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看去,就像一團在水中燃燒的火球,詭異萬分。

啊!

女屍的慘叫越來越淒厲,聽得陳沖頭皮發麻,尤其當對方的頭髮燒完又開始灼燒頭皮的時候,那般慘狀,簡直能給人留下心理陰影!

恰在此時,瘋狂掙扎的女屍突然張牙舞爪的朝着小船襲來,欲將小船徹底掀翻。

見狀,陳沖怎麼可能讓其如願,就在雙方相隔不到一米距離時,他眼神一狠,抓着菜刀猛的揮出,如砍西瓜一樣,直接將女屍的腦袋削飛了。

燃燒的頭顱在半空消融,還未落入水中,便煙消雲散。

慘叫聲戛然而止,那燃燒的軀體無意識的撞在船身,接着一點點朝着水下落去,直到最後一絲火光消失,屍體也化作虛無。

水面風平浪靜,只剩下一艘破爛不堪的小船以及狼狽至極的陳沖與黑貓。

“早知如此,當時一見面就該用火攻,哪還有後面這一堆麻煩事。”陳沖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搖頭苦笑。話雖如此不假,但誰又能提前想到這種詭異難纏的存在居然會被一撮小小的火苗給收拾掉?

一切都是巧合罷了。

還沒來得及繼續感概,大腿逐漸傳來刺痛感,他低頭一看,發現黑貓還抱着自己大腿,當下極其嫌棄的將它一巴掌拍了下去,只見上好的運動褲多了幾個被抓爛的窟窿,而窟窿下的皮膚上則隱約可見幾道貓爪刮出的血印子。

“這慫貓,簡直是貓界之恥!”

陳沖氣得很想踹它一腳,但最終還是忍耐下來,拿起自制的‘船槳’,緩緩朝岸邊劃去。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由於水流湍急,導致他只能順勢隨便找了個能夠上岸的位置靠岸。

此時的雨傘已經變形,加固收縮口的摺疊傘骨搖搖欲墜,隨時可能脫落。

“要是再多劃上幾下,這‘船槳’絕對報廢,而到了那時,指不定這小木船會隨着水流漂到哪裏去..啪。”

雨傘丟在一旁,陳沖快速解開撈屍人屍體上的繩子後,將繩頭往岸邊一扔,抱着黑貓從船上一步垮了出去,並穩穩踩在一片沙地上,鞋子嵌入一半。

而正當他準備撿起繩子把小船拉上岸時,卻發現後者正慢慢朝着江中飄去,與此同時,船上的屍體緩緩立起上半身,空洞的眼睛朝他看了過來。

“你還真是讓人大吃一驚啊。”撈屍人的嘴沒動,卻有聲音傳進耳中。

“彼此彼此。”陳沖撇撇嘴,看這模樣,對方隱忍到現在纔出現,肯定是在忌憚女屍,簡直有辱撈屍人的威名。

“抱歉,我不是他的對手,生前如此,死後如此。”撈屍人的聲音沒有起伏,彷彿在說着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麼說來,當初你果然是因爲碰上它,才死掉的?”陳沖好奇。

“是。”

“你不是說,當你們撈屍人碰上這種禁忌時,扭頭就走麼,怎麼還會招惹上?”

“因爲她是我女兒。我不去撈她,便沒人會撈她。”

聞言,陳沖微微一愣,半天說不出話來。也許這就是父愛吧,明知會死,依舊不管不顧。

“我覺得你很有做撈屍人的潛質。”

“沒興趣。”讓他天天去和水裏泡脹的屍體打交道,陳沖是一百個不願意。

“唉,多好的苗子啊..”撈屍人嘆了口氣,旋即小船越飄越遠,最後慢慢沉入水中,無影無蹤。

陳沖並不清楚對方是消失在了這個世界,還是以另一種形態繼續存在,但這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任務已經完成了。

打開右上角閃爍的感嘆號,立刻就有新信息彈出。

【恭喜你完成困難任務‘撈屍人的禁忌’,獲得‘經典砂鍋板栗雞’的菜品配方,獎勵已存入道具倉庫..】

他關閉信息,沒有進入道具倉庫,而是直接查看厄運值。

【當前厄運值:8538】

“特殊任務獎勵了5888點,簡單任務獎勵了200點,加上招待客人大概有個300來點,那麼這次的困難任務直接收穫了2000點左右。”陳沖舔了舔嘴皮,“距離10000厄運值只差一千多點,很快就能將‘巧手(全篇)’兌換出來了。”

