很久都沒有這般暢快飲酒了吧,老藥勺稍時錯愕,繼而暈暈乎乎地咧嘴笑道:“徒弟,師父這輩子能收你這個徒弟也值了,哈哈哈。。。”

“想我老藥勺也是盛極一時,不過如今有徒弟在手,天大的面子我都有,哈哈哈。。。徒弟啊,師父很久都沒有這麼開心了,哈哈哈。。。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沒酒喝涼水,幹。。。哈哈哈。。。”

易逍遙笑着飲盡杯中酒,望着老藥勺搖搖晃晃的腦袋,酒漬自嘴角溢出,微微一笑,繼而‘撲通’一聲跪在老藥勺的身前,低頭道:“師父,徒弟能否求你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