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葉影身處這雪花世界中,獨自一人,這是一個冰雪世界。

“無盡的雪花,無盡的冰寒,構成了一個世界。”葉影喃喃自語,眉頭微皺,似乎在思索着什麼。

一會兒,葉影眼睛睜開,如同有所明悟了一般。

三國之稱孤道寡 !沒想到這龍角中竟然存在着一些對寒冰之意的領悟,不過這畢竟是別人的領悟,我只能借鑑,不能跟着他的路走。不過即使僅僅借鑑對我的裨益也極大了!”葉影喃喃出聲。

隨即葉影再次盤膝於地,身體如同僵死去了一般,一動不動,洞口的小金轉頭看了看葉影再次坐下,索性閉起眼來睡去了。

一會兒,葉影體表開始結上了一層冰晶,又一會兒,葉影身上的冰晶越來越多,轉眼葉影已經被冰塊封住了!


沉睡的小金被驚醒,目光詫異的看向此時的葉影,不過最終又放下心來,眼睛一閉又繼續睡去,因爲靈魂鎖鏈的關係,小金能感覺到葉影的生命氣息沒有一絲減少,顯然沒有任何危險,自然也就放心了。

雪脈,這山壁周圍已經被周圍的魔獸熟知,沒有魔獸敢再次闖入,各魔獸也已經習慣了這麼一個特殊地帶的存在,不過最近一段時間這山壁周圍的冰霧似乎再一次擴張了。

寒靈湖不再特殊,此時的寒靈湖和普通的湖泊無異,濃厚的寒氣不復存在,今天龍騰學院迎來了新的學員,寒靈湖也多出了幾名新生,新生的出現,葉影他終於可以說是老生了。

又是幾天過去,有了新的血液的加入,寒靈湖也熱鬧了許多,競技場身影也多了起來,而一些高年級的老生則是興奮的待在競技場打着如何奪得新生龍晶點的注意。


山脈一處。

“劉明,你不覺得我們再深入,太過危險了嗎?若是碰到厲害的魔獸可就完了,剛剛那次就差點讓我們全都身死!”

此時山脈中三個青年正極爲小心的在山脈中行走,三個青年面容清秀,年齡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

“不然又能如何?剛剛那回路上那一羣冰犀定然還在那,想從原路回學院怕是不可能了。按照地圖,我們只能繼續前進,再從這個山脈繞回去。”

“可是繼續前進怕是更加危險吧?”另一人臉上帶着憂色,輕聲道。

“你難道想回去面對那羣冰犀嗎?”

“這………..哎!早知道就不來了!”

“我們小心點吧,如今只能繼續向前然後繞回去了。”

三人說完繼續向着前方行走。

“瞧!前面就一隻巖蟒,我們三個便能對付,等會兒我們一起出手,最好將其一擊擊殺!”一個藍衣青年低聲說道。

另兩人看了看前方的那隻巖莽,最終都是點了點頭。

“嗖!”

三人突然暴衝而出,皆是最強攻擊殺向那正舒服的躺在岩石旁邊的大蟒蛇。


三人的突然出現讓那隻巖蟒頓時一驚,但三人的合擊倒是極爲熟練,三人的最強攻擊在一瞬間都打在了巖蟒身上,那巖蟒雖然略做抵擋,但三人的合擊它根本撐之不住,三人合擊立刻將那巖蟒身軀擊成了粉碎!


“哈哈!中階魂級魔晶!這顆剛好輪到我,歸我了,你們沒意見吧?”藍衣青年將魔晶取出收入了儲物戒指中。

“莎莎!”

周圍聲音傳來,一條巖蟒從草叢中游出,另一邊又是一條巖蟒游出!轉眼好幾條巖蟒出現在他們視線中!

“該死,是巖蟒羣!快跑!”

三人臉色鄒變,瘋狂的向着一處跑去!

“劉明,我就知道這地方太過危險,連弱一點的魔獸都是成羣出現的,我們根本不能獵殺啊!”另一青年,臉色發青的說道。

“糟糕,他們速度太快,我們要被追上了!”

“完蛋了!”

三人邊跑邊大喊,聲音中充滿着痛苦。

“咦,它們怎麼不追了?”