不過,這種高興勁僅僅持續了一小會兒便逐漸被愁容取代,因爲除開刀法的問題,他還需要更多的厄運值用來開啓新的‘厄運任務’以及兌換傳奇菜品‘套四寶’配方。

雖然不知道那個‘民間廚神大賽’是怎麼樣的賽制,但多做些準備,總歸是沒錯的。

一念至此,他苦笑着搖了搖頭,旋即招呼黑貓一聲,緩步離開了岸邊。

……

美食江湖吃貨羣,凌晨十二點四十分。

“0級吃貨耿麗:@管理員王雄心,你TM腦子有病吧!【生氣】”

“0級吃貨王嵐:@管理員周飛,王八蛋!【發怒】【發怒】”

0級吃貨王嵐退出羣聊。

“3級吃貨劉洋:怎麼回事?你們幹嘛三更半夜的發這麼大火啊?【懵】”

“0級吃貨耿麗:沒辦法,碰上神經病了!這種人是怎麼成爲管理的?不行,我得告訴陳老闆,讓他把‘@管理員王雄心’這個人T了,完全就是社會敗類,人間毒瘤!”

“0級吃貨耿麗:@美食江湖盟主陳老闆。”

“3級吃貨劉洋:別。陳老闆平時很累的,這麼晚打攪他不太..你動作可真夠快的!”

“0級吃貨耿麗:【抱拳】我實在忍受不了羣裏有這樣的人渣存在。”

“5級吃貨沈峯:這麼晚了你們居然還沒睡,年輕真好。不過話說回來,到底怎麼了?”

“0級吃貨耿麗:我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太難爲情了。”

“0級吃貨唐燕:啊啊啊!@管理員王雄心,你個王八蛋,大傻X,給老孃去死!”

“3級吃貨劉洋:@唐燕,你又是怎麼了?”

“0級吃貨唐燕:氣死我了,剛纔這個人一直彈我視頻,活活把我吵醒了,結果接通之後你們猜他說了什麼?”

“0級吃貨耿燕:該不會..”

“3級吃貨劉洋:他說什麼?【認真】”

“0級吃貨唐燕:他居然讓老孃脫衣服給他看!氣死。這人是變態吧?”

“5級吃貨沈峯:@耿燕,妹子,你也和她一樣的情況?”

“0級吃貨耿燕:嗯嗯。【煩】”

“3級吃貨劉洋:會不會是那個傢伙酒喝多了?”

“0級吃貨唐燕:管他是不是酒喝多了,這件事,必須得羣主出來現身說法!”

“管理員林甜甜:@耿燕@唐燕,你們..看見他的臉了嗎?”

“0級吃貨耿燕:沒看見。他故意遮住了攝像頭。不過,我本來就不認識他,看見或者沒看見意義不大吧..”

“0級吃貨唐燕:怎麼會沒意義?他要是還敢露臉,分分鐘人肉他,讓我爸打得他滿地找牙。”

“5級吃貨劉洋:大家聽我說一句,現在這個時間點呀..”



看着突然熱鬧起來的羣聊,301寢室裏的林甜甜、楚瀾、雪華三人頓時皺起了眉頭。

原本早就應該睡覺的三人被王雄心的視頻通話鬧得心煩意亂之後,怎麼也睡不着,再加上羣裏出現的變故,隱隱讓她們覺得事情很不簡單。

楚瀾的眼睛還有些紅腫,但並不妨礙她盯着羣聊內容,因爲羣裏又冒出一個女生的ID在咒罵王雄心,至於內容,都差不多。

“楚瀾,之前王雄心和你視頻的時候,你有察覺到什麼不對的地方嗎?”林甜甜突然開口。

“就是說話的聲音壓得很低,其他的..我沒注意。”楚瀾搖了搖頭。

“會不會是他弄丟了手機?”雪華微微蹙眉。

“有這個可能,但可能性不大。”林甜甜抿着嘴脣說道。

“的確,就算他的手機掉了,難道周飛的手機也跟着掉了?”楚瀾見寢室有些暗,打開了一旁的檯燈。

“不僅如此,現在的手機要麼是密碼鎖,要麼是指紋鎖或是人臉識別,撿到的人不可能打得開的。”林甜甜也皺起柳眉。

“該不會是他們兩個出了什麼事吧?”雪華張了張嘴,露出驚恐的眼神。

“無法確定,但我們可以嘗試一下,看那個人到底是不是王雄心本人,如果不是,則很可能被人以某種強制性的手段獲得瞭解鎖方式!”林甜甜面帶憂色。這種猜測無疑是將挾持、綁架等字眼畫上了等號。