“竟然不追了,還好保住一命,真是幸運!”

“這地方好冷,你們有沒有感覺到?”藍衣青年疑惑的看着周圍。

“還真有點冷,這地方倒是奇怪,我們現在怎麼辦?”另一青年問道。

藍衣青年死勁的撓了撓頭無奈道:“後面便是那巖蟒羣,我們只能往前走!”

“好冷!”

三人不斷向前走,此時他們發現越往前走越冷!現在已經需要釋放鬥氣護罩保護身體了。

“不對!這地方有點詭異!冷的有些不對勁,而且怎麼這麼安靜!”藍衣青年目光死死的看向周圍,極爲警惕了起來。

另外兩人也疑惑的看着周圍,好像想到了什麼,警惕了起來,喃喃道:“我們該不會是闖到什麼強大的魔獸的領地了吧?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爲好!”

“我們恐怖真的闖進強大的魔獸的領地了,不然不應該如此安靜,剛剛那羣巖蟒不敢進入這裏,顯然是心有畏懼!”

“吼!”

一聲虎吼聲響起,前方一個青色身影出現三人視線中,這青色身影速度極快,轉眼便來到他們近前!

三人只看到好像是一隻虎類魔獸!

這正是一隻裂爪風虎!宗級巔峯實力的強大魔獸,是這一帶的王之一!裂爪風虎,速度是高階宗級境界魔獸中最快的一種,同時強大的虎爪讓它的攻擊力不遜色與任何一種高階宗級魔獸!

“是宗級魔獸!恐怕還是中階宗級甚至是高階宗級魔獸!我們完了!早知道真不應該來這地方!”

三人眼中透出絕望,他們三人不過是魂級實力,根本沒有能力對付這隻連身影都看不清的強大魔獸!

那最爲淡定的藍衣青年臉色都透出了驚懼與絕望,若是普通的低階宗級魔獸他們三人合力說不定還能擊殺,但這隻魔獸讓他們心中有的只有絕望!

“嗖!”

青色虎影從他們身旁閃過,竟然根本不理會他們三人!把他們當做空氣一般!

此時那藍衣青年目光仔細看向這隻虎類魔獸,驚愕的發現這虎類魔獸眼中充滿濃濃的恐懼,身上也佈滿了傷痕血跡,竟然是在逃命!哪來得及理會他們三人? “完了,完了,宗級魔獸!這次死定了!”

“咦?怎麼回事?那隻魔獸呢?”

“嗷!”

一聲狼嗷聲中,一道銀色光芒一閃,當銀光停止時,後方那裂爪風虎前面一隻頭生獨角渾身銀色皮毛的一人高巨狼正擋在它身前,這隻銀狼有着一對暗金色的眸子,冰冷森寒,讓人望上一眼便有心悸之感,銀色毛髮如同鋼針般將其全身包裹,一條條金色條紋以極爲奇特的紋路在其背後延伸。

“那是什麼魔獸,好威風!它與那虎類魔獸好像有仇,我趁它們打鬥之際趕緊走!”藍衣青年低聲說道。

另外兩人一聽急忙點頭。

仙界小門派

“它們要開打了,我們快走!”紫衣青年說了一聲,三人急忙向着另一處跑去。

“嗷!”

見裂爪風虎想跑,獨角巨狼‘嗖’的一聲便化爲一道幻影向着裂爪風虎追去,這速度竟然絲毫不差於裂爪風虎,還猶有勝之!

只見獨角巨狼追上了裂爪風虎,雙爪散發出濃濃金光,猛地向着裂爪風虎背部撕去!

裂爪風虎見無法逃脫,終於露出了兇性,虎嘯一聲,轉身同樣是雙爪抓了過去!裂爪風虎攻擊以雙爪聞名,雙爪的攻擊力不可謂不大!

見裂爪風虎與其對敵,巨狼眼中露出不屑之色,雙爪的金光大盛!

快穿:BOSS哥哥,黑化嗎 嘶!”

雙爪對碰,那巨狼散發這金光的雙爪如同無可匹敵一般,那裂爪風虎的爪子竟然直接被撕裂了開來!裂爪風虎的雙爪被撕成兩段,巨狼雙爪隨即繼續抓擊而去,將裂爪風虎背部也撕成了兩半!

裂爪風虎的屍體軟倒在地,大量的鮮血流淌,濃濃的血腥氣息嗆鼻,裂爪風虎眼中還帶着一絲驚懼與不甘,但隨即化爲空洞。

那準備逃跑的三人還沒跑出幾步就見到眼前這一幕!本以爲這兩隻魔獸會大戰一場,他們也好趁此跑掉,但那極爲強大的裂爪風虎竟然在這陌生的巨狼手中如此不堪一擊!直接被撕成了兩半!

三人陷入了呆滯,死亡的感覺輪罩在它們心頭,揮之不去,此時那巨狼主宰着他們命運,以那巨狼的速度他們三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機會跑掉!

“完了,都完了!”

三人陷入恐懼之中,生生死死,本以爲剛剛那裂爪風虎的出現他們必死,但那巨狼的出現給了他們生機,但現在所有的希望又再一次化爲絕望!這種在生死間徘徊的感覺讓他們要發瘋!

那獨角巨狼,爪子一鉤便將裂爪風虎的魔晶掏出,隨即將其吞入腹中。

三人目光看着前方那巨狼,眼中帶着濃濃的恐懼。目光中,那獨角巨狼邁着輕緩的步子向着三人走來,腳步很輕,若是沒有看到這獨角巨狼都能不會發現有東西在靠近。

獨角巨狼那讓人心悸的暗金色眸子看向三人,眸子中還帶着一絲戲謔之色。

三人愣愣的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彈一下,此時即使是那最鎮定的藍衣青年也臉色蒼白,全身有些發抖了起來,在絕對的現實面前他也無法保持鎮定!

獨角巨狼腳步很輕,卻偏偏又很慢,如同閒庭遊走一般,死亡的感覺漸漸逼近,濃濃的煞氣從巨狼身上散出,三人似乎已經從那恐怖的暗金色眸子中看見自己的未來,也許自己會成爲這巨狼的食物,不,他們三人怕是連成爲這巨狼食物的資格都沒有,只會是一堆碎肉!

那巨狼目光不離三人,但偏偏腳步卻如此之慢,好似是有意一般,或許這幾人在他眼中只是玩物!

“不!”


三人中那最爲懦弱的青年終於忍受不住恐怖,無力的跪倒在地,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眼中竟然溼潤了起來,全身顫抖抽泣了起來!

“不,我不要死!我纔剛來龍騰學院,我要成爲絕級強者,我不要死。”

這跪倒在地的青年哭泣出聲,似乎想尋求這巨狼的憐憫。

可惜魔獸總是魔獸,那巨狼腳步沒有絲毫停留,依舊不急不緩,邁着那讓人想死的緩慢節奏向着三人走來!

“啊!”

這懦弱的青年再也無法承受這種壓力,白眼一翻,昏了過去!

“完了!”藍衣男子輕輕嘀咕一聲,眼中透出一絲絕望。

獨角巨狼走近他們三人,在他們身周繞了一圈,另外沒有昏倒還清醒的兩人臉色蒼白,不敢動彈一下,但顫抖的身子卻無法控制。

獨角巨狼在他們身周繞了幾圈後,便不再理會三人,自顧自走去,甚至還搖了搖尾巴,轉眼獨角巨狼便消失在他們眼前!

見獨角巨狼消失,那兩人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無力的癱倒在地上,重重吸氣,

許久,那兩人恢復神來,拍了拍那昏倒的那人。

“這是哪?沒想到我們是一起死的………….”那懦弱青年自顧自說道。

“死你個頭,我們沒死!那巨狼最後沒有理會我們自己走了。”

“我想怕是我們連成爲他食物的資格都沒有,懶得理會我們才離去的吧。”

“什麼!我沒死!真是太好了!”懦弱男子目光發亮。

“瞧你那熊樣!竟然都嚇得昏過去了!真是沒用!”

“你們不知道,有時候確實得裝死。”

“切。”另外兩人鄙視的轉過頭去。

“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地方,我再也不想待着這鬼地方了!”那懦弱青年說道。

另外兩人一聽也點了點頭。

“咦?這寒氣好像在退去,前面的那冰霧也好像在消散,你們有沒有感覺到?”藍衣青年疑惑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