若真是如此,她寧願那個人就是王雄心,起碼沒有生命危險。

“怎麼嘗試?他肯定不會露臉的。”楚瀾苦笑一聲。

“沒關係,我們不一定要用接視頻的方式驗證身份。”林甜甜招呼雪華一聲,三人一起擠在楚瀾的牀上。

“那用什麼方法?”雪華搓了搓手,顯得有些激動。

“看我的。”

話落,林甜甜拿起手機直接給王雄心發了一條信息:‘寶貝,睡了嗎?’

咚咚。

電子敲門音響起,那邊回了一個字:‘沒’。

不過,讓楚瀾與雪華緊張的是,對方在下一秒直接發起了視頻請求。

林甜甜示意楚瀾二人別慌,掛斷之後繼續發送文字信息:‘準備洗澡呢【可愛】’。

咚咚。

‘我看看。’

豪門情變:總裁你混蛋 林甜甜三人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神中的嫌棄。

林甜深吸口氣,編輯回覆:‘你又不是沒看過,下次吧。’

咚咚。

‘那怎麼一樣呢,視頻看着更好看。’

當這一條消息出現後,楚瀾果斷說道:“他絕對不是王雄心!”

“爲什麼?”雪華不解。

“你笨啊!”林甜甜翻了個白眼,“你不會真以爲他在現實中看過吧?” “王雄心和周飛真的出事了?”林甜甜神色異常難看,甚至心理還有一股後怕。這種事情對於她們幾個女生來說實在有些棘手。

“他們會不會被..”雪華小臉煞白,沒有說完,卻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呸呸,別瞎說,不會的。”在確定對方並非王雄心之後,楚瀾終於緩過神來,先是翻了個白眼,然後冷靜的說道:“如果真像你說得那麼嚴重,對方怎麼可能還會拿着他們的手機到處給女生彈視頻?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嗎。”

“說得也是。”雪華拍着胸口,鬆了口氣。

“問題是,我們現在該做什麼?”林甜甜問道。

“報警!當然是報警!”雪華舉手示意。

“可是,萬一事情和我們猜測得不一樣,或者彈視頻那個人是王雄心他們認識的熟人,再或者,這只是他們進行的一場大冒險遊戲呢?”林甜甜顯得十分糾結,擔心報警之後出現一些烏龍事件。

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如此猶豫,也許是與生俱來的性格使然,就像中午被那個黃毛佔了便宜後的反應一樣,瞻前顧後,不夠果決。

“咦,陳老闆居然說話了!”突然,楚瀾發現粉絲羣裏,那個衆所周知卻很少說話的ID竟然出現了!

“我們先告訴陳老闆,看看他有什麼主意!”

林甜甜與雪華自然沒有意見,甚至陳沖的出現讓她們瞬間找到了一種方向感、踏實感以及安全感。彷彿,只要有陳沖在,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

從18號碼頭出來後,陳沖直接找到了最開始路過的那家位於十字路口的燒烤攤。

他實在是餓得極了。

“小夥子,你單獨點的這兩串雞翅烤好了,放心,什麼佐料都沒放。”燒烤攤的老闆娘將套了塑料薄膜的盤子放在桌上,裏面烤好的雞翅已經用剪刀剪碎。

“謝謝。”陳沖夾了一大塊豆腐乾放入嘴中,一邊含糊不清的說着,一邊將盤子放在旁邊的塑料靠椅上,黑貓正生無可戀的癱在椅子的凹陷處。

見食物放好,它扭動着肥胖的身體坐了起來,直接開始狼吞虎嚥。

老闆娘在一旁看得暗暗乍舌,心想這一人一貓的組合怕不是餓了好幾天吧?吃相實在不敢恭維。

“麻煩你,再幫我添碗飯。” 乖妻要奪權 陳沖將空碗遞給對方。

“哦好。”老闆娘雙手接過。他們這家燒烤攤主要是針對附近工地的工人,所以平時都會準備很多米飯。

陳沖吃得大汗淋漓,一下接着一下,中間幾乎沒有停頓。

與黑貓不同的是,他面前這盤燒烤的種類可謂豐富無比。

豆乾、土豆、韭菜、年糕、烤饅頭、烤魷魚、烤肉串、烤茄子等等,燒烤攤上的菜品種類幾乎被他烤了個遍!

孜然與蔥花、辣椒與花椒,各種刺鼻氣味在火焰的融合下,充斥着迷人香味,令人食慾大振,沉醉其中。

雖說陳沖本身就是廚師,可美食的世界浩瀚無邊,他不可能面面俱到。因此,對於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只需懷揣敬意,好好享受就行了,沒必要吹毛求疵。

咚咚..

手機上的羣聊響了,說明又有人在‘@’自己。

之所以說‘又’,那是因爲剛到燒烤攤時,就有人在羣裏@過他,大概意思是說,羣裏的管理員王雄心和周飛對她們進行視頻騷擾,讓他將這兩人踢出羣聊。

對此,陳沖自然不可能聽信一面之詞,只說等王雄心與周飛明天到餐館後會認真詢問,如果真有此事,他一定會送兩張飛機票出去。

至此,衆人才停止爭論,末了不忘補充一句:打擾了,陳老闆。

在他們看來,這位忙了一天的陳老闆肯定很早就睡了,可他偏偏在收到消息後第一時間進行了回覆,足以說明他對此事的重視。

當然,他們不知道的是,實際上粉絲羣在建立之初,陳沖就習慣性的設置了消息免打擾模式。而爲什麼今天能夠第一時間看見,主要是等燒烤的時候太無聊,爲了打發時間,只能鼓搗手機,僅此而已。

有時候,巧合這種事情真的無法用邏輯來解釋。

打開聊天軟件,吃貨羣的信息顯示爲99+。然而,給自己發信息的,卻是來自楚瀾的私聊。

“陳老闆,快回我,十萬火急!【焦急】【焦急】”

陳沖微微一愣,楚瀾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屬於那種不急不躁、溫文爾雅的清冷性格,能讓她都如此急躁起來,顯然是真的有事,所以他趕緊放下筷子,回了一個‘疑惑’的表情。

“陳老闆,周飛和王雄心兩人可能出事了,但我和甜甜又不知道該不該報警,所以想問問你的意見。”

報警?

陳沖頓時皺起眉頭,能和這兩個字關聯起來的事情,絕不可能是小事。

“具體說說怎麼回事。算了,我給你打電話,電話裏說。”

撥通楚瀾的電話後,另一頭響都沒響就被接通了。

“陳老闆,是這樣的..”楚瀾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一字不差的說了一遍,生怕漏掉任何一個細節導致陳沖出現錯誤判斷。

“你的意思是說,今晚羣裏所發生的事情都與周飛二人無關,而他們兩個現在處境很可能有危險?”陳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www▪ тt kan▪ ¢ ○

雖說王雄心與周飛屬於自己的零時工,但拋開工作不談,兩者之間絕對是交心的朋友。從他們第一次進入餐館,到第一次幫忙宣傳,再到後來想方設法爲餐館提升人氣的用心之舉等等,無不證明他們爲餐館付出了很多。

“陳老闆,你說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 狼與兄弟免費閱讀全文 電話另一頭的楚瀾語氣急促,就算隔着電話都能想到那副着急的樣子。

“別急,除了這些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可疑之處?比如那個人的聲音特徵,或者有沒有女網友的聯繫方式?”陳沖慢條斯理的問道。

這種時候,他若是再表現出焦急的情緒,只會令楚瀾等人更慌。 豪門閃婚:被圈養的女人 而人一旦慌亂起來,思緒就會不清晰,容易忽略重要的細節。

“沒有,那個人說話的時候將聲音壓得很低,明顯不想讓人猜出他的身份,而女網友的聯繫方式,周飛沒有透露,否則我們之前肯定打電話過去詢問了。”楚瀾迅速回答。

“那他們出去之前呢?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陳沖追問。

“也沒有。爲了出去見網友,王雄心還專門找蔣新借了一套衣服。”楚瀾苦笑兩聲